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圖(星海變) 第二卷 第十八回 手足無措

第十八章手足無措

秦天胤懷抱著唐小仙,身影迅速地往前飛掠,很快消失。

紀湘湘看也不看,像是對他的逃之夭夭毫不在意。

一雙泛著迷離媚色的美眸只是緊緊地望著眼前的女人。

沒有任何徵兆,她突然出手。

紀湘湘袖口下伸出一隻晶瑩如玉的縴手,芊芊玉手朝著女人一指點出。

尖銳刺耳的悽厲嘯聲驟然響起。

已奔出數里外的秦天胤,耳邊陡然出現一道悽厲的嘯聲,仿似萬鬼齊哭。

眼前的天地突然大變,天旋地轉,光明仿佛被無盡的黑暗蔓延吞沒。

他渾身氣息一滯,胸口像被重重一擊似的,差點令他栽倒在地。

被他懷抱著的唐小仙則更加不堪,「哇」的一聲,櫻唇吐出了一口鮮血,昏迷了過去。

秦天胤駭然之極,這才知道那妖女方才對他是處處保留,如今她與那位漂亮的大姐姐動起手來,才真正施展出其可怕的實力。

他強忍紊亂的氣息,加速遠離戰場。

場中,嘯聲悽厲尖銳,撕裂虛空。

與此同時,眼前的天地出現了一陣詭異的旋轉,只剩那隻鮮艷欲滴的指尖在眼前疾速放大。

女人不慌不忙,她手中青色的紙傘打開,紙傘邊沿垂下十餘顆小銅鈴,由一根根看上去已有些褪色的紅繩繫著。

女人輕揚紙傘,銅鈴發出悅耳的叮咚之聲。

悽厲的嘯聲倏地消失,幻境瞬間被破。

紀湘湘芳心微凜。

她這一指雖看似漫不經意,但實是經由她來自《天奼秘典》的無上魔功所催發。

不知曾經多少人族高手,連抵抗都來不及抵抗,便飲恨在她這簡單的迷幻魔指之下。

眼前這冰肌玉骨的秀麗女人,不費吹灰之力地輕鬆破解了她這一指,大出紀湘湘的意料。

「咯咯,真是有趣。」

紀湘湘面上媚惑地吃吃一笑,曼妙的倩影隨即化成一團妖艷的紅雲,朝眼前的女人飄去,雪白的纖掌輕飄飄地拍出。

女人手中紙傘重新合攏,輕盈的傘身又變成了迎敵的武器。

兩位同為世間頂尖絕色的玉人,電光石火之間已交手二三十個回合。

紀湘湘纖影曼妙,舉手投足之間,每一個動作皆是那般惹火誘人,勾魂攝魄,卻招招布滿殺機。

那秀麗女子則是另外一番截然不同的光景。

她手執紙傘,窈窕的麗影似霧似紗,縱然面臨著紀湘湘毫不留情的招招殺著,她的動作仍舊是那般從容不迫,裙擺飄揚之間仿似輕柔漫舞。

她的身姿美得仿若廣寒宮下的月下仙子,叫人目眩迷離,難以移開目光。

璀璨的光華漫天。

傾刻之間,兩邊青翠茂密的綠林便因為二女的交戰而被蕩平了一大片。

那名叫靳山的巨漢身中一掌,似是受傷不輕,直到此刻才能站起身來。

他身軀搖晃地往前一跨,似準備進場支援紀湘湘。

像是極有默契似的,那秀麗女子忽然立定。

紀湘湘也倏地收手。

短暫的交鋒,足以令紀湘湘與秀美女子探出對方的底,雙方皆理智地選擇了罷手。

兩人都察覺到了對方的不簡單。

特別是紀湘湘,她從對方那曼妙的舞姿之中,竟是察覺到了一種奇怪的聖潔冰清味道。

這種感覺,她只從她的最大對手天宮神女澹臺沐月的身上感受過。

她輕舉起玉手,示意身後的靳山站住,玉容帶著嫵媚的微笑:「敢問這位姐姐與天宮神姬又或天宮神女,有何關係?」

秀美女人垂下玉手,淡淡道:「沒有關係。」

「姐姐既然不肯說,那便算了。小妹只想問,姐姐是否一定要護著那位小公子?」

「是。」

「姐姐回答得真爽快。」

紀湘湘面上笑容不減,「那這麼說,姐姐便一定要與小妹為敵了?姐姐可知,與小妹為敵有什麼樣的後果麼?」

秀美女子漫不在意地輕啟櫻唇:「妾身若懼怕你身後的天奼宮,便不會與你這位身為下任宮主的天奼女動手了。」

「咯咯……」

紀湘湘發出一陣銀鈴般的嬌笑,「姐姐果然不簡單,一下子便猜到了小妹的身份。可惜小妹尚有要事在身,不能跟姐姐分出勝負,那位小公子,就讓他暫時自由一段時間吧。不過呢,這件事不會就這麼算的。」

