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的房门没关紧 (74-80) 作者:老汉推小车

.

【嫂子的房门没关紧】 (74-80) 作者:老汉推小车

第74章 刘翠翠治病

刘天祥站在门口看着四个女人的背影,把她们在心里比较了一下,要是比模样,她们四个都差不多,可要是比起身材来,赵小花那简直就是魔鬼。

可能是因为赵小花比她们两个大几岁的原因,所以发育的比较好,该圆的地方圆,该大的地方大,看着就让人眼馋。

刘天祥暗暗地吞了几口口水,心想自己咋就干不了赵小花呢。

刘天祥正在无聊的时候,院子外忽然传来了刘翠翠的声音:“天祥在家吗?”

刘天祥说:“在家了。”

刘翠翠手里拎着一个布包,笑呵呵地走了进来。

刘翠翠向四处张望了几眼,说:“天祥,小花和无双呢。”

刘天祥说:“去蒋婷婷家了。”

刘翠翠说:“无双长的真好看,你娶了她得了。”

刘天祥笑了笑,说:“我还想娶你呢,你离婚不。”

刘翠翠说:“我敢娶,我就敢离。”

刘天祥说:“不娶就不离?”

刘翠翠说:“你叫我离,那我就离。”

刘天祥愣了一下,说:“哎呀,你这么听我的。”

刘翠翠说:“天祥,你别害怕,我好像爱上你了。”

刘天祥说:“大嫂子,谢谢你。”说完,跑到外地儿,给刘翠翠拿了一碗肘子肉。

刘翠翠说:“还真饿了,算你有良心!”

刘天祥说:“特意给你留的,还热乎呢,以后嘴馋了,就和我说,等过段时间,我去给你们打野味去。”

刘翠翠吃完后说:“天祥,我们两看会录像吧。”

刘天祥说:“就女人和女人干,有啥意思。”

刘翠翠红著脸从包里拿出一本带子说:“这里面有男人。”

刘天祥问:“你哪弄的?”

刘翠翠说:“去临村买的。”

不一会录像里传来了女人的哼哼声。

只见电视上正播放着两个外国人正光着身子搂在一起做那种事儿的画面,看到这种场面,刘天祥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心也“砰”“砰”地跳了起来,。

刘翠翠笑着问:“看这个有感觉吗?”

刘天祥有些尴尬地看着刘翠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刘翠翠说:“要不,咱们一边看,我一边给你吃吧,也许能起来呢。”

说完,就脱了刘天祥的裤子,掏出刘天祥粗壮的大家伙,吞进了嘴里。

刘天祥感动的,眼角都湿润了,大嫂子和小嫂子,为了自己,啥招数都用了,如果单纯为了男人,临村的男人那么多,她们咋不去找呢?

刘翠翠一边吃着一边说:“天祥,快点起来吧,嫂子需要你起来干嫂子的豁豁。”

刘天祥说:“大嫂子,要不换一个录像片看吧。”

刘翠翠笑着说:“不换,这个挺好的。”

刘天祥说:“你不难受啊,看着个?”

刘翠翠说:“你不起来我才难受呢,你要心疼我,就快点起来。”

刘天祥一把拽起刘翠翠,把她放在炕上,脱掉她的内裤,直接分开她的腿,舌头伸过去了。

刘翠翠哭着打着他的后背说:“你干嘛啊,要是你不起来,就别碰我。”

刘天祥一边哭着,一边把刘翠翠豁豁上的两片叶子,吃进了嘴里。

“啊,。天祥,求求你了,在嫂子面前挺起来吧!”刘翠翠的娇吟声,伴着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回荡在屋子中。

这就是乡村人的爱情啊,是那么的简单,那么的直白,那么的无私。

刘翠翠和赵小花,一个大嫂子,一个小嫂子,为了刘天祥,想尽各种办法。

赵小花并不是一个大方的女人,但是,却想着办法留下刘天祥身边的美女,只求能有一个好用的,能叫他起来,她和无双,刘翠翠做那种事,也只是希望,到时候刘翠翠和无双与她,能够和平相处下去。

动机简单,做法无知,动作单纯,可爱的小嫂子,可爱的大嫂子。

刘翠翠,到处打听方法,天天给刘天祥做好吃的,这几天心也熬碎了。

泪水,从刘天祥的眼中,滴落在刘翠翠的豁豁上。

伴着他的口水,她体内分泌出来的爱情水。

“呜呜。天祥。只要你起来,嫂子愿意为你去死啊。”

山村女人没有多少文化,不会罗曼蒂克的表达,她们的爱情,总是那么直接,那么贴切。

刘天祥不知道怎么回报刘翠翠的厚爱,他的心已经被赵小花牢牢占据,他也说不出什么甜言蜜语,也不会违心的去承诺什么海誓山盟,他只能,叫刘翠翠的痛哭声,变成快乐的娇吟。

刘翠翠所求,只是刘天祥真真正正的给予她一次,可是,他现在无法满足!

舌在游走,不是为了自己的快活,只是为了消除刘翠翠作为留守女人积攒下来的那份寂寞。

刘翠翠,双腿夹的紧紧的,她恨不得,叫刘天祥亲吻自己的舌,钻进自己的心里,这个坏男人,不但撩拨了她的寂寞,还唤醒了她的青春,她太爱他了,甚至比赵小花都爱,爱的像个母亲。

“啊,天祥,快一点。”

听着刘翠翠的呼唤,刘天祥的舌头,抖动的更快了。

不一会,刘翠翠就摊软在炕上。

刘天祥把被子整理了一下,盖在了刘翠翠的身上,忽然一个红色的东西从被子下面露了出来,刘天祥拿起来看了看,不禁愣了一下,他拿在手里的竟然是一个t字裤头。

这个时候刘翠翠也缓过劲来,问:“这是无双的吧,挺好看的。”

刘天祥红著脸说:“是小花的。”

刘翠翠说:“小花不是个开放的女人,穿这些只是为了叫你起来。”

刘天祥把手伸进被子里,用手抚摸刘翠翠光滑的后背。

刘翠翠说:“杏花寺,那个尼姑挺灵验的,要不你去看看?”

刘天祥说:“等过段时间在说吧。”

刘翠翠又问:“你喜欢大嫂子我多一些,还是喜欢小嫂子小花多一些?”

刘天祥笑笑说:“都喜欢,一样的。”

刘翠翠披着被子,坐起来,抱着刘天祥说:“我不求你对我像对小花那样,只求你别嫌弃我老!”

刘天祥看了刘翠翠一眼,说:“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美的!”

刘翠翠笑着说:“你就会哄人,与无双和小花比,我差远了,不过只要你喜欢我,我就永远跟你,等你堂哥回来,我就和他离婚,然后等你好了,给我怀个孩子。”

刘天祥不是三岁小孩,刘翠翠的话他当然能明白,他说:“嫂子,你是在跟我说笑话呢吧?”

刘翠翠说:“你看我像是在跟你说笑话吗?”

刘天祥说:“刘天福在溷蛋,也是我堂哥啊,我和他抢媳妇?”

刘翠翠说:“他在城里找了个小的,到处说我下不了蛋,要休了我,我现在恨不得一刀把他给剁了。”

刘天祥说:“大嫂子啊,你可不能干傻事儿啊。”

刘翠翠说:“你放心,我不会的,虽然我恨死那个王八蛋了,但是我还年轻,我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为那种男人把我自己送进大牢里不值得。”

刘天祥放心地说:“大嫂子啊,你能这样想就好。”

刘翠翠说:“天祥,都是因为我怀不上孩子闹的,这事能怪我吗,我就求你快点挺起来,给嫂子种上!”

刘天祥被刘翠翠说的面红耳赤的,低下头说:“我也想好啊,可是,也不知道咋了,凡是当小花面发过请的女人,我都起不来。”

刘翠翠撇撇嘴说:“也许是你太爱小花了,怕玷污了她。”

刘天祥说:“可是我跟小花也起不来啊。”

刘翠翠说:“天祥,除了我们几个你还碰过别的女人吗?”

刘天祥点了点头说:“对不起大嫂子,昨晚。”

刘翠翠说:“别说了,你是男人,我不怪你!”

