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图(星海变) 第一卷 第十二回 神秘敌人

第十二回神秘敌人

唐小仙柔嫩的小香足,陡然间踩在了自己两腿之间的部位,刘安只觉浑身的血气直往脑门上冲,全身的肥肉也陡然间一个震颤。

“啊……啊啊……小仙……”

感受着唐小仙这只柔软的香足,此刻准确地踩在了自己充血挺立的肉棒,刘安兴奋得脸上的肥肉狂颤,激动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好爽……用力,再用点儿力……”他嘴里不断地叫道。

唐小仙的小脚隔着裤子,在他的胯间轻轻地踩按,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足尖正踩踏着一根粗肥的肉棍。

刘安的这根肉棍虽然尺寸不长,甚至可说有些短,不过肥壮度倒是与他的身形相得益彰,同样矮矮胖胖的。

踩按之间,唐小仙能从足间这根硬邦邦的的事物,感觉到刘安此刻已经是欲火焚身。

她媚眼如丝地说道:“喂,舒服吗?”

“舒……舒服……太舒服……”

“那……你想不想更舒服,更爽呢?”

“想……想……”刘安不假思索地点头道。

“只要你帮了小仙这次的忙,小仙就帮你弄一次……更舒服的!”

唐小仙一边语带魅惑地说着,脚下忽然朝着刘安胯间高高凸起的部位这么一用力,登时踩得他“哦哦”直叫,爽得不得了。

刘安之所以反应这般激烈,绝不仅仅是因为眼前的唐小仙如花似玉的秀媚姿容令他色授魂与。

更重要的是,唐小仙池州唐家大小姐的身份之高贵,即便是身为文城少城主的他,仍然是高不可攀。

刘安虽是唐小仙裙下无数追求者中,极少数获得与她亲近资格的追求者,可像眼下这般得到唐小仙美丽小脚的挑逗却尚属第一趟,试问刘安如何能不激动?

刘安此刻下身的肉棒给她的诱人小脚挑逗得硬得发疼,这刻精虫上脑,什么顾虑担忧全都给他抛诸到了脑后去。

他此时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便是想着如何能让眼前这娇憨可爱的唐小仙用她那对诱人的小巧玉足给他搓弄去火。

“我帮……我帮……”

“我……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事成之后,我要小仙用你的这对可爱的小脚帮我搓……搓那个……直到搓出来……”刘安双目通红,面上写满了渴望。

唐小仙见他终于答应,不禁喜逐颜开。

但她面上仍装出嗔怪的神情,道:“你这人真是的,人家的脚有什么好的嘛……”

“小仙……”刘安还以为她不肯,一张胖脸简直都要哭了,“就当我求你了好吗?一回,就这一回……”

“只要你肯帮我搓出来,我……我马上就把所有人手派出去帮你找人,今晚一定帮你把人给找到……”

“看你这么难受的样子,好吧……本姑娘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吧。”

唐小仙轻轻地收回玉足,穿好绣鞋,略带娇羞地说:“哪,你赶紧把你的人手分成两批,一批给我追寻一辆刚进城不久的马车,另一批去给我搜一个小贼。”

“若是帮小仙办成了这事,我答应你的要求绝不食言。”

刘安早给她迷得神魂颠倒,色欲熏心。

当下站起身来,不迭地点头,“我这就去,这就去……你,你等我好消息……”

说完,跌跌撞撞地走了。

他一走,唐小仙登时吟吟一笑,“这只大胖猪,关键时候还是有点用处的嘛。”

她跟着轻哼一声,樱唇扬起一丝得意的笑意。

“哼,本姑娘倒要瞧瞧,这小贼能往哪跑?”

