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圖(星海變) 第二卷 第十六回 妖族之變

簡體

第十六回 妖族之變 book18.org

妖族。 book18.org

距聖女峰七百餘里的黃沙城。 book18.org

一身銀色鎧甲的基藍,策騎著一匹神駿的烈焰馬,在身後一支百戰之師的簇擁之下,威風凜凜地策過黃沙城的主城大街,來到了一座氣派的府邸之前。 book18.org

基藍今年剛年過五十,對於壽命悠長的妖族而言,這個年紀才剛剛踏入壯年,是以他的外貌看上去像三十歲來許,面容堅毅,予人一種成熟穩重之感。 book18.org

他的身軀雄偉高壯,高高雄鋸於馬背之上,在陽光的照映下,銀色的鎧甲下那壯碩的體魄仿佛擁有無窮的力量。 book18.org

時值正午。 book18.org

太陽已登臨白皚皚的聖女峰之頂,紅光將大地照映得一片光亮。 book18.org

沿街的民眾在看見基藍的隊伍旋風般策過之時,皆紛紛投去恭敬的神色。 book18.org

黃沙妖將基藍,乃天森妖王麾下除天森妖將之外的第一大將,同時也是這整座黃沙城的最高統治者。 book18.org

他從烈焰馬高大的馬背上一躍而下,府邸內立即有人恭迎了上來。 book18.org

大人,您回來啦。「 book18.org

基藍面色似略有些疲憊,只是點了點頭。 book18.org

一邊往裡走,好一會兒後才隨口問了一句:「怎沒看見夫人她們?」 book18.org

三位夫人這幾天到聖女峰祈禱去了,尚未回來。只有莉蓮夫人沒去,知道大人您要回來,莉蓮夫人這幾天一直都在府里沒出過半次門,在等著大人。「下人恭敬地回答說。 book18.org

聽到他這麼說,基藍面上的疲憊一去,一對炯炯有神的雙目,陡然燃起一股火焰。 book18.org

他擺手揮退了身後的下人,腳步匆匆地往府邸深處步去。 book18.org

一個有著一頭紅褐色長髮,身材高挑秀美的女性妖族,出現在了基藍的眼前。 book18.org

見到他的到來,那女人的臉上露出了無比欣喜的神色。 book18.org

基藍大人,您回來啦,呀……「 book18.org

她話還沒有說完,飽滿性感的嬌軀已被基藍緊緊地抱住,接著一張火熱的大嘴便朝著她芳唇狠狠地吻了下來。 book18.org

嗯嗯……「 book18.org

女人被基藍緊抱著吻住,身子很快也熱情似火起來,緊緊地反抱住了身上的男人,與之火熱地纏吻。 book18.org

男人一邊狂吻,一邊抱起她的身子迫不及待往臥室內里走去。 book18.org

基藍大人……您才剛剛回家,別這麼著急嘛……「 book18.org

唇分之後,女人嬌喘吁吁地膩聲說道。 book18.org

基藍一把將她扔到臥室的大床上,目光火熱地瞧著她,一邊迅速地脫掉身上的甲冑。 book18.org

當身上的衣物盡數脫掉之後,基藍一把將女人壓到了身下,粗暴地開始扯她身上的衣服。 book18.org

莉蓮,你知道這幾天我有多想你嗎……「 book18.org

他一邊扯脫著女人身上的衣物,一邊瘋狂地在她的臉上,脖子上來回地索吻。 book18.org

嗯嗯……基藍大人……「 book18.org

這名叫莉蓮的美艷女人仰起脖頸,任由基藍的大嘴落在她的身上,一雙縴手也插進了基藍濃密的頭髮里,發出陣陣誘人的輕吟。 book18.org

當她身上最後一片遮身衣物被基藍扔至床下的時候,基藍再也忍不住了。 book18.org

啪「的一聲。 book18.org

他的大手在莉蓮豐滿的雪臀上重重地拍了一記,不用說半句話,後者立即會意地轉過身子,像條母狗一樣俯趴在了床上,面朝著男人高高地撅起了翹臀。 book18.org

基藍在她大開的花穴口處摸了一記,察覺到滿手的濕潤之後,雙手立即將她的臀瓣左右大分,跟著下身那根爆滿了青筋的巨根,便順著兩片早已充血濕潤的唇瓣用力一捅。 book18.org

