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图(星海变) 第二卷 第十五回 神秘姑娘

第十五回 神秘姑娘

唐小仙也“咦”了一声。“

“奇怪,你没有眼花,那小贼就是朝着你家的方向去了。”

刘安张了张嘴,下一刻,他满脸兴奋地道:“那小贼肯定是心虚了,要来自 投认罪了。”

唐小仙翻了翻白眼,“笨蛋,快点追上去,看看这小贼玩什么把戏。”

“哦哦……”

守卫在城主府大门的几个将士,远远地看见一个少年怀抱着个人以迅若鬼魅 般的速度朝他们冲来,纷纷置出手中的兵器,如临大敌。

一名将领踏前一步:“来者来人,此处为文城城主的府第,立刻止……你做 什么,停下,停下……”

秦天胤脚下不停,旋风般地冲过了门禁,直入城主府邸之内。

他前脚刚进,唐小仙和刘安后脚就追上来了。

“公子……那人……”

唐小仙跃下马背,说道:“别废话,进去抓人。”

“听到了没有,赶紧的,把人全部叫来进去抓人。”刘安也哧吭哧吭地跳下 马背,叫嚷道。

“是,公子。”

秦天胤在城主府内厅将韦菁琳轻柔地放下,对她问道:“韦姐姐,你没有被 伤着吧。”

韦菁琳摇了摇头,“姐姐没受伤,你放心好了,天胤弟弟。”

她连忙扳过秦天胤的身子,有些着急地要看他身上的伤,当看见秦天胤后背 的衣服给唐小仙那一鞭抽得碎裂,皮肤上留下一条长长的红痕时,她登时心痛得 直抚。

“对不起,天胤弟弟,姐姐害你受伤了。”

“没事的,韦姐姐,痛一下就过去了,你瞧,都没流血。”秦天胤见她美目 通红,一副要梨花带雨的样子,连忙安慰道。

“你这小贼,是来自投认罪的吗?算你识……”

刘安的话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到这一刻才瞧清韦菁琳的相貌,见 到这小贼怀抱的女人竟有着与唐小仙不相伯仲的美貌,当下就愣住了。

但刘安很快就清醒了过来,移开了目光,他喜欢的只有身旁这娇憨可爱的唐 小仙,其他女人就算一样的漂亮,他也不会多看一眼的。

“没想到呀,没想到,小贼不仅是个小贼,还是个好色的小贼。”

一众城主府兵将已将内厅重重包围住,唐小仙此时笑吟吟地走了过来。

韦菁琳满脸愕然地看向秦天胤,小声地问:“天胤弟弟,这姑娘在说什幺小 贼?”

她只觉得眼前这走来的小姑娘真个是漂亮极了,一身素淡的黄色长裙,身姿 娇美而又可爱,一对灵转的眼眸不住地慧黠转动,有些调皮,又有些精乖,只瞧 一眼就教人又看又爱。

秦天胤抓了抓头,说:“我也不知道,那天晚上那些人把韦姐姐掳走后,我 一路追着韦姐姐的马车,在快要进城的时候就遇上这个漂亮的姑娘,她管我叫小 贼,害我把姐姐的车子都给追丢了。”

韦菁琳一听,立即就明白了过来,她朝唐小仙望过去,轻声地对她说道: “这位姑娘,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呢,天胤弟弟并非什幺小贼,而是我的朋友, 他是受我未婚夫君之托来救我的。”

唐小仙一听她为秦天胤维护,本要反唇相讥,她可是一进来就瞧见这小贼在 跟韦菁琳搂搂抱抱着的。

不过她直到这刻也才首次认真地看见韦菁琳的容貌,见她长得明眸皓齿,秀 美端庄,说话之间轻言软语,极之温婉,不由一愣,暗想着这般漂亮的一个美人 儿出言维护,大抵不会是在说谎,那便是真有可能是她误会那小贼了。

这般想着的时候,唐小仙耳边听到那小贼开口说道。

“韦姐姐是林寻南大哥的未婚妻子,她给那帮追在后面的神秘人掳走,林大 哥有托付过,把韦姐姐救出来后只要知会这周边任何一个城镇的城主,便可第一 时间通知他赶来,你们的城主在哪?”

唐小仙一愣,尚未来得及说话,一旁的刘安已叫道:“知会任何一个城镇的 城主给你通风报信,好大的口气,你这小贼,自投罗网了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 来人啊,都给本公子上,拿下这口出狂言的小贼!”

