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图(星海变) 第一卷 第十一回 初遇冤家

第十一回初遇冤家

前方的马车骤然加速,秦天胤见双方距离被迅速拉开,不得已下唯有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加快追逐速度。

却不曾想在这紧要关头,从身后扬来的一根长鞭阻遏住了他的去路。

秦天胤有些恼火地转过身,见到的却是个一身红裙的美貌少女,不禁就有些呆住。

“喂,你干什么呢?”

美貌少女手执长鞭,笑意吟吟地踱步朝他走来。

她似乎也有些意外于秦天胤的眉清目秀,一对乌溜溜的美丽大眼睛一眨不眨地在秦天胤的脸上来回转动,不知在想着什么。

秦天胤原本是有些恼火于在这样一个紧要关头,突然给人拦截下来。

可是眼前这突然出现的美貌少女,是他从山海秘境中脱身后第一个遇见的年纪与他相仿的异性,且对方还长得这般娇憨可爱,处处透着一股灵气,再听着她那银铃般悦耳的清音,秦天胤发觉自己心中的气突然间消失了。

但也就如此了。

他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马上追上那辆已进了城的马车,而非将时间耗在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少女身上。

秦天胤没有回答她,径直就想走。

美貌少女略一惊愕,似对对方无视于她的美丽感到有些意外。

“居然敢无视本姑娘的问话,哼。”

她手中的长鞭重新抖落。

秦天胤刚迈出右脚,心中警兆立现,那根黑色的鞭子又后发先至地来了。

他前倾的上身立即向后一扭,“啪”的一声爆响,险而又险地再次避过了美貌少女扬来的长鞭。

他停下脚步,转过头去望向那美貌少女,脸上再次浮起恼怒之色。

“还没回答本姑娘的问话呢就想走?”美貌少女笑嘻嘻地走来。

三番两次被无故拦住,秦天胤心中有气道:“我干什么关你什么事?”

“用得着你管么?”

美貌少女咯咯一笑,道:“本姑娘就是偏要管,怎么了?”

她面上笑靥如花,可心中却是冷笑连连。

她早就远远地瞧见眼前这人在鬼鬼祟祟地追逐着一辆马车,一看就行为可疑,绝不是什么好人。

虽然秦天胤清秀的相貌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不过,像他这类长得好看但却心性淫恶的人她其实已见得多了,当下立即就把他归类于这类人里头,自然不肯轻易地放过他。

美貌少女不依不饶,但秦天胤却不想跟她动手。

一来他与眼前的少女并无恩怨,二来那马车已消失在城门内,秦天胤这刻心急如焚,哪有闲情逸致去与这美貌少女纠缠。

他身形一动,神影身法立即全面展开。

美貌少女见他二话不说拔腿又想跑,翘着小嘴,嘻嘻一笑,“想从本姑娘手中跑,有那么容易吗?”

她晶莹的皓腕轻轻一抖,手中长鞭立即化作七八条肉眼难以捕捉的虚影,如同吐信的灵蛇,在夜色中蜿蜒。

仅从美貌少女展露的这一手,便可知她方才抽向秦天胤的那两鞭根本是留了手的,而这一鞭才是她真正的手段。

“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小贼,待我唐小仙把你捉住,看我怎么大刑伺候!”

唐小仙心中娇哼一声,手中长鞭全力施展。

就在她以为已经十拿九稳的时候,“啪啪啪”的连续数声劲响,她手中的长鞭竟是尽数落空,连一记没中。

秦天胤的神影身法全力展开,在唐小仙手中幻化出的无数鞭影中闪掠腾挪,轻松地避开了她的每一记鞭影。

当脱离了了她手中长鞭盖览的范围之后,秦天胤的身影已幻化作一道虚影,直向城门的方向掠去。

且临去之前,还不忘回过头来冲着唐小仙吐了一下舌头,就像是故意要气她似的。

唐小仙呆呆地瞧着他的背景消失在夜色里,满脸的难以置信,半响,她才反应过来。

“啊……气死我了!”