噢……基藍大人……「 book18.org

身下的女人立刻發出了一聲叫人熱血沸騰的呻吟。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基藍閉上眼睛,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氣。 book18.org

感受著下身那種被緊緊包裹住的暢快之感,再度睜開眼時,雙目之中已是慾火熊熊。 book18.org

他擁有三位妻子,但卻沒有一個能像這新納的尤物這般,直叫人慾罷不能。 book18.org

基藍粗糙的大手用力地揉捏著她的臀肉,下身用力地開始進出撞擊。 book18.org

啪,啪,啪!「 book18.org

隨著基藍那記記重鑿般的抽插,身下的美艷女人發出了陣陣銷魂浪蕩的嬌吟。 book18.org

噢噢……基藍大人……你好勇猛……噢噢……「 book18.org

聽到身下的女人在自己的大力猛插之下,那歡快誘人的呻吟贊語,基藍的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book18.org

自他的第三任夫人已娶了七八年後,他已很久沒有嘗試過這種渴望的心情了。 book18.org

在身下這個娶了還不到一個月的新夫人身上,他終於體會到了久違的激情和快樂。 book18.org

正當他暢享著銷魂之際,一道暴喝聲有若平地響起的一聲巨雷,在基藍所在的府邸上空轟然炸響。 book18.org

基藍,你這好色無恥的小人,馬上給老子滾出來!「 book18.org

這一聲暴喝出現得極之突然,且聲音似還蘊含著無盡的怒火,響徹雲顛。 book18.org

不僅令揮汗如雨的基藍猛然一驚,他身下的女人更是被嚇得臉色發白,赤裸的嬌軀一陣顫抖。 book18.org

無盡的怒火陡然充斥滿了這位黃沙妖將的胸腔。 book18.org

他強忍胸膛的怒氣,重新將一身甲冑穿回身上之後,安慰了床上那嚇得臉色發白的夫人幾句,便氣勢洶洶地走了出來。 book18.org

基藍一眼就望見府邸的上空,那道熟悉的身影。 book18.org

他幾乎是咬牙切齒地狠狠盯著對方,破口大聲臭罵道。 book18.org

我基藍哪裡得罪你了,你這隻臭蠻蠍,今日你不給本人說個清楚,你別想著能安然離開。「 book18.org

你哪裡得罪我?你他媽問問你自己!「空中那道雄偉的身影氣得同樣破口大罵,」有膽子做,卻沒膽子敢承認。「 book18.org

哼,死到臨頭,還膽敢威脅我無法安然離開?老子今日就是要來掀翻你的狗窩的,看看誰能安然離開!「 book18.org

基藍給他一陣不分青紅皂白,劈頭蓋臉的臭罵,氣得胸口都要爆炸了。 book18.org

他的聲音幾乎是從牙縫裡一個字一個字地磨出來。 book18.org

蠻蠍妖將,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專程來找本人麻煩的吧。「 book18.org

下一刻,他的身形沖天而立,來到了蠻蠍妖將的跟前,毫不示弱地與之對峙。 book18.org

蠻蠍妖將冷冷地看著他,他毫不掩飾自己那如雷一般的聲音。 book18.org

基藍,你這無恥的好色之徒,你明知莉蓮乃我心愛的嬌妻,你竟還膽敢以卑鄙的手段將她擄去,強關於你的妖將府,若非知情人向我告密,我至今仍被你蒙在鼓裡。「 book18.org

老子今天不但要奪回我的妻子,還要狠狠地收拾你這枉顧王令的無恥之徒,將你押回長老會審判!「 book18.org

基藍聽得勃然大怒:「放你的狗屁,莉蓮是我黃沙妖將納娶的第四位夫人,什麼時候成了你妻子了!」 book18.org

蠻蠍妖將暴喝道:「無恥的好色之徒,放狗屁的是你才對,你用卑鄙的手段強擄我愛妻,還將她強押於你的妖將府,肆意凌辱,死到臨頭你還敢狡辯,來人,給我搜!」 book18.org

