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图(星海变) 第一卷 第六回 惊愕之事

第六章惊愕之事

不能怪秦天胤如此震惊。

只因他自幼在山海秘境中长大,由他记事时起,他所知晓的一切皆由骆子晋手把手教导,一言一行也同样是在骆子晋的耳濡目染下形成。

骆子晋本身出身于名门正派,行事作风极具君子之风,但凡任何一丁点不符合君子所为之事,他都绝不会去做。

关乎于男女之间的情爱之事,为人正派的骆子晋,本身接触有限,当然不可能去教导秦天胤什么。

何况他认为秦天胤尚且年少,其所处的环境也没有机会可以让他接触任何异性,今后只要秦天胤能离开山海秘境重返中土,这类事情自然会有机会遇上,无需他的教导,他明白必然是水到渠成之事。

这便造成秦天胤不仅对男女间的情爱懵懵懂懂,一知半解,对男女之间的男欢女爱,更是毫无半分接触,一无所知。

从年纪来算,如今的秦天胤快十七岁,已近弱冠之龄,心智也是少年心性。

可在男女情事方面,他依然如同六七岁的孩童般纯真无邪。

陡然之间让他亲眼目睹到这般令人脸红耳赤的场面,对秦天胤内心所形成的冲击几可谓巨大。

一时之间,他整个人当即就愣在了屏风之后。

呆呆地凝视着绣床上两人的亲热举动,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脑袋一片空白,完全搞不清此刻的现状。

他看着沈岸平此时满脸迷醉地吻舔着慕青君的下身,那如痴如醉的模样,仿佛在舔弄着世间某种令人心神荡醉的美妙事物般。

秦天胤既是震惊,又是惶惑不解。

“他为什么……要舔君姐姐的那里?”

慕青君修长的玉腿给沈岸平扳开架于肩上,嫣红的美丽花穴呈露在秦天胤的眼前。

目睹此景的秦天胤,心中泛起一种奇异的感觉,但并非是情欲被激起。

秦天胤的成长环境异于常人,在他最重要的少年时期,他没有接触过任何一位异性,因而并不能用常规的眼光来看待他。

在他很小的时候,每一次洗澡之时,他都是跟他的娘亲东方秀霓一起洗的。

小时候的记忆仍然没有完全褪去,东方秀霓与他赤裸共浴,温柔地给他擦洗身子时的情景,他仍能够回忆起一些画面。

他自然知道,女人的身体是与男人不同的,并不以为异。

此刻慕青君浑身赤裸的画面,虽是令他心头升起奇异的感觉,却也并未令他如世间那些情窦初开的少年般被挑起情欲。

不过,他虽对男女间的男欢女爱没有任何经验与接触,但秦天胤的潜意识中,见到慕青君此刻赤身裸体地跟沈岸平在床上交缠,做着奇怪的事,他本能地仍感到大为不妥与不心焦。

他此刻脑袋一片迷糊,特别是见沈岸平同样光着身体埋首在他君姐姐的双腿之间,秦天胤的内心罕见地有些失了方寸,不知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办。

究竟是该出声开口,喝止那沈家大少停止这样对待君姐姐,还是继续任由他们继续下去?

秦天胤犹豫不决。

这个时候,他看到沈岸平似是在慕青君的身下吻舔够了,终于把头抬了起来,半伏的身体撑起。

他的脸上呈现出一种极度的兴奋。

跟着,秦天胤就见他双手分按着慕青君两条雪白的玉腿,将其大大地往两侧分开,随后一只手伸到自己的下身处。

此时秦天胤才注意到,沈岸平立直了上半身后,他下半身的两腿之间,一根布满了青筋的古怪事物竟是正直挺挺的朝天耸立着。

而沈岸平正用两根指头分别夹着那根东西,慢慢地把它前端那个看起来有些圆圆的头,缓缓地抵在君姐姐下身那尿尿的地方。

秦天胤看得瞪大了眼睛。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形状怎会如此之怪?

他眼睛直直盯着沈岸平下身那根硬挺的圆柱状事物,张大了嘴巴,愣神之余,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望向自己下身的位置,面上却是露出疑惑不解,以及震惊的神色。

沈岸平下身那根形状怪异的东西,大抵就是他尿尿的地方了。

可是,他那个地方为何会长得如此奇怪?