她的灵蛇鞭法得自她母亲的真传,自她学成之后,正是赖着这套高绝的鞭法,她孤身一人在中土四处游玩,从未遇上能够让她吃亏的人。

她绝想不到,本该手到擒来的家伙,竟然硬生生地从她的手底下溜了。

远处,秦天胤的身影已淡成了一团虚影,冲着城门直掠而入,值守在城门之上的两个懒散的守卫根本连他的衣角都没瞧见,自顾自地在城墙上偷懒闲聊,任由其大摇大摆地入了城。

“拦住这小贼呀,两个吃干饭的废物!”

唐小仙瞧见这一幕,气得裙下直跺足。

平生第一次在一个小贼处吃瘪,这让心高气傲的唐小仙极之不快,且更是不服。她柔媚可爱的俏脸此时气鼓鼓的,一对美目更是瞪得圆圆。

“可恶,这小贼跑了,让本姑娘上哪找去!”

文城虽然只是小城,可也有过百万的人口,要在这么多人里头找一个身法如风的小贼,当她是神仙呢。

可这般放过他,唐小仙心里又不服气。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美眸不禁一亮,“等等。”

那小子此前在追赶着一辆马车,若是要以那小贼为目标,想找到他怕是如大海捞针,可若目标换成那辆马车的话,那就容易得多了。

那两匹牵引着车子的红马奔驰如飞,非常的神骏,以其为目标进行寻找,必可顺藤摸瓜地找到那可恶的小贼。

想到这里,唐小仙不禁得意地一笑,“本姑娘果然聪明,就这么办,哼,想逃出本姑娘的手掌心,有那么容易么。”

不过,要在一座城镇中找寻出一辆车子来,没点手段的话同样不是件简单的事。

但这对唐小仙而言自然不是什么难题。

她那对明媚的美目滴溜溜地一转,“要找到那可恨的小贼,看样子得借助一下他人之手才行。”

唐小仙想起来,她裙下众多的追求者之中好像恰巧有那么一人,曾跟她说过他是文城城主的公子,这南境貌似便只有不周城附近这一座文城,没有其他的了。

如若真是这座文城的话,那要揪出那小贼来更是易如反掌了。

想到这里,唐小仙打消了过城不入的想法,径直地往城门掠去。

城墙上正值守着的两名守卫,此刻正懒洋洋地在说着些闲话。对于城门内偶尔进出的一些行人,他们连眼角都懒得去望。

待到其中一人无意中瞥见从远处走来的一抹红色的倩影时,目光忽然就直了。

他的同伴瞧见他的异状,正要取笑,但当其目光也顺着同伴的视线往下投望过去之时,也不禁愣住了。

一个宛若在图画中走出来的美貌少女来到了城门之下。

她瞧上去大概十五六岁的模样,眉儿如新月般弯弯,一双明媚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可爱中还夹带着几分狡黠,穿着一身艳丽的红裙。

两名守卫也算是见过无数张面孔了,可像这样一位美绝了的美貌少女,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两人几乎都看呆了眼。

“瞧够了没有呢?”

唐小仙走近城门,看见这两个守卫一副瞧得快要流口水的恶心模样,心头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两名守卫仍死死地盯着她的脸看,一个茫然地摇头,一个则不停地点头。

唐小仙登时美目一瞪,冲着二人骂道:“闭上你们的色眼睛,再敢多瞧本姑娘一眼,我就挖了你们那对眼珠子。”

两名守卫给她一顿骂,都吓了一大跳。

他们有心要发怒,可是瞧着眼前这美貌异常的少女,敢孤身一人地在夜间出行,必然知道她修为不简单,登时只好压下心头火气,陪着小心地道。

“这位小姑娘,您是要进城的话,便赶紧进去吧。”

见两人颇为识相地移开目光,唐小仙这才轻哼一声,“你们城主的公子,是不是一个叫刘安的大胖子?”