「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霓秀微微一笑:「隨時恭候。」

「靳山,我們走吧。」

「是,紀姑娘。」

靳山單膝下跪,恭謹地伸出蒲扇般的巨手,將紀湘湘惹火曼妙的嬌軀抱坐上寬厚的肩,邁出巨大的步伐,「隆隆」地離開了。

霓秀明亮的雙眸一直目送到二人的身影消失,原本平淡如水的玉容,這才現出一絲急切。

她窈窕的身子騰躍上半空,朝著秦天胤逃離的方向御空飛去。

「紀姑娘,靳山有點想不明白。」大漢瓮聲地說道。

「哦,想不明白什麼?」

紀湘湘漫條斯理地問。

「那女人雖然厲害,但放眼中土,聖境之下又有幾人能是您的對手。」靳山說出了心中的疑問,「既然那少年身上有您想要的大機緣,您為何還要放過這個機會?」

紀湘湘聽完,登時坐在他肩上咯咯一笑,「你太小瞧她了,那個女人絕非你想像中那般簡單。」

說完,她像是在思索,又像是在回憶,半響,才說道。

「若我沒有看錯,她手裡拿的那把紙傘便是妖族初代聖女的天羅傘,而她與我交手時施展的身法,也應該是初代聖女所創的天羅舞。」

「紀姑娘是說,她施展的是妖族聖女的功法?」

紀湘湘喃喃自語地道:「是沒錯,但是奇了怪了……世間怎還有人懂得初代妖族聖女所創的秘法?」

靳山瓮聲道:「是否妖族的天葵聖女傳授予她的?」

「天葵聖女的天葵弓,天葵琴,世間無雙。但可惜,她也不懂得初代聖女所創的秘法,此女該大有來歷,非同尋常。」

說到這裡,紀湘湘不禁大感興趣,「有趣,實在是太有趣了,這件事情回去之後定要親自稟報給師尊,或許師尊能解答我們心中的疑慮,我們走吧。」

靳山剛一提氣,巨碩的身形便頓了一頓。

他肩上的紀湘湘這才想起,他方才中了那秀美女子全力出手的一掌,身體已負上了不輕的內傷。

「呀,差點兒忘了,你受傷了呢。」

紀湘湘那嫵媚誘人的玉容,忽然泛起陣陣媚盪之意。

她雪白的玉手輕輕摩挲著靳山粗獷的臉龐,裙下紅艷的精緻銹鞋誘惑般地在他寬厚的胸膛上輕輕挑弄,跟著紀湘湘俯下身子,紅潤的香唇在他的耳旁輕呵了一口氣,道。

「找個清靜的地方,讓湘湘幫你療傷吧。」

輕飄飄的一句話,立時便令她身下的巨漢鼻息加重,心跳如打鼓。

但他卻是緩緩而又堅定地搖了搖頭,瓮聲瓮氣道。

「靳山身為紀姑娘的護法,保護紀姑娘便是靳山的職責,紀姑娘身份尊貴,靳山豈敢褻瀆?且龐先生曾對靳山明言警告,若是靳山敢碰紀姑娘一根指頭,他會斬了靳山一隻手。」

「他不過是嚇唬你罷了,絕不敢這般做。知道我為什麼喜歡叫你扛著我麼?」

紀湘湘吃吃一笑,湊到他耳邊,竟是伸出紅潤的小舌,在靳山的耳垂蜻蜓點水般地點了幾下,「我早就知道他恐嚇你了,我是故意要在他面前教他吃醋。」

靳山的耳垂被挑逗,耳邊再聽她媚盪入骨的吃吃嬌笑,渾身的慾火立時便被引燃起來。

「紀姑娘,請您別這樣……」靳山粗氣沉重,瓮聲道,「您將來畢竟是要嫁給龐先生的……」

「有何關係?」

紀湘湘紅唇輕張,媚眼如絲地含著他的耳珠,道:「縱然嫁給了他,只要湘湘願意,叫他當著面看你操弄我,他又能怎麼樣呢?」