那么大,而且看上去还硬绑绑的,上面竟然还长得很多秦天胤所没有的黑毛。

一眼望去,似还透露着一股狰狞。

沈岸平脸上的神情看上去也很奇怪。

他的脸色涨得通红,眼睛仿佛有一丝血丝。

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君姐姐尿尿的地方,表情看上去兴奋异常,像将要做某种激动无比的事情似的。

而令秦天胤有些担心的是,他看见君姐姐此刻平躺在床上,两只手抓着身后的床单,眼睛半睁半闭,面上的神情也同样十分奇怪,红红的,根本就不知道沈岸平正在做什么。

就在这时,秦天胤见沈岸平一只手扶着他下身那根东西,用它那颗圆圆的头,不停地在他君姐姐尿尿的地方,来来回回地摩擦着。

而君姐姐的身体仿佛很热似的,不停地扭动。

小嘴更是不断地发出一声声好像受伤了似的,压抑的呻吟声。

“嗯,嗯……”

秦天胤看到沈岸平提着他那根东西,在君姐姐的下身处摩擦了好一会儿,直弄得他那颗圆圆的头上面像沾满了水似的,在顶梁上悬挂的宫灯照映下,闪闪发着晶亮。

接着,沈岸平咽了咽喉咙,舔了舔嘴唇,他捉住下身的那根东西,在君姐姐尿尿的地方摸索了几下,好像找准了位置似的,手便离开了。

他把君姐姐的双腿往左右分开,跟着便转而去扶住君姐姐的腰,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面上露出一道在秦天胤看来极之古怪的笑容。

“青姐,我来啦……”

瞧见这里,秦天胤先是愣了愣。

跟着,他忽然像是反应了过来,仿佛猜到了沈岸平接下来将要做些什么似的,面上脸色大变。

难,难道说……

他要把他那根奇怪的东西,插进君姐姐尿尿的地方里?

秦天胤清秀的脸上,布满了震惊。

那怎么可以呢?

秦天胤满脸的难以置信。

沈岸平下身那个硬得无比奇怪的东西,怎么可以插进君姐姐尿尿的那个地方呢?

君姐姐那个地方那幺小,而且看上去嫣红粉嫩,若是给沈岸平那根爆满青筋的坚硬东西插进去,君姐姐不被他插受伤才怪呢。

秦天胤睁大了眼睛,手中拳头握得紧紧。

慕青君是他心里喜欢的人,他如今亲眼目睹沈岸平竟打算用他那根东西要插进君姐姐的身体,试问秦天胤怎可能无动于衷?

看着沈岸平情兴勃发的兴奋模样,秦天胤感觉心中有一股怒火正在逐渐地蔓延。

他虽不知道沈岸平正与慕青君在床上做着什么,但是,从沈岸平脸上的神情跟举动来看,秦天胤知道他就是要打算欺负君姐姐。

纵然知道沈岸平是慕青君的未婚夫,两人的身上背负着神圣的婚约,可对于自幼被骆子晋教导,心怀正气的秦天胤而言,他无法做到坐视不管。

何况慕青君是秦天胤走出山海秘境之后,第一个喜欢上的人,他无法说服自己袖手旁观,任由沈岸平欺负他的君姐姐。

秦天胤捏紧拳头,面色微沉,便准备要在沈岸平行动之前喝止住他。

就在这时,他的耳中听到了沈岸平发出的得意声音。

“青姐,我真的要来了……”

秦天胤瞧见沈岸平的脸上带着得意的笑意,还有一丝自豪,他双手分扶着慕青君的腰身,胯间在慕青君的下身处微微的来回磨动。

“嗯嗯……”

“进……进来………”

慕青君压抑的呻吟声断断续续,她雪白的胴体不住地在扭动着,菱形的红唇小嘴,竟是吐出了一句秦天胤做梦都想不到的话出来。

他愣住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沈岸平不是打算趁着君姐姐不注意的当,想把他那根怪异的东西偷偷插进她的身体里面吗?

为什么……君姐姐嘴里却叫他进来?

