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嫂子的房門沒關緊 (74-80) 作者:老漢推小車

.

【嫂子的房門沒關緊】 (74-80) 作者:老漢推小車

第74章 劉翠翠治病

劉天祥站在門口看著四個女人的背影,把她們在心裡比較了一下,要是比模樣,她們四個都差不多,可要是比起身材來,趙小花那簡直就是魔鬼。

可能是因為趙小花比她們兩個大幾歲的原因,所以發育的比較好,該圓的地方圓,該大的地方大,看著就讓人眼饞。

劉天祥暗暗地吞了幾口口水,心想自己咋就幹不了趙小花呢。

劉天祥正在無聊的時候,院子外忽然傳來了劉翠翠的聲音:「天祥在家嗎?」

劉天祥說:「在家了。」

劉翠翠手裡拎著一個布包,笑呵呵地走了進來。

劉翠翠向四處張望了幾眼,說:「天祥,小花和無雙呢。」

劉天祥說:「去蔣婷婷家了。」

劉翠翠說:「無雙長的真好看,你娶了她得了。」

劉天祥笑了笑,說:「我還想娶你呢,你離婚不。」

劉翠翠說:「我敢娶,我就敢離。」

劉天祥說:「不娶就不離?」

劉翠翠說:「你叫我離,那我就離。」

劉天祥愣了一下,說:「哎呀,你這麼聽我的。」

劉翠翠說:「天祥,你別害怕,我好像愛上你了。」

劉天祥說:「大嫂子,謝謝你。」說完,跑到外地兒,給劉翠翠拿了一碗肘子肉。

劉翠翠說:「還真餓了,算你有良心!」

劉天祥說:「特意給你留的,還熱乎呢,以後嘴饞了,就和我說,等過段時間,我去給你們打野味去。」

劉翠翠吃完後說:「天祥,我們兩看會錄像吧。」

劉天祥說:「就女人和女人干,有啥意思。」

劉翠翠紅著臉從包里拿出一本帶子說:「這裡面有男人。」

劉天祥問:「你哪弄的?」

劉翠翠說:「去臨村買的。」

不一會錄像里傳來了女人的哼哼聲。

只見電視上正播放著兩個外國人正光著身子摟在一起做那種事兒的畫面,看到這種場面,劉天祥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心也「砰」「砰」地跳了起來,。

劉翠翠笑著問:「看這個有感覺嗎?」

劉天祥有些尷尬地看著劉翠翠,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劉翠翠說:「要不,咱們一邊看,我一邊給你吃吧,也許能起來呢。」

說完,就脫了劉天祥的褲子,掏出劉天祥粗壯的大傢伙,吞進了嘴裡。

劉天祥感動的,眼角都濕潤了,大嫂子和小嫂子,為了自己,啥招數都用了,如果單純為了男人,臨村的男人那麼多,她們咋不去找呢?

劉翠翠一邊吃著一邊說:「天祥,快點起來吧,嫂子需要你起來干嫂子的豁豁。」

劉天祥說:「大嫂子,要不換一個錄像片看吧。」

劉翠翠笑著說:「不換,這個挺好的。」

劉天祥說:「你不難受啊,看著個?」

劉翠翠說:「你不起來我才難受呢,你要心疼我,就快點起來。」

劉天祥一把拽起劉翠翠,把她放在炕上,脫掉她的內褲,直接分開她的腿,舌頭伸過去了。

劉翠翠哭著打著他的後背說:「你幹嘛啊,要是你不起來,就別碰我。」

劉天祥一邊哭著,一邊把劉翠翠豁豁上的兩片葉子,吃進了嘴裡。

「啊,。天祥,求求你了,在嫂子面前挺起來吧!」劉翠翠的嬌吟聲,伴著撕心裂肺的哭喊聲,迴蕩在屋子中。

這就是鄉村人的愛情啊,是那麼的簡單,那麼的直白,那麼的無私。

劉翠翠和趙小花,一個大嫂子,一個小嫂子,為了劉天祥,想盡各種辦法。

趙小花並不是一個大方的女人,但是,卻想著辦法留下劉天祥身邊的美女,只求能有一個好用的,能叫他起來,她和無雙,劉翠翠做那種事,也只是希望,到時候劉翠翠和無雙與她,能夠和平相處下去。

動機簡單,做法無知,動作單純,可愛的小嫂子,可愛的大嫂子。

劉翠翠,到處打聽方法,天天給劉天祥做好吃的,這幾天心也熬碎了。

淚水,從劉天祥的眼中,滴落在劉翠翠的豁豁上。

伴著他的口水,她體內分泌出來的愛情水。

「嗚嗚。天祥。只要你起來,嫂子願意為你去死啊。」

山村女人沒有多少文化,不會羅曼蒂克的表達,她們的愛情,總是那麼直接,那麼貼切。

劉天祥不知道怎麼回報劉翠翠的厚愛,他的心已經被趙小花牢牢占據,他也說不出什麼甜言蜜語,也不會違心的去承諾什麼海誓山盟,他只能,叫劉翠翠的痛哭聲,變成快樂的嬌吟。

劉翠翠所求,只是劉天祥真真正正的給予她一次,可是,他現在無法滿足!

舌在遊走,不是為了自己的快活,只是為了消除劉翠翠作為留守女人積攢下來的那份寂寞。

劉翠翠,雙腿夾的緊緊的,她恨不得,叫劉天祥親吻自己的舌,鑽進自己的心裡,這個壞男人,不但撩撥了她的寂寞,還喚醒了她的青春,她太愛他了,甚至比趙小花都愛,愛的像個母親。

「啊,天祥,快一點。」

聽著劉翠翠的呼喚,劉天祥的舌頭,抖動的更快了。

不一會,劉翠翠就攤軟在炕上。

劉天祥把被子整理了一下,蓋在了劉翠翠的身上,忽然一個紅色的東西從被子下面露了出來,劉天祥拿起來看了看,不禁愣了一下,他拿在手裡的竟然是一個t字褲頭。

這個時候劉翠翠也緩過勁來,問:「這是無雙的吧,挺好看的。」

劉天祥紅著臉說:「是小花的。」

劉翠翠說:「小花不是個開放的女人,穿這些只是為了叫你起來。」

劉天祥把手伸進被子裡,用手撫摸劉翠翠光滑的後背。

劉翠翠說:「杏花寺,那個尼姑挺靈驗的,要不你去看看?」

劉天祥說:「等過段時間在說吧。」

劉翠翠又問:「你喜歡大嫂子我多一些,還是喜歡小嫂子小花多一些?」

劉天祥笑笑說:「都喜歡,一樣的。」

劉翠翠披著被子,坐起來,抱著劉天祥說:「我不求你對我像對小花那樣,只求你別嫌棄我老!」

劉天祥看了劉翠翠一眼,說:「你在我心裡,永遠都是最美的!」

劉翠翠笑著說:「你就會哄人,與無雙和小花比,我差遠了,不過只要你喜歡我,我就永遠跟你,等你堂哥回來,我就和他離婚,然後等你好了,給我懷個孩子。」

劉天祥不是三歲小孩,劉翠翠的話他當然能明白,他說:「嫂子,你是在跟我說笑話呢吧?」

劉翠翠說:「你看我像是在跟你說笑話嗎?」

劉天祥說:「劉天福在溷蛋,也是我堂哥啊,我和他搶媳婦?」

劉翠翠說:「他在城裡找了個小的,到處說我下不了蛋,要休了我,我現在恨不得一刀把他給剁了。」

劉天祥說:「大嫂子啊,你可不能幹傻事兒啊。」

劉翠翠說:「你放心,我不會的,雖然我恨死那個王八蛋了,但是我還年輕,我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為那種男人把我自己送進大牢里不值得。」

劉天祥放心地說:「大嫂子啊,你能這樣想就好。」

劉翠翠說:「天祥,都是因為我懷不上孩子鬧的,這事能怪我嗎,我就求你快點挺起來,給嫂子種上!」

劉天祥被劉翠翠說的面紅耳赤的,低下頭說:「我也想好啊,可是,也不知道咋了,凡是當小花面發過請的女人,我都起不來。」

劉翠翠撇撇嘴說:「也許是你太愛小花了,怕玷污了她。」

劉天祥說:「可是我跟小花也起不來啊。」

劉翠翠說:「天祥,除了我們幾個你還碰過別的女人嗎?」

劉天祥點了點頭說:「對不起大嫂子,昨晚。」

劉翠翠說:「別說了,你是男人,我不怪你!」

劉天祥說:「我覺得我不是個東西,有了你們還去外邊朝三暮四。」

劉翠翠把身子向劉天祥的身上靠了靠,她說:「也是我們幾個不爭氣,弄不好你。」

劉天祥說:「和你們沒關係,是我自己的毛病。」

劉翠翠說:「當初在我家的時候,你都硬邦邦的,去我家試試吧。」

「嗯。」

劉翠翠屋子裡打掃的很乾凈,一進屋子一股澹澹的香氣撲面而來。

劉翠翠把劉天祥讓進屋子,笑著說:「天祥,到了我家裡,你千萬不要客氣,就當在你家裡一樣,想吃啥自己去拿,我去換件衣服。」

劉天祥點點頭說:「你去吧,到了你家裡我不會客氣的。」

劉翠翠去換衣服。

劉天祥在屋裡向四處看了看,劉翠翠現在真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房子布置的,跟一個待嫁姑娘一樣。