刘天祥说:“我觉得我不是个东西,有了你们还去外边朝三暮四。”

刘翠翠把身子向刘天祥的身上靠了靠,她说:“也是我们几个不争气,弄不好你。”

刘天祥说:“和你们没关系,是我自己的毛病。”

刘翠翠说:“当初在我家的时候,你都硬邦邦的,去我家试试吧。”

“嗯。”

刘翠翠屋子里打扫的很干净,一进屋子一股澹澹的香气扑面而来。

刘翠翠把刘天祥让进屋子,笑着说:“天祥,到了我家里,你千万不要客气,就当在你家里一样,想吃啥自己去拿,我去换件衣服。”

刘天祥点点头说:“你去吧,到了你家里我不会客气的。”

刘翠翠去换衣服。

刘天祥在屋里向四处看了看,刘翠翠现在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房子布置的,跟一个待嫁姑娘一样。

刘天祥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下,这一坐下不要紧,刘天祥只觉得自己的屁股好像陷进了棉花堆里一样,吓得他一下子跳了起来。

刘翠翠看到刘天祥跳了起来,她笑着问:“天祥,你这是咋了,像屁股坐到钉子了一样。”

刘天祥回头看了一眼沙发,苦着脸说:“大嫂子,咋人一坐下去屁股就往下陷,怪吓人的。”

刘翠翠“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刘天福从城里拿回来的破沙发,当摆设的,都没弹簧了。”

刘天祥用手挠了挠脑袋,说:“你咋不放两气球呢,坐上去还能听一个响出来。”

刘翠翠走过去,双手搭在刘天祥的肩膀上,将他的身子按下去,说:“我一开始坐的时候也不咋习惯,不过坐时间长了就好了,你再坐一会儿就习惯了。”

刘天祥只好又坐了下去,不过他还是觉得屁股底下没著没落的,屁股就跟不是自己的一样。

刘翠翠问:“天祥,咱们两喝点酒吧。”

刘天祥说:“你想喝我就陪你。”

刘翠翠抿嘴笑着说:“那你等我,我去弄几个菜。”

刘天祥急忙说:“有不饿,你弄点花生米就行。”

刘翠翠皱着眉头说:“花生米咋能补你的身子,我还期盼著,喝完酒,我吃你呢。”

刘天祥笑着说:“呵呵,吃了舌头,再吃手指头。”

刘翠翠瞪了他一眼,没再说话,走进厨房里去做菜…

……

第75章 当我是条母狗

很快菜就做好了,四个菜一个汤,两荤两素,刘翠翠将菜端到桌子上后又去厨房的橱柜里拿了一瓶高粱烧。

刘天祥一看刘翠翠拿高粱烧,说:“这酒度数有点高?我的酒量不行,还是算了吧。”

刘翠翠说:“这白酒就是催情药,度数越高越好使。”

两个人面对面地坐好后,刘翠翠把酒打开,给刘天祥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举起酒杯说:“来,天祥,陪我把这杯酒喝了。”

刘天祥端起酒杯说:“嫂子,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刘翠翠说:“谢什么谢,对你好我愿意。”

刘翠翠说完就把一杯酒给喝干了,刘天祥只好硬著头皮把自己的那杯酒也喝干了。

虽然刘天祥不想喝酒,可是架不住刘翠翠的频频劝酒,很快刘天祥就喝得有些头晕眼花的。

刘翠翠的酒量要比刘天祥好得多,虽然她喝得比刘天祥多,可是一点儿醉意都没有。

刘翠翠还要给刘天祥倒酒,刘天祥摆摆手说:“嫂子,我不行了,再喝的话我就要醉倒了。”

刘翠翠说:“这才喝了多少酒你就喝不下去了。”

刘天祥说:“大嫂子,我真不能喝了,再喝我就得吐出来了。”

刘翠翠还没有喝尽兴,不过她看刘天祥的样子是真喝不下去了,不像是说假话。

刘翠翠夹起一块猪头肉送到刘天祥的嘴边,说:“既然你喝不下去酒了,那就吃菜。”

刘天祥张开嘴刚想吃刘翠翠夹给他的猪头肉,刘翠翠手里的筷子忽然掉脱手在了地上,猪头肉也跟着掉在了地上。

刘天祥蹲下身要去捡筷子,刘翠翠拦住他说:“你吃菜,我来捡。”

刘翠翠蹲下身去钻到饭桌下面,筷子正好掉在刘天祥的脚边,刘翠翠没有去捡筷子,目光落在了刘天祥的双腿上。

刘天祥拿起筷子刚要去夹菜,刘翠翠忽然伸出双手在刘天祥的双腿上摸了起来,刘天祥被刘翠翠摸的心里一激灵,双腿本能地夹紧了。

刘天祥说:“大嫂子,你这是干啥?”

刘翠翠在桌子底下喘息著说:“天祥,你别当我是你嫂子,你就当我是村里别的女人,或是当我是条母狗。”

刘天祥说:“大嫂子,说啥呢,在我心里。”

刘翠翠说:“既然你能和别的女人起来,就能在我面前起来,只要你起来,当我是啥都行,你当我是姚寡妇,当我是蒋婷婷,当我是王青青。”

刘天祥想去把刘翠翠的手从他腿上拿开,谁知刘翠翠勐地从桌子下面钻出来,双腿一分坐在了刘天祥的大腿上。刘翠翠的双手紧紧地搂住了刘天祥的脖子,呼吸急促地说:“天祥,像当初那样,挺起来,现在我的身子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我是你的贱。”

刘天祥想把刘翠翠从他的身上推开,可是他的双手一不小心就推到了刘翠翠高耸的大胸部上,刘翠翠轻轻地哼了一声,眯缝着眼睛,咬著嘴唇说:“天祥,别停下来,继续摸,我是王青青……”

刘天祥看着刘翠翠的大胸部,狠狠地咽了几口唾沫,双手没有缩回来,而是隔着衣服轻轻地在刘翠翠的大胸部上揉了起来。

刘翠翠的身子微微地抖动起来,把身子紧紧地贴在刘天祥的身上,嘴里不时发出几声呻莺声。

刘天祥脑袋里幻想着王青青,下身的东西直挺挺地立了起来。

刘翠翠也感到到了刘天祥下身的明显变化,她把嘴凑到刘天祥耳边,吹着气说:“天祥,抱着你的青青去炕上。”

刘天祥点点头,双手紧紧地抱住刘翠翠的腰,然后慢慢地站起身来向刘翠翠的房间走去。

有的时候,夫妻生活无兴趣,可以适当的进行一下角色扮演,这样可以刺激一下对方的欲望,针对障碍性患者,也好用。

刘天祥这段时间,最想得到的女人就是王青青,所以,刘翠翠选择了扮演她。

不过他心里也奇怪,这刘翠翠为什么要扮演王青青。

刘天祥把刘翠翠放到炕上,将身子压在刘翠翠的身上,一双手开始在刘翠翠的身上摸起来,从她的脸蛋摸到雪白雪白的大胸部,又从雪白雪白的大胸部摸到她的挺翘肥嫩的大屁股,刘翠翠闭着双眼,脸上露出一种很享受很的表情。

刘天祥隔着衣服摸了一遍觉得不太过瘾,又把手伸到刘翠翠的衣服里摸了起来,刘翠翠的皮肤很光滑,一对雪白雪白的大胸部更是滑腻柔软,让人摸了就不想把手拿开。

刘翠翠被刘天祥摸得有些受不了了,她睁开眼睛看着刘天祥说:“天祥,我的好男人,我的野汉子,你的小青青被你摸的难受了,干我吧。”

刘天祥看着刘翠翠一脸渴求的样子,听着她刺激的话语,觉得身上的血热得都快要沸腾了。

刘翠翠的双腿绞在了一起,身子不停地扭动着,脸上泛著红潮,双手在刘天祥身上抚摸著。

刘天祥把自己的外衣脱了,又把衬衣也脱了,光着上身去脱刘翠翠的外衣,之后又把刘翠翠的内衣也脱了。刘翠翠的一对雪白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毫无遮掩地呈现在刘天祥的面前,虽然这已经不是刘天祥第一次看到刘翠翠的身子了,可是当那一对浑圆丰满的胸部露出来的那一刹那,刘天祥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肚脐眼下面就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难受。

刘翠翠把脸扭到一边,似乎有些害羞的样子,样子尽量学着王青青的表情,这使得刘天祥更加的受用。

刘天祥双腿一叉骑到刘翠翠的腰上,双手握住两个雪白雪白的大胸部的下缘,慢慢地向雪白雪白的大胸部的上缘摸去,又用两个手指头夹住尖端的凸起的小红枣用力地拉了拉,刘翠翠的身体随着刘天祥手上的动作左右摆动着。

“嗯,天祥,青青我好难受,哦,王王青青是你的贱,干我。”

刘天祥低下头去张开嘴,在刘翠翠的脸蛋上亲了几下,刘翠翠身上有种很好闻的香气钻进了他的鼻孔里,刘天祥把鼻子放在刘翠翠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上用力地嗅了嗅,说:“青青,你真香。”

刘翠翠伸手在刘天祥的肚皮上拍了一下,笑着说:“香吗,那你就干死我吧,我王青青愿意做你的野女人,你就当我是你的小母狗。”

刘天祥“嘿”“嘿”笑了几声,伸手刚要去脱刘翠翠的裤子,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刘天祥急忙从刘翠翠的身上下来,拿起自己的衣服手忙脚乱地穿了起来。刘翠翠也拿起自己的衣服往身上套,嘴里嘟囔著说:“骂了隔壁的,谁啊,这么扫兴。”

两个人都穿好衣服后,刘翠翠走出房间去开门。门开了之后,王青青从外面走了进来,笑着说:“翠翠姐,你干啥呢,我敲了那么长时间的门你咋才开。”

晕了,刘翠翠此时羞的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角色扮演还没干进去,真主就来了。

刘翠翠稳定了一下情绪说:“你说我干啥呢,我跟野男人快活呢。”

王青青在刘翠翠的挺翘肥嫩的大挺翘肥嫩的大屁股上用力地拍了一下,眉开眼笑地说:“哈哈,你就吹,我今天想你了。”

刘天祥从房间里走出来说:“大嫂子,是谁来了?”

