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图(星海变) 第一卷 第七回 各自心事

第七回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藏身于屏风之后的秦天胤,整个人呆愣在了原地。

沈岸平下身那根古怪的东西看上去又长又硬,他那样插进君姐姐尿尿的地方,一下接着一下地抽出又插入,君姐姐整个人已给沈岸平插得满脸通红,不断地在床上痛苦呻吟着。

可是为什么……

沈岸平这般欺负君姐姐,君姐姐却还主动去抱他,主动跟他亲嘴?

此刻,沈岸平捉着慕青君那对穿着白色袜子的玉足,放在嘴里无比迷醉地来回吻舔深嗅,直把慕青君洁白的短袜都给舔湿了,他才恋恋不舍地放开,随后将她两条修长的美腿分别置于肩上。

沈岸平的上身往前微微一倾,慕青君的双腿因架于他肩头,雪臀立时被他压得抬离了床面。

随即沈岸平便开始一下又一下的用力开始操干起来。

“啪啪啪……”

“唔唔……唔……”

看着床上的两人,再度嘴对嘴地贴在一起,深情地相吻着。

秦天胤张着嘴,什么收拾沈岸平,给君姐姐出一口气的想法,早给他抛到了九霄云后。

他不明白。

君姐姐给沈岸平那样子用力的插,嘴里不断地低声呻吟,她应该非常痛才对的。

可是,在看到此刻君姐姐主动地跟沈岸平深情相吻,与他唇舌交缠,那场面比他跟慕青君在灾地一起躲避尸鬼的时候,他们二人那种温柔相吻相比,更加地激情与主动。

这一刻,秦天胤才终于发觉不妥。

事情似乎根本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子。

另一边,沈岸平已将慕青君两只雪白的玉足分架于肩上,随着他一记接一记的用力往向下捣撞,肉体撞击的脆响,与慕青君动人无比的娇吟声不绝于耳。

这是他最是喜爱的姿势之一。

既能最深入地进入他的未婚娇妻的身体,又能随着他的每一次挺动,令到肩头两侧那对不断晃荡的雪白美脚在不断地摩挲轻擦着他的脸,诱人无比的清幽足香与慕青君那柔嫩触感,每一回都令沈岸平浑身上下热血沸腾,欲火暴涨。

看着身下这拥有花容月貌的未婚妻,不住地婉转轻吟,沈岸平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有些期待地问。

“青姐,怎么样,舒服吗?”

“嗯嗯……”

慕青君美眸半睁半闭,没有说话,但断断续续的诱人呻吟声,却是从她的红唇小嘴中不断地发出来。

沈岸平压伏在她曼妙的胴体上,两只手穿过她的腿弯,来到她那对挺拔的饱满乳房上,双手揉握了上去,用力地在她这对美乳上来回地搓揉。

他见慕青君没有回应,当即就放缓了抽送的速度跟力度,不甘心地再度追问。

“青姐,你倒是说话嘛,我插得你舒服吗?”

他的速度一经放缓,身下的慕青君立时开始不安的扭动起来。

她那对悬挂在沈岸平双肩上不断晃荡的雪白玉足,此刻也因欲火难耐而不停地在沈岸平的脸侧来回地摩挲,嘴里断断续续的呻吟,终忍不住开口道。

“不……不要停,再用力……”

“你先告诉我,青姐,我插你插得舒服么?”沈岸平一下接着一下,慢条斯理地有节奏地用力着。

“啪……啪……啪!”

“嗯嗯……哦……舒服……你插得很舒服,不要停,用力一点……”

秦天胤终于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怎么……会是这样?

