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图(星海变) 第一卷 第十三回 奇怪对话

第十三回奇怪对话

秦天胤收敛全身气息,待到觉得行动的时机到了之后,纵身一跃,悄悄地滑落至地面,重新朝着韦菁琳所在的小院接近。

就在他差不多将摸至院子处之时,天胤蓦地停下了步伐。

一股若有若无的强横气息,笼罩在这片静谧的小院落中。

他感应得到,眼前的院落之中除主屋之外,连一个下人都没有,更没有半个暗哨。

静悄悄的小院里,仅余点点灯光透入夜色之中。

可落在秦天胤的眼中,却犹若一头张着血盆大口的巨大恶兽,正静待着弱小之人落入其中。

秦天胤神情无比凝重。

他感觉得出,这股若隐若现的强横气息,正是那神秘庞先生的。

那庞先生并没有刻意地将自身气息显漏于外,可并不妨碍秦天胤从他身上感受到气息波动。

越是接近于此人,秦天胤越是能够感受到其可怕。

这是一个与骆子晋又或谢星海同等级数的顶尖强者,眼下的秦天胤纵穷尽一切办法,都无法与之抗衡的可怕存在。

秦天胤本来因心系韦菁琳,临时之际改变重新重新折返回来,可重回到此处之后,却是发现自己再难寸进。

因他无法保证自己再前往接近,他现时的修为能否保证不被那庞先生所察觉。

秦天胤心中没有半分把握。

那道穿越了苍茫黑夜朝他投射而来的凌厉目光,他至今仍未从那一刻的震骇中挣脱开。

令秦天胤首次在做一件事上踌躇不前。

月已上中天。

在院子外的秦天胤这刻无计可施之际,只能借助夜月的阴影,将身形隐藏于院墙之后,苦待时机之际。

韦家小姐所在的房屋之内,发生着令人吃惊的一幕。

只见内室的香榻前,地面上男人的衣物与女人华美的衣裙混杂一地。

雪白的半透明纱幔之后,一个模样白净的中年男子,此刻浑身上下无一件衣物遮身,正伏压在一具赤裸的雪白胴体上挥汗如雨。

“啪……啪……啪……”

随着他的每一记有力的挺动,肉体撞击声不绝于耳。

而被男人压伏在身下,那一丝不挂的美丽女子,此刻紧紧捂着香唇,桃花一般的美丽双眸已是泪珠轻淌,却仍旧死死地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半点声音。

随着男人一阵快,一阵慢的有节律地操动,那一丝丝的疼痛逐渐地褪去,一阵阵异样的骚痒之感,开始在体内深处逐渐往外蔓延开来。

男人抽动之间依旧紧致,但却感觉到阳具所在的销魂蜜穴却是越来越是湿腻顺滑,当下极尽各种挑弄。

一手扶着身下美人儿的腰肢,一手揉按上了她挺拔的雪白玉乳,在她雪嫩的乳肉上极尽爱抚,在她尖尖挺立的嫣红乳头上来回地拨弄,下身则一深一浅地在她的玉穴内来回抽送。

身下的美丽女人何曾被男人这般挑弄,哪怕此刻她芳心深处一阵凄楚,仍给男人上下夹击,直弄得满脑震荡,双目迷蒙,意识渐渐迷失。

“啪……啪……啪……”

男人每一次将阳具送入的动作皆是轻柔有力,坚硬的阳茎在女人湿腻的花穴内来回地抽插,很快即将其插得下身一片水淋淋。

年轻的美丽女人仍死死守住自己不发出半点声音,可她诱人无比的娇喘之声,却是越来越重,越来越大。

感受着下身那紧致软嫩的包裹之感,男人知道是时候了。

他双手将女人美丽的雪白大腿往两侧大大地分开,臀胯倏地用力在她的胯间狠命一撞。

只听见“啪”的一声肉体撞击脆响,男人的阳具尽根而没入女人的花穴深处,直抵她的花心。

“啊……”

被男人狠狠一操的美丽女人,终不由自主地放开了捂着小嘴的手臂,发出了一声极力压抑的轻吟声。

这狠命的一插,直把美丽的女人插得花汁四溢,赤裸的胴体禁不住地抖颤起来,一只手更是不由自主地紧紧抓住了身上男人的手臂。

压伏在她身上,紧紧与她结合在一体的男人,极其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

那留着少许胡须的唇角,不由得微微朝上一翘。

下身缓缓地抽出,跟着再次比方才更加用力地朝里一捣。

这一插,不仅整根肉茎尽根没入,连垂落在茎身尽头的肉袋也似拼命地要挤入女人的体内一般,可见这一插是何等的用力。

“啪!”

