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圖(星海變) 第一卷 第十四回 長街追逐

簡體

第十四回長街追逐 book18.org

秦天胤並沒有離開多遠。 book18.org

一來駱子晉曾教導過他,知彼知己方能百戰百勝。目下他對這群神秘人的來歷背景皆一無所知,對對方多一些觀察,也就多出一些救出韋菁琳的機會。 二來秦天胤也有些擔心若離得遠了,一旦韋菁琳給這些人帶走,後續要再追尋到她又將大費周章。 book18.org

一整天的時間裡,秦天胤一直在附近遙遙監視著這座宅院,如同一位耐心的獵人。 book18.org

自不周城離開過後的這兩日,秦天胤滴水未進,但他體質過人,連續數日不吃不喝都沒有什麼關係。 book18.org

他在遠處找到了一個目力恰好能及位置,距離超過數百丈遠,不用擔心會被那龐先生等人察覺,蹲守了整整一天,奇怪的是發現那院子自那方公子進去之後便大門緊閉,再沒有半個人出入過。 book18.org

從外面望進去,那就是一間看起來普通得再普通不過的平凡宅邸,沒有任何起眼的地方。若不是秦天胤曾親自探索過,誰能想到這不起眼的宅第之中,卻是聚集著三位涅槃境頂尖強者,以及數量眾多的凝氣境高手。 book18.org

足以媲美中土任何一個叫得上名號的宗門勢力。 book18.org

在蹲守的過程中,秦天胤還瞧見過往的大街上,不時有身穿護甲的兵將一隊隊沿街馳過,瞧起來似在搜索著什麼東西。 book18.org

秦天胤自然沒閒情去理會。 book18.org

他監守了一整日,直至夜幕降臨,才起身開始行動。 book18.org

那宅邸內的暗哨布置早已給秦天胤摸得一清二楚,第二次潛伏進來時,他已是輕駕就熟。 book18.org

不費太多時間,他無驚無險地就接近到了韋菁琳所在的小院之外。 book18.org

他沿著屋頂潛行的身子忽然停下,跟著伏下身子來。 book18.org

秦天胤感覺到此刻在韋菁琳的所在的房間裡,有一股強橫的氣息隱隱地透出來。 book18.org

他感應到這股氣息是來自於那肥胖的方公子的,不由心中一凜。 book18.org

面對一個破入涅槃境的頂尖強者,現時的他是絕對沒法取勝的,秦天胤不得不停下了腳步。 book18.org

他皺著眉頭,心忖著,這方公子在韋菁琳的房間裡幹什麼? book18.org

秦天胤對這方公子的第一印象並不好,因為對方從面上上就給了他一種氣量狹小,心胸狹隘的不佳感覺。 book18.org

他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反正見到這方公子的第一眼,這感覺便出現了,所以秦天胤對他的厭惡遠勝那九長老。 book18.org

至於那龐先生,秦天胤有些看不透這個人,他的身上所隱藏的秘密似比這方公子與那九長老更多,更難以猜透。 book18.org

秦天胤耐心地等待著。 book18.org

他在屋頂等了大約半柱香的時間,在這過程之中,沒有任何一個人靠近這小院來。 book18.org

在這過程里,秦天胤靈敏的聽力還似聽到某種若隱若現的輕吟聲,那聲音有點像是韋菁琳發出的,但由於這聲音似在壓抑強忍著,加之距離尚遠,他聽得不真切。 book18.org

待到他終於有些按捺不住,打算冒險再往前靠近的時候,那聲音卻停歇了。 不多時,秦天胤就看到了一個肥碩如水桶般的身影,施施然地走出了韋菁琳所在的小院。 book18.org

正是那方公子方莫。 book18.org

遠遠的,借著皎潔的月色,秦天胤清楚地看到了他此刻那紅光滿臉的臉色,只見那方公子腳步略顯輕浮,圓實的胖臉上帶著一種意猶未盡的古怪笑容,面色通紅,且額頭還浮現著細密的汗珠,令人奇怪。 book18.org

秦天胤見他似要離開,心中暗喜,正準備待他一走就立即進去。 book18.org

這個時候,兩個身材高挑的貌美女人迎面走來,朝方公子一禮後便進了韋菁琳的小院。 book18.org

在秦天胤的感應之中,這兩個貌美女子的修為與慕青君不相上下,他在心裡權衡了一番,覺得自己在兩個巔峰高手的手中沒有足夠的把握帶著韋菁琳突圍,他不得不放棄了這個誘人的想法。 book18.org

