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圖(星海變) 第一卷 第十二回 神秘敵人

簡體

第十二回神秘敵人 book18.org

唐小仙柔嫩的小香足,陡然間踩在了自己兩腿之間的部位,劉安只覺渾身的血氣直往腦門上沖,全身的肥肉也陡然間一個震顫。 book18.org

「啊……啊啊……小仙……」 book18.org

感受著唐小仙這隻柔軟的香足,此刻準確地踩在了自己充血挺立的肉棒,劉安興奮得臉上的肥肉狂顫,激動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book18.org

「好爽……用力,再用點兒力……」他嘴裡不斷地叫道。 book18.org

唐小仙的小腳隔著褲子,在他的胯間輕輕地踩按,她能夠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足尖正踩踏著一根粗肥的肉棍。 book18.org

劉安的這根肉棍雖然尺寸不長,甚至可說有些短,不過肥壯度倒是與他的身形相得益彰,同樣矮矮胖胖的。 book18.org

踩按之間,唐小仙能從足間這根硬邦邦的的事物,感覺到劉安此刻已經是慾火焚身。 book18.org

她媚眼如絲地說道:「喂,舒服嗎?」 book18.org

「舒……舒服……太舒服……」 book18.org

「那……你想不想更舒服,更爽呢?」 book18.org

「想……想……」劉安不假思索地點頭道。 book18.org

「只要你幫了小仙這次的忙,小仙就幫你弄一次……更舒服的!」 book18.org

唐小仙一邊語帶魅惑地說著,腳下忽然朝著劉安胯間高高凸起的部位這麼一用力,登時踩得他「哦哦」直叫,爽得不得了。 book18.org

劉安之所以反應這般激烈,絕不僅僅是因為眼前的唐小仙如花似玉的秀媚姿容令他色授魂與。 book18.org

更重要的是,唐小仙池州唐家大小姐的身份之高貴,即便是身為文城少城主的他,仍然是高不可攀。 book18.org

劉安雖是唐小仙裙下無數追求者中,極少數獲得與她親近資格的追求者,可像眼下這般得到唐小仙美麗小腳的挑逗卻尚屬第一趟,試問劉安如何能不激動? 劉安此刻下身的肉棒給她的誘人小腳挑逗得硬得發疼,這刻精蟲上腦,什麼顧慮擔憂全都給他拋諸到了腦後去。 book18.org

他此時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便是想著如何能讓眼前這嬌憨可愛的唐小仙用她那對誘人的小巧玉足給他搓弄去火。 book18.org

「我幫……我幫……」 book18.org

「我……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事成之後,我要小仙用你的這對可愛的小腳幫我搓……搓那個……直到搓出來……」劉安雙目通紅,面上寫滿了渴望。 唐小仙見他終於答應,不禁喜逐顏開。 book18.org

但她面上仍裝出嗔怪的神情,道:「你這人真是的,人家的腳有什麼好的嘛……」 book18.org

「小仙……」劉安還以為她不肯,一張胖臉簡直都要哭了,「就當我求你了好嗎?一回,就這一回……」 book18.org

「只要你肯幫我搓出來,我……我馬上就把所有人手派出去幫你找人,今晚一定幫你把人給找到……」 book18.org

「看你這麼難受的樣子,好吧……本姑娘就勉為其難地答應你吧。」 唐小仙輕輕地收回玉足,穿好繡鞋,略帶嬌羞地說:「哪,你趕緊把你的人手分成兩批,一批給我追尋一輛剛進城不久的馬車,另一批去給我搜一個小賊。」 book18.org