刘安兴致勃勃地一挥手,就要命手底下的将士们一拥而上。

而这时,在听到秦天胤所说的话后,细瞧了一会儿韦菁琳相貌的唐小仙终于 认出了她的身份来,闻言没好气地踢了身旁的刘安一脚。

“蠢货,他口中的林寻南是林家的大少爷,别说你,你爹见了他都要客气地 奉他为上宾好生招待。”

她十分意外,林家大少这位深居简出的未婚娇妻居然会给人掳到文城这里来, 堂堂林家居然给人劫走未来的少夫人,且最后居然还是给一个小贼给救出来,这 传出去林家颜面何处可搁?

若不是唐小仙曾在一个场合里远远地见过这位韦家小姐一面,这刻亲眼确定 是她本人没有错,唐小仙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林……林家?”

刘安吓了一大跳,“南,南境四大世家之一的那个林家?”

他连忙喝止了一众将士。

唐小仙待要说话,这时厅外传来了喊杀之声。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擅闯城……”

“噗噗”。

“啊……”

外头的打斗声仅仅持续了十数息时间,便归于沉寂。

厅内众人同时色变。

要知道,这里可是文城的城主府,是整个城邑守卫力量最强的地方,一般情 况之下绝对没有任何人胆敢在这里动武,可外面的敌人却这么做了,而且厅外还 驻围着二三十个本领高强的将士,可却还在短短的十数息之内就被敌人解决,究 竟是什么人这般猖狂?

刘安气急败坏,“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我文城城主府!”

而厅内先行冲入来的十余名将士,则个个面色发白。

韦菁琳也不由自主地抓紧了秦天胤的手臂,娇躯紧挨住他的身子。

秦天胤轻轻搂着她,悄声安慰:“韦姐姐,没事的,别怕。”

厅内唯二能保持镇定的,除了秦天胤外便只有唐小仙了。

也只有他们两人知晓对方实力可怕,并且有硬闯城主府的胆子。

一道曼妙的倩影率先映入众人眼帘,赫然是那紧追在秦天胤身后的怡夫人。

她的身后出现了一群魁岸的大汉,与为数不少身姿曼妙的美丽女子,人人身 上气势汹汹,一看便知来者不善。

怡夫人的目光在众人身上一扫而过,来到韦菁琳处,瞧了她几眼,最后却是 停留在她身旁的秦天胤身上,美目掠过一丝异色。

只见她轻轻一笑:“真教人意想不到,小哥儿,你叫什么名字?”

秦天胤没有回答,倒是一旁的刘安无视怡夫人那成熟的动人风韵,气急败坏 地指着她骂道:“你们都是什么人,胆敢擅闯我城主府,识相的,马上给我离开, 要不然,我城主府的兵将必将你们……”

“聒噪。”

怡夫人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

一道充满森寒之气的匹练朝着大吵大叫的刘安照面劈去。

“笨蛋,躲开!”

唐小仙娇喝一声,裙下一脚把刘安那肥胖的肉躯给踢开,她芊手一抖。

只听见“啪”的一声劲响,一道鞭影准确地命中那森寒的匹练,气劲激荡, 吓得韦菁琳花容发白,直趴在了秦天胤的胸口上。

那怡夫人“咦”了一声,目光落在了这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儿身上。

“灵影鞭法?灵狐夫人徐婉盈是你的什么人?”

唐小仙的一鞭轻松地挡下了她毫不保留的全力一击,终惹起那怡夫人的重视, 开口询问。

“我叫唐小仙,你说灵狐夫人是我的什么人呢?”唐小仙笑嘻嘻地说道。

怡夫人的脸上首次现出凝重之色,“你是灵狐夫人的千金?”

