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图(星海变) 第一卷 第二回 返回中土

第一卷 第二回 返回中土

沉岸平见未婚妻安然无恙,心中极为高兴,当即便要招呼众人返回不周山。

慕青君的目光在场众人来回扫视了两遍,忽然皱眉道:“怎么没有看到春香跟冬香她们几个的身影?她们是先回去了吗?”

慕青君的身边共有春夏秋冬四位贴身侍女,其中春香与冬香二女皆拥有凝气境初期的修为,武功不弱,这次便随行在队伍,负责慕青君的日常起居。

一旁的秦天胤也回过神来,看了看,道:“还有那位老伯也不在。”

他说的是那位被众人称为王叔的老管家,侍卫长王雷也是他的侄子。

王雷当即走上前来,向慕青君禀报道:“小姐,前晚我们栖身的那座山洞坍塌之后,我们便跟他们失散了。我们几个今晨抵达这里,恰好碰上公子他们带人抵达,便把这周围数里的地方搜寻了一遍,但一无所获。”

“恐怕他们要不是落在了后面,就是碰上了什么危险,小姐,怎么办?”

王雷十分担忧地询问道。

慕青君看了一眼天,当机立断,道:“天色尚未晚,我们立即从原路折回去找他们。”

“啊……”

沉岸平一听她竟是要自折返,顿时就有些着急地对慕青君说:“青姐,我们现在折回去找她们,恐怕找不了多久,天就要暗了。我看,青姐还是跟我们一块儿先回去,派几个下面的人进去找就好了,青姐千金之躯,犯不着为了两个小侍女跟几个下人而舍身犯险。”

如非心系婚妻的安危,素来性格懦弱的沉岸平,借其十个胆子他都不愿意踏入这凶险的灾地半步。

他兴师动众地请来一帮好友,浩浩荡荡地总计带来了近百位高手,方勉强有踏进灾地的勇气。如今见未婚妻安然无恙,自是一刻也不愿在这鬼地方停留。

在他看来,慕青君作为慕家大小姐,千金之躯,本就不应该孤身进入灾地涉险。如今好不容易平安归来,还要为了几个下人而重新折返死亡沼泽,更加不该。

不过,他的话听在慕青君的耳中,却是令她非常不悦。

“下人?”

她看着沉岸平,有些气不打一来地道:“春冬跟冬香她们两个自小便跟我的身边,老王叔更是从小服侍我到大,我什么时候把他们当成下人过?你要是怕的话,就自己一个人回去,没人强逼你跟着来。”

沉岸平见她发脾气,吓了一跳。

他身后一个刀疤年人连忙站出来,为他解释道:“慕小姐,少爷他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担心您涉险……”

这个左脸留着一道刀疤的年人,正是此前跟在慕青君队伍的。

秦天胤之前还有些奇怪于他的身份,看上去并不像是慕家的人,这刻便明白了,他是沉岸平的人。

沉岸平唯唯诺诺,连忙道:“对,我不是这个意思,青姐,我只是担心你遇

到什么危险,既然青姐坚持,那我……我,我大不了也跟着青姐一块去……”

慕青君瞪了他一眼,低骂了一声:“没胆鬼。”

她这未婚夫,自己叫他往左他绝不往右,对自己可谓是千依百顺,什么都好。

他的身份贵为南境四大世家之一,沉家的未来之主,对待一个人这般百依百顺,换作一般女子拥有这样一个未婚夫,高兴也来不及。

可唯独就是他的性格太过于懦弱胆小,说难听点,就是过于怂包。像现在这般只是给她一喝,便唯唯诺诺陪着小心的一副孬种模样,让望夫成龙的慕青君,每次目睹他这模样便气不打一处地来。

她恼地不去理他,转过身望向王雷,道:“王叔,那晚你知道春香她们往哪个方向离开吗?”

王雷想了想,道:“那晚山洞坍塌得太快,我们拼命地逃出山,又发现有尸鬼从远处追上来,急着逃离,看得不真切,只依稀记得春香她们好像是往南边的方向逃去,而我们则朝的是西边方向。”

“南边么……”

慕青君沉片响,随后望向林寻南等一众世家公子哥们,道:“诸位公子,死亡沼泽地广兼险,凭我慕家与沉家的人手远远不足7 ,不知能否与诸位公子暂借一些人手?”