兩個女人進入到韋菁琳的房間內,大約一兩盞茶的功夫之後就重新走了出來。 離開的時候,秦天胤瞧見其中一人的手中還捧著韋菁琳那身熟悉的衣裙。 他不由得有些著急,深怕韋菁琳出了什麼事,待到感覺到她的小院中確定沒有第二個人在的時候,秦天胤終於不再猶豫,再次沿著昨夜進去的路線進了房間。 book18.org

在內室里,秦天胤見到韋菁琳坐在床沿邊,她換了一身碧綠色的裙子,輕柔的長裙飄然曳地,令她身上增添了一種溫婉典雅的動人氣質。 book18.org

秦天胤見她無恙,心中一塊大石落地,忙現出身形來。 book18.org

「韋姐姐,是我,我來了。」 book18.org

坐在床沿處的韋菁琳聽到聲音,慌忙地舉起衣袖在臉上擦拭。 book18.org

這時秦天胤已走近過來,才瞧見韋菁琳方才是坐在床沿邊上舉著衣袖抹著眼淚。 book18.org

瞧見這一幕,秦天胤心神微震。 book18.org

他不禁一把緊緊抓住了韋菁琳的小手,緊張地道。 book18.org

「韋姐姐,你怎麼啦,你怎麼哭了?是不是那些壞人對你怎麼了?」 韋菁琳原本正垂首默默地低聲啜泣。 book18.org

她出身於一個書香門第的大世族,自幼知書達禮,並早早與未婚夫定下了婚約,但在這樣的情況下她仍守身如玉,堅持將最美好的一夜留待大婚那一天。 可韋菁琳作夢都沒有想到,她給未婚夫一人保留的珍貴處子之身,竟是給這些擄走她的神秘人輕易地破掉。 book18.org

且在今夜,她更是給一個貌丑如豬的男人在床上折騰了整整近個時辰,弄得她幾乎是死去活來。 book18.org

她無聲啜泣的原因,是她不僅失去了女人最寶貴的貞操,還給一個更加可怕的男人凌辱了第二次。 book18.org

她多希望這只是一場噩夢。 book18.org

可她很清楚,這縱然是一場噩夢,這場夢也可能永遠沒有醒來的那一天。 而就是在這個時候,她再次聽到了秦天胤的聲音。 book18.org

韋菁琳慌忙地舉起袖子,連忙抹掉眼角的淚水,抬起螓首的時候,她一雙發紅的眼眸便跟秦天胤那充滿了真摯關切的眼睛直直對上。 book18.org

韋菁琳芳心不禁升起一絲安慰。 book18.org

她不由自主地反手緊握住了秦天胤的手,清麗溫婉的玉容擠出了一絲略帶僵硬的笑容,對他說道。 book18.org

「姐姐沒事,天胤弟弟,你不用擔心……」 book18.org

她嘴上雖是這般安慰地說著,可話說出口後,韋菁琳卻又不禁回想起了方才在床榻上時,給那肥醜男人壓在身上狠操猛撞的痛苦回憶,臉色登時一白,心中又禁不住地悽苦起來,忍不住將垂下螓首,徑直伏在了眼前這清秀少年的胸口,再次輕泣起來。 book18.org

韋菁琳忽然之間哭著抱住了他,秦天胤不禁有些手足無措。 book18.org

他焦急地問道:「韋姐姐,究竟發生什麼事了,你告訴我。」 book18.org

伏在他懷裡低聲啜泣的韋菁琳,聽了只是微微地搖頭,卻是什麼話都不肯說。 秦天胤的臉色當即就沉了起來。 book18.org

雖然韋菁琳什麼話都不說,可秦天胤卻是知道定然有某種不好的事情落在他她身上。 book18.org

這時,他敏銳的嗅覺突然嗅到了空氣中瀰漫著的一股奇怪味道。 book18.org

那是一種如蘭似麝的淡香,又混雜著某種腥膻刺鼻的難聞味道所交集在一起時的氣味。 book18.org

秦天胤不知怎麼形容,只知這股氣味似是有些熟悉。 book18.org

秦天胤呆了一呆,他忽然想起來了。 book18.org

不久之前,他在沈岸平那艘大船上偷看到他跟君姐姐在做著那種奇怪的事情,最後沈岸平在他的君姐姐身上射出了那種似尿非尿的奇怪液體後,他當時所聞到的氣味就跟這兒十分相似,也是淡淡的香氣又夾混著一種腥氣。 book18.org