唐小仙面上笑容不变,语气中却是丝毫不客气,“知道灵狐夫人是我娘,你 们还不赶紧给本姑娘滚,以多欺人少本姑娘可从来不都不会怕。”

“夫人……”

怡夫人身后一众随从听到唐小仙这般不客气的驱赶话语,人人脸上皆是杀机 密布。

怡夫人轻摆纤手,目光在那分明有恃无恐的唐小仙脸上掠过,最后落在静静 旁观这一切的秦天胤脸上。

见这拥有世所难寻诡异身法的少年,只是冷眼旁观众人,其大部分的注意力 仍放在身旁的韦菁琳身上,面对来势汹汹的众人毫无半分惧意,并且随时都在作 着逃离的准备。

怡夫人见其以迅若鬼魅的速度直扑城主府,气不喘面不红,其小小年纪气脉 却非常悠长,恐怕还远胜于她,不由心中一凛。

“退。”

怡夫人轻声说了一个字。

她身后的众人面上虽有不甘,却下一刻不犹豫地身形疾退,眨眼之间消失得 干干净净。

这帮神秘人竟这么干脆地就逃了个一干二净,大出了秦天胤的意料。

因在他的感应之中,眼前的唐小仙修为至多也就比慕青君强上一筹,真要硬 拼恐怕仍要差那怡夫人小半筹,她从方手里绝讨不了好。

何况对方带来的人之中绝大部分都是凝气境高手,反观这边的十几个将士只 有寥寥几人达到凝气境初期,这就是为何对方只用了十数息的功夫就将外头的人 尽数袭杀的原因。

秦天胤直觉感到对方应该是对唐小仙的身份有些顾忌,不敢明目张胆地下手, 不由对她生出了几分好奇之心。

要知道这群人来力之神秘,实力之强大,单单是秦天胤所见到的便足以媲美 中土任意一个势力不弱的宗门,而对方仅仅只是在知道了唐小仙的身份后立即就 打起退堂鼓,证明这绝色少女的身份来历绝不简单。

想到这里,秦天胤开口对她说:“唐姑娘,谢谢你了。”

唐小仙旋过身子,瞧了他一眼,轻哼一声,得意地道:“小贼谢什么,本姑 娘才不是在帮你呢。”

“谢谢你,唐姑娘,今日若没有你在,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韦菁琳见唐小仙喝退了怡夫人等人,当下也欣喜万分地对她道谢。

对着韦菁琳,唐小仙的态度亲热得多了,她笑嘻嘻地走过来。

“韦姐姐不用客气,其实我们见过一次面的,不过那都是几年前的事了,你 可能已经忘了。”

“呀,原来你是唐先生的千金,你爹唐先生可是池州赫赫有名的大儒,他的 文章姐姐还拜读过呢。”

一番叙旧,韦菁琳这才又惊又喜地发现原来眼前的唐小仙算是她认识的人了。

“求姐姐你别提我爹的文章了,他天天逼人家看他那些又臭又长的文章,简 直烦死了。”唐小仙一脸嫌弃地道。

“哎呀,对了,韦姐姐你怎会给这些人掳去的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提及此事,韦菁琳不禁黯然地垂下螓首。

这时厅外传来了刘安“啊啊啊”的惊恐叫声。

“怎么都死了……啊啊啊……”

怡夫人等人出手相当的狠辣,厅外的一众将士绝大多数都是被一招毙命,处 处伏尸,连唐小仙见了也不禁蹙起秀眉。

一旁的秦天胤见状,他寻思了一会,忽然问道。

“唐姑娘,你知道刚才的那些都是什么人吗?”

“干嘛?”唐小仙有些警觉。

“我不会告诉你的,反正是你绝对招惹不起的人。”她轻哼一声,“不过看 在你救了韦姐姐的份上,本姑娘就好心地提醒你一句,趁着这些人还没来得及找 你的麻烦,赶紧有多远走多远,不然天王老子都保不了你。”

“这么说,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唐小仙翻了翻美目,“我都说得很清楚了,我不会告诉你的,把韦姐姐交给 我,趁现在有多远跑多远,找个没人的地方藏起来或许还能保住一条小命。”

她这么说等于明确地在提醒他,对方是睚眦必报的人,秦天胤虽救出了韦菁 琳,却并不意味着对方会善罢甘休。

韦菁琳听得不禁一阵焦急,“小仙,那怎么办才好?”

只有她最是清楚,秦天胤孤身一人将她救出来,是冒了多大的危险,如若她 自己安全了却反而害到他遭到那群人的报复,韦菁琳心中宁可没有被秦天胤救出 来。

唐小仙给她一哀求,顿时有些为难。

“不是我不想帮这小贼,只是那些人来头太大,别说是这小贼了,就算是你 未来夫婿家也……”

说到这里,她忽然闭口不言,顿了顿才道:“最多就是让这小贼暂时跟在我 身边一段时间,有我在,那些人绝不敢怎样。”

“谢谢你,小仙姑娘。”韦菁琳惊喜地说。

“天胤弟弟,姐姐害你招惹上了这些人,实在是很抱歉,这些时日便委屈你 暂时留在小仙姑娘的身边,由她庇护你一段时间吧。”韦菁琳咬着香唇道。

秦天胤听了,却是摇了摇头,“不行,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留在 这里,而且,韦姐姐你也同样不可以留在这个地方。”

韦菁琳又是吃惊,又是不解。

“为什么?”

