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的房門沒關緊 (38-44) 作者:老漢推小車

簡體

.book18.org

【嫂子的房門沒關緊】 (38-44) 作者:老漢推小車 book18.org

第38章 關鍵時候掉鏈子 book18.org

和嫂嫂約好了今晚要弄上一次,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劉天祥剛想朝著嫂嫂家裡去,轉念一想,王翠華肯定在窗台邊看著呢。 book18.org

日子長著呢,可不能出錯。想到這裡,劉天祥轉身回去,再次躺到了王翠華的身邊。 book18.org

馬翠華說:「孩子他爹,我離婚啊?」 book18.org

劉天祥說:「離婚幹什麼,你這生活過的不挺好的嗎?」 book18.org

馬翠華一聽,心裡無比的失落,轉念有一想,也是,自己的身子,都被劉天福碰過,他嫌棄自己也是對的,能和他偷偷摸摸的好幾次也行。 book18.org

「孩子他爹。」 book18.org

「又啥事啊?」 book18.org

「我把我妹子介紹給你做老婆吧?」 book18.org

「你啥意思?」 book18.org

「我妹子那人和我挺好的,到時候也許我們三人能在一起干呢!」 book18.org

「別胡說了,睡吧。」 book18.org

劉翠翠洗好了身子,拖得精光,在炕上不知道等了多久,兩個眼皮子都耷拉了,這才睡去。 book18.org

次日一早,劉翠翠氣哄哄的爬了起來,看著鏡子中的黑眼圈,這一切都怪劉天祥。 book18.org

色大膽小,說好晚上留門,為什麼沒來? book18.org

「天祥。」劉翠翠正想著,劉天祥從裡屋走了出來,吆喝了一聲,劉翠翠趕緊朝著自己家外地兒走去。 book18.org

劉天祥回頭看了一眼王翠華,後者正在和面呢,身子一轉,跟了上去。 book18.org

「不是說好了,昨晚給你留門,為什麼沒來?」劉翠翠開口便問。 book18.org

「有事耽擱了,這不馬翠華在家嗎?看的緊。」 book18.org

「那你這不是耍嫂嫂嗎?嫂嫂等了你一晚上。」 book18.org

「啊,等了我一晚上,真的嗎?」劉天祥聽到劉翠翠的話,頓時一驚,看樣子嫂嫂真是做好了準備,想到這裡,他勐地上前,一把抱住了劉翠翠,兩具身體再次貼到了一塊。 book18.org

昨晚上沒有自己摸,此刻的劉翠翠心裡還在燃燒著慾望,見到劉天祥二話不說撲了上來,她同樣嘴巴一翹,附和著,此刻恨不得將劉天祥整個人都吃下去。 book18.org

劉天祥身子輕顫,抱著劉翠翠就是一頓狂吻。 book18.org

劉翠翠身子一陣陣顫抖,沒兩下,就被劉天祥弄得雙眼迷離,下面洪水流的小內褲上面全是。 book18.org

「天祥,摸……摸嫂嫂。」劉翠翠氣踹噓噓的說道。 book18.org

得到指示的劉天祥,一邊親吻著,一邊伸出雙手,順著劉翠翠的腰身,慢慢地朝著屁股移去。 book18.org

劉翠翠受不了了,身子一退,想要扒劉天祥的褲子。 book18.org

「嫂嫂,別……」 book18.org

「怎麼了天祥,我難受,快來!」 book18.org

「嫂嫂,不著急,先叫我吃吃你的大胸部,我喜歡你的大胸部。」 book18.org

「嗯,那你好好吃。」 book18.org

「嗯嗯。」劉天祥點完頭再次撲了上來,啃著劉翠翠的嘴巴,啃著那對夢寐以求的大胸部,滿身都留下了他的口水,劉翠翠身子後仰,挺著大胸部用力配合著。 book18.org

「嗯,好舒服,天祥,快乾吧,嫂子受不了了。」 book18.org

「嗯,今個就叫你小叔子我,好好乾干你。」 book18.org

劉天祥說完,就準備脫褲子…… book18.org

同一時間,趙小花回來了。她在城裡住了好幾天,她的丈夫,劉天祥的哥哥也沒出現過。 book18.org

婆婆說:「花啊,你丈夫跟老闆去另一個城市了,一時半會,趕不回來,你就在城裡玩幾天。」 book18.org

就這樣,趙小花在城裡玩了好幾天。 book18.org

城裡和農村,就是不一樣呢,到處都是新鮮的事兒,到處都是新鮮的玩意。 book18.org

自己的婆婆沒時間陪她,自己在城裡又不敢瞎逛,可是,也就巧了呢,婆婆的老闆娘,見趙小花第一眼,她就喜歡上她了呢,非要認個妹子噹噹。 book18.org

這不,這幾天都是那干姐姐老闆娘,陪著她,東逛西逛,到處亂買的。 book18.org

衣服買了十來件,不過都挺羞人的,不是露胳膊,就是露腿,還有那些內衣內褲,穿上跟沒穿似的。 book18.org

老闆娘非得給自己買,自己推了半天也沒推掉,只好收下了。 book18.org

不過老闆娘給買的小彩電,和一台錄像機,她倒是挺喜歡的。 book18.org

以前在大娘陳瑤家看過電視,一直想買一台來著,可是一直沒機會,這次這個干姐姐也給買了。 book18.org

玩了幾天,心裡就想劉天祥了。 book18.org

就和婆婆說,要回來。 book18.org

婆婆說:「花啊,都結婚兩年了,要個孩子吧。」 book18.org

趙小花臉一紅說:「婆婆,天祥他哥。」 book18.org

婆婆說:「天祥他哥沒用,這事你得找天祥。」 book18.org

趙小花一聽,啥事都明白了,婆婆是要她和劉天祥生一個,也不在問了。 book18.org

婆婆又說:「花,委屈你了,天祥那孩子,今後,我們就不給他說媳婦了。」 book18.org

小花說:「媽,別這麼說,人家天祥都有對象了,還是村裡的老師呢。」 book18.org

婆婆說:「有對象也不行,婚姻這事父母做主,你是我們家明媒正娶來的,我們老劉家,就認你這一個媳婦。」 book18.org

趙小花一聽,心裡酸酸的,但是又挺感激婆婆的,就抱著婆婆大哭了一場。 book18.org

婆婆給她了一個小包袱,干姐姐老闆娘,派了個司機,開著小汽車,像搬家一樣,就給趙小花送回來了。 book18.org

干姐姐說,叫司機認個道,等她有時間,好去村裡找小花,她也是農村出來的,非常的留戀農村田園式的生活。 book18.org

司機很負責,把小花送回了家,幫著把東西搬進屋子裡,任小花怎麼留,人家連口水都沒喝,就開車走了。 book18.org

小花收拾好屋子,把從城裡帶回來的,吃的用的,都放進了柜子里,然後把電視,錄像擺好,望著給天祥買的衣服和吃的,心裡美滋滋的。 book18.org

這城裡金窩銀窩在好,也沒有自己和天祥這個狗屋溫馨,忍不住摸了摸劉天祥抱著她睡覺的炕。 book18.org

「啊呀,這咋還有血呢?」 book18.org

望著炕上那小堆血跡,趙小花就慌了,這天祥是咋滴了,哪破了,哪傷了啊。 book18.org

心裡著急,就去地里找他,可是找了一大圈,也沒找到,就來劉天福家來找了。 book18.org

劉天祥把褲子脫了,劉翠翠的心兒都醉了,太好了,終於等到了。 book18.org

劉天祥說:「嫂子,像給我哥那樣,吃吃我。」 book18.org

劉翠翠:「嗯,我們相互吃,要不我痒痒的難受。」 book18.org

二人在炕上,顛鸞倒鳳,就開始了。 book18.org

這種銷魂的姿勢,太爽了,劉翠翠的魂都飛了,她想不到,劉天祥這麼會玩,都把她給玩飛了。 book18.org

劉天祥也舒服著呢,不一會,就把他整的,受不了了。 book18.org

他勐的轉身,躺在炕上說:「嫂子,來吧,騎上來。」 book18.org

劉翠翠早就憋不住了,這回被他玩的,就差那麼一下了,絕不能功虧一簣。 book18.org

她邁開腿,蹲在劉天祥的身上,準備坐上去…… book18.org

「大嫂子,二嫂子,天祥在這嗎?」趙小花在劉天福家的院子門口,喊著。 book18.org

「汪汪汪。」劉翠翠的大狼狗,不停的叫著。 book18.org

「啊呀,我嫂子回來了!」劉天祥被趙小花這一聲,嚇得不輕,只感覺身子一抖,渾身涼了個透。 book18.org

「哎呀,咋了?」劉翠翠要瘋了。 book18.org

劉天祥趕忙推開她,穿上大褲頭子,就往外跑。 book18.org

馬翠華站在自己的門口,捂著嘴笑,若不是趙小花回來了,她早就衝進劉翠翠的屋子裡去了。 book18.org

馬翠華扭著自己的大屁股,一邊往門口走,一邊說:「哎呦,小花回來了,你說,我們姐兩有緣不,都說上車的餃子,下車的面,昨晚做夢,就夢到你回來,一大早,我就和面,做麵條呢,馬上就下鍋了。」 book18.org

劉天祥站在劉翠翠的門口,紅著臉,撓著頭,不敢過去。 book18.org

趙小花一看見劉天祥,心就落地了,只要他沒事,自己心就不慌了。 book18.org

她說:「啊呀,二嫂,這幾日,多謝你和大嫂,大哥照顧天祥了。」 book18.org

馬翠華說:「哎呀,有啥謝的,不過,還真的,天祥這幾日,被我們伺候的可舒服了呢。」 book18.org

小花說:「嗯,等我晚上,包餃子,謝謝你和大嫂子。」 book18.org

馬翠華說:「哎呀,哎呀,叫你說的我都不想走了。」 book18.org

小花說:「嫂子要出門。」 book18.org

馬翠花說:「你回來了,我就放心了,吃了飯,就回娘家,餃子你們三吃吧。」 book18.org

說完,又說:「小花,你可看好了天祥,小伙子長大了,別被哪家野狗給掏了。」 book18.org

說完,又嘎吱嘎吱的笑。 book18.org

笑的小花,臉紅脖子粗的。 book18.org

劉翠翠穿好衣服,站在劉天祥的旁邊,心裡這個恨啊,那怕叫自己頂一下呢,這想了好幾天,一下也沒頂到,看劉天祥怕趙小花這個樣子,估計今後是沒這個機會了。 book18.org

