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教師母親的柔情 (55-56) 作者:諸葛大力

.

【教師母親的柔情】

作者:諸葛大力2021/03/27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55~56章

母親的語氣中飄忽著一抹若有若無的嘆息,要她狠絕地斬斷這悄然發芽的情緣,又如何捨得。兒子很聽話地鬆開了自己,這讓母親終於能夠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她將話語在心裡反覆掂量,編制好了語言,這才轉過身來。

她望著身前的兒子,不知不覺,這孩子也長大了許多,身高正在追著自己攀升,大概再過幾年,就要變成自己要仰望的大小伙子了。想起兒子剛學會走路追著自己來來去去的時候,她不禁很是懷念,喟嘆著時間的流逝,轉眼自己也已經不再年輕了。正因為如此,才不能率性而為,她彎下腰遷就著兒子的身高,好讓兩人處在相同的水平線上。這是她從前教育尚幼兒子時的習慣,到現在,這個小習慣也沒有改掉。

我見母親微微欠身看向我,便用極熱烈的目光回應著她,縱然我不能明晰她心中所想,但我相信著,只要感情足夠真摯,總會傳達給她的。冥冥中,我感覺到母親正在動搖著,處在一種進退維谷的境地,這時唯有推她一把,才能打破這僵持住的現狀。

我不禁回憶起前段時間發生的事,渺渺時光就好像玻璃瓶中下落的沙粒一般,我也從最開始的懵懂無知變得勇敢地追尋感情起來。在追求母親的道路上,遇見過順境,也遇到過挫折,母親的態度也從最開始義正言明地拒絕,變為了後來的曖昧不清。現如今,我竟覺得勝利離我並非遙不可及,只需小小的推波助瀾,就能實現我綢繆了已久的夙願。

母親的睫毛一眨一眨,看起來頗為動人,我是很鍾愛母親的眼睛的,她的眼睛就像散發出光澤的黑珍珠一般圓潤明亮,只不過,現在的眼神之中,添了幾分難以言說的苦澀。我也不作聲,就這樣安靜地望著母親,甚至在注目之中加了些許的鼓勵意味。我自然知道要母親親自跨過這道坎是一件困難的事,或許這一次她又會一如往常拒絕我,但是我總歸看到了希望和曙光,對我而言,只要前路昭然,就沒有什麼好擔憂的事了。

我昨晚只是喝醉了……母親剛想這麼開口,但張了張嘴唇,最後還是沒發出一點聲音,一想到接下來要說出的話,諸如我們是母子,母子之間當有界限,不能再一錯再錯下去之類的,不知為何心口隱隱作痛,一股神鬼不覺的抑制力壓制住了她的勇氣,只剩下淡淡的悵惘在胸中流淌。尤其是,兒子那片刻不離的如炬般的目光,間雜著陽剛和柔情,正是自己所一直盼望的眼神。

她本想勘清界限,但最後終究還是一言不發,一味地拒絕不僅僅有一種隱隱的罪惡感,更重要的一點是那其實還是違背了自己的本心。

我見母親不言不語,心一橫,乾脆自己主動一些。既然母親保持著沉默,那麼多多少少也有些默許的意思,只要不是明確的拒絕,就算母親反抗逃開,也不會惹她生氣,那就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向前踏一步,我一下將母親擁入懷中,母親的身體正微微顫抖著,柔軟而溫暖的感覺自胸口傳來,那飄綹的碎發弄得我稍稍有一些癢。趁著母親不備,我一下子啄住了母親那滿載了柔情的粉唇,將它們含在口中。

與母親的吻我已頗為熟練,但母親的味道卻永遠不會膩煩,那微甘的滋味恰如剝開荔枝時滴出的汁液,有一種沁人心脾的醇美。我收縮著口腔,感受著母親雙唇的柔嫩,不時用舌尖在表面拂過。母親倒是被我這激烈的吻弄得措手不及,在我的侵犯下只能模糊地發出嗚咽的聲音,身體也不斷扭動著,想要從我身上掙脫、逃離開來,不過母親不曾料到的是,她越是如此反抗,就越是讓我感覺到奇妙的興奮,我感覺自己的慾望隨著下半身愈長愈大,又將母親往懷裡拉了一把。