两名守卫相互对视一眼,皆有些诧异。

其中一人小心地说道:“这位姑娘,我们城主的公子是叫刘安没错,只是……他只是有点小胖,不能算作什么大胖子……”

唐小仙翻了翻白眼,“是他就行了。”

她朝两人一扬下巴:“给本姑娘带路吧。”

两名守卫呆了一呆,“带,带什么路?”

“城主府。”唐小仙一脸的不耐烦,“赶紧的,本姑娘赶时间呢,耽误了本姑娘的正事,我唯你们是问。”

两名守卫在此值守也有好几年了,见过不知多少来往的行人旅客,可却从未遇上像眼前这美貌少女这般架子如此大的。

可对方既叫得出他们城主公子的名字,又一身娇贵之气,两名守卫想了想,最终还是不敢怠慢。

其中一人继续留守城门,由另一人为唐小仙引路。

文城的城主府邸颇为气派,府门由四位身着重甲的兵将把守。

那守卫将唐小仙领至府邸门口之时,唐小仙毫无半分拘束地冲着一旁的守将吩咐了一句。

“进去给你们公子通报一声,说唐小仙有事找他。”

说完这句话,她便直接进了府邸,留下相互面面相觑的一众守将。

很快,众人反应过来,当即就有人立即进府通报,同时有人负责引领唐小仙至会客前厅处稍坐等候。

能在城主府当值守卫的都是极有眼色的人,仅仅从唐小仙那惯于颐指气使的口稳,他们便已判断出眼前这美貌少女身份并不简单。

她的衣着与举止也无不显示着她高贵的身份气质,那绝不是能够轻易假扮出来的,一众守卫自然也不存在着什么狗眼看人低的事情来,反而必须好声好气地伺候着。

唐小仙才刚刚在城主府的会客前厅里坐下,屁股还没坐稳呢,外边便传来了鬼哭狼嚎般的叫声。

“啊,啊啊……啊……”

“小仙……是你吗,小仙……”

一个身材胖得像颗球般肥头大耳的华衣青年,像阵风一样地从门外掠入前厅。

他那几乎眯成一条小缝般的眼睛,在瞧见那一身红裙,有若小淑女般端坐在厅内喝着香茗的唐小仙时,登时激动得发出有若猪鸣一般的嗥叫。

“啊啊啊……小仙……真的是小仙……”

这身材臃肿得如同一座小肉山的华衣青年,兴奋得双手大张地冲着唐小仙扑了过来。

唐小仙有点口渴,正小口喝着杯中的茶水呢,却瞧见眼前的大胖子张开双手,一副要飞扑过来抱她的模样,还看见他兴奋得脸上的肥肉直颤,唐小仙不禁瞪大了眼睛,心里头那叫一个恶寒。

“停停停……”

唐小仙瞧见他那兴奋劲,吓得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可那华衣青年已兴奋地扑身而来,令她无处可躲避。

她裙下立即毫不犹豫地飞出一脚,正中那对方的大肚腩。

华衣青年当即惨叫一声,飞扑不成,整个人还倒飞了出去,直直地摔在了地上。

两名一身重甲的守卫见状,脸色不由大变,纷纷拔出了腰间的长刀,杀气腾腾。

“干什么,干什么……给我住手……”

华衣青年大叫着从地上狼狈地爬了起来。

他冲着身后两个拔刀的守卫怒目而视,“谁允许你们拔刀的,我告诉你们,小仙姑娘是公子我的红颜知己,你们若是吓掉了小仙姑娘一根头发,我唯你们是问。”

两名守卫登时冷汗连连。

“公子,我们错了,您消消气。”

“哼。”华衣青年气呼呼地拍了拍屁股,一脸不耐烦地冲两人挥手,“滚滚滚,别妨碍我跟小仙姑娘说话,出去。”

“是是是,公子,我们这就滚,这就滚。”

两人如蒙大赦,一刻也不敢停留地跑了。

华衣青年将身上的灰尘拍干净,转过身望向唐小仙,满是肥肉的脸上前一刻还怒气冲冲,下一刻像变脸似的,立即换上了一副无比讨好的笑容,甚至可说几近于谄媚。

“小仙,真的是你,我实在是不敢相信……你竟然来看我……啊,你,你什么时候来文城的?”