四個人,今個都在馬翠華房間裡,吃飯,馬翠華的手藝不錯,麵條下的香噴噴的,還打了些荷包蛋。 book18.org

吃完了,她對小花說:「等不忙了,你帶著天祥也回次娘家,到時候我們在聚聚。」 book18.org

這馬翠華也是苦杏村的,她知道,今後,若是在想和劉天祥好一次,就得小花也回娘家了。 book18.org

說完,就背著包袱皮,走了。 book18.org

吃完了麵條,小花就迫不及待的催著劉天祥回家了。 book18.org

回到家中,趙小花就命令劉天祥把衣服脫了。 book18.org

劉天祥心想,估計小嫂子被大哥給破了,這要是和自己成好事了,就三下五除二,脫個精光。 book18.org

趙小花從包袱里拿出給劉天祥買的一條牛仔褲,一個藍襯衫,喜滋滋的一轉身。 book18.org

「哎呀,你咋都脫了。」望著劉天祥的身子,趙小花臉紅的,跟火燒雲似的。 book18.org

「啊,嫂子,這電視你買的?」劉天祥一看,原來是叫自己試衣服,紅著臉又穿上了褲頭,打岔問道。 book18.org

「不是,是城裡的一個姐姐送的。」 book18.org

趙小花一邊和他說話,一邊幫著他把新衣服換上。 book18.org

換上一瞧,劉天祥被新衣服顯的,更俊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39章 這次肯定懷上 book18.org

劉天祥在趙小花眼前轉了一圈,就美滋滋的躺炕上了,趙小花趴在他身邊說:「天祥,喜歡不?」 book18.org

劉天祥轉過身子,臉對著趙小花的臉說:「喜歡,嫂子真好。」 book18.org

趙小花說:「喜歡就親親我。」 book18.org

劉天祥飛快的在趙小花的嘴上,親了一口,說:「嫂子,我哥疼你嗎?」 book18.org

趙小花說:「我沒見到你哥。」 book18.org

劉天祥心裡這個高興啊,可是又一想,這沒見到,這小嫂子還是不能幹啊,又有點上火。 book18.org

趙小花看出了他的心思說:「沒事,嫂子不在乎了,嫂子今後就是你媳婦,你想幹嘛,就幹嘛吧。」 book18.org

劉天祥撫摸著趙小花的秀髮,輕聲說:「嫂子,那樣對不起我哥,那就豬狗不如了。」 book18.org

趙小花說:「婆婆說了,叫我快點懷上孩子。」 book18.org

劉天祥嘿嘿憨笑了一下。 book18.org

趙小花問:「天祥,這幾天你跟女人親過嘴沒有?」 book18.org

劉天祥說:「沒有,村裡哪個姑娘願意讓我親啊。」 book18.org

趙小花一翻身,壓在了劉天祥的身上,在劉天祥的耳邊輕輕地說:「你真好,現在我補償你。」 book18.org

從趙小花的嘴裡吹出的熱氣噴在劉天祥的臉上,讓劉天祥的臉痒痒的,他的心也跟著痒痒的。 book18.org

趙小花輕輕地趴到劉天祥的身上,然後把嘴湊到劉天祥的嘴邊貼了上去,劉天祥感到嘴上一陣涼涼的濕濕的,下身有種說不出的舒坦。 book18.org

趙小花親了一會兒,才將嘴慢慢移開,然後又重新躺躺在他身邊。 book18.org

劉天祥微微喘著氣說:「嫂子,可以幫我吃吃嗎?」 book18.org

趙小花說:「嗯。」說完,就把他的褲子脫了。 book18.org

劉天祥把手伸進了趙小花的衣服里,向她的身上摸去,然後交替地揉著她那兩個綿軟的雪白的大胸部,隨著劉天祥手勁的加大,趙小花的鼻子裡發出斷斷續續的哼哼聲。 book18.org

可是,半個多小時過去了,劉天祥那玩意也沒有什麼起色,趙小花被他摸的,心裡像被火撩的一樣,嘴巴都麻木了。 book18.org

趙小花擦了一下額頭的汗,說:「天祥,你怎麼了,以前你摸我一下,都挺起的高高的,現在我給你吃了,你還不起來了。」 book18.org

劉天祥心裡,早就鬱悶死了,被劉翠翠憋了那麼久,眼看就乾上了,趙小花一喊,又嚇蔫吧了,看來,自己的這個寶貝,就怕趙小花啊。 book18.org

劉天祥說:「可能和我哥一樣了。」 book18.org

趙小花說:「別胡說,可能是激動了吧,抱我一會。」 book18.org

兩個人在炕上,抱著,躺著。 book18.org

趙小花說:「天祥,你哪破了?」 book18.org

劉天祥說:「沒有啊?」 book18.org

趙小花說:「那炕上咋有血呢?」 book18.org

劉天祥腦袋嗡的一聲,這陳瑤留下的落紅,自己忘記擦了。 book18.org

「天祥在家嗎?」這時,陳瑤在劉天祥家門口喊著。 book18.org

劉天祥和趙小花急忙穿好了衣服,劉天祥去開院門。 book18.org

「大娘你這是?」劉天祥有點心虛,怕被趙小花發現。 book18.org

「天祥,我找你有點事,能不能跟我回家去一趟?」陳瑤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book18.org

「大娘啥事,在這不能說嗎?」 book18.org

「怕被人看到。」 book18.org

「那行,去你家吧。」劉天祥剛想走,突然頓住身子問道,「我大爺不在家吧?」 book18.org

「沒有,又去賭了。」 book18.org

「那就好。」 book18.org

劉天祥跟著陳瑤,二人一前一後回到了大爺家,陳瑤朝著門外看了看,四周無人,悄悄地將門關了上。 book18.org

「大娘,你找我啥事,說吧。」 book18.org

「還是那件事。」 book18.org

「借種嗎?上次不是在給你了,你應該能懷孕了吧。」 book18.org

「沒有,要是懷孕了,月經就不回來了,所以我想……」 book18.org

「你還想在弄一次。」 book18.org

「嗯。」陳瑤低著頭,這大白天的面對天祥有些話還真的不好說出口。 book18.org

「那快點吧,我怕大爺回來。」劉天祥說著話,一把上前抱住了陳瑤的身子,雙手搓著她的大屁股,不斷地捏著那裡的肉。 book18.org

「天祥,別急,洗洗澡,再弄。」陳瑤推開了劉天祥。 book18.org

「啊,還要洗澡,那得多長時間啊,大爺回來了就不好了。」劉天祥驚訝道。 book18.org

「沒事,他到下午才會回來,今天我們好好弄,爭取一次性給懷上了。」 book18.org

「那好吧。」 book18.org

陳瑤找來了水桶,在院子裡面將自己拖了一個精光,看著陳瑤的身子,劉天祥頓時起了反應,陳瑤結婚二十來年不假,可是一直沒有生過孩子,那身體仍舊保持著,兩個胸部雖然有些下垂,不過常年被大爺摸,倒也顯得豐滿,皮膚呈現小麥色,小肚子上面沒有一絲贅肉,再往下看,我的天哪。 book18.org

劉天祥心裡合計,好傢夥,這次病的不是很嚴重,只對趙小花蔫吧,對陳瑤還有這反應呢,看來自己的親嫂子,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幹上的。 book18.org

管他呢,先乾了大娘在說。 book18.org

「死相,幹嘛呢,趕緊脫衣服。」看到劉天祥發獃,陳瑤趕緊提醒道。 book18.org

「我也脫啊。」 book18.org

「一塊洗。」 book18.org

劉天祥得到命令,三下五除二將自己拖了一個精光。 book18.org

「大娘,摸摸我。」劉天祥心裡的慾望燃燒了起來。 book18.org

劉天祥被陳瑤弄著,滿腦子裡胡思亂想著,一會大爺舉著鎬頭,來打自己,一會兒大爺幫著大娘把著自己的寶貝,表揚自己是老劉家的希望,給老劉家播下了良好的種子。 book18.org

一會兒大爺又跪在地下,求自己乾乾他包養的那兩個如花似玉的女兒。 book18.org

「嗯哼。」 book18.org

燒了,身體完全燒的發燙了,受不了了,這要是有機會,娘三一起干,那爽死了。 book18.org

劉天祥提起冷水,直接朝著兩個人的身上潑去,他需要藉助冰冷的水,拂去體內的那股子熱,要不就真的刺激死了。 book18.org

嘩啦啦。 book18.org

冷水沖在了二人的身上,直直的朝著下面滴去。 book18.org

哇,更刺激了。 book18.org

劉天祥全身火熱的同時,一把抱住了陳瑤,近在咫尺,又是大上午的,別說身上的痣什麼的,饒是毛孔都看的清晰。 book18.org

這種近距離的素顏欣賞,無時無刻不衝擊著劉天祥的神經。 book18.org

劉天祥身子繃緊的同時,緊緊地抱著陳瑤的身子,嘴巴向前一貼。 book18.org

「罵了隔壁的,大娘,刺激死我了,你真騷。」 book18.org

陳瑤緊緊地抱著劉天祥的頭,身子靠前慢慢地附和著,隨著大胸部上面傳來的酥麻,整個人渾身都輕顫了起來。 book18.org

「天祥,還沒洗澡呢,洗好了在干啊。」陳瑤說話都有些顫抖了。 book18.org

「行,先洗澡,洗乾淨了弄得爽,弄死我大娘。」劉天祥摸著兩個大胸部,上上下下的親吻了一遍,最後將陳瑤放了下來,又是提了兩桶水衝過之後。 book18.org

看著劉天祥那漲紅粗壯的大傢伙,陳瑤再也受不了,回頭一看,有個磨盤,走到了磨盤前面,陳瑤雙手一扶磨盤,翹著屁股說道,「天祥,來吧,今天隨便你怎麼弄大娘,只要懷孕了就行,大娘噘著屁股給你干,快來寶貝。」 book18.org