有些寂寞的肉棒不安的騷動著,渴望著有什麼來幫著它緩解這種不適。它頂在母親的大腿上,然後又鬥志昂揚地挺起了頭,最後宛如習慣般頂在了母親的雙腿之間,在腿縫處停留了下來。我已被這暴起的性慾鬧得快要瘋狂了,甚至現在就要挺腰,就著母親的股間來回摩擦,但最後這股衝動還是被我抑制了下來,我怕自己太過遵從本性會嚇著母親,一如之前每次靠近母親的胸部都會令她大驚失色一般。

母親萬沒想到,就在自己愣住的片刻,又被兒子占了便宜。這孩子簡直變成了索吻魔,自從第一次親了自己一下,就越來越過分。不過,每次自己想要躲開,不知為何到了最後卻都失敗了。她本想將他推開,但雙手卻蘇酥軟軟使不上力氣,最後只是輕輕在他胸口點了一下,看上去反倒更有了默許的含義。母親的抵抗並沒有堅持多久,兒子那熟練的吻技精準地觸發了她敏感的部位,缺氧的體驗讓她也變得迷離而不受理智的約束,就這樣,伴隨著兒子如火般地侵略,她很快就敗下陣來,被捲入了這一個綿柔而長情的吻中。原本單方面的挑逗變為了雙向的試探,唇與唇緊緊相貼,掩藏在其中的,是舌的伴舞,觸碰著、摩擦著、糾纏著,溫熱的喘息中滿是情慾的氣味,唇舌的交合更是按下了性的開關。兩個靈魂終於在這一刻得到了解脫,赤裸地擁合在一起,吮吸,吮吸,吮吸,仿佛要將對方的一切都接受,然後與自己合為一體。

母親完全陶醉於這個吻之中,就連兒子的肉棒蹭在了自己的腿上也並沒有什麼排斥的反應,相反,她本就壓抑著自己對於性事的關心,現在兒子勃起得這麼雄壯,在她的心中竟有一種隱隱的高興,證明了自己的魅力依然留存著,沒有被歲月摧殘得一文不值。

不過兒子卻沒有見好就收的意思,反倒是不放過一絲一毫的機會,一隻手不安分地亂動。先是在自己的腰間來回摩擦,十指宛如演奏鋼琴般在自己的身上遊走,很快便扶腰直上,滑過側腹,最後停在了自己的胸前。只見兒子一掌托起自己的一隻巨乳,不斷地旋轉掌心,確認著乳球的形狀,這種愛撫輕柔得幾若不見,但自胸部傳來的感受卻又很是真實。與此同時,兒子依舊不放過自己的嘴唇,含住,吞下去,然後再吐出,發出啪啪的聲音,光是聽上去就讓人面紅耳赤,更何況被這樣霸道地吸吻著的正是自己,這種自己反抗不能的橋段,反而使得自己心跳加速。而本要阻止兒子亂摸的那股衝勁也化為柔骨,變得像一隻溫順的綿羊。此時的母親正是濃情蜜意嬌媚無限,不論何人看了都要吞一口口水,更何況是最愛母親的兒子。他的手不再那樣輕飄飄地撫摸,逐漸加重了力道,從捧住乳房變為了抓握。不過,因為隔著一層衣服,所以即使他非常用力,也不至於將母親弄痛。

兒子的手靈巧的揉捏起奶子,就仿佛在抓握一個又白又嫩的麵糰,他的手指有節奏地扣住胸部,按壓抓提,用掌根向上一頂,然後用掌中部迅速摩擦逐漸凸起的乳頭。這一番刺激下來,又減弱了抓握的速度,將節奏放得平緩,指尖深深向里戳,抓著乳房畫著更大的圓圈,沒過多久,幾根手指又相繼落下搭在胸部,開始強烈地摩擦。

母親怎麼也沒可能想到,還未經人事的兒子竟不知從哪學來了這效果顯著的技巧,在這一波又一波地進攻下,胸部也變得越發敏感起來,乳尖硬的都已經將衣服給凸出了痕跡。她只覺得下體在不斷地收縮,自己的私處也開始泌出了愛液。胸部所感受到的刺激將她壓抑著的性慾解放了開來,所以這一次的體驗尤為鮮明,再加上兒子那特殊的手法和技巧,母親竟然久違地感受到了一絲快樂。