“嗯啊……”

身下的绝色美人儿,给这猛烈的一击,直插得下身花汁四溅,仰卧起雪白的脖颈,终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痛苦而又快乐的动人呻吟。

男人这用力的一撞可谓粗鲁无比,完全不像刚才在抽送之时那般温柔。

坚硬的肉棒在粉嫩软腻的花穴里长驱而入,直捣女人的花心。

这狠狠的一插,立时就将身下这婉转哀啼的美人儿给插上了高潮。

男人感觉到她那紧紧包裹住自己阳根的蜜穴,陡然一阵剧烈的紧缩。温暖潮湿的软肉,从四面八方将他的茎身乃至包头全方位地包裹在,抖颤着,直让他舒爽得几欲飘上云巅。

她身上的男人蓦地双目大睁,剧烈的惊喜之色浮上面容。

这看似温婉贤淑的美人儿,果然是世间百万中无一的媚姹之体。

她的高潮来临之际表面上看似并不激烈,可此刻与她紧紧合为一体的男人方能深刻地体会到,她的下身这刻已是暗流激荡。

女人的蜜穴这刻就像一张充满了吸力的小嘴,吸力一波接着一波,任何进入其中的物体,根本难以承受那股汹涌的吸力。

男人强制忍着勃然欲发的射意,他眼中陡然间蓝芒乍现。

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随着其瞳仁中那诡异的蓝芒闪现,原本几乎要喷薄而出的射意,下一刻便被生生地止住。

他深藏于女人花穴深处,那根本已经硬到极点的阳具,突然间尺寸突增,其硬度与粗壮度竟是生生地更壮大了一分,甚至将这刻紧裹吸吮着他的嫩肉朝外逼退了一分。

炙热的热量从他那大涨的肉棒往外透散。

男人身下那正攀上人生首回情欲高潮的美丽女人,忽然间给这滚烫的热量一烫,登时雪白的娇躯剧颤。

“啊……”

女人那绝美的柔嫩香躯,不住地轻轻抖颤,胸前那对雪白的嫩乳,也随着娇躯的轻颤而在不断地晃荡,荡出一阵阵诱人无比的乳波。

情欲的高潮一阵接着一接,疯狂地冲击着女人。

她那紧紧吸吮着男人阳根的花穴也在不断地剧烈收缩着,紧缩之时,花穴深处也泌出了大量的湿腻花汁。

当她泌出的汁液喷流在男人的龟头上时,男人眼中光芒大盛。

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男人眼中魔芒一闪。

那喷洒在他龟头处的液汁立即沿着他棒身的皮肤,乃至龟头处大开的马眼缝,瞬息间被吸收得一干二净。

而他身下的美丽女人高潮尚未完结,她赤裸的娇躯每一次剧烈地抖颤,包裹着男人阳具的花穴皆会分泌出一阵新的花液。

新出的花液自是同样一滴不漏地被她身上的男人尽数吸收。

女人足足在他身下抽蓄抖动了数十回,已染上一层嫣红的娇躯才慢慢地停止了颤抖。

而这个时候,男人眼中蓝色的魔芒才终于缓缓地撤去,面容说不出的愉悦。

他已将身下这拥有媚姹之体的美丽女人的处子元阴尽数吸纳入体,托这美人儿的福,将这些元阴炼化之后,他的魔功不日将更加精进。

瞧着身下的可人儿在经过剧烈无比的高潮之后,在他的身下瘫软着不住地娇喘轻吟。

男人嘴角轻轻一扬,一只手握上了她胸前那对雪白玉乳,用力地搓揉了几记后,下身开始用力的挺动。

“啪,啪,啪……”