她露骨的言辭,直聽得靳山胯間陽具硬如鐵棒,但卻依舊堅定地搖了搖頭,重複著方才的話。

「靳山出身低賤,而紀姑娘您身份高貴,靳山不敢,也不能,更不配。」

紀湘湘聞言一陣嬌笑,「天奼宮除了師尊外,便是湘湘一個人說了算,我說可以,便可以。算了,先趕路吧,莫讓大家等久了。」

另一邊。

懷抱著唐小仙的秦天胤,在此前的交手之中體力已耗費得七七八八,雖勉力逃奔,但還是被後發先至的霓秀追上。

聽到身後傳來來的破風聲響,秦天胤大駭,連頭也不敢回頭去望,拼盡全力施展神影身法,沖前疾掠了一大段距離。

霓秀玉容泛起異色。

「是我。」

一道有若天籟之音的聲音送入耳中,秦天胤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

他停下腳步,往回望去,不由大喜地道:「啊,姐姐,是你!」

「姐姐把那妖女逼退了麼?」

霓秀聽見他二度叫自己做姐姐,愣了一愣。

美眸隨後眨了眨,卻也不打算糾正,只朝他微微一笑,「她似乎想保存實力,否則姐姐怕也不容易脫身,不過,她暫時不會來找你們的麻煩了。」

「謝謝你救了我們。」秦天胤感激地道,「是了,不知怎麼稱呼姐姐呢?」

「我叫秦天胤。」

聽到他自報姓名,霓秀那隻握著紙傘的玉手似微微顫了顫,她微微一笑:「我叫霓秀。」

「那,我可以叫你秀姐姐嗎?」

霓秀的紅唇逸出一絲溫柔的笑意,「自然可以,不過,你難道就不怕姐姐跟那妖女其實是一夥的嗎?」

秦天胤很堅定地搖了搖頭,說:「不會的,因為我第一眼看見秀姐姐,就感覺非常親切,我知道秀姐姐你不是跟那妖女一夥的。」

霓秀先是訝然,而後紅唇不禁輕輕揚起。

她這輕輕一笑,仿若百花盛開,秀美不可方物。

霓秀不著痕跡地細細打量他,見他五官端正,長得眉清目秀之餘,面相上亦帶著一絲凜然正氣,容貌氣質完全結合了父母各自的優點,芳心深處不禁湧起難以壓抑母愛。

這時,懷裡的唐小仙發出了一聲略帶痛苦的輕吟,秦天胤回過神來,不禁有些心急道。

「秀姐姐,這位唐姑娘方才給那妖女放的一條小白蛇咬到了,她的身子現在變得好燙,秀姐姐可有辦法救她?」

他其實剛才在唐小仙吐血昏迷時,有嘗試用靈力助她療傷,可結果不僅沒用,反而讓唐小仙的身子變得更加滾燙,駭然下登時不敢再嘗試。

霓秀聞言,這才第一次細心地打量他懷裡所抱的唐小仙,暗自心忖,這小姑娘長得當真是嬌俏可愛,如花似玉。

卻不知她與秦天胤之間是什麼關係。

此前她用秘法找到秦天胤時,見到他正處於左支右絀,隨時被擒的危難困境里,芳心心急如焚,並未過多去關注被他所抱著的小姑娘。

這刻近距離見到唐小仙,連她都忍不住心生歡喜之意,當即便道:「不要著急,你慢慢跟我說,她是被什麼咬傷的?」

伸手撫上唐小仙的額頭,發覺確實滾燙駭人,有些不同尋常。

片刻後,霓秀一對月兒般的彎眉緊蹙,「你是說,咬傷這位姑娘的小蛇,叫天魅蛇?」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這麼寫,反正那妖女叫是這麼叫。」