這種快樂就如同漩渦一般,悄悄地出現,然後越卷越大越卷越大,從唇舌和乳房兩處同時傳來的快感讓母親的反應也越來越激烈。原本寂靜的身體也開始變得火熱起來,她閉著眼睛,細細地感受著這份猶如觸電般的強烈感受,胸中那掩藏了許久的感情也開始泛濫起來。此時的她,正漸漸取回身為女人的那份記憶。

隨著兒子的手撥動得越來越快,那快感也變得越來越強烈,就在不知不覺間,母親的身體一陣抖動,竟然就此達到了高潮。溢出的蜜液將內褲都打濕了,而母親也變得神情恍惚起來。她大口地喘息著,聲音嬌媚而迷人,讓人忍不住要狠狠吃下,母親依偎在兒子的懷裡,輕輕趴在了兒子的肩膀上,就像一位初為人婦的新妻一樣。

不過還沒回過神來,她就感覺到自己的手被牽引著,穿過了寬鬆的布料,然後摸到了堅硬而火熱的什麼東西。她渾身一顫,雖然意識還有點朦朧,不過她已經清楚地明白,自己正在撫摸著兒子的肉棒。

這不是自己第一次握了,上次在衛生間,自己就鬼使神差般地幫兒子進行了一次「檢查」。但當時的心境跟現在畢竟還是有所不同,母親只感覺自己的內心隨著手上傳來的肉棒的勃動,噗通噗通直跳。不過她雖然滿是羞澀,還是溫柔地幫兒子套弄了起來。

母親的手正握在我的肉棒上,這個事實讓我興奮到了極點,這次不同以往,上次還可以找藉口說母親是為了看看自己有沒有出毛病,但這一次可確確實實,自己稍加引導,母親就幫自己揉弄了起來。

因為沒有經驗,所以母親的手法並不算特別美妙,再加上完全勃起的肉棒在褲子中實在是有點狹促,這種被束縛的感覺帶來了些許疼痛。儘管如此,母親的手綿軟又帶著一點冰涼,包裹住肉棒就好似糯米的冰皮一樣滋潤,而且她的動作也十分溫柔,緩慢地、輕柔地套弄,有時會感覺到手指刮過龜頭,帶來一陣嘶啦啦的強烈刺激,所以,比起痛感,還是爽快感更勝一籌。更何況,讓母親幫我手沖,那簡直是在夢裡才會見到的場景,如今夢竟成了現實,怎能讓我的內心不得到巨大的滿足。母親接受了我的這個事實,凌駕於任何東西之上,即使是精蟲上腦與張可盈在她家裡顛鸞倒鳳,我也從未像現在這樣有感覺。

母親的手一直以單純的速度套弄著,這讓我在享受的同時也多了幾絲餘裕,不會為了榨取快感而將其他的一切拋至腦後。手指的指肚按壓著膨脹到極限的棒身,褪下的包皮來回摩擦,讓敏感的龜頭體會到了一陣陣溫潤,這柔滑的觸碰仿佛母親的愛將我包裹。

我踮了踮腳尖,再度吻住了母親,這一次母親很快就接納了我,兩人的唇碰在一起,舌頭心有靈犀般彼此撥弄,將所有的情意通過這個吻互相傳達。

起初,這個吻還有著些許吃力,不過母親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窘迫,她自然而然地分開雙腿,將身體稍稍向下壓了一下,保持著和我差不多的高度。

在吻得愈發纏綿的同時,母親手上的動作也變得稍快了一些,這忽然的變化讓我那適應了慢玩的小兄弟一下子緊張起來,對母親那纖纖玉手的感觸也更為明顯,劇烈的快感積攢著一下子爆發了出來,讓我的身體也不自覺的前後挺動。

終於,在大腦變得一陣空白的同時,我迎來了頂峰,肉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向外噴塗著濃厚的精液,一股一股全打在了母親的手上。母親沒有立即鬆開手,而是一直緊緊地握著,直到我發泄完畢,才終於停了下來。

雖然兩個人分開了,但總還有些藕斷絲連的意味。我和母親注視著彼此,兩個人的眼眸中都住著對方的影子,既看在眼裡,也刻在心裡。

相對無言,卻非尷尬的沉默,而是彼此的心意已經到了毋須開口的地步,弄弄的春情流淌在兩人的目光之間,我感覺到心裡擁有了一種從未擁有過的極為強烈的滿足感,我終於得到了母親的認可,這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在乎,也是一直在追求的目標。

