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图(星海变) 第二卷 第十七回 妖女挡路

第十七回妖女挡路

秦天胤背着韦菁琳,在密林中飞纵狂掠。

当他纵身一跳,向前横掠十数丈远之时,前方终于霍然开朗。

一座巍峨的城池耸立在密林外的广阔平原之上,正是他拼尽全力所奔赴的最终目的地,秦城。

秦天胤满心欢喜地道:“韦姐姐,我们终于要到啦!”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韦菁琳轻轻的一笑。

她的面上并没有过多的欢喜,只是拿出手巾,细心温柔地为秦天胤擦拭额头上的细密汗珠。

唯有她才最是清楚,眼前的秦天胤为了能让她脱离险境,究竟付出了什么样的心力。

她被秦天胤背在身后,芊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从她的角度望去,能够清楚地看见秦天胤脸上那真挚的笑容。

明明即将就要脱离险境,可是韦菁琳却发现自己为何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数日的相处,她发现眼前的清秀少年已经在她的生命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深刻痕迹。

韦菁琳知道,当秦天胤将她护送至秦城城主府后便要南下离开,可她芳心深处,已然对他生出了不舍之情。

秦天胤并不知道这些。

他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尽快要将韦菁琳护送至安全的地方。

不知怎么的,这一整日里,秦天胤总有一种隐隐被人在阴暗中注视着的感觉。

这股被人暗中注视的感觉若隐若现,并且是冲着他本人而来,而非是冲身后的韦菁琳而来,这令他心中一凛,升出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他必须尽快将韦菁琳安置好,绝不能让她再牵涉到任何危险的因素来。

在看见秦城终于遥遥在望之后,秦天胤脚下再度加快,几如旋风一般的赶到了秦城的城门之前。

与文城略显松垮的城门相比,秦城的城门之下与城门之上,皆列满了全副武装来回巡逻的队兵。

当秦天胤才刚刚掠至城门脚下的时候,上方已有兵将急急忙忙地扬声问道。

“来人可是秦天胤公子与韦菁琳小姐?”

秦天胤愕然地停下了脚步。

尚未回答,下方就有人兴奋地高喊道:“没有错,是秦公子跟韦小姐,快,快来人上报城主大人与林公子!”

秦天胤这才发现,前方守着大门的几个兵将,手里执着绘有韦菁琳容貌的纸张,看见他们,立即拿起画纸作对比,是以有了当前的对话。

一个全副铠甲的中年将士策骑着大马出了城门,跟着旋风般地跳下马来,神色激动而又兴奋地来到了二人的跟前,抱拳恭敬一礼。

“在下秦城守将,奉城主与林寻南公子之命在此拦迎过往的旅客,以探知韦小姐与秦公子的消息,林寻南公子这几日一直在城主府中养伤,刻下已准备带人出城寻找二位,还请二位立即随末将来。”

秦天胤听得又惊又喜:“啊,林寻南大哥也在,那真是太好啦!”

林寻南竟就在秦城里养伤,那更是再好不过了。

听到这个消息,秦天胤当下便不再耽搁,便与韦菁琳一道跟随眼前的中年将领一道赶往城主府。

当两人在重重守护之中来到城主府之时,正好撞见林寻南与一位气度雍容的华衣男子,领着大批人马准备要出城。

见到秦天胤与韦菁琳的到来,林寻南欣喜若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所有人的面前,一把便将心爱的未婚妻搂进怀里。

而终于重回未婚夫身旁的韦菁琳,也忍不住伏在他怀里,低声轻泣。

那华衣男子见状,亦是又惊又喜,迅速地将众人迎入府中。

“天胤小弟,你孤身涉险,救出琳儿,此大恩我林寻南铭记于心,由今日起,天胤小弟便是我林寻南的好兄弟,请受我一谢。”

眼前心爱的未婚娇妻真的给秦天胤安然救出,林寻南当着所有人的面朝他一揖到地,言语间的感激毫不掩饰。

“林大哥不用客气。”

纵然没有骆子晋教导他路遇不平该拔刀相助,秦天胤天性善良,碰上这样的事情也绝不会袖手旁观。

他凝神感应了一下,接着对众人说道:“既然韦姐姐现在有林大哥你们保护,那我也要走了。”