秦天胤瞪大着眼睛,几乎都有些怀疑究竟是不是自己听错。

“那……青姐,我来啦!”

而就在秦天胤愣神的功夫,沈岸平却是满脸兴奋地嘴角一扬,接着双手扶实了慕青君的腰身。

他低头看着自己胯间那根肉棒,但见那紫色的圆钝龟头已紧紧地抵在慕青君温暖湿润的花穴口处,沈岸平先是深吸了一口气,强按下心头的兴奋,接着,他的腰胯随即往前缓缓一挺。

圆钝的龟头,随即破开了慕青君嫣红粉嫩的两片花唇,被花穴所吞没。

“嗯……”

平躺在床上的慕青君,发出微微一声娇吟。

她的花穴紧窄,未婚夫那颗并不算多么出色的龟头甫一破入,慕青君便有一种被凿开身子的感觉。

久违的快美感觉,登时令她浑身不由自主地一颤,下身沁出了大量的花液。

“嘶……”

沈岸平则是微微地吸了一口气。

阳根尚未完全插入,他就感觉到自己的龟头给一片温热的软肉紧紧的包裹着,令他爽得魂都快飞起来,当下哪还忍得住。

但见他腰间用力的向前一挺,胯间的阳具当即重重地朝慕青君的花穴一捣。

只听到“啪”的一声细响。

“嗯……啊……”

浑身赤裸的慕青君,在沈岸平用力挺进她体内的一刹那,蓦地扬起雪白如天鹅般的修长雪颈,红润的小嘴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娇吟。

“哦哦哦……”

“太……太舒服了……青姐……”

时隔数月,再度进入身下这美若仙子般的慕青君的身体,沈岸平舒爽得整张脸都在抖颤。

当他腰间用力地往前一挺之时,他感觉到自己那根耸挺的阳具,倾刻间没入到了一团比之花穴口处更加紧致软腻的嫩肉包裹之中。

他感觉到自己的动作不像是在插入,反而更像是在陷入一片浓情蜜肉之中。

“太舒服了,青姐,太舒服了……”

他喘着粗气,有些语无伦次。

那种整根阴茎被一张小嘴重重吸裹住的感觉,简直令他有种要升天的错觉。

屏风后的秦天胤,目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脑袋“轰”的一下,简直仿佛有一颗惊雷在耳旁炸开一般。

那沈家大少竟然……竟然插进去了!

他怎能用他那根怪东西,去插君姐姐尿尿的地方!

沈岸平胯下那根算不得粗壮,但却颇为修长的阳茎,已经尽根没入慕青君的体内。

从秦天胤的角度望去,他可以清晰无比地看到,沈岸平的肉棒此刻尽根插入后与慕青君结合的整个画面。

他阳茎末端所垂硕的一陀黝黑的阴囊,此刻也正悬在他的屁眼下方,跟慕青君雪白的臀肉紧紧地贴在一起。

看到沈岸平在进入君姐姐的身体后,还死命地往深入挺动,几乎想把他的蛋囊也都一并塞进去。

秦天胤看得心痛不已,隐藏的气息几乎差点因此而外泄。

下一刻,无尽的怒火涌上他的胸口。

他的双目之中,仿佛有两团烈火在沸腾燃烧。

那沈家大少沈岸平……他怎能如此地欺负君姐姐!

君姐姐尿尿的地方那么地……娇弱,他怎能用他那根看起来很硬的东西,那么用力的插进去?

他难道没有听到,君姐姐给他这么用力地一插,痛得双手都紧紧地抓住了床单,话都说不出来了吗?

秦天胤握紧了拳头,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他既愤怒,又后悔。

愤怒于沈岸平欺负慕青君的行为,又后悔自己刚刚没有及时出手,一个愣神间便给沈岸平可趁之机,以致心中无比喜欢的君姐姐给他这般欺负。

沈岸平……

看不出来,你平日在君姐姐的面前唯唯诺诺的,原来背后竟是这样一副嘴脸,我真是看错你了!

你竟这样欺负君姐姐,我绝对不会饶你!