※※※

秦天胤在甩开了唐小仙之后,以迅如鬼魅的身法入了城。

但给唐小仙这么一耽误,他却是失去了目标的踪迹。

幸好的是,秦天胤一路追来,他远超寻常人的灵敏嗅觉,一直清楚地捕捉到从马车内飘逸出来的一股淡淡的幽兰之香。

秦天胤并不知道那是陷入昏迷的韦家小姐所用的胭脂水粉,与她本身的体香混合在一起时散发出来的香味,只知那香气经久不散,纵然眼前失去了目标的踪影,他依旧十分地镇定,并没有因此惊慌失措。

他凭借惊人的嗅觉,一路追寻而去。

文城在南境虽只是一座毫不起眼的小城,但它的规模实际上比秦天胤小时候生活过的洛城还要大上数倍不止。

对方在掳走了韦菁琳后,似是一路沿着城中心驶去。

秦天胤在后方追随了近两个时辰,直追到夜深,才发觉香气在一座中等规模的宅邸处消失不见。

他立即便知道马车进了这间宅第里。

秦天胤的身形隐藏在宅邸外的街角的小巷口转角处,他驻足了一会,默默观察了一段时间,不禁皱起了眉头。

眼前的宅邸虽看起来不算大,远比不上沈岸平在不周城买下的那座宅园,可在秦天胤眼中,这处宅第的守卫力量百倍于前者,甚至让秦天胤一时间都有些筹措不前。

他敏锐的超凡灵觉清晰地感觉到,那正紧闭的宅第大门之后,四名修为至少在凝气境中期的高手把守在入口的大门处。

灵觉再往内延伸,秦天胤至少感应到了十多股隐藏于暗处的暗哨,每一个暗哨皆拥有不弱于那四名把守大门的人的实力。

他们分散在宅邸内的各个角落,像隐藏在黑夜中的幽灵,静静地在等待着落网的猎物。

他们身上的杀气有若实质,令人毫不怀疑若有人踏入他们的陷阱时,必迎来毫不留情的阻杀。

谁能够想到,这从外表看上去平凡无奇的一间宅第,内里竟藏暗藏如此森严的杀机。

连身怀神影身法的秦天胤,也破天荒的首次生出无处可下手之感。

他想了想,悄悄地跃上周边屋舍的屋顶。

他沿着这间宅邸的四周慢慢地绕行,凭借高处,他视黑夜如白昼的双目遥遥地观察着宅邸内的每一个能够看得见的布局,观察得极为仔细,连内中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都一一记于心中。

当秦天胤远远地将那宅邸绕行了一个大圈后,已是三更天时分了。

他决定冒险进去。

韦家小姐已被那几人带进里面挺长时间,她一个弱质纤纤的大家闺秀,不比那些有修为的人,一丁点的折磨都可能无法承受。

秦天胤不知道她会受到何种对待,所以非常担心。

眼前的宅邸虽是乌灯黑火,兼守卫重重,但秦天胤绕了一大圈后,仍成功地寻找到了一两处防卫薄弱的地点。

此刻月上中天,那宅邸内的人大概是不想过于高调惹眼,仅仅点了很少的灯火,正巧给了秦天胤极佳的掩护。

他收敛起身体内的一切气息,展开神影身法,如鬼魅一般的掠至宅第西侧的一处墙面下,随后静止不动。

宅邸内并非全是暗哨,内里有三四个是活动的明哨,秦天胤已经将这几个活动明哨的巡视范围观察得很清楚,数十个呼吸之后,墙后的其中一便会往西南方向巡去,间中这个方位会出现一个空档。

空档的时间稍纵即逝,因此秦天胤必须将这机会把握拿捏得很好,一息也不能出错。

三……二……一!

是时候了!

秦天胤感觉到墙内那人已转身往西南方巡去,他当机立断,毫不犹豫地施展神影身法,无声无息地跃过高逾十丈的宅墙,仿似鬼魅般地落往墙后。

脚尖落地的一瞬间,他立即朝着正前方的一株杉木掠去,就在那人刚转过身之际,秦天胤的身影已完美地闪入树干之后。

待到那人第二度背着他朝前方巡去时,秦天胤立即从树后现身,如一缕轻烟般穿越了正院。

整个过程当中没给任何敌人发现,包括那十几个隐藏在各处的暗哨在内。

秦天胤自幼在山海秘境中成长,自记事时起他面对的便是各种强大的古兽蛮兽,早就锻炼出了一身寻常高手都难以企及的潜行隐匿本事,多少比他强大得多的荒兽恶兽都曾吃过秦天胤的亏,更不要提这些人。