劉天祥走到沙發前一屁股坐下,這一坐下不要緊,劉天祥只覺得自己的屁股好像陷進了棉花堆里一樣,嚇得他一下子跳了起來。

劉翠翠看到劉天祥跳了起來,她笑著問:「天祥,你這是咋了,像屁股坐到釘子了一樣。」

劉天祥回頭看了一眼沙發,苦著臉說:「大嫂子,咋人一坐下去屁股就往下陷,怪嚇人的。」

劉翠翠「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說:「劉天福從城裡拿回來的破沙發,當擺設的,都沒彈簧了。」

劉天祥用手撓了撓腦袋,說:「你咋不放兩氣球呢,坐上去還能聽一個響出來。」

劉翠翠走過去,雙手搭在劉天祥的肩膀上,將他的身子按下去,說:「我一開始坐的時候也不咋習慣,不過坐時間長了就好了,你再坐一會兒就習慣了。」

劉天祥只好又坐了下去,不過他還是覺得屁股底下沒著沒落的,屁股就跟不是自己的一樣。

劉翠翠問:「天祥,咱們兩喝點酒吧。」

劉天祥說:「你想喝我就陪你。」

劉翠翠抿嘴笑著說:「那你等我,我去弄幾個菜。」

劉天祥急忙說:「有不餓,你弄點花生米就行。」

劉翠翠皺著眉頭說:「花生米咋能補你的身子,我還期盼著,喝完酒,我吃你呢。」

劉天祥笑著說:「呵呵,吃了舌頭,再吃手指頭。」

劉翠翠瞪了他一眼,沒再說話,走進廚房裡去做菜…

……

第75章 當我是條母狗

很快菜就做好了,四個菜一個湯,兩葷兩素,劉翠翠將菜端到桌子上後又去廚房的櫥櫃里拿了一瓶高粱燒。

劉天祥一看劉翠翠拿高粱燒,說:「這酒度數有點高?我的酒量不行,還是算了吧。」

劉翠翠說:「這白酒就是催情藥,度數越高越好使。」

兩個人面對面地坐好後,劉翠翠把酒打開,給劉天祥倒了一杯,又給自己倒了一杯,然後舉起酒杯說:「來,天祥,陪我把這杯酒喝了。」

劉天祥端起酒杯說:「嫂子,謝謝你對我這麼好。」

劉翠翠說:「謝什麼謝,對你好我願意。」

劉翠翠說完就把一杯酒給喝乾了,劉天祥只好硬著頭皮把自己的那杯酒也喝乾了。

雖然劉天祥不想喝酒,可是架不住劉翠翠的頻頻勸酒,很快劉天祥就喝得有些頭暈眼花的。

劉翠翠的酒量要比劉天祥好得多,雖然她喝得比劉天祥多,可是一點兒醉意都沒有。

劉翠翠還要給劉天祥倒酒,劉天祥擺擺手說:「嫂子,我不行了,再喝的話我就要醉倒了。」

劉翠翠說:「這才喝了多少酒你就喝不下去了。」

劉天祥說:「大嫂子,我真不能喝了,再喝我就得吐出來了。」

劉翠翠還沒有喝盡興,不過她看劉天祥的樣子是真喝不下去了,不像是說假話。

劉翠翠夾起一塊豬頭肉送到劉天祥的嘴邊,說:「既然你喝不下去酒了,那就吃菜。」

劉天祥張開嘴剛想吃劉翠翠夾給他的豬頭肉,劉翠翠手裡的筷子忽然掉脫手在了地上,豬頭肉也跟著掉在了地上。

劉天祥蹲下身要去撿筷子,劉翠翠攔住他說:「你吃菜,我來撿。」

劉翠翠蹲下身去鑽到飯桌下面,筷子正好掉在劉天祥的腳邊,劉翠翠沒有去撿筷子,目光落在了劉天祥的雙腿上。

劉天祥拿起筷子剛要去夾菜,劉翠翠忽然伸出雙手在劉天祥的雙腿上摸了起來,劉天祥被劉翠翠摸的心裡一激靈,雙腿本能地夾緊了。

劉天祥說:「大嫂子,你這是幹啥?」

劉翠翠在桌子底下喘息著說:「天祥,你別當我是你嫂子,你就當我是村裡別的女人,或是當我是條母狗。」

劉天祥說:「大嫂子,說啥呢,在我心裡。」

劉翠翠說:「既然你能和別的女人起來,就能在我面前起來,只要你起來,當我是啥都行,你當我是姚寡婦,當我是蔣婷婷,當我是王青青。」

劉天祥想去把劉翠翠的手從他腿上拿開,誰知劉翠翠勐地從桌子下面鑽出來,雙腿一分坐在了劉天祥的大腿上。劉翠翠的雙手緊緊地摟住了劉天祥的脖子,呼吸急促地說:「天祥,像當初那樣,挺起來,現在我的身子你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我是你的賤。」

劉天祥想把劉翠翠從他的身上推開,可是他的雙手一不小心就推到了劉翠翠高聳的大胸部上,劉翠翠輕輕地哼了一聲,眯縫著眼睛,咬著嘴唇說:「天祥,別停下來,繼續摸,我是王青青……」

劉天祥看著劉翠翠的大胸部,狠狠地咽了幾口唾沫,雙手沒有縮回來,而是隔著衣服輕輕地在劉翠翠的大胸部上揉了起來。

劉翠翠的身子微微地抖動起來,把身子緊緊地貼在劉天祥的身上,嘴裡不時發出幾聲呻鶯聲。

劉天祥腦袋裡幻想著王青青,下身的東西直挺挺地立了起來。

劉翠翠也感到到了劉天祥下身的明顯變化,她把嘴湊到劉天祥耳邊,吹著氣說:「天祥,抱著你的青青去炕上。」

劉天祥點點頭,雙手緊緊地抱住劉翠翠的腰,然後慢慢地站起身來向劉翠翠的房間走去。

有的時候,夫妻生活無興趣,可以適當的進行一下角色扮演,這樣可以刺激一下對方的慾望,針對障礙性患者,也好用。

劉天祥這段時間,最想得到的女人就是王青青,所以,劉翠翠選擇了扮演她。

不過他心裡也奇怪,這劉翠翠為什麼要扮演王青青。

劉天祥把劉翠翠放到炕上,將身子壓在劉翠翠的身上,一雙手開始在劉翠翠的身上摸起來,從她的臉蛋摸到雪白雪白的大胸部,又從雪白雪白的大胸部摸到她的挺翹肥嫩的大屁股,劉翠翠閉著雙眼,臉上露出一種很享受很的表情。

劉天祥隔著衣服摸了一遍覺得不太過癮,又把手伸到劉翠翠的衣服里摸了起來,劉翠翠的皮膚很光滑,一對雪白雪白的大胸部更是滑膩柔軟,讓人摸了就不想把手拿開。

劉翠翠被劉天祥摸得有些受不了了,她睜開眼睛看著劉天祥說:「天祥,我的好男人,我的野漢子,你的小青青被你摸的難受了,干我吧。」

劉天祥看著劉翠翠一臉渴求的樣子,聽著她刺激的話語,覺得身上的血熱得都快要沸騰了。

劉翠翠的雙腿絞在了一起,身子不停地扭動著,臉上泛著紅潮,雙手在劉天祥身上撫摸著。

劉天祥把自己的外衣脫了,又把襯衣也脫了,光著上身去脫劉翠翠的外衣,之後又把劉翠翠的內衣也脫了。劉翠翠的一對雪白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毫無遮掩地呈現在劉天祥的面前,雖然這已經不是劉天祥第一次看到劉翠翠的身子了,可是當那一對渾圓豐滿的胸部露出來的那一剎那,劉天祥只覺得腦袋裡「轟」的一聲,肚臍眼下面就像是被什麼堵住了一樣難受。

劉翠翠把臉扭到一邊,似乎有些害羞的樣子,樣子儘量學著王青青的表情,這使得劉天祥更加的受用。

劉天祥雙腿一叉騎到劉翠翠的腰上,雙手握住兩個雪白雪白的大胸部的下緣,慢慢地向雪白雪白的大胸部的上緣摸去,又用兩個手指頭夾住尖端的凸起的小紅棗用力地拉了拉,劉翠翠的身體隨著劉天祥手上的動作左右擺動著。

「嗯,天祥,青青我好難受,哦,王王青青是你的賤,干我。」

劉天祥低下頭去張開嘴,在劉翠翠的臉蛋上親了幾下,劉翠翠身上有種很好聞的香氣鑽進了他的鼻孔里,劉天祥把鼻子放在劉翠翠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上用力地嗅了嗅,說:「青青,你真香。」

劉翠翠伸手在劉天祥的肚皮上拍了一下,笑著說:「香嗎,那你就乾死我吧,我王青青願意做你的野女人,你就當我是你的小母狗。」

劉天祥「嘿」「嘿」笑了幾聲,伸手剛要去脫劉翠翠的褲子,忽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劉天祥急忙從劉翠翠的身上下來,拿起自己的衣服手忙腳亂地穿了起來。劉翠翠也拿起自己的衣服往身上套,嘴裡嘟囔著說:「罵了隔壁的,誰啊,這麼掃興。」