“慕小姐这是哪里的话,我们带这些人来,本就是为助慕小姐一臂之力,慕小姐无需与我们客气。”

文家少主文严宾望向慕青君,率先表态。

世家贵女他见得多了,可是如慕青君这般身材窈窕高挑,气质超绝,美得如诗如画般的人儿,文严宾至今还尚是首次碰上。更犹为难得的是,慕青君在面对沉岸平这位身份如此非凡的未婚夫之时,没有半点寻常女子该有的奉承讨好,仍旧与她所表现出的飒爽之姿一般,独立而不失自主。

一番浅显的接触之下,文严宾的内心深处已是对她爱慕不已。自然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在慕青君的面前表现一番。

他身旁的林寻南则轻摇折扇,悠然道:“文兄说得不错,慕小姐无需与我等客气,我们带来的这些人本就是为助慕小姐而来的,慕小姐尽可放心地差遣他们。”

连林家大少林寻南开口这般说,剩下的沐水尹家二公子尹剑通,与沐水城守大公子尉迟明这二人就更不消说了,连忙纷纷表态。

“都听到了吗,从现在起,慕小姐的话就是我们的话。”

“慕小姐要你们往东,绝不允许你们往西,明白没有!”

这两位公子哥虽早已知慕青君名义上已名花有主,对象还是沉岸平这位常人难以企及的世家大少,一般情况下想要得到她芳心的机会相当淼茫。

可在见到沉岸平在自家未婚妻的面前,一副千依百顺,又唯唯诺诺的样子,而慕青君却又显然是个极有主见的女子,并未因为未婚夫的身份而迁就依顺于他,二人的心思皆是有些活络。

与最先表率的文家大少一样,尉迟明与尹剑通这二人,内心其实也同样对慕青君暗藏爱慕之情。只不过碍于他们乃是沉岸平的好友,且双方身后的家族势力差距甚大,才一直没敢表露。

他们曾多次在沉家作客,此前早已无意中从沉家下人的口中得知,他们沉家未过门的这位少奶奶,将来会以女主人的身份执掌沉家,似预示着慕家小姐今后在沉家内的地位。

今日见沉岸平与慕青君之间的真实关系,竟是这般出乎想象中的女尊男卑,与二人此前短暂接触过的那几次不同。

沉慕二家的这场包办婚姻,看来并不如外人想像中的那般圆满。甚至可以说,这位端庄秀慧的慕家小姐,其未来的婚姻未必会与沉岸平有多么牢固。

察觉了此点,早已对慕青君深怀爱意之意的尉迟明与尹剑通二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任何一个能在慕青君面前博好感的机会。

慕青君对着几人展颜一笑,“如此,青君便谢过几位公子。”

沉岸平今趟前来找她,总共从沉家带来了三十位身高高强的护卫,个个皆有凝气境的修为。人数虽不算少,不过要在这么大一片死亡沼泽里找几个人,一样是困难重重。若不小心像慕青君等人般惊醒一两头沉睡中的尸鬼,仍然有遭遇大难的危险。

不过再加上来的其他人,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像林寻南,他从林家带来一共十八位随行侍卫,个个皆是体魄壮健,太阳穴高高隆起,最弱的一个都拥有凝气境中期的修为,可说每个都是以一挡百的勇士。单凭这支队伍,深入死亡沼泽都大有保障。

而文严宾与尉迟明这两位世家大少,每人也各带来了十二位带刀护卫,虽然比不得林寻南所带来的这些人,但个个也是眼中精芒湛湛,甚至比之慕青君所带来的一众慕家护卫尚要强上少许。

加上还有尹家二公子尹剑通带来的十来个好手,总计近百人的队伍,分成不同的方位进行寻找,相互之间以哨声作联系,寻到人的几率便不可同日而语了。

这个时候的慕青君,早已恢复了她往日一贯的冷静与沉着。

她开始组织人手,详细地安排每一个人的探寻方位,交待众人遇到危险时的应对方桉,很快便事无巨细地将一切安排妥当。

慕青君将众人分成三支队伍,分取三个方位,朝死亡沼泽的方向进发。其中他们这群年轻一辈是主要队伍,一共三十八人,整体实力最强,取中间直线路线。

随后,慕青君来到秦天胤的跟前,柔声地问道:“天胤弟,你能带我们从原路折返回前天晚上,大家栖身的那个山洞吗?”