秦天胤环视了四周,说道:“这个城主府的人太弱了,根本没办法保护韦姐 姐,我要把韦姐姐带到别的可以保护她的地方去。”

唐小仙一听,登时不乐意了,柳眉一竖道:“喂,小贼,你的意思是说凭本 姑娘保护不了韦姐姐了?”

“没错,没错,居然敢说我这儿的人太弱,小贼你除了逃跑比别人快,你又 好得到哪里去。”

刘安气呼呼地也跑了进来。

出乎二人意料的是,秦天胤却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你保护不了。”

唐小仙一听,立时就气了,正待要发作,却听到秦天胤又开口说道。

“他们有三个涅槃境强者,一个被称作庞先生,一个九长老,还有一个方公 子。这三人不久前出城去接人,可能很快就会回来。”

唐小仙脸色当即一变。

涅槃境,那是与她母亲同等强大的可怕存在,绝非凝气境可以抗衡。

而且她直觉秦天胤没有在说谎,因为她曾在母亲的口中听闻过庞先生的一些 事,若真是这魔功深厚的不世高手出手抢人,她确实没有任何保护韦菁琳的手段。

“涅……涅槃境……”刘安艰难地咽了咽喉咙,说不出话来。

他的父亲身为一城之主,在凝气境这一关卡了足足近二十年,才在数年前艰 难地破关,他也是城中唯一的一位涅槃境。

三名涅槃境,简直不可想象。

唐小仙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但她仍不服气地道:“那你呢,本姑娘保护不 了的,难道你可以?”

“我可以。”

唐小仙听得极不服气,秦天胤十分认真地回答说。

“他们跑不过我的,我可以一口气不停从这里跑到秦城。”

唐小仙气势当即一滞,这小贼说的虽然气人,却也是实话,她骑上了刘安那 匹神异的宝马都追不上带了一个人的秦天胤,想想真叫人气馁。

“一……一口气跑到,秦城?”刘安听得脸皮直抽。

秦城距离文城有三百多里,是周边最大的一座城池,规模四五倍于文城,城 主府内包括城主在内共有两位涅槃强者,仅次于不周城的三位,确是有保护韦菁 琳的实力。

听到秦天胤说他可以一口气不停跑到秦城,刘安吓得看他的目光像在看怪物。

“韦姐姐,我们走吧。”

秦天胤不待他们再说什么,轻轻地把韦菁琳拦腰抱起,身形一动,化作一团 影子离开了内厅。

“喂,小贼,你给我等等……”

话音未落,秦天胤的身影早已经迅速地消失,唐小仙气得狠狠跺了跺小脚。

她转头看向刘安,“你的马呢?”

“在,在外面。”刘安刚回答,立即就反应过来,大叫着追了上去。

“等等我啊,小仙……等等我,别抛下我……”

唐小仙刚跃上马背,就看见刘安肥胖的身躯直扑了过来,紧紧抱住了她裙下 的一条腿,痛哭流涕地叫道。

“小仙……你不要走……”

唐小仙叫道:“哎呀,死胖子,赶紧给本姑娘松开啦,那小贼就要跑远了… …”

“不要……你要走也不要抛下我……你答应过我的事情还没有兑现呢,小仙, 你不能抛下我啊……”刘安哭喊着道。

看着刘安把自己的腿紧紧搂进了他那堆颤巍巍的肥肉里,唐小仙俏脸一阵恶 心。

“死胖子,拜托你能否别成天满脑子污秽思想……”唐小仙一脸嫌弃地看着 他,“算了算了,本姑娘怕了你了,赶紧上来……”

“喔喔喔喔……”

刘安登时激动地满脸涨红,迅速地爬上了马背,肥胖的身躯紧紧贴实在唐小 仙香软的娇躯后,满脸的幸福模样。

唐小仙又是无奈,又是没好气地道:“死胖子,你这样跑了,你不怕你爹回 来找你算账吗?”