在男女情事上毫无半分经验的他,真的是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

为何沈岸平用那根看起来很硬的东西这般用力地插进去,君姐姐不仅看起来不痛,还说很舒服,且还叫他更用力一点。

他一直以为沈岸平是在欺负君姐姐,哪怕刚才在看到两人火热地亲起嘴,终察觉事情不对,但心里仍旧有些半信半疑。

可到了这一刻,秦天胤终于完全确定,沈岸平并不是在欺负君姐姐,而是在跟君姐姐做着某种他并不了解的奇怪事情。

他不禁呆了一呆。

心里头涌起一种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失落感觉。

他虽是不清楚床上的两人此刻正在做的是什么事,却也明白,两人这般衣服脱得光光的,沈岸平还将他那根看似用来尿尿的事物,不停地在君姐姐尿尿的地方来回地进出,那定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何况君姐姐还说给他插得很舒服。

他失落的原因就在于,既然君姐姐肯跟沈岸平做这种舒服的事,却为何不肯跟他做?

在灾地里的时候,他们两人只要一有时间就停下来亲嘴,秦天胤知道君姐姐是喜欢他的,既然她喜欢自己,为什么她不跟自己做这件事,反而跟沈岸平做,这其中是否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呢?

秦天胤想得愣神之间,他不禁低下头去,看了看自己的下身,复又重新望向床边,瞄向沈岸平的下身。

难道说,君姐姐之所以不跟他做这种舒服的事,是因为他跟沈岸平的那个地方不一样么?

秦天胤抿了抿嘴,却是不知在想些什么。

另一边,得到慕青君肯定的答复之后,沈岸平的脸上终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他的手有些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慕青君那对饱满的雪乳,重新握上了肩头处的两只柔若无骨的小脚,一边爱不释手地把玩爱抚,一边开始对身下这千娇百媚的绝色未婚妻发起新一轮的征伐。

“啪啪啪啪啪啪……”

沈岸平那根坚硬而修长的阳具,在慕青君的花丛之中重新开始了迅速的出入。

肉体撞击声密集无比。

“啊啊……嗯啊……”

他身下的慕青君,给沈岸平这番猛力的凿击,肏得是香腮酡红,魂魄尽销。

见慕青君在自己身下婉转呻吟之时那惊人的美态,当真是美艳无双,足以令世间任何一个男人心荡神旌,沈岸平越干越是起劲。

在接连上百记密集无比的快速操插之后,沈岸平便将慕青君修长的美腿从肩上放下,一只手抄过她的腰身,将她的身子拉坐起来,雪白的美腿穿过自己的后腰,与他面对面相对而坐。

慕青君早已给他操得浑身酥软无力,自是任由他摆布施为。

换好了姿势之后,沈岸平立即开始了冲刺。

他一边拦腰搂着她的腰身,下身用力地挺动,直干得二人的下身“啪啪”作响。

沈岸平面上带着无比自豪与骄傲的神情,道:“青姐,你睁开眼睛看看……”

慕青君早已给他肏得神魂颠倒,听到未婚夫的话,迷迷糊糊地便睁开眸子。

她垂首睁开眼的一刹那,立即就看见沈岸平那根黝黑修长的肉具,正兀自在自己的花丛中飞速地进进出出,花汁四溅,他的大棒已是晶莹闪闪,沾满了来自于她体内的大量粘滑液体。

那淫秽的一幕,看得慕青君俏脸更加地腓红。

她有些不堪刺激地闭上双眸,在未婚夫的奋力抽送之下,无力地娇声轻吟着。

“嗯嗯……啊……”

剧烈的快感犹如潮水般向全身的四肢百骸蔓延扩散。

慕青君的神智几乎被情欲的潮水所淹没。

迷糊之间,她逐渐地将这压伏在自己的身上,正奋力在她体内抽送着自己的男人,当成了另外一个人。

秦天胤那天真而又单纯的面孔,陡然浮上心田。

下一刻,慕青君半闭着眼眸,香唇径直地寻上了沈岸平的嘴,重重地吻了上去。

她的脑海之中想的尽是秦天胤的脸,吻得格外的激情。

而被她二度主动献吻的沈岸平,内心则真个是欣喜若狂。

慕青君所在的上宁慕家,虽远比不上他所在的沈家,可在上宁却也是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

