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图(星海变) 第二卷 第十八回 手足无措

第十八章手足无措

秦天胤怀抱着唐小仙,身影迅速地往前飞掠,很快消失。

纪湘湘看也不看,像是对他的逃之夭夭毫不在意。

一双泛着迷离媚色的美眸只是紧紧地望着眼前的女人。

没有任何征兆,她突然出手。

纪湘湘袖口下伸出一只晶莹如玉的纤手,芊芊玉手朝着女人一指点出。

尖锐刺耳的凄厉啸声骤然响起。

已奔出数里外的秦天胤,耳边陡然出现一道凄厉的啸声,仿似万鬼齐哭。

眼前的天地突然大变,天旋地转,光明仿佛被无尽的黑暗蔓延吞没。

他浑身气息一滞,胸口像被重重一击似的,差点令他栽倒在地。

被他怀抱着的唐小仙则更加不堪,“哇”的一声,樱唇吐出了一口鲜血,昏迷了过去。

秦天胤骇然之极,这才知道那妖女方才对他是处处保留,如今她与那位漂亮的大姐姐动起手来,才真正施展出其可怕的实力。

他强忍紊乱的气息,加速远离战场。

场中,啸声凄厉尖锐,撕裂虚空。

与此同时,眼前的天地出现了一阵诡异的旋转,只剩那只鲜艳欲滴的指尖在眼前疾速放大。

女人不慌不忙,她手中青色的纸伞打开,纸伞边沿垂下十余颗小铜铃,由一根根看上去已有些褪色的红绳系着。

女人轻扬纸伞,铜铃发出悦耳的叮咚之声。

凄厉的啸声倏地消失,幻境瞬间被破。

纪湘湘芳心微凛。

她这一指虽看似漫不经意,但实是经由她来自《天姹秘典》的无上魔功所催发。

不知曾经多少人族高手,连抵抗都来不及抵抗,便饮恨在她这简单的迷幻魔指之下。

眼前这冰肌玉骨的秀丽女人,不费吹灰之力地轻松破解了她这一指,大出纪湘湘的意料。

“咯咯,真是有趣。”

纪湘湘面上媚惑地吃吃一笑,曼妙的倩影随即化成一团妖艳的红云,朝眼前的女人飘去,雪白的纤掌轻飘飘地拍出。

女人手中纸伞重新合拢,轻盈的伞身又变成了迎敌的武器。

两位同为世间顶尖绝色的玉人,电光石火之间已交手二三十个回合。

纪湘湘纤影曼妙,举手投足之间,每一个动作皆是那般惹火诱人,勾魂摄魄,却招招布满杀机。

那秀丽女子则是另外一番截然不同的光景。

她手执纸伞,窈窕的丽影似雾似纱,纵然面临着纪湘湘毫不留情的招招杀着,她的动作仍旧是那般从容不迫,裙摆飘扬之间仿似轻柔漫舞。

她的身姿美得仿若广寒宫下的月下仙子,叫人目眩迷离,难以移开目光。

璀璨的光华漫天。

倾刻之间,两边青翠茂密的绿林便因为二女的交战而被荡平了一大片。

那名叫靳山的巨汉身中一掌,似是受伤不轻,直到此刻才能站起身来。

他身躯摇晃地往前一跨,似准备进场支援纪湘湘。

像是极有默契似的,那秀丽女子忽然立定。

纪湘湘也倏地收手。

短暂的交锋,足以令纪湘湘与秀美女子探出对方的底,双方皆理智地选择了罢手。

两人都察觉到了对方的不简单。

特别是纪湘湘,她从对方那曼妙的舞姿之中,竟是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圣洁冰清味道。

这种感觉,她只从她的最大对手天宫神女澹台沐月的身上感受过。

她轻举起玉手,示意身后的靳山站住,玉容带着妩媚的微笑:“敢问这位姐姐与天宫神姬又或天宫神女,有何关系?”

秀美女人垂下玉手,淡淡道:“没有关系。”

“姐姐既然不肯说,那便算了。小妹只想问,姐姐是否一定要护着那位小公子?”

“是。”

“姐姐回答得真爽快。”

纪湘湘面上笑容不减,“那这么说,姐姐便一定要与小妹为敌了?姐姐可知,与小妹为敌有什么样的后果么?”

