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图(星海变) 第二卷 第十六回 妖族之变

第十六回 妖族之变

妖族。

距圣女峰七百余里的黄沙城。

一身银色铠甲的基蓝,策骑着一匹神骏的烈焰马,在身后一支百战之师的簇拥之下,威风凛凛地策过黄沙城的主城大街,来到了一座气派的府邸之前。

基蓝今年刚年过五十,对于寿命悠长的妖族而言,这个年纪才刚刚踏入壮年,是以他的外貌看上去像三十岁来许,面容坚毅,予人一种成熟稳重之感。

他的身躯雄伟高壮,高高雄锯于马背之上,在阳光的照映下,银色的铠甲下那壮硕的体魄仿佛拥有无穷的力量。

时值正午。

太阳已登临白皑皑的圣女峰之顶,红光将大地照映得一片光亮。

沿街的民众在看见基蓝的队伍旋风般策过之时,皆纷纷投去恭敬的神色。

黄沙妖将基蓝,乃天森妖王麾下除天森妖将之外的第一大将,同时也是这整座黄沙城的最高统治者。

他从烈焰马高大的马背上一跃而下,府邸内立即有人恭迎了上来。

大人,您回来啦。“

基蓝面色似略有些疲惫,只是点了点头。

一边往里走,好一会儿后才随口问了一句:“怎没看见夫人她们?”

三位夫人这几天到圣女峰祈祷去了,尚未回来。只有莉莲夫人没去,知道大人您要回来,莉莲夫人这几天一直都在府里没出过半次门,在等着大人。“下人恭敬地回答说。

听到他这么说,基蓝面上的疲惫一去,一对炯炯有神的双目,陡然燃起一股火焰。

他摆手挥退了身后的下人,脚步匆匆地往府邸深处步去。

一个有着一头红褐色长发,身材高挑秀美的女性妖族,出现在了基蓝的眼前。

见到他的到来,那女人的脸上露出了无比欣喜的神色。

基蓝大人,您回来啦,呀……“

她话还没有说完,饱满性感的娇躯已被基蓝紧紧地抱住,接着一张火热的大嘴便朝着她芳唇狠狠地吻了下来。

嗯嗯……“

女人被基蓝紧抱着吻住,身子很快也热情似火起来,紧紧地反抱住了身上的男人,与之火热地缠吻。

男人一边狂吻,一边抱起她的身子迫不及待往卧室内里走去。

基蓝大人……您才刚刚回家,别这么着急嘛……“

唇分之后,女人娇喘吁吁地腻声说道。

基蓝一把将她扔到卧室的大床上,目光火热地瞧着她,一边迅速地脱掉身上的甲胄。

当身上的衣物尽数脱掉之后,基蓝一把将女人压到了身下,粗暴地开始扯她身上的衣服。

莉莲,你知道这几天我有多想你吗……“

他一边扯脱着女人身上的衣物,一边疯狂地在她的脸上,脖子上来回地索吻。

嗯嗯……基蓝大人……“

这名叫莉莲的美艳女人仰起脖颈,任由基蓝的大嘴落在她的身上,一双纤手也插进了基蓝浓密的头发里,发出阵阵诱人的轻吟。

当她身上最后一片遮身衣物被基蓝扔至床下的时候,基蓝再也忍不住了。

啪“的一声。

他的大手在莉莲丰满的雪臀上重重地拍了一记,不用说半句话,后者立即会意地转过身子,像条母狗一样俯趴在了床上,面朝着男人高高地撅起了翘臀。

基蓝在她大开的花穴口处摸了一记,察觉到满手的湿润之后,双手立即将她的臀瓣左右大分,跟着下身那根爆满了青筋的巨根,便顺着两片早已充血湿润的唇瓣用力一捅。

噢……基蓝大人……“

身下的女人立刻发出了一声叫人热血沸腾的呻吟。

啊……“

基蓝闭上眼睛,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

感受着下身那种被紧紧包裹住的畅快之感,再度睁开眼时,双目之中已是欲火熊熊。

他拥有三位妻子,但却没有一个能像这新纳的尤物这般,直叫人欲罢不能。

基蓝粗糙的大手用力地揉捏着她的臀肉,下身用力地开始进出撞击。

啪,啪,啪!“

随着基蓝那记记重凿般的抽插,身下的美艳女人发出了阵阵销魂浪荡的娇吟。

噢噢……基蓝大人……你好勇猛……噢噢……“

听到身下的女人在自己的大力猛插之下,那欢快诱人的呻吟赞语,基蓝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自他的第三任夫人已娶了七八年后,他已很久没有尝试过这种渴望的心情了。