兼之秦天胤从山海神图中领悟的神影身法极之神异,他的身形几乎与夜色溶为一体,连那对气息极度敏锐的尸鬼都发觉不了他,这些暗哨便更加不行。

成功潜入正院,接下来的事情便好办多了。

秦天胤无需刻意探寻,灵敏的嗅觉已发觉到了那股熟悉的体香。

他小心翼翼地潜藏着身形,在宅第中谨慎地穿屋过舍,一路顺着那香味的来源处寻去。

过了不知多久,正在一处屋顶上悄然前行的秦天胤忽然趴下身子,一动也不动。

顺着他的目光往前望去,只见不远处的一座小院子里突然走出了三个人。

二男一女。

为首的是一个红光满面的老者,对方的外貌看上去已有七八十岁,但丝毫没有半点老态龙钟的模样,他双手负后,一副笑眯眯和蔼可亲的样子。

可秦天胤却从这老者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非常强大的气息,这种类似的强大气息,秦天胤曾在他师父骆子晋的身上也感受过。

这红光满面的老者是秦天胤重返中土世界之后所遇之人当中修为最强之人。

涅槃境强者。

修为达到涅槃境,便超脱了凡俗,可以气御空,日御数千里,举手投足具有莫大威能,远非凝气境修炼者可比拟。

秦天胤除了从这老者的身上感受到其可怕的修为外,还从他身上察觉到了一股阴鸷的气息。

这着实有些奇怪,那老者明明一脸和煦的样子,可他透出给秦天胤的感觉却截然相反,也正是因为如此,秦天胤才会在第一时间趴伏下身子,不敢再冒进,就是因为他察觉到老者的不简单。

跟随在老者身后的那一男一女,秦天胤认出那男的正是此前驾车的那英俊男子,而他身旁那穿着略有些暴露的那美艳女子则看上去很陌生,年纪也看上去应该在三十岁以上,非是此前跟那男子在一起的那几女。

与为首的那老者一样,那美艳女子脸上也一副笑靥如花的样子,看上去十分的高兴。

那英俊男子对二人的态度相当恭敬,一脸的小心翼翼。

俯趴在不远处屋顶的秦天胤,耳边听到那美艳女子银铃般的笑声。

“这般媚骨天生的绝色尤物,想不到竟仍是处子之身,这简直是上天专程送给我们的一份意外的大礼,咯咯……”

那老者听后也“呵呵”一笑,朝身后的英俊男子颔首道:“不错,自中,你干得很好,这般尤物可遇不可求,你今趟将其献上,当是大功一件。”

那美艳女子则道:“庞先生今日便会抵达此地,届时怡琴会把此事如实向庞先生禀报。”

林自中一听,脸上当即浮起狂喜之色,“怡夫人是说……庞先生今日将亲临此地?”

老者点了点头:“严格上地讲,庞先生在两个时辰之内即会抵达此处,他会在文城盘桓两日,等待纪姑娘她们到来。”

林自中听得更是满脸的震惊:“连纪姑娘……也将驾临文城?”

老者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不错,今趟你得到了这么一位媚骨天生的绝色尤物,庞先生与纪姑娘知道后,定对你们几人重重有赏。”

林自中面上的震惊之色褪去,换上了难以自抑的狂喜。

“多谢九长老……”

九长老开怀地长笑几声,这才对身旁那美艳的怡夫人温言叮嘱道:“这美人儿的未来夫家听说是南境的林家,有劳怡夫人让下边的人好生看守,在庞先生到来之前,绝不可出半点差错。”

怡夫人甜甜地答道:“怡琴明白,请九长老放心。”