兩個人都穿好衣服後,劉翠翠走出房間去開門。門開了之後,王青青從外面走了進來,笑著說:「翠翠姐,你幹啥呢,我敲了那麼長時間的門你咋才開。」

暈了,劉翠翠此時羞的只想找個地縫鑽進去,這角色扮演還沒幹進去,真主就來了。

劉翠翠穩定了一下情緒說:「你說我幹啥呢,我跟野男人快活呢。」

王青青在劉翠翠的挺翹肥嫩的大挺翹肥嫩的大屁股上用力地拍了一下,眉開眼笑地說:「哈哈,你就吹,我今天想你了。」

劉天祥從房間裡走出來說:「大嫂子,是誰來了?」

劉天祥說完這句話正好看到了走進來的王青青,王青青同時也看到了劉天祥,兩個人看著對方都是一愣。

劉天祥有些激動地說:「青青。」

王青青紅著臉說:「天祥,你,你們?」

劉天祥說:「哦,我嫂子小花不在家,我來大嫂子家蹭頓飯吃。」

王青青看了一眼劉翠翠,眼神有些失意,她說:「翠翠姐,你們可是叔嫂關係。?」

劉翠翠笑著說:「哎呀,和你開玩笑呢,你咋當真了,天祥就是來我這吃頓飯,人家天天幫我幹活呢。」

王青青紅著臉說:「劉天祥不是個好東西,沒事就摸大姑娘小媳婦的挺翹肥屁股。」

兩個女人拿劉天祥開涮,劉天祥也沒在意,拿出根煙點燃,笑著聽著,也不說話。

心裡想,這王青青和自己還真有緣,是不是今個?

劉翠翠笑了聲說:「你是不是想叫天祥摸,走你爬炕上,我叫他摸你。」

王青青臉一紅又對劉天祥說:「天祥,聽說你撿了個城裡來的媳婦,都有媳婦了,以後就注意點,別把媳婦氣跑了。」

劉天祥說:「青青,氣跑了更好,到時候你就住我家裡,省的你天天想我。」

王青青臉一紅怒道:「說啥呢,誰想你了,你要臉不?」

劉天祥嘿嘿一笑,看著王青青他又想起了在河邊偷看她用黃瓜時候的事,心裡不免泛起一陣漣漪。

劉天祥發現王青青和陳無雙還真有一拼,皮膚白凈,就連打扮都跟村裡人不一樣,跟臨村人沒什麼分別。

劉翠翠笑著說:「青青,你吃飯了沒有,要是沒吃的話,正好在我家吃。」

王青青說:「不了,我已經吃過飯了,你們吃完沒有?」

劉翠翠說:「我們吃完了。」

王青青笑著說:「既然你們吃完飯了,我們就去臨村吧,我想去買幾件衣服。」

劉翠翠說:「那好,你等著我,我去換衣服。」

劉天祥跟著王青青和劉翠翠一起來到了臨村,這臨村還不是一般的富裕,馬路都是柏油的,家家都是磚瓦房,還有小洋樓,村裡還有商場。

這臨村雖然緊鄰著杏花村,但是不屬於一個鄉,臨村前幾年出來個能人,臨村的人地都不種了,大搞工廠…

……

第76章 把我們倆都吃了

幾個人鑽進了一家服裝店,劉翠翠給劉天祥買了幾件合身的衣服,又給他買了兩雙皮鞋。

給劉天祥買完東西後,劉翠翠說:「天祥,無雙不能總撿小花的衣服穿,也給她買幾件吧?」

劉天祥撓了撓腦袋,憨笑著說:「我也不知道她喜歡啥樣的?」

劉翠翠笑著逗他說:「你這個丈夫是怎麼當的,連自己的媳婦喜歡啥東西都不知道,你要再這麼粗心大意的話,你媳婦呀就得被別的男人拐跑了。」

劉天祥說:「她本來就不是我媳婦啊。」

劉翠翠說:「不是你媳婦,你和人家睡一個炕,睡了就是媳婦,男人就得講責任,別學你哥。」

劉天祥說:「我不知道她喜歡啥東西,我看就不用給她買了。」

王青青說:「那可不行,就算虧待了你,也不能虧待了她。」

劉翠翠想了想,笑著說:「我知道買什麼了。」

王青青問:「買啥?」

劉翠翠把嘴湊到王青青的耳邊小聲嘀咕了幾句,王青青聽後連連點頭,微笑著說:「就聽你的。」

劉天祥看著兩個人交頭接耳的樣子,弄得挺神秘,不知道兩個人要給陳無雙買啥好東西。

劉翠翠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個櫃檯,說:「那個地方就是賣內衣的。」

王青青和劉翠翠向賣女士內衣的售貨櫃檯走去,劉天祥跟在兩個人的後面走了過去。

看著櫃檯里花花綠綠的女人胸罩,劉天祥有些不好意思地把頭扭到一邊去,他這一扭頭不要緊,正好看到旁邊的一個年輕姑娘正拿著一個黑色的胸罩在自己的胸脯上比量著。

劉天祥的臉頓時就紅了,他急忙把頭低了下去,不敢再看,心裡暗想這臨村的姑娘可真大方,當著男人的面就一點兒也不知道害臊。

王青青在內衣櫃檯前仔細看了看,讓售貨員拿了幾個樣式的胸罩仔細地挑了挑,看中了幾個樣式做工都比較不錯的胸罩。

王青青笑著問:「天祥,你知道你媳婦的胸圍是多大的嗎?」

「胸圍?」這還是劉天祥第一次聽到這個詞,他看著王青青,一臉茫然地搖了搖頭。

劉翠翠白了他一眼,說:「笨蛋,你咋連胸圍是啥都不知道呢,就是胸部有多大?」

劉天祥有些羞澀地低下頭,小聲說:「好大,抓都抓不過來。」

劉翠翠被氣得一瞪眼剛想說話,王青青急忙拉了她一下,說:「你看看我兩的,和她差多少。」

劉天祥硬著頭皮在劉翠翠和王青青的胸脯上掃了一眼,在心裡跟陳無雙的胸脯做了一個比較,他發現王青青的身條無論是高矮還是胖瘦都跟陳無雙的差不多,就是兩個人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都差不多一樣大。

劉天祥說:「青青,無雙的應該跟你的差不多。」

王青青說:「我知道了。」

王青青把自己的號碼告訴了售貨員,讓她把自己看好的幾個樣式的胸罩一樣拿一個用塑料袋裝好。

買完胸罩後,王青青和劉翠翠又去了一個專賣女人衛生用品的商店,買了許多方塊狀的塑料包,劉天祥看著塑料包上印著「衛生巾」三個字,他好奇地問:「這衛生巾是個啥東西啊?」

王青青和劉翠翠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大笑了起來,劉天祥看著兩個人笑得前仰後合的樣子,有些摸不著頭腦,一臉困惑地問:「你們笑啥?我說錯啥了嗎?」