跟隨蠻蠍妖將同來的一大群重甲兵,立即破門而入,與鎮守在黃沙妖將府邸內的兵將們形成了僵持之局。 book18.org

誰敢!「 book18.org

基藍氣得怒不可遏。 book18.org

蠻蠍妖將雖然在實力跟勢力上,一直都隱隱地穩壓他一頭,但基藍能成為天森妖王大人之下最受器重之人之一,又豈是等閒之輩。 book18.org

蠻蠍妖將一到來,就是最為直接的宣戰,氣勢洶洶,且帶著大批隨身的重兵,但若硬要戰他基藍又何懼之有。 book18.org

他只是不願意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之下,便與眼前這強大的對手衝突。 book18.org

特別是在聖女殿下已於數日前閉關潛修,不問外事,妖族大權旁落於紅河妖侯馬天拿之手的關鍵時刻,絕不宜輕啟戰端。 book18.org

基藍強忍怒氣,瞥了一眼四周,見蠻蠍妖將一番動靜,早已將城內無數妖眾引來妖將府,不由陰沉著臉,緩緩說道。 book18.org

要戰,本人絕不會怕了你這隻蠻蠍,但若然要戰,你也必須給本人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 book18.org

他言外之意,等於根本不承認蠻蠍妖將剛才所說的一切,要他拿出更加正當的理由來。 book18.org

因妖將之間嚴禁私鬥,縱有恩怨也只能接受長老會的調查,違者等於觸犯王令,將受嚴厲懲罰。 book18.org

不過妖族大部分都兇狠好鬥,特別是不同派系之間的妖將,很多背後都有種族仇恨夾雜其中,鬥爭是難以避免的。 book18.org

碰到師出有名的情況下,即便某位妖將因理虧而給人登門找麻煩,長老會也大多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book18.org

這也正是蠻蠍妖將自恃著師出有名,直接打上門來的主要原因。 book18.org

理由?老子已經說得一清二楚,你還想要什麼理由!「 book18.org

蠻蠍妖將今日的火氣極大,如同點燃的火藥桶般,一觸便爆開來。 book18.org

等老子的人把我那被你強擄走的愛妻找出來,老子定然把你的狗窩給踏平!「 book18.org

給我上!「 book18.org

蠻蠍妖將一聲暴喝,底下的重甲兵立即氣勢洶洶地準備向前衝鋒。 book18.org

但妖將府內的兵士也毫不示弱,個個面上義憤填膺,紛紛置出兵器。 book18.org

而空中的基藍與對面的蠻蠍妖將,兩大妖將身上的氣息更是在瘋狂地攀升,一場廝殺大戰看似即將爆發。 book18.org

就在這時,一個身著黃色披風,面目威嚴的中年妖族,雙手負後,在兩名貼身妖衛的伴隨下,慢條斯理地越過圍觀的密密麻麻的民眾,出現在眾人面前。 book18.org

他聲音沉緩地傳入眾人的耳中,道。 book18.org

身為妖將,當街私鬥,成何體統?「 book18.org

基藍渾身的氣息一滯,目光朝下方投去,登時心中一凜。 book18.org

來人竟是九大妖侯之中,實力僅次於紅河妖侯的第二強者,青嶺妖侯。 book18.org

猶豫了一瞬,他單手一揮,示意下方的兵將收起兵器,而他則收斂起身上的氣息,落至那中年妖族的面前,略有些無奈地單膝一禮。 book18.org

黃沙妖將拜見妖侯大人。「 book18.org

蠻蠍妖將也隨後落地,朝青嶺妖侯一禮,「拜見大人。」 book18.org

身為妖將竟當街私鬥,枉顧王令,成什麼體統?「 book18.org

青嶺妖侯顯得很是不悅,「說吧,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給本侯從實招來,不得有一絲隱瞞。」 book18.org

青嶺妖侯一出現,蠻蠍妖將像找到了仲裁者,指著黃沙妖將基藍,怒氣衝天地當著青嶺妖侯的面,將基藍強奪其妻的事情公諸於眾。 book18.org

話語一出,眾皆譁然。 book18.org

基藍聽得臉色發青,指著蠻蠍妖將道:「一派胡言!」 book18.org

莉蓮乃我新納之妻,與本人情投意何,她何時成了你這隻蠻蠍的妻子了,狗屁!「 book18.org

蠻蠍妖將暴喝道:「你敢把莉蓮交出來,讓她當面與你對質?」 book18.org

可笑,莉蓮是我妻子,讓她對質我又有何不敢?「基藍冷冷地說道,」但別怪本人沒有提醒你,若一會對質完後證明你這隻蠻蠍一派胡言,今日之事我定會上報長老會。「 book18.org