“能跟小仙你在一起,就算给我爹打死我也心甘情愿……”刘安一脸陶醉地 说道。

唐小仙一阵恶心:“把你的咸猪手给我拿开点,再敢碰我的腰本姑娘一脚把 你踹下去。”

“哦哦哦……”

虽是给唐小仙一顿责骂,但刘安圆胖的脸上却是洋溢着幸福满足的笑容。

※※※

“夫人,刚刚明明是大好机会,您为何……”

怡夫人一行人此时已迅速地返回宅邸,面对众人不解的疑惑,怡夫人没有多 说,只是淡淡地道。

“方才的形势看似我等占尽上风,其实不然,那少年仍留有充足的余力可随 时脱身。更重要的是,灵狐夫人的千金也牵涉其中,我等不宜在城主府内大开杀 戒。”

众人待要说话,怡夫人忽然一打手势,制止了众人继续说下去。

只见她面露惊喜地道:“纪姑娘到了。”

一辆华丽的香车驶进了宅邸,香车的后面还跟着好几辆车子。

庞先生一马当先地走来,他步至香车之前,亲自揭开珠帘。

一只晶莹剔透的芊手率先探了出来。

紧跟着一位身着娇艳红裙的倾色佳人,在一位艳丽娇婢的轻搀下,莲步款款 地从香车上走了下来。

此女的年龄看上去约双十年华,她容颜之绝丽,五官之完美,即便有着鬼斧 神工之能的巧匠都难以雕琢其万一,几乎有若从九天之上降临凡尘的神女。

她如云的秀发如流泻的瀑布,慵懒地垂散在香肩上,浑身上下却是一身娇媚 的艳红。

她的红唇娇艳欲滴。

她紧裹着曼妙身姿的一身红裙妖艳媚惑。

就连同她裙下那对小巧的红锻绣鞋,也极尽香艳。

她的容颜五官完美无暇得如同九天仙女,可她的眉梢眼角却尽皆春意,一对 水汪汪的桃花眼仿佛都要滴出水来了。

她轻揭珠帘的一刹那,一股若有若无的诱人体香,立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她的红唇微微地轻扬着,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她的肌肤更是晶莹如玉, 仿佛泛着一层不真实的朦胧光辉,举手投足之间尽展颠倒众生之态。

韦菁琳与唐小仙皆已是世间万中无一的大美人,可碰上眼前这娇艳如花的绝 色尤物,不论是在美貌上还是各方各面上,皆被完全比了下去。

庞先生略为恭敬地伸出了一只手,那美艳女子款款将一只纤手搭在庞先生的 手心上,面带笑意地由其牵下香车。

在场的所有人不论男女,目光无不被这冰肌玉骨,香艳夺目的尤物紧紧地吸 引住,连一刻都无法挪开。

一身艳红如火的红色长裙将她曼妙的娇躯包裹得紧紧实实,可她的每一个动 作却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极致的诱惑,强烈地挑动着每一个看见她的男人的情欲。

场内的男性更是仅仅是瞧见她下车的诱人仙姿,人人胯间阳物犹然崛起,个 个面色涨红,就连身为涅槃境的九长老与方公子都忍不住喉咙上下鼓动,显是情 欲同样被重重挑起。

而牵着她纤手的庞先生,一双眼睛更是早已看得欲火盛燃。

即便是在他破了韦菁琳处子之身的那一刻,他的情欲都不曾被这般强烈地挑 动过。

“纪姑娘。”怡夫人连忙恭迎了上去。

纪姑娘步履轻盈走来,面上笑靥如花:“听庞先生说,林司务无意中找到了 一位媚姹之体的大家闺秀,这可真是好极了,有劳怡夫人将她带来由妾身过目。”

怡夫人走了过来,面露惭色:“妾身守护不力,在纪姑娘到来之前,令一个 神秘的少年将那韦家小姐救走,请纪姑娘责罚。”

“什么?”

庞先生等人皆目露惊色。

那肥如水桶的方公子更是焦急无比,面上杀机密布,“谁,究竟是谁干的?”

“哦?还有这等事。”

那纪姑娘似对罕有的媚姹之体被人夺走并不介意,反而饶有兴趣地问道, “是什么门派出身的少年天才,能在怡夫人的手里救走一个人?”