刘天祥说完这句话正好看到了走进来的王青青,王青青同时也看到了刘天祥,两个人看着对方都是一愣。

刘天祥有些激动地说:“青青。”

王青青红著脸说:“天祥,你,你们?”

刘天祥说:“哦,我嫂子小花不在家,我来大嫂子家蹭顿饭吃。”

王青青看了一眼刘翠翠,眼神有些失意,她说:“翠翠姐,你们可是叔嫂关系。?”

刘翠翠笑着说:“哎呀,和你开玩笑呢,你咋当真了,天祥就是来我这吃顿饭,人家天天帮我干活呢。”

王青青红著脸说:“刘天祥不是个好东西,没事就摸大姑娘小媳妇的挺翘肥屁股。”

两个女人拿刘天祥开涮,刘天祥也没在意,拿出根烟点燃,笑着听着,也不说话。

心里想,这王青青和自己还真有缘,是不是今个?

刘翠翠笑了声说:“你是不是想叫天祥摸,走你爬炕上,我叫他摸你。”

王青青脸一红又对刘天祥说:“天祥,听说你捡了个城里来的媳妇,都有媳妇了,以后就注意点,别把媳妇气跑了。”

刘天祥说:“青青,气跑了更好,到时候你就住我家里,省的你天天想我。”

王青青脸一红怒道:“说啥呢,谁想你了,你要脸不?”

刘天祥嘿嘿一笑,看着王青青他又想起了在河边偷看她用黄瓜时候的事,心里不免泛起一阵涟漪。

刘天祥发现王青青和陈无双还真有一拼,皮肤白净,就连打扮都跟村里人不一样,跟临村人没什么分别。

刘翠翠笑着说:“青青,你吃饭了没有,要是没吃的话,正好在我家吃。”

王青青说:“不了,我已经吃过饭了,你们吃完没有?”

刘翠翠说:“我们吃完了。”

王青青笑着说:“既然你们吃完饭了,我们就去临村吧,我想去买几件衣服。”

刘翠翠说:“那好,你等着我,我去换衣服。”

刘天祥跟着王青青和刘翠翠一起来到了临村,这临村还不是一般的富裕,马路都是柏油的,家家都是砖瓦房,还有小洋楼,村里还有商场。

这临村虽然紧邻著杏花村,但是不属于一个乡,临村前几年出来个能人,临村的人地都不种了,大搞工厂…

……

第76章 把我们俩都吃了

几个人钻进了一家服装店,刘翠翠给刘天祥买了几件合身的衣服,又给他买了两双皮鞋。

给刘天祥买完东西后,刘翠翠说:“天祥,无双不能总捡小花的衣服穿,也给她买几件吧?”

刘天祥挠了挠脑袋,憨笑着说:“我也不知道她喜欢啥样的?”

刘翠翠笑着逗他说:“你这个丈夫是怎么当的,连自己的媳妇喜欢啥东西都不知道,你要再这么粗心大意的话,你媳妇呀就得被别的男人拐跑了。”

刘天祥说:“她本来就不是我媳妇啊。”

刘翠翠说:“不是你媳妇,你和人家睡一个炕,睡了就是媳妇,男人就得讲责任,别学你哥。”

刘天祥说:“我不知道她喜欢啥东西,我看就不用给她买了。”

王青青说:“那可不行,就算亏待了你,也不能亏待了她。”

刘翠翠想了想,笑着说:“我知道买什么了。”

王青青问:“买啥?”

刘翠翠把嘴凑到王青青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王青青听后连连点头,微笑着说:“就听你的。”

刘天祥看着两个人交头接耳的样子,弄得挺神秘,不知道两个人要给陈无双买啥好东西。

刘翠翠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柜台,说:“那个地方就是卖内衣的。”

王青青和刘翠翠向卖女士内衣的售货柜台走去,刘天祥跟在两个人的后面走了过去。

看着柜台里花花绿绿的女人胸罩,刘天祥有些不好意思地把头扭到一边去,他这一扭头不要紧,正好看到旁边的一个年轻姑娘正拿着一个黑色的胸罩在自己的胸脯上比量著。

刘天祥的脸顿时就红了,他急忙把头低了下去,不敢再看,心里暗想这临村的姑娘可真大方,当着男人的面就一点儿也不知道害臊。

王青青在内衣柜台前仔细看了看,让售货员拿了几个样式的胸罩仔细地挑了挑,看中了几个样式做工都比较不错的胸罩。

王青青笑着问:“天祥,你知道你媳妇的胸围是多大的吗?”

“胸围?”这还是刘天祥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他看着王青青,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刘翠翠白了他一眼,说:“笨蛋,你咋连胸围是啥都不知道呢,就是胸部有多大?”

刘天祥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小声说:“好大,抓都抓不过来。”

刘翠翠被气得一瞪眼刚想说话,王青青急忙拉了她一下,说:“你看看我两的,和她差多少。”

刘天祥硬著头皮在刘翠翠和王青青的胸脯上扫了一眼,在心里跟陈无双的胸脯做了一个比较,他发现王青青的身条无论是高矮还是胖瘦都跟陈无双的差不多,就是两个人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都差不多一样大。

刘天祥说:“青青,无双的应该跟你的差不多。”

王青青说:“我知道了。”

王青青把自己的号码告诉了售货员,让她把自己看好的几个样式的胸罩一样拿一个用塑料袋装好。

买完胸罩后,王青青和刘翠翠又去了一个专卖女人卫生用品的商店,买了许多方块状的塑料包,刘天祥看着塑料包上印着“卫生巾”三个字,他好奇地问:“这卫生巾是个啥东西啊?”

王青青和刘翠翠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大笑了起来,刘天祥看着两个人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有些摸不着头脑,一脸困惑地问:“你们笑啥?我说错啥了吗?”

王青青捂著肚子,强忍住笑声说:“我们没笑啥,你也没说错。”

刘翠翠好不容易直起腰,笑着说:“这卫生巾是啥东西,你还是回家问你小花吧。”

刘天祥看着两个人笑得有些蹊跷,知道这卫生巾不会有啥好用处,就没有再刨根问底。

刘翠翠又帮着刘天祥给无双和赵小花买了些衣服。

买完东西,三个人就回到了杏花村。

王青青说:“天祥,要不去我家里坐坐吧。”

刘天祥没有想到王青青会邀请自己去她家,可是当着刘翠翠的面,他觉得去了刘翠翠会很伤心,虽然他很想去。

刘天祥说:“我还是不去了,等改天吧。”

王青青说:“我又吃不了你,你怕啥,都逛了半天了,也饿了,吃点饭呗,你还没吃过我做的饭呢。”

刘翠翠看了一眼刘天祥,知道他的想法,心里挺高兴的,她说:“去吧去吧,省的人家天天梦里喊你的名字。”

王青青在刘翠翠的胳膊上使劲地捏了一把,笑着说:“你说什么呢,谁梦里喊他名字。”

进了王青青家,王青青把刘天祥和刘翠翠让到了炕上,给他们拿了许多水果,有些水果刘天祥都没有见过。

王青青说:“天祥,吃水果,这些水果你爱吃啥就吃,吃完了还有呢,都是我弟弟从城里带过来的。”

刘翠翠笑着接过话茬说:“是啊,城里来的媳妇就是不一样,有些水果我都没见过。”

王青青瞪了她一眼,说:“这么多水果还堵不上你的嘴,你少说两句,没人能把你当哑巴。”

刘翠翠说:“我的嘴可大,你就想用些不值钱的水果就堵住我的嘴没那么容易。”

王青青说:“我知道想堵上你嘴没那么容易,说吧,你想吃啥?”