「若是幫小仙辦成了這事,我答應你的要求絕不食言。」 book18.org

劉安早給她迷得神魂顛倒,色慾薰心。 book18.org

當下站起身來,不迭地點頭,「我這就去,這就去……你,你等我好消息……」 book18.org

說完,跌跌撞撞地走了。 book18.org

他一走,唐小仙登時吟吟一笑,「這隻大胖豬,關鍵時候還是有點用處的嘛。」 book18.org

她跟著輕哼一聲,櫻唇揚起一絲得意的笑意。 book18.org

「哼,本姑娘倒要瞧瞧,這小賊能往哪跑?」 book18.org

※※※ book18.org

秦天胤在甩開了唐小仙之後,以迅如鬼魅的身法入了城。 book18.org

但給唐小仙這麼一耽誤,他卻是失去了目標的蹤跡。 book18.org

幸好的是,秦天胤一路追來,他遠超尋常人的靈敏嗅覺,一直清楚地捕捉到從馬車內飄逸出來的一股淡淡的幽蘭之香。 book18.org

秦天胤並不知道那是陷入昏迷的韋家小姐所用的胭脂水粉,與她本身的體香混合在一起時散發出來的香味,只知那香氣經久不散,縱然眼前失去了目標的蹤影,他依舊十分地鎮定,並沒有因此驚慌失措。 book18.org

他憑藉驚人的嗅覺,一路追尋而去。 book18.org

文城在南境雖只是一座毫不起眼的小城,但它的規模實際上比秦天胤小時候生活過的洛城還要大上數倍不止。 book18.org

對方在擄走了韋菁琳後,似是一路沿著城中心駛去。 book18.org

秦天胤在後方追隨了近兩個時辰,直追到夜深,才發覺香氣在一座中等規模的宅邸處消失不見。 book18.org

他立即便知道馬車進了這間宅第里。 book18.org

秦天胤的身形隱藏在宅邸外的街角的小巷口轉角處,他駐足了一會,默默觀察了一段時間,不禁皺起了眉頭。 book18.org

眼前的宅邸雖看起來不算大,遠比不上沈岸平在不周城買下的那座宅園,可在秦天胤眼中,這處宅第的守衛力量百倍於前者,甚至讓秦天胤一時間都有些籌措不前。 book18.org

他敏銳的超凡靈覺清晰地感覺到,那正緊閉的宅第大門之後,四名修為至少在凝氣境中期的高手把守在入口的大門處。 book18.org

靈覺再往內延伸,秦天胤至少感應到了十多股隱藏於暗處的暗哨,每一個暗哨皆擁有不弱於那四名把守大門的人的實力。 book18.org

他們分散在宅邸內的各個角落,像隱藏在黑夜中的幽靈,靜靜地在等待著落網的獵物。 book18.org

他們身上的殺氣有若實質,令人毫不懷疑若有人踏入他們的陷阱時,必迎來毫不留情的阻殺。 book18.org

誰能夠想到,這從外表看上去平凡無奇的一間宅第,內里竟藏暗藏如此森嚴的殺機。 book18.org

連身懷神影身法的秦天胤,也破天荒的首次生出無處可下手之感。 book18.org

他想了想,悄悄地躍上周邊屋舍的屋頂。 book18.org

他沿著這間宅邸的四周慢慢地繞行,憑藉高處,他視黑夜如白晝的雙目遙遙地觀察著宅邸內的每一個能夠看得見的布局,觀察得極為仔細,連內中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都一一記於心中。 book18.org

當秦天胤遠遠地將那宅邸繞行了一個大圈後,已是三更天時分了。 book18.org

他決定冒險進去。 book18.org

韋家小姐已被那幾人帶進裡面挺長時間,她一個弱質纖纖的大家閨秀,不比那些有修為的人,一丁點的折磨都可能無法承受。 book18.org

秦天胤不知道她會受到何種對待,所以非常擔心。 book18.org

眼前的宅邸雖是烏燈黑火,兼守衛重重,但秦天胤繞了一大圈後,仍成功地尋找到了一兩處防衛薄弱的地點。 book18.org

此刻月上中天,那宅邸內的人大概是不想過於高調惹眼,僅僅點了很少的燈火,正巧給了秦天胤極佳的掩護。 book18.org

他收斂起身體內的一切氣息,展開神影身法,如鬼魅一般的掠至宅第西側的一處牆面下,隨後靜止不動。 book18.org

宅邸內並非全是暗哨,內里有三四個是活動的明哨,秦天胤已經將這幾個活動明哨的巡視範圍觀察得很清楚,數十個呼吸之後,牆後的其中一便會往西南方向巡去,間中這個方位會出現一個空檔。 book18.org