她瞧见怡夫人脸上的些许不安,微笑道:“嗯,怡夫人无需多心,我们坐下 慢慢说吧。”

知道纪姑娘在此事上不会对自己等人的失职追责,怡夫人悄悄松了一口气。

在后院的小亭中,纪姑娘听完怡夫人的呈述后,露出了极感兴趣的神情。

“哦,怡夫人是说,那神秘少年的修为只得炼体境,却身怀着凝气境高手都 无法企及的神秘身法?”

负后立于纪姑娘身后的庞先生,闻言不禁皱眉:“连怡夫人都追之不得的人, 照理来讲该只有晋入涅槃境方能办到,没道理的……”

那方公子则是阴沉着横脸,“怡夫人看出那天杀的小子用的是哪个宗门的功 法秘技了吗?”

“那少年救人之后一味地逃,没有露出一招半式,妾身也看不出来。”怡夫 人缓缓摇头道。

“不过,小红却是给他打了一掌,直到现在仍没有恢复,正在房内调息。”

九长老一听,老脸立刻浮起一抹笑容:“呵呵,好极了,只要给纪姑娘瞧上 一眼,便可立刻知道那小子用的是何门何宗的功法秘诀。”

纪姑娘微微一笑:“唤她过来。”

“见过纪姑娘。”

被秦天胤结实打中一掌的红姐,脸色仍有些苍白,显是仍未能将所受掌伤调 理好。

“那少年打中了你何处,给纪姑娘过目。”九长老吩咐道。

“是。”

红姐应了一声,面无羞色地解开了胸前的衣扣,将赤裸的上身暴露在众人的 眼前。

一个淡得几乎肉眼难见的红掌印,出现在红姐丰满的右乳上。

庞先生冷哼一声,说了一句:“小贼可真会挑地方。”

“奇怪了,掌力竟无法被玄功化开……”九长老眉头紧皱,“这是只有最为 中正平和的掌法才可以办到,不会是小佛宗那帮秃驴吧?”

“那少年留着头发,照理该不是。”怡夫人说道,“让纪姑娘瞧瞧就一切清 楚了。”

纪姑娘盈盈起身。

她来到红姐的身前,伸出晶莹如玉的一只玉手,轻柔地抚按上了红姐的右乳。

“嗯……”

她的芊手仿佛带有某种神奇魔力,红姐给她的玉手一揉,立时浑身一颤,下 身瞬间便湿了。

“纪姑娘,怎么样?”

那身形有若一座肉山般的方公子,急切切地问道。

几人也纷纷把目光投向于她。

纪姑娘红唇轻勾,“九长老所言不差,这一掌的掌力中正和平,威力直穿透 了红姐的胸口,是以连她的玄功都一时间难以化解。”

“真是小佛宗那帮秃驴?”

庞先生与九长老脸色陡然变得凝重,而那方公子更是面色一变。

禅门圣宗小佛宗,不仅是中土十大洞天之一,在中土白道拥有着莫大的影响 力。更重要的是,小佛宗的禅门圣功是世间极少数能够克制他们的顶级秘法,除 了彼岸天宫之外,就属小佛宗他们最不愿意去招惹。

小佛宗现任宗主圣心尊者已八百岁高龄,一身禅功已达登峰造极之境,纵放 眼十大洞天,也罕有敌手。

其禅门之下门徒千千万,惹谁也千万不要去惹这帮秃驴,这正是他们曾在其 手中吃过大亏后所得到的深刻教训。

纪姑娘微微一笑,吩咐红姐穿上衣服,道。

“与那帮和尚无关,这一掌蕴含的是正宗的五行之力,对方使的是五行宗独 传的五行掌。”

众人全都松了一大口气。

“不是那帮秃驴便好办多了。”九长老笑了笑道,“五行宗虽曾也是个不弱 的大派,但可惜早已式微,根本不足为患。”

“五行宗……”方公子满是横肉的肥脸上杀意剧盛,阴沉着脸,“他们是活 腻了,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唯有那庞先生眉头紧皱,“五行掌?没可能呀……”

“庞先生,有什么不妥吗?”怡夫人不由问道。

庞先生沉吟了片刻,道:“五行掌乃五行宗最高深的掌法,历来只有宗主与 宗主传人这两人有资格修炼,千百年来皆是如此。”

“上代五行宗宗主已死了三十年,五行宗上下能使出五行掌的,只有五行宗 历来最杰出的天才传人骆子晋,他失踪多年早就死了,连他的师叔,五行宗现任 代宗主都不懂这套掌法,所以没可能啊……”