在身下这个娶了还不到一个月的新夫人身上,他终于体会到了久违的激情和快乐。

正当他畅享着销魂之际,一道暴喝声有若平地响起的一声巨雷,在基蓝所在的府邸上空轰然炸响。

基蓝,你这好色无耻的小人,马上给老子滚出来!“

这一声暴喝出现得极之突然,且声音似还蕴含着无尽的怒火,响彻云颠。

不仅令挥汗如雨的基蓝猛然一惊,他身下的女人更是被吓得脸色发白,赤裸的娇躯一阵颤抖。

无尽的怒火陡然充斥满了这位黄沙妖将的胸腔。

他强忍胸膛的怒气,重新将一身甲胄穿回身上之后,安慰了床上那吓得脸色发白的夫人几句,便气势汹汹地走了出来。

基蓝一眼就望见府邸的上空,那道熟悉的身影。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狠狠盯着对方,破口大声臭骂道。

我基蓝哪里得罪你了,你这只臭蛮蝎,今日你不给本人说个清楚,你别想着能安然离开。“

你哪里得罪我?你他妈问问你自己!“空中那道雄伟的身影气得同样破口大骂,”有胆子做,却没胆子敢承认。“

哼,死到临头,还胆敢威胁我无法安然离开?老子今日就是要来掀翻你的狗窝的,看看谁能安然离开!“

基蓝给他一阵不分青红皂白,劈头盖脸的臭骂,气得胸口都要爆炸了。

他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磨出来。

蛮蝎妖将,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专程来找本人麻烦的吧。“

下一刻,他的身形冲天而立,来到了蛮蝎妖将的跟前,毫不示弱地与之对峙。

蛮蝎妖将冷冷地看着他,他毫不掩饰自己那如雷一般的声音。

基蓝,你这无耻的好色之徒,你明知莉莲乃我心爱的娇妻,你竟还胆敢以卑鄙的手段将她掳去,强关于你的妖将府,若非知情人向我告密,我至今仍被你蒙在鼓里。“

老子今天不但要夺回我的妻子,还要狠狠地收拾你这枉顾王令的无耻之徒,将你押回长老会审判!“

基蓝听得勃然大怒:“放你的狗屁,莉莲是我黄沙妖将纳娶的第四位夫人,什么时候成了你妻子了!”

蛮蝎妖将暴喝道:“无耻的好色之徒,放狗屁的是你才对,你用卑鄙的手段强掳我爱妻,还将她强押于你的妖将府,肆意凌辱,死到临头你还敢狡辩,来人,给我搜!”

跟随蛮蝎妖将同来的一大群重甲兵,立即破门而入,与镇守在黄沙妖将府邸内的兵将们形成了僵持之局。

谁敢!“

基蓝气得怒不可遏。

蛮蝎妖将虽然在实力跟势力上,一直都隐隐地稳压他一头,但基蓝能成为天森妖王大人之下最受器重之人之一,又岂是等闲之辈。

蛮蝎妖将一到来,就是最为直接的宣战,气势汹汹,且带着大批随身的重兵,但若硬要战他基蓝又何惧之有。

他只是不愿意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之下,便与眼前这强大的对手冲突。

特别是在圣女殿下已于数日前闭关潜修,不问外事,妖族大权旁落于红河妖侯马天拿之手的关键时刻,绝不宜轻启战端。

基蓝强忍怒气,瞥了一眼四周,见蛮蝎妖将一番动静,早已将城内无数妖众引来妖将府,不由阴沉着脸,缓缓说道。

要战,本人绝不会怕了你这只蛮蝎,但若然要战,你也必须给本人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

他言外之意,等于根本不承认蛮蝎妖将刚才所说的一切,要他拿出更加正当的理由来。

因妖将之间严禁私斗,纵有恩怨也只能接受长老会的调查,违者等于触犯王令,将受严厉惩罚。

不过妖族大部分都凶狠好斗,特别是不同派系之间的妖将,很多背后都有种族仇恨夹杂其中,斗争是难以避免的。

碰到师出有名的情况下,即便某位妖将因理亏而给人登门找麻烦,长老会也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也正是蛮蝎妖将自恃着师出有名,直接打上门来的主要原因。