她虽作了一手安排,分了三支队伍,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去寻找失散的慕家众人。可灾地实在太大,单是这片死亡沼泽便已广袤无边,就绝不是一日两日的功夫可以走完的,更别提要在日落之前寻找到失散的人,她心里其实也没有多少把握。但若能从原路回到那晚众人分散开的那个山洞,再根据地面所留下的痕迹去寻找失散慕家人的踪迹,事情便容易得多。

尸鬼以纵跃的方式前行,所留下的痕迹与人完全不同,林寻南的护卫中恰好有一位擅长于追踪,能轻易地从不显眼的环境中辨别出人为的印迹,因而他们这支队伍也是最为主要的搜寻队伍。

只是难题就在于,慕青君等人皆是初次进入死亡沼泽,那晚自那只女尸将出现后,众人全是慌不择路的逃跑,唯记得一个大方向,具体的行进路线根本无从记起。想要再次原路返回,几乎无人能办到。

不过有一个人肯定是例外,那就是秦天胤。

慕青君知道,秦天胤自幼生活在那更为神秘的山海秘境里,时常出入各种险地,与各种荒兽为伍。别人记不清路线,秦天胤一定可以。

果然,没有令慕青君失望。

秦天胤听到她的话后,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说:“我记得路,君姐姐想要找春香姐姐她们的话,就由天胤来带路吧。不过,从这里到那个山洞去路程不短,君姐姐,你们动作需要快一点。”

“姐姐就知道,天胤弟你不会令姐姐失望的。”

慕青君对他嫣然一笑。

她随后转过身子,望向她的未婚夫沉岸平,蹙着眉道:“你到底跟不跟来?”

沉岸平连忙回应道:“跟,我跟……”

慕青君瞪他一眼,没好气地吩咐道:“把你的天马牵过来。”

“哦,哦,好……”

沉岸平反应过来,连忙朝身后叫道,“张护卫,赶紧把我的天马牵过来。”

“是,少爷。”张绰恭声应道。

灾地是神灵诅咒之地,许多生物踏足此地,会忽然间变得狂躁不安,不敢深入。

性情温驯,行进缓慢的驼兽算是很罕有的不受影响的普通生灵。

沉岸平为了寻找慕青君,可谓是有备而来。

除了他自己所骑的一匹有着正统远古天马血统天马后裔外,他还另外带来了一头能够日行数千里的独角兽,以备不时之需。

沉岸平很快把他那匹背生双翼,通身雪白的神骏天马牵至慕青君的身前,神色兴奋地就要翻身上马。

慕青君皱眉,“你干什么?”

“我……我先上马啊,怎么啦,青姐……”

沉岸平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

“谁告诉你,我要跟你共乘一骑的?”

慕青君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下来。”

“天胤弟要在最前面引路,我跟他共乘一骑。”

“啊……”

沉岸平张了张嘴,看了一眼慕青君身旁,那年纪似比他小上一两岁模样清秀的秦天胤,愣了愣。

他了自己,瞪大了眼睛:“那……那我呢?”

慕青君皱眉道:“你自己不是还带了头独角兽吗,还用得着我吩咐吗?”

“也……也是,好吧……”

沉岸平脸上是欲哭无泪。

那种想与未婚妻共乘一骑的渴望,却又不敢有任何意见的神态完全没法掩饰。

那模样直叫一旁的林寻南等人忍俊不禁。

沉岸平此前刚惹恼未婚妻,当下唯有乖乖地到后头,独自乘骑他另外一头独角兽,满脸苦色。

慕青君翻身跃上了天马的背上,望向那还呆愣在原地的秦天胤,嗔道:“天胤弟,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上来,你该不会想着用两条腿来给我们引路吧?”

秦天胤抓了抓头,他原本的确是打算跑在前面给众人指路的。但慕青君既然叫他上来,秦天胤自然不会拒绝,当即便翻身跃上那头天马的后背。

由于要依赖于秦天胤在最前头指引方向,因而秦天胤是坐在慕青君的身前,后者的身子紧紧地贴在他的背后。

后方的文严宾等人,纷纷对秦天胤投去羡慕的目光。至于身为慕青君未婚夫的沉岸平,则唯有满脸苦色地跟在后面。

天马扬着雪白的双翼,腾空而起。

灾地的禁制力量自然对天马的力量有影响,但它勉强能用自身的双翼进行短距离的飞行。

身后的众人立时跟上。

烈日当空,天马张开双翼的投影,在茂密的丛林间一掠而过。

慕青君刻意让天马把身后的众人拉开一小段距离,跟着她伸出了双手,忽然间轻轻地将秦天胤抱住,并靠在他的肩膀上对他说了一句。

“与你认识的这短短几日,是姐姐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段时间,谢谢你,天胤弟。”