秀美女子漫不在意地轻启樱唇:“妾身若惧怕你身后的天姹宫,便不会与你这位身为下任宫主的天姹女动手了。”

“咯咯……”

纪湘湘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姐姐果然不简单,一下子便猜到了小妹的身份。可惜小妹尚有要事在身,不能跟姐姐分出胜负,那位小公子,就让他暂时自由一段时间吧。不过呢,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的。”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霓秀微微一笑:“随时恭候。”

“靳山,我们走吧。”

“是,纪姑娘。”

靳山单膝下跪,恭谨地伸出蒲扇般的巨手,将纪湘湘惹火曼妙的娇躯抱坐上宽厚的肩,迈出巨大的步伐,“隆隆”地离开了。

霓秀明亮的双眸一直目送到二人的身影消失,原本平淡如水的玉容,这才现出一丝急切。

她窈窕的身子腾跃上半空,朝着秦天胤逃离的方向御空飞去。

“纪姑娘,靳山有点想不明白。”大汉瓮声地说道。

“哦,想不明白什么?”

纪湘湘漫条斯理地问。

“那女人虽然厉害,但放眼中土,圣境之下又有几人能是您的对手。”靳山说出了心中的疑问,“既然那少年身上有您想要的大机缘,您为何还要放过这个机会?”

纪湘湘听完,登时坐在他肩上咯咯一笑,“你太小瞧她了,那个女人绝非你想像中那般简单。”

说完,她像是在思索,又像是在回忆,半响,才说道。

“若我没有看错,她手里拿的那把纸伞便是妖族初代圣女的天罗伞,而她与我交手时施展的身法,也应该是初代圣女所创的天罗舞。”

“纪姑娘是说,她施展的是妖族圣女的功法?”

纪湘湘喃喃自语地道:“是没错,但是奇了怪了……世间怎还有人懂得初代妖族圣女所创的秘法?”

靳山瓮声道:“是否妖族的天葵圣女传授予她的?”

“天葵圣女的天葵弓,天葵琴,世间无双。但可惜,她也不懂得初代圣女所创的秘法,此女该大有来历,非同寻常。”

说到这里,纪湘湘不禁大感兴趣,“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这件事情回去之后定要亲自禀报给师尊,或许师尊能解答我们心中的疑虑,我们走吧。”

靳山刚一提气,巨硕的身形便顿了一顿。

他肩上的纪湘湘这才想起,他方才中了那秀美女子全力出手的一掌,身体已负上了不轻的内伤。

“呀,差点儿忘了,你受伤了呢。”

纪湘湘那妩媚诱人的玉容,忽然泛起阵阵媚荡之意。

她雪白的玉手轻轻摩挲著靳山粗犷的脸庞,裙下红艳的精致銹鞋诱惑般地在他宽厚的胸膛上轻轻挑弄,跟着纪湘湘俯下身子,红润的香唇在他的耳旁轻呵了一口气,道。

“找个清静的地方,让湘湘帮你疗伤吧。”

轻飘飘的一句话,立时便令她身下的巨汉鼻息加重,心跳如打鼓。

但他却是缓缓而又坚定地摇了摇头,瓮声瓮气道。

“靳山身为纪姑娘的护法,保护纪姑娘便是靳山的职责,纪姑娘身份尊贵,靳山岂敢亵渎?且庞先生曾对靳山明言警告,若是靳山敢碰纪姑娘一根指头,他会斩了靳山一只手。”

“他不过是吓唬你罢了,绝不敢这般做。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叫你扛着我么?”

纪湘湘吃吃一笑,凑到他耳边,竟是伸出红润的小舌,在靳山的耳垂蜻蜓点水般地点了几下,“我早就知道他恐吓你了,我是故意要在他面前教他吃醋。”

靳山的耳垂被挑逗,耳边再听她媚荡入骨的吃吃娇笑,浑身的欲火立时便被引燃起来。

“纪姑娘,请您别这样……”靳山粗气沉重,瓮声道,“您将来毕竟是要嫁给庞先生的……”

“有何关系?”

纪湘湘红唇轻张,媚眼如丝地含着他的耳珠,道:“纵然嫁给了他,只要湘湘愿意,叫他当着面看你操弄我,他又能怎么样呢?”