“嗯……嗯……”

珍贵无比的处子元阴已尽数被他吸收,接下来他便不需要再隐忍,可尽情地享受了。

身下的美人儿也已达到了高潮,更加不需要怜香惜玉。

男人挺动之间,每一记动作皆是迅疾无比,记记尽根,完全不顾身下的女人仍处于高潮之中的余韵,捣插得是又快又狠,直把其插得婉转哀啼,叫人听得心痛不已。

男人胯间的肉棒坚硬粗壮,如同一根有力的长矛,不停地在两片美丽的花唇之中快速地进击。

瞧着身下的美人已被他操得美眸倒翻,神智不清,男人一边抽插,一边俯趁此机会伏下身去,嘴唇紧紧地吻上了后者的嫣红芳唇。

“唔……唔……”

女人香唇被封,媚荡入骨的呻吟立即成了阵阵呜咽。

男人的舌头粗暴地破开她的檀口,在神智一片迷茫之中,女人不由自主地张开小嘴,任由男人的大舌长驱直入。

唇舌交缠之际,男人的手也不闲着,只见他一手揽过女人的腰身,另一只手则在她雪白的嫩乳上极为娴熟地轻揉爱抚着。

他的动作不仅像已做过了千百趟似的极为熟练,且他的手还仿佛带有某种神异的魔力。

身下的女人迷茫之余,明知自己不该奉承迎合于他,可给男人上下封堵,给他这只仿佛带有魔力的手这般挑弄,理智逐渐地失去,只懂得在他的身下婉转承欢。

随着男人的阳具在她体内快速地进出,很快,今夜的第二次高潮便更加猛烈地来临了。

“啊……”

女人蓦地发出了一声与她温柔典雅的外表完全相反的高亢呻吟。

她扬起雪白的脖颈,俏脸此刻红晕一片。

赤裸的雪白玉体,比之方才更加猛烈地剧颤着。

她身上的男人则感觉到下身的肉具,陡然间给一股比之方才更强大的吸引疯狂地吸取着,吞吮着。

他重重地吁出一口浊气,心中不禁暗赞,身下这美人儿确是媚骨天生,在他所尝遍的无数美女之中,确是罕有女人可与之相媲美。

在他不运转魔功心法的情况下,她高潮来临之际时,那股强大的吸裹之力一出现,连他也立告失守。

男人只觉腰间一麻,一股强烈至极的射意涌至下身,这回他不再忍耐,当下而是狠狠地向前一顶。

沾满了白浆玉液的肉茎狠狠地捣进女人的体内。

进入到女人花穴深处的肉棒,随即龟头马眼大张,随即一阵狂跳。

下一刻,一股浓浊之极的阳精便从大张的马眼缝隙之中,冲着花宫深处疯狂地喷射而出,一股接着一股。

他身下正处于高潮之际的女人,陡然间便感觉到体内那根火烫的大棒正在疯狂地跳动着,跟着一股从未体验过的热流便冲着她的花心深处狠狠地射了进来。

神智处于迷茫之中的女人,立即就知道射进来的是什么东西了。

她赤裸的胴体依旧在不停地颤抖着,但是原本红晕的美丽娇靥,陡然之间却是血色褪尽,变得异常的苍白。

她芳唇离开了男人的大嘴,偏过螓首,不再去看身上那陌生的中年男人,双手死死地抓着身下的床单,紧紧咬着嘴唇,不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任由男人在自己的体内一阵接着一阵地射出大片浓精,面容凄楚无比。

中年男人在身下的绝色美人体内足足射了十几二十记,方逐渐地停歇了下来。

他瞧见女人侧着脸,满脸凄苦的模样,便缓缓地拔出阳具。

下一刻,两片粉嫩的花唇中央立即溢出了一小滩白浊的浓精。

男人的唇角逸出一丝微笑。

林自中等人今趟果真给他献上了一份无与伦比的大礼。

这美人儿媚骨天生,连他这御女无数的人都分外地体会到了一种噬骨销魂的美妙滋味。

更难得的是,她从外表看是个温婉典雅,知书达礼的名门贵女,内里却是这般的媚惑天然,足以令世间所有男人为之痴迷。

瞧见床上的美人已从情欲的高潮中逐渐回复过来,男人装作不知她正在默默地无声淌着泪,起身下床穿衣。

带着一丝满足的微笑,男人缓缓地步出院子。

“庞先生,那美人滋味如何?”