他强忍着激动,这回小心翼翼地坐进唐小仙的身边,再也没敢有半点过份的逾越之举。

这满身横肉的华衣青年,便是文城城主唯一的儿子刘安。

“刚到。”

唐小仙一边懒洋洋地回答着,一边拿眼打量着身旁的刘安,面上尽是毫不掩饰的嫌弃。

“谁是你的红颜知己了,臭不要脸的。还有啊,我说……刘公子,你可真是越来越胖了,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你现在都快成一头猪了么?”

刘安给她一顿毫不留情的嫌弃,面上一阵苦色,“小仙,我的姑奶奶,你以为我想的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族里的人几乎个个都这么胖,我爹是这样,我爷爷是这样,我太爷爷也是这样,比起他们我已经是好多了,你能否别一见面就挖苦我么……”

“行了,行了,打住,打住……”

唐小仙翻了翻美目,“本姑娘找你来可不是找你扯这些有的没的,有件事要你帮我做。”

刘安一听她初次登门,并非是来找他的,而是有事要他帮忙做,脸上不禁一阵失望。

但他很快就抛开了心头的失望情绪,胸脯拍得啪啪作响。

“小仙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刘安帮忙的,尽管开口,我一定帮你办得服服帖帖。”

他殷切地问道:“究竟是什么事情呢?”

此刻他坐在唐小仙的右手处,与她仅一桌之隔,从他这个距离真个可以清晰无比地感受到她那活色生香的美貌,还有她身上飘散过来的淡淡幽香。

刘安对她真的是越看越爱,恨不得一把将她玲珑娇美的身体给搂进怀里,肆意地疼爱。

他的目光随后又忍不住落到她裙摆之下那对若隐若现的小巧绣鞋上,目光更是一阵火热,脑袋里已情不自禁地在想着,若是唐小仙能脱掉她脚上的绣鞋,用她那双精致的美丽玉足,一点点踩在他的身上,脸上……

那场景,刘安单是想想都激动得有些受不了。

可他很清楚,别说唐小仙不可能会对他这般做,他要是敢随意地碰她一根指头,保证给这位姑奶奶像方才那样一脚给踹飞。

唐小仙对他的回应十分满意,雪白的下巴一扬,“我要你发散人手,帮我查一个今晚才进了城的人,还有,帮我找到一辆马车,也是不久前进了城的。”

刘安本还以为她要求帮忙的是什么事,原来只是寻人这么简单。整个文城都是他的地盘,要找个人和找辆马车,简直就像喝水一样简单。

他“哈”地一笑,“原来只是这样,小意思,只要小仙把你要找的人形容一下,我保证一两日内就把人带到你面前来。”

“什么一两日,本姑娘现在就要你发散人手把人给我找到。”

“啊?”

刘安听得瞪大了眼睛,“你说,现在?”

“不现在我来找你做什么?”唐小仙没好气地道。

一想起那小贼临逃之前转身冲着她得意的吐舌头,唐小仙便满肚子火气。

不过她虽高傲,却也不得不承认那小贼的身法迅若鬼魅,有点诡异。

唐小仙自问凭她的身法,也远及不上对方,因而要捉住那小贼,绝不能等到光天化日再动手,夜色就是最好的行动时间。

“不能……缓个一两天吗?”刘安期期艾艾地解释道。

“赤灵剑派的人最近与我们文城发生过几次冲突,我爹下了令,最近文城准备要实行宵禁,这个时候我派人大旗鼓地出去找人,万一给我爹知道,我会给他骂惨的。”

唐小仙听得眉头一皱,“你爹在府里吗?”