她露骨的言辞,直听得靳山胯间阳具硬如铁棒,但却依旧坚定地摇了摇头,重复著方才的话。

“靳山出身低贱,而纪姑娘您身份高贵,靳山不敢,也不能,更不配。”

纪湘湘闻言一阵娇笑,“天姹宫除了师尊外,便是湘湘一个人说了算,我说可以,便可以。算了,先赶路吧,莫让大家等久了。”

另一边。

怀抱着唐小仙的秦天胤,在此前的交手之中体力已耗费得七七八八,虽勉力逃奔,但还是被后发先至的霓秀追上。

听到身后传来来的破风声响,秦天胤大骇,连头也不敢回头去望,拼尽全力施展神影身法,冲前疾掠了一大段距离。

霓秀玉容泛起异色。

“是我。”

一道有若天籁之音的声音送入耳中,秦天胤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

他停下脚步,往回望去,不由大喜地道:“啊,姐姐,是你!”

“姐姐把那妖女逼退了么?”

霓秀听见他二度叫自己做姐姐,愣了一愣。

美眸随后眨了眨,却也不打算纠正,只朝他微微一笑,“她似乎想保存实力,否则姐姐怕也不容易脱身,不过,她暂时不会来找你们的麻烦了。”

“谢谢你救了我们。”秦天胤感激地道,“是了,不知怎么称呼姐姐呢?”

“我叫秦天胤。”

听到他自报姓名,霓秀那只握著纸伞的玉手似微微颤了颤,她微微一笑:“我叫霓秀。”

“那,我可以叫你秀姐姐吗?”

霓秀的红唇逸出一丝温柔的笑意,“自然可以,不过,你难道就不怕姐姐跟那妖女其实是一伙的吗?”

秦天胤很坚定地摇了摇头,说:“不会的,因为我第一眼看见秀姐姐,就感觉非常亲切,我知道秀姐姐你不是跟那妖女一伙的。”

霓秀先是讶然,而后红唇不禁轻轻扬起。

她这轻轻一笑,仿若百花盛开,秀美不可方物。

霓秀不着痕迹地细细打量他,见他五官端正,长得眉清目秀之余,面相上亦带着一丝凛然正气,容貌气质完全结合了父母各自的优点,芳心深处不禁涌起难以压抑母爱。

这时,怀里的唐小仙发出了一声略带痛苦的轻吟,秦天胤回过神来,不禁有些心急道。

“秀姐姐,这位唐姑娘方才给那妖女放的一条小白蛇咬到了,她的身子现在变得好烫,秀姐姐可有办法救她?”

他其实刚才在唐小仙吐血昏迷时,有尝试用灵力助她疗伤,可结果不仅没用,反而让唐小仙的身子变得更加滚烫,骇然下登时不敢再尝试。

霓秀闻言,这才第一次细心地打量他怀里所抱的唐小仙,暗自心忖,这小姑娘长得当真是娇俏可爱,如花似玉。

却不知她与秦天胤之间是什么关系。

此前她用秘法找到秦天胤时,见到他正处于左支右绌,随时被擒的危难困境里,芳心心急如焚,并未过多去关注被他所抱着的小姑娘。

这刻近距离见到唐小仙,连她都忍不住心生欢喜之意,当即便道:“不要着急,你慢慢跟我说,她是被什么咬伤的?”

伸手抚上唐小仙的额头,发觉确实滚烫骇人,有些不同寻常。

片刻后,霓秀一对月儿般的弯眉紧蹙,“你是说,咬伤这位姑娘的小蛇,叫天魅蛇?”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写,反正那妖女叫是这么叫。”

霓秀玉容变得凝重:“是的话便糟了,这天魅蛇天性奇淫,并且没有解药,解毒的方法只有一个,便是……”

“便是什么?”