空檔的時間稍縱即逝,因此秦天胤必須將這機會把握拿捏得很好,一息也不能出錯。 book18.org

三……二……一! book18.org

是時候了! book18.org

秦天胤感覺到牆內那人已轉身往西南方巡去,他當機立斷,毫不猶豫地施展神影身法,無聲無息地躍過高逾十丈的宅牆,仿似鬼魅般地落往牆後。 腳尖落地的一瞬間,他立即朝著正前方的一株杉木掠去,就在那人剛轉過身之際,秦天胤的身影已完美地閃入樹幹之後。 book18.org

待到那人第二度背著他朝前方巡去時,秦天胤立即從樹後現身,如一縷輕煙般穿越了正院。 book18.org

整個過程當中沒給任何敵人發現,包括那十幾個隱藏在各處的暗哨在內。 秦天胤自幼在山海秘境中成長,自記事時起他面對的便是各種強大的古獸蠻獸,早就鍛鍊出了一身尋常高手都難以企及的潛行隱匿本事,多少比他強大得多的荒獸惡獸都曾吃過秦天胤的虧,更不要提這些人。 book18.org

兼之秦天胤從山海神圖中領悟的神影身法極之神異,他的身形幾乎與夜色溶為一體,連那對氣息極度敏銳的屍鬼都發覺不了他,這些暗哨便更加不行。 成功潛入正院,接下來的事情便好辦多了。 book18.org

秦天胤無需刻意探尋,靈敏的嗅覺已發覺到了那股熟悉的體香。 book18.org

他小心翼翼地潛藏著身形,在宅第中謹慎地穿屋過舍,一路順著那香味的來源處尋去。 book18.org

過了不知多久,正在一處屋頂上悄然前行的秦天胤忽然趴下身子,一動也不動。 book18.org

順著他的目光往前望去,只見不遠處的一座小院子裡突然走出了三個人。 二男一女。 book18.org

為首的是一個紅光滿面的老者,對方的外貌看上去已有七八十歲,但絲毫沒有半點老態龍鐘的模樣,他雙手負後,一副笑眯眯和藹可親的樣子。 book18.org

可秦天胤卻從這老者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非常強大的氣息,這種類似的強大氣息,秦天胤曾在他師父駱子晉的身上也感受過。 book18.org

這紅光滿面的老者是秦天胤重返中土世界之後所遇之人當中修為最強之人。 涅槃境強者。 book18.org

修為達到涅槃境,便超脫了凡俗,可以氣御空,日御數千里,舉手投足具有莫大威能,遠非凝氣境修煉者可比擬。 book18.org

秦天胤除了從這老者的身上感受到其可怕的修為外,還從他身上察覺到了一股陰鷙的氣息。 book18.org

這著實有些奇怪,那老者明明一臉和煦的樣子,可他透出給秦天胤的感覺卻截然相反,也正是因為如此,秦天胤才會在第一時間趴伏下身子,不敢再冒進,就是因為他察覺到老者的不簡單。 book18.org

跟隨在老者身後的那一男一女,秦天胤認出那男的正是此前駕車的那英俊男子,而他身旁那穿著略有些暴露的那美艷女子則看上去很陌生,年紀也看上去應該在三十歲以上,非是此前跟那男子在一起的那幾女。 book18.org