霓秀玉容變得凝重:「是的話便糟了,這天魅蛇天性奇淫,並且沒有解藥,解毒的方法只有一個,便是……」

「便是什麼?」

霓秀沉吟片晌,當即說道:「我們先把這位姑娘送到安全的地方,解毒的事情,得親自徵詢這位姑娘之後方可確定。」

沒過多久,霓秀便弄來了一輛外形很普通的馬車,秦天胤在前方駕車,霓秀則抱著唐小仙進了車裡照顧她。

由於秦天胤逃離的方向背離秦城,兼紀湘湘離開時的方向又是秦城的方向,因此車子隨後往附近最近的另一座大城撫城駛去。

抵達撫城時,已是夜幕垂空。

三人並沒有去投店,霓秀像是在撫城裡有落腳的地方,一路指引著秦天胤。

最終馬車駛進了城內北大街一座六進的清幽小院內。

「死小賊……你,你要帶人家去哪……我的頭怎麼……這麼暈……」

秦天胤才剛剛從霓秀手裡接過唐小仙,後者就悠悠醒轉了。

但她的狀態瞧上去並不樂觀。

秦天胤的手隔著衣裙抱著她的身子,都能感受到從她玲瓏嬌小的嬌軀中傳達過來的滾燙熱意。

她原先俏麗雪白的俏面,這刻布滿了紅潮,原本靈動的一雙美眸,這刻望向秦天胤亦變得有些迷離。

秦天胤給她這對眼睛瞧著,不知為何一顆心猛然劇烈地跳動了幾下。

「秀姐姐說你中毒了,我們正要想辦法給你解毒。」秦天胤如實地回答說。

唐小仙聽了,似乎清醒了些,「那……那個妖女呢……」

「她沒有追來,秀姐姐暫時把她打跑了。」

唐小仙這才隱約回想起來,似乎在眼前的小賊差點被那妖女拿下的最後關頭,有個極美的女人出手救下了他們。

她艱難地轉過頭,想要看看她長什麼樣子,卻發現身體里陣陣滾燙的燥熱在洶湧涌升而上。

「好……好熱……那個死妖女……放我下來……」

秦天胤趕忙把她抱進房裡,放到床上。

霓秀已經打來了一盆清水,走了過來。

她側身坐到床沿邊處,輕輕撩起唐小仙的裙擺,只見唐小仙白玉般的一隻小腿上出現了兩個小孔洞,正是那條天魅蛇咬到的傷口。

不知怎的,秦天胤瞧見她裙下露出的這隻白得晃眼的可愛小腿,心頭跳動得比剛才更加厲害。

他連忙偏過頭去,不敢再看。

霓秀細心地為她清理好了傷口後,略一沉吟,她望向秦天胤道。

「姐姐有些話要單獨跟唐姑娘說,天胤,不若你一會再進來好嗎?」

秦天胤知道眼前的秀姐姐要他暫避定然有她的原因,所以他沒有過問,點了點頭,很聽話地退了出去。

「你便是秀姐姐麼……多謝你救了我……」

唐小仙雖然個性古靈精怪,又有些刁蠻,卻也非不講道理的人。

加之唐小仙見她容貌氣質是那般風華絕代,生平僅見,聲線輕柔悅耳,素雅儒裙下的身姿輕盈窈窕,哪怕同為女子的她一見之下也不由萬般傾心。

霓秀方才為她擦試傷口的時候,動作細心輕柔,唐小仙深切地感覺到了她對自己的關切,心中既是感激又是溫暖。

「舉手之勞罷了,唐姑娘不必放在心上。」霓秀溫柔一笑。

她隨後正色道,「反倒是唐姑娘,你中了那天魅蛇的淫毒,想來以唐姑娘的出身,也該知此毒世間無藥可解。算上時間,你體內的淫毒過不了多久便會爆發,而解毒的方法只有一個,便是找一個人替你解毒。」

「死妖女……混蛋妖女……早晚有一天……姑奶奶要她好看……」

即便這刻腦袋已有些昏昏沉沉,但唐小仙一想起此事,仍是氣得七竅生煙。

她已打定主意,這件事過後,她定要回家狠狠地跟她母親告狀,縱然天奼宮在中土素來橫行無忌憚,無人敢惹,她也要最疼愛她的娘親向對方討說法。

霓秀柔聲道:「當下最要緊的還是趕緊將你身上的淫毒解除,否則一旦淫毒攻心,大羅神仙也難救。這裡只有你我,我也不拐彎抹角了,唐姑娘,我問你一個問題,還請你如實回答。」

唐小仙淫毒漸漸發作,躺在繡榻上已經是滿臉春潮,俏臉通紅一片,腦袋更是感覺像喝了酒似的,開始感覺醉醉沉沉。

她強忍著渾身泛起的燥熱,道:「秀姐姐,你……你想問什麼……」

「我想問,如若由天胤來幫你解毒,你能否接受呢?」

唐小仙此刻淫毒開始發作,腦袋本已開始迷糊,湧上腦際的儘是陣陣淫思亂想。

可聽到霓秀問她的這個問題時,她腦袋登時就清醒了,不由大叫。

「讓那個小賊跟我……不,不要……本姑娘絕對不要……」

霓秀是過來人,瞧她反應這麼大,心裡便已猜到,她大有可能是心有所屬,便也不願去勉強她。

「唐姑娘不願意,那便當我沒說。」霓秀柔聲說著,「只是我必須提醒唐姑娘,你身上的淫毒已經要開始發作,我擔心再拖下去,唐姑娘你會控制不住神智,跑到外面去找其他的男人……」