秦天胤立即就明白了過來,定然是那剛剛離開的方公子對眼前的韋菁琳做出了同樣類似的事情。 book18.org

此時的秦天胤已隱隱的知道,當初慕青君脫光了衣服在和沈岸平所做的事,似並不是任何人之間隨隨便便可以做的,很可能是夫妻之間,與戀人之間才可以做的事。 book18.org

秦天胤雖尚不是很了解,但韋菁琳的未婚夫並非那方公子,那韋菁琳自然是不願意跟他做那種事情的,她現在悲傷地在哭,也定然是因為這個原因。 雖未親眼目睹,可只要秦天胤一想像那身材如水桶般粗肥的方公子,將眼前的韋姐姐脫得光光的壓到她的身上,然後一直插著韋姐姐尿尿的地方,秦天胤心頭立即浮現起一股非常不舒服的感覺。 book18.org

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抱緊了韋菁琳,對她說道。 book18.org

「韋姐姐,你放心,天胤就算是拼了性命,我也一定會救你出去。」 他的聲音雖然不大,可語氣卻非常的堅定,而且秦天胤說的是一定會救你出去,而不是一定要救你出去,韋菁琳自是聽得出他語氣之中的堅決與那一無往前的氣勢。 book18.org

她不由得從秦天胤的懷中抬起頭來,怔怔地看著身前這清秀少年。 book18.org

他的一雙眼睛是何等的明亮,明亮到仿佛有一股火焰在跳躍。 book18.org

韋菁琳與他的目光相接觸的一剎那,她感覺到自己與對方的心靈在這一刻似跨越了空間與軀體的阻隔,水乳交融在了一起。她清楚無比地感覺到了秦天胤心中對她的呵護與惜意。 book18.org

在這孤立無助的艱難處境之中,秦天胤的出現便有若破開烏黑雲層的一束陽光,忽然之間在她的心湖填滿了暖意。 book18.org

悽苦彷徨的內心也在這一刻得到了深深的慰籍。 book18.org

奇異的暖流從韋菁琳的芳心深處涌了出來,接著流淌遍全身。 book18.org

她怔然地瞧著眼前這眉目清秀的少年,一顆芳心不知怎地,突然急速地跳動了起來,原本慘澹的花容也陡然間浮起了一抹奇異的嫣紅。 book18.org

不知怎麼的,韋菁琳忽然有些不敢去瞧秦天胤那雙眼睛,不由自主地垂下了頭去,但她的螓首仍輕伏在秦天胤的胸口處,聽著他胸膛劇烈有力的心臟跳動,韋菁琳一顆芳心更是怦怦直跳,就這般任由他抱著自己。 book18.org

「韋姐姐,你不要傷心,用盡一切辦法我也定會把你救出來的。我現在需要韋姐姐你跟我說一說這些神秘人的具體情況,現在我依然對他們一無所知,只有知道得多一些,我才更有把握把姐姐你救出去。」 book18.org

韋菁琳這才從他的懷裡離開,輕輕擦拭了臉上的淚痕,道。 book18.org

「姐姐也不知道這些到底是什麼人,他們的行事作風處處透著神秘,我也不知能不能幫到天胤弟弟,但你儘管問,只要姐姐知道的都會告訴你。」 秦天胤點了點頭,隨即將這群人各自的身份地位如何,人手有什麼樣的布置等問題都逐一詢問了韋菁琳。 book18.org

韋菁琳被擄來的這一天一夜裡所接觸到的人並不多,活動範圍也被限制在了這座小院中不能去遠,所知非常有限。 book18.org

但不出秦天胤意料的是,連韋菁琳也發現了這群人之中身份地位最高的,當屬那神秘的龐先生。 book18.org

然後就輪到那九長老跟方公子,再接下去就是秦天胤見到的那美貌的怡夫人跟其他的凝氣境高手。 book18.org

而那龐先生與九長老、方公子三人基本不管事,宅邸內的一切大小事務全是那怡夫人在一手安排。韋菁琳暗中聽到宅邸里的眾人似乎在等待著什麼大人物光臨,一整天的時間都閉門不出,除此之外,便沒有再多的了解了。 book18.org