自己深愛的人對自己也抱有同樣的感情,這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世間有太多求而不得求而不能的悲劇,誰也不願那種痛苦落在自己的身上。更何況,我所追求的本身就是一條禁忌的道路,我知道外人不但不會祝福,反倒會唾罵我們,可我並不在意,個人的幸福哪輪得到他人品頭論足。當然,我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備,要用好久好久的時間,甚至花上一生都不能追求到母親,所以,現在的這個狀況,對我來說已經是再好不過的結果了。

母親轉過頭去,打開水龍頭,開始沖洗起被我玷污的手來。在淅瀝瀝的水流聲之間,我聽見母親讓我先出去一下。我知道她要換一身衣服,所以乾脆地點了點頭就離開了洗手間。

走出來,坐在沙發上,我倚著靠背,感覺眼前的一切還是有些虛幻。不過,有些腫痛的下體卻告訴我這一切都是真實的。昨夜母親喝醉變得主動起來,我就知道一切都會變好起來,不過我卻沒想到事情發展得如此迅速,在半推半就之間,母親就接受了我的感情。這一切實在是太過順利,讓我不禁也有些飄飄然起來。

我甚至已經開始妄想以後的日子,和母親之間的「遊戲」更上一層樓,而在我腦內出現過的那些畫面,也都會一一變成現實。母親那波濤澎湃的胸部,那圓潤緊緻的翹臀,那細長白皙的雙腿,那接近於完美的身材,無一不在勾著我的內心深處,讓我的弟弟伏莽思動。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同時,母親已經換好衣服,從衛生間走了出來。這一次她換上了一身很普通的襯衣長褲,就是去學校時常穿的那一套。這衣服雖不光鮮亮麗,甚至可以說平淡得有些簡陋,完全體現不出母親身材的優勢。不過,母親身上所散發出的那種氣質,卻讓衣服都顯得有型了起來。

我不禁感嘆到,俗話說,人靠衣裝馬靠鞍,但對於美女來說,穿什麼都顯得好看,這麼一想,母親這樣的大美女整天與我朝夕相處,我也算得上是艷福不淺了。

「幹什麼,小眼睛色眯眯的,一看就沒在想好事兒。」母親走到我身旁坐下,也稍稍往沙發背上靠了靠,只是姿勢不像我這麼放肆而已。向來剛才在浴室發生的那一段春光,也是讓兩個人都累了。我和母親靠坐在一起,肩膀相互挨著,誰也沒有說些什麼,但卻有一種無比安心的感覺縈繞在我們之間。

客廳,沙發上。我與母親肩並肩坐著,兩人在淺淺的餘韻中調整著呼吸。將才發生的那一幕不斷地在腦海中回味著,我望著母親的側臉,心裡那種滿足感充沛得幾乎要溢出。剛才跨出的那一步,已經比從前所經歷的都要讓人激動不已了。感情這件事是強求不來的,唯有兩人彼此心心相通,否則,愛情就會變成一種負累,越是單向的喜歡,這種痛苦就越是深重。拿不起,放不下,多少人就在這層層的糾結之中迷失了自我,最後落得個一地雞毛。

此前我對母親的追逐,也都是我在做主動的一方。萬幸母親雖未同意,拒絕的卻也不甚乾脆,起初還有些嚴厲地抗爭,但很快又心軟下來,變成了一種默認事態發生的曖昧態度。但僅僅是默許這樣的事實,便足矣給予我足夠的勇氣,我之所以能不折不撓地堅持下去,也都是因為這一份渺小卻有形的希望。

也不知過了多久,無論是心理還是生理,終於緩和了下來,室內的空氣也變得安穩了許多,母親的喘息也逐漸變得規律了起來,低垂著眉頭,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我對母親的憐愛一下子涌了上來,我悄悄地握住母親的手,溫柔地撫摸著,用掌心在母親的掌背上反覆摩挲,她的手細嫩光滑,宛如新織的綢緞,讓人愛不釋手。母親被我這小動作弄得有些受不住,慌忙要收走,我卻不放過這個機會,抓住手一下子扣住指間,不讓她逃開。