而身为慕家独女的慕青君,不仅自幼天赋出众,还拥有着无与伦比的绝美容貌。

若要在整个南境挑出最美的女人来,慕青君定然轻松入选,由此可见她的美貌是多么出众。

这样一位出身名门,容貌又宛若天仙般的世家贵女,竞逐于她的裙下之臣自是数也数不清,其中不乏一些大家族的世家公子,乃至一些宗门大派的杰出传人。

可以说,倘若他沈岸平不是南境四大世家之一的沈家少爷,以他的天赋相貌根本就配不上慕青君,这点连他自己本人亦有自知之明。

自三年前,沈岸平在一次无意中认识慕青君,他便给她那沉鱼落雁般的容貌与动人的飒爽气质深深地震撼。

她绰约的风姿,与一笑一颦,不停地出现在他的梦中。

他对慕青君一见钟情,只一眼即深深地爱上了她,自此难以自拔。

他发誓一定要把慕青君娶到手。

因为沈岸平绝不能承受他所一见钟情的佳人,投身于别的男人的怀抱。只要一想到慕青君在床上被其他男人操,他心里便慌得六神无主。

与慕青君分别之后,沈岸平回到沈家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破天荒地恳求自己的母亲,求她亲自派人到上宁慕家提亲。

沈岸平的母亲起初听到他的要求勃然大怒。

皆因沈家贵为南境四大世家,是名门中的名门,沈岸平作为沈家独子,他未来的婚姻是绝不可能由他自己作主的。

沈岸平虽在三年前年龄尚少,但沈家早已经为他物色了不少出身名门的豪门贵女,又或出身宗门大派的天之骄女,他未来的婚约对象必需也只能从这些人当中挑选,绝没有他自己作主的可能。

沈岸平的母亲当年嫁入沈家,同样是联姻的性质。事实上,他的母亲当年早有心爱之人,但对方所在的宗门,在沈家的面前连攀交的资格都欠奉,最终只能依家族的决定嫁入沈家。

而沈岸平的情况与他父亲当年尚不相同。

他母亲的家后是个不小的家族,虽比不得沈家,勉强来算也称得上是登对。

但慕青君所在的上宁城,放眼整个南境只属末流,纵然慕家在上宁乃数一数二的大族,仍远未能入沈家的法眼,沈岸平的母亲又怎肯同意。

幸而沈岸平的母亲禁不住他的不停哀求,最终派人到上宁去调查了一番,得到的结果出乎她意料的满意,便以沈家的名义邀慕青君母女前来作客。

沈岸平至今仍忘不了三年前的那一天,他母亲第一次见到慕青君的时候,那罕见至极的满脸开怀的笑意,那一刻,沈岸平便知道他与心中爱慕的佳人要成了。

果不其然的是,当慕家人离开沐水城的第二日,他母亲便召集了沈家其余三房的所有家族成员,宣布了她将亲自派人到上宁慕家登门提亲的事。

慕家当然没有拒绝。

事实上,整个中土南境不知多少势力远强于慕家的宗门大族,都无比渴望将他们的女人送来嫁入沈家,何况是当时家主已然病重,无力支撑家族的慕家。

在慕青君当时那尚未离世的父亲亲自应允下,沈岸平心中魂牵梦萦的女神,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他的未婚妻。

只是与沈岸平兴奋难抑的心情不同的是,与其订了亲的慕青君,反应却极之的平静。

平静得就像是这件关乎她一生幸福的终生大事,仿佛与她没有半分关系似的。

对于沈岸平,她虽算不上冷漠,但却一直隐隐地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远。

哪怕是在两人订婚的当夜,当沈岸平怀着激动无比的心情,一件件地褪去慕青君身上的衣裙,并将他传宗接代的那根事物,深深地进入到她的身体里,将慕青君珍贵的处子之身夺去,与她结合为一体时,她也没有太多过于异常的反应。