理由?老子已经说得一清二楚,你还想要什么理由!“

蛮蝎妖将今日的火气极大,如同点燃的火药桶般,一触便爆开来。

等老子的人把我那被你强掳走的爱妻找出来,老子定然把你的狗窝给踏平!“

给我上!“

蛮蝎妖将一声暴喝,底下的重甲兵立即气势汹汹地准备向前冲锋。

但妖将府内的兵士也毫不示弱,个个面上义愤填膺,纷纷置出兵器。

而空中的基蓝与对面的蛮蝎妖将,两大妖将身上的气息更是在疯狂地攀升,一场厮杀大战看似即将爆发。

就在这时,一个身着黄色披风,面目威严的中年妖族,双手负后,在两名贴身妖卫的伴随下,慢条斯理地越过围观的密密麻麻的民众,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声音沉缓地传入众人的耳中,道。

身为妖将,当街私斗,成何体统?“

基蓝浑身的气息一滞,目光朝下方投去,登时心中一凛。

来人竟是九大妖侯之中,实力仅次于红河妖侯的第二强者,青岭妖侯。

犹豫了一瞬,他单手一挥,示意下方的兵将收起兵器,而他则收敛起身上的气息,落至那中年妖族的面前,略有些无奈地单膝一礼。

黄沙妖将拜见妖侯大人。“

蛮蝎妖将也随后落地,朝青岭妖侯一礼,“拜见大人。”

身为妖将竟当街私斗,枉顾王令,成什么体统?“

青岭妖侯显得很是不悦,“说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给本侯从实招来,不得有一丝隐瞒。”

青岭妖侯一出现,蛮蝎妖将像找到了仲裁者,指着黄沙妖将基蓝,怒气冲天地当着青岭妖侯的面,将基蓝强夺其妻的事情公诸于众。

话语一出,众皆哗然。

基蓝听得脸色发青,指着蛮蝎妖将道:“一派胡言!”

莉莲乃我新纳之妻,与本人情投意何,她何时成了你这只蛮蝎的妻子了,狗屁!“

蛮蝎妖将暴喝道:“你敢把莉莲交出来,让她当面与你对质?”

可笑,莉莲是我妻子,让她对质我又有何不敢?“基蓝冷冷地说道,”但别怪本人没有提醒你,若一会对质完后证明你这只蛮蝎一派胡言,今日之事我定会上报长老会。“

妖族为限制妖将间的冲突与仇怨,作了非常多的严禁规定,染指其余妖将之妻更是其中的重罪,而像蛮蝎妖将这般污化其他妖将妻子的行为,同样不是轻罪,特别是对方还将此事惹大,上报长老会后,等待蛮蝎妖将的定将是严惩,是以基蓝才会有这般警告言语。

然而蛮蝎妖将听后,却丝毫不惧地嚷道:“那便把莉莲交出来,让她当着妖侯大人与所有民众的面与你对质!”

听到蛮蝎妖将直至此刻,仍一副莉莲是他妻子的口吻,基蓝心头是怒火中烧。

看见青岭妖侯神情淡漠地一颌首,基蓝强压下心头的火气,朝身后的府中下人道。

去把莉莲夫人请出来。“

是,大人。“

没过多久,基蓝那心爱的妻子莉莲,便在府中下人的护送来,脸色苍白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莉莲,你过来……“基蓝满脸怜惜地要过去牵她的手。

这个无耻之徒竟敢说你……“

他话还没有说完,莉莲已甩开他的手,一把飞身扑到了蛮蝎妖将的怀里,泪如雨下地哭诉起来。

蛮蝎大人,莉莲终于等到你到来了……莉莲这段时日里遭受黄沙妖将百般凌辱,蛮蝎大人一定要为莉莲讨回公道……“

话音一落,众皆哗然。

看着这不久之前还在他胯下婉转承欢的娇妻,眨眼之间便投身至对手的怀里,基蓝脑袋里“轰”的一声巨响。

莉莲夫人,你……“

妖将府内的一众兵将,也满脸的不可置信。

事实俱在,基蓝,你还有什么话要说!“蛮蝎妖将一声暴喝。

基蓝阴沉着脸,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伏在蛮蝎妖将胸口低泣的莉莲,胸口又痛又怒。

你想怎样?“

蛮蝎妖将嘴角冷冷一笑,“莉莲是我蛮蝎最疼爱的妻子,夺妻之恨不共戴天,都给我让开!”