血脈噴張,劉天祥喉結不斷地聳動,他看著陳瑤的姿勢,簡直太誘惑人了,這大娘今個,賤的不能在賤了,簡直就像個小母狗嗎。 book18.org

雙手扶著磨盤,微弓著身子,屁股直接朝著他翹起,這個姿勢簡直要了血命,不幹都會死人了。 book18.org

「天祥,還傻站著幹嘛?難道你不喜歡,別的男人要是看到我這個姿勢,頓時像個公驢一樣的沖了上來,快,來吧,寶貝,快,沖吧,大娘等著你的。」 book18.org

劉天祥瘋了,將手中的水桶一丟,沖了上去 book18.org

一直搗鼓了半個小時,陳瑤這才嗷的一聲叫,整個人像是爛泥一樣,癱了下去,雙手扶著磨盤怎麼都扶不住。 book18.org

大口大口的揣著粗氣,劉天祥同樣好不到哪裡去,朝著地上一坐,雙手摸著陳瑤的大胸部。 book18.org

「天祥你說,這次能懷上不?」心滿意足的同時,陳瑤再次問道。 book18.org

「那誰知道,要是懷不上,大娘你在找我,老劉家的種子,都在我身上呢,有都是。」 book18.org

「你個壞東西,還不是想占大娘的便宜,還不是想天天干大娘。」 book18.org

「看大娘你說的什麼話,剛剛弄得時候你不也爽嗎,難道你不想我天天干你嗎?」 book18.org

「還說,剛剛大娘都快被你弄死了,小壞東西,那玩意也太大了,比你大爺的兩個都大。」 book18.org

「那待會還弄嗎?」 book18.org

「弄,進屋去,躺炕上,還像上次一樣,咯咯。」 book18.org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還真是的,大娘你慾望太強了,不過我喜歡哈。」劉天祥說著話,抱起了陳瑤癱軟的身子,朝著裡屋走去。 book18.org

拐進了臥室,劉天祥問道,「大娘,在哪個炕上,還別說,真會享受,那天天摸自己,摸得舒服吧?」 book18.org

「那可不是嗎?」 book18.org

將陳瑤丟到了炕上,劉天祥光身子再次跳了上去。 book18.org

陳瑤說道,「小點動靜,別讓人聽到。」 book18.org

「哪裡會有人,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book18.org

「壓上來吧。」陳瑤紅著臉說。 book18.org

劉天祥身子一挺,雙手托著陳瑤的腰身,再一次弄了起來。 book18.org

不知道為啥,劉天祥這僅僅是第二次和陳瑤親熱,卻對她的身子流連忘返,雖說陳瑤的身子沒法和劉翠翠相提並論,但也給了他一種異樣的感覺,當真刺激的很。 book18.org

不知道是梅開三度,還是四度,二個人都累的像是死狗一樣,攤睡在了炕上。 book18.org

陳瑤雙眼迷離道,「太刺激了,天祥你太棒了,這次肯定能懷上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40章 男人的手就是不一樣 book18.org

「大娘,你就這麼想要孩子啊。」 book18.org

「當然了,作為一個女的,結婚二十多年了,沒孩子的人生那是不完整的,再者說了,以後要是老了,沒個兒子怎麼辦啊,你養我老啊?那撿來的姑娘,我看著都煩,會養我?」 book18.org

「真沒想到,大娘你還能這樣想,只要大娘給我干,那我就養大娘的老。」 book18.org

陳瑤被他說的美滋滋的,突然想起。 book18.org

「天祥,你的差事定下來了。」 book18.org

「大娘給我個啥官?」 book18.org

「也沒啥的,女官。」 book18.org

「啥是女官?」 book18.org

「婦女主任!」 book18.org

「這。」 book18.org

劉天祥心想,自己一個大老爺們,咋能做婦女主任呢? book18.org

可是大娘說:「咋不能做呢,我不就是從婦女主任做起來的,現在都當書記了,等我退了,或是去鄉里了,你不就是書記了?」 book18.org

大娘又說:「這官雖小,可是也是村裡的四把手不是,和會計都平起平坐。」 book18.org

大娘又說:「這活還清閒,天天去村裡留守女人家,慰問,慰問,你死了的三爺,還傳了你一身醫術,婦女有些頭疼腦熱的,你還能給治下。」 book18.org

大娘還說:「只要你不叫他們超生,就合格。」 book18.org

劉天祥心想,都給她們乾了,以後全村跑的孩子,都他娘的是我種的。 book18.org

兩人說了會話,大娘要留他吃飯,可是小花在家包餃子呢,他得回去。 book18.org

日上桿頭的時候,劉天祥才從陳瑤家走了出來,當他走到河邊的時候,村子裡一些人家的煙囪里已經飄起了裊裊炊煙。 book18.org

劉天祥將褲管高高地挽起,手裡拎著小花他新買的膠鞋,赤著腳趟過深及膝蓋的河套。 book18.org

剛剛走上河西岸,對面的山坡上就傳了一陣年輕女子的嬉笑打鬧聲。 book18.org

劉天祥向對面上坡上望去,山坡上搭著一個看瓜地的窩棚,兩個年輕的姑娘正在窩棚里爭搶著一本小兒書。 book18.org

「嗨,還真是想什麼,來什麼,這不是兩個小堂姐嗎,剛剛還幻想和大娘一起干她們兩呢?」 book18.org

這兩個姑娘是劉天祥的堂姐,她們一個叫陳天珠一個叫陳天驕。是陳瑤抱養的兩個孩子。這姐妹倆是杏花村最漂亮的一對姊妹花,全鄉不知道有多少未婚的小伙子在打這姊妹倆的主意。 book18.org

你見她們個個長的水靈靈的,尤其是那雙大眼睛,甭提多帶人親了。 book18.org

陳天珠和陳天驕是大爺的女兒,大爺是個賭鬼,對家裡的活不管不問的。 book18.org

陳瑤對這兩孩子也不心疼,撇下這兩個如花似玉的女兒不管,天天就知道忙活村裡那點事,家裡屋外的大小活計全都落到了這姊妹倆的肩上。 book18.org

這幾年大爺賭錢幾乎把家裡的東西輸了個精光,為了給大爺還賭債,姊妹倆白天忙完自己的農活,晚上還要給別人看瓜地掙錢。能有大爺這樣的倒霉爹,也算這姊妹倆命苦。 book18.org

小兒書最後還是被陳天珠搶了去。姊妹兩個鬧夠了,先後從窩棚里鑽了出來。陳天珠坐到窩棚前的一塊大青石上,整了整有些凌亂的頭髮,陳天驕則跑到山坡旁的一片林子裡小解,等她小解完了,從林子裡出來時正好看到上岸的劉天祥。 book18.org

陳天驕靠在一棵梨樹上,挺著圓滾滾鼓脹脹的胸脯,嬌笑著說:「天祥,到窩棚里來坐一會兒吧。」 book18.org

劉天祥擺擺手,憨笑著說:「不了,時候不早了,我該回家吃飯了,我嫂子還等著我呢。」 book18.org

陳天珠接過話茬,說:「天祥,來坐一會兒怕啥嗎,我們姊妹倆又不能吃了你,我們不是你姐嗎。」 book18.org

說完,姊妹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嘻嘻地笑了起來。 book18.org

每次這姊妹倆看到劉天祥,總是喜歡逗上他幾句,他們的關係是堂兄妹,雖然沒有血緣,可是畢竟從小玩到大的。 book18.org

「我乾了一上午。啊我乾了一上午的活,肚子餓了,我得回家吃飯。」劉天祥的臉上露出一副憨厚的表情,目光則偷偷地向天驕胸前那一對高聳渾圓的小山瞄去。 book18.org

他可不能說,我乾了一上午,你們的後娘。 book18.org

要說這陳天驕十五六歲的時候還是個不起眼的黃毛丫頭,沒想到這兩三年的光景就出落得杏眼桃腮,前凸後翹,細腰長腿,讓男人看了就直流口水。 book18.org

不過這也難怪,陳天驕死去的親娘就是十里八鄉數一數二的大美人,種子優良長出的莊稼當然也不會差,要不然怎麼能生出這兩個嬌俏勾人的女兒來。 book18.org

劉天祥的家就在姊妹倆看瓜地的山坡後,乾了一上午這姐兩的後媽,也餓了。他沒有繼續跟姊妹兩個說笑,快步向家裡走去。 book18.org

餃子包好了,叫來劉翠翠,就一起吃了,劉天祥看著這兩個,憋死了他,又沒幹到的嫂子,心裡就有火。 book18.org

吃完飯,叫她們兩聊天,自己就出門抽菸了。 book18.org

日頭西落的時候,劉天祥拿起剛磨好的斧頭,準備噼些木頭留著陰天下雨的時候燒火用。 book18.org

忽然,一隻灰色的野兔子從他的眼前一閃跑過。 book18.org

劉天祥住的房子在山腳下,所以時常有從林子裡跑出來的野雞野兔等一些野物在房前屋後經過。 book18.org

嫂子最喜歡吃兔子肉了,一見到野兔子,他的眼睛裡頓時放了光,劉天祥拔腳就向野兔子追了過去。 book18.org

野兔子跑的飛快,不過劉天祥從小在山裡長大,野兔子沒少抓,知道野兔子的習性,所以就算野兔子跑的再快,也沒把他甩掉。 book18.org

很快,劉天祥就追到了一片瓜地里,這片瓜地就是陳天珠和陳天驕看的那片瓜地。 book18.org

野兔子被劉天祥追到了窩棚邊上忽然停了下來,腦袋機警向四處張望著。 book18.org

劉天祥輕手輕腳地向窩棚走去,等他離窩棚還有一米遠時,勐地向野兔子撲去,可是沒等劉天祥撲到,野兔子一熘煙就鑽進了瓜地旁的林子裡。 book18.org

劉天祥撲了個空,喪氣地想往回走,這時聽見窩棚里傳出陳天珠和陳天驕的說話聲,先是陳天驕問:「咱爹,咱爹親過你嗎?」 book18.org

陳天珠笑著說:「咋沒親過,被爹親咋了,咱們是他姑娘。」 book18.org

陳天驕說:「你說的輕巧,萬一懷孕咋整。」 book18.org

陳天珠說:「我沒吃過豬肉,還看見過豬跑,你沒見過咱家的母豬是怎麼下豬崽子的啊。」 book18.org

陳天驕又問:「我是說男人跟女人在一起咋就能生出孩子來,你說女人跟男人睡覺就能睡出孩子來,爹爹沒事就和咱們兩睡,咱們兩咋就不生呢?」 book18.org

陳天珠「咯咯」地笑了幾聲,說:「你呀,真是個榆木腦袋,配人跟配牲口是一回事兒,爹爹那玩意硬不起來,生不了,在說,他親我們,也沒親嘴不是,抱著我們也就是摸摸。」 book18.org