與為首的那老者一樣,那美艷女子臉上也一副笑靨如花的樣子,看上去十分的高興。 book18.org

那英俊男子對二人的態度相當恭敬,一臉的小心翼翼。 book18.org

俯趴在不遠處屋頂的秦天胤,耳邊聽到那美艷女子銀鈴般的笑聲。 book18.org

「這般媚骨天生的絕色尤物,想不到竟仍是處子之身,這簡直是上天專程送給我們的一份意外的大禮,咯咯……」 book18.org

那老者聽後也「呵呵」一笑,朝身後的英俊男子頷首道:「不錯,自中,你乾得很好,這般尤物可遇不可求,你今趟將其獻上,當是大功一件。」 那美艷女子則道:「龐先生今日便會抵達此地,屆時怡琴會把此事如實向龐先生稟報。」 book18.org

林自中一聽,臉上當即浮起狂喜之色,「怡夫人是說……龐先生今日將親臨此地?」 book18.org

老者點了點頭:「嚴格上地講,龐先生在兩個時辰之內即會抵達此處,他會在文城盤桓兩日,等待紀姑娘她們到來。」 book18.org

林自中聽得更是滿臉的震驚:「連紀姑娘……也將駕臨文城?」 book18.org

老者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不錯,今趟你得到了這麼一位媚骨天生的絕色尤物,龐先生與紀姑娘知道後,定對你們幾人重重有賞。」 book18.org

林自中面上的震驚之色褪去,換上了難以自抑的狂喜。 book18.org

「多謝九長老……」 book18.org

九長老開懷地長笑幾聲,這才對身旁那美艷的怡夫人溫言叮囑道:「這美人兒的未來夫家聽說是南境的林家,有勞怡夫人讓下邊的人好生看守,在龐先生到來之前,絕不可出半點差錯。」 book18.org

怡夫人甜甜地答道:「怡琴明白,請九長老放心。」 book18.org

「呵呵,有怡夫人在,老夫自當放心。」九長老一副心情大好的模樣,呵呵一笑,負手離開了。 book18.org

九長老與林自中一前一後離開小院。 book18.org

那怡夫人當即便喚來了四個外表年輕的貌美女子守於院內,又令兩個身如鐵塔的大漢分守在院外,隨後才施施然地離開。 book18.org

秦天胤心中微喜。 book18.org

他最忌憚的除了那九長老之外,便輪到這外表嬌治美艷的怡夫人,後者的修為雖不及那九長老,但在秦天胤的感應之中,其距涅槃境也僅一線之隔,同樣是秦天胤應付不了的人。 book18.org

現時她也走了,留守於那院子裡的六個人雖都是凝氣境,雖皆非易與,但秦天胤經過一番勘察後,有信心可神不知鬼不覺地混進去。 book18.org

他當機立斷,從屋頂處悄悄滑落地面,借著夜色的掩護,悄然從側面接近小院。 book18.org

秦天胤削瘦的身影與黑夜融為一體,仿若鬼魅幽靈般地悄然接近。 book18.org

整個過程中,他成功地瞞住了那六個守衛在院子內的敵人。 book18.org

秦天胤敏銳的靈覺,感應到前方那亮著燈火的小屋內,除了一個氣息頗強的人在裡面外,還有一道微弱的氣息從中透出。 book18.org

那若有若無的一縷幽香,也同樣從小屋中傳出。 book18.org

林尋南的未婚妻定然在裡面。 book18.org

秦天胤迅速地掠至西邊的廂房外,蹲下身子,展開聽力,屋內發出的聲音立即如同在耳邊般響起。 book18.org

「你們是誰,為什麼抓我到這裡?」 book18.org

這是一把柔膩宛轉的動聽聲音,即便聲音里含著絲絲恐懼,聽在耳中,依舊令人如沐春風般舒服動聽。 book18.org

秦天胤心中微震,知道這把聲音定然是韋家小姐發出的。 book18.org

另一道略帶媚意的年輕女聲,語帶冷漠地傳來。 book18.org

「我們是什麼人,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記住,給我們乖乖地留在這個房間裡,別想著逃跑,否則……」 book18.org