那是一种类似于哀莫大于心死,又仿若逆来顺受般的无奈。

过后,沈岸平还以为两人发生了最亲密的夫妻关系,他与慕青君的感情能够慢慢培养起来,哪知慕青君自那以后对他的态度依旧冷淡。

不仅如此,在得到了沈家上下包括他那执掌家族大权的母亲的深切信任后,慕青君很多时候对他更是不假以辞色。

私下相处之时,慕青君对他一些不合眼的行为举止动辄不悦喝斥,沈岸平根本就兴不起半点反驳的念头,多数时候都是唯唯诺诺,惧他这未婚妻远胜于他母亲。

只有他母亲隔一段时日邀慕青君到沈家小住,在沈家族人的面前,慕青君才会给他这未婚夫多少一些面子。

不过,也只有慕青君偶尔到沈家小住的时日里,沈岸平才可以光明正大地在慕青君的闺房里过夜而不被她喝斥驱赶。平日里别说在她房里过夜,沈岸平就是想跟慕青君亲近一点,他都没有那个胆子。

慕青君到沈家小住的时候,便是沈岸平最为幸福的时刻。

皆因只有在沈家里,慕青君才会履行她沈家未来少夫人的职责,与沈岸平行房。

只要慕青君在沈家下榻,沈岸平晚晚都要在床上与慕青君赤裸相对,尽情地在她那美妙诱人的胴体上奋力驰骋,那美妙的征服滋味真个是难以用笔墨形容。

可那样的幸福日子着实太少了,平常时刻,慕青君根本让他连碰一下都不肯。

并且,沈岸平与慕青君在床上交欢的时候,后者从来都没有表现过任何的主动。

哪怕她明明在自己的抽送下已然情动,慕青君多数时候仍是压抑着情欲,不肯完全地放开身心。

这件事早已成了沈岸平一直以来的心病。

因为他知道,如若慕青君在床上与他最亲密地结合在一起时,仍然不肯放开她的心,证明她始终不肯爱他。

今夜是慕青君第一次在交欢之时主动对他献吻,还主动地把她那对美丽的小脚送到他嘴边来。

平日里纵然在床上赤诚相爱,慕青君依旧非常的矜持,沈岸平要吻她的脚她都总是不太肯,现今她这般情动,这就是她终于对他敞开心扉的最好证明,沈岸平如何能不欣喜若狂!

此时两人紧紧地相拥在一起,胸乳相贴,沈岸平疾速的一记又一记地捣撞着慕青君。

在他的奋力抽插下,慕青君赤裸的雪白胴体不住地扭动着,挺拔的乳房本该上下不停的晃荡,却因沈岸平的胸膛紧紧地与她相贴,雪腻的乳肉早已给压扁在他的胸口前处,慕青君浑身上下香汗淋漓。

两人一边忘情交媾,一边浓情热吻了足足半刻多钟。

唇舌交缠,你来我往,直吻得嘴边啧啧作响,可谓是浓情蜜意。

当唇分之时,不管是慕青君还是沈岸平,都在不断地急促喘息着,由此可见两人之间上下两处动作都是何等的激烈。

沈岸平感觉到他那根深藏于慕青君花穴深处的阳具,一阵接一阵地被吸裹着。

她的花穴早已泥泞一片,随着他的抽送动作,每一次都是伴随着“啪啪”的交击脆响,花液纷飞。

慕青君无力地轻搂着他,娇躯有些瘫软地倚在他身上。

沈岸平见状,随即将他重新放平到了床上,随后双手按扶在慕青君的膝盖处,轻轻地将她的双腿折向腰侧两旁。

他半坐起身子,就这么扶着慕青君的双腿,用力的向前一挺。

“噢……”