陳天驕也跟著笑起來,說「我知道了,不過爹也真不要臉,我尿尿他都偷看。」 book18.org

陳天珠說:「你的腦袋裡整天都想些啥東西,這些話要是讓咱爹聽見了,看他不打斷你腿。」 book18.org

陳天驕哼了一聲,說:「咱爹才沒工夫搭理咱倆,他這會兒說不上在誰家又賭上了。」 book18.org

「罵了隔壁的,死大爺,臭大爺,自己的蔫吧了,連大娘都頂不進去,還惦記自己的女兒,死不要臉,你咋不被一塊石頭絆倒,摔死呢?咋不叫流氓把你的腿砸斷呢?」 book18.org

劉天祥一邊往家走,一邊把自己的大爺罵了一百八十遍,他想不到自己的大爺竟然這麼臭不要臉。 book18.org

「媽的,干你老婆就對了,下次當著你的面干!」 book18.org

氣哼哼的往家走,進了院子,一推外地兒的門,一股子熱騰騰的蒸汽就撲面而來。 book18.org

劉天祥揮了揮手,放眼一瞧,趙小花,正往洗澡的大木盆里,倒著熱水呢。 book18.org

劉天祥說:「嫂子,要洗澡啊。」 book18.org

趙小花一笑,說:「去把衣服脫了。」 book18.org

哎,這嫂子是要和自己一起洗啊,劉天祥有點不敢相信,這害羞的嫂子,進了城一回,回來咋這麼大方了呢? book18.org

趙小花紅著臉說:「城裡人,管這個叫鴛鴦浴,我們一起洗。」 book18.org

還說什麼啊,劉天祥急忙把自己的衣服脫了,跳進了木桶里,趙小花臉一熱,也跟著脫了。 book18.org

看著趙小花,脫著自己的睡衣,劉天祥身體里那股子熱,又回來了,趙小花只穿了一件睡衣,還是透明的,不是以前那件,是自己的干姐姐給買的。 book18.org

那雪白雪白的大胸部露出來了,趙小花羞的用自己的手捂著。 book18.org

「嗯,嫂子真是漂亮。」劉天祥抱起趙小花,往木桶里放,在她耳邊說。 book18.org

「天祥,嫂子好看嗎?」 book18.org

「好看。」 book18.org

劉天祥還哪有什麼心思看,那手,撩起水,就在趙小花雪白,柔嫩的身子上遊走開了。 book18.org

「嗯,哼。」男人的手,和女人的就是不一樣,比王甜甜和干姐姐摸自己的時候,舒服多了,一會兒,洗乾淨了,天祥會不會像干姐姐和王甜甜那樣,吃自己的豁豁呢? book18.org

趙小花想著想著,只覺得自己豁豁就燙起來了,一股水緊跟著,就出來了,恰巧,劉天祥的手,剛剛摸到這裡。 book18.org

感覺自己的手指肚發燙,激動的劉天祥,一手,就把趙小花的豁豁給蓋住了,那大手掌捂著,像個井蓋子似的,手心的肉,緊緊的貼著趙小花滾燙的豁豁。 book18.org

「啊,天祥。」趙小花頭一仰,舒服的不行不行的。 book18.org

劉天祥用手心用力的頂著,蹭著,另一隻手,摟著趙小花纖細的腰,嘴叼起了趙小花雪白雪白的大胸部……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41章 這車鏈子掉了丁 book18.org

「舒服死了……」干姐姐和王甜甜雖然給她的感覺更直接,但是哪有劉天祥這般粗野的味道,趙小花,若非所迫,被她們占了便宜,他寧願自己現在徹底把她們忘記。 book18.org

趙小花說:「天祥,嫂子想要。」 book18.org

「嗡!」劉天祥身子裡的那股子火,立即就沒了,這哪裡還能挺起來啊? book18.org

匆匆洗完澡,劉天祥,抱著趙小花就睡了,這一宿,趙小花難受死了,見劉天祥睡著後,那眼淚就嘩嘩的,止不住了。 book18.org

第二天,劉天祥打算去地里看看高粱的長勢,他剛推開院門,就看見陳天驕滿頭大汗地推著一輛破舊的二八自行車從他家的門口路過。 book18.org

陳天驕一見劉天祥,就走了過來,將自行車推到劉天祥的面前,說:「天祥,你給看看,這車的鏈子掉了,我騎不走了。」 book18.org

劉天祥接過自行車,蹲下身去看了看,車鏈子果然掉了。 book18.org

「天祥,你能弄上不?」陳天驕有些著急。 book18.org

劉天祥點點頭說:「就是鏈子掉了,沒啥大毛病,一會兒就能弄好。」 book18.org

陳天驕也蹲下來,說:「你快些弄,我爹昨天在鄉上賭錢時被人打了,現在正在鄉醫院住院,我得給我爹送治病的錢。」 book18.org

「哇,報應啊!」劉天祥一聽,心裡就美了起來。 book18.org

劉天祥一邊擺弄著車鏈子一邊說:「天驕,你放心,馬上就能弄好,誤不了你送錢。」 book18.org

劉天祥仔細地將車鏈子上的空隙與齒輪上的鋸齒對好,然後抬起自行車的後軲轆,用力地轉了幾下車腳蹬,車鏈子一拉緊就嚴絲合縫地咬在了齒輪上。 book18.org

陳天驕高興地拍了一下劉天祥的肩膀,笑盈盈地說:「天祥,沒想你這麼有本事。」 book18.org

劉天祥說:「上個車鏈子不算啥能耐。」 book18.org

劉天祥把車鏈子上好了,陳天驕推起自行車就走。陳天驕的個頭雖然在女人中算是高的,可二八自行車畢竟是男車,再加上鄉間的道路坑坑窪窪的,陳天驕沒騎出多遠就停了下來。 book18.org

「嫂子,大爺住院了,我去鄉里看看。」 book18.org

「嗯,去吧,晚上要是回不來,我叫大嫂子過來睡。」 book18.org

劉天祥和趙小花說完,就向陳天驕跑去,他說:「天驕,我跟你去吧,這車你騎著,太費勁。」 book18.org

陳天驕正為自己騎不好這輛車而發愁,一聽說劉天祥主動要載她,她一笑,說:「那感情好。」 book18.org

劉天祥騎上自行車,陳天驕在車後貨架上坐穩後,他用力地雙腳一蹬,自行車就在鄉間的小路上,搖搖晃晃的奔馳起來。 book18.org

由於村裡的道路不平,所以坐在車後的陳天驕被顛簸的幾次差點沒從車上掉下去。雖然陳天驕不想碰劉天祥的身子,更不想讓劉天祥碰她的身子,可是她不得不伸出雙手死死地摟住劉天祥的腰。 book18.org

當陳天驕那兩隻柔軟的小手摟在劉天祥的腰間時,劉天祥的心裡別提有多美了,他專跳不平的地方走,那給劉天嬌顛簸的,大屁股一抬一抬的。 book18.org

陳天驕長的,可不比趙小花和小桂桂差,陳天驕能這麼緊的抱著他,那要是以後乾了。 book18.org

「小堂姐哦,抓緊嘍。」劉天祥心裡頭美滋滋的,朝一個小山坡,就沖了上去。 book18.org

陳天驕皺著眉頭坐在車後,時不時地提醒劉天祥說:「天祥,你故意的是不,要把你姐姐我大屁股顛兩瓣是不?」 book18.org

「你本來不就兩瓣嗎?」劉天祥笑呵呵的說,還是往一些高低坑窪的路面上騎。 book18.org

車子每顛簸一下,陳天驕的身子就會不由自主地向劉天祥的身上靠,她胸前的那對軟綿綿的胸部就會跟著往他的背上壓,那種肉嘟嘟的感覺讓劉天祥覺得非常過癮。 book18.org

劉天祥心裡打什麼鬼主意自然瞞不過陳天驕,陳天驕實在受不了了就狠狠地在劉天祥的後腰上掐了一把,笑罵著說:「死東西,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花花心思,你就是想讓我摟著你,我摟得越緊你越高興。」 book18.org

劉天祥說:「你錯了,是我想抱著你。啊。」 book18.org

劉天祥說話間,前面路面上忽然出現一個半米深的大坑,等到劉天祥發現時想剎閘已經晚了,前車軲轆一下子就掉進了大坑裡,後車軲轆跟著就揚了起來。 book18.org

劉天祥和陳天驕都從車上掉了下來,陳天驕坐在車後,所以先被甩了下去,仰面跌倒在路邊的一個沒水的溝里,緊接著劉天祥也從車鞍座上飛出去,正好摔在陳天驕的身上。 book18.org