林寻南的身旁现时有秦城城主与其亲弟两名涅槃境强者在,纵然面对那庞先生跟九长老亦有一战之力,加上秦城里其他凝气境高手相护,韦菁琳的安全想来不用再担心,秦天胤也可以放心了离开了。

林寻南立时挽留道:“天胤小弟这就要走了吗,你救回菁琳,如此大恩,怎都要请你到寒舍一趟,好让我一尽地主之谊。”

韦菁琳没有开声,但从她面上的神情也看得出来,她比林寻南更渴望他能够留下来。

秦天胤摇头道:“不了,我还要去找我师娘呢,等我见完了我师娘,我一定会去找林大哥和韦姐姐的。”

林寻南见他如此坚持,也不勉强,他眼下更重要的是赶紧护送韦菁琳一道返回家族,日后还有的是机会重谢秦天胤,于是便道。

“好吧,既是如此,倘若天胤小弟有任何难处,可尽管托人到栾州来,我林家在南境也算说得上几句话,不论天胤小弟有何需求,愚兄都定然全力帮天胤小弟办妥。”

秦天胤点了点头。

临行之际,韦菁琳紧紧握着秦天胤的手,满脸的关切与不舍:“天胤弟弟,你此去路上定要多加小心,日后得闲,定要来看姐姐……”

秦天胤重重点头。

韦菁琳轻轻抹了抹发红的眼眶,依依不舍地与他道别。

这时,一个城主府兵将匆匆来报。

“禀大人,文城的刘安公子来了,同行的还有一位姓唐的姑娘。”

文城与秦城相隔仅数百里,两城的城主自都是相识的人,也颇有几分交情,关系算得上不错。

一身华衣的秦城城主忙道:“快请。”

当娇俏可爱的唐小仙,领着一身肥肉在后颤巍小跑的刘安出现在众人眼前之时,场中所有男人的目光皆被那明艳动人的唐小仙给吸引住,一时竟忘了正在给秦天胤送行。

唐小仙双手板在纤腰后,笑吟吟地走了过来。

“小贼跑得可真快嘛,可惜还是给本姑娘给追上了。”

秦天胤也有些诧异。

他对自己这源于山海图的神影身法极具自信,纵然在负着韦菁琳的情况下,他也自信涅槃境强者未必能够轻易追上他。

数百里远的距离,他不消半日功夫便带着韦菁琳成功跨越,却没想到唐小仙二人来得也这般快。

不过相较于唐小仙的得意,她身后跟来的刘安一张胖脸却几乎要垮掉。

原因是他那匹宝贝得不得了的神异骏马,给唐小仙一番催命的策骑,在抵达秦城的时候已经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以后恐怕都难以恢复到巅峰的状态,等于是废了,教他如何能不心痛。

“这两位是?”林寻南愕然问道。

韦菁琳“呀”了一声,有些惊喜地道:“林哥,这位便是我方才给你提过的唐姑娘,不久前在文城,唐姑娘也曾仗义帮助过我呢。”

“原来是灵狐夫人的千金,多谢唐姑娘出手相助。”林寻南忙道。

灵狐夫人的夫家唐家虽说在实力上与他们林家有一大段距离,但唐家在池州也是传承逾千年的名门望族,具有非常深厚的底蕴。

灵狐夫人徐婉盈不仅容颜美艳,本身修为据传更是顶尖,犹胜于她那一代大儒的夫君,为人更是八面灵珑,唐家的生意在她的把持之下是蒸蒸日上。

中土无数英雄豪杰都视灵狐夫人为当世寥寥的几位,有资格与玉面罗刹争一日长短的绝色美人之一。

林寻南因有了韦菁琳这样一位美如仙女般的未婚妻,对灵狐夫人这样一位有夫之妇并没有什么兴趣,至今未曾一见。

但他是因有着五行宗门人的身份而有幸见过玉面罗刹几面的人,对于玉面罗刹冉舒瑾那艳盖尘寰的绰约风姿,至今仍倍觉震撼。

在他的足迹几乎遍及大半个中土,整整二十多年的人生里,林寻南从来没有遇见过第二位能够在美貌与气质上,皆像玉面罗刹那般完美得无懈可击的女人,哪怕是他那丽质天成的未婚妻,站在玉面罗刹的面前恐也要黯然失色。