刘翠翠笑着说:“我想吃你的大胸部,你愿意让我吃吗。”

刘天祥听的一头雾水,不过这话刺激的,他口干舌燥的,为了不出丑,点上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王青青脸一红,瞟了刘天祥一眼,说:“天祥在这儿呢,你咋啥话都说,你就不脸红吗?”

刘翠翠说:“脸红?我有啥可脸红的,天祥又不是别人。”

王青青有点说不下去了,红著脸说:“你们叔嫂聊会,我去做饭去。”

刘翠翠说:“我去做,你来帮我。”

王青青说:“天祥你在炕上里坐一会儿,我和翠翠去做饭。”

刘天祥点头说:“你们去吧,不用管我。”

王青青跟刘翠翠一起去了厨房。刘天祥在坐了一会儿,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就向厨房走去,想去帮帮王青青和刘翠翠。

刘天祥走到厨房的门口,刚想走进去,忽然听到刘翠翠说:“青青?”

王青青说:“干啥?”

刘翠翠说:“那个赵铁亮不行,那你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咋办呀?你就不想男人吗?”

王青青笑着说:“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没出息,身边没了男人就跟丢了魂儿一样。”

刘翠翠走到王青青的身后,伸手在王青青浑圆丰满的挺翘肥嫩的大挺翘肥嫩的大屁股上摸了几下,拦腰抱住她说:“今晚,我给你泄泻吧,昨晚我干的你,舒服不?”

王青青抬手在她的挺翘肥嫩的大挺翘肥嫩的大屁股上打了一下,笑着说:“看你,骚劲儿又上来了,小心让天祥看见,你可是他嫂子,要干,吃完饭我去你家,别在我家干。”

刘翠翠说:“怕啥,他就喜欢女人干女人。”

王青青说:“好了,要不你进屋和刘天祥干去,别在这里痒痒我了。”

刘翠翠说:“你不也喜欢天祥吗,我和你做的时候,你不是叫我扮演他来这么,不总喊著,刘天祥粗壮的大家伙么。”

王青青小脸一红说:“翠翠,你可千万不能招惹天祥,他身边的女人太多了,到时候吃醋都吃不完,喜欢他,就喜欢在心里面吧,女人上了嫉妒心,也挺要命的。”

刘翠翠说:“哎呀,你就别贪了,咋滴,你还想嫁给他,干几次爽爽得了,在说天祥也不是个不负责的人。”

王青青抿嘴笑着说:“你咋这么不要脸,啥话你都说,你们是不是干过?”

刘翠翠说:“今个要不是你突然去了我家,我们就真干上了。”

王青青酸酸的说:“怪不得呢,那对不起了,是我坏了你们的好事。”

刘翠翠说:“哎呀,你别吃醋啊。”

王青青说:“你胡说什么,你信不信,我在这就给你干了。”

刘翠翠笑着说:“干就干,我倒想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两个人说着就动手在对方的胳肢窝搔起痒来,嘻嘻哈哈地扭成一团。

刘天祥看到这里转身又回了屋里,她没想到刘翠翠这段时间看录像,竟然也像赵小叶那样,对女人上了瘾,竟然主动勾引了王青青,怪不得,她今天要扮演王青青。

哎,自己喜欢的一个女人,又叫自己喜欢的另一个女人,提前下手了。

王青青和刘翠翠很快就把饭菜端了上来。刘天祥看着一桌子的菜说:“青青,我又不是外人,你做这么好菜干啥。”

王青青说:“这些菜买来好几天了,我不太爱吃,再放几天就该扔了。正好你来了,你爱吃什么就吃,最好都吃了。”

刘翠翠笑着说:“是啊,你最好连我们两个人也都吃了。”

王青青说:“翠翠,别逗天祥了,让他好好吃饭。”

刘翠翠说:“好,我不逗他了。”

三个吃完饭后,刘天祥就回家了,此时赵小花和陈无双还没有回来,王青青跟着刘翠翠去了她家。

刘天祥躺炕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一会儿想着在村里的赵小花,一会儿又想着王青青,一会又想着刘翠翠,身子翻来覆去的就跟烙饼一样。

王青青现在就在刘翠翠家里,去干了她?

在炕上躺了一段时间后,刘天祥起身推门出了房间,就准备翻墙过去。

可是刚一露头,就看见刘翠翠的院子里,两个白花花的身子…

……

第77章 想不想摸摸我的

刘天祥把头缩了回来,只见王青青和刘翠翠正光着身子背对着他在洗澡。

看着两个人雪白丰满的挺翘肥嫩的大屁股和光滑白嫩的嵴背,刘天祥的呼吸顿时开始加快。

刘翠翠慢慢地转过身子说:“青青,你每天晚上就一个人睡,半夜的时候难道就不想跟男人做那种事情吗?”

王青青说:“有啥好想的,男人和女人就那点儿事儿,我早就无所谓了。”

刘翠翠说:“那做梦的时候想不想?”

王青青说:“做梦的时候也不想。”

刘天祥看着刘翠翠那两个圆滚滚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忽然想起在她家时跟她抱在一起摸她的情景,下身的东西一下子就高高地抬起头来。

刘翠翠说:“你说的是真话吗?”

王青青说:“我跟你啥时候说过假话。”

刘翠翠伸手在王青青的大腿上摸了几下,说:“放着你这么好的身子,却没有男人来享用,真是可惜了。”

王青青转过身来,走到木桶旁去拿洗发水。她一边挤洗发水一边说:“这有啥可惜的,女人的身子还不都一样,有啥好不好的。”

刘翠翠把手放在王青青高耸饱满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捏了捏,笑着说:“女人的身子是差不多,可是在男人看来就有好有坏。女人的身子要真是都一样的话,那为啥那么男人都喜欢大胸部的女人。”

王青青在刘翠翠摸她的手上打了一下,抿嘴说:“你摸我的干啥,你自己又不是没有,要摸,摸你自己的。”

刘翠翠说:“青青,你也是不小了,你就没想过生个孩子吗。”

王青青叹了口气说:“咋不想,我天天想,可就是生不出来。赵铁亮有病根本生不了孩子,我也就死了这个心了。”

刘翠翠说:“赵铁亮不行,你可以找别人啊,天祥就行,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跟他去说说。”

王青青的脸色一变说:“青青,你不能跟天祥说这种事儿,他那么小,干什么啊,这孩子生出来他就是爹,这以后关系咋处啊。”

刘翠翠说:“啥关系,养汉子的关系,你好好想想,你现在要是不生的话,以后年纪大了还能生得出来吗,现在正好有天祥,你要是不抓住的话,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王青青想了想,说:“翠翠,这个事情你以后不要再说了,天祥已经有媳妇了,我不能那么做,那个叫无双的女人,挺漂亮的。”

刘翠翠说:“好吧,我以后不说了,你以后可别后悔啊。”

王青青说:“我不会后悔的。”

刘翠翠不死心,接着说:“天祥家里有几盘录像带,是那种录像带,可好看了,我们去看看呗。”

王青青说:“那种录像带?那种录像带是什么录像带?”

刘翠翠说:“那种录像带就是两个女人在一起做那种事情的录像带,那里边演得可花哨了,你看了就知道了。”

王青青摇摇头说:“我不想看那种录像带,看着恶心。”

刘翠翠说:“你恶心啥,我亲你的时候,你咋不恶心。”

王青青说:“一码是一码,乾和看是两回事。”

刘翠翠缓缓地躺了下去,让身子全都浸没在热水里,她闭上眼睛,一脸满足地说:“真舒服啊,要是在这里和天祥干一次,那就更舒服了。”

王青青笑着说:“没正经儿的,你咋这么烧啊。”

刘翠翠说:“把天祥喊来,叫他一起干咱们两吧?”

王青青怒道:“刘翠翠,你要是干,这辈子就别碰我了。”

刘翠翠急忙说:“好好好,今个我自己干你!”

两个女人的话,刺激的刘天祥血脉膨胀,只感觉身体里的血液滚烫滚烫的,他那管王青青愿意不愿意,就准备翻墙过去了。

这时,就听见赵小花喊:“天祥,我们回来了。”

刘天祥说:“哎呀,你两回来了。”

陈无双问:“你干啥呢?”

刘天祥怕刘翠翠他们听见,拉着陈无双和赵小花,就进了屋子。

赵小花说:“你吃过饭没有,我给去做饭。”

刘天祥说:“不用了,我吃过饭了。”

陈无双见柜子上放了一个大包袱,就好奇了起来。

刘天祥说:“下午,我和大嫂子,去了临村,给你买的。”

陈无双笑着说:“都给我买了啥好东西了?”