王青青捂著肚子,強忍住笑聲說:「我們沒笑啥,你也沒說錯。」

劉翠翠好不容易直起腰,笑著說:「這衛生巾是啥東西,你還是回家問你小花吧。」

劉天祥看著兩個人笑得有些蹊蹺,知道這衛生巾不會有啥好用處,就沒有再刨根問底。

劉翠翠又幫著劉天祥給無雙和趙小花買了些衣服。

買完東西,三個人就回到了杏花村。

王青青說:「天祥,要不去我家裡坐坐吧。」

劉天祥沒有想到王青青會邀請自己去她家,可是當著劉翠翠的面,他覺得去了劉翠翠會很傷心,雖然他很想去。

劉天祥說:「我還是不去了,等改天吧。」

王青青說:「我又吃不了你,你怕啥,都逛了半天了,也餓了,吃點飯唄,你還沒吃過我做的飯呢。」

劉翠翠看了一眼劉天祥,知道他的想法,心裡挺高興的,她說:「去吧去吧,省的人家天天夢裡喊你的名字。」

王青青在劉翠翠的胳膊上使勁地捏了一把,笑著說:「你說什麼呢,誰夢裡喊他名字。」

進了王青青家,王青青把劉天祥和劉翠翠讓到了炕上,給他們拿了許多水果,有些水果劉天祥都沒有見過。

王青青說:「天祥,吃水果,這些水果你愛吃啥就吃,吃完了還有呢,都是我弟弟從城裡帶過來的。」

劉翠翠笑著接過話茬說:「是啊,城裡來的媳婦就是不一樣,有些水果我都沒見過。」

王青青瞪了她一眼,說:「這麼多水果還堵不上你的嘴,你少說兩句,沒人能把你當啞巴。」

劉翠翠說:「我的嘴可大,你就想用些不值錢的水果就堵住我的嘴沒那麼容易。」

王青青說:「我知道想堵上你嘴沒那麼容易,說吧,你想吃啥?」

劉翠翠笑著說:「我想吃你的大胸部,你願意讓我吃嗎。」

劉天祥聽的一頭霧水,不過這話刺激的,他口乾舌燥的,為了不出醜,點上了一根煙,抽了起來。

王青青臉一紅,瞟了劉天祥一眼,說:「天祥在這兒呢,你咋啥話都說,你就不臉紅嗎?」

劉翠翠說:「臉紅?我有啥可臉紅的,天祥又不是別人。」

王青青有點說不下去了,紅著臉說:「你們叔嫂聊會,我去做飯去。」

劉翠翠說:「我去做,你來幫我。」

王青青說:「天祥你在炕上里坐一會兒,我和翠翠去做飯。」

劉天祥點頭說:「你們去吧,不用管我。」

王青青跟劉翠翠一起去了廚房。劉天祥在坐了一會兒,覺得沒有什麼意思,就向廚房走去,想去幫幫王青青和劉翠翠。

劉天祥走到廚房的門口,剛想走進去,忽然聽到劉翠翠說:「青青?」

王青青說:「幹啥?」

劉翠翠說:「那個趙鐵亮不行,那你晚上睡不著的時候咋辦呀?你就不想男人嗎?」

王青青笑著說:「你以為我像你一樣沒出息,身邊沒了男人就跟丟了魂兒一樣。」

劉翠翠走到王青青的身後,伸手在王青青渾圓豐滿的挺翹肥嫩的大挺翹肥嫩的大屁股上摸了幾下,攔腰抱住她說:「今晚,我給你泄瀉吧,昨晚我乾的你,舒服不?」

王青青抬手在她的挺翹肥嫩的大挺翹肥嫩的大屁股上打了一下,笑著說:「看你,騷勁兒又上來了,小心讓天祥看見,你可是他嫂子,要干,吃完飯我去你家,別在我家干。」

劉翠翠說:「怕啥,他就喜歡女人乾女人。」

王青青說:「好了,要不你進屋和劉天祥干去,別在這裡痒痒我了。」

劉翠翠說:「你不也喜歡天祥嗎,我和你做的時候,你不是叫我扮演他來這麼,不總喊著,劉天祥粗壯的大傢伙麼。」

王青青小臉一紅說:「翠翠,你可千萬不能招惹天祥,他身邊的女人太多了,到時候吃醋都吃不完,喜歡他,就喜歡在心裏面吧,女人上了嫉妒心,也挺要命的。」

劉翠翠說:「哎呀,你就別貪了,咋滴,你還想嫁給他,干幾次爽爽得了,在說天祥也不是個不負責的人。」

王青青抿嘴笑著說:「你咋這麼不要臉,啥話你都說,你們是不是干過?」

劉翠翠說:「今個要不是你突然去了我家,我們就真乾上了。」

王青青酸酸的說:「怪不得呢,那對不起了,是我壞了你們的好事。」

劉翠翠說:「哎呀,你別吃醋啊。」

王青青說:「你胡說什麼,你信不信,我在這就給你乾了。」

劉翠翠笑著說:「干就干,我倒想看看你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兩個人說著就動手在對方的胳肢窩搔起癢來,嘻嘻哈哈地扭成一團。

劉天祥看到這裡轉身又回了屋裡,她沒想到劉翠翠這段時間看錄像,竟然也像趙小葉那樣,對女人上了癮,竟然主動勾引了王青青,怪不得,她今天要扮演王青青。

哎,自己喜歡的一個女人,又叫自己喜歡的另一個女人,提前下手了。

王青青和劉翠翠很快就把飯菜端了上來。劉天祥看著一桌子的菜說:「青青,我又不是外人,你做這麼好菜乾啥。」

王青青說:「這些菜買來好幾天了,我不太愛吃,再放幾天就該扔了。正好你來了,你愛吃什麼就吃,最好都吃了。」

劉翠翠笑著說:「是啊,你最好連我們兩個人也都吃了。」

王青青說:「翠翠,別逗天祥了,讓他好好吃飯。」

劉翠翠說:「好,我不逗他了。」

三個吃完飯後,劉天祥就回家了,此時趙小花和陳無雙還沒有回來,王青青跟著劉翠翠去了她家。

劉天祥躺炕上卻怎麼也睡不著,腦子裡一會兒想著在村裡的趙小花,一會兒又想著王青青,一會又想著劉翠翠,身子翻來覆去的就跟烙餅一樣。

王青青現在就在劉翠翠家裡,去乾了她?

在炕上躺了一段時間後,劉天祥起身推門出了房間,就準備翻牆過去。

可是剛一露頭,就看見劉翠翠的院子裡,兩個白花花的身子…

……

第77章 想不想摸摸我的

劉天祥把頭縮了回來,只見王青青和劉翠翠正光著身子背對著他在洗澡。

看著兩個人雪白豐滿的挺翹肥嫩的大屁股和光滑白嫩的嵴背,劉天祥的呼吸頓時開始加快。

劉翠翠慢慢地轉過身子說:「青青,你每天晚上就一個人睡,半夜的時候難道就不想跟男人做那種事情嗎?」

王青青說:「有啥好想的,男人和女人就那點兒事兒,我早就無所謂了。」

劉翠翠說:「那做夢的時候想不想?」

王青青說:「做夢的時候也不想。」

劉天祥看著劉翠翠那兩個圓滾滾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忽然想起在她家時跟她抱在一起摸她的情景,下身的東西一下子就高高地抬起頭來。

劉翠翠說:「你說的是真話嗎?」

王青青說:「我跟你啥時候說過假話。」

劉翠翠伸手在王青青的大腿上摸了幾下,說:「放著你這麼好的身子,卻沒有男人來享用,真是可惜了。」

王青青轉過身來,走到木桶旁去拿洗髮水。她一邊擠洗髮水一邊說:「這有啥可惜的,女人的身子還不都一樣,有啥好不好的。」

劉翠翠把手放在王青青高聳飽滿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捏了捏,笑著說:「女人的身子是差不多,可是在男人看來就有好有壞。女人的身子要真是都一樣的話,那為啥那麼男人都喜歡大胸部的女人。」

王青青在劉翠翠摸她的手上打了一下,抿嘴說:「你摸我的幹啥,你自己又不是沒有,要摸,摸你自己的。」

劉翠翠說:「青青,你也是不小了,你就沒想過生個孩子嗎。」

王青青嘆了口氣說:「咋不想,我天天想,可就是生不出來。趙鐵亮有病根本生不了孩子,我也就死了這個心了。」

劉翠翠說:「趙鐵亮不行,你可以找別人啊,天祥就行,你要是願意的話,我可以幫你跟他去說說。」

王青青的臉色一變說:「青青,你不能跟天祥說這種事兒,他那麼小,幹什麼啊,這孩子生出來他就是爹,這以後關係咋處啊。」

劉翠翠說:「啥關係,養漢子的關係,你好好想想,你現在要是不生的話,以後年紀大了還能生得出來嗎,現在正好有天祥,你要是不抓住的話,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王青青想了想,說:「翠翠,這個事情你以後不要再說了,天祥已經有媳婦了,我不能那麼做,那個叫無雙的女人,挺漂亮的。」

劉翠翠說:「好吧,我以後不說了,你以後可別後悔啊。」

王青青說:「我不會後悔的。」

劉翠翠不死心,接著說:「天祥家裡有幾盤錄像帶,是那種錄像帶,可好看了,我們去看看唄。」

王青青說:「那種錄像帶?那種錄像帶是什麼錄像帶?」

劉翠翠說:「那種錄像帶就是兩個女人在一起做那種事情的錄像帶,那裡邊演得可花哨了,你看了就知道了。」

王青青搖搖頭說:「我不想看那種錄像帶,看著噁心。」

劉翠翠說:「你噁心啥,我親你的時候,你咋不噁心。」

王青青說:「一碼是一碼,乾和看是兩回事。」

劉翠翠緩緩地躺了下去,讓身子全都浸沒在熱水裡,她閉上眼睛,一臉滿足地說:「真舒服啊,要是在這裡和天祥干一次,那就更舒服了。」

王青青笑著說:「沒正經兒的,你咋這麼燒啊。」

劉翠翠說:「把天祥喊來,叫他一起干咱們兩吧?」

王青青怒道:「劉翠翠,你要是干,這輩子就別碰我了。」

劉翠翠急忙說:「好好好,今個我自己干你!」

兩個女人的話,刺激的劉天祥血脈膨脹,只感覺身體里的血液滾燙滾燙的,他那管王青青願意不願意,就準備翻牆過去了。

這時,就聽見趙小花喊:「天祥,我們回來了。」

劉天祥說:「哎呀,你兩回來了。」

陳無雙問:「你幹啥呢?」

劉天祥怕劉翠翠他們聽見,拉著陳無雙和趙小花,就進了屋子。

趙小花說:「你吃過飯沒有,我給去做飯。」

劉天祥說:「不用了,我吃過飯了。」

陳無雙見柜子上放了一個大包袱,就好奇了起來。

劉天祥說:「下午,我和大嫂子,去了臨村,給你買的。」

陳無雙笑著說:「都給我買了啥好東西了?」

當著趙小花的面,給陳無雙買的東西劉天祥有些說不出口,他說:「大嫂子給你買了啥東西,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陳無雙把包袱打開,只見裡面是花花綠綠的胸罩和一包包的衛生巾,她的臉一下子就紅透了,她拿起包袱,低著頭。