「咯嚓」的一聲輕響。 book18.org

只聽見韋家小姐一聲驚恐的嬌呼,伴隨著那女人一聲得意的冷笑,屋內立時陷入了沉靜。 book18.org

房門推開,只聽到那把帶著媚意的女聲朝門外吩咐道。 book18.org

「認真守著,絕不能因她不諳武事而有所鬆懈,龐先生就要到了,在他法駕親臨之前,絕不可出半點差錯。」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那修為頗強的女人走了,秦天胤立時精神大振。 book18.org

他瞧了一眼身旁廂房的小窗,嘗試著輕輕一推,一抹驚喜之色立即浮上臉龐。 半盞茶的功夫之後,秦天胤成功地從西邊廂房的小窗內潛入屋裡,並繞進了主房。 book18.org

這是一間看起來經過精心布置的閨房,秦天胤潛進來之後,看見了一個年紀與慕青君相仿,穿著一身綠色繁花宮裝的年輕女子,正坐在桌前舉袖輕拭著眼角。 book18.org

女子的眉眼艷若桃李,身姿窈窕婀娜,其容貌之美,在秦天胤所遇見過的人之中罕有可比擬。 book18.org

她香肩在微微地輕顫,如琬似花的容顏上更是有一種我見猶憐,弱質纖纖的動人氣質。 book18.org

正是林尋南的未婚妻,韋家小姐韋菁琳。 book18.org

秦天胤當即不再猶豫,現出身形來。 book18.org

女子聽到聲響,抬起俏臉,從淒楚的心境中回過神來,陡然間發現房間裡出現了一個陌生人時,她隱見淚痕的嬌靨立即現出驚恐之色。 book18.org

秦天胤生怕她大喊,手指立即作出噤聲之狀,同時非常小聲地叫道。 「韋姐姐,別叫,是林尋南大哥托我來救你的。」 book18.org

韋菁琳受到的驚嚇只是一瞬,當她瞧清楚出現在房內的人,是一個眉目無比清秀,令人看一眼即心生好感的少年時,心中的恐慌奇異地消失得無影無蹤。 再聽到少年忽然對她低聲說出的話之後,韋菁琳立時露出驚喜與難以置信的神色。 book18.org

「你……真是林哥托你來救我的?」 book18.org

秦天胤走過來,朝她點頭:「嗯,我叫秦天胤,是林尋南大哥的朋友。」 他跟著把遇上林尋南後的事情簡略地告知了韋菁琳,聽得後者又驚又喜。 「林哥沒有事,真的太好了。」她美目隱見水光,一邊拭了拭,一邊對秦天胤感激地道,「把天胤弟弟你扯了進來,姐姐真的感到很過意不動。」 她同時不無擔憂地對秦天胤道。 book18.org

「姐姐雖然不懂半點修為,但也感覺得到擄劫走我的這些人來歷絕不簡單,既然天胤弟弟已知道姐姐被困的地方,不若弟弟把這些消息告訴林哥,林哥必有辦法救我。」 book18.org

秦天胤認真地說:「韋姐姐,你不用擔心,我有辦法可以救你出去的,只是這幾日裡若有發生什麼事情,你都需要忍一忍。」 book18.org

林尋南乃中土南境四大世家之一林家的大少爺,韋菁琳作為林家的未來少夫人,縱有人色膽包天,也絕不會蠢到敢去擄走她,那等於公然跟林家結下解不開的死仇。 book18.org

林家作為四大世家之一,在南境紮根極深,其背後有關聯的宗門勢力數也數不清,觸怒林家的代價,絕不是簡單地承受林家一家的怒火那麼簡單,而是將受到無數與之交好的勢力的聯合絞殺。 book18.org