九长老插嘴道:“纪姑娘的看法绝不会错,她说那小子使的是五行掌,便一 定是五行掌。”

庞先生点了点头,“纪姑娘的看法自然绝不可能会错,所以本人才觉得万分 奇怪。”

“会不会……骆子晋根本没死,而这救走韦家小姐的小子跟骆子晋之间有某 种特殊的关系?”怡夫人试探地问道,“譬如,他的儿子或是徒儿……”

庞先生说了一句:“绝不可能。”

“是或不是,并不重要。”纪姑娘妩媚地一笑,“只要把那少年擒获,一切 便清楚明了。”

“纪姑娘,尚有件事妾身要向您汇报。”怡夫人开口说道。

“哦?怡夫人是说,灵狐夫人的千金也牵涉到了此事?”

纪姑娘有点意外。

怡夫人点头道:“若妾身没有看错,灵狐夫人已将她的玄月魅诀传授给了她 女儿,她的功法与我们同出一脉,我怀疑她已认出了妾身的来历,仗着她母亲与 我派的渊源,因此有恃无恐。”

纪姑娘微微一笑:“无妨,这件事交给妾身亲自去处理,你们按照原定计划, 继续北上。”

她话音一落,众人皆感到一阵不可思议。

庞先生皱眉道:“媚姹之体虽重要,但有我们效劳便可,纪姑娘身负重任, 怎可在这个时节眼浪费纪姑娘的精力。”

“不错,此事交由老朽与庞先生即可,灵狐夫人虽与我派有颇深的渊源,但 只要不伤及她女儿的性命,料定她不会因这种事情亲自来兴师问罪。”九长老也 插口道。

纪姑娘格格娇笑:“你们弄错了呢,妾身的目标非是那韦家小姐,而是那神 秘少年。”

她这一笑有若百花盛开,直撩得众人精神一阵恍惚,半晌才回过神来。

众人面面相觑,皆不解地道。

“那少年虽是身怀着五行掌这样的顶尖绝技,可仍远不值得纪姑娘亲自出手, 有庞先生在便已足够。”

“九长老所言不错,纵然纪姑娘想要抓住那少年,有庞先生出手,何愁抓他 不得?”

纪姑娘那如花般的娇靥现出一个妩媚动人的笑容。

她轻声地道:“你们抓不了他的,哪怕庞先生出手也一样。妾身有一个很清 晰的预感,这个人……很特别,十分特别,我必须将他抓获,否则将失去某种莫 大机缘,这这件事必须妾身亲自出手。”

这话出自纪姑娘之口,众人这才终于首次现出凝重之色。

一旁一直罕有开口的方公子,并不关心什么神秘少年,他关心的只有那令他 食髓知味的美人儿。

他沉着脸,有些急切地道:“纪姑娘既要追的是那少年,那媚姹之体的美人 儿不若交给下属去追吧?”

九长老有些不悦:“你没听到纪姑娘说什么吗,纪姑娘既然说我们抓不了, 就必然有她的深意,难道你连纪姑娘的话都胆敢怀疑?”

方公子慌忙低下头,“方莫不敢。”

“方公子莫急。”纪姑娘瞧了他一眼,咯咯娇笑。

“那韦家小姐乃极其罕见的媚姹之体,而方公子所炼的乾坤魔图脱胎于精妍 采补之道的阴阳魔典,她给方公子操了三天三夜,体内的淫根早已被方公子所点 燃,她纵给人救走了又如何,妾身有千百种方法可以让她由烈女变荡女。只是现 时我们已打草惊蛇,暂不宜去动她,她飞不出我们的手心的。”

那方公子满是横肉的脸上,才终于重新浮现出笑容。

纪姑娘盈盈地起身,抬首望向东边方向,红唇轻扬地说道。

“妾身已感应到他往秦城的方向去了,从红姐身上提取到的一丝气机仅可使 用这一次,现在妾身便要亲自去追他,这个地方已暴露,你们毁掉一切后便先行 北上,倘若师尊不在的话,便让师姐暂代行使权吧。”

“是,纪姑娘。”

众人话音才刚落,那纪姑娘早已芳踪渺渺,唯有她那诱人至极的体香仍残存 鼻间。 贴主:stonefei3582于2020_09_02 1:47:53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