因而对于芳名远播的灵狐夫人,林寻南一直觉得传闻是夸大了。

不过,今日得见她这长得花容月貌的掌上明珠,林寻南倒也能够理解其母在中土远播的芳名了。

与玉面罗刹相提并论或可能仍嫌不足,但只要灵狐夫人有与她的千金同等美丽的容颜,那确实足以令世间绝大多数的男人趋之若鹜,不能自已。

唐小仙的目光在林寻南的身上打量了几下,便似不感兴趣地移开,嘴上敷衍地说了两句不痛不痒的客气话。

娇滴滴的目光却是在秦天胤的身上来回地打转,朝韦菁琳问道:“咦,韦姐姐,这小贼是要走了吗?”

韦菁琳点了点头,有些不舍地说道:“天胤弟弟打算南下,要去找他师娘,我们正为他送行。”

她刚说完,秦天胤便回过身来,对她们说道。

“好了,韦姐姐,送到这里就行了,待我跟师娘见了面之后,我再去找林大哥跟你。”

说完,秦天胤看了唐小仙一眼,便头也不回地向城门的方向掠去了。

“可恶的小贼,招呼也不打一个就这样跑了。”唐小仙气呼呼地跺了跺脚。

她黑溜溜的眼睛一转,瞧见城主府大门边拴缚着一匹矫健的白色骏马,登时朝秦城城主喊道。

“城主大人,我有点事找那小贼,跟你借匹马吧。”

不待秦城城主回答,唐小仙人已先斩后奏地飞掠上了那匹雪白的马儿背上。

秦城城主哑然失笑,“这是爱女三匹爱马之一,名唤飞霜,能日行千里,唐姑娘看上便尽管拿去,无需客气。”

秦城城主的大方反倒是叫唐小仙有些不好意思了,她甜甜地笑道:“哎呀,那小仙便谢谢城主大人了。”

刚要去追秦天胤,一声呼天抢地的嚎叫从后面传了过来。

“小仙,不要抛下我啊……”

刘安那胖墩墩的肥躯,再次出现在唐小仙的眼前。

“死胖子,你干嘛呀……”

唐小仙气得大骂,她给刘安那呼天抢地的猪叫声给吓了一大跳,浑身一抖,差点没让她从马背上摔下来。

刘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抹,嚎啕大叫着:“你是不是又想把我踢开,不要啊,我不想离开小仙啊……”

眼见着他又准备朝自己的腿要扑过来,唐小仙一阵恶寒。

“停停停,你哪只耳朵听见本姑娘要踢你了,我只是要去给那小贼一点忠告罢了,你哭什么哭。”

“只是……给那小贼忠告,不是要踢掉我?”

刘安的假哭立马止住,转悲为喜地道,“那小仙用不用我帮忙?”

“本姑娘什么时候沦到要你帮忙的地步了。”唐小仙没好气道,“你有这闲功夫,还不如赶紧派人回文城,叫你爹多派些高手过来帮忙护送韦姐姐。”

“那些觊觎韦姐姐的家伙可不简单,我担心单靠城主大人他们,应付这群人会非常吃力。”

话音一出,不止是刘安吓了一跳,连林寻南与秦城城主等人也不禁一惊。

“唐小姐此言是何意?莫非掳走韦小姐的那帮人,唐小姐知道他们的来历?”秦城城主忙问道。

“这件事情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反正你们最好多些高手护送韦姐姐,我要先去追那小贼,给他一些紧要的忠告。”

“死胖子,你不是说你爹快回来了吗,我看你还是自个回文城一趟,请你爹亲自到秦城一趟。”

说完,唐小仙一夹马腹,旋风般地追秦天胤去了。

刘安脸色一苦,他并不想跟唐小仙分开,哪怕只是一刻。

但这时一旁的林寻南也感事关重大,亲自过来对他请求,刘安只好按捺下心头的不舍,准备重新回文城一趟。

秦天胤在出了秦城大约十余里的一个小山谷里给唐小仙追上。

他负着韦菁琳连续全速地奔袭数百里,体力损耗了不少,出城之后并没有全力奔跑,是以给唐小仙轻松追上。

唐小仙冲他喊道:“喂,死小贼,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要做的,是应该立即调头返回秦城,待在韦姐姐他们身边,继续跑下去,我保证你活不到明天。”

秦天胤眉头一皱,“我不信。”

“你不信?”