看着沈岸平此刻脸上荡漾着无比兴奋与自豪的得意神色。

秦天胤心中说不出的愤怒。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如此怒火中烧过。

沈岸平将他的君姐姐脱得光光的,在床上用他那根奇怪的东西插他的君姐姐,如此欺负她,这件事真的触碰到了秦天胤内心深处不可触碰的地方。

此时的他,犹如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怒气在他的胸口汇聚,他的拳头越捏越紧。

神灵之力开始在秦天胤的体内疯狂的运转,随即就要给床上那浑身赤条条的沈家大少爷发起进攻。

便在此时,秦天胤见到沈岸平动了。

只见他双手仍旧扶着慕青君的腰侧,紧接在秦天胤的注视之下,他的腰臀竟是一前一后,开始了挺?动。

沈岸平昂立的坚硬肉棒,在慕青君娇嫩的花丛蜜穴之中,开始了缓缓的抽送。

他起初抽插的速度还比较慢,抽出之时动作轻缓,插入的时候也是轻轻地送入。

可是,在他缓缓地抽插了五六回之后,沈岸平抽送的速度便越来越快,最后几乎是一下又一下接连不断地用力撞击着慕青君的花穴。

“啪啪啪啪……”

“哦……嗯嗯……啊……”

而被沈岸平压在身下的慕青君,则在他一记记有力的撞击之间,红唇不由自主地张开,一声声媚入骨髓的娇吟声,不断地从她的小嘴中吐出。

她天鹅般的修长脖子不自觉地仰起,那对高耸挺拔的雪白双峰,也在沈岸平的快速进出之下,前后不住地晃荡。

乳峰之上,两颗嫣红的粉嫩乳头,在这一小会儿的功夫便迅速地充血挺立,犹如两颗晶莹剔透的红色葡萄,散发着无比诱人的味道。

雪白的乳波晃荡,目睹此诱人的美丽场景,沈岸平一边用力的肏她,一边哪还忍得住。

当即便伸出两只手,五指大张,将慕青君两只雪白的乳房揉入掌中。

慕青君的雪乳挺拔饱满,沈岸平那双不大的手掌无法尽掌全握,乳峰一入手,他就感觉到自己十根手指陡然间仿佛陷入了一团柔软的云团里。

慕青君身上的肌肤柔滑如缎,她的一对雪乳更是饱满高挺,柔软之余宝又不失弹性,握在手中,那种美妙的滋味简直难以用笔墨来形容。

沈岸平陡然用力一揉,雪白的乳肉当即就从他的指缝里满满地溢出来。

握揉之间,他的手指仍不时地挑逗慕青君那两颗硬挺的嫣红乳头,沈岸平能清楚地感觉到,当他的手在慕青君的两颗乳头上来回地绕圈,轻轻地搓捏的时候,他紧腻的花穴立时便是一阵阵剧烈的紧缩。

她的下体仿佛一张小嘴,全面地包裹住他的阳具,一阵阵紧缩便犹如一次次吸吮般,爽得沈岸平整张脸皮都在颤抖。

“太……太舒服了……”

他一边揉搓着慕青君浑挺的美乳,一边用力的肏她,直入得两人的下身清脆作响。

“啪啪啪啪……”

“啊……啊……”

“青姐……我……我插得你感觉怎么样?”

沈岸平喘着气,看着这平素里飒爽的冷艳未婚妻,此刻在他用力的操插之下不住地婉转呻吟,那花容月貌的绝美娇靥,真个是世间难寻的人间尤物,令人看之一眼都欲火焚身,难以自持。

无以言喻的满足感与自豪感涌上他的心头。

他双手用力地将慕青君的双乳揉握住,淫兴勃发地加快了胯间抽插的速度与力度,只把身下这婀娜多姿的绝美贵女操得娇吟连连。

“嗯嗯……啊啊……”

另一边,藏身于屏风之后的秦天胤,见到他的君姐姐给她未婚夫沈岸平插得娇喘连连,满脸的通红,除不停地痛苦呻吟之外,连一句话都已说不出来了。

秦天胤看得目眦尽裂。

他绝不容有任何人,如沈岸平这般欺负他的君姐姐!

秦天胤已看得忍无可忍。

他体内的神灵之力疯狂地运转,愤怒无比地举起右拳。他定要给床上那正得意忘形的沈岸平,一次终生难忘的教训!