一声动人的娇吟。

跟着便是“啪啪啪啪”的一阵脆响,肉棒在慕青君美丽的花丛之中急速的进出,沈岸平每一次的挺入都是尽根而入,连黝黑的蛋囊都紧紧抵到了她的雪臀肉处。

一连串激情的捣插,慕青君早已给沈岸平操得魂儿都飞了,乳房晃荡,婉转呻吟个不休。

看着眼前的绝色未婚妻脱得赤条条,给自己狠狠地狂操,声如莺啭地娇吟着。

沈岸平情不自禁地想到,其他的男人只能见到慕青君英姿飒爽的一面,唯独只有他能够看见她在床上被人衣裙脱得精光,给他操时方会呈现出的妩媚动情模样。

难言的征服感涌上心头,胯间挺动的速度不禁更快了数分。

沈岸平完全不知道,他身下这如花似月般的美丽未婚妻,此刻在他大棒的征伐下,脑海里想的根本是另外一个人。

她情动的对象也并非是他,而是在灾地里曾三番数度救过慕青君性命的秦天胤。

沈岸平的狂喜完全是会错了意,但他根本就不知道。

他还以为慕青君今夜在他的讨好之下,终于第一次对他敞开心扉,当下越操越勇猛,挥戟之间,记记捣得是又深又快,几乎像要把慕青君操死在床上似的。

“啊……嗯嗯……”

“啪啪啪……”

慕青君给沈岸平一番疾速的冲刺,入得浑身娇躯猛颤。

她只感觉到,未婚夫那根深深肏入她体内的阳具,此刻不仅坚硬如铁,且还滚烫得像烧红的铁棍似的,每一次进入她的身体,都似要把她的花穴给贯穿。

“啊……”

慕青君再也受不了身上男人的猛力操弄,蓦地仰起起天鹅般的雪白脖颈,发出了一声登至绝顶的娇吟。

而正卖力操干着她的沈岸平,骤然察觉到慕青君的花穴忽然一阵紧缩,他的肉棒像被一张小嘴死死吸裹住似的,难以再向里挺动半分。

接着,他感觉到慕青君的花穴深处,一股温暖的蜜汁猛烈地直浇向他的棒头。

沈岸平立时就知道,慕青君高潮了。

她雪白的赤裸胴体,不停地在微微颤抖,下体一阵接着一阵地紧缩,大量的花蜜不断地涌出。

沈岸平无比自豪地注视着慕青君抵达高潮时的美态,低下头看着她芳草萋萋的美丽花穴,正紧紧包裹着他黝黑的肉棒,不住地抖动收缩着,他一手揉住慕青君一颗饱满的乳房,一边伸出手指头,按住她那颗因情动而饱满盛开的花蒂,用力地搓揉着。

“啊啊……嗯嗯……噢……嗯啊……”

高潮中的慕青君,上下双重受袭,登时再也忍不住,发出高亢的娇吟声。

瞧见身下玉人那动人至极的美态,沈岸平再也忍不住,不顾慕青君正值高潮之际,用力地耸动屁股,狠狠地操了起来。

“啪啪啪……”

“嗯……啊……不……不要……别这样……”

今夜直至此刻,沈岸平已在床上肏了她足足数盏茶的功夫,本身早已是强弩之末,兴在头上,又怎肯停下。

非但没有停下来,沈岸平反而还加大了操插的速度跟深入,每一次挺入都是狠狠地向前一耸屁股,直捣入慕青君的深宫。

两人身下的床单早已湿了一片,沈岸平的肉具上更是沾满了慕青君流出的大片乳白色的蜜液。

“啪啪啪啪……”

沈岸平机械般地在慕青君的身上挥汗如雨,任由她不断地婉转呻吟,没有半刻停歇。

慕青君此刻香腮酡红,她给沈岸平操得浑身上下都要散了。

待到高潮最猛烈的时刻终于慢慢地过去,身上的男人喘息声越来越重,越来越大,不停在她体内出入的那根事物,也硬到了一人前所未有的地步。

“啪啪啪!”