聽到這裡,秦天胤心中一動,不由問道:「韋姐姐說,連那龐先生在內都準備著在等什麼大人物,那姐姐偷聽到那人什麼時候會到麼?」 book18.org

韋菁琳蹙眉思索了一會兒,有些不確定地說道:「姐姐似有模糊地聽到他們說,那人這兩日就會到來,但姐姐也不敢肯定是不是。」 book18.org

秦天胤精神微振道:「好,我知道了,韋姐姐,這兩天請你多加註意一下這些人的動靜,只要機會一到,我立即就把你救出去。」 book18.org

韋菁琳心中升起一股暖流,點了點頭:「嗯。」 book18.org

還好,她在這淒楚孤立的無助境地里,還有眼前這清秀的少年一心一意地想方設法要把她救出去。 book18.org

她雖沒有任何修為,可她也感覺得到擄走她的這些人的強大,或有可能還要猶勝於她的未來夫家。而秦天胤能夠一個弱冠少年能夠如入無人之境地潛入這裡來,給韋菁琳帶來了最後一絲光明的希望。 book18.org

在不知不覺之中,韋菁琳已將眼前的秦天胤當成了她所能夠依賴的最後一絲依靠。 book18.org

這個時候,她才醒覺自己的手還緊緊地跟秦天胤的手相握著,不由得俏臉一紅,微微地想輕掙開來。可又不覺地想到了自己的清白已被污,芳心又是黯然神傷。 book18.org

接下來的兩天,秦天胤一直寸步不離地守在觀察處,緊盯著韋菁琳所在的宅邸。 book18.org

一到夜幕降垂,他便潛進去尋找救人的機會,但遺憾的是一直都未能找到出手救人的時機。 book18.org

在韋菁琳被擄進這宅邸三天後,秦天胤發現自己快逐漸失去耐性,焦灼之意越來越重。 book18.org

原因在於他發現那方公子過後的這兩晚里,晚晚都在韋菁琳的房間裡過夜。 而他也終於確認他所聽到的呻吟聲,是韋菁琳所發出的。 book18.org

聽見她整夜被那肥胖如豬的方公子在床上折磨,而見到自己之時她還強顏歡笑著反過來安慰自己說她沒事,秦天胤一顆心隱隱地有些作痛,他覺得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 book18.org

他已經決定了,今晚不論怎樣,他都要出手救人! book18.org

烈日當空。 book18.org

此時正值晌午時分,秦天胤仍趴伏在數百丈遠的一處民屋頂處,緊盯著監視地點。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秦天胤忽然抬頭,仰望著天空。 book18.org

一道細小的白影從烈日直插而下,迅速地沒入了韋菁琳所在的宅邸里。 秦天胤目力極強,認出那是一隻通體雪白的神異飛鳥,它紅色的鳥爪下似還抓著一卷小小的筒狀紙片。 book18.org

沒過我久,這幾天裡一直大門緊閉的宅邸,忽然間駛出了一輛看起來頗為眼熟的馬車。 book18.org

馬車沿著主街往城門的方向馳去,速度很快,沒過多久就消失不見。 秦天胤驀地睜大了眼睛,一下子就跳將起來。 book18.org

那輛馬車是此前擄走韋菁琳的那輛車,他還在車裡感應到了三股極之強橫,卻又熟悉無比的氣息。 book18.org

三個涅槃境強者正在車內。 book18.org

分別是那龐先生,九長老以及方公子。 book18.org

秦天胤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他們是不是準備要把韋菁琳帶出城,這個念頭一起,他立即就否定了。 book18.org

那由兩匹神異紅馬拉馳的車子行駛速度極快,若是要出城,城外的路絕不似城內這般平坦,韋菁琳毫無半分修為,絕承受不了顛簸的車子。 book18.org

秦天胤立即就想到那天韋菁琳對他所說,這些人要迎接某位大人物到來。 秦天胤此刻眼睛仿佛有火焰在跳動。 book18.org

三個涅槃境強者都不在,這是救出韋菁琳的最佳機會。 book18.org

機會稍縱即逝! book18.org

秦天胤當機立斷,做出立即營救韋菁琳的決定。 book18.org

白天雖令他暴露的可能性大增,可值此緊要的關頭,秦天胤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立即展開身形,朝前方掠去。 book18.org

必須得慶幸,秦天胤自山海圖中領悟的神影身法世間無二,連龐先生在內的涅槃境強者,都在他有心算無心的情況下給瞞了過去。 book18.org

秦天胤每夜潛入他們的宅邸之中,竟是沒有一人發現他的存在,令他們仍與往常一樣,白天布下的暗哨數遠少於夜晚,成功地讓秦天胤有驚無險地潛入到了韋菁琳的小院中。 book18.org