当着赵小花的面,给陈无双买的东西刘天祥有些说不出口,他说:“大嫂子给你买了啥东西,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陈无双把包袱打开,只见里面是花花绿绿的胸罩和一包包的卫生巾,她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她拿起包袱,低着头。

刘天祥看着陈无双害羞的样子,脸上也有些微微发烫。

赵小花笑着说:“有啥害羞的,自己爷们给买的。”

刘天祥说:“就是,不过那卫生巾是干啥的。”

赵小花说:“哎呀,你笨死了。”

陈无双愣了一下,说:“女人坏事的时候。?”

刘天祥有些尴尬地看了看赵小花,说:“哦,懂了。”

这天晚上,刘天祥刚躺下要睡觉,忽然传来一阵非常急促的敲门声。

刘天祥吓得一骨碌身从炕上爬起来,他拿起挂在镐把子胆战心惊地走出屋子。

走到大门口后,刘天祥把镐把子对准大门,大声地问:“谁啊?”

敲门的人说:“是我,天祥,快开门。”

刘天祥一听到是赵小树的声音,一颗悬著的心放了下来,他还以为是那个男人知道陈无双藏在他的家里找上门来了呢,原来是赵小花的弟弟。

刘天祥把镐把子放到一边,然后给赵小树开门。

门打开后,赵小树一脸焦急地快步走进来问:“我姐在屋里头没有?”

刘天祥说:“在呢。”

赵小树说:“我妈病了。”

刘天祥急忙问:“你妈病得咋样,严重不严重?”

赵小树说:“我已经找人把我妈送到乡里医院去了,我来就是通知我姐一声。”

这时赵小花听到敲门声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他正好听到刘天祥和赵小树的对话。

赵小花关切地问:“咱妈得的是什么病?”

赵小树说:“咱妈还是老。毛病,喘不上气来。”

赵小花说:“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我跟你一起去乡里看咱妈。”

赵小树说:“嗯,你快著一些。”

赵小花跑回屋里头换衣服,刘天祥也跟着进了屋,说:“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赵小花说:“还是我去吧,你留在家里照看着,家里不能没人。”

刘天祥有些不情愿地说:“小花,你就让我跟你去吧,再说这个家里也没啥东西好照看的,你妈病了,我咋也得去看一眼吧。”

赵小花看了一眼躺在被窝里的陈无双,说:“咱俩都走了,无双咋办?”

陈无双也被敲门声给吵醒了,她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呵欠说:“嫂子,让天祥跟你去吧,我一个人在家能行,你们就放心吧。”

刘天祥看了一眼赵小花,只见她板着脸,他知道赵小花不愿意让他去,他只好说:“好吧,我在家里照看着,你快去快回,替我给你妈问个好。”

赵小花不耐烦地说:“好了,我知道了。”

赵小花换完衣服后跟着赵小树一起出了家门。

刘天祥有些无奈地回到屋里,他躺在炕上心里有有些担心,这大晚上的,赵小花和赵小树,别遇到坏人。

就在刘天祥胡思乱想的时候,传来了陈无双的声音:“天祥,你睡了没有?”

刘天祥说:“还没睡,咋了。”

陈无双犹豫了一下,说:“天祥哥,我一个人睡有些害怕。”

刘天祥说:“无双,有我在呢,你不用怕。”

陈无双说:“天祥,要不你到我被窝里来睡吧。”

刘天祥钻进了陈无双的被窝。

陈无双忽然问:“天祥,临村那么富,要不我们也做生意吧?”

刘天祥说:“我们能做啥生意呢。”

陈无双说:“我看你在院子里晒的药材就不错。”

刘天祥说:“那药材,山里面很少,遇不到几颗的。”

陈无双说:“我们可以人工养殖啊。”

刘天祥听到这里一愣。

陈无双说:“天祥,就是叫乡亲们种,然后我们收,去卖。”

刘天祥说:“等这茬庄稼长完了,我们先弄出一亩地,试试。”

陈无双说:“嗯。”

陈无双又说:“你喜欢摸小花的胸部,还是喜欢摸我的胸部?”

刘天祥感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烫,他没想到陈无双能问出这种话来,刘天祥说:“无双,你越说越不像话了,你个姑娘家咋好意思问这种事情。”

陈无双“格”“格”笑了几声,说:“这有啥,男人摸自己女人的胸部天经地义,又不是耍流氓。”

刘天祥不想跟陈无双说这个话题,他打了个呵欠,说:“无双,时候不早了,快睡吧。”

陈无双说:“天祥,你还回答我的话呢。”

刘天祥说:“这种事情我咋好说出口啊。”

陈无双说:“小花嫂子的胸部摸起来舒服不?”

刘天祥没有说话。

陈无双看刘天祥不说话,笑着说:“她的那两个东西又圆又大的,摸起来跟刚出锅的白面馒头一样软和。”

刘天祥说:“这是你摸的感觉?”

陈无双说:“嗯。”

刘天祥的脑子马上就浮现出陈无双和赵小花的动人情景,他心突突地跳了起来。

陈无双说:“天祥,你想不想摸摸我的?我的虽然没有小花嫂子的大,可是摸起来的感觉跟摸她的是一样的。”

刘天祥说:“无双,别摸了吧,摸了也干不了,怪难受的。”

陈无双说:“天祥,试试吧,也许小花不在,你就不紧张了,那一晚,你不是在我面前都硬过吗。”

陈无双说完一翻身,把身子压在刘天祥的身上,盯着他的脸说:“天祥,你要是还我把当成你女人的话,你就硬起来要我了。”

刘天祥一脸为难地看着陈无双说:“无双,你别逼我了。”

陈无双双腿骑在刘天祥的身上,坐直了身子,咬著牙说:“我今天就逼你了,我想看看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

第78章 双双我受不了了

陈无双伸手去解自己衬衣上的纽扣,解开纽扣后将衬衣脱掉扔在了一边,然后又将里面的胸罩也脱了扔在了刘天祥的脸上,眼神逼视著刘天祥说:“天祥,你看看我的身子,我的身子是干净的,从来没有男人碰过,我愿意让你做我的第一个男人。”

刘天祥没想到陈无双年纪不大,对男女这种事情却这么看得开。刘天祥不是那种不解风情的,刚刚被刘翠翠和王青青憋坏了。

陈无双在自己的浑圆白嫩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上摸了几下,抿嘴说:“天祥,你好好看看我的身子。”

陈无双忽然把光熘熘的上身贴在刘天祥的身上,把脑袋贴在刘天祥的胸膛上,一边用脸隔着衣服摩挲刘天祥的胸膛一边说:“求你,起来吧,干我。”

刘天祥说:“无双,别弄了,怪难受的。”

陈无双把自己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凑到刘天祥的眼前,说:“你摸啊。”

刘天祥把眼睛闭得死死的,说:“无双,你别为难我了。”

陈无双说:“好,你不摸我,那我可就要就摸你了。”

陈无双敢说敢做,伸手在刘天祥的身上抚摸起来,刘天祥被她摸得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陈无双笑着说:“天祥,我摸得咋样,有没有小花嫂子摸得舒服。”

刘天祥拦住她的手说:“无双,你要是再摸下去,我怕我会管不住我自己,到时候会害了你。”

陈无双说:“那你就害我吧,你想怎么害就怎么害,我不怪你。”

刘天祥咽了几口唾沫,一脸无奈地说:“无双,让我说你啥好……”

陈无双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说:“你啥都不要说,只要做就行了。”

刘天祥虽然很想把陈无双压在身下痛痛快快地发泄一下,可是一想到赵小花他就忍住了,他总觉得自己不能做对不起赵小花的事情,即便要干陈无双,也得赵小花回来当她面干。

就在刘天祥的心里在激烈地斗争的时候,陈无双突然把手伸进了他的裤裆,刘天祥的心里一惊,说:“无双,你这是干啥。”

陈无双说:“我想看看你究竟是不是个正常的男人,要是别的男人这个时候早就扛不住了。”

刘天祥面红耳赤地说:“无双,快把手拿走……”

刘天祥的话还没有说完,陈无双的手已经碰到他下身的那个东西了,陈无双轻轻地拨弄了几下,刘天祥的东西一下子就昂然挺立起来。

陈无双虽然胆大,可毕竟是个姑娘,当她感受到刘天祥的东西已经有反应了,闭着眼睛红著脸说:“天祥,你要是忍不住的话,就不要忍着了,你想把我怎么样都行,我受得住的。”

刘天祥的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陈无双已经把他心里的火给点着了,他的理智在一点点地消失。

陈无双轻哼了几声,说:“天祥,我身上热,你热不热?”