霓秀沉吟片晌,当即说道:“我们先把这位姑娘送到安全的地方,解毒的事情,得亲自征询这位姑娘之后方可确定。”

没过多久,霓秀便弄来了一辆外形很普通的马车,秦天胤在前方驾车,霓秀则抱着唐小仙进了车里照顾她。

由于秦天胤逃离的方向背离秦城,兼纪湘湘离开时的方向又是秦城的方向,因此车子随后往附近最近的另一座大城抚城驶去。

抵达抚城时,已是夜幕垂空。

三人并没有去投店,霓秀像是在抚城里有落脚的地方,一路指引著秦天胤。

最终马车驶进了城内北大街一座六进的清幽小院内。

“死小贼……你,你要带人家去哪……我的头怎么……这么晕……”

秦天胤才刚刚从霓秀手里接过唐小仙,后者就悠悠醒转了。

但她的状态瞧上去并不乐观。

秦天胤的手隔着衣裙抱着她的身子,都能感受到从她玲珑娇小的娇躯中传达过来的滚烫热意。

她原先俏丽雪白的俏面,这刻布满了红潮,原本灵动的一双美眸,这刻望向秦天胤亦变得有些迷离。

秦天胤给她这对眼睛瞧着,不知为何一颗心猛然剧烈地跳动了几下。

“秀姐姐说你中毒了,我们正要想办法给你解毒。”秦天胤如实地回答说。

唐小仙听了,似乎清醒了些,“那……那个妖女呢……”

“她没有追来,秀姐姐暂时把她打跑了。”

唐小仙这才隐约回想起来,似乎在眼前的小贼差点被那妖女拿下的最后关头,有个极美的女人出手救下了他们。

她艰难地转过头,想要看看她长什么样子,却发现身体里阵阵滚烫的燥热在汹涌涌升而上。

“好……好热……那个死妖女……放我下来……”

秦天胤赶忙把她抱进房里,放到床上。

霓秀已经打来了一盆清水,走了过来。

她侧身坐到床沿边处,轻轻撩起唐小仙的裙摆,只见唐小仙白玉般的一只小腿上出现了两个小孔洞,正是那条天魅蛇咬到的伤口。

不知怎的,秦天胤瞧见她裙下露出的这只白得晃眼的可爱小腿,心头跳动得比刚才更加厉害。

他连忙偏过头去,不敢再看。

霓秀细心地为她清理好了伤口后,略一沉吟,她望向秦天胤道。

“姐姐有些话要单独跟唐姑娘说,天胤,不若你一会再进来好吗?”

秦天胤知道眼前的秀姐姐要他暂避定然有她的原因,所以他没有过问,点了点头,很听话地退了出去。

“你便是秀姐姐么……多谢你救了我……”

唐小仙虽然个性古灵精怪,又有些刁蛮,却也非不讲道理的人。

加之唐小仙见她容貌气质是那般风华绝代,生平仅见,声线轻柔悦耳,素雅儒裙下的身姿轻盈窈窕,哪怕同为女子的她一见之下也不由万般倾心。

霓秀方才为她擦试伤口的时候,动作细心轻柔,唐小仙深切地感觉到了她对自己的关切,心中既是感激又是温暖。

“举手之劳罢了,唐姑娘不必放在心上。”霓秀温柔一笑。

她随后正色道,“反倒是唐姑娘,你中了那天魅蛇的淫毒,想来以唐姑娘的出身,也该知此毒世间无药可解。算上时间,你体内的淫毒过不了多久便会爆发,而解毒的方法只有一个,便是找一个人替你解毒。”

“死妖女……混蛋妖女……早晚有一天……姑奶奶要她好看……”

即便这刻脑袋已有些昏昏沉沉,但唐小仙一想起此事,仍是气得七窍生烟。

她已打定主意,这件事过后,她定要回家狠狠地跟她母亲告状,纵然天姹宫在中土素来横行无忌惮,无人敢惹,她也要最疼爱她的娘亲向对方讨说法。

霓秀柔声道:“当下最要紧的还是赶紧将你身上的淫毒解除,否则一旦淫毒攻心,大罗神仙也难救。这里只有你我,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唐姑娘,我问你一个问题,还请你如实回答。”

唐小仙淫毒渐渐发作,躺在绣榻上已经是满脸春潮,俏脸通红一片,脑袋更是感觉像喝了酒似的,开始感觉醉醉沉沉。

她强忍着浑身泛起的燥热,道:“秀姐姐,你……你想问什么……”

“我想问,如若由天胤来帮你解毒,你能否接受呢?”