他一声暴喝,随后五爪微张,身形暴烈如火般掠至基蓝的身前,锋锐的利爪已尽化成了深深的墨绿色,兜头冲着基蓝的面门抓去。

基蓝心头一惊,完全没有想到蛮蝎妖将说动手就动手。

他身形暴退,避开了蛮蝎妖将全力出手的挥击。

砰“的一声爆响。

两人在半空中毫无花假地硬拼了一记,基蓝被蛮蝎妖将一击轰飞了数十丈远,才勉强止住身形,不由心中大骇。

蛮蝎妖将是他的老对头了,对方的实力深浅没有人能比他更清楚。

两人都是涅槃境初期修为,蛮蝎妖将纵胜过他也只是一两分,可他今日展现出的实力,至少比他强了一筹不止,他的实力怎会突然间变得如此可怕?

这太不对劲了。

一瞬间,基蓝的脑海中掠过无数道念头,只感觉今日之事仿佛早有预谋一般,一种深深的不安袭上了他的心头。

青岭妖侯双手负后,似对二人之间的战局毫不关心,一副作壁上观的模样,更让基蓝大感不妥。

就在这时,一道若隐若现的气息出现在基蓝的感应之中。

他顺着气息的方向望去,脑袋里更是轰然一际。

此刻,在他府邸的后花园里,他三个本应该去了圣女峰祈祷的妻子,此时竟个个赤身裸体地依偎在一个身形魁梧至极的男人怀里。

对方对他的妻子左拥右抱,一双大手在她们赤裸的娇躯来回地游走玩弄。

而基蓝的三个妻子不仅没有半分抗拒,反而一脸媚意地承受着男人的亵玩,后者还朝他得意的一笑,用力地揉了揉他其中一位妻子的乳房。

古莫锡!“

无尽的怒火疯狂地涌上了基蓝的心头。

他几乎都想要奋不顾身地飞扑下去,与这天杀的荒山妖将拼个你死我活。

但下一刻,当他看清了古莫锡脸上的得意洋洋之色时,基蓝清醒过来,又不禁悚然一惊。

蛮蝎妖将是黑云妖王麾下头号大将,而荒山妖将则是红河妖侯的左右臂膀,两者的关系一直以来都并不和睦。

可现在,这两人却同时出现在他的府邸里。

古莫锡脸上那得意洋洋的神情,根本就是在激他动手。

这是一个针对天森妖王的局!

基蓝的脑海中电火石火地掠过无数道念头。

下一刻,他毫不犹豫,转身便朝着远方飞掠而逃。

那个方向,是天森妖王所独居的石屋所在。

目睹黄沙妖将飞逃之举,下方的民众一片哗然。

就在这时,一道冷冷的声音传遍在场所有人的耳朵。

黄沙妖将基蓝触犯王令,强夺妖将之妻,不仅不伏法认罪,还企图畏罪潜逃,罪大恶极,当杀!“

一股无形的气墙,从妖将府的后花园里横起,直直将基蓝的身形堵截而下。

待基蓝一拳轰破这股无形气墙之时,一道充满森然杀机的光柱,后发先至地从基蓝的后背贯体而出,带出一蓬血雾。

呃……“

基蓝口中喷出漫天红血,胸膛被光柱洞开了一个大洞,生机尽失的他,直直地栽倒到了地面。

天森妖将奎木接到基蓝被杀的消息时,脑袋几乎是木的。

无尽的愤怒贯满他的胸腔。

他不明白,蛮蝎妖将跟黄沙妖将之间虽有仇怨,但远未到厮杀的地步,他怎么就敢呢?