“青姐……你快说……我插得你怎么样?”

“嗯……嗯嗯……人家都快给你插死了……你,你还问这个……混蛋……”

慕青君一边娇喘着,呻吟声断断续续。

可当她嗔怪的声音传进秦天胤的耳中时,后者举起的拳头微微地一滞,就这么僵在了半空中。

慕青君那嗔怪的语气,他实是听不出个中所蕴含的意思。

她的语气既是像在生气,可是又不像是在生气。

秦天胤也不明白,为何他会从慕青君的话中听出这截然相反的两种意思,可他真的是切切实实地听出了。

以至于他本已是含怒决意出手,这一刻又生生地出现了一刹那的迟疑。

而这时,他瞧见沈岸平依然是下身耸动个不停,他下身那根硬挺的东西,不断地在君姐姐尿尿的地方拔了又插,但他的身子却是往下伏了下去。

只见沈岸平脸上神情无比的兴奋,目光灼灼地不停盯着慕青君的俏脸,他伏下身去后,他的嘴随即重重地吻上了慕青君的香唇。

“青姐……你真的是,太美了!”

“唔唔……”

慕青君的香唇被封,她那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当即化作无力的呜咽。

屏风后的秦天胤,看得心中更是愤怒不已。

那个可恶的沈岸平!

他这样子欺负君姐姐,他还有脸去亲君姐姐?

秦天胤越看越气。

神灵之力疯狂地朝他的拳头汇聚。

秦天胤目光仿佛化作两团炽烈的火焰,熊熊地燃烧。他此刻的视线之中,就只剩下床上沈岸平那赤裸的消瘦身材。

他望了一眼自己那紧捏在一起的右拳。

这一拳,定要叫沈岸平这个混蛋在床上躺上一两个月,叫他敢这样欺负他喜欢的君姐姐!

便是在秦天胤扬起拳头,准备给正旁若无人肏着慕青君的沈岸平凌空一击之际,床上出现的一个变故,令他这千钧一发的举动彻底地僵住。

“啪啪啪啪啪啪!”

“唔唔……啊……”

沈岸平恋恋不舍地离开她的香唇,整个人伏压在慕青君那绝美的赤裸胴体上,屁股上上下下地用力耸动着。

沈岸平身形瘦弱,性格懦弱,在慕青君的眼中可谓是一无是处。不说与世间那些宗门大派的天纵之材相比,纵是许多不入流的门派,都有大把人比他强。

在慕青君乃至绝大多数认识他的人眼中,沈岸平能够拿得出手的只有一样东西,那便是他沈家大少的这个身份,事实也确是如此。

但与他日常在外的懦弱相比,沈岸平在床上的表现却是另外一番完全不同的景象。

此刻,他伏压在慕青君的身上,臀部耸动起伏之间,速度不仅极快,且力度也是势大而力沉,又快又狠,记记尽根。

肉体撞击之间的脆响简直不绝于耳,毫无半丝间隔,令人难以想像他那瘦如竹杆般的身体里,到了床上竟表现出这般足以令世间任何一个女人都感到销魂的过人床事能力。

“啪啪啪啪……”

“啊……嗯……”

面对沈岸平那急速无比兼且力度猛烈的操插,慕青君只觉他那根坚硬的阳具每一次捣入她体内的时候,都挑中了她的花心。

已有许久未与未婚夫行房的慕青君,才甫与他交欢,就已给他插得脑袋一片空白,魂魄尽销,仿佛如同飘浮于云端之上,令她心神一片迷醉。

恍惚之间,她情不自禁地把压伏在她身上,不断喘着粗气用力操着她的未婚夫,当成了另外一个人。

那个清秀的少年,逐渐地代替了未婚夫的脸。

此刻的慕青君仿若飘然于云端,当她的意识之中,沈岸平的脸最终被秦天胤完全地代替的同时,她的下身陡然一阵紧缩,同此同时,顷刻间渗出了大量湿滑的花蜜,直浇注往那体内根火烫的肉具。