劉天祥看著陳無雙害羞的樣子,臉上也有些微微發燙。

趙小花笑著說:「有啥害羞的,自己爺們給買的。」

劉天祥說:「就是,不過那衛生巾是幹啥的。」

趙小花說:「哎呀,你笨死了。」

陳無雙愣了一下,說:「女人壞事的時候。?」

劉天祥有些尷尬地看了看趙小花,說:「哦,懂了。」

這天晚上,劉天祥剛躺下要睡覺,忽然傳來一陣非常急促的敲門聲。

劉天祥嚇得一骨碌身從炕上爬起來,他拿起掛在鎬把子膽戰心驚地走出屋子。

走到大門口後,劉天祥把鎬把子對準大門,大聲地問:「誰啊?」

敲門的人說:「是我,天祥,快開門。」

劉天祥一聽到是趙小樹的聲音,一顆懸著的心放了下來,他還以為是那個男人知道陳無雙藏在他的家裡找上門來了呢,原來是趙小花的弟弟。

劉天祥把鎬把子放到一邊,然後給趙小樹開門。

門打開後,趙小樹一臉焦急地快步走進來問:「我姐在屋裡頭沒有?」

劉天祥說:「在呢。」

趙小樹說:「我媽病了。」

劉天祥急忙問:「你媽病得咋樣,嚴重不嚴重?」

趙小樹說:「我已經找人把我媽送到鄉里醫院去了,我來就是通知我姐一聲。」

這時趙小花聽到敲門聲也從屋子裡走了出來,他正好聽到劉天祥和趙小樹的對話。

趙小花關切地問:「咱媽得的是什麼病?」

趙小樹說:「咱媽還是老。毛病,喘不上氣來。」

趙小花說:「你等我一下,我去換件衣服,我跟你一起去鄉里看咱媽。」

趙小樹說:「嗯,你快著一些。」

趙小花跑回屋裡頭換衣服,劉天祥也跟著進了屋,說:「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趙小花說:「還是我去吧,你留在家裡照看著,家裡不能沒人。」

劉天祥有些不情願地說:「小花,你就讓我跟你去吧,再說這個家裡也沒啥東西好照看的,你媽病了,我咋也得去看一眼吧。」

趙小花看了一眼躺在被窩裡的陳無雙,說:「咱倆都走了,無雙咋辦?」

陳無雙也被敲門聲給吵醒了,她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呵欠說:「嫂子,讓天祥跟你去吧,我一個人在家能行,你們就放心吧。」

劉天祥看了一眼趙小花,只見她板著臉,他知道趙小花不願意讓他去,他只好說:「好吧,我在家裡照看著,你快去快回,替我給你媽問個好。」

趙小花不耐煩地說:「好了,我知道了。」

趙小花換完衣服後跟著趙小樹一起出了家門。

劉天祥有些無奈地回到屋裡,他躺在炕上心裡有有些擔心,這大晚上的,趙小花和趙小樹,別遇到壞人。

就在劉天祥胡思亂想的時候,傳來了陳無雙的聲音:「天祥,你睡了沒有?」

劉天祥說:「還沒睡,咋了。」

陳無雙猶豫了一下,說:「天祥哥,我一個人睡有些害怕。」

劉天祥說:「無雙,有我在呢,你不用怕。」

陳無雙說:「天祥,要不你到我被窩裡來睡吧。」

劉天祥鑽進了陳無雙的被窩。

陳無雙忽然問:「天祥,臨村那麼富,要不我們也做生意吧?」

劉天祥說:「我們能做啥生意呢。」

陳無雙說:「我看你在院子裡曬的藥材就不錯。」

劉天祥說:「那藥材,山裡面很少,遇不到幾顆的。」

陳無雙說:「我們可以人工養殖啊。」

劉天祥聽到這裡一愣。

陳無雙說:「天祥,就是叫鄉親們種,然後我們收,去賣。」

劉天祥說:「等這茬莊稼長完了,我們先弄出一畝地,試試。」

陳無雙說:「嗯。」

陳無雙又說:「你喜歡摸小花的胸部,還是喜歡摸我的胸部?」

劉天祥感到自己的臉有些發燙,他沒想到陳無雙能問出這種話來,劉天祥說:「無雙,你越說越不像話了,你個姑娘家咋好意思問這種事情。」

陳無雙「格」「格」笑了幾聲,說:「這有啥,男人摸自己女人的胸部天經地義,又不是耍流氓。」

劉天祥不想跟陳無雙說這個話題,他打了個呵欠,說:「無雙,時候不早了,快睡吧。」

陳無雙說:「天祥,你還回答我的話呢。」

劉天祥說:「這種事情我咋好說出口啊。」

陳無雙說:「小花嫂子的胸部摸起來舒服不?」

劉天祥沒有說話。

陳無雙看劉天祥不說話,笑著說:「她的那兩個東西又圓又大的,摸起來跟剛出鍋的白面饅頭一樣軟和。」

劉天祥說:「這是你摸的感覺?」

陳無雙說:「嗯。」

劉天祥的腦子馬上就浮現出陳無雙和趙小花的動人情景,他心突突地跳了起來。

陳無雙說:「天祥,你想不想摸摸我的?我的雖然沒有小花嫂子的大,可是摸起來的感覺跟摸她的是一樣的。」

劉天祥說:「無雙,別摸了吧,摸了也幹不了,怪難受的。」

陳無雙說:「天祥,試試吧,也許小花不在,你就不緊張了,那一晚,你不是在我面前都硬過嗎。」

陳無雙說完一翻身,把身子壓在劉天祥的身上,盯著他的臉說:「天祥,你要是還我把當成你女人的話,你就硬起來要我了。」

劉天祥一臉為難地看著陳無雙說:「無雙,你別逼我了。」

陳無雙雙腿騎在劉天祥的身上,坐直了身子,咬著牙說:「我今天就逼你了,我想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個男人。」

……

第78章 雙雙我受不了了

陳無雙伸手去解自己襯衣上的紐扣,解開紐扣後將襯衣脫掉扔在了一邊,然後又將裡面的胸罩也脫了扔在了劉天祥的臉上,眼神逼視著劉天祥說:「天祥,你看看我的身子,我的身子是乾淨的,從來沒有男人碰過,我願意讓你做我的第一個男人。」

劉天祥沒想到陳無雙年紀不大,對男女這種事情卻這麼看得開。劉天祥不是那種不解風情的,剛剛被劉翠翠和王青青憋壞了。

陳無雙在自己的渾圓白嫩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上摸了幾下,抿嘴說:「天祥,你好好看看我的身子。」

陳無雙忽然把光熘熘的上身貼在劉天祥的身上,把腦袋貼在劉天祥的胸膛上,一邊用臉隔著衣服摩挲劉天祥的胸膛一邊說:「求你,起來吧,干我。」

劉天祥說:「無雙,別弄了,怪難受的。」

陳無雙把自己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湊到劉天祥的眼前,說:「你摸啊。」

劉天祥把眼睛閉得死死的,說:「無雙,你別為難我了。」

陳無雙說:「好,你不摸我,那我可就要就摸你了。」

陳無雙敢說敢做,伸手在劉天祥的身上撫摸起來,劉天祥被她摸得身子微微顫抖起來。

陳無雙笑著說:「天祥,我摸得咋樣,有沒有小花嫂子摸得舒服。」

劉天祥攔住她的手說:「無雙,你要是再摸下去,我怕我會管不住我自己,到時候會害了你。」

陳無雙說:「那你就害我吧,你想怎麼害就怎麼害,我不怪你。」

劉天祥咽了幾口唾沫,一臉無奈地說:「無雙,讓我說你啥好……」

陳無雙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說:「你啥都不要說,只要做就行了。」

劉天祥雖然很想把陳無雙壓在身下痛痛快快地發泄一下,可是一想到趙小花他就忍住了,他總覺得自己不能做對不起趙小花的事情,即便要干陳無雙,也得趙小花回來當她面干。

就在劉天祥的心裡在激烈地鬥爭的時候,陳無雙突然把手伸進了他的褲襠,劉天祥的心裡一驚,說:「無雙,你這是幹啥。」

陳無雙說:「我想看看你究竟是不是個正常的男人,要是別的男人這個時候早就扛不住了。」

劉天祥面紅耳赤地說:「無雙,快把手拿走……」

劉天祥的話還沒有說完,陳無雙的手已經碰到他下身的那個東西了,陳無雙輕輕地撥弄了幾下,劉天祥的東西一下子就昂然挺立起來。

陳無雙雖然膽大,可畢竟是個姑娘,當她感受到劉天祥的東西已經有反應了,閉著眼睛紅著臉說:「天祥,你要是忍不住的話,就不要忍著了,你想把我怎麼樣都行,我受得住的。」

劉天祥的呼吸一下子粗重起來,陳無雙已經把他心裡的火給點著了,他的理智在一點點地消失。

陳無雙輕哼了幾聲,說:「天祥,我身上熱,你熱不熱?」

劉天祥說:「我也熱,身上就跟火烤一樣。」

陳無雙說:「那我幫你把衣服脫了吧,衣服脫了,你就不熱了。」

陳無雙幫著劉天祥把外衣脫了,劉天祥這時睜開了眼睛,看著陳無雙的一對微微顫抖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一顆心開始狂跳起來。