母親不禁臉紅起來,就算默許了我這種親密的動作,也不代表她就能很坦然地接受了。她是向來愛羞的,習慣了那種距離產生美式的感情,被我這死纏爛打,多少都有些不適應。不過母親這種羞赧反倒更激發了我追求的興趣,猶如唾手可得卻還未入手的獵物,總讓人有些心癢難耐。

「媽,你好美哦。真的,不管怎麼看都那麼讓人心動。」母親聽見我這突如其來的恭維愣了一下,然後趕快反駁著,但我的話頭並沒有結束,相反,這只是我心意的開始。

「你知道嗎,我真的好喜歡你,每次想到你的時候我都會情不自禁的傻笑,每天不和你說好多話就睡不著,我喜歡每一分每一秒和你在一起的時間,就像現在,我希望時間再快些,再慢些,既有些期待又有些不舍,對我來說,喜歡你大概已經成了習慣或者說本能了吧。你不在的場景是什麼樣的我完全無法去想像。我還記得咱們一起出去玩的經歷,記得我生病時你著急的模樣,記得你對我說過的種種話語,記得你的一切一切,都收在心底。我知道你還有點猶豫,但我可不會駐足不前,因為是你,我最愛的你,所以沒道理放棄。」

母親被兒子這勢如潮起的告白怔住了,她突然感覺到耳邊升起了一陣風,一時間世界都變得安靜下來,唯有自己的心跳噗通噗通在不斷亂撞著。她只感覺到大腦一片空白,不過卻沒有什麼厭惡的情緒,相反,在隱隱中竟然多了那麼幾分期待。

「所以,媽,不要再拒絕我嘛,接受我的心意好不好。」我抓著母親的手輕輕揉搓起來,母親倒是沒有直面給予我回答,在我的詢問中沉默了下來。

「那……曉菲呢?」母親的語氣中有一絲遺憾,又有一點悲傷,我也沒想到母親會突然提到李曉菲,一時間也慌亂了起來,趕忙說道,「我喜歡的只有你一個而已,其他人都不重要。」

要說我對曉菲沒有感情是假,但在我心裡,母親的地位是獨一無二的。若是要做什麼選擇題的話,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母親,這幾乎已經成為了我的信條。

母親似是知道了我會這麼回答一般,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又伸出手搭在了我的頭上,輕輕撫摸了起來。母親很久沒有像這樣摸過我的頭了,一種久違的安心感在我的心裡擴散開來。這撫摸像寬慰,像勸解,又像是嘆息的延伸。只聽得母親說:「咱們兩個的關係現在是不正常的,是異端的,不應該再繼續錯下去了,這樣只會越陷越深,到最後無法回頭的,早點結束才是最好的,聽話……」

語氣並不剛硬,也不強烈,反倒是顯得平淡了。母親雖然這麼說著,心裡卻仍有一些猶疑,她話還沒有說完,卻已經無法繼續說下去了——兒子的頭低垂著,眼中滿是失落的感覺,表情中摻雜著一股可憐之意,就好像一隻雨天被丟棄在街角的小狗那樣。

母親見兒子這副模樣,自然也很是不舍,一種強烈的負罪感襲上了她的心頭,苦澀得宛如新榨的咖啡豆。她不是沒有想過兒子的反應,但之前和他這麼說的時候,他的回應都是激烈的、激進的,會與自己駁論,宣洩出自己的感情。但現在,他仿佛一下子變得懂事了起來,知道了對錯,知道了利弊,但為了自己考慮,寧願將委屈忍在心底。

試問,天底下又有哪位母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孩子受了委屈卻能無動於衷的呢?兒子的表現無疑像一記重錘敲在母親的胸口,讓她懷疑自己做的到底是正確還是錯誤。她對兒子的愛,絕不遜色於兒子對她的,只是這種愛更為純粹一些,不似兒子那樣摻雜著兒女之情。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想要趕出胸中的愁悶,可這種感情就像藤蔓攀枝一般緊緊地纏著,讓她感覺到幾分愧疚,幾分酸楚。也正是因為這份心情,母親不知不覺地退後了自己的底線,從最開始義正辭嚴地拒絕到現在的於心不忍,她的心境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而妥協這種事情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還會有之後的一次又一次,所以,或許對兒子來說,自己的願望真正實現的那天,並不算多麼遙遠了。