妖族為限制妖將間的衝突與仇怨,作了非常多的嚴禁規定,染指其餘妖將之妻更是其中的重罪,而像蠻蠍妖將這般污化其他妖將妻子的行為,同樣不是輕罪,特別是對方還將此事惹大,上報長老會後,等待蠻蠍妖將的定將是嚴懲,是以基藍才會有這般警告言語。 book18.org

然而蠻蠍妖將聽後,卻絲毫不懼地嚷道:「那便把莉蓮交出來,讓她當著妖侯大人與所有民眾的面與你對質!」 book18.org

聽到蠻蠍妖將直至此刻,仍一副莉蓮是他妻子的口吻,基藍心頭是怒火中燒。 book18.org

看見青嶺妖侯神情淡漠地一頜首,基藍強壓下心頭的火氣,朝身後的府中下人道。 book18.org

去把莉蓮夫人請出來。「 book18.org

是,大人。「 book18.org

沒過多久,基藍那心愛的妻子莉蓮,便在府中下人的護送來,臉色蒼白地出現在眾人面前。 book18.org

莉蓮,你過來……「基藍滿臉憐惜地要過去牽她的手。 book18.org

這個無恥之徒竟敢說你……「 book18.org

他話還沒有說完,莉蓮已甩開他的手,一把飛身撲到了蠻蠍妖將的懷裡,淚如雨下地哭訴起來。 book18.org

蠻蠍大人,莉蓮終於等到你到來了……莉蓮這段時日裡遭受黃沙妖將百般凌辱,蠻蠍大人一定要為莉蓮討回公道……「 book18.org

話音一落,眾皆譁然。 book18.org

看著這不久之前還在他胯下婉轉承歡的嬌妻,眨眼之間便投身至對手的懷裡,基藍腦袋裡「轟」的一聲巨響。 book18.org

莉蓮夫人,你……「 book18.org

妖將府內的一眾兵將,也滿臉的不可置信。 book18.org

事實俱在,基藍,你還有什麼話要說!「蠻蠍妖將一聲暴喝。 book18.org

基藍陰沉著臉,目光死死地盯著那伏在蠻蠍妖將胸口低泣的莉蓮,胸口又痛又怒。 book18.org

你想怎樣?「 book18.org

蠻蠍妖將嘴角冷冷一笑,「莉蓮是我蠻蠍最疼愛的妻子,奪妻之恨不共戴天,都給我讓開!」 book18.org

他一聲暴喝,隨後五爪微張,身形暴烈如火般掠至基藍的身前,鋒銳的利爪已盡化成了深深的墨綠色,兜頭衝著基藍的面門抓去。 book18.org

基藍心頭一驚,完全沒有想到蠻蠍妖將說動手就動手。 book18.org

他身形暴退,避開了蠻蠍妖將全力出手的揮擊。 book18.org

砰「的一聲爆響。 book18.org

兩人在半空中毫無花假地硬拼了一記,基藍被蠻蠍妖將一擊轟飛了數十丈遠,才勉強止住身形,不由心中大駭。 book18.org

蠻蠍妖將是他的老對頭了,對方的實力深淺沒有人能比他更清楚。 book18.org

兩人都是涅槃境初期修為,蠻蠍妖將縱勝過他也只是一兩分,可他今日展現出的實力,至少比他強了一籌不止,他的實力怎會突然間變得如此可怕? book18.org

這太不對勁了。 book18.org

一瞬間,基藍的腦海中掠過無數道念頭,只感覺今日之事仿佛早有預謀一般,一種深深的不安襲上了他的心頭。 book18.org

青嶺妖侯雙手負後,似對二人之間的戰局毫不關心,一副作壁上觀的模樣,更讓基藍大感不妥。 book18.org

就在這時,一道若隱若現的氣息出現在基藍的感應之中。 book18.org

他順著氣息的方向望去,腦袋裡更是轟然一際。 book18.org

此刻,在他府邸的後花園裡,他三個本應該去了聖女峰祈禱的妻子,此時竟個個赤身裸體地依偎在一個身形魁梧至極的男人懷裡。 book18.org

對方對他的妻子左擁右抱,一雙大手在她們赤裸的嬌軀來回地遊走玩弄。 book18.org