“呵呵,有怡夫人在,老夫自当放心。”九长老一副心情大好的模样,呵呵一笑,负手离开了。

九长老与林自中一前一后离开小院。

那怡夫人当即便唤来了四个外表年轻的貌美女子守于院内,又令两个身如铁塔的大汉分守在院外,随后才施施然地离开。

秦天胤心中微喜。

他最忌惮的除了那九长老之外,便轮到这外表娇治美艳的怡夫人,后者的修为虽不及那九长老,但在秦天胤的感应之中,其距涅槃境也仅一线之隔,同样是秦天胤应付不了的人。

现时她也走了,留守于那院子里的六个人虽都是凝气境,虽皆非易与,但秦天胤经过一番勘察后,有信心可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去。

他当机立断,从屋顶处悄悄滑落地面,借着夜色的掩护,悄然从侧面接近小院。

秦天胤削瘦的身影与黑夜融为一体,仿若鬼魅幽灵般地悄然接近。

整个过程中,他成功地瞒住了那六个守卫在院子内的敌人。

秦天胤敏锐的灵觉,感应到前方那亮着灯火的小屋内,除了一个气息颇强的人在里面外,还有一道微弱的气息从中透出。

那若有若无的一缕幽香,也同样从小屋中传出。

林寻南的未婚妻定然在里面。

秦天胤迅速地掠至西边的厢房外,蹲下身子,展开听力,屋内发出的声音立即如同在耳边般响起。

“你们是谁,为什么抓我到这里?”

这是一把柔腻宛转的动听声音,即便声音里含着丝丝恐惧,听在耳中,依旧令人如沐春风般舒服动听。

秦天胤心中微震,知道这把声音定然是韦家小姐发出的。

另一道略带媚意的年轻女声,语带冷漠地传来。

“我们是什么人,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记住,给我们乖乖地留在这个房间里,别想着逃跑,否则……”

“咯嚓”的一声轻响。

只听见韦家小姐一声惊恐的娇呼,伴随着那女人一声得意的冷笑,屋内立时陷入了沉静。

房门推开,只听到那把带着媚意的女声朝门外吩咐道。

“认真守着,绝不能因她不谙武事而有所松懈,庞先生就要到了,在他法驾亲临之前,绝不可出半点差错。”

“是。”

那修为颇强的女人走了,秦天胤立时精神大振。

他瞧了一眼身旁厢房的小窗,尝试着轻轻一推,一抹惊喜之色立即浮上脸庞。

半盏茶的功夫之后,秦天胤成功地从西边厢房的小窗内潜入屋里,并绕进了主房。

这是一间看起来经过精心布置的闺房,秦天胤潜进来之后,看见了一个年纪与慕青君相仿,穿着一身绿色繁花宫装的年轻女子,正坐在桌前举袖轻拭着眼角。

女子的眉眼艳若桃李,身姿窈窕婀娜,其容貌之美,在秦天胤所遇见过的人之中罕有可比拟。

她香肩在微微地轻颤,如琬似花的容颜上更是有一种我见犹怜,弱质纤纤的动人气质。

正是林寻南的未婚妻,韦家小姐韦菁琳。

秦天胤当即不再犹豫,现出身形来。

女子听到声响,抬起俏脸,从凄楚的心境中回过神来,陡然间发现房间里出现了一个陌生人时,她隐见泪痕的娇靥立即现出惊恐之色。

秦天胤生怕她大喊,手指立即作出噤声之状,同时非常小声地叫道。

“韦姐姐,别叫,是林寻南大哥托我来救你的。”

韦菁琳受到的惊吓只是一瞬,当她瞧清楚出现在房内的人,是一个眉目无比清秀,令人看一眼即心生好感的少年时,心中的恐慌奇异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再听到少年忽然对她低声说出的话之后,韦菁琳立时露出惊喜与难以置信的神色。

“你……真是林哥托你来救我的?”