刚步出院外,九长老笑呵呵的身影出现在跟前。

庞先生双手负后,面带微笑地步上前去,微笑的赞道:“果是媚骨天生的尤物,虽初经人事,便已让本人流连忘返……你们做得很好,待纪姑娘到来之后,我会亲自向她为诸位汇报此功赏。”

九长老一听,登时面露喜色道:“多谢庞先生。”

他话锋一转,又道:“这美人儿确是个我见犹怜的尤物,既是意犹未尽,长夜漫漫,庞先生何不与她多处一阵?”

这时那怡夫人款步姗姗地走过来,只听她用那把娇滴滴的声音笑着插口道。

“九长老又不是不知道,庞先生素来乃是惜花之人,这小美人儿刚历破瓜之痛,庞先生又怎忍心摧残如此美丽的一朵娇花呢。”

九长老恍然:“倒是老朽孟浪了。”

庞先生双手负后,笑而不语,显是给怡夫人说中,是以没有反驳。

这时,他转向身旁的九长老,朝其随口问道:“是了,九长老,方公子的干坤魔图已炼至第几重了?”

庞先生口中的方公子似与九长老有某种亲近的关系,后者闻言,红光满面的老脸上浮起老怀大慰的笑容。

“庞先生有心了,那小子的乾坤魔图七日前刚突破到了第六层,成功晋升涅槃境。”

庞先生略有些意外,“哦?我记得方莫兄弟去年才刚突破至第五层,这么快便再有突破,且还晋入涅槃境?”

一年的时间,从凝气境巅峰破入涅槃境,且还将出了名难练的乾坤魔图由第五层练至第六层,这般天赋纵放眼人才济济的派中,仍属绝顶。

庞先生原只是随口一问,却不想听到了令他相当意外的消息。

他们所在的派中立有规矩,不论派中之人是何出身,只要修为能够突破涅槃境,立可挤身成为派中高层。

而他口中的方莫乃是九长老唯一的亲子,自幼天赋卓越,本就被派中重点培养,如今突破涅槃境,其在派中的地位更将水涨船高。

这也是庞先生对其称呼从一开始的方公子,转头就变成方莫兄弟的主要原因。

想到这里,他便问道:“方莫兄弟修为大进,当值得庆贺,却不知怎不见他的踪影?”

九长老笑着道:“老朽今晨派他出城去办一件任务,因而未能在此迎接庞先生,不过他不会去太晚,天亮之后该便能返回城中。”

“原来如此。”

庞先生微微一笑,接着道:“这美人儿媚骨天然,既乃我派一直在苦苦追寻的契合传人,又是绝佳的顶尖采补对象,在纪姑娘到来之前,我本想继续享受多两日,但既听到方莫兄弟突破的好消息,自当该把这美人儿让给方莫兄弟更佳。”

九长老听得又惊又喜,“庞先生,这……这怎行呢……”

“那美人儿身份非同寻常,唯有庞先生方有资格处置……”

要知派中门规森严,眼前的庞先生乃派内元老级的人物,论修为,论派中地位,皆远高于九长老。

正是因为如此,林自中等人掳劫到这位美艳无双的尤物才会向其献上。

他的儿子虽也晋升入涅槃境,日后得派中重任是板上钉钉,但仍远远未有跟眼前的庞先生平起平坐的资格。

这美人儿媚骨天生,他们宫主定然不会轻易将之放过,她大有可能会在之后成为他们宫主的亲传弟子之一。如此重要的一位美人,眼下确只有眼前的庞先生以及即将到达的纪姑娘有处置资格,余者皆欠奉。