而基藍的三個妻子不僅沒有半分抗拒,反而一臉媚意地承受著男人的褻玩,後者還朝他得意的一笑,用力地揉了揉他其中一位妻子的乳房。 book18.org

古莫錫!「 book18.org

無盡的怒火瘋狂地湧上了基藍的心頭。 book18.org

他幾乎都想要奮不顧身地飛撲下去,與這天殺的荒山妖將拼個你死我活。 book18.org

但下一刻,當他看清了古莫錫臉上的得意洋洋之色時,基藍清醒過來,又不禁悚然一驚。 book18.org

蠻蠍妖將是黑雲妖王麾下頭號大將,而荒山妖將則是紅河妖侯的左右臂膀,兩者的關係一直以來都並不和睦。 book18.org

可現在,這兩人卻同時出現在他的府邸里。 book18.org

古莫錫臉上那得意洋洋的神情,根本就是在激他動手。 book18.org

這是一個針對天森妖王的局! book18.org

基藍的腦海中電火石火地掠過無數道念頭。 book18.org

下一刻,他毫不猶豫,轉身便朝著遠方飛掠而逃。 book18.org

那個方向,是天森妖王所獨居的石屋所在。 book18.org

目睹黃沙妖將飛逃之舉,下方的民眾一片譁然。 book18.org

就在這時,一道冷冷的聲音傳遍在場所有人的耳朵。 book18.org

黃沙妖將基藍觸犯王令,強奪妖將之妻,不僅不伏法認罪,還企圖畏罪潛逃,罪大惡極,當殺!「 book18.org

一股無形的氣牆,從妖將府的後花園裡橫起,直直將基藍的身形堵截而下。 book18.org

待基藍一拳轟破這股無形氣牆之時,一道充滿森然殺機的光柱,後發先至地從基藍的後背貫體而出,帶出一蓬血霧。 book18.org

呃……「 book18.org

基藍口中噴出漫天紅血,胸膛被光柱洞開了一個大洞,生機盡失的他,直直地栽倒到了地面。 book18.org

天森妖將奎木接到基藍被殺的消息時,腦袋幾乎是木的。 book18.org

無盡的憤怒貫滿他的胸腔。 book18.org

他不明白,蠻蠍妖將跟黃沙妖將之間雖有仇怨,但遠未到廝殺的地步,他怎麼就敢呢? book18.org

雖然動手的是青嶺妖侯,紅河妖侯之下的妖侯第二人,但他們全都有份。 book18.org

包括荒山妖將古莫錫那個混帳,沒有他阻截住基藍,他絕不至於會喪命於青嶺妖侯之手。 book18.org

黃沙妖將基藍為人成熟穩重,同屬一個陣營,待他亦友亦兄,是他素來尊敬的前輩,他絕不相信基藍會奪人之妻,定是蠻蠍妖將故意陷害。 book18.org

他不得不來到天森妖王的石屋,求見妖王大人。 book18.org

在聖女殿下閉關的現在,只有妖王大人才能替蒙冤慘死的基藍討回一個公道。 book18.org

天森妖王的小石屋,建在天森之林最高的一座山峰之頂。 book18.org

這座除了高以外,並無任何如奇之處的山峰,是天森一族的祖峰,是他們遠祖向外開拓的發源地,在他們一族之中有著特殊的意義。 book18.org

所有族人要登頂求見天森妖王,都必須一步一個腳印地上去。 book18.org

當天森妖將抵達峰頂的小石屋之時,遠方的地平線已染上了一片火紅,落日的餘暉傾灑大地。 book18.org

天森妖王一身樸素的麻衣,靜靜地站在前方,雙手負後。 book18.org

天森妖將來到他的身後,恭敬地跪下喊道:「妖王大人。」 book18.org

這位三大妖王之中年歲最老的妖王,抬頭眺望著遠方,輕輕地開口說,「在我一百六十七歲那一年,我跨過了無數族人夢寐以求的那一步,晉入聖境,從此,整個天地便一覽無遺地呈現在我眼前。」 book18.org