“嗯嗯……啊……”

“青姐……啊……青姐……你好美啊……啊啊……”

沈岸平忽然急促地喘着粗气,下体挺动的速度越发快急。

在这方面有一些经验的慕青君,立时就知道他要射了,她顾不得高潮后的酥软与羞涩,清醒了过来,急忙道:“不……不可以射进来……快拔出去……”

“青姐……”

沈岸平一听,登时面带苦色,“实在太舒服了……让……让我射进去吧……啊啊……”

慕青君吓得花容失色。

“不可以……快拔出去……否则……以后你别想再碰我……”

沈岸平一脸苦色,却是不得不遵照着慕青君的话去做。

皆因与慕青君结识至今,沈岸平仅仅在她的身体里射过一次。那一次便是两人订婚当夜,沈岸平夺走慕青君珍贵贞操的那一回。

除了订婚当晚,沈岸平在慕青君的身体里畅快淋漓地射了个够,过后慕青君到沈家下榻,未婚夫妻俩行房之时,已知晓男女情爱之事的慕青君,总是拒绝沈岸平在她身体里射出阳精。

皆因慕青君不愿在两人成婚之前怀孕,而用药物避孕的方式,既对女人的身体有损害,更会影响修炼的进展,因而两人行房之时沈岸平次次都是依慕青君的话,在最关键的关头拔出来射在外面。

他曾有一回不小心拔慢了,有少许喷射在了慕青君的花穴口里,气得慕青君事后整整一个多月没有理他,沈岸平可不想在两人的感情难得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却因这件事而受影响。

这个时候,他已到了强弩之末,却也不敢再强撑。

沈岸平用尽气力,最后狠狠地在慕青君的娇嫩的花穴里狂操了二三十记,一股剧烈的快感沿着尾骨直往脑门上窜,跟着他便感觉腰间一麻,深藏于慕青君花穴深处的肉具一阵剧烈的勃动。

值此最关键的时刻,沈岸平并不慌忙,而是极有经验地一把将阳茎从慕青君娇嫩湿润的花穴中迅速地拔出来。

他半站起身来,两腿分跨在慕青君的两侧,一只手握住胯间那根湿漉漉的阳茎疯狂地套弄,嘴里急促地喘着粗气叫道。

“啊……青姐……”

下一刻,但见他那根暴满青筋的阳具剧烈地抖颤,白浊的精液陡然从大张的马眼缝中狂喷而出,“噗噗噗”地直喷向慕青君那对挺拔的乳房。

仰躺在床上的慕青君,感觉到胸口忽然一热,一大片温热的液体一阵接着一阵地抖洒在她的双乳上。

浓浊腥膻的熟悉气味直窜鼻中,知道是未婚夫将他的精液射在了她的胸口上。

“嗯……”

这才终于放下心来,娇吟了一声,瘫软在绣床上。

屏风后的秦天胤看得瞪大了眼睛。

沈岸平那是在……君姐姐的身上尿尿吗?

可是……撒尿又好像不是这个样子,而且从沈岸平身下喷出来的那些东西,白花花的,也一点儿也不像是人的尿。

那到底……是什么?

秦天胤只觉得,今夜他跟随君姐姐跟那沈岸平到此,看到的为何尽是一些他完全不明白的事物。

那沈岸平究竟跟君姐姐在做什么?

他此刻从身上喷出来的这些白花花的东西,又到底是什么?为何沈岸平不停地喘着粗气,一副既痛苦又舒服的样子?

还有君姐姐也是……

他俩现在所做的事情,难道真如他们方才说的那般舒服么?

今夜见到君姐姐全身脱得光光的,跟她的未婚夫沈岸平似在做着某种很亲热之事,要说秦天胤心里不失落,不难受,那是骗自己的。

但至此一刻,秦天胤也已知晓沈岸平非是在欺负慕青君,自是不可能再对他出手。

可他又有些想不愿就这样离开。

秦天胤毕竟少年心性,初次目睹到男女之间的情爱韵事,不免强烈地惹起了他的好奇之心,极之渴望知晓慕青君与沈岸平所做之事究竟是何事,强烈的本能驱使着秦天胤继续在旁看下去。

慕青君今夜高潮来得猛烈之极,此刻心境一经放松,未完全褪去的余韵袭来,登时连喘息也变得十分的微弱。

沈岸平也同样不断喘着粗气,但此刻心里却是倍感兴奋与自豪。

距离上回跟慕青君亲热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这数个月的时间里,他不知忍得多么难受。