當秦天胤展開靈覺,令他無比驚喜的是,這刻在韋菁琳的小院子中,只有一個修為大約在凝氣境中期的高手守在她旁,或者應該說是伴在她身旁才是。 秦天胤悄悄地潛藏在院牆後,看見那是一個身材高挑的貌美女子,她正與韋菁琳共坐在後院的小涼亭里,一邊笑吟吟地跟韋菁琳說著話,一邊殷勤地為她倒著酒。 book18.org

「這是出立於木靈族的百花酒,有駐顏的神奇功效,極是難得,最是適合琳妹你這種傾國傾城的美人了,這是怡夫人專程讓姐姐送過來的,琳妹,你試試看味道可好喝?」 book18.org

貌美女子語氣親密,且似還帶著一絲秦天胤所不能理解的討好意味。 而坐在她身旁的韋菁琳則顯得有些局促不安,聞言只是推辭道。 book18.org

「紅姐的好意心領了,只是琳兒自小滴酒不沾,喝不得半點酒。」 book18.org

那紅姐笑著說:「這百花酒名字里雖帶個酒字,卻非是一般的酒,而是集百花釀造,經由千個日夜方成,你聞聞,是不是色淺味又香呢。它美顏的功效可好得緊呢,你試試嘛。」 book18.org

韋菁琳又怎會認不出這百花酒,事實上她還曾品嘗過,確是甘甜香醇,令人回味無窮的美酒。 book18.org

只是她心焦著想儘快逃離此地,只得忍著推辭自己滴酒不沾。 book18.org

「琳兒真的喝不得,這酒既是這般珍貴,紅姐不若多飲幾杯。」 book18.org

那紅姐給韋菁琳這麼一反勸,當下的神情看上去便已動了心,「那……姐姐便恭敬不如從命了。」 book18.org

杯中的百花酒入喉,那紅姐的臉上立時飛起一朵紅雲,雙目大亮,言語之中對韋菁琳更是親近了。 book18.org

「琳妹,這幾日真是委屈你了,待紀姑娘一來後,我們便不會再限制你的行動,還望琳妹你能理解。」 book18.org

韋菁琳垂首下去,沒有說話。 book18.org

就在這時,她眼角的餘光瞧見不遠處一個熟悉的身影,美眸之中不禁又驚又喜。 book18.org

原來秦天胤看見韋菁琳的小院裡僅有一個敵人,當機立斷地繞身於那紅姐的身後,準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之制服,再攜韋菁琳離開。 book18.org

只是當他移到準備出手的位置後,這方位恰好暴露在韋菁琳的視線里,給她所發現,而那正一臉笑意品嘗著百花美酒的紅姐,卻是極之警惕地捕捉到了韋菁琳臉上那一閃而過的驚喜之色。 book18.org

一柄銀劍出現在那紅姐的縴手中,她幾乎是在轉過身的剎那,手中的銀劍同時朝後方運勁一抖。 book18.org

空氣中的溫度出現了詭異的下降。 book18.org

一道陰寒的劍氣衝著直撲而來的秦天胤兜頭劈斬而來。 book18.org

秦天胤心中一凜。 book18.org

這紅姐雖是修為遠不及那怡夫人,可不僅她所施展的詭異劍法卻不可小覷,其臨機應對的反應也是大大超出了秦天胤的意料。 book18.org

其一出手便是毫無保留的殺招,更是讓秦天胤收起了輕視之心。 book18.org

那紅姐這才看見秦天胤,登時冷然喝道:「哪來的小子,活膩了!」 無形的陰寒劍氣已照頭劈去,就在紅姐冷笑那這那不知從哪冒出來找死的傢伙之時,卻見那少年疾掠而來的身法極之詭異,微微的一移,竟是將她那有著十足把握的一劍給輕描淡寫地避開了。 book18.org

紅姐的臉上當即露出了驚駭之色。 book18.org

而秦天胤已趁其內心震駭之際,閃身撲掠至其身前來。 book18.org

紅姐終回過神來,手中銀劍一抖,剎那之間已在秦天胤的跟前織起一片密集的劍網,劍劍儘是森然的殺招。 book18.org

秦天胤的神影身法全力施展,在狹窄的空間內移閃騰掠。 book18.org

「砰」的一聲悶響。 book18.org

秦天胤一掌結結實實地印在了那紅姐高聳的右胸口之上。 book18.org

後者只覺一股蘊含著數道不知如何形容的怪異勁力,從她的胸口直透入身,那怪異的勁力雖是平正中和,卻沉重無比,她的身體生出的防禦力量僅僅略微地抵抗了一下,便給這股勁力透體而出。 book18.org