刘天祥说:“我也热,身上就跟火烤一样。”

陈无双说:“那我帮你把衣服脱了吧,衣服脱了,你就不热了。”

陈无双帮着刘天祥把外衣脱了,刘天祥这时睁开了眼睛,看着陈无双的一对微微颤抖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一颗心开始狂跳起来。

陈无双也发现了刘天祥的眼神有些异样,她在刘天祥的赤衤果的胸膛上摸了几下,笑着说:“天祥,你还看啥,这个时候难道还要我教你不成。”

刘天祥眼睛直直地盯着陈无双的胸脯,勐地一把握住了陈无双雪白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胸膛剧烈起伏地说:“无双,我受不了了。”

陈无双的身子一颤,呻莺了几声,说:“天祥,你轻一些摸,你温柔些。”

刘天祥这个时候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一双手粗鲁地在陈无双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上揉捏起来,陈无双被他弄得身子一抖一抖的,有时还发出有些痛苦的叫声。

刘天祥的手慢慢地从陈无双的胸脯滑向了她的肚子,接着是肚脐眼,最后向陈无双的腰间摸去。

陈无双被刘天祥摸得身子一弓一弓的,双腿就像两条蛇一样绞缠在了一起,嘴里不时地发出一种让听了骨头都能酥了的叫声。

可是,当刘天祥刚刚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脑袋里突然想起来赵小花。

他说:“无双,别干了,等小花回来,一起干吧。”

陈无双很生气,狠狠地掐了一下刘天祥,去外地洗澡去了。

陈无双将毛巾放在澡盆里头用热水浸湿了,然后将毛巾拿出来将里面的水拧干了,在肩膀上轻轻地擦了起来。

刘天祥趴炕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陈无双洗澡。

陈无双手里的毛巾从肩头擦到胸脯,又从胸脯擦到肚子,那两个雪白浑圆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随着她的动作而微微颤抖著,如此香艳的情景看得刘天祥血脉贲张,肚脐眼下方憋胀得就跟快要爆炸了一样难受。

这时陈无双慢慢地从澡盆里站了起来,她的整个身子都呈现在了刘天祥的眼前,修长的双腿,纤细的柳腰,还有那毛茸茸的神秘地带都让刘天祥一览无余,刘天祥狠狠咽了几口唾沫,下身的硬挺的东西都顶到了墙上。

陈无双知道刘天祥在看,她又将身子转过来,背对着刘天祥,把光滑白皙的嵴背和丰满圆润挺翘肥嫩的大屁股留给了刘天祥的目光,看着陈无双洁白如玉的身体,刘天祥的下身本能地动了几下,他真想马上就冲进去抱着陈无双的身子好好地享受一番,可是随即他又清醒过来,他知道,这妮子有意在勾引自己。

第二天,刘天祥看到一个男的鬼鬼祟祟的进了村。

刘天祥有些好奇地跟了上去,想看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男人到了大爷到了家的门口,他先是向四处张望了几眼,在确定附近没有人之后,他忽然一纵身从低矮的土墙跳了进去。

刘天祥在远处看得很清楚,他马上明白过来,这个男人是冲着刘天珠和刘天娇来的。

刘天珠和刘天娇的声名全乡人都知道,背地里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在她们姊妹俩的坏主意,这个男人像做贼似地跳进了刘天珠和刘天娇的家,他肯定没安什么好心。刘天祥想到这里急忙向大爷家跑去。

这时,这个男人已经摸进了屋子,屋子里只有刘天娇在家。

刘天娇正坐在炕上照着镜子梳头,她一看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鬼鬼祟祟地走进来,而且这个人把帽檐压得很低,只能看到下半边的脸,吓得她手里的镜子和木梳都掉在了炕上,尖叫了一声:“你是谁?你跑到我家里来干什么?你马上给我出去。”

这个男人“嘿”“嘿”怪笑了几声,说:“好看,真好看,比画上的七仙女还好看,你爹把你输给我了。”

刘天娇一看这个男人不怀好意,急忙要下炕往屋外跑,可是没等她下炕,这个男人已经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刘天娇的脸色大变,颤声说:“你想干什么,你快放开我。”

这个男人把刘天娇的身子往他的怀里一带,就把刘天娇瘦条的身子抱在了怀里,刘天娇的双腿乱蹬,双手用力地挣扎著,失声大叫:“来人啊,救命啊。”

男人一看刘天娇放声叫了起来,有些慌了,刘天娇家的左邻右舍离得都很近,要是让邻居们听到了,那他偷鸡不成还得蚀把米。

男人用一只手抱着刘天娇的腰,另一只手堵在了刘天娇的嘴上,刘天娇只是叫了一声就叫不出来了。

男人恶声说:“臭娘们你给我老实点儿,你要是再敢叫一声,我就弄死你。”

男人说完把刘天娇抱到了炕上,把堵着她嘴的手拿下来去解她上衣的衣扣。

刘天娇一看男人要脱的她的衣服,反抗的更厉害了,一双手向男人的脸上抓去,一边抓还一边大叫:“来人啊,抓流氓啊。”

“骂了隔壁的,我让你叫。”

男人“啪”的一声抽了刘天娇一个非常响亮的耳光,刘天娇被男人这一耳光打得顿时失去了意识,两个胳膊也不听使唤地瘫软了下来。

男人见状,勐地一把撕开刘天娇的衣襟,刘天娇里面穿的外衣便露了出来,两个丰满浑圆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被外衣紧紧地包裹着露出清晰的轮廓,男人看着刘天娇的胸脯用舌头舔了舔嘴唇,双手隔着外衣摸了起来。

男人摸了几下还嫌不过瘾,干脆把刘天娇的外衣连同衬衣向上一撩,刘天娇的两个雪白高耸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就跳了出来。

男人看着刘天娇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咽了几口唾沫,然后就把脸贴了上去。

这时,刘天祥已经走进了屋里,他一看男人的脸正压在刘天娇的胸脯上蹭来蹭去的,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刘天祥一个箭步冲到男人的面前,抓起他的衣领对着他的左半边脸就是狠狠的一拳。男人正在兴头上,哪想到会有人闯了进来,一点儿防备都没有,被刘天祥这一拳打得惨叫一声,身子歪倒在了一边,刘天祥还嫌不解气,抬起脚对着男人的裆部一阵勐踢,踢得男人捂著裆部的那个东西直学狗叫…

……

第79章 治病先脱衣服

刘天祥踢了一会儿觉得有些累了,就停下来走到刘天娇的身前,把她的外衣拉下来,然后又把她的外衣给穿好。

刘天娇这时也慢慢地恢复了意识,她揉了揉眼睛一看救自己的人是刘天祥,立刻扑到刘天祥的怀里,惊魂未定地说:“天祥,有流氓闯进来了,我差点儿就被他祸害了。”

刘天祥安慰她说:“有我在,你不用害怕。”

这时,男人强忍着剧痛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想要往屋外跑,刘天娇一看男人要跑,指著男人大声说:“天祥,流氓要跑。”

刘天祥连忙拦在男人的身前。

刘天祥仔细地打量了这个男人几眼,有些惊讶地说:“你是狗剩子?”

这个闯进刘天娇家里想要糟蹋她的男人正是临村的狗剩子,刘天祥跟狗剩子见过几回面,也说过话,两个人虽然不太熟,但是也算是老相识了。

狗剩子也认出了刘天祥,他痛得咧著嘴说:“刘天祥,你今天坏了老子的好事儿,你给我等著,老子早晚有一天找你算账,快把路给老子让开。”

刘天祥寒著脸说:“狗剩子,你今天走不了了,大白天的,你竟然敢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来,我要把送到的乡里的派出所去,让你蹲监狱。”

狗剩子说:“你可以把我送到乡里,也可以送我去蹲监狱,我狗剩子反正不是什么好鸟,我无所谓,可是你有没有替她想过,她还是没有嫁人的姑娘,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的话,她还咋嫁人,咋有脸在村里再呆下去。”

狗剩子说完看了刘天娇一眼,刘天娇的脸色一变,狗剩子的话说到了她的心坎儿上,这种事情不是什么值得张扬的好事儿,尤其是在农村就更忌讳这种事情了,要是传扬了出去,刘天娇就成了破鞋了,村里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把她给淹死。

刘天娇看着刘天祥说:“天祥,还是让他走吧,这件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刘天祥有些不甘心地说:“他差点就把你给祸害了,你这么就让他走了,这也太便宜他了。”

刘天娇说:“我们就是把他送进监狱里了,我的名声也完了,以后你咋让我在村里住下去。”

刘天祥想了想,有些无奈地说:“好吧,听你的,让他走。”

狗剩子有些得意地说:“那我可走了,可惜了这么一个水嫩俊俏的姑娘没吃到嘴里,真是可惜了。”

刘天祥忽然说:“等一等。”

狗剩子愣了一下,有些心虚地说:“咋,你反悔了?”

