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的房门没关紧 (31-37) 作者:老汉推小车

.

【嫂子的房门没关紧】

作者:老汉推小车

第31章 我就想抱抱你(1/3)

刘翠翠的话,叫刘天祥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事自己怎么可能给她宣扬出去,自己怎么可能告诉马翠华。

她是喜欢自己看她的身子呢,还是不喜欢呢?刚才要是在苞米地里给她按到了,她会挣扎,会喊吗?

蹲在地上,拔了两根草,满脑子里,都是刘翠翠的白花花的身子,刘翠翠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

干不到刘翠翠,真是难受。

刘天祥就是这样的人,只要他看上的,就要想着法的弄到手,不弄到手,会把他憋死。

回到家中,和马翠华吃过了饭。

一边抽烟,一边叹气,这一幕恰好落到了马翠华的眼里。

晚上睡觉的时候,马翠华问,“天祥,你怎么了?看着没精打采的。”

“啊!!”刘天祥没想到被她看出来了,惊讶过后,赶紧说道,“没啥的,就是想我妈了。”

“这样啊,有时间就去城里看看他们二老,我也想婶婶了呢。”

“嗯。”

马翠华何等聪明,一猜就知道,他肯定是又琢磨著看刘翠翠的身子呢。

侧着身子,马翠华用舌头舔了舔刘天祥的胸口,刘天祥一阵酥麻,抬头看着马翠华。

“老公,舒服不?”

“舒服,刘天福教你的?”

“别提他行不?”

马翠华说完,挪了挪身子,再次靠近了一点,舌头不断地舔著刘天祥,那双手来回的摸著,不一会的功夫顺着刘天祥的大裤衩伸了进去。

马翠华的技术,那是不可挑剔的,不一会,刘天祥那宝贝,就挺起来了。

只是让刘天祥郁闷的是,马翠华的豁豁不能干,昨天下午,都给她的豁豁干肿了,他小时候,跟瞎子三爷,学了不少医术,虽然没行过医,他也知道,女人怀孕,干多了,容易流产,更何况,他的宝贝那么长。

马翠华虽然不是自真正的老婆,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自己是男人,总要对她负点责吧。

“宝贝,吃吃就行了。”刘天祥出言提醒道。

马翠华装作没听见,右手抓着刘天祥的粗壮的大家伙来回的抚摸,嘴巴在大腿两边不断地舔著,偶尔还能咬到一两根毛毛。

刘天祥再也受不了,一把抱住了马翠华的头,使劲的朝着自己的粗壮的大家伙上面搬。

“哎。”刘天祥再次叹了一口气,脑袋里又想起刘天福干刘翠翠的时候的情景,那刘翠翠翻身在上,扭动着大屁股,两个雪白雪白的大胸部随着身子摇摆,别提多骚了。

马翠华也骚,但是她的豁豁不能天天干啊。

想着想着,那宝贝,就突然软了,任凭马翠华怎么吐纳,也硬不起来了。

“