“啊,啊……”沈岸平爽得脸色涨红,只觉操干之间,下身的花穴忽然一阵急缩,花蜜也大增。

慕青君半闭着美眸,红唇几乎是有些急不可奈地吻上了沈岸平的嘴。

后者的脸上露出了受宠若惊的神色。

慕青君的纤手还不自主地反搂住了沈岸平的后背,挺拔的双乳紧紧地贴在沈岸平的胸口前,丰满的乳肉也被压扁了。

慕青君那对穿着洁白短袜的两条雪白美腿,更是紧紧地盘缠上了沈岸平的后腰。

在沈岸平每一次挺进他胯间长枪的时候,她修长的美腿皆会紧紧地盘实在他的屁股上,好让他更加有力地深入到自己的体内。

随着沈岸平伏压在她的身上,屁股一耸一耸地在她身上用力,慕青君红唇轻张,紧紧搂抱着压在他身上的男人,唇舌火热地与之交缠。

沈岸平不禁心中一阵狂喜。

他以往在床上与慕青君交欢之时,她向来都是任由他施为,被动地默默承受,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主动地对他献吻。

沈岸平心头可谓大喜过望,下意识地认为是自己费心费力讨好慕青君,既送画舫又为她弄来难得的驻容养颜功效的百花酒,终打动了慕青君,让她第一次在床上为自己敞开芳心。

当下哪还客气,他张开了嘴,一边用力地在慕青君柔嫩的花穴里快速地进出抽插,一边与慕青君火热地唇舌交缠。

沈岸平的舌头还破开了慕青君的小嘴,探入了她的檀香小口后,舌头立时缠上了慕青君的那条柔软的小香舌,用力的搅拌着,不断地缠卷着。

芳香甘甜的气息直入鼻中,沈岸平浑身上下欲火高涨,贪婪地吞吮着慕青君嘴中甘甜的津津涎。

“唔唔……”

慕青君的纤手紧紧地搂抱住未婚夫,美腿交缠,无比情动地与他缠吻在一起,香舌也主动地与他痴卷。

她的芊手也随着身上男人的用力挺动,而渐渐地从紧搂变成了松动,游移到了沈岸平的腰后,情动不堪地来回摩挲着他。

“唔……啊啊……”

随着沈岸平一记又一记的猛力捣肏,慕青君无力地仰起螓首,发出一声声诱人至极的娇吟,芊手也从沈岸平的腰再度往下,紧紧地抱住了他的屁股,用力地往自己的身体按,好让他能够插得自己更深。

“啊……青姐,你好美啊……”

沈岸平在她的身上卖力的耕耘着,听着身下慕青君那有若天籁般的呻吟声,他欲火高涨得如同即将喷发的火山,那根深藏在她花心深处的肉棒,此刻早已经硬得如同一根烧红的铁棍。

他半坐起身来,扳过慕青君那对雪白柔滑的美腿,大手顺着她丰嫩的大腿,一路往下游移,在浑圆的小腿上,小巧精致的美丽玉足上,极之兴奋地爱抚着,揉按着。

目光之中尽是难以言述的兴奋。

早在沈岸平与慕青君订婚之前,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位身材高挑,容貌绝美的慕家小姐,裙下定然有着一双浑圆修长的美腿。

对于身后的家族为他所安排的这门亲事,沈岸平心里一万个愿意。

在两人订婚的当夜,沈岸平破去慕青君身子的当晚,他迫不及待地褪去她浑身的衣裳,露出了她那如白玉般的赤裸胴体时,当时果真验证了他心中的想法,慕青君确有着一对世所难寻的修长美腿。

那一刻,沈岸平兴奋得彻夜难眠,便犹如此刻。

他双手一把捉住慕青君悬晃的两只玉足,鼻中嗅着从她足边传来的淡淡幽香,神情迷醉,正欲埋首于手中的玉足。

这时,身下的慕青君婉转娇吟之间,竟是主动地将她的一对洁白玉足伸至他脸上,情动不堪地摩挲着他,最后还将小脚探到他的嘴边。

沈岸平脸上更是兴奋,捉着慕青君的两只精致的玉足,张开嘴,连同她脚上的洁白薄袜也一并含进嘴中,兴奋不已地舔舐起来。

看着君姐姐满脸通红,在沈岸平奋力抽送之下娇喘呻吟。

屏风后的秦天胤,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整个人呆住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