那紅姐「呀」的發出了一聲痛苦嬌吟,給秦天胤一掌拍出了數丈之遠,倒伏在地上,嘴裡立即吐出了一口鮮血。 book18.org

秦天胤雖看得有些於心不忍,卻也知想要救出韋菁琳,就必須將這紅姐逼開。 「韋姐姐,我們走。」 book18.org

不待韋菁琳反應過來,秦天胤已一把將她攔腰抱起,身子隨即騰空而起,疾速地往外逃去。 book18.org

「哪裡來的毛頭小子?」 book18.org

突然,一把嬌媚的女聲傳入耳中。 book18.org

秦天胤心中一凜,他認出這聲音是那怡夫人的,後者雖然不是涅槃境頂尖強者,可她的修為距此僅有一線之隔,隨時都有可能跨過這一步,遠非尋常的凝氣境巔峰高手可比。 book18.org

秦天胤哪敢停留,當下神影身法全力催發,如大鳥般凌空飛騰而起。 「砰砰砰」。 book18.org

一道道匹練從身後飛來,秦天胤落腳的屋檐處立即被轟開了一個個大洞,瓦礫噼里啪啦地直往地面掉,卻是沒有一道能夠劈中秦天胤。 book18.org

「呀……」 book18.org

身後傳來那怡夫人驚異的呼聲。 book18.org

秦天胤知道,那怡夫人是因為他能夠完全躲過她劈來的每一記匹練而備感吃驚。 book18.org

她揮出的匹練落處並不是正正對著秦天胤,而是落在她預判秦天胤落腳的位置處,可饒是如此,她的攻擊依舊記記落空,顯是秦天胤神異的身法大出了怡夫人的所料。 book18.org

被秦天胤攔腰抱著的韋菁琳,自幼到大何曾遇上過這般兇險的場景,早嚇得緊緊抱住秦天胤,整個人埋首在他的懷裡。 book18.org

救出韋菁琳的機會就在眼前了,秦天胤的神影身法施展到極致,整個人幾乎幻化成了一道虛影。 book18.org

「怡……怡夫人,那小子救走了韋家小姐,怎辦?」紅姐拭去嘴角的一絲血跡,捂著胸口艱難地說道。 book18.org

那怡夫人愕然地瞧著他的身影突破了一次又一次攔截,玉容不禁凝重起來。 「立即給我追!」 book18.org

秦天胤懷抱著韋菁琳,不知躲過了多少個出現在他跟前的哨子,終於成功地逃離了這間大宅邸,落入大街上。 book18.org

此時他也顧不得街上百姓們那怪異的目光了,他抱著韋菁琳,速度不減地朝著遠處一幢最高的建築物掠去。 book18.org

秦天胤已經知道,那幢建築便是這文城的城主府所在,他牢牢地記著林尋南對他所說過的話,當他救出韋菁琳後,只要找到任何一座城的城主通報這個消息,他便會第一時間趕來。 book18.org

身後的宅邸大門大開,一群勁裝高手蜂擁而出,領頭的一道媚影則是那修為最高的怡夫人,她親自帶人追上來,誓要將二人留下。 book18.org

秦天胤不用回頭都知道他此刻所面臨的形勢,因而連頭都沒有回,專挑主大街的方向狂掠。 book18.org

大街上,一個身穿華衣,身材胖得如同一顆球的肥頭大耳青年,在二三十個身披重甲,氣勢如虹的兵將簇擁下,殷勤地伴隨著一個身穿黃裙的少女,朝著前方一座看起來頗為平凡的宅邸行去。 book18.org

街上的行人紛紛朝著這群人投去異樣的目光。 book18.org

不僅是因為許多人認出了那個走在前頭的華衣青年,正是文城的少城主劉安,更是因為此刻劉安殷勤伴隨的那黃裙少女,長得柳眉杏目,美貌動人之餘,還有一種格外嬌憨可愛的氣質,叫人瞧上一眼便難以挪開眼睛。 book18.org