劉天祥被摔的眼冒金星,大腦一片空白。他只覺得雙手處異常的柔軟,跟摸趙小花的雪白的大胸部一樣的舒服。 book18.org

「啊,好舒服,好軟,好有彈性。」 book18.org

這時耳邊忽然傳來陳天驕的尖叫聲:「啊呀呀,劉天祥,把你的臭爪子拿開。」 book18.org

劉天祥抬眼看了看,這一看他的臉騰一下,就漲得通紅,這哪是趙小花的胸部,這不是自己堂姐劉天嬌的嗎。 book18.org

劉天祥慌忙把手鬆開,從她的身上爬起來,解釋說:「天驕,我是故意的,啊,不,我不是故意的。」 book18.org

陳天驕氣哼哼地坐起身來,瞪著一雙如杏子般的大眼睛,紅著臉說:「你壞死了,壞死了,……」 book18.org

她抬腳在劉天祥的腿上狠狠地踢了幾下。 book18.org

不過,剛剛被他摸,自己心裡咋那麼舒服呢?比那該死的爹,摸著舒服多了。 book18.org

想著想著,臉更加紅了,她也知道,自己和劉天祥沒有血緣關係,自己那個不待見自己的後媽,沒事總叫自己做劉天祥的媳婦,還說什麼,肥水不外人田,老劉家把你養大,就得嫁給老劉家的後生,也不指望著你換什麼彩禮錢。 book18.org

「嫁給劉天祥?」想著,就更羞臊了。 book18.org

劉天祥自知理虧,哄著她說:「天驕,真不是故意的,不過,不過你的真的好軟。」 book18.org

陳天驕紅著臉說:「你個小流氓,還說,還說。」 book18.org

劉天祥急忙說:「好好好,我不說了。」 book18.org

「那你還不趕快拉我起來,壞蛋。」 book18.org

陳天驕說完把手伸出來,要讓劉天祥拉她。 book18.org

劉天祥急忙把陳天驕拉起來,陳天驕站起來後,又揮手在劉天祥的胸前捶了幾下,埋怨說:「都是你,讓人家丟死人了。你剛才咋抓的那麼狠啊,氣死我了。」 book18.org

劉天祥急忙又賠禮道歉,好話說了一籮筐,可陳天驕還是不依不饒。 book18.org

劉天祥無奈,只好說:「天驕,還是給你爹送錢治病要緊,等給你爹送完錢,你想把我咋樣都行。」 book18.org

這話果然管用,陳天驕不再跟他鬧了。 book18.org

兩個人從溝里上了路面,劉天祥扶起那輛摔在路邊的自行車,檢查了一下,還好自行車沒有摔壞。 book18.org

劉天祥騎著自行車載著陳天驕又騎了一個多小時就到了苦杏村。 book18.org

這苦杏村,還有王甜甜,劉艷秋,張玲花,馬翠華呢,自己是不是找個機會,找她們大被同眠呢? book18.org

哎呀,還有那個屁股上插了大蘿蔔的村長的媳婦孫大花呢。 book18.org

山杏鄉,是個大鄉,距離縣城又很遠,所以,鄉里有醫院,苦杏村,是鄉政fu所在的,比杏花村富裕,看上去像個城鎮一樣。 book18.org

兩個人到了醫院後,劉天祥先陪著陳天驕把住院治病的錢交了,然後又跟著陳天驕來到了病房。 book18.org

病房裡,大爺四仰八叉地躺在病床上,一條腿打著石膏,胳膊上纏著繃帶,腦袋上也纏著繃帶,看樣子被人打的不輕,劉天祥心裡甭提多高興了。 book18.org

陳天珠正坐在病床前給大爺喂飯,大爺看到劉天祥走進來,咧嘴笑了笑,說:「天祥大侄子,你來了。」 book18.org

劉天祥也笑了笑,說:「大爺,聽說你住院了,我來看看你,這走的急,也沒拿啥東西。」 book18.org

大爺點了點頭,又問陳天驕:「天驕,錢交了嗎?」 book18.org

「交了。」陳天驕答了一句,然後走到床邊坐下。 book18.org

陳天珠放下手裡的碗筷,說:「天驕,你們兩個還沒吃飯吧,我去買點吃的去。」 book18.org

陳天驕說:「姐不用了,等晚上一起吃吧。」 book18.org

陳天珠看了一眼劉天祥,說:「你不吃,那天祥也得吃啊。」 book18.org

陳天驕說:「他也不吃,他不餓。」 book18.org

陳天驕說完,瞪了劉天祥一眼。 book18.org

劉天祥笑了一下,說:「大姐,我不餓,等晚上一起吃吧。」 book18.org

這時,大爺忽然說:「我要尿尿。」 book18.org

陳天珠和陳天驕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家裡,她們總被他這樣欺負,沒事就叫姐兩給提尿壺。可是今個劉天祥在呢,她們怎麼好意思。 book18.org

劉天祥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大爺看姐兩和自己打的熱乎,生氣吃醋了,這一輩子沒有性生活,還真跟個神經病似的。 book18.org

劉天祥站起身來,說:「大爺,我背你。」 book18.org

「你就你吧。」大爺有點不高興。 book18.org

男廁所離病房不太遠,大爺的腿斷了,劉天祥把他背了到廁所,然後又攙著他小解。 book18.org

望著大爺那蔫吧的小東西,劉天祥就忍不住笑,就這跟一個蠶蛹似的,還想霍霍自己的兩個女兒,做夢吧,你家三女人,都是我的。 book18.org

不過又一想,老劉家的男的,還挺有意思的,大的,大的跟驢似的,小的,小的跟繭蛹似的,是不是,那些不好用的,省下的料,都長自己身上了呢?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42章 我會老實睡覺(1/3) book18.org

背著大爺從廁所出來,正面一個晃著大胸部的女人,就走了過來。 book18.org

「哎呀,這不是老劉大哥,和天祥嗎?」 book18.org

劉天祥抬頭一看,這不是村長的媳婦孫大花嗎? book18.org

一想起,自己往她豁豁里插蘿蔔,臉就有些不自然了。 book18.org

大爺說:「我和你家村長一樣,視察水患,摔了。」 book18.org

孫大花撲哧一樂,說:「咋滴,你也當幹部了?」 book18.org

大爺瞪了她一眼,不在說話了。 book18.org

劉天祥說:「嬸子,村長咋樣了,好點沒?」 book18.org

孫大花說:「好啥啊,還得住一個月,那腦袋,都給個打。摔出內傷了,都有點半身不遂了。」 book18.org

劉天祥心想,自己那兩鎬把子打的也夠狠的了,他說:「那嬸子,就在醫院陪著?」 book18.org

孫大花說:「哪能陪的起,他妹子不是在鄉里派出所上班嗎,他妹妹陪著,我明個就得回家伺候地去。」 book18.org

劉天祥打量了一下孫大花,只見年紀雖然大了點,可是長的也不醜,雖然有點胖,可是也勻稱著呢。 book18.org

一想,她明個就能回去了,那晚上自己去找她,然後,在用那大蘿蔔,想著想著,襠下那傢伙就起來了。 book18.org

孫大花說:「天祥,你想啥呢?」 book18.org

劉天祥說:「嬸啊,要是忙不過來,就喊一聲。」 book18.org

孫大花說:「嗯,到時候,我給你燉蘿蔔絲蝦湯喝,我做的可好喝了呢。」 book18.org

「嗡。」劉天祥差一點,沒嘔出來,背著大爺,就往病房裡跑。 book18.org

孫大花說:「天祥啊,別忘記了,明天你要是能回村,就去我家,我家裡還真有點活呢。」 book18.org

自從那晚,劉天祥用了蘿蔔,頂孫大花的豁豁,從此,就沒在吃過蘿蔔,他想想就覺得反胃。 book18.org

大爺說:「大侄子,別急,給我放凳子上,咱們爺兩說會話。」 book18.org

「親大爺哎,聽你的。」劉天祥說完,就把大爺放醫院走廊的凳子上了。 book18.org

「啪嚓」跟扔狗崽似的。 book18.org

這給大爺疼的只罵:「罵了隔壁的,王八羔子,你想摔死我啊?」 book18.org

劉天祥忍不住樂,他說:「啊呀大爺,沒注意,你說啊,找我說什麼事?」 book18.org

大爺問他:「你也老大不小了吧?」 book18.org

劉天祥回答:「可不是嗎,都十八了,虛歲都二十了。」 book18.org

大爺又問:「有沒有哪家的姑娘,看上你,和你睡覺啊?」 book18.org

「這話說的,咱家那麼窮,誰能和我睡啊。」劉天祥心想,你老婆都叫我睡了,你還問,罵了隔壁的,想想陳瑤,就想干陳天驕她們姐兩。 book18.org

大爺接著問道:「你看我家天珠和天驕咋樣,水靈不,想和她們睡不?」 book18.org

劉天祥愣了一下,不知道大爺說這話是安的什麼心思,他說:「大珠和天驕是村裡最好看的姑娘,村裡人都說誰要是娶了她們姊妹倆當媳婦,那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book18.org

大爺說:「你想娶她們當媳婦不?」 book18.org

劉天祥「嘿嘿」笑了幾聲,說:「當然想了。」 book18.org

大爺說:「你想娶她們當媳婦這也不難,我是她們的爹,這婚姻大事我要是說上一句,她們哪個敢不聽。」 book18.org

劉天祥說:「你說的是。」 book18.org

大爺接著說:「跟我說說你看上哪個了,是天珠還是天驕?」 book18.org

劉天祥想了想,低下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都看好了。」 book18.org

大爺笑著說:「這事情說好辦也好辦,說不好辦也不好辦。你知道你大娘都不管她們兩,這兩個閨女是我一手拉扯的大的,我可是沒少操心,別的不說,就說我這倆閨女的模樣在十里八鄉的那也是數一數二的,我為了養她們可是花了不少的錢,所以這財禮錢我可得跟你說道說道,雖然我是你親大爺,但是禮數不能省了。」 book18.org