刘安如实回答说:“他今晨带人前往金光塔,去拜访我的师门,想请我师门的人出面去跟赤灵剑派谈判,过几日才回来。”

唐小仙一听,脸上立即笑逐颜开道:“这么说,你爹出了远门,那整个文城不就是你刘大公子一个人说了算么,那你怕什么。”

“不就是派个一两百人帮我找辆马车跟查个人么,这么一件小事你还怕你爹把你吃了不成。”

“一……一两百个人……”刘安听得满脸的肥肉都在哆嗦,头摇得像波浪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他整个城主府一共也就两三百名将士,其中还有几十个拿得出手的好手都随他父亲出了城,现时剩下的也就一两百人,唐小仙一口气就要全部的人大张旗鼓地去帮他找人,这种事情绝瞒不了他父亲的。

“这么一件小事你都帮不了忙,那你刚才还拍得胸口那么响。”唐小仙不禁气哼哼地道。

刘安满脸苦色,“我的姑奶奶,我整个府里才多少人,你一口气就把所有的人全要去,还要求今晚就查到人,整个文城不翻个底朝天才怪。过几日我父亲一回来,我不给他气得抽个皮开肉绽才怪。”

“姑奶奶你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我就惨了,所有苦果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吃,试问,小仙你就忍心看着我因为你给我爹抽死么?”

唐小仙瞧他说得那般可怜,不禁翻了翻白眼。

“少在本姑娘面前装可怜,你爹就你一根独苗,就算你把整座城市给翻个底朝天,他难道还会拖你去宰不成。再说了,你皮糙肉厚,给你爹从小打到大,也没见你少一块肉,帮我一次会死吗?”

刘安听得依旧不停地摇头哀求,“真的不行啦,小仙,你就不能换个要求么,除了这个其他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或者,你宽限一两日也行的,只要不违背我爹的禁宵令。”

唐小仙见他脸上虽苦苦哀求,但怎都不敢答应,不由气得牙痒痒。

她滴溜溜的一双大眼睛在刘安肥胖的身躯上来回转动,见他仍旧跟以前一样,一见了自己,一双色迷迷的小眼睛总是忍不住在她身上来回地偷瞧。

唐小仙眼睛一转,立时有了主意。

她突然换了一副笑靥如花的面孔,声音也变得娇滴滴的,说:“喂,你说我长得好看么?”

唐小仙与刘安之间仅隔桌而坐,她问出这话的时候,身子朝他的方向前倾,两只手心托着香腮,用一对水汪汪的漂亮大眼睛柔情似水地瞧着刘安。

那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何况唐小仙本身的容貌便已是世所罕见,她的神态语气忽然变得温柔起来,世间真个没多少男人能够抵挡。

一阵淡淡的馨香迎面扑来。

瞧着她娇憨可爱的模样,鼻中再闻着从她身上传来的淡淡体香,刘安那几乎眯成缝隙的眼睛陡然睁得大大的,一颗心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个不停,一时间立即把此前的话题抛到了九霄云后。

他狠狠地咽了咽一抹口水,几乎是有些语无伦次地点着头。

“好看,实在是太好看了,在我眼中,小仙就是世间最美的姑娘……”

“真的吗?”唐小仙听得似乎有些娇羞,“那……你说说……小仙的身上哪儿好看呀?”

“都好看,都好看……”刘安的喉咙上下狠狠地动了动,一对色迷迷的小眼睛忍不住在唐小仙的身上来回地转动。

唐小仙听得不禁嗔道:“你这话一听就是在敷衍人家,什么叫都好看,人家身上难道就没一处特别惹刘公子你喜欢的么?”