美貌少女自然是那唐家小姐唐小仙了,她對周邊投來的目光毫不在意,只是一臉懷疑地道。 book18.org

「喂,胖子,真是那間宅院嗎?看上去根本沒什麼嘛。」 book18.org

「放心放心,我已經讓人徹底查過了,不久前出城的那輛馬車就是在這宅邸里出來的,絕對沒錯,小仙你要找的人定就在裡面。」 book18.org

「好吧。」 book18.org

唐小仙話音才剛落,隨即就看見不遠處的宅邸里飛掠出了一個熟悉的少年,後者的手裡還抱著一個窈窕的美麗女子。 book18.org

唐小仙當即就睜大了美眸,一臉的不敢相信。 book18.org

下一刻,她心中又驚又喜,朝著秦天胤一指,大聲叫道:「就是那小賊,胖子,趕緊的,給本姑娘圍住他!」 book18.org

「敢情這小賊躲在了這裡,害本姑娘這幾天一陣好找。」唐小仙杏目圓睜地道。 book18.org

「啊,小仙說的小賊就是他嗎?」 book18.org

「不是他難道還有誰,別廢話了,趕緊的,要是給這小賊跑了本姑娘拿你是問。」唐小仙裙下的玉足恨恨地在劉安的大屁股上踢了一腳。 book18.org

劉安爽得渾身哆嗦了一下,立刻就回過神來,胖乎乎的手當即一揮,氣勢昂昂。 book18.org

「給我上!」 book18.org

一眾城主府將士立即一擁而上,分抄包圍。 book18.org

正抱著韋菁琳奪命狂奔的秦天胤,忽然驚愕地發現前方一群人氣勢洶洶地朝他沖了過來。 book18.org

他腦袋飛快地動轉著該怎麼做,即便遇上這般突如其來的情況,秦天胤腳下速度依舊不減,迅速地思索對策。 book18.org

這時,他的目光突然看見前方那一身黃裙,正手執長鞭滿臉笑吟吟地在等待他自投羅網的唐小仙,秦天胤當即就明白了過來,這個與他有過誤會的美貌少女竟窮追不捨到了這裡,還偏偏擋在了他的去路。 book18.org

秦天胤眉頭緊皺。 book18.org

前有狼後有虎,真是麻煩。 book18.org

好在這群包抄住他的人修為遠遜於身後的追兵,秦天胤當即決定突圍。 他去勢不減,神影身法施展到極致,化作一道虛影,在眾人中閃躲騰挪,一轉眼的功夫便成功破開了包圍圈。 book18.org

就在這時,一聲嬌哼傳來。 book18.org

「這次,本姑娘要看你這小賊往哪跑!」 book18.org

一道長長的黑影破空而來。 book18.org

秦天胤對她的鞭法有些顧忌,在抱著韋菁琳的情況下,他難以在狹窄的範圍內作出閃避的動作,長鞭襲來。 book18.org

「啪」的一聲脆響。 book18.org

秦天胤卻是一咬牙,用後背硬生生地抗擊了唐小仙抽來的這一鞭。 book18.org

懷中的韋菁琳聽到他的悶哼,抬起頭來,這才瞧見他是後背中了一鞭,不由花容失色。 book18.org

「天胤弟弟,你怎麼樣了……」 book18.org

「我沒事。」 book18.org

話音剛落,第二鞭幾乎沒有間隔地到了。 book18.org

秦天胤一咬牙,準備再次硬抗,可就在這時,韋菁琳卻是忽然撲到秦天胤的身上來,縴手緊緊地抱住了他的後背,卻是打算用雙手來為他阻擋這一鞭。 秦天胤嚇了一大跳,大叫道:「韋姐姐,不可以……」 book18.org

那美貌少女有凝氣境的高強修為,她這一鞭灌滿了靈力,一抽下來韋菁琳的雙手非斷不可。 book18.org

而此時秦天胤後背的劇痛還沒完全退去,給韋菁琳這般一抱,他根本無處可抗,一時心神俱亂。 book18.org

另一邊的唐小仙也嚇了一跳。 book18.org

她揮出去的第一鞭起初雖是用盡了全力,但她是領教過秦天胤那詭異的身法的,因此她心裡的算盤是由她將對方纏住,再讓眾人一擁而上拿下他。 這傢伙為了保護懷裡的女人,甘願用後背硬抗她的一鞭,著實完全出乎了唐小仙的意料。 book18.org