秦天胤走过来,朝她点头:“嗯,我叫秦天胤,是林寻南大哥的朋友。”

他跟着把遇上林寻南后的事情简略地告知了韦菁琳,听得后者又惊又喜。

“林哥没有事,真的太好了。”她美目隐见水光,一边拭了拭,一边对秦天胤感激地道,“把天胤弟弟你扯了进来,姐姐真的感到很过意不动。”

她同时不无担忧地对秦天胤道。

“姐姐虽然不懂半点修为,但也感觉得到掳劫走我的这些人来历绝不简单,既然天胤弟弟已知道姐姐被困的地方,不若弟弟把这些消息告诉林哥,林哥必有办法救我。”

秦天胤认真地说:“韦姐姐,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可以救你出去的,只是这几日里若有发生什么事情,你都需要忍一忍。”

林寻南乃中土南境四大世家之一林家的大少爷,韦菁琳作为林家的未来少夫人,纵有人色胆包天,也绝不会蠢到敢去掳走她,那等于公然跟林家结下解不开的死仇。

林家作为四大世家之一,在南境扎根极深,其背后有关联的宗门势力数也数不清,触怒林家的代价,绝不是简单地承受林家一家的怒火那么简单,而是将受到无数与之交好的势力的联合绞杀。

没有任何一个势力会蠢到去做这样的事。

可偏偏就是有人真这么干了。

若对方不了解韦菁琳的身份倒还说得过去,可秦天胤亲耳听到,那九长老分明是知道韦菁琳的身份与林家的关系的。

可对方不仅不以为意,言语之中秦天胤甚至还隐隐地感觉到,对方对林家的势力其实并不怎么在意。

秦天胤对林家有多强大,本身尚未有多少概念,只知南境四大世家个个皆不简单,而对方对得罪林家毫无半点顾忌,那就证明这群神秘人的来头比之林家可能更大。

林寻南孤身在外,家族的中坚力量并不在身旁,秦天胤认为纵将韦菁琳的下落告诉了他,他也很难将她救出来。

特别是对方还有那九长老这样的强大之人在,林寻南绝无半点机会。

反倒是若只有秦天胤自己,凭借着他从山海神图学到的敛息秘术,再配合神影身法,虽不能说做到如入无人之境,但最起码有心算无心下,涅槃境强者也发觉不了他。

救出韦菁琳的成功性也大得多。

不过为避免让韦菁琳担心,背后的这些事情秦天胤没打算让她知道。

他今夜现身的主要目的,是先要让韦菁琳知道有人要暗中救她出来,先让她宽心,以免做出一些过激的反应来。

韦菁琳愣愣地瞧着眼前的清秀少年,见到他面容坚毅,芳心不知为何,突然升起一股浓浓的信任之感。

她不由得轻轻点头,道:“姐姐相信你。”

“虽然仍不知这些人究竟想干什么,但纵有发生什么,姐姐也会先与他们虚以委蛇的。”

秦天胤放下心来,刚要说话,他的面色突然一变。

一股前所未有的警兆,浮现心头。

“有人来了,韦姐姐,我必须先离开这里。”

秦天胤压低着声音,匆匆地说道:“白天我不能出现,入夜后我就会进来想办法救韦姐姐。”

韦菁琳听到他说有人来了,也担心他会给人发现,连忙道:“姐姐知道了,天胤弟弟,你要小心。”

见他要走了,韦菁琳最后又紧紧地抓住了秦天胤的手,“等等!”

只见她紧咬香唇,面怀关切地对秦天胤说:“若事不可为的话,天胤弟弟你尽管先走,姐姐的事情留给林哥他去做,千万莫要逞强。”

秦天胤愣了一愣。

韦菁琳毫无半分修为的芊手柔软轻嫩,可抓着他的手时却紧紧地用力。

秦天胤能感觉到她这刻对他的叮嘱是真的发自于真心,不由心中一暖。

心想着不论如何,他都定要想办法把眼前的韦姐姐给救出来。

“嗯。”