「這個好說。」劉天祥嘴上雖然這麼說,心裡卻在罵娘,大爺真是夠不要臉的,陳天珠和陳天驕從小到大他根本就沒怎麼管過,這會兒又裝模作樣地說起財禮錢來。 book18.org

大爺說:「大爺知道,你家也不富裕,你就給五千塊的彩禮錢,兩姑娘你隨便挑,挑好了,就送過門,你當晚就能睡。」 book18.org

劉天祥一臉為難地看著大爺,以他家裡的情況,別說是拿出五千塊,現在就是拿出一千塊錢都難。 book18.org

「哎呀,大爺,這不行啊?」 book18.org

大爺看了他一眼:「兩姑娘都給你五千?」 book18.org

劉天祥心想,這姑娘是豬仔啊?他急忙搖頭。 book18.org

大爺急了,說:「你大娘總想找個人借種,你給我五千,她們娘三,你一起睡,行不?」 book18.org

劉天祥很想揍自己的大爺一頓。 book18.org

這時傳來陳天珠的喊聲:「爸,你尿完了沒有,醫生來給你做檢查了。」 book18.org

大爺壓低聲音說:「大侄子,這話先說到這裡,我們以後有工夫再說。」 book18.org

醫生給大爺檢查完後,到了吃晚飯的時間,陳天珠在醫院附近的飯館買了饅頭和菜湯。劉天祥餓了半天了,見了饅頭和菜湯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 book18.org

吃完飯後,陳天珠要留在醫院裡照顧大爺,陳天驕還要回村裡籌錢,她今天交的只是手術費,住院費還沒有交,醫院只給三天的時間。 book18.org

趁著天還沒有黑,劉天祥和陳天驕出了醫院,他們想在天黑之前趕回村裡。 book18.org

兩個走到醫院門口,發現放在醫院門口的自行車竟然不見了蹤影,劉天祥在四處找了半天也沒找到。 book18.org

陳天驕有些晦氣地說:「天祥別找了,肯定是讓賊給偷了,以前就聽村裡人說鄉里的賊多,沒想到讓咱們給遇上了,真倒霉!」 book18.org

劉天祥不解地說:「這苦杏村人都是有錢人,偷咱這不值錢的舊自行車幹啥。」 book18.org

陳天驕氣呼呼地說:「鬼才知道呢,這些缺德帶冒煙的東西。」 book18.org

這個時間回村裡已經沒有車了,兩個人又不能走著回去。今晚是回不了村裡了,兩個人只能先找個地方住下。 book18.org

兩個人將身上的錢湊了一下,劉天祥將全身上下都翻遍了,只摸出兩塊錢,加上陳天驕手裡的七塊錢,一共才九塊錢。 book18.org

兩個人進了一家比較大的旅店,一問一間房要十五塊錢,他們手裡的錢連一間房的錢都不夠。 book18.org

劉天祥說:「天驕,要不跟你姐再要點兒。」 book18.org

陳天驕白了劉天祥一眼,沒好氣地說:「要啥,我姐把她身上的錢全都給了我,再要就是要她的命了。」 book18.org

劉天祥一臉無奈地說:「那咋辦,我們總能睡馬路上吧,我一個人男人倒是沒什麼,你一個姑娘家可遭不了這罪。」 book18.org

陳天驕皺起眉頭說:「你的腦子是豬腦子啊,這旅館不只這一家,我們不會找一家便宜的。」 book18.org

劉天祥笑著摸了摸腦袋,說:「天驕,還是你腦子靈,對我們再找找看,一定有比這家便宜的。」 book18.org

兩個人拐彎抹角,終於找到了一家小旅館。 book18.org

兩個人走了進去,門口坐著一個二十多歲的女服務員,陳天驕問她:「大姐,你這最便宜的一間房多少錢?」 book18.org

旅店服務員抬眼皮看了兩個人一眼,面無表情地說:「我們這最便宜的房間是八塊錢一間,你們要嗎?」 book18.org

劉天祥看了陳天驕一眼,陳天驕的手裡攥著兩個人身上僅有的九塊錢,這裡的房間要八塊錢一間,剛好還剩下一塊錢,她點點頭,說:「要。」 book18.org

旅店服務員又問:「你們要幾間房?」 book18.org

陳天驕咬了咬牙,說:「要一間。」 book18.org

服務員詫異地看了陳天驕一眼,又用一種厭惡的眼神看了劉天祥一樣,那意思像是在說,這麼漂亮的姑娘跟了這麼一個不像樣的男人真是糟蹋了。 book18.org

劉天祥也覺得他跟陳天驕住一個房間不太合適,說:「要不,我去別人家對付一晚?」 book18.org

陳天驕說:「苦杏村你認識誰啊,還是算了吧。」 book18.org

劉天祥想想,還是算了吧,這麼晚了,人家馬翠華和王甜甜她們,估計都睡了。 book18.org

服務員把兩個人領到了一個房間的門口。門打開後,服務員把房間的燈打開,房間不大,而且裡面只有一個單人床。 book18.org

劉天祥皺著眉頭問:「罵了隔壁的,就一個單人床?」 book18.org

服務員冷哼了一聲,說:「你嘴巴乾淨點,愛住不住。」 book18.org

陳天驕在劉天祥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劉天祥馬上閉嘴不說話了。 book18.org

陳天驕說:「對不起,大姐,他不懂事,你別見怪,我們住。」 book18.org

房間裡雖然只是一張單人床,不過劉天祥和陳天驕要是擠一擠的話也能住下,可問題是陳天驕願不願意跟劉天祥擠一張床上睡。 book18.org

劉天祥看著陳天驕,陳天驕也在看著劉天祥,雖然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但是誰都知道對方心裡在想什麼。 book18.org

劉天祥說:「天驕,要不我睡地上,你睡床上。」 book18.org

讓劉天祥睡在地上,陳天驕的心裡有些不忍,她說:「別,只要你保證不碰我,不摸我,你就睡床上。」 book18.org

劉天祥說:「我可以抱著你不?」 book18.org

「不行!」 book18.org

「不行咋睡,就那麼點地方?」 book18.org

「那你就睡地下。」 book18.org

「好好,我睡床上,不抱你。」 book18.org

陳天驕還是不放心,在睡下前,她從床底下翻出個空酒瓶子放在兩個人的中間,警告劉天祥說:「你睡覺的時候老實點,不准過界。你要是敢過界,我就一腳把你踢下床去。」 book18.org

劉天祥說:「你放心,我一定老實睡覺,絕對不會過界的。」-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43章 叫天祥治下 book18.org

兩個人睡下後,為了讓自己的身子不碰到陳天驕的身子,劉天祥只能側身睡在床邊。陳天驕也是側身睡的,而且是背對著劉天祥。 book18.org

劉天祥借著窗外照進來的月光的微弱光線看著陳天驕曲線分明的身子,心裡突突地跳起來,尤其是看到陳天驕那滾圓豐滿的屁股蛋子,他真想捏上兩把。 book18.org

很快陳天驕就睡著了。可劉天祥怎麼也睡不著,身邊躺著陳天驕這樣一個勾人的身子,劉天祥的心裡早就長草了。 book18.org

陳天驕輕輕地翻了一下身,身子由側躺變成了平躺,一對高高聳起的大胸部隨著她的呼吸而起伏著,想起白天自己因為意外摸到那兩個肉團時的美妙感覺,劉天祥的下身被刺激的一下子就頂了起來,肚臍眼下邊就堵了什麼東西一樣難受。 book18.org

劉天祥憋脹的實在受不了了,就爬起來輕手輕腳地下了地,想去廁所撒泡尿。 book18.org

撒完了,推門進了房間。 book18.org

劉天祥出去時,陳天驕並沒有蓋著被子,也沒有脫衣服,她可能是嫌這家小旅館不幹凈。 book18.org

劉天祥回來時陳天驕的身上已經蓋上了一個毛巾被。 book18.org

難道自己剛才身體上的變化讓陳天驕覺得到了,不可能啊,他出去時陳天驕明明是睡著了。劉天祥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躺在了炕上。 book18.org

劉天祥躺在炕上沒過多久,陳天驕忽然把手從毛巾被裡探出來,慢慢地伸進了劉天祥的褲襠,開始撥弄起他的下身來。 book18.org

劉天祥被她這一弄,心裡一下拱起火來。心想這陳天驕看起來挺正經的,沒想到也是個耐不住性子的浪女,劉天祥膽大地把手放到她的身上開始摸起來。 book18.org

劉天祥摸了一會兒,陳天驕可能是他摸的嫌不過癮,抓著劉天祥的手伸進她的衣服里,然後按在她飽滿的大胸部上。劉天祥本來已經老實的下身又抬起頭來,他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揉捏著,又用手狠狠的掐了幾下,陳天驕似乎很痛苦地哼哼了幾聲。 book18.org

「天驕,我要干你……」劉天祥一掀毛巾被就壓在了陳天驕的身上。 book18.org

這時,房間的燈忽然亮了,一個三十多歲的漂亮女人在劉天祥的身下驚恐地看著他,劉天祥這時發現被他壓在身下的女人竟然不是陳天驕。 book18.org

「你是誰?你怎麼跑到我的床上來了?來人啊,抓流氓啊。」女人一把將劉天祥推到一邊,又踢又打地大叫起來。 book18.org

女人這一大聲叫喚,驚動了別的房間的客人,幾個住店的男人光著上身就沖了進來,有的手裡拿著暖水瓶,有的手裡拿著笤帚。 book18.org

劉天祥連滾帶爬地下了床,向門外跑去,結果與一個怒氣沖沖跑進來的男人撞在了一起,男人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大罵:「你罵了隔壁的,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我花錢,你玩,我今天騸了你。」 book18.org