“啊,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刘安一听,登时急忙地辩解道。

“我……我觉得……小仙的小手也好看,小脸也好看……”刘安一边说着,一边喉咙里“咕噜”地叫着,“还有……”

他色眯眯的目光顺着唐小仙的裙身一路往下,最后落在她裙摆内那若隐若现的青色绣鞋上,再度狠狠地一咽。

“还有……小仙的小脚……虽,虽然没见过……但肯定也是……也是……极美……极好看……”

唐小仙顺着他那闪烁的眼珠子,微微地垂下目光,落在自己裙下的脚上。

她心里暗自“哦”了一声,明媚的大眼睛一转,立时就明白了这位刘公子好的是哪一口,登时似笑非笑地瞧了刘安一眼。

“原来……你喜欢小仙的脚啊?”

说完,她将裙下的小脚往前一伸,将青绿色的精致绣鞋缓缓地探到了裙摆外给刘安看,翘着小嘴一脸天真地问道:“只是小仙觉得,我的脚很普通嘛,有什么好看的呢?”

刘安看着她那对探出裙摆的美丽小脚,像挑逗似地在他的眼前来回地晃,血气几乎是倾刻间便往脑袋上涌。

他肥胖的脸颊看得一阵涨红,瞪着眼睛,结结巴巴地说,“我虽然没有瞧过,但小仙的脚,定然是世间最美的一对小脚,这点我从未置疑,若……若能瞧上一眼……”

唐小仙面含羞涩地说:“给你瞧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人家刚刚请你帮的那个忙……”

一说起这个,刘安立时满脸苦色,纠结起来了。

“这……这……”

“哎呀,我的刘公子,你跟小仙都相识这么久了,人家要你帮个忙你都不肯答应么?”唐小仙翘着娇润的小嘴,满脸的软款温柔。

她一边说着,脚尖一边轻轻地一勾,右足上的绣鞋便应声而落。

一只包裹在雪白薄袜内的精致小脚,登时就呈露在刘安的眼前。

只见唐小仙双颊微泛红晕,裙下那只褪去绣鞋的可爱小脚往前一伸,略带挑逗般地在刘安的小腿处隔着裤子轻踩,嘴上则软语相求着。

刘安亲眼瞧着唐小仙在他面前脱下绣鞋,露出她一只穿着袜子的美丽小脚,本就看得脸色涨红。

更想不到的是,她竟然伸出她这只可爱的玉足,隔着裤子踩上了他的腿,刘安激动得浑身的肥肉都似在抖颤。

他几乎差点忍不住要伸出他的胖手,一把将唐小仙的小脚给捉住,肆意地爱怜抚摸。

可他不敢。

方才唐小仙毫不犹豫地飞出一脚把他踹出老远的情景,他仍历历在目,虽然心中极之渴望,但行动上却不敢有半分造次。

“不……不是我不肯答应……而……而是……”

刘安感受着唐小仙那只柔若无骨的小脚,隔着裤子在他的腿上,或轻踩,或轻踢,或轻按,真个给她挑逗得连说话时嘴皮子都有点儿在哆嗦着。

“我……我爹真的下了严令……若是我这么做了……他……他回来定把我的皮扒了……”

唐小仙一听,小脚不禁用力地朝他腿上一踢,“枉你还说人家是你的红颜知己呢,一点小忙你都推三阻四……”

刘安给她的小脚一踢,登时“啊”地发出了一声舒爽至极的颤音,浑身肥肉更是一抖,忍不住叫道:“好……好爽……”

唐小仙见状,眼眸一转。

她突然咯咯一笑,那只抵在刘安小腿处的玉足陡然一点点地往上移,接着在刘安那充满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径直地踩压在了他两腿中间的位置。

只见唐小仙忽地倾前身子,媚眼如丝地瞧着他,小嘴微翘,呵气如兰地对道:“想不想……让小仙帮你更爽呢?”

“只要你帮了小仙今晚的忙,小仙就……”

她一边朝着刘安秋波暗送地说着,一边轻轻抬动她的小脚,在刘安的胯间轻轻地踩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