秦天胤重重点头,一刻也不敢停留,立即闪身离开。

他感应到有一股强横无比的气息,在他的感应网中若隐若现。

秦天胤无法确切地感应这股气息究竟有多强,只知对方比之此前见到的那九长老更加可怕。

他悄悄地掠上附近一间屋舍的屋顶,俯身趴在瓦片上,收敛起身上所有的气息,屏住呼吸,连心脏跳动的声音也收拢至胸腔内,全身的毛孔也尽数封锁,不外泄一丝一毫的气息与热量,整个人与夜色完全溶为一体,仿佛化身为虚无的幽灵。

一个年约四十岁上下,头戴高冠,一身白袍,作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在那九长老、怡夫人以及那林自中等几人的簇拥下,负手昂然地朝此处行来。

那中年男子模样白净,长得是相貌堂堂,一双冷酷的眼睛在夜色之中电芒隐现,他身形雄伟,双手负后,如一株挺拔的劲松,自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威严。

不论是他身旁的九长老,还是怡夫人等人,在伴随这中年男子之时,人人脸上皆带着尊崇的神色,显示其与众不同的身份地位。

而当秦天胤的目光落于他的脸上,想仔细观察对方之时,那中年男子忽地抬起头来,凌厉的目光冲着秦天胤所在的方向投射而来。

秦天胤心头大骇。

在秦天胤施展出从山海神图中领悟而来的敛息秘术,将自身所有气息尽数封锁之后,对方竟在这般情况之下,仍感应到了他投射过去的目光,立即作出了反应。

如非秦天胤先一步将缩回脑袋,他这刻恐怕已给那中年男子发现了。

“庞先生,您怎么了?”

耳边传来那怡夫人讶异的声音。

顿了一顿,跟着一把略带磁性的成熟嗓音传了过来。

“方才一瞬间,我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

“有人在窥视庞先生?”

九长老惊讶的声音传来。

“怎么可能?”

秦天胤胸腔内的心脏不由自主地跳动了几下。

顿了顿,那庞先生笑了笑,说:“大概是错觉吧,引路吧。”

“我倒要看看,几位口中那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儿,究竟长什么模样?”

“自然是天资绝色,我见犹怜。”那怡夫人笑意盈盈地道,“纵比起纪姑娘仍有不如,却也已是万中无一的绝色,足可与纪姑娘争一日长短。”

“呵呵,听怡夫人这般说,本人就更好奇了。”

说话声逐渐远去。

秦天胤悄悄松了一口气。

此刻,他的额头已是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这是他自习得山海图中的敛息秘术后,第一次敛去气息后仍差点给人发现到。

要知道,秦天胤凭借着这独特的秘法,在山海秘境中不知把多少强大的恶兽耍得团团转,甚至连修为大退的骆子晋,都无法感应他的存在,在灾地里,他也是凭借此法在那些可怕的尸鬼下保存一命。

可是今夜,他这以为不可能有人破的秘术,却是给那被称作庞先生的中年男子给破了。

秦天胤内心的震骇可想而知。

那涅槃境的九长老,以及修为仅次于他的怡夫人,这两个人便已是让秦天胤头痛万分,不得不小心翼翼了。

如今出现的这庞先生,修为更是深不可测,令人备感震荡。

这一刻,秦天胤内心破天荒地首次感觉到沉重。

他隐隐之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个神秘的庞先生,很有可能比他师父骆子晋还要强上几分。

秦天胤苦恼地皱了皱眉。

“里面那个九长老跟怡夫人都已经很不好对付了,这个庞先生,恐怕不会比谢叔叔弱多少,怎办才好……”

他的修为对付一些普通的凝气境高手倒是还有办法,可碰上涅槃境强者,便绝无半分胜算。

甚至于他从山海神图中领悟的神影身法,能否撇开涅槃境他至今尚未试过,心中也没有把握,何况还是要在带着一个人的情况下与涅槃境比身法,想想都觉头痛。

这时候,秦天胤隐约地感应到那庞先生似是进了韦菁琳所在的屋子。

不知怎的,他忽然心中一紧。

隐约之间,似有某种不好的事情将要降临至韦菁琳的身上。

自那庞先生出现之后,秦天胤本已打算先行退去,但此刻他脚下动像生了根似的抬都抬不起来。

“不行,我得想办法回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