陳無雙也發現了劉天祥的眼神有些異樣,她在劉天祥的赤衤果的胸膛上摸了幾下,笑著說:「天祥,你還看啥,這個時候難道還要我教你不成。」

劉天祥眼睛直直地盯著陳無雙的胸脯,勐地一把握住了陳無雙雪白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胸膛劇烈起伏地說:「無雙,我受不了了。」

陳無雙的身子一顫,呻鶯了幾聲,說:「天祥,你輕一些摸,你溫柔些。」

劉天祥這個時候已經完全喪失了理智,一雙手粗魯地在陳無雙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上揉捏起來,陳無雙被他弄得身子一抖一抖的,有時還發出有些痛苦的叫聲。

劉天祥的手慢慢地從陳無雙的胸脯滑向了她的肚子,接著是肚臍眼,最後向陳無雙的腰間摸去。

陳無雙被劉天祥摸得身子一弓一弓的,雙腿就像兩條蛇一樣絞纏在了一起,嘴裡不時地發出一種讓聽了骨頭都能酥了的叫聲。

可是,當劉天祥剛剛想要更進一步的時候,腦袋裡突然想起來趙小花。

他說:「無雙,別乾了,等小花回來,一起干吧。」

陳無雙很生氣,狠狠地掐了一下劉天祥,去外地洗澡去了。

陳無雙將毛巾放在澡盆裡頭用熱水浸濕了,然後將毛巾拿出來將裡面的水擰乾了,在肩膀上輕輕地擦了起來。

劉天祥趴炕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陳無雙洗澡。

陳無雙手裡的毛巾從肩頭擦到胸脯,又從胸脯擦到肚子,那兩個雪白渾圓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隨著她的動作而微微顫抖著,如此香艷的情景看得劉天祥血脈賁張,肚臍眼下方憋脹得就跟快要爆炸了一樣難受。

這時陳無雙慢慢地從澡盆里站了起來,她的整個身子都呈現在了劉天祥的眼前,修長的雙腿,纖細的柳腰,還有那毛茸茸的神秘地帶都讓劉天祥一覽無餘,劉天祥狠狠咽了幾口唾沫,下身的硬挺的東西都頂到了牆上。

陳無雙知道劉天祥在看,她又將身子轉過來,背對著劉天祥,把光滑白皙的嵴背和豐滿圓潤挺翹肥嫩的大屁股留給了劉天祥的目光,看著陳無雙潔白如玉的身體,劉天祥的下身本能地動了幾下,他真想馬上就衝進去抱著陳無雙的身子好好地享受一番,可是隨即他又清醒過來,他知道,這妮子有意在勾引自己。

第二天,劉天祥看到一個男的鬼鬼祟祟的進了村。

劉天祥有些好奇地跟了上去,想看他究竟想要幹什麼。

男人到了大爺到了家的門口,他先是向四處張望了幾眼,在確定附近沒有人之後,他忽然一縱身從低矮的土牆跳了進去。

劉天祥在遠處看得很清楚,他馬上明白過來,這個男人是衝著劉天珠和劉天嬌來的。

劉天珠和劉天嬌的聲名全鄉人都知道,背地裡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在她們姊妹倆的壞主意,這個男人像做賊似地跳進了劉天珠和劉天嬌的家,他肯定沒安什麼好心。劉天祥想到這裡急忙向大爺家跑去。

這時,這個男人已經摸進了屋子,屋子裡只有劉天嬌在家。

劉天嬌正坐在炕上照著鏡子梳頭,她一看有一個不認識的男人鬼鬼祟祟地走進來,而且這個人把帽檐壓得很低,只能看到下半邊的臉,嚇得她手裡的鏡子和木梳都掉在了炕上,尖叫了一聲:「你是誰?你跑到我家裡來幹什麼?你馬上給我出去。」

這個男人「嘿」「嘿」怪笑了幾聲,說:「好看,真好看,比畫上的七仙女還好看,你爹把你輸給我了。」

劉天嬌一看這個男人不懷好意,急忙要下炕往屋外跑,可是沒等她下炕,這個男人已經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劉天嬌的臉色大變,顫聲說:「你想幹什麼,你快放開我。」

這個男人把劉天嬌的身子往他的懷裡一帶,就把劉天嬌瘦條的身子抱在了懷裡,劉天嬌的雙腿亂蹬,雙手用力地掙扎著,失聲大叫:「來人啊,救命啊。」

男人一看劉天嬌放聲叫了起來,有些慌了,劉天嬌家的左鄰右舍離得都很近,要是讓鄰居們聽到了,那他偷雞不成還得蝕把米。

男人用一隻手抱著劉天嬌的腰,另一隻手堵在了劉天嬌的嘴上,劉天嬌只是叫了一聲就叫不出來了。

男人惡聲說:「臭娘們你給我老實點兒,你要是再敢叫一聲,我就弄死你。」

男人說完把劉天嬌抱到了炕上,把堵著她嘴的手拿下來去解她上衣的衣扣。

劉天嬌一看男人要脫的她的衣服,反抗的更厲害了,一雙手向男人的臉上抓去,一邊抓還一邊大叫:「來人啊,抓流氓啊。」

「罵了隔壁的,我讓你叫。」

男人「啪」的一聲抽了劉天嬌一個非常響亮的耳光,劉天嬌被男人這一耳光打得頓時失去了意識,兩個胳膊也不聽使喚地癱軟了下來。

男人見狀,勐地一把撕開劉天嬌的衣襟,劉天嬌裡面穿的外衣便露了出來,兩個豐滿渾圓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被外衣緊緊地包裹著露出清晰的輪廓,男人看著劉天嬌的胸脯用舌頭舔了舔嘴唇,雙手隔著外衣摸了起來。

男人摸了幾下還嫌不過癮,乾脆把劉天嬌的外衣連同襯衣向上一撩,劉天嬌的兩個雪白高聳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就跳了出來。

男人看著劉天嬌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咽了幾口唾沫,然後就把臉貼了上去。

這時,劉天祥已經走進了屋裡,他一看男人的臉正壓在劉天嬌的胸脯上蹭來蹭去的,心裡的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劉天祥一個箭步衝到男人的面前,抓起他的衣領對著他的左半邊臉就是狠狠的一拳。男人正在興頭上,哪想到會有人闖了進來,一點兒防備都沒有,被劉天祥這一拳打得慘叫一聲,身子歪倒在了一邊,劉天祥還嫌不解氣,抬起腳對著男人的襠部一陣勐踢,踢得男人捂著襠部的那個東西直學狗叫…

……

第79章 治病先脫衣服

劉天祥踢了一會兒覺得有些累了,就停下來走到劉天嬌的身前,把她的外衣拉下來,然後又把她的外衣給穿好。

劉天嬌這時也慢慢地恢復了意識,她揉了揉眼睛一看救自己的人是劉天祥,立刻撲到劉天祥的懷裡,驚魂未定地說:「天祥,有流氓闖進來了,我差點兒就被他禍害了。」

劉天祥安慰她說:「有我在,你不用害怕。」

這時,男人強忍著劇痛從地上爬起來,一瘸一拐地想要往屋外跑,劉天嬌一看男人要跑,指著男人大聲說:「天祥,流氓要跑。」

劉天祥連忙攔在男人的身前。

劉天祥仔細地打量了這個男人幾眼,有些驚訝地說:「你是狗剩子?」

這個闖進劉天嬌家裡想要糟蹋她的男人正是臨村的狗剩子,劉天祥跟狗剩子見過幾回面,也說過話,兩個人雖然不太熟,但是也算是老相識了。

狗剩子也認出了劉天祥,他痛得咧著嘴說:「劉天祥,你今天壞了老子的好事兒,你給我等著,老子早晚有一天找你算帳,快把路給老子讓開。」

劉天祥寒著臉說:「狗剩子,你今天走不了了,大白天的,你竟然敢做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來,我要把送到的鄉里的派出所去,讓你蹲監獄。」

狗剩子說:「你可以把我送到鄉里,也可以送我去蹲監獄,我狗剩子反正不是什麼好鳥,我無所謂,可是你有沒有替她想過,她還是沒有嫁人的姑娘,這種事情要是傳出去的話,她還咋嫁人,咋有臉在村裡再呆下去。」

狗剩子說完看了劉天嬌一眼,劉天嬌的臉色一變,狗剩子的話說到了她的心坎兒上,這種事情不是什麼值得張揚的好事兒,尤其是在農村就更忌諱這種事情了,要是傳揚了出去,劉天嬌就成了破鞋了,村裡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把她給淹死。

劉天嬌看著劉天祥說:「天祥,還是讓他走吧,這件事情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劉天祥有些不甘心地說:「他差點就把你給禍害了,你這麼就讓他走了,這也太便宜他了。」

劉天嬌說:「我們就是把他送進監獄裡了,我的名聲也完了,以後你咋讓我在村裡住下去。」

劉天祥想了想,有些無奈地說:「好吧,聽你的,讓他走。」

狗剩子有些得意地說:「那我可走了,可惜了這麼一個水嫩俊俏的姑娘沒吃到嘴裡,真是可惜了。」

劉天祥忽然說:「等一等。」

狗剩子愣了一下,有些心虛地說:「咋,你反悔了?」

劉天祥說:「狗剩子,我知道在沒人敢惹你,可我劉天祥不怕你,今天的事情你給我爛在肚子裡,不准對任何一個人說起,如果這件事情傳了出去,我不會放過你的。」

狗剩子惡狠狠地瞪了劉天祥一眼,冷笑著說:「劉天祥算你狠,這件事情我不會說出去的,不過你也給我記住,我不會讓你白打我一頓的。還有,她爹輸了我五千元錢,過兩天,我就把劉天嬌接我家裡去。」

劉天祥冷哼一聲,掏出五千元錢,扔給他說:「你沒那個福氣,我替我大爺把錢還了。」

狗剩子說:「好,你小子有種,咱們走著瞧。」

狗剩子說完一轉身走了。

劉天祥把劉天嬌帶回了自己的家,叫陳無雙陪著她,兩個女人在家,他呆著也沒意思,這好幾天沒見到大娘了,今天出了這麼大的事,也該和大娘說道說道。

來到村部,見大娘辦公室里有人,他沒進去,就去了自己的小診所。

劉天祥在病炕上躺下,心裡煩亂不堪難以平靜下來,劉天嬌的身影就徘徊在他腦海里,今天五千元錢都花了,怎麼和大娘說呢?