她壓根沒作此預料,全力展開的鞭法已揮出了第二記,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看見那小賊懷裡的女人竟反身緊抱住了他,意欲用雙手來擋住她的鞭子。 唐小仙又怎看不出那小賊懷裡的女人極可能不諳武事,當即嚇了一大跳,在最後的一刻硬生生地將長鞭收扯了回來。 book18.org

「啪」的一聲勁響。 book18.org

韋菁琳嚇得閉上了眼睛,看都不敢看,過了許久才敢睜開眼睛,卻發現秦天胤已將諸人拋到身後,成功脫離了重圍。 book18.org

一旁的劉安瞧得滿臉震驚。 book18.org

他今趟帶來的全是府中最為精銳的兵將,幾十人居然連一個人都抓不住,而且對方手裡頭還抱著一個女人,他呆呆地問道。 book18.org

「呃,現……現在怎辦?」 book18.org

唐小仙瞪他一眼,「還能怎麼辦,趕緊給我追,愣著做什麼!」 book18.org

一跺腳,嬌小玲瓏的嬌軀仿佛化作一片雲朵,飄然追去了。 book18.org

劉安這才反應過來,大叫道:「都還愣著做什麼,追,快點追……」 一眾兵將嘩啦一聲,這才趕緊追上去。 book18.org

可憐的劉公子,大熱天的挺著個大肚腩,哧吭哧吭地跟在眾人屁股後面。 這時,另一群人迅速地越過了劉安,訓練有素地追在了唐小仙的後方。 「喂喂喂,你們是什麼人,給本公子停下,喂……」 book18.org

那群人無視劉安的喊叫,迅速地消失在前方,把劉安氣得不行。 book18.org

這時身旁的一位將領牽來一匹寶馬,劉安不客氣地爬了上去,在胯下寶馬的強大腳力下,迅速地追了上去。 book18.org

唐小仙也發現了這群追在身後的人,正待要臭罵這幫不開眼的傢伙膽敢在文城裡撒野,卻不經意間瞥見了為首的怡夫人。 book18.org

她從對方的身上那類似於她母親的風韻氣質中想到了些什麼,不禁柳眉一蹙,有些驚疑地想道:「竟是她們,那小賊究竟乾了什麼事,怎會招惹上這些人?」 這般想著,劉安已騎著那匹寶馬來到了她身旁。 book18.org

「小仙,快上馬。」 book18.org

唐小仙朝旁一看,見劉安不知何時弄了一匹看起來非常神駿的黑馬,美眸一亮,正要上馬,但一瞧見劉安那肥膩的大肚腩,俏臉又是一陣嫌棄。 book18.org

此時秦天胤的身影已快消失在大街盡頭,唐小仙秀眉一皺,低喝道:「坐後點。」 book18.org

「哦哦。」 book18.org

劉安臉上大喜,忙不迭地點頭,並把屁股朝後挪了挪。 book18.org

唐小仙輕巧地躍上了馬背,嬌小玲瓏的身子坐在了劉安的身前。劉安連忙一甩馬繩,全速朝前追去。 book18.org

劉安肥胖的雙手環在唐小仙的左右兩側,這姿勢就像是抱著她似的,她還感覺到一坨肥肉緊緊地壓在了她的後背上,駿馬馳騁之間,唐小仙還感覺到了劉安緊貼在自己屁股的下身,在眼下這種時候了竟然還硬了,那根粗肥的肉具正緊緊地抵在她的股溝中間。 book18.org

唐小仙氣得幾乎要把他一腳踹下去。 book18.org

「混蛋,都什麼時候了還滿腦子污穢思想,我給你三息時間軟下來,沒軟下來本姑娘就送你下去變成葫蘆。」 book18.org

劉安原本嗅著從唐小仙身上傳來的芳香,懷摟著她誘人的玲瓏嬌軀,下身是硬得直發疼,爽得要命。 book18.org

下一刻給唐小仙這般一個臭罵,把他給嚇得別說三息,直接就軟了。 從雄糾糾氣昂昂直變得軟趴趴。 book18.org

唐小仙嬌哼一聲,看著前方疾馳的身影越來越近了,笑容浮上了她的俏臉。 「看這小賊往哪跑。」 book18.org

「對對對,看他往哪跑,膽敢得罪我們小仙姑娘,活膩了,哈,有我爹的這匹神馬在,我看他往哪裡……咦,我……我是不是我眼花呢,我怎麼覺得這個小賊好像……」 book18.org

「在往我府里跑?」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