唐小仙冷然一笑,“你虽然救了韦姐姐,但你也因此而招惹到了你绝对惹不起的人物。这群人睚眦必报,从来只有他们欺压他人,没人敢惹他们,而这次他们在你一个小子手上吃了亏,必然会派出更厉害的高手来收拾你。”

秦天胤心中一凛,“你果然知道他们的来历,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哼,本姑娘干嘛要告诉你。”

唐小仙娇哼一声,“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调头回去,待在韦姐姐的身边,寸步不离,或许能让他们投鼠忌器不敢对你下手。要么,就是乖乖在跟在本姑娘身后,有本姑娘在,谅他们也不敢拿你怎样。”

“你?”

“本姑娘怎么啦?”

唐小仙对秦天胤一脸怀疑的目光极度不爽,瞪圆了美目,“你难道没有看见,那怡夫人在本姑娘面前不也夹着尾巴溜之夭夭么?”

秦天胤眉头一皱,说:“怡夫人是怡夫人,她并不是那些人里最厉害的,碰上更厉害的,你也吓不了他们。”

“你这小贼,居然胆敢怀疑本姑娘?”唐小仙瞪大了眼睛,“你知道我娘是谁吗,他们若是敢惹了我,我娘才不会放过他们呢。”

她娇哼道:“所以,你若不想回去,而是想去找你的什么师娘,你最好就是乖乖地跟在本姑娘身后,这是你眼下唯一的保命方法。”

她一边说,一边还高傲地朝秦天胤扬了扬雪白的下巴。

这个时候,秦天胤忽然停下了脚步。

“想通了,决定乖乖地跟在本姑娘屁股后面了?”

唐小仙立即勒定了身下的马儿,笑吟吟地很不淑女地说了一句。

但她很快就发觉了不对。

秦天胤脸色极其地凝重,目光一瞬不瞬地紧紧盯着前方。

“迟了,他们追上来了。”

唐小仙秀眉紧蹙地朝着秦天胤所望的方向瞧去,她自然猜得到秦天胤口中的他们指的是谁,可这小贼说对方已经来了,她却没有任何感应。

就在她准备要开口骂眼前这小贼是否在胡扯之时,大地传来了一阵阵震颤。

“彭!”

“彭!”

身下的雪白骏马立即受到了惊吓,前蹄高高跃向空中,唐小仙微微一惊,立马跃落地面。

一道巨大的影子,在山谷里飞身纵跃。

那影子一跳数十丈远,高高跃起,重重落下。

大地所传来的震颤,便是那影子落地之时所受的震荡。

山谷的四周惊起无数飞鸟。

那山一般的影子终于停下,横在了两人的去路。

一阵异常动听的妩媚女声,伴随着阵阵娇笑送入了二人的耳中。

“公子的身法当真是迅若鬼魅,奴家在后边追了老半天,都差点追丢了,公子究竟是哪学的身法,可否告诉奴家呢?”

一张美得叫人窒息的脸庞,出现在了秦天胤与唐小仙的面前。

那是一个年龄约在二十岁上下的女人,她穿着一身娇艳如火的红裙,朦胧如水的美眸仿佛要滴出水来似的,那妩媚动听的声音,则是从她那小巧而温润的红唇里缓缓吐出来的,随着她的呼吸之间微微的张合。

一股烟视媚行的诱惑,从她的身体每一寸肌肤中散透出来。

她红裙下玲珑性感的娇躯,正慵懒地给一个身躯有若山峦一般巨大雄壮的男人肩挑着,轻纱裙摆探出一对穿着红色绣鞋的玉足,有若两朵怒放的玫瑰,正兀自摇曳地轻摆,场景媚惑荡人至极。

仅仅只是在听到她那把声音,唐小仙身上的灵力流动便出现了一丝迟缓,待到望见女人那美艳媚人的容貌之时,连她的脸上也不自主地现出一丝迷茫。

“啊呸,哪来的妖女!”