想到大娘劉天祥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時間心裡有些不舒服。

不管了,錢不能白花,反正大爺都說了,三個女人五千不是嗎?

正在這時陳瑤偷偷摸摸的熘了進來。

她穿著寬鬆的上衣,下身是一條半身裙,看上去有些慵懶,她長相沒劉翠翠她們好看,但胸挺臀肥,又是正魅力四射之時,看上去很有韻味。

劉天祥的心臟跳了一下,好久沒和大娘乾了,昨晚在被無雙給憋壞了,這會見到陳瑤竟是興奮感覺起來。

「大娘!你怎麼來了?」劉天祥心裡一熱便站了起來。

陳瑤白了劉天祥一眼。

「我說你,當了婦女主任兼村裡醫生,你來村部幾次!」

「哎呀,我不是來了嗎,來叫我吃吃你的大胸部。」

陳瑤一笑,道:「想吃嗎?」

劉天祥卻是連話都來不及說,身下早就昂揚了起來,身體發熱,卻是徑直的將陳瑤弄到了炕上。

「大娘,這幾天可憋死我了!」

陳瑤雙眼如水一般,主動岔開了雙腿。

「大娘,你今天是不是刻意穿的裙子,好方便我!」

「臭小子,就你聰明,大娘可是愛死你了!」陳瑤也不羞澀,咯咯直笑。

劉天祥飛速的褪下褲子,然後將陳瑤把陳瑤的裙子掀了起來,拽陳瑤的三角褲,雙手抓住陳瑤的大胸部。

「大娘,今個叫我好好乾干你!」

架起陳瑤的雙腿,直搗黃龍。

陳瑤頓時一聲嬌呼。

「臭小子,你輕著點,給你弄的生疼!」

劉天祥此時只埋頭苦練,哪兒還有心思理會陳瑤說話,無意間卻是想到了劉天嬌,他頓時更是節奏加快。

整整一個小時,陳瑤終於完全無力了下來,徹底滿足。而劉天祥也是熱汗淋漓的抽出自己的傢伙,去裡面清洗了一下,心裡火熱這才褪去。

陳瑤慵懶的穿上小內褲,然後將裙子放了下來,眉眼有些水意的看著劉天祥道:「村長回來了,我得走了,不然被人發現了不好!」

劉天祥說:「和你說個事。」

「啥事?」

「我大爺,把你和你的兩個姑娘買給我了,我替他還了五千元的賭債。」

「呵呵,好啊,那你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我家干我了。」陳瑤有些生氣。

「以後對你兩姑娘好一點。」

「知道了,你也小心點村長。」說完,陳瑤就走了。

「媽的,村長這傢伙回來了,看來清閒的日子沒有了,想什麼辦法能把他搬到呢!」劉天祥躺在病炕上自言自語說道。

這時候,王青青突然走了進來。

劉天祥說:「哎呀,你咋來了。」

王青青臉一紅說:「找你看看病。」

「啥病?」

「生不了孩子,你能治不?」

「能,你把褲子脫了。」

「不脫行不行?」王青青小臉粉紅,甭提多好看了。

「這是肯定不行的。你見過大醫院的大夫檢查身體,有不脫衣服的嗎?」

「可是大醫院,俺也沒去過……」

劉天祥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告訴你青青,在大城市裡,只要是醫院,檢查身體都需要脫掉衣服的。再說了,你這是不孕不育,我得仔細檢查確定一下病根到底在哪兒,否則的話,就算是神醫,也治不好你的病的!」

王青青昨晚被劉翠翠說動了,今天主動來找劉天祥借種來了,其實她就是在劉翠翠面前抹不開面子,心裡卻是一直想著劉天祥。

鄉里人最是看重香火,但凡家裡娶了媳婦幾年不生養的,那非得讓那群每天蹲牆角嗑瓜子倒是非的婆娘們,把嵴梁骨子戳穿!

看著劉天祥一副專業的醫生模樣,再想想劉翠翠說的話,王青青心下一橫,一咬牙,緩緩地解開了自己上衣的扣子。

真別說,這少婦就是少婦,那兩團柔嫩的大胸部,就是大!而且,彈性十足!這剛一解開扣子,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忽閃忽閃的在劉天祥眼前晃來晃去!讓劉天祥心頭一陣蕩漾,險些就控制不住的往上沖了。

但好歹,他也是醫生不是!所以,強忍著心頭衝動的火焰,劉天祥依舊是裝出一副一本正經的樣子,不說動,也不說不動,就那麼靜靜地看著王青青,一點一點的把衣服往掉脫。

看著劉天祥的樣子,王青青的臉騰一下就紅了,

糾結著,緩緩的解開了腰間的皮帶。一點一點的,將那寬鬆的長褲退下,只露出一條淺紅色的,薄紗內褲。

「哎呀,青青,你的內褲挺好看的。」這內褲,隱隱約約能看見王青青的芳草,使得劉天祥的身體頓時有了原始的反應。

「青青,我開始檢查了啊!」帶著激動與興奮,劉天祥迅速的將手伸向了王青青那對碩大的柔嫩的大胸部,肆無忌憚的揉捏著。

「嗯,哼,流氓醫生!」

雖然趙鐵亮的傢伙不好用,但王青青畢竟不是大姑娘,男女之事還是了解的。感受著劉天祥那讓她全身顫抖發熱的揉捏,王青青忍不住嬌吟著。

她那片已經乾渴了很久的豁豁,竟然在這揉捏中流出了清泉,瞬間變得泥濘不堪了。

「流氓醫生才能叫你懷孕。」一邊肆意的揉捏著,劉天祥一本正經地胡謅道。

隨著劉天祥的揉捏,那種像過電一般的舒爽瞬間傳遍了王青青的全身,使得她全身發軟無力,連眼神都有些迷離了。都說久旱逢甘霖,她那乾渴了太久的豁豁,已泥濘不堪,奇癢難忍了。

感受著那股身體里傳來的原始的歡愉和渴望,她索性不再去捂著那薄紗內褲,緊閉著雙眼,一副任君採摘的樣子。

看著王青青不在去捂著內褲,劉天祥頓時興致更旺,一邊揉著那對柔嫩的大胸部一邊一本正經地說道:「我還需要檢查一下你的豁豁,看看問題到底出在哪兒。」

這顯然是一個藉口而已,王青青也十分的清楚,只是這會兒內心和身體的極度渴望,讓她根本不願去思考這些東西,只是遵從著身體最原始的感覺,緩緩地褪下了那到薄紗,緩緩地張開了雙腿……

……

第80章 今個我給你泄火

「檢查出……啥問題……了麼?」王青青渾身忍不住的哆嗦著,顯然已經難以控制了。不過女人畢竟是女人,這種羞澀的事情,總得找個藉口。

「嗯……有些問題。不過還需要更細緻的檢查才行。」一邊如痴如醉的欣賞著這平生第一次見到的美妙風景。

王青青再也忍不住了,雙手緊捂著臉頰,小聲說道:「想要……就來吧。」

撩撥終於見效,劉天祥當即興奮難當,猴急的就撲了上去,雙手使勁的揉捏著那團柔軟。而王青青也是急促的喘息著,雙手焦急的伸向劉天祥的皮帶,快速的將其解開。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讓劉天祥心中直罵娘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劉主任在嗎?」