聽她這般說,唐小仙不由自主地想到那副光景,嬌軀一顫,臉都煞白了。

事實上關於天魅蛇這種毒物的了解,她可說比眼前的霓秀要更加深入。

天魅蛇這種異蛇僅生長於舊魔土,極奇罕見,其性極淫,一旦身中此蛇之毒,便是最貞烈的烈女也要在此毒的征服下乖乖變成蕩女。

天奼宮女尊男卑,其吸收門人的手段亦一直都是以強擄為主,深受中土白道痛恨。

但其千百年來一直在暗處發展壯大,勢力有增無減,自然是有特殊的手段能令擄來的女子死心塌地的臣服門下。

天魅蛇便是其手段之一,用來對付世間女人極之有效,幾可謂百試不爽。

唐小仙知道她體內的淫毒已經開始發作,如不馬上與男子交合,待淫毒入腦,那她便將連一絲理智都會喪失。

最終的結果,就是如霓秀所言的那樣,失去了理智,跑到大街上去找別的男人強行交歡。

「要我給其他一些不認識的男人……我……我寧可一頭撞死……」一想到那場景,她裙下玉腿立時不安地扭動著。

下身傳來的陣陣如蟻啃般的癢意,並且越來越重。

唐小仙起初還想嘗試著強自忍耐,可結果不僅毫無作用,越忍下身湧來的春潮便越發激烈,不過片刻間的功夫,她的下身便已潮濕一片,連身下的床單都已經沾濕到她溢出的蜜水了。

「好熱……秀姐姐……我……我身上好熱……嗯……嗯……」

霓秀見狀,也頗感束手無策。

她雖精通醫典,前來中土之前,身上也帶來了妖族一些極其珍貴的靈藥,平心而論,一般再重的傷或再厲害的毒,她都有手段能夠救治。

可偏偏唐小仙身上所中的是無藥可解的淫毒,此毒只能靠男人與之交合,令其餘毒泄出體外,除此再無第二個方法。

她彎眉緊蹙,有些為難地道:「唐姑娘……要不然……」

唐小仙知道她的意思,她本能的想抗拒,可是淫毒已然發作,這刻她滿腦子已全是各種淫思褻想,身體的反應亦是欲抗還迎。

陣了春潮湧動,她終於抵擋不住,滿臉通紅地呻吟道,「嗯……那……那小賊就那小賊吧……本姑娘……就當便宜他好了……」

霓秀隨即將外頭的秦天胤重新喚入房內。

「秀姐姐是說,我可以幫唐姑娘解毒?」秦天胤聽得一陣欣喜,「那太好了,該怎麼解,請秀姐姐告訴我。」

雖然與唐小仙的相遇起初算不上多麼愉快。

不過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秦天胤發現她雖然看起來略有些盛氣凌人,但其實心地是很善良的,否則也不會知道韋菁琳的事情後仗義出手,更還打算護他。

說到底,若不是她想幫自己,也不會給那妖女放的蛇咬中。

霓秀沉吟了一下,沒有回答,只是告訴他,先到床邊去。

秦天胤不疑有他,隨後走了進去。

「嗯……嗯……」

當他靠近床沿邊時,秦天胤突然聽到唐小仙發出了一種十分奇怪,卻又感覺似曾相似的古怪叫聲。

唐小仙原來的聲音像嬌鶯初囀,清脆悅耳。

但這一刻傳來的聲音,卻嬌嬌膩膩,大異於她平時的聲音。

不知怎的,秦天胤一聽到這道聲音,心臟忽然急劇地涌跳起來,胸膛怦怦作響。

揭開床上的簾紗,一道嬌小玲瓏的身影忽然投入了秦天胤的懷中。

接著一張軟軟糯糯,充滿溫熱的小嘴便緊緊地貼上了秦天胤的嘴。

來沒來得及反應,一條柔軟芳香的小舌竟是靈活得如同一條小蛇般,火熱地伸進了秦天胤的嘴中。

秦天胤腦袋「轟」的一下,整個人面紅耳赤,手足無措地被撲倒在床上。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