唐小仙此刻淫毒开始发作,脑袋本已开始迷糊,涌上脑际的尽是阵阵淫思乱想。

可听到霓秀问她的这个问题时,她脑袋登时就清醒了,不由大叫。

“让那个小贼跟我……不,不要……本姑娘绝对不要……”

霓秀是过来人,瞧她反应这么大,心里便已猜到,她大有可能是心有所属,便也不愿去勉强她。

“唐姑娘不愿意,那便当我没说。”霓秀柔声说着,“只是我必须提醒唐姑娘,你身上的淫毒已经要开始发作,我担心再拖下去,唐姑娘你会控制不住神智,跑到外面去找其他的男人……”

听她这般说,唐小仙不由自主地想到那副光景,娇躯一颤,脸都煞白了。

事实上关于天魅蛇这种毒物的了解,她可说比眼前的霓秀要更加深入。

天魅蛇这种异蛇仅生长于旧魔土,极奇罕见,其性极淫,一旦身中此蛇之毒,便是最贞烈的烈女也要在此毒的征服下乖乖变成荡女。

天姹宫女尊男卑,其吸收门人的手段亦一直都是以强掳为主,深受中土白道痛恨。

但其千百年来一直在暗处发展壮大,势力有增无减,自然是有特殊的手段能令掳来的女子死心塌地的臣服门下。

天魅蛇便是其手段之一,用来对付世间女人极之有效,几可谓百试不爽。

唐小仙知道她体内的淫毒已经开始发作,如不马上与男子交合,待淫毒入脑,那她便将连一丝理智都会丧失。

最终的结果,就是如霓秀所言的那样,失去了理智,跑到大街上去找别的男人强行交欢。

“要我给其他一些不认识的男人……我……我宁可一头撞死……”一想到那场景,她裙下玉腿立时不安地扭动着。

下身传来的阵阵如蚁啃般的痒意,并且越来越重。

唐小仙起初还想尝试着强自忍耐,可结果不仅毫无作用,越忍下身涌来的春潮便越发激烈,不过片刻间的功夫,她的下身便已潮湿一片,连身下的床单都已经沾湿到她溢出的蜜水了。

“好热……秀姐姐……我……我身上好热……嗯……嗯……”

霓秀见状,也颇感束手无策。

她虽精通医典,前来中土之前,身上也带来了妖族一些极其珍贵的灵药,平心而论,一般再重的伤或再厉害的毒,她都有手段能够救治。

可偏偏唐小仙身上所中的是无药可解的淫毒,此毒只能靠男人与之交合,令其余毒泄出体外,除此再无第二个方法。

她弯眉紧蹙,有些为难地道:“唐姑娘……要不然……”

唐小仙知道她的意思,她本能的想抗拒,可是淫毒已然发作,这刻她满脑子已全是各种淫思亵想,身体的反应亦是欲抗还迎。

阵了春潮涌动,她终于抵挡不住,满脸通红地呻吟道,“嗯……那……那小贼就那小贼吧……本姑娘……就当便宜他好了……”

霓秀随即将外头的秦天胤重新唤入房内。

“秀姐姐是说,我可以帮唐姑娘解毒?”秦天胤听得一阵欣喜,“那太好了,该怎么解,请秀姐姐告诉我。”

虽然与唐小仙的相遇起初算不上多么愉快。

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秦天胤发现她虽然看起来略有些盛气凌人,但其实心地是很善良的,否则也不会知道韦菁琳的事情后仗义出手,更还打算护他。

说到底,若不是她想帮自己,也不会给那妖女放的蛇咬中。

霓秀沉吟了一下,没有回答,只是告诉他,先到床边去。

秦天胤不疑有他,随后走了进去。

“嗯……嗯……”

当他靠近床沿边时,秦天胤突然听到唐小仙发出了一种十分奇怪,却又感觉似曾相似的古怪叫声。

唐小仙原来的声音像娇莺初啭,清脆悦耳。

但这一刻传来的声音,却娇娇腻腻,大异于她平时的声音。

不知怎的,秦天胤一听到这道声音,心脏忽然急剧地涌跳起来,胸膛怦怦作响。

揭开床上的帘纱,一道娇小玲珑的身影忽然投入了秦天胤的怀中。

接着一张软软糯糯,充满温热的小嘴便紧紧地贴上了秦天胤的嘴。

来没来得及反应,一条柔软芳香的小舌竟是灵活得如同一条小蛇般,火热地伸进了秦天胤的嘴中。

秦天胤脑袋“轰”的一下,整个人面红耳赤,手足无措地被扑倒在床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