沒有任何一個勢力會蠢到去做這樣的事。 book18.org

可偏偏就是有人真這麼乾了。 book18.org

若對方不了解韋菁琳的身份倒還說得過去,可秦天胤親耳聽到,那九長老分明是知道韋菁琳的身份與林家的關係的。 book18.org

可對方不僅不以為意,言語之中秦天胤甚至還隱隱地感覺到,對方對林家的勢力其實並不怎麼在意。 book18.org

秦天胤對林家有多強大,本身尚未有多少概念,只知南境四大世家個個皆不簡單,而對方對得罪林家毫無半點顧忌,那就證明這群神秘人的來頭比之林家可能更大。 book18.org

林尋南孤身在外,家族的中堅力量並不在身旁,秦天胤認為縱將韋菁琳的下落告訴了他,他也很難將她救出來。 book18.org

特別是對方還有那九長老這樣的強大之人在,林尋南絕無半點機會。 反倒是若只有秦天胤自己,憑藉著他從山海神圖學到的斂息秘術,再配合神影身法,雖不能說做到如入無人之境,但最起碼有心算無心下,涅槃境強者也發覺不了他。 book18.org

救出韋菁琳的成功性也大得多。 book18.org

不過為避免讓韋菁琳擔心,背後的這些事情秦天胤沒打算讓她知道。 他今夜現身的主要目的,是先要讓韋菁琳知道有人要暗中救她出來,先讓她寬心,以免做出一些過激的反應來。 book18.org

韋菁琳愣愣地瞧著眼前的清秀少年,見到他面容堅毅,芳心不知為何,突然升起一股濃濃的信任之感。 book18.org

她不由得輕輕點頭,道:「姐姐相信你。」 book18.org

「雖然仍不知這些人究竟想幹什麼,但縱有發生什麼,姐姐也會先與他們虛以委蛇的。」 book18.org

秦天胤放下心來,剛要說話,他的面色突然一變。 book18.org

一股前所未有的警兆,浮現心頭。 book18.org

「有人來了,韋姐姐,我必須先離開這裡。」 book18.org

秦天胤壓低著聲音,匆匆地說道:「白天我不能出現,入夜後我就會進來想辦法救韋姐姐。」 book18.org

韋菁琳聽到他說有人來了,也擔心他會給人發現,連忙道:「姐姐知道了,天胤弟弟,你要小心。」 book18.org

見他要走了,韋菁琳最後又緊緊地抓住了秦天胤的手,「等等!」 book18.org

只見她緊咬香唇,面懷關切地對秦天胤說:「若事不可為的話,天胤弟弟你儘管先走,姐姐的事情留給林哥他去做,千萬莫要逞強。」 book18.org

秦天胤愣了一愣。 book18.org

韋菁琳毫無半分修為的芊手柔軟輕嫩,可抓著他的手時卻緊緊地用力。 秦天胤能感覺到她這刻對他的叮囑是真的發自於真心,不由心中一暖。 心想著不論如何,他都定要想辦法把眼前的韋姐姐給救出來。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秦天胤重重點頭,一刻也不敢停留,立即閃身離開。 book18.org

他感應到有一股強橫無比的氣息,在他的感應網中若隱若現。 book18.org

秦天胤無法確切地感應這股氣息究竟有多強,只知對方比之此前見到的那九長老更加可怕。 book18.org

他悄悄地掠上附近一間屋舍的屋頂,俯身趴在瓦片上,收斂起身上所有的氣息,屏住呼吸,連心臟跳動的聲音也收攏至胸腔內,全身的毛孔也盡數封鎖,不外泄一絲一毫的氣息與熱量,整個人與夜色完全溶為一體,仿佛化身為虛無的幽靈。 book18.org

一個年約四十歲上下,頭戴高冠,一身白袍,作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在那九長老、怡夫人以及那林自中等幾人的簇擁下,負手昂然地朝此處行來。 那中年男子模樣白凈,長得是相貌堂堂,一雙冷酷的眼睛在夜色之中電芒隱現,他身形雄偉,雙手負後,如一株挺拔的勁松,自有一種不怒自威的威嚴。 不論是他身旁的九長老,還是怡夫人等人,在伴隨這中年男子之時,人人臉上皆帶著尊崇的神色,顯示其與眾不同的身份地位。 book18.org