那一日,我也如同現在這般站在這裡,俯瞰著腳下的大地,躊躇滿志。可直到我跨入了這一步足足千年以後,我才明白到了生命的真諦。「 book18.org

身後的天森妖將不明白,妖王大人為何在此刻對他說這些。 book18.org

現時的他根本無法猜透一位年逾千歲的聖者,所說之話中所含的真理。 book18.org

他只是低垂著頭,憤懣不甘地說道。 book18.org

基藍被殺了,是蠻蠍妖將聯合荒山妖將,以及青嶺妖侯動的手,在黃沙城裡,當著無數民眾的面將他當場擊殺。這是赤裸裸的宣戰,在聖女殿下閉關的現在,只有妖王大人才能為基藍主持公道。「 book18.org

天森妖王輕輕一嘆,「從他們選中基藍的那一刻開始,不管基藍選擇戰,選擇逃,都難躲一死。」 book18.org

因為,我無法救他。「 book18.org

天森妖將愕然抬頭。 book18.org

妖王大人?「 book18.org

天森妖王緩緩轉過身。 book18.org

天森妖將陡然睜大眼睛,臉色大變。 book18.org

妖王大人,您……「 book18.org

年逾千歲,早已兩鬢如霜的天森妖王,此時竟是面色紅潤,兩鬢由白復黑,看上去年輕了數百歲,似恢復到了他最為巔峰的時刻。 book18.org

可是他眼下的狀態看在天森妖將的眼裡,卻跟身後那輪紅如火球的落日沒有兩樣,雖看似仍在燃燒,可誰都知道當落日的餘暉一去,生命也就到了盡頭。 book18.org

我要死了。「 book18.org

聽到這從天森妖王口中說出的確切答案,天森妖將嘴唇不停地顫抖。 book18.org

是誰?究竟……是誰……「 book18.org

天森妖王洒然一笑,也不瞞他,「是紅河妖侯聯手黑雲妖王,在我返回天森之林的途中,親率四位妖侯聯手伏擊我。我雖用盡力量將他們逼退,但也生機盡枯,生命即將走至盡頭。」 book18.org

他們派人殺死基藍,正是為了測試我的傷勢到底有多重。「天森妖王輕輕一嘆,」其實,就算他們不動手,我的壽元也早已將至,大限已期。「 book18.org

天森妖將聽得渾身都在顫抖。 book18.org

馬天拿……為何要這麼做?「 book18.org

天森妖王眺望著遠方的落日,淡淡地說:「因為,馬天拿懷疑王上已駕崩。」 book18.org

因為他想成為天妖王,一刻都已經不想等了。「 book18.org

天森妖將渾身更是顫抖得說不出話來。 book18.org

天森妖王淡然一笑:「生死有命,無需介懷。紅河妖侯馬天拿大勢已到,黑雲妖王已效忠於他,白嶺妖王很快也會步其後塵,妖族再沒有任何人可阻擋於他,連殿下閉關也是為了儘快恢復修為與他對抗。」 book18.org

從現在起,你們需低調行事,在殿下出關之前,絕不能與馬天拿有任何衝突,否則後果難測。「 book18.org

難道……妖族從此將淪為馬天拿一手遮天嗎?「天森妖將顫抖著嘴唇道。 book18.org

天森妖王聞言,露出一絲別有深意的笑意。 book18.org

相信我,在不久的將來,會有人制住馬天拿的。「 book18.org

他緩緩地回過身去。 book18.org

你們現在所需要的,就是耐心的……等待……「 book18.org

天森妖王說完了這句話,便不再言語,靜靜地那麼站著。 book18.org

天森妖將恭立在他的身後,良久,忽覺有異。 book18.org

妖王大人?「 book18.org

他喊了一聲,卻沒有得到回應。 book18.org

一股強烈的不安湧上了心頭。 book18.org

天森妖將顫抖地走上前去,來到了天森妖王的身旁。 book18.org

看見的是天森妖王最後凝固在臉上的那一絲笑意,以及渾濁的雙目之中,那山風也化不開的對下方這片守護了一輩子的大地的深深眷戀。 book18.org

撲通「一聲。 book18.org

天森妖將雙膝重重跪地! book18.org

是夜,天森妖王重歸星海的消息傳遍妖族。 book18.org

哈哈哈哈……「 book18.org

紅河城堡里,青嶺妖侯開懷地放聲大笑。 book18.org

我就說,天森妖王那老傢伙怎可能在馬天拿大人的親手重創下,還能安然無恙,原來一直都是假撐,哈!這下,沒有任何人能阻擋得了大人您榮登天妖王寶座了!「 book18.org