「劉主任,村長找你有事呢?」

聽著那聲音就在不到百米外,王青青心中勐地一驚,連忙推開劉天祥,穿上衣服,紅著臉就跑了出去。

到嘴邊的肉沒吃上,這讓劉天祥心中極度的鬱悶。

此時,那個破壞劉天祥好事兒的罪魁禍首也終於出現了。只見一個年輕的村婦嬉笑著說著,便是蹲在了劉天祥的身邊。

「三丫嬸子,找我啥事兒?」劉天祥說道。

「嬸兒?罵了隔壁的!老娘才二十八,大不了你多少!」看著劉天祥那貪婪的目光在自己胸口肆無忌憚的遊走著,王三丫似是早已習慣,白了劉天祥一眼說道。

「你那對大胸部上讓我摸摸,我就不叫你嬸子了,你看咋樣?」劉天祥調侃地說道。

「罵了隔壁的!當心老娘用這對大胸部上夾死你!」王三丫嬉笑著說道。

「那你來吧,我順便嘗嘗味道看好不好!」

「好啊,讓姐來給你喂點奶!」說著王三丫挺著自己的大胸部,就往前走。

看著這女人那如狼似虎的表情,劉天祥可不想和她有點啥事兒,連忙往後退了幾步,轉移話題說道:「趕緊說正事兒,村長找我有啥事兒?」

這王三丫,就是瓜棚里那個王三丫,村長回來之後,就去了他家,可是兩個人剛剛親熱上,村長就頭疼了,就叫王三丫來給他抓點藥。

「村長頭疼,叫你給他開點藥。」

夕陽的餘暉從天際傾灑下來,柔柔的照著田地里的麥穗,蕩漾著金色的麥浪,景色如畫。

傍晚的天上飛著紅色的蜻蜓,有的落在淺草尖上,有的從水面飛掠。村裡的小河倒映著金色的波粼,安靜的流淌著。

劉天祥配好了藥,正往村子家走的時候,突然瞧見河岸邊草叢裡一個靚麗的身影。

姚寡婦低著頭在河邊搓洗著衣服,雙手按著衣物,不停的在石板上搓著。

她那一對柔嫩的大胸部隨著她的動作一顫一顫的,豐腴挺翹肥嫩的大屁股蛋子罩著黑色內內,隱約可見一條寬寬的溝溝若隱若現。

山美,水美,人更美!

劉天祥昨天差一點,就和她成了好事,一想起他那柔嫩的大胸部,還有那肥嫩的豁豁。

劉天祥撿起一塊石子,照著姚寡婦挺翹肥嫩的大屁股,就扔了過去。

「哎呀,罵了隔壁的誰這麼賤。」姚寡婦氣急敗壞的站起來,尋找襲擊者。

「吵吵啥,是我。」劉天祥一邊向她走去,一邊嘿嘿直笑。

「你個死東西,你皮緊了是不是?」姚寡婦丟掉衣服,向劉天祥撲了過去。

「哎呀呀,你這虎娘們真勐?」劉天祥一邊躲,一邊伸手去摸她的大胸部。

「罵了隔壁的,在這你也調戲我?」姚寡婦拽住了劉天祥的耳朵,滿臉怒色。

「哎呀呀,在哪不是摸啊,昨天我還沒摸夠呢。」盯著姚寡婦的的大胸部。劉天祥兩眼放光,口水哧熘哧熘的吸著。

「是麼?」姚寡婦的手鬆了下來,昨日劉天祥走後,她心裡一直想著他呢。

「可不是麼。」

「那咱們兩去我家裡吧。」

「哎呀,不行,我得去趟村長家,等有時間在去。」

「恩,我知道了。」姚寡婦臉上一紅,有些不好意思起來,自己在他面前,咋比他還急了呢,不過心裡卻失落了起來。

「唉,別動!大蟲子!」劉天祥驚叫著指著姚寡婦挺翹肥嫩的大屁股。

「有就有,打死了就得了。」姚寡婦大咧咧的說著,就要揮手拍。

「是蜇人的蝲蝲蛄啊!別動,我給你抓下來!」

姚寡婦也害怕了,自己這看不到後面,那東西確實蜇人,這要是自己的屁股被蜇了,那不得痒痒死。

劉天祥的手從下面慢慢撫摸上去。

「嗯,哼!」姚寡婦被他摸的麻麻痒痒的,忍不住嬌吟。

「罵了隔壁的,我女人的屁股也是你吃的嗎!」劉天祥用力的一拍,狠狠的握了一下。

「哎呀。」姚寡婦身體哆嗦了一下,挺翹肥嫩的大屁股上火辣辣的,灼熱的溫度從被拍打的位置傳來,還有一絲酥麻。

「罵了隔壁的,摸完了你不管我!」姚寡婦氣的銀牙緊咬,看著劉天祥大笑離去,在原地恨恨的跺了跺腳。

村長家門口,正好看到頭纏繃帶的村長出來。

「哎呀,村長出院啦!」劉天祥喊了一嗓子。

「這不是新上任的婦女主任麼。」趙鐵柱笑著問道。

「這不是給您老人家送藥來了麼。」

「你嬸嬸在家,我去村部一趟。」趙鐵柱說完,就往村部走。

劉天祥不慌不忙的走進了村長家。

孫大花此時正在炕上平躺著,不停的咳嗽,臉色蒼白。聽得屋裡有動靜,坐起來。

「你怎麼了?」劉天祥看著孫大花樣子,急忙問道。

孫大花皮膚白皙,光滑,身段妖嬈,碎花裙貼著豐滿的大腿一路蜿蜒向上,束縛著飽滿的胸脯,櫻桃嘴微微張合,精緻的臉上紅暈點點,柳葉眉慢慢張開,漂亮的大眼睛不經意的眨動都會帶起一抹誘人風情。

「天祥啊,你怎麼來了?」孫大花見是天祥,心中一暖。

劉天祥把藥放在桌子上,坐在了孫大花邊上。

「我給你家村長送藥來了,這幾天想我沒?」劉天祥嘻嘻笑著,近距離的看著孫大花。

「你個沒良心的,干到一半就跑了,都沒來找我,都把我憋出病了。」孫大花低頭咳嗽了一聲,胸口低垂,露出半碗形的柔波來。

劉天祥眼睛咕嚕嚕一轉,一把拉住了孫大花的手。

「哎呀,你咋病成這樣了?」

「我也不知道。」

「我給你看看。」劉天祥摸著孫大花的小手,感覺細膩滑嫩的很舒服。

「別摸了,我難受呢。」孫大花眼睛一瞪,就要抽出手來。

「嬸嬸啊,我是醫生,不摸咋能瞧出你是啥病呢?」劉天祥抓的更緊了,搖頭晃腦的說道。

「啥病!被你憋出來的病。」孫大花媚眼一瞪,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可要給你治下了。」

「你怎麼治!」

「嬸嬸你躺下。」

孫大花聽到他的話,平躺在炕上,高聳的胸脯隨著呼吸起伏著,煞是好看。

劉天祥摸了摸她嬌嫩的小手,伸手到孫大花胸前,解下了一顆扣子。

「天祥,你幹什麼?」孫大花驚叫一聲,一下子按住了劉天祥的手。

「幹什麼,干你唄?」

「我家那死東西回來了。」

「他去村部了。」

孫大花一聽,輕輕的閉上眼睛,壓抑著咳嗽兩聲,不再說話。

劉天祥見狀是喜出望外,大膽的把扣子都解開,伸進去捏了捏。

孫大花的雪白的大胸部在他手裡變幻著成了不同的形狀,劉天祥今個不知怎麼,知道孫大花生病,心裡升起了一絲愛憐。

忽然劉天祥皺了一下眉頭,孫大花胸部上的胸衣真是惱人,老是卡著自己的手。

「嬸嬸,你脫掉行不?」

「嗯,哼。」孫大花呼吸急促,臉上紅暈,心裡無限的期待,上一次兩個人干到一半,被王青青壞了好事,這段時間一直沒有相見,十分的想念。

「天祥,你這幾天想我沒。」

「大花嬸,你知道不?我晚上睡不著覺,滿腦子都是你白花花的大屁股,還有那肥嫩的豁豁!」

孫大花被他說的面紅耳赤,身子裡麻麻痒痒的,說不出的難受。

她伸到後面,解下胸衣扣子,又在劉天祥的指示下,躺好。

這下子舒坦了,劉天祥心花怒放,這孫大花可以算上是她的良師益友了,自己見到第一個女人的豁豁就是她的,自己的口技就是字她身上練出來的!

「天祥,天祥,嗯,你摸的我好舒服?」孫大花口裡輕喚道。實在沒辦法不出聲了,劉天祥兩隻手就揉搓著胸部,揉的自己火熱騰騰的,豁豁已經開始滾燙了。

「很大,很軟,很有彈性,很舒服。」劉天祥讚嘆著。

「啊?你說啥?」孫大花媚眼,看著劉天祥。

「嬸嬸,我喜歡死你嬌媚的樣子了!」劉天祥低下頭,含住了兩個堅韌的葡萄,伸出舌頭舔著,牙齒反覆撥弄著,手上還不忘了加一把勁兒,賣力的揉著。

「嗯,哼!」孫大花不停的吟唱著。

「大花嬸,你這病還真是憋出來的,今個就叫我給你瀉火吧。」劉天祥感覺粗壯的傢伙漲的厲害,有一種拔槍欲射的迫切感。按住孫大花的手,解開了褲腰帶。

「啊,天祥,我的好寶貝,好好的愛我!」

「大點聲喊!」劉天祥扯下自己褲子,搭在腿邊,把孫大花的連衣裙往上一撩。

「啊!」孫大花大聲的叫著。

劉天祥扯下來孫大花的褲頭,撲上去親住了孫大花的小嘴。

「嚶嚀!」孫大花沒想到這小子力氣這麼大,自己的身子被死死的壓住,上面的人一邊親,一邊摸,不一會兒她的手就鬆軟了,無力的垂下來,任由劉天祥的肆意侵犯…

……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