秦天胤原本全副心神都放在引路上,忽然间芳香满怀,两团丰挺软腻的美妙事物还紧紧地贴上他的后背,一时间他愣了愣。但下一刻,听着慕青君那发自肺腑的感言,一股温暖的热流,陡然间填满了他的心田。

此前,当他得知那华服少年沉岸平竟是慕青君的未婚夫婿之时,秦天胤的心头涌起了一股连他自己也说不明白的奇特心情。就像是一种,他原本心里十分喜爱的事物,忽然之间被人夺走了似的,不再属于他。有些苦涩,又有些难受,掺杂在一起。

仍然涉世未深的他,对这种感觉既说不清又道不明,只知道他的心里有些难受,像有什么东西堵在他的心头似的。

直到这一刻,慕青君忽然抱住了他,温柔地靠在他的后肩上,用她那轻柔悦耳的声音述说着她的心里话。

她那悦耳动听的声音,彷佛一束破开了重重云层,投射到他心湖的阳光,陡然之间送来了温暖,照亮了他整颗心。

这一刹那,秦天胤脑海中所想的尽是他与慕青君两人为躲开尸鬼,相依为命而在一起时的幸福快乐时光。

一股难言的温暖热流,流淌遍了秦天胤的全身。方才因听闻她有未婚夫之时所带来的失落,也在这一刻陡然间烟消云散。

他刚要开口说些什么,但就在这时,他的耳中捕捉到了一丝异常的声响。

“等等,君姐姐,那个方向,有打斗声!”

秦天胤忽然冲着北边的方位一指。

慕青君心一惊,连忙放开了秦天胤,驱使着身下的天马往秦天胤所指的方向飞去。

数里的距离片刻即至。

便在这时,慕青君耳中听到了春香与冬香那熟悉的叱喝声。

“是春香她们……”

慕青君又惊又喜。

“吼!”

这时,一声嚎叫传来,慕青君玉容微变,“糟了,是尸鬼的声音……”

从声音来听,尸鬼还不止一只,可由于他们二人先行,大队伍还在后方稍远的地方。

秦天胤神色凝重,“一共三只,君姐姐,我们先下去,拖住尸鬼!”

慕青君稍一犹豫,随后一咬牙,紧紧捉住秦天胤的一只手,道:“好吧,但天胤弟你要多加小心,一旦事不可为,你要立刻退走。”

秦天胤心中一暖,“嗯!”

慕青君驱使着天马,疾速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俯冲而下。

倾刻之后,二人便来到了场中。

但见三只身材高大的尸鬼,此刻正咆哮着对十余个人进行疯狂的围杀。

慕青君的两个贴身侍女,此刻与那老管家王叔,各自领着数人与三只尸鬼激战在一起。

在场之中以这三人的修为最高,皆达到了凝气境,从境界上来说他们与尸鬼是同一个层次。可由于尸鬼本身不受灾地禁制力量限制,肉体强横比,因而春香等人实际正处于严重的下风。

在尸鬼的进击之下,人人汗流浃背,节节败退,眼看已有覆没的前兆。

便是在这生死关头的时刻,场内的慕家众人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娇叱。接着,慕青君飘然的倩影从天而降。

她手中的长剑,陡然间绽放出十数朵璀璨的剑花。

剑光迸现。

一只尸鬼当场被她断去一只手,怒吼连连地败退。

慕青君不禁有些错愕地一愣。

她体内的灵力,似是比起前两日忽然间有了大幅的増涨。

来不及多想这到底是何因由,耳旁传来了春香等人惊喜交加的喊声。

“小姐……”

“大家都没事吧?”