青嶺妖侯原在九大妖侯之中實力排行第三,但因他與馬天拿系出同一族,且歷來視他馬首是瞻,與馬天拿關係極之親密,其實力在近幾年突飛猛進,背後有馬天拿的傾力相助。 book18.org

馬天拿對他的信任,更猶勝於左右臂膀的古莫錫,因而二人說起密話來一點顧忌都沒有。 book18.org

馬天拿聞言,面上也露出了一絲如釋重負的神色。 book18.org

三日前,他聯同黑雲妖王,親率四大妖侯聯手布下天羅地網伏擊天森妖王,卻給對方突破重圍,返回了天森之林。 book18.org

此事一直令他如鯁在喉,這刻終於得到了確切的好消息,不由心中狂喜。 book18.org

天森妖王一除,放眼妖族全境,就再也沒有能夠與他正面抗衡的人物存在,他登上那至高無上的寶座,也終於沒有任何障礙。 book18.org

想到這裡,他心中一動,問道。 book18.org

千面魔君那邊,仍沒有消息嗎?「 book18.org

提起此事,青嶺妖侯收起面上的笑容,正色道:「沒有,自十年前我親上中土找到千面魔君,委託他襲殺秦秋陽父子之事,過後他便音信全無,連同姓秦的父子倆也是,我看他們八成已經同歸於盡。」 book18.org

我嘗試過派人去搜找他的貼身侍從,對方也同樣不知所蹤。「 book18.org

馬天拿雙手負後,透過窗口俯瞰著紅河城,冷哼了一聲。 book18.org

姓秦的或許已跟魔多那傢伙同歸於盡,但那個孽種,定然還存活在世。「 book18.org

青嶺妖侯聽得滿臉愕然:「禁忌之子還活著,怎麼可能?難道大人有證據證明他還活著?」 book18.org

馬天拿陰沉著臉,道:「聖女至今仍不肯為我馬天拿生孩子,唯一的解釋,就是她那孽種仍活著。」 book18.org

聖女受孕雖不易,但他與天葵聖女成婚迄今已有數年,自兩人成婚之後,除他不在的時間裡他幾乎夜夜與妻子行房,按照頻率來算她早該受孕成功了才是。 book18.org

可直到現今,天葵聖女依舊不見任何孕兆。 book18.org

馬天拿早已等得心焦,甚至已準備請出妖族最有經驗的靈醫來為聖女問診,可就在靈醫即將到來的時候,天葵聖女卻忽然閉關。 book18.org

馬天拿終於生疑,懷疑天葵聖女這數年來在與他行房過後,必是用了某種秘法將他射入她體內的精子盡數滅殺。 book18.org

而這個想法也得到了那位靈醫的確認,歷代確有聖女能夠煉成某種秘法,能殺死男人射入體內的精子,使之無法與聖女體內的靈卵結合成胎。 book18.org

青嶺妖侯聽完之後,雖感愕然,卻也忍不住冷冷一笑。 book18.org

如此說來,這姓秦留下的孽種果真還活著。「 book18.org

難怪,以馬天拿現時權傾妖族的權勢地位,為何三番兩次地要他派人深入中土尋找一個無關緊要的小雜種,背後原來還有這樣的原因。 book18.org

也難怪,只要一日這小孽種還在,那天葵聖女當然不會考慮為馬天拿誕下血脈。 book18.org

此事並不難辦,只要這小子一死,那聖女自然地就會考慮為大人受孕。「青嶺妖侯冷笑著道。」我即刻就派人去辦此事。「 book18.org

等等。「 book18.org

馬天拿忽然叫住了他。 book18.org

大人還有什麼吩咐?「 book18.org

馬天拿突然扔給了他一塊黑色的鐵牌。 book18.org

青嶺妖侯伸手接住,一看之下,立時一驚:「閻羅令!」 book18.org

中土十大洞天之一,閻羅殿主親手所刻的閻羅令,持有此令者,有直接與閻羅殿主對話的資格。 book18.org

馬天拿的聲音蘊含著欲除之而後快的深刻殺意,幽幽地傳來道。 book18.org

今趟,你親自前往中土一趟,將此令交至冥後手中,請她親自出手,替我絞殺這孽種。「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