我握住母親的手,強忍著心裡那種撕裂般的疼痛。本想著母親或許不會拒絕,但是還是迎來了這樣的結果,我自然清楚母親所說的話是合理的,但我偏偏不願接受這般現實,憑何愛要被現實的條條框框所糾葛,只要兩個人彼此喜歡,那這感情又有什麼罪過。

若要用兩個字來形容我現在的心情,那只有「不甘」了吧。

我握著母親的手,感覺渾身失去了力氣,連說話的語氣都變得很輕很輕,但即便如此,我還是希望將自己的心意傳達給母親。我不願這份感情無疾而終,好不容易迎來了轉折,我並不期待這倔強會起到什麼作用,但要我什麼都不做就此退場可不符合我的風格,於是,我再次將心中的話語和盤托出。

「媽,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可是……要我違背自己的心意,壓抑自己的感情,很痛苦,越想越覺得難受。尤其是你又在我面前,只要見到你,我的心裡就會變得很溫暖,要我否認喜歡你的這個事實,我做不到,實在是做不到。」我搖了搖頭,心裡憋著一口氣,漲得胸口一痛一痛。

母親似乎也被我所觸動,她的眉微微蹙起,貝齒輕咬著嘴唇,也表現出那麼一絲的憂柔,我知道母親向來容易心軟,現在她的心裡也沒有那麼好受。母親呼了一口氣,似乎思索著什麼,找尋著可以妥協的地方。

「好吧,媽媽知道了,媽媽答應你的要求,不過,要跟你約法三章。」母親的表情一下子嚴肅起來,她正襟危坐,舉起手臂,伸出纖長的手指,比劃出一個一字,「首先, 我不想也不願意你做對不起李曉菲的事,所以現在的關係只是暫時的,未來終有一天要結束,你回歸自己的生活,這是其一。」

我本想說些什麼,但母親沒有給我這個機會,而是伸出第二根手指,繼續說道:「其次,媽媽知道你正處在青春期,對什麼都有著好奇,這是成長所必經的道路,但是一定要有節制,不能因小失大。現在,你還是要以學業為重,爭取考上一個好的高中,媽媽給你頂一個目標,考試要進入全級前十,否則關係結束。」

母親的第二個要求並不容易,之前和李曉菲的感情被發現時,班主任和母親給我定下的目標是全級前二十,說實話,要實現這個目標也已經相當辛苦,在哪基礎上更進一步,是我都不曾想過的。但既然是為了母親,我自然不會輕易放棄,不論再困難的事,我也會想辦法去克服,證明我對母親的感情。

「那第三呢?」見母親說到第二條就戛然而止,不禁燃起了我的好奇心,說是約法三章,不過母親只提出了兩項,不禁讓人很是在意。

「第三……還沒想好,以後再說吧。你先答應媽媽做到這兩條。」母親思索了一下,但並沒有很快得到想法。

我練練答應,雖然這兩個要求都算不得輕鬆,但畢竟這是我和母親確立關係的唯一機會了,可一定要抓住不能輕易放手,老實說,這第一點就讓我有些失落,這提前到來的終結宣言總讓人感覺有些壓抑。不過,誰也不知曉未來會發生什麼,到哪一天,說不定母親就放棄了這樣的想法,我這麼安慰著自己,著眼於當下才是最重要的,人心不足蛇吞象,要求的太多最後什麼也得不到。而第二點就要求我必須特別用功才行。我知道自己先前還不算非常努力,所以勉勉強強能排進前二十,但是要到前十,付出的辛勞可不是一個等級的。即使這樣,我還是覺得與母親的關係更重要。這高遠的目標一時間也沒有那麼可怕了。

我低吟了一會,既然母親都這麼答應了,也就說明她承認我和她的關係了,於是我試探性地問道:「那媽,咱們以後在家裡就是男女朋友了?」

這不說還好,一說出這話母親才明白自己話里的涵義,她本說得很是含蓄,但遭我這麼如此直白的挑明,也忍耐不下去了,半掩著臉,一副羞得不敢見人的模樣,催著我趕快收拾收拾上學去。