虽然动手的是青岭妖侯,红河妖侯之下的妖侯第二人,但他们全都有份。

包括荒山妖将古莫锡那个混账,没有他阻截住基蓝,他绝不至于会丧命于青岭妖侯之手。

黄沙妖将基蓝为人成熟稳重,同属一个阵营,待他亦友亦兄,是他素来尊敬的前辈,他绝不相信基蓝会夺人之妻,定是蛮蝎妖将故意陷害。

他不得不来到天森妖王的石屋,求见妖王大人。

在圣女殿下闭关的现在,只有妖王大人才能替蒙冤惨死的基蓝讨回一个公道。

天森妖王的小石屋,建在天森之林最高的一座山峰之顶。

这座除了高以外,并无任何如奇之处的山峰,是天森一族的祖峰,是他们远祖向外开拓的发源地,在他们一族之中有着特殊的意义。

所有族人要登顶求见天森妖王,都必须一步一个脚印地上去。

当天森妖将抵达峰顶的小石屋之时,远方的地平线已染上了一片火红,落日的余晖倾洒大地。

天森妖王一身朴素的麻衣,静静地站在前方,双手负后。

天森妖将来到他的身后,恭敬地跪下喊道:“妖王大人。”

这位三大妖王之中年岁最老的妖王,抬头眺望着远方,轻轻地开口说,“在我一百六十七岁那一年,我跨过了无数族人梦寐以求的那一步,晋入圣境,从此,整个天地便一览无遗地呈现在我眼前。”

那一日,我也如同现在这般站在这里,俯瞰着脚下的大地,踌躇满志。可直到我跨入了这一步足足千年以后,我才明白到了生命的真谛。“

身后的天森妖将不明白,妖王大人为何在此刻对他说这些。

现时的他根本无法猜透一位年逾千岁的圣者,所说之话中所含的真理。

他只是低垂着头,愤懑不甘地说道。

基蓝被杀了,是蛮蝎妖将联合荒山妖将,以及青岭妖侯动的手,在黄沙城里,当着无数民众的面将他当场击杀。这是赤裸裸的宣战,在圣女殿下闭关的现在,只有妖王大人才能为基蓝主持公道。“

天森妖王轻轻一叹,“从他们选中基蓝的那一刻开始,不管基蓝选择战,选择逃,都难躲一死。”

因为,我无法救他。“

天森妖将愕然抬头。

妖王大人?“

天森妖王缓缓转过身。

天森妖将陡然睁大眼睛,脸色大变。

妖王大人,您……“

年逾千岁,早已两鬓如霜的天森妖王,此时竟是面色红润,两鬓由白复黑,看上去年轻了数百岁,似恢复到了他最为巅峰的时刻。

可是他眼下的状态看在天森妖将的眼里,却跟身后那轮红如火球的落日没有两样,虽看似仍在燃烧,可谁都知道当落日的余晖一去,生命也就到了尽头。

我要死了。“

听到这从天森妖王口中说出的确切答案,天森妖将嘴唇不停地颤抖。

是谁?究竟……是谁……“

天森妖王洒然一笑,也不瞒他,“是红河妖侯联手黑云妖王,在我返回天森之林的途中,亲率四位妖侯联手伏击我。我虽用尽力量将他们逼退,但也生机尽枯,生命即将走至尽头。”

他们派人杀死基蓝,正是为了测试我的伤势到底有多重。“天森妖王轻轻一叹,”其实,就算他们不动手,我的寿元也早已将至,大限已期。“

天森妖将听得浑身都在颤抖。

马天拿……为何要这么做?“

天森妖王眺望着远方的落日,淡淡地说:“因为,马天拿怀疑王上已驾崩。”

因为他想成为天妖王,一刻都已经不想等了。“

天森妖将浑身更是颤抖得说不出话来。

天森妖王淡然一笑:“生死有命,无需介怀。红河妖侯马天拿大势已到,黑云妖王已效忠于他,白岭妖王很快也会步其后尘,妖族再没有任何人可阻挡于他,连殿下闭关也是为了尽快恢复修为与他对抗。”

从现在起,你们需低调行事,在殿下出关之前,绝不能与马天拿有任何冲突,否则后果难测。“

难道……妖族从此将沦为马天拿一手遮天吗?“天森妖将颤抖着嘴唇道。

天森妖王闻言,露出一丝别有深意的笑意。

相信我,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人制住马天拿的。“

他缓缓地回过身去。

你们现在所需要的,就是耐心的……等待……“

天森妖王说完了这句话,便不再言语,静静地那么站着。

天森妖将恭立在他的身后,良久,忽觉有异。

妖王大人?“

他喊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回应。

一股强烈的不安涌上了心头。

天森妖将颤抖地走上前去,来到了天森妖王的身旁。

看见的是天森妖王最后凝固在脸上的那一丝笑意,以及浑浊的双目之中,那山风也化不开的对下方这片守护了一辈子的大地的深深眷恋。

扑通“一声。

天森妖将双膝重重跪地!