而當秦天胤的目光落於他的臉上,想仔細觀察對方之時,那中年男子忽地抬起頭來,凌厲的目光衝著秦天胤所在的方向投射而來。 book18.org

秦天胤心頭大駭。 book18.org

在秦天胤施展出從山海神圖中領悟而來的斂息秘術,將自身所有氣息盡數封鎖之後,對方竟在這般情況之下,仍感應到了他投射過去的目光,立即作出了反應。 book18.org

如非秦天胤先一步將縮回腦袋,他這刻恐怕已給那中年男子發現了。 「龐先生,您怎麼了?」 book18.org

耳邊傳來那怡夫人訝異的聲音。 book18.org

頓了一頓,跟著一把略帶磁性的成熟嗓音傳了過來。 book18.org

「方才一瞬間,我有一種被人窺視的感覺。」 book18.org

「有人在窺視龐先生?」 book18.org

九長老驚訝的聲音傳來。 book18.org

「怎麼可能?」 book18.org

秦天胤胸腔內的心臟不由自主地跳動了幾下。 book18.org

頓了頓,那龐先生笑了笑,說:「大概是錯覺吧,引路吧。」 book18.org

「我倒要看看,幾位口中那位國色天香的美人兒,究竟長什麼模樣?」 「自然是天資絕色,我見猶憐。」那怡夫人笑意盈盈地道,「縱比起紀姑娘仍有不如,卻也已是萬中無一的絕色,足可與紀姑娘爭一日長短。」 book18.org

「呵呵,聽怡夫人這般說,本人就更好奇了。」 book18.org

說話聲逐漸遠去。 book18.org

秦天胤悄悄鬆了一口氣。 book18.org

此刻,他的額頭已是布滿了細密的汗珠。 book18.org

這是他自習得山海圖中的斂息秘術後,第一次斂去氣息後仍差點給人發現到。 要知道,秦天胤憑藉著這獨特的秘法,在山海秘境中不知把多少強大的惡獸耍得團團轉,甚至連修為大退的駱子晉,都無法感應他的存在,在災地里,他也是憑藉此法在那些可怕的屍鬼下保存一命。 book18.org

可是今夜,他這以為不可能有人破的秘術,卻是給那被稱作龐先生的中年男子給破了。 book18.org

秦天胤內心的震駭可想而知。 book18.org

那涅槃境的九長老,以及修為僅次於他的怡夫人,這兩個人便已是讓秦天胤頭痛萬分,不得不小心翼翼了。 book18.org

如今出現的這龐先生,修為更是深不可測,令人備感震盪。 book18.org

這一刻,秦天胤內心破天荒地首次感覺到沉重。 book18.org

他隱隱之間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book18.org

這個神秘的龐先生,很有可能比他師父駱子晉還要強上幾分。 book18.org

秦天胤苦惱地皺了皺眉。 book18.org

「裡面那個九長老跟怡夫人都已經很不好對付了,這個龐先生,恐怕不會比謝叔叔弱多少,怎辦才好……」 book18.org

他的修為對付一些普通的凝氣境高手倒是還有辦法,可碰上涅槃境強者,便絕無半分勝算。 book18.org

甚至於他從山海神圖中領悟的神影身法,能否撇開涅槃境他至今尚未試過,心中也沒有把握,何況還是要在帶著一個人的情況下與涅槃境比身法,想想都覺頭痛。 book18.org

這時候,秦天胤隱約地感應到那龐先生似是進了韋菁琳所在的屋子。 不知怎的,他忽然心中一緊。 book18.org

隱約之間,似有某種不好的事情將要降臨至韋菁琳的身上。 book18.org

自那龐先生出現之後,秦天胤本已打算先行退去,但此刻他腳下動像生了根似的抬都抬不起來。 book18.org

「不行,我得想辦法回去。」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