庞先生却是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地道:“方莫兄弟年纪青青,便已有此不凡修为,待纪姑娘抵达之后,必将亲自带他在身边,着重培养。”

“这美人乃媚姹之体,正适合他的乾坤魔图进行采补,可谓裨益无量,本人只是顺水推舟罢了,九长老无需客气,此事便这么说定。”

他这般大方,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已从那美人儿身上得到了珍贵无比的处子元阴,对他的魔功大有补益。

他需要耗费至少三个月的时间,方能将这股处子元阴炼化为魔元。

他虽喜好渔色,但比起单纯的纵情声色,孰轻孰重自是拎得清。

何况两日之后,纪姑娘将率领派中四大护法亲临此地,鉴于他在派中的地位,他平素里在外花天酒地,没人敢管,也无人敢言,但在纪姑娘面前他却多少得收敛一些。

无法独占那娇滴滴的绝色尤物,但她珍贵的头筹已被他夺得,倒也令人相当满足。

且待纪姑娘到来之后,那美人儿的如何处置也由她一人说了才算,让给方莫两晚时间,对他既无甚损失,又能拉近跟九长老与其子方莫的关系,同样有益无害。

在九长老欣喜的感激声中,只见他转向一旁的怡夫人,微笑地朝其吩咐道:“我先回房歇息,那美人儿便有劳怡夫人唤人服侍吧。”

怡夫人甜甜地应道:“庞先生放心,一切交给妾身。”

庞先生微微一笑,这才负手离开。

九长老与怡夫人也说了几句话后,便后脚也走了。

三人的对话,一字不漏地落入了不远处一直静静躲藏在暗处的秦天胤耳中。

但他们的对话没头没脑,听得秦天胤一头的雾水,不明所以。

只是隐约地感觉到他们口中的那美人儿,似乎就是指屋内的韦菁琳,而对于他们所说的破瓜,媚体等一类的词尚未明白,隐隐感觉似乎非是什么好事。

他有心想要进去,可那怡夫人先行入了屋子,秦天胤不敢轻举妄动。

过了没多久,他趴伏在远处的屋顶上,瞧见那怡夫人重新步出房间,却又见到她对着几个貌美的年轻女子说了几句什么,又换成了那几个修为不弱的女人进房。

秦天胤耐心极好,为了寻找到进入的机会,俯身趴在屋檐上直至天色即将破晓,仍一动不动。

只可惜他苦候了一夜,依旧没有找到跟韦菁琳见面的时机。

眼见天色即将大亮,不得已,他唯有先行离开。

秦天胤虽无任何江湖行走经验,但脑袋却十分灵活,知倘若打草惊蛇了,日后要将韦菁琳救出便更加困难。

眼下虽一时无计可施,但只要对方没有发觉他的存在,便仍大有机会。

想到这里,他悄悄地从屋顶滑落,借助天色破晓前的黑暗,无声无息地离开了这处布满了暗哨的小院。

就在秦天胤即将循着原路返回之际,一个身材高大的肥壮青年,一身宽大的青色锦服,策骑着一匹高头黑马,雄行阔步地从正门骑进了小院。

这青年的看上去约二十七八岁,虽昂藏七尺,但却是腰如水桶,高踞于马上的庞大身躯有若一座小肉山,予人重若山岳的压迫之感。

他那至少逾三百斤的可怕肥躯庞大骇人,但其面貌却出乎意料的,非是肥头大耳,仅仅只是比寻常人胖圆上了一些。

他肥胖的四肢举手投足之间,也灵活有力,丝毫没有半分臃肿之感。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脸上长着一对狭长的三角眼,这对眼睛深陷在一片肥肉之中,当他眯起眼睛紧盯着某个人之时,相由心生,立即予人一种气量狭小,心胸狭窄之感。

那匹健壮的黑马驮着他,四肢肌肉巨涨,沉稳有力毫无半丝颓然之意,看起来也非是凡物,便这么策入院中。

令到秦天胤生生止住身形,立即隐藏全身气息的原因,是他从此君那魁胖的肥躯之中,感觉到了一股强横如山岳般的可怕气息。

又是一个涅槃境!