我見母親這樣,心情也是大好,不論如何,她在心底都算是承認了這段關係,這就是最大的進步了。如果母親一點這方面的意思都沒有才是讓我最失落的,但既然母親有了相應的心思,那於我而言,其餘妄想實現的那天也終會到來。

於是,我哼著小曲一溜煙跑回了房間。

這種興奮感直到在學校里也沒有消退,就連我身邊的李曉菲都看出來了。她像是見到了什麼稀罕物般小心地戳了戳我的肩膀,問我究竟是怎麼了。我又不可能告訴她實情,只能截了個片段,對她說自己要考到全級前十,目前正為了這個目標而努力。曉菲聽我這麼說也很是高興,忙說要好好監督我。

自己一個人學習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但一旦有人陪伴就有所不同。尤其是曉菲又是頭腦聰慧的優等生,能及時發現我的問題出在哪裡,避免了很多彎路,也就此提高了效率。在我突然高漲的鬥志和她的幫助下,不但將今天講授的內容好好消化了,還順帶複習了一下之前那些落下的部分。初中的課程並不困難,再加上還沒到學期末,所以雖然前段時間都心不在焉的,到最後還是能好好補救,如若是課程越發困難,那實在很難查漏補缺了,我在心裡這麼提醒著自己。和母親的約定可是比天還要大的事,我得時時鞭勵自己才行。

也託了曉菲幫我補習的福,晚上回家母親為我補課的時候很是滿意。

「這個對了,這個也沒問題,嗯……做得很不錯,你看看,你只要用心就能做得好,之前總是在那裡分神,當然成績就上不去。」母親特意給我圈出了一些重點的題目讓我解決。幸運的是,這些題目在我腦中都能找到明確的思路,所以簡直易如反掌。做題越是順滑,正確率就越高,母親見我表現得出色自然也很是滿意,像是收到了什麼慰藉一樣。

「不過。」母親並沒有就這麼放下心來,她知道我有貪玩的傾向,總免不了要囑咐幾句,「要保持好這樣的狀態,不能太鬆散了。當然,不是說不讓你放鬆和休息,但一定要緊張起來。」

「知道啦知道啦媽。」我一邊收拾課本整理書包,一邊回應著母親的話。收拾不消多少工夫,而且明天是周末,不需要上課,自然也就不用做好提前準備,所以很快就搞定了。

我躺在椅子上,努力了一整天,有一種被掏空的感覺,頭腦昏昏沉沉的,於是對母親說:「那現在可以休息了吧,我親愛的媽媽?」

母親作出一副受不了我的表情點了點頭。我接到許可就放鬆了下來,在腦子裡盤算著做些什麼好。一個人玩遊戲之類的當然否決,好不容易和母親成為了限定在家的情侶,當然要兩個人一起做一些符合情侶身份的事情。

我想起之前和母親一起去看電影的事,不過當時看的是動畫片,愛情電影母親倒是羞於去看,這次正好有機會,不如就找個你儂我儂的片子,要是氣氛不過的話還能藉機和母親卿卿我我一番。

「來吧媽,來一起看電影,兩個人拍拖哪有不看電影的。」我理直氣壯地說道,我記得拍拖這個詞還是從電影中學來的,聽起來有點新鮮的感覺。

「真是的,沒個正經。」母親嘴上抱怨著,卻沒有拒絕我的邀請,倒是用小粉拳輕輕敲了一下我的腦袋。因為母親的性格太過正經,所以偶爾調戲她一下觀察反應也很是有趣。

兩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我按下遙控器,將預約的電影放出。為了營造氣氛,特意將客廳的燈也關掉了,只剩電視機螢幕幽然地亮著。廣告和宣傳輪番登場過後,影片才算是正式開始,我悄悄地伸出胳膊,環住母親的腰,小心地將她摟在了懷中。母親自然發現了我的小動作,不過倒是沒有扭扭身子掙脫開,只是白了我一眼。不得不說,在家看電影的感覺甚至比在電影院更好。影院為了將位置一個個隔開,在中間放了結實的擋板,這樣,兩個人要靠近也很是困難,最多也就是牽牽手靠靠肩膀什麼的,但是在家裡,柔軟的沙發坐起來本就舒適,又可以極大地拉近和母親的距離,況且周圍也沒有其他觀眾,成為我們的二人世界。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