劉天祥苦著臉解釋說:「大哥,我不是想欺負你媳婦,我也不知道你媳婦咋就跑到了我的床上了。」 book18.org

男人一聽,臉都氣綠了,他揮起拳頭,橫眉怒目地說:「還敢說這是你的床上,這是老子的床,今天我不把你打出屎來,我就對不起我家的先人。」 book18.org

沒等男人動手,陳天驕走了進來。原本陳天驕已經睡著了,是這屋的吵鬧聲把她給吵醒了,她一看劉天祥不在炕上,就出了房間看看究竟發什麼事情了,正好看到劉天祥在隔壁房間裡。 book18.org

陳天驕看到男人要打劉天祥,急忙攔住男人,說:「大哥,你怎麼能打人呢。」 book18.org

男人大聲地說:「他欺負了我的女人,我怎麼就不能打他,我不僅要打他,我還要告他,我要把他送進去蹲班房。」 book18.org

陳天驕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女人,又看了看劉天祥,馬上明白髮生什麼事情了,她說:「大哥,你先別生氣,這裡肯定有什麼誤會。」 book18.org

「誤會?能有什麼誤會?」男人還想發作,但一看陳天驕長得模樣俊俏,就心軟了。 book18.org

陳天驕衝著男人甜甜的一笑,說:「大哥,他和我都住在隔壁的房間,他跑到你的房間肯定是進錯了房間了。」 book18.org

陳天驕說的沒錯,黑燈瞎火的,劉天祥也沒看門上的門牌號,確實是進錯了房間。 book18.org

劉天祥也連忙說:「沒錯,大哥,我是走錯房間了,剛才我去了趟廁所,沒弄清房間就走進來了,大哥實在對不住,我真不是流氓。」 book18.org

男人又看了幾眼陳天驕,誤以為陳天驕是劉天祥的媳婦,心想劉天祥有這麼一個年輕漂亮的媳婦也不至於對自己的女人起什麼壞心。 book18.org

男人放開了劉天祥,氣呼呼地說:「我看你小子也沒那個賊膽,今天我先放過你,趕緊滾回你的房間去。」 book18.org

劉天祥連連點頭說:「哎,大哥,下次我一定看清楚了再進。」 book18.org

男人一瞪眼,說:「還有下次?」 book18.org

劉天祥急忙用手狠狠抽了自己的嘴巴兩下,說:「沒有下次,沒有下次了。」 book18.org

男人又衝著那幾個人說了句:「謝謝大家了,誤會一場,大家散了吧。」 book18.org

那幾個人一邊談論著一邊回了自己的房間。 book18.org

劉天祥垂頭喪氣地跟著陳天驕回了房間,一進房間,陳天驕就忍不住大笑起來,笑得她高聳的胸脯都跟著亂顫。 book18.org

劉天祥覺得陳天驕笑得真好看,真想一直看著她笑。 book18.org

陳天驕笑夠了,才瞪了劉天祥一眼,說:「你傻愣著幹什麼,還不趕快睡覺,連房間你都能走錯,真夠丟人的。」 book18.org

「嗯。」劉天祥不敢多說話,乖乖地上床睡覺。 book18.org

第二天清晨,劉天祥和劉天嬌,就搭乘鄉里去杏花村的四輪子拖拉機,回了杏花村。 book18.org

陳天驕和拖拉機司機講好了,稍後還搭這拖拉機回鄉里去。 book18.org

兩人在村口分手,就個回各的家了。 book18.org

這時候天色還比較早,劉天祥望了一眼自己家旁邊劉翠翠的院子,心裡就想她了。 book18.org

好久沒偷看劉翠翠自己摸自己了,在說,還沒幹進去呢,自己的小嫂子,一見面他就軟,昨晚被劉天嬌憋的還難受,還是去劉翠翠那敗敗火吧。 book18.org

翻牆進去,那狗兒都和他熟悉了,也沒叫,他就躡手躡腳的,走到了劉翠翠的床邊。 book18.org

「嫂子,是我,我來干你來了。」劉天祥敲了兩下窗戶,屋裡沒什麼反應。 book18.org

走到門口一看,門鎖的,忽然想起,趙小花告訴自己,叫劉翠翠陪著睡覺的事情,又急忙翻牆回了自己的院子。 book18.org

這賊,都做習慣了,回自己家,他也躡手躡腳的,不留半點動靜。 book18.org

剛想推開房門,就聽見,窗邊傳來了趙小花的聲音。 book18.org

「哎呀,嫂子,別用手指頭插,會破的!」 book18.org

「哎呀,小花果然是處女。」 book18.org

「嫂子你壞死了。」 book18.org

「那我不摸你了。」 book18.org

「別,別,別。」 book18.org

兩個嫂子在幹什麼?劉天祥聽著就起雞皮疙瘩,趙小花喜歡被王甜甜摸,怎麼又勾引起劉翠翠了? book18.org

其實他不知道,那馬翠華走了,劉翠翠等了一晚上劉天祥,他也沒過去,心裡就懷疑他和趙小花之間有事了,趙小花是處女,她也是知道的,昨晚趙小花找她陪著睡覺,她就有了試驗趙小花的心思。 book18.org

可那曾想,她就摸了趙小花一把,趙小花就上癮了,兩個人,就相互摸了。 book18.org

這女人摸女人,知道怎麼摸,能給對方快樂,劉翠翠也跟著上癮了。 book18.org

兩個人,從凌晨四點多,又親又啃的,一直摸到九點多,也沒下地,這不,又開始了。 book18.org

「嗯,小花,你和誰學的啊,你真會,手指在放進來一根。」 book18.org

「嫂子,你往上一點,用手指肚摸,嗯。舒服。」 book18.org

「罵了隔壁的,有我這個老爺們不用,你兩幹啥呢?」劉天祥在心裡罵道,聽著聽著,他那粗壯的寶貝,就起來了,他想衝進去,一起都給乾了,正好硬著,先把趙小花這個和自己搶女人的傢伙,給辦了,要不用不了多久,自己的女人,都被她給霍霍了。 book18.org

劉天祥剛要起身…… book18.org

「天祥,你幹什麼呢?」這時陳瑤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book18.org

「哎呀大娘,我擦窗戶呢,找我啥事?」劉天祥說道。 book18.org

「哎呀,嫂子,羞死了?」趙小花小聲的在屋裡說道,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臭事,都被劉天祥聽見了,這他以後怎麼看自己啊。 book18.org

「罵了隔壁的,回自己家也趴窗戶。」劉翠翠小聲的罵道,可她心裡可樂開花了,她巴不得劉天祥聽見呢,劉天祥就喜歡看女人自己摸自己,這她是知道的。 book18.org

「天祥,你出來,和我去村部去。」陳瑤喊道。 book18.org

劉天祥把自己肚子裡的慾望憋回去,跟在陳瑤的屁股後面,走在村裡的路上。 book18.org

東家的媳婦見了問:「書記,你這是帶天祥幹什麼去啊?」 book18.org

陳瑤說:「從今天開始,天祥就是我們村的婦女主任了。」 book18.org

西家的媳婦問:「他能做啥啊?」 book18.org

陳瑤說:「他學過醫,會給你們治病,尤其是你們身上那痒痒病。」 book18.org

這時候,孫大花剛好從鄉里回來,她說:「剛好,我有點病,叫天祥治下。」 book18.org

陳瑤說:「行啊,去村部,我騰出了一間房子,給他做診所了。」 book18.org

孫大花說:「不用,書記,你先忙吧,天祥來我家給我治就行。」 book18.org

這孫大花最近老覺得自己下邊痒痒,尤其是見到蘿蔔的時候,她這次急匆匆回來,其實就是想趁著村長住院,好和劉天祥搞一搞…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44章 給村長媳婦治病 book18.org

「哎呀,哎呀,不行了,犯病了。」孫大花見陳瑤猶豫,立即當著大傢伙的面,裝出一副病怏怏的樣子。 book18.org

陳瑤急忙丟劉天祥說:「那你就快扶著你嬸子去吧。」 book18.org

劉天祥急忙扶著孫大花,就去了他們家。 book18.org

孫大花一進屋子,雙膝跪在炕上裝病,直哼哼! book18.org

劉天祥一看,這不他娘的和那晚上的姿勢一樣嗎? book18.org

「天祥啊,快來幫嬸看看,我痒痒的難受啊!」 book18.org

這孫大花,見劉天祥不動,就直接勾引了。 book18.org

正是夏季,孫大花穿著連衣裙,此時連衣裙被她自己掀了起來,裡面只剩下一條白色的三角褲衩了,雪白的大腿嚴絲合縫的,三角褲包裹著的地方鼓囊囊的,讓劉天祥看的口乾舌燥起來。 book18.org

上一次,他幫著孫大花舔了,吃了,也用手指頭摸了,可就差干進去了。 book18.org

「嬸啊,是這兒痒痒嗎?」劉天祥用雙指按了按孫大花尾骨處,稍微揉了揉。 book18.org

孫大花頓時誇張的呻鶯起來。 book18.org

「嗯,哼,哦,就是哪兒,快給嬸子按按!」 book18.org

劉天祥心裡罵道,這個騷包,摸下尾巴根子,就開叫。 book18.org

「嗯,哦,天祥啊,聽說你喜歡上了,你大爺家的天驕了!」 book18.org

孫大花昨晚,和大爺聊起了這件事,那大爺說,只要拿出彩禮錢,愛跟隨跟隨,跟個老頭子都不管。 book18.org

劉天祥見她笑的嫵媚,不由吞了吞口水,不過聽她提到陳天驕,臉上不由紅了。自己昨天太興奮,忘記了小桂桂,這小桂桂一回到家中,就被父母留下了,飛要等開學在回來,張鳳也跟著她,住下了。 book18.org