这肥硕男子的修为,仅仅次于那庞先生跟九长老,同样是涅槃境,比之那怡夫人更强一筹。

秦天胤心中很是吃惊。

同时更隐隐有些不安。

因为他师父骆子晋曾说过,修为到达了涅槃境,不仅仅意味着已位列顶尖高手之位,修为抵达此境,更是具备有开宗立派的资格。

骆子晋所在的五行宗,除了他的师尊,那已过了身的上代五行宗主以外,便只剩骆子晋,与骆子晋的师叔,以及五行宗的护法长老这三人是涅槃境界。

这样的五行宗,便已属中土南境数一数二的强大宗门,罕有势力胆敢招惹。

而就在这座毫不起眼的宅邸之中,秦天胤便先后感应到了三位强大的涅槃境高手,而他们听起来似都还同属于某一个势力,这势力究竟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秦天胤心忖,乾坤魔图……这功法名字一听就有些不太对劲。

中土世界该没有哪个宗门会在功法名字上加个魔字,只有魔族才会这么做。

眼前的这些人,难道并非是人族,而是魔族?

的确有这个可能。

骆子晋曾对他说过,魔土早在数千年前便沦为了一片寸草不生的荒废之地,魔族人数稀少,自那过后已悄悄融入了中土世界之中,罕有露面。

人族妖三族,除少部分妖族与魔族外形象略异外,长相大抵一样。

而魔族又天生擅于隐匿气息,他们刻意收敛气息的话,在外形与人族无异的情况之下,除非他们主动暴露自身魔功,否则纵强如十大洞天都难以发觉。

想到这里,秦天胤将灵觉施展到极致,用心地感应着那肥硕男子体躯内的气息。

初探之下,连秦天胤也感觉不出其气息有何异常之处。

但经由更加深入的一番探析,秦天胤敏锐地察觉到了对方的精神力,比他此前所遇的人要更加强横。

此事大为不妥。

精神力是人体内一种近乎于飘渺虚无的奇异力量,它无形无质,与人的六识及灵觉有直接的关联。

由于它没有特别的修炼方法,因此包括人族与妖族在内,精神力的强弱与否只能通过先天得到,难以透过后天的修炼加强。

据骆子晋所言,似乎只有晋升圣境,方有可能在精神力上得到大幅突破。

唯一的例外就是秦天胤。

他身怀人族与妖族二者融合的血脉,精神力在习得山海神图之后得到爆发性的增涨,令他的五感与灵识尽皆得到巨大提升。

可这肥硕男子的精神力之强,几乎是十倍于同是涅槃境的骆子晋。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可偏偏出现在眼前。

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确是出身于魔族,唯有魔族才天生在精神力与灵魂力上有得天独厚的禀赋,是人族与妖族都难以比拟的。

秦天胤不禁有些可惜,刚才在里面的时候他没有去注意这方面,如若他刚才也一同仔细感应那庞先生跟九长老等几人的精神力,透过他们的精力力量强弱,很轻易就能辨别这些人是否出身魔族了。

不过没有做也不要紧,横竖他还会再碰见这些人的,有的是机会探析。

这时,秦天胤听到里面几个漂亮女子对这肥硕男子的称呼为“方公子”,虽公子两个字听起来与其如水桶般的肥躯极不登对,却也让秦天胤确认了这人便是那庞先生与九长老口中的方公子方莫了。

虽同处涅槃境,但对方的修为显然没有那庞先生那般高深,比之那九长老大概也要逊上半筹。

秦天胤趴在屋檐处静静观察了一会,对方对秦天胤的注视仍一无所知。

秦天胤只瞧见那几个美貌的年轻女子在他身旁对其说了些什么,那方莫脸上一对狭长的三角眼立即睁得大大,圆胖的肥脸浮现起一丝兴奋之色,还舔了舔他的肥舌头,当即从马背上一跃而下。

一副急不可奈的模样。

但随后他又想起了什么,又止住了脚步。

秦天胤看见他向那几个女子询问了几句,顿了顿,便朝着另外那庞先生所在的方位行去了。

秦天胤见天色快亮,急忙离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