唐小仙陡然回过神来,面色大变,立即将别在身后的长鞭抽出,嘴上狠狠骂道。

她回身朝秦天胤望去,看见身旁的小贼一脸如临大敌,似乎丝毫没有被眼前这美得异常的妖女所引诱,心中大感惊讶。

要知道,她所习的功法名为玄月魅诀,是由她母亲亲身传授,此套功法专讲以魅制敌之道,对付那些好色的臭男人自是不消说,其本身作为世间最高深的媚术之一,在面对同为媚术的其他一切功法之时亦有天然的克制力量。

可是今日所遇的这妖女,却是唐小仙的玄月魅诀习有所成以来,第一趟不仅克制不了对方,反而还被对方所克,教她如何不感到惊骇。

而更让她惊讶的是,这小贼竟然在这种情况下,看上去居然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面对唐小仙不客气的话语,纪湘湘毫不动气,依旧娇滴滴地说道。

“真是抱歉呢,奴家今日的目标是这位俊秀的公子,非是唐姑娘你,念着令堂与我派的渊源,希望唐姑娘你不要插手的好。”

“果然是天姹宫的人。”

唐小仙听她道出其与她母亲的这份关系,登时有恃无恐地道,“哼,可惜这件事情本姑娘插手定了,识相的,就赶紧给本姑娘乖乖地滚。”

纪湘湘仍旧毫不动气,脸上依旧笑意盈盈。

“唐姑娘为何要踏这趟浑水,难不成这位小公子与唐姑娘你有非同一般的关系?”

“本姑娘跟这小贼可一点关系都没有。”唐小仙满脸得意地道,“我纯粹就是看你们天姹宫的人不爽,仅此而已。”

“这样的话,那妾身便只好得罪了。”

纪湘湘闻言,如花一般的娇靥上没有丝毫的波动,只是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靳山,这位唐姑娘便交给你了。”

那面容丑陋,身形却有若山一般高大威猛的男人瓮声道:“是,纪姑娘。”

如山岳一般的身影,轰然地朝着唐小仙猛然压去。

唐小仙见亮出了身份仍不管用,气得跺脚,脸色也终于剧变。

她娇喝一声:“死小贼,还不快逃!”

她迅疾地抽出长鞭,鞭影如灵蛇般向着那凛然压来的巨大身躯抽去。

“啪!啪!啪!”

接连爆响,那名叫靳山的巨汉竟架起金钢一般的双臂,硬接了她猛攻而去的几记鞭子,立时令唐小仙面色再变。

“炼体的,该死!”

炼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方是出身天姹宫的炼体魔族,既不受制于她的玄月魅诀,又不惧她的鞭击,一旦被其近身,她就等同于砧板上的鱼肉,任其宰割了。

唐小仙玲珑娇小的身子疾退,迅速与对方拉开距离。

另一边,纪湘湘在话音落下的同时,她的身影已化作一团红云,朝着秦天胤飘落。

微风扬起她的裙摆,纪湘湘裙下一截晶莹如玉的美丽小腿,仿佛不经意间地呈露在了秦天胤的眼前。

在这等生死关头,秦天胤虽有些奇怪自己在这种时候了,居然还有功夫觉得这位姐姐的腿真的很好看,甚至比君姐姐的更加好看,但他的眼中没有一丝半点迷茫。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他转过身,拔腿就跑。

纪湘湘如青葱般的纤指,几乎在堪堪就要碰到秦天胤衣角的一刹那,给他的身体如游鱼一般一个蜿旋,立即就脱离出了她的掌控。

“咦?”