這可咋整啊,這兩個女的,都想娶。 book18.org

「嬸,我看你這病啊,是蘿蔔病啊!」怕孫大花再逗自己,他趕緊岔開話題。 book18.org

「哎喲,神醫啊,你咋知道我見了蘿蔔,就痒痒呢?」 book18.org

劉天祥一聽,忍不住另一隻手,捂著嘴笑。 book18.org

「嬸啊,我拿蘿蔔給你治下。」 book18.org

「哎喲別!!」 book18.org

孫大花見劉天祥要走,頓時誇張的驚呼一聲,然後拉住了劉天祥的手,放在了自己豐滿的大屁股上。 book18.org

「被你一弄就不癢了,你幫嬸抓抓!」 book18.org

劉天祥笑著把手放在了孫大花屁股上,捏了捏,還有些彈性。卻是因為這孫大花雖然在農村,但由於保養的好,三十多歲年齡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歲一樣,誘惑著呢。 book18.org

「嗯,天祥,好舒服。」 book18.org

這孫大花,自從上次,被劉天祥給摸了之後,就一直想著呢,今個一看這摸屁股的手法,和上次一樣,利馬知道,那晚上的事,是劉天祥乾的了。 book18.org

可是,這劉天祥,不也是打了村長的人嗎? book18.org

「嗯,哼,天祥好會摸。」 book18.org

舒服的孫大花,哪裡還管這些,那村長,怎麼有劉天祥的吸引力大,在說,村長被劉天祥打了,鄉里還給出錢住院,省的他沒事摸人家寡婦門,他住院了,自己還能好好玩玩,多好的事啊。 book18.org

只要不打死村長,愛咋地,咋地了。 book18.org

「我滴個嬸哦,你尿褲子了!」劉天祥抓了一會,望著孫大花那白色褲衩上的水漬,暗暗的咽了幾口口水。 book18.org

這孫大花,長的不比陳瑤丑,而且還比陳瑤年輕,而且叫的聲還大,劉天祥怎麼能不心動呢。 book18.org

孫大花被他用手在屁股上亂抓,只感覺,好像有幾萬隻螞蟻,從自己的豁豁里鑽一樣,一直鑽到心間裡了。 book18.org

「天祥,神醫,嬸現在全身都癢,你快給嬸想想法子!」 book18.org

她說著就脫了褲衩子,然後翹著肥嫩雪白的大屁股,像那晚那樣,跪在炕沿上噘著自己白花花的大屁股,搖擺著。 book18.org

那暗黑色的豁豁,被她用手扒著,一張一合的。 book18.org

那處卻已經是小橋流水潺潺不止了。 book18.org

劉天祥嗓子眼都發燙了,他見過騷的,卻沒見過這麼騷的,這些女人中,王甜甜和馬翠華,也沒有這個娘們騷啊。 book18.org

「嬸啊,沒辦法了,只好扎針了。」劉天祥一邊說,一邊脫著褲子。 book18.org

「嗯,快給嬸扎一針。」 book18.org

孫大花回過頭來,坐在炕沿,含情脈脈的看了劉天祥一眼,這是一種信號。 book18.org

劉天祥笑著望著孫大花那讒樣,心裡這個美啊。 book18.org

「嬸……嬸,這不好,叫村長知道了不好!」 book18.org

「別提那個死東西,他咋沒被你一棒子打死呢?」 book18.org

「嗡!」劉天祥腦袋一片空白,原來孫大花都知道了。 book18.org

「天祥,你別怕,我不說出去,只要。?」 book18.org

「罵了隔壁的,只要我干你是嗎?」 book18.org

「嗯!不要拿蘿蔔乾我,用這個。」 book18.org

她說完直接拉掉了劉天祥的褲衩子,低頭,用盡全力含了進來,嘴巴給撐圓登登的,惹得她用媚眼看著劉天祥! book18.org

「嬸,你在給針頭消毒嗎?」劉天祥用話語刺激著她。 book18.org

孫大花,直接把那頭頭,吞進了喉嚨。 book18.org

劉天祥像觸電一樣顫抖著身子,這太刺激了,就這一下,他就忍不住了,立刻提槍上馬。 book18.org

孫大花孜孜不倦的享受著劉天祥給她的衝擊力,卻想不到,一個人,正向她家走來。 book18.org

這個人不是別人,是她的妯娌王青青。 book18.org

王青青是村長花錢給他弟弟買來的媳婦,受不了村長弟弟的暴脾氣,總尋思著,找個機會,逃回南方去。 book18.org

但是每次都沒有成功,逮到之後就是一頓暴打! book18.org

有一次她冒頭扎進了大山裡面,但是根本認不住繁雜的山道,轉了一天反倒是迷路了,最後被不知情況的劉天祥給領了回來。 book18.org

但她不甘心,她才二十五歲,她的青春不能耗在這鳥不拉屎的大山裡面,她的丈夫也不該是趙鐵亮那種插進豁豁里,自己都沒有感覺的男人,若是她男人有能耐,給自己懷上孩子也認了,可是連個種子都種不上。 book18.org

今個其實她並沒想跑,只是不願意看自己的丈夫,這個廢物連去城裡打工都懶著去,整天就知道在家裡睡。 book18.org

她一邊磕著瓜子,一邊在村裡熘達。 book18.org

她走到孫大花家的時候正要疾步過去,但她忽然聽到了一種極為壓抑的而又釋放的聲音,這聲音聽的她面紅耳赤,怎麼會不知道是幹嘛的。 book18.org

嫂子不是不在家嗎,那麼這熟悉的女性聲音又是從哪兒來的?而且這壓抑著的叫聲怎麼這麼像她嫂子孫大花。 book18.org

擱往常她一定是匆匆路過,一點興趣都沒有,但今天她忽然眼前一亮。 book18.org

難道是嫂子偷人了? book18.org

她忍不住走進了院子,趴到了窗前。 book18.org

「呀,天祥在干大嫂?」 book18.org

王青青的小臉,立馬就紅了,還忍不住說了句:「哎呀,好大。」 book18.org

就在這時,家裡那條大狼狗,嗷嗷的狂叫起來,而且目標正是往這邊來的。 book18.org

「罵了隔壁的,趁老子睡覺,又跑了,這次看我不打死你!」 book18.org

遠處傳來她丈夫趙鐵亮粗莽的聲音,王青青心裡一慌,啪嗒一聲頓時在窗戶上弄出了動靜。 book18.org

劉天祥正是如入仙境的關鍵時刻,忽然聽窗那邊有響動。 book18.org

這聲音嚇得他渾身一抖,頓時丟盔卸甲,慌忙穿衣服! book18.org

「什麼人?」 book18.org

他可是嚇壞了,自己以給村長媳婦看病的名義,干村長的媳婦,這傳出去。 book18.org

「嫂子救我!」 book18.org

王青青被自己的丈夫打怕了,他從來不聽解釋,這誤會了,抓住肯定是一頓暴打,一慌,就闖了孫大花的屋子。 book18.org

劉天祥剛穿上褲衩子,頓時嚇了一大跳。 book18.org

孫大花此時更是尖叫一聲拿起被子,就捂住了自己身體。 book18.org

「青青?」 book18.org

「嫂子,你幫我一把,我裝作什麼都沒看見,一會他來了你就說你找我來聊天!」王青青聽狗叫聲越來越近,急忙求道。 book18.org

孫大花麻利的穿上衣服,然後簡單的整理了一下,根本來不及多想!只能按照王青青說的做。不然她跟劉天祥的事情萬一敗露,自己不得被村長活埋了啊。 book18.org

孫大花急忙穿上了自己的裙子,連褲衩子還沒來得及穿,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闖了進來。 book18.org

「罵了隔壁的,我叫你跑,你跑啊!」趙鐵亮一進來就要去抓王青青的頭髮。 book18.org

他這個媳婦王青青,如花似玉的,她要是跑了,他不得後悔死啊,就他這樣的,上哪在找這麼好的媳婦去。 book18.org

「老二,你這是幹什麼?」孫大花怒道。 book18.org

劉天祥此時非常佩服孫大花,這偷了人之後,還這麼鎮定,看來這個女人不尋常啊。 book18.org

趙鐵亮哪管那個,上前拽著王青青就要打。 book18.org

「你這臭婆娘,我讓你跑!」 book18.org

王青青嚇得尖叫一聲,趙鐵亮下手沒輕沒重,她真是怕了。 book18.org

「老二,你個王八蛋,你幹什麼?」 book18.org

孫大花見狀一把將王青青拉了回來,瞪著趙鐵亮。 book18.org

「這婆娘又要偷跑,看我不打死她!」趙鐵亮卻是不管不顧。 book18.org

「罵了隔壁的,你眼瞎啊,上我家來,也叫跑嗎,你沒事找事是吧!」孫大花罵道。 book18.org

劉天祥起鬨道:「就是,人家妯娌兩多日不見了,嫂子是來找嬸子,問問村長的病情!」 book18.org

劉天祥說完就有些後悔,這什麼輩分啊,妯娌兩,他一個叫嬸子,一個叫嫂子,可這農村人各論各叫,如果不是小時候,尊村長一聲叔,他也叫孫大花嫂子。 book18.org

王青青感激的看了一眼劉天祥,不過一想起剛才……臉騰下就紅了。 book18.org

趙鐵亮二愣子性格,聞言鬆了口氣傻笑道:「這樣啊,哎呀,好媳婦,錯怪你了!」 book18.org

「你還有良心不,你哥都病成那樣了,也不知道去看看?」孫大花接著埋怨道。 book18.org

「哎呀,忘了,忘了,明個就去!」趙鐵亮紅著臉說道。 book18.org

「那個,嬸子,有時間我在來看你,我先走了。」劉天祥說完,轉身就走了出去。 book18.org

急沖衝來到了村部,還別說,大娘真給他收拾出了一間屋子,做診所。 book18.org

這診所里,醫用工具倒是有,那是三爺爺沒死的時候留下的,可是藥都沒了。 book18.org

劉天祥想,既然自己繼承了三爺爺的遺傳,那麼就把這個診所做下去吧,反正村裡看病的多數都是女人,他也樂意,萬一在遇到幾個孫大花那樣屁股痒痒的。 book18.org

既然決定做了,那就去山裡采採藥吧。 book18.org

劉天祥和大娘說了一聲,就去山裡去菜藥去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