刘天祥说:“狗剩子,我知道在没人敢惹你,可我刘天祥不怕你,今天的事情你给我烂在肚子里,不准对任何一个人说起,如果这件事情传了出去,我不会放过你的。”

狗剩子恶狠狠地瞪了刘天祥一眼,冷笑着说:“刘天祥算你狠,这件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不过你也给我记住,我不会让你白打我一顿的。还有,她爹输了我五千元钱,过两天,我就把刘天娇接我家里去。”

刘天祥冷哼一声,掏出五千元钱,扔给他说:“你没那个福气,我替我大爷把钱还了。”

狗剩子说:“好,你小子有种,咱们走着瞧。”

狗剩子说完一转身走了。

刘天祥把刘天娇带回了自己的家,叫陈无双陪着她,两个女人在家,他呆着也没意思,这好几天没见到大娘了,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也该和大娘说道说道。

来到村部,见大娘办公室里有人,他没进去,就去了自己的小诊所。

刘天祥在病炕上躺下,心里烦乱不堪难以平静下来,刘天娇的身影就徘徊在他脑海里,今天五千元钱都花了,怎么和大娘说呢?

想到大娘刘天祥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时间心里有些不舒服。

不管了,钱不能白花,反正大爷都说了,三个女人五千不是吗?

正在这时陈瑶偷偷摸摸的熘了进来。

她穿着宽松的上衣,下身是一条半身裙,看上去有些慵懒,她长相没刘翠翠她们好看,但胸挺臀肥,又是正魅力四射之时,看上去很有韵味。

刘天祥的心脏跳了一下,好久没和大娘干了,昨晚在被无双给憋坏了,这会见到陈瑶竟是兴奋感觉起来。

“大娘!你怎么来了?”刘天祥心里一热便站了起来。

陈瑶白了刘天祥一眼。

“我说你,当了妇女主任兼村里医生,你来村部几次!”

“哎呀,我不是来了吗,来叫我吃吃你的大胸部。”

陈瑶一笑,道:“想吃吗?”

刘天祥却是连话都来不及说,身下早就昂扬了起来,身体发热,却是径直的将陈瑶弄到了炕上。

“大娘,这几天可憋死我了!”

陈瑶双眼如水一般,主动岔开了双腿。

“大娘,你今天是不是刻意穿的裙子,好方便我!”

“臭小子,就你聪明,大娘可是爱死你了!”陈瑶也不羞涩,咯咯直笑。

刘天祥飞速的褪下裤子,然后将陈瑶把陈瑶的裙子掀了起来,拽陈瑶的三角裤,双手抓住陈瑶的大胸部。

“大娘,今个叫我好好干干你!”

架起陈瑶的双腿,直捣黄龙。

陈瑶顿时一声娇呼。

“臭小子,你轻著点,给你弄的生疼!”

刘天祥此时只埋头苦练,哪儿还有心思理会陈瑶说话,无意间却是想到了刘天娇,他顿时更是节奏加快。

整整一个小时,陈瑶终于完全无力了下来,彻底满足。而刘天祥也是热汗淋漓的抽出自己的家伙,去里面清洗了一下,心里火热这才褪去。

陈瑶慵懒的穿上小内裤,然后将裙子放了下来,眉眼有些水意的看着刘天祥道:“村长回来了,我得走了,不然被人发现了不好!”

刘天祥说:“和你说个事。”

“啥事?”

“我大爷,把你和你的两个姑娘买给我了,我替他还了五千元的赌债。”

“呵呵,好啊,那你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我家干我了。”陈瑶有些生气。

“以后对你两姑娘好一点。”

“知道了,你也小心点村长。”说完,陈瑶就走了。

“妈的,村长这家伙回来了,看来清闲的日子没有了,想什么办法能把他搬到呢!”刘天祥躺在病炕上自言自语说道。

这时候,王青青突然走了进来。

刘天祥说:“哎呀,你咋来了。”

王青青脸一红说:“找你看看病。”

“啥病?”

“生不了孩子,你能治不?”

“能,你把裤子脱了。”

“不脱行不行?”王青青小脸粉红,甭提多好看了。

“这是肯定不行的。你见过大医院的大夫检查身体,有不脱衣服的吗?”

“可是大医院,俺也没去过……”

刘天祥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告诉你青青,在大城市里,只要是医院,检查身体都需要脱掉衣服的。再说了,你这是不孕不育,我得仔细检查确定一下病根到底在哪儿,否则的话,就算是神医,也治不好你的病的!”

王青青昨晚被刘翠翠说动了,今天主动来找刘天祥借种来了,其实她就是在刘翠翠面前抹不开面子,心里却是一直想着刘天祥。

乡里人最是看重香火,但凡家里娶了媳妇几年不生养的,那非得让那群每天蹲墙角嗑瓜子倒是非的婆娘们,把嵴梁骨子戳穿!

看着刘天祥一副专业的医生模样,再想想刘翠翠说的话,王青青心下一横,一咬牙,缓缓地解开了自己上衣的扣子。

真别说,这少妇就是少妇,那两团柔嫩的大胸部,就是大!而且,弹性十足!这刚一解开扣子,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忽闪忽闪的在刘天祥眼前晃来晃去!让刘天祥心头一阵荡漾,险些就控制不住的往上冲了。

但好歹,他也是医生不是!所以,强忍着心头冲动的火焰,刘天祥依旧是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不说动,也不说不动,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王青青,一点一点的把衣服往掉脱。

看着刘天祥的样子,王青青的脸腾一下就红了,

纠结著,缓缓的解开了腰间的皮带。一点一点的,将那宽松的长裤退下,只露出一条浅红色的,薄纱内裤。

“哎呀,青青,你的内裤挺好看的。”这内裤,隐隐约约能看见王青青的芳草,使得刘天祥的身体顿时有了原始的反应。

“青青,我开始检查了啊!”带着激动与兴奋,刘天祥迅速的将手伸向了王青青那对硕大的柔嫩的大胸部,肆无忌惮的揉捏著。

“嗯,哼,流氓医生!”

虽然赵铁亮的家伙不好用,但王青青毕竟不是大姑娘,男女之事还是了解的。感受着刘天祥那让她全身颤抖发热的揉捏,王青青忍不住娇吟著。

她那片已经干渴了很久的豁豁,竟然在这揉捏中流出了清泉,瞬间变得泥泞不堪了。

“流氓医生才能叫你怀孕。”一边肆意的揉捏著,刘天祥一本正经地胡诌道。

随着刘天祥的揉捏,那种像过电一般的舒爽瞬间传遍了王青青的全身,使得她全身发软无力,连眼神都有些迷离了。都说久旱逢甘霖,她那干渴了太久的豁豁,已泥泞不堪,奇痒难忍了。

感受着那股身体里传来的原始的欢愉和渴望,她索性不再去捂著那薄纱内裤,紧闭着双眼,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看着王青青不在去捂著内裤,刘天祥顿时兴致更旺,一边揉着那对柔嫩的大胸部一边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还需要检查一下你的豁豁,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这显然是一个借口而已,王青青也十分的清楚,只是这会儿内心和身体的极度渴望,让她根本不愿去思考这些东西,只是遵从著身体最原始的感觉,缓缓地褪下了那到薄纱,缓缓地张开了双腿……

……

第80章 今个我给你泄火

“检查出……啥问题……了么?”王青青浑身忍不住的哆嗦著,显然已经难以控制了。不过女人毕竟是女人,这种羞涩的事情,总得找个借口。

“嗯……有些问题。不过还需要更细致的检查才行。”一边如痴如醉的欣赏著这平生第一次见到的美妙风景。

王青青再也忍不住了,双手紧捂著脸颊,小声说道:“想要……就来吧。”

撩拨终于见效,刘天祥当即兴奋难当,猴急的就扑了上去,双手使劲的揉捏著那团柔软。而王青青也是急促的喘息著,双手焦急的伸向刘天祥的皮带,快速的将其解开。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让刘天祥心中直骂娘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刘主任在吗?”

“刘主任,村长找你有事呢?”

听着那声音就在不到百米外,王青青心中勐地一惊,连忙推开刘天祥,穿上衣服,红著脸就跑了出去。

到嘴边的肉没吃上,这让刘天祥心中极度的郁闷。

此时,那个破坏刘天祥好事儿的罪魁祸首也终于出现了。只见一个年轻的村妇嬉笑着说着,便是蹲在了刘天祥的身边。

“三丫婶子,找我啥事儿?”刘天祥说道。

“婶儿?骂了隔壁的!老娘才二十八,大不了你多少!”看着刘天祥那贪婪的目光在自己胸口肆无忌惮的游走着,王三丫似是早已习惯,白了刘天祥一眼说道。

“你那对大胸部上让我摸摸,我就不叫你婶子了,你看咋样?”刘天祥调侃地说道。

“骂了隔壁的!当心老娘用这对大胸部上夹死你!”王三丫嬉笑着说道。

“那你来吧,我顺便尝尝味道看好不好!”