她睁大着美眸,螓首微微偏转。

下一刻,火红的丽影消失在原地,以后发先至的速度追上了秦天胤。

当她的纤手二度将要触碰到秦天胤的时候,他的身后像长了眼睛似的,再次一个扭身,完全无视她所施展出的迟滞力场,第二次摆脱了她。

纪湘湘那美得不可方物的精致玉容,终露出了一丝惊容。

打从她在那红姐的身上,与秦天胤留在她胸口处的一丝气机相接触之时,纪湘湘便感应到了从未体验过的某种玄又而玄的预感。

在此人的身上,她很有可能遇上此生可遇而不可求的莫大机缘。

见到秦天胤的第一眼,起初她也十分意外。

对方的修为仅仅堪将达到凝气境,与她之间相差了两个大境界,可以说,倘若她要杀他,一根手指都能轻易办到。

但纪湘湘自然不能杀他,而必须将他生擒。

本以为该手到擒来的,可当纪湘湘真正出手之时,她才蓦然发觉,眼前这清秀少年的奇异。

这世间绝没有任何一种身法,能令一个凝气境高手逃脱她的掌心,还别提他只有炼体境巅峰。

而且对方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竟全程无视她举手投足间所施展的天姹秘术,没有半分受引诱的反应,一心只想着逃跑。

这从以往到至今,从未出现过,亦绝不可能出现的两件事,竟同时出现在一个少年身上。

奇怪的预感再次浮现在心湖,纪湘湘知道,自己若强追下去,到成功抓住这少年之时,体内的力量恐怕将至少损耗三四成,在这眼下的关头是绝不可允许的。

她轻轻朝身后一瞥,见唐小仙身形灵动,靳山力量胜她有余,但灵活不足,一时间拿不下她。

纪湘湘当即轻轻一挥袖。

“去。”

一道白影迅若闪电般地冲着战圈中的唐小仙飞去。

“啊!”

正庆幸身后的美丽姐姐似乎放过了他,没打算追来了的秦天胤,耳边突然听到了唐小仙的一声尖叫。

他心中没由来的一震,猛然地回过头去。

远超常人的目力立时就看见一条通体雪白的小蛇,趁着唐小仙与那巨汉缠斗的时候,竟在她的左腿上咬了一口,跟着便迅速地飞回了纪湘湘的袖子。

那巨汉的攻势立时加猛,眼见唐小仙数十招之外必将落败,秦天胤面色一变,毫不犹豫地转过身扑掠入战圈。

纪湘湘红唇轻勾,妩媚的嘴角扬起一抹动人笑意,娇笑着道。

“妾身真没有看错人,公子果真是惜花之人呢。”

唐小仙气得一边打,一边大骂她:“死妖女,竟然放蛇咬我,给本姑娘记着,我回去之后一定叫我娘来狠狠教训你!”

面对唐小仙放下的狠话,纪湘湘却是掩着红唇轻笑道。

“忘了告诉唐姑娘呢,妾身的这条可不是什么普通小蛇,它叫天魅蛇,唐姑娘想必应该从令堂口中听说过这种灵物吧?”

她一句话登时吓得唐小仙花容失色,手里的鞭子差点都拿不稳。

“天魅蛇!”

“呀,唐姑娘看来是知道呢,没错,就是那种给它咬上一口,淫毒三个时辰之后便会侵袭全身,若不立即找男人连解三日的毒,便将毒发身亡的那种蛇了。”

纪湘湘笑靥如花地瞧着她,“唐姑娘现在给它咬了一口,三个时辰之后淫毒必将发作,不若唐姑娘现在束手就擒,我把靳山借给唐姑娘用几天,你别瞧我这位贴身护法相貌丑陋,他那方面的能力天赋异禀,在床上别说三日,给唐姑娘解上十日毒都没有问题。”

她一番露骨的话语似是故意要气唐小仙似的,听得她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她给杀了。

“你这妖女,你给我记着!”

唐小仙手中鞭影狂飞,看似攻势变强了不少,但扑入战圈的秦天胤却是暗叫不好,知道她被纪湘湘一激,所中的蛇毒恐怕会更快速地流遍全身,加速发作。

“唐姑娘,别打了,我带你走。”

秦天胤扑入战圈。

“死小贼,你不跑还回来作什么,呀……你干什么,不许碰我!”唐小仙突然一声娇喝。

原来是秦天胤打算抱住她带她逃离,不过手才刚一碰到她,她手中原本朝向那巨汉的鞭子便甩了过来。

秦天胤慌忙躲开。

唐小仙一鞭过后,忽然眼前一阵眩晕,一股泛力的感觉涌上身体。

她心叫不好,知道一番猛攻加速了淫毒侵体的速度。

身子一软,就在她即将倒下的一刹那,一双有力的手臂抱住了她的身体。

一股并不浓烈,相反,还感觉有些舒服的气息迎面扑来。

当唐小仙渐渐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身子已经给那小贼给抱在了怀里了。

她气得刚要开口大骂,乏力的感觉再度袭来,令她无力地栽倒在了那小贼的胸口处。

耳边风声呼呼,伴随着阵阵猛烈的破空之音,唐小仙知道,身旁的小贼正在猛力地躲避着那山岳一样巨大的壮汉攻击。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她发现身后的破空音突然落下了一大截,似是这小贼已成功地摆脱了那巨汉。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媚荡入骨的娇笑声又传进了耳中。