是夜,天森妖王重归星海的消息传遍妖族。

哈哈哈哈……“

红河城堡里,青岭妖侯开怀地放声大笑。

我就说,天森妖王那老家伙怎可能在马天拿大人的亲手重创下,还能安然无恙,原来一直都是假撑,哈!这下,没有任何人能阻挡得了大人您荣登天妖王宝座了!“

青岭妖侯原在九大妖侯之中实力排行第三,但因他与马天拿系出同一族,且历来视他马首是瞻,与马天拿关系极之亲密,其实力在近几年突飞猛进,背后有马天拿的倾力相助。

马天拿对他的信任,更犹胜于左右臂膀的古莫锡,因而二人说起密话来一点顾忌都没有。

马天拿闻言,面上也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神色。

三日前,他联同黑云妖王,亲率四大妖侯联手布下天罗地网伏击天森妖王,却给对方突破重围,返回了天森之林。

此事一直令他如鲠在喉,这刻终于得到了确切的好消息,不由心中狂喜。

天森妖王一除,放眼妖族全境,就再也没有能够与他正面抗衡的人物存在,他登上那至高无上的宝座,也终于没有任何障碍。

想到这里,他心中一动,问道。

千面魔君那边,仍没有消息吗?“

提起此事,青岭妖侯收起面上的笑容,正色道:“没有,自十年前我亲上中土找到千面魔君,委托他袭杀秦秋阳父子之事,过后他便音信全无,连同姓秦的父子俩也是,我看他们八成已经同归于尽。”

我尝试过派人去搜找他的贴身侍从,对方也同样不知所踪。“

马天拿双手负后,透过窗口俯瞰着红河城,冷哼了一声。

姓秦的或许已跟魔多那家伙同归于尽,但那个孽种,定然还存活在世。“

青岭妖侯听得满脸愕然:“禁忌之子还活着,怎么可能?难道大人有证据证明他还活着?”

马天拿阴沉着脸,道:“圣女至今仍不肯为我马天拿生孩子,唯一的解释,就是她那孽种仍活着。”

圣女受孕虽不易,但他与天葵圣女成婚迄今已有数年,自两人成婚之后,除他不在的时间里他几乎夜夜与妻子行房,按照频率来算她早该受孕成功了才是。

可直到现今,天葵圣女依旧不见任何孕兆。

马天拿早已等得心焦,甚至已准备请出妖族最有经验的灵医来为圣女问诊,可就在灵医即将到来的时候,天葵圣女却忽然闭关。

马天拿终于生疑,怀疑天葵圣女这数年来在与他行房过后,必是用了某种秘法将他射入她体内的精子尽数灭杀。

而这个想法也得到了那位灵医的确认,历代确有圣女能够炼成某种秘法,能杀死男人射入体内的精子,使之无法与圣女体内的灵卵结合成胎。

青岭妖侯听完之后,虽感愕然,却也忍不住冷冷一笑。

如此说来,这姓秦留下的孽种果真还活着。“

难怪,以马天拿现时权倾妖族的权势地位,为何三番两次地要他派人深入中土寻找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杂种,背后原来还有这样的原因。

也难怪,只要一日这小孽种还在,那天葵圣女当然不会考虑为马天拿诞下血脉。

此事并不难办,只要这小子一死,那圣女自然地就会考虑为大人受孕。“青岭妖侯冷笑着道。”我即刻就派人去办此事。“

等等。“

马天拿忽然叫住了他。

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马天拿突然扔给了他一块黑色的铁牌。

青岭妖侯伸手接住,一看之下,立时一惊:“阎罗令!”

中土十大洞天之一,阎罗殿主亲手所刻的阎罗令,持有此令者,有直接与阎罗殿主对话的资格。

马天拿的声音蕴含着欲除之而后快的深刻杀意,幽幽地传来道。

今趟,你亲自前往中土一趟,将此令交至冥后手中,请她亲自出手,替我绞杀这孽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