“好啊,让姐来给你喂点奶!”说着王三丫挺著自己的大胸部,就往前走。

看着这女人那如狼似虎的表情,刘天祥可不想和她有点啥事儿,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转移话题说道:“赶紧说正事儿,村长找我有啥事儿?”

这王三丫,就是瓜棚里那个王三丫,村长回来之后,就去了他家,可是两个人刚刚亲热上,村长就头疼了,就叫王三丫来给他抓点药。

“村长头疼,叫你给他开点药。”

夕阳的余晖从天际倾洒下来,柔柔的照着田地里的麦穗,荡漾著金色的麦浪,景色如画。

傍晚的天上飞著红色的蜻蜓,有的落在浅草尖上,有的从水面飞掠。村里的小河倒映着金色的波粼,安静的流淌著。

刘天祥配好了药,正往村子家走的时候,突然瞧见河岸边草丛里一个靓丽的身影。

姚寡妇低着头在河边搓洗着衣服,双手按着衣物,不停的在石板上搓著。

她那一对柔嫩的大胸部随着她的动作一颤一颤的,丰腴挺翘肥嫩的大屁股蛋子罩着黑色内内,隐约可见一条宽宽的沟沟若隐若现。

山美,水美,人更美!

刘天祥昨天差一点,就和她成了好事,一想起他那柔嫩的大胸部,还有那肥嫩的豁豁。

刘天祥捡起一块石子,照着姚寡妇挺翘肥嫩的大屁股,就扔了过去。

“哎呀,骂了隔壁的谁这么贱。”姚寡妇气急败坏的站起来,寻找袭击者。

“吵吵啥,是我。”刘天祥一边向她走去,一边嘿嘿直笑。

“你个死东西,你皮紧了是不是?”姚寡妇丢掉衣服,向刘天祥扑了过去。

“哎呀呀,你这虎娘们真勐?”刘天祥一边躲,一边伸手去摸她的大胸部。

“骂了隔壁的,在这你也调戏我?”姚寡妇拽住了刘天祥的耳朵,满脸怒色。

“哎呀呀,在哪不是摸啊,昨天我还没摸够呢。”盯着姚寡妇的的大胸部。刘天祥两眼放光,口水哧熘哧熘的吸著。

“是么?”姚寡妇的手松了下来,昨日刘天祥走后,她心里一直想着他呢。

“可不是么。”

“那咱们两去我家里吧。”

“哎呀,不行,我得去趟村长家,等有时间在去。”

“恩,我知道了。”姚寡妇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自己在他面前,咋比他还急了呢,不过心里却失落了起来。

“唉,别动!大虫子!”刘天祥惊叫着指著姚寡妇挺翘肥嫩的大屁股。

“有就有,打死了就得了。”姚寡妇大咧咧的说着,就要挥手拍。

“是蜇人的蝲蝲蛄啊!别动,我给你抓下来!”

姚寡妇也害怕了,自己这看不到后面,那东西确实蜇人,这要是自己的屁股被蜇了,那不得痒痒死。

刘天祥的手从下面慢慢抚摸上去。

“嗯,哼!”姚寡妇被他摸的麻麻痒痒的,忍不住娇吟。

“骂了隔壁的,我女人的屁股也是你吃的吗!”刘天祥用力的一拍,狠狠的握了一下。

“哎呀。”姚寡妇身体哆嗦了一下,挺翘肥嫩的大屁股上火辣辣的,灼热的温度从被拍打的位置传来,还有一丝酥麻。

“骂了隔壁的,摸完了你不管我!”姚寡妇气的银牙紧咬,看着刘天祥大笑离去,在原地恨恨的跺了跺脚。

村长家门口,正好看到头缠绷带的村长出来。

“哎呀,村长出院啦!”刘天祥喊了一嗓子。

“这不是新上任的妇女主任么。”赵铁柱笑着问道。

“这不是给您老人家送药来了么。”

“你婶婶在家,我去村部一趟。”赵铁柱说完,就往村部走。

刘天祥不慌不忙的走进了村长家。

孙大花此时正在炕上平躺着,不停的咳嗽,脸色苍白。听得屋里有动静,坐起来。

“你怎么了?”刘天祥看着孙大花样子,急忙问道。

孙大花皮肤白皙,光滑,身段妖娆,碎花裙贴著丰满的大腿一路蜿蜒向上,束缚著饱满的胸脯,樱桃嘴微微张合,精致的脸上红晕点点,柳叶眉慢慢张开,漂亮的大眼睛不经意的眨动都会带起一抹诱人风情。

“天祥啊,你怎么来了?”孙大花见是天祥,心中一暖。

刘天祥把药放在桌子上,坐在了孙大花边上。

“我给你家村长送药来了,这几天想我没?”刘天祥嘻嘻笑着,近距离的看着孙大花。

“你个没良心的,干到一半就跑了,都没来找我,都把我憋出病了。”孙大花低头咳嗽了一声,胸口低垂,露出半碗形的柔波来。

刘天祥眼睛咕噜噜一转,一把拉住了孙大花的手。

“哎呀,你咋病成这样了?”

“我也不知道。”

“我给你看看。”刘天祥摸著孙大花的小手,感觉细腻滑嫩的很舒服。

“别摸了,我难受呢。”孙大花眼睛一瞪,就要抽出手来。

“婶婶啊,我是医生,不摸咋能瞧出你是啥病呢?”刘天祥抓的更紧了,摇头晃脑的说道。

“啥病!被你憋出来的病。”孙大花媚眼一瞪,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可要给你治下了。”

“你怎么治!”

“婶婶你躺下。”

孙大花听到他的话,平躺在炕上,高耸的胸脯随着呼吸起伏著,煞是好看。

刘天祥摸了摸她娇嫩的小手,伸手到孙大花胸前,解下了一颗扣子。

“天祥,你干什么?”孙大花惊叫一声,一下子按住了刘天祥的手。

“干什么,干你呗?”

“我家那死东西回来了。”

“他去村部了。”

孙大花一听,轻轻的闭上眼睛,压抑著咳嗽两声,不再说话。

刘天祥见状是喜出望外,大胆的把扣子都解开,伸进去捏了捏。

孙大花的雪白的大胸部在他手里变幻著成了不同的形状,刘天祥今个不知怎么,知道孙大花生病,心里升起了一丝爱怜。

忽然刘天祥皱了一下眉头,孙大花胸部上的胸衣真是恼人,老是卡著自己的手。

“婶婶,你脱掉行不?”

“嗯,哼。”孙大花呼吸急促,脸上红晕,心里无限的期待,上一次两个人干到一半,被王青青坏了好事,这段时间一直没有相见,十分的想念。

“天祥,你这几天想我没。”

“大花婶,你知道不?我晚上睡不着觉,满脑子都是你白花花的大屁股,还有那肥嫩的豁豁!”

孙大花被他说的面红耳赤,身子里麻麻痒痒的,说不出的难受。

她伸到后面,解下胸衣扣子,又在刘天祥的指示下,躺好。

这下子舒坦了,刘天祥心花怒放,这孙大花可以算上是她的良师益友了,自己见到第一个女人的豁豁就是她的,自己的口技就是字她身上练出来的!

“天祥,天祥,嗯,你摸的我好舒服?”孙大花口里轻唤道。实在没办法不出声了,刘天祥两只手就揉搓著胸部,揉的自己火热腾腾的,豁豁已经开始滚烫了。

“很大,很软,很有弹性,很舒服。”刘天祥赞叹著。

“啊?你说啥?”孙大花媚眼,看着刘天祥。

“婶婶,我喜欢死你娇媚的样子了!”刘天祥低下头,含住了两个坚韧的葡萄,伸出舌头舔著,牙齿反复拨弄著,手上还不忘了加一把劲儿,卖力的揉着。

“嗯,哼!”孙大花不停的吟唱着。

“大花婶,你这病还真是憋出来的,今个就叫我给你泻火吧。”刘天祥感觉粗壮的家伙涨的厉害,有一种拔枪欲射的迫切感。按住孙大花的手,解开了裤腰带。

“啊,天祥,我的好宝贝,好好的爱我!”

“大点声喊!”刘天祥扯下自己裤子,搭在腿边,把孙大花的连衣裙往上一撩。

“啊!”孙大花大声的叫着。

刘天祥扯下来孙大花的裤头,扑上去亲住了孙大花的小嘴。

“嘤咛!”孙大花没想到这小子力气这么大,自己的身子被死死的压住,上面的人一边亲,一边摸,不一会儿她的手就松软了,无力的垂下来,任由刘天祥的肆意侵犯…

……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