小贼抱着她,似在拼命地闪掠腾挪,折腾得唐小仙好不难受。

好一会儿后,小贼竟然在抱着她一个人的情况下,好像成功地把那妖女给摆脱掉了,简直叫人难以置信。

可还没来得及高兴,沉闷的破空音又隆隆地传入耳中。

唐小仙知道,那是那个名叫靳山的巨汉挥动双臂之时所发出的声音,心中大叫倒霉。

浑身似乎渐渐开始有些燥热了,但乏力的感觉却是越来越重。

与此同时,唐小仙还更加不妙地发现,小贼似乎因为抱着她,在面临着那妖女跟巨汉的包围拦截,体力消耗得非常严重,她听到他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沉重。

没过多久,她忽然感觉到面上一凉,迷糊睁开眼一瞧,见到的却是那小贼紧咬着牙关的样子。

那滴落在她脸上的一点凉意,正是他脸上滴下来的豆大汗珠。

唐小仙张了张嘴,终于忍不住,小声地叫了一句。

“喂,你干脆把我放下来,自己先逃吧。”

回答她的却是秦天胤那断断续续,却又坚毅得几乎不容置疑的声音。

“绝……绝对……不放……”

唐小仙怔怔地看着他。

看着小贼紧咬牙关的模样,唐小仙第一次觉得,这小贼……其实好像也不是特别令人讨厌的嘛……

只是可惜……

没有了她的保护,他今天恐怕是逃脱不了那妖女的魔掌了。

哎,也不对,其实若不是因为她,这小贼现在也不用陷入这般穷途末路的境地。

唐小仙莫名地觉得有些烦躁。

她感觉到,小贼似乎也有些乏了,动作已不似之前那般灵活。

他的呼吸越来越重,汗水落得越来越多,这般剧烈的闪躲最是耗费灵力和体力,恐怕他支撑不了多久了。

怎么办才好呢。

唐小仙内心的烦躁越来越重。

成功将秦天胤死死截下的纪湘湘,芳心深处也不由得升出欣喜之意。

这神秘的少年已然没有多余的力量了,她的力量尚需尽量地保存,剩下的交给她的贴身护法便可以了。

她红唇不由得轻轻一扬。

“嗯?”

就在此时,她秀眉忽然一蹙,娇躯立住。

一只晶莹剔透的纤掌,轻轻地按在了靳山鼓壮的胸口上。

后者庞大有若小山般的壮硕身躯,登时高高地抛起,跟着重重地砸落在了地上。

一道窈窕纤长的身影,出现在了秦天胤与唐小仙的身前。

纪湘湘与来人相对望,眼中浮现起毫不掩饰的惊艳。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同样美到了极致的女人。

她上身穿着绣有桃花的绾色斜领襦衫,下身是檀色的锦裙,着装十分的简约素雅,可俏立在那里,那股秀丽端庄的绝美气质,连同样风华绝代的纪湘湘亦为之赞叹。

如若说她纪湘湘是世间妩媚的极点,那么出现在眼前的女人便是秀丽的极致。

她身上没有带任何武器,只有手中一把普通的纸伞。

可是纪湘湘绝不会轻视眼前这美艳若仙的女人,仅仅她刚才的那一掌,就足以令她成为纪湘湘必须认真以待的强大对手。

秦天胤呆了一呆,“这位姐姐……”

那秀丽女人没有回头,但纪湘湘分明看到了她眸中浮起的温柔神色。

“带着唐姑娘先走,我很快就来。”

秦天胤怔了一下,低着瞧了一眼脸色越来越红的唐小仙,一咬牙,立即拔腿就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