今晚终得偿所愿,在他买的这艘赠送给慕青君的画舫里,与未婚妻经历了一场激情的交欢,感觉当真是畅快淋漓。

唯一的遗憾便是慕青君仍不肯给他射在她体内。

在慕青君的体内射出阳精,跟在体外射完全是两种天差地别的体验。

订婚之夜,沈岸平得到慕青君红丸的那一晚,他至今仍忘不了他在她体内狂射出阳精时那美妙的滋味。

看着他那储积了十多年的浓精,从慕青君那两片粉嫩的花瓣中缓缓溢出时,每当回想起那幅画面,真个叫他兴奋难当。

幸而距离两人完婚的日子已然不远,沈岸平不禁万分期待着他将可以在慕青君的身体里尽情射精的大婚之夜。

美丽的未婚妻正在他的胯下不断地喘息轻吟着。

她那对不断剧烈起伏的饱满乳房,此刻四散洒满了他所射出的黏稠浊精,那淫靡的画面真个叫人越看越有征服感。

沈岸平连忙从床头边拿过早已备好的巾布,一点一点地给慕青君温柔地擦拭。

慕青君尚未从高潮的余韵中回复过来,美眸仍半睁半合,微微地娇喘着。

未婚夫胯间那根略有些垂软的肉棒,正在她眼前不远悠晃。慕青君不由自主地想起出门之前,她在沐浴的时候春香在她耳边与她说的那些话。

春香对她说,秦天胤不仅全身上下的皮肤白里透红,肌肤触感轻柔又富有韧性,下体的那个地方更是白白净净,一根毛发都没有,十分可爱,比之沈岸平真的是好看多了。

不知怎的,一想到春香所说的话,慕青君一颗芳心不禁怦怦跳个不停,本已泥泞一片的下身更是湿得非常厉害。

沈岸平拿过巾布,正为慕青君擦拭她乳房上沾黏的精液,他下身那根尚未软下去的阳茎,正在慕青君面前不远处晃动着。

慕青君瞥见他的那根肉棒时,情念高涨的她,不知怎的竟是微撑起身子,主动伸出一只芊手握了上去。接着不顾沈岸平那颗浑圆的龟头仍在垂滴着精液,忍不住张开嘴,将他的肉棒含入了嘴中,温柔而有些生疏地吐纳了起来。

“啊……青……青姐……”

这是慕青君第一次主动用嘴为他这般服侍,沈岸平不禁感到万分的受宠若惊。

以往在二人交欢的时候,纵然他百般哀求,慕青君都几乎从来不肯对他用嘴,皆因嫌那样的举动过于淫荡。

刻下见她竟是不嫌弃他脏,主动地温柔服侍,沈岸平内心真的是欣喜若狂。

看着胯间那根黝黑的肉棒正在慕青君红润的嘴中进进出出,沈岸平的胸口涌起了强烈的征服感与自豪感。

藏身于屏风后的秦天胤,更是看得满脸震惊。

他怎么都想不到,君姐姐竟然用嘴去含吮沈岸平那根湿漉漉的怪东西,难道君姐姐不觉得脏么?

见沈岸平给她含吮得满脸的舒爽,而君姐姐对她的未婚夫又是这般好,秦天胤的心里涌起一股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的酸意。

他忽然间有些不想再继续待下去了。

这时,慕青君嘴里吞着沈岸平的肉棒,无力地吸吮了一小会儿,这才将之吐出来,微微地喘着气。

“青姐,再来一回好么?”沈岸平满脸期待地道。

他胯下那根原本已略有些锤软的肉具,在慕青君小嘴温柔的吐呐中又迅速地恢复了元气,此刻青筋暴动。

慕青君已从高潮的余韵中逐渐地回复了过来。

看着未婚夫自豪满足,而又倍感期待的神态,激情过后的她,心中却是忽然生出了一股疲惫感。

“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慕青君摇了摇头,下了床,执地上的衣裙,轻轻地穿起来。

沈岸平不禁愣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