“我们没事,小姐。”

慕青君娇喝道:“大家再坚持一会,托住这几只尸鬼,支援的队伍很快就到。”

在场的慕家众人,见自家小姐亲自赶来救他们,本就已士气大増。再听到后方还有支援的队伍一会就到,众人更是立时爆发出无穷战意。

当下立时将另外那两只尸鬼一鼓作气地逼开。

这时,秦天胤也已经跃入场中。

“老伯伯,这里交给我,你去帮春香姐姐她们吧。”

秦天胤一到来,慕家老管家王叔压力大减,终于获得了喘息之机。听到秦天胤的话,他有些担忧道:“小公子,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没有问题,老伯伯您放心吧。”

后方的大队伍中,只有骑着独角兽的沉岸平,以及乘坐着一匹红雪马的林寻南二人紧跟在最前。

作为沉家大少爷的沉岸平,不仅是第一次踏足灾地,更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到传说中的尸鬼长什么模样。

见到它们面上满是腐烂的烂肉,青面獠牙,五指弯曲,利爪漆黑如墨,加上一头迎风飞舞的绿色毛发,当场吓得差点没从那头独角兽的身上滚到地上来。

倒是他身边的林家大少林寻南,面上毫无惧色。

目睹到慕家众人正处于绝对的下风,他冷喝一声,从红血马的背囊处抽出长剑,纵身一跃,当即跳入场中。

叮叮叮!火光四溅。

与慕青君交战的那头断臂尸鬼,已被她彻底地压制,今趟轮到其节节败退了。

而慕家众人则腾出手来,一同合力围击另一只尸鬼,虽说无法压制对方,但起码也牵制住了它。

最后则是独自一人面对一只尸鬼的秦天胤了。

这是秦天胤首次单独与尸鬼交战,但他没有任何一丝半点的畏惧。

从山海图中领悟到上古身法的秦天胤,尚不需把神影身法施展到极致,便轻松地避开了尸鬼一次又一次的攻击,可谓是游刃有余。

那尸鬼追击了他半天,连秦天胤的衣角都摸不到,气得怒气冲天。

便在这时,林寻南的声音传来。

“秦小兄,请往后退开数步。”

秦天胤的眼角已瞥见那林家大少林寻南,手已提着一把银剑,正冲他这边飞掠而来,身法极快,他脚下轻点,立时退步四五步。

那尸鬼眼见秦天胤想逃,毫不犹豫地追了上来。

这时,林寻南手中的剑光也到了。

“刷”的一声,注意力完全放在秦天胤身上的尸鬼,立时身首分离。

林寻南像干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随即朝着慕家众人围击的方向掠去。

这位林家大少所使用的剑法相当出众,其剑技甚至比剑法出众的慕青君更加地精妙,出手的时机拿捏得无可挑剔,剑气更是锋税无比,几乎是剑光一闪,那尸鬼当即身首异处。

这时,慕青君也是一剑斩下了那只断臂尸鬼的头颅,结束了战局。

远处的沉岸平,见三只尸鬼皆倒伏在地,这才敢小心翼翼地过来。

林寻南一人独杀二头尸鬼,在场的慕家众人纷纷过来朝其道谢。

便是慕青君也忍不住称赞道:“林公子剑法之精妙,青君佩服。”

林寻南收好银剑,重新扬起他那把折扇,面带微笑地道:“慕小姐实在过奖了,比之中土那些真正的天才之辈,在下不过是班门弄斧罢了。”

他语气谦虚,面向慕青君之时眼中尽是对美丽事物的欣赏,这点倒是与他世家贵公子的出身极为相符。

一旁的沉岸平也像是与有荣焉般地道:“林少师承五行宗,他刚刚施展的便是五行宗的独门绝技五行剑,区区几个尸鬼,当然不在话下。”

五行宗三个字一出,不止秦天胤愣了一愣,就连慕青君也微微吃了一惊。

“真想不到,原来林公子竟是师承于五行宗。”

慕青君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了一旁的秦天胤。

她见秦天胤面上露出欲言又止的模样,连忙微微地朝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当下还不宜跟任何人说起有关于他师父骆子晋的事。

秦天胤明白过来,便闭嘴不言。

“好啦,青姐,你的人现在都平安无事,那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吧?”

见到慕家众人皆没有死伤,沉岸平很是高兴,又向未婚妻缠了过来。

慕青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真是没胆鬼一个。”

沉岸平刚刚与林寻南一同道场的时候,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自己这未婚夫看到那几只尸鬼大发凶威时,满脸的心惊胆颤,一步都不敢靠近,整个人躲得远远的,真个是怂到了极点。

沉岸平给她骂得一脸的尴尬。

他自知理亏,自然不敢有半句辨解。

当下唯有低眉顺眼地陪在慕青君身旁,说着各种好话哄她开心。

此时后方的众人也终于赶了上来。

见慕家失散的十余人皆安然无恙,众人当即用哨音唤回另外两支队伍,浩浩荡荡地动身返回中土。

(待续)

评分完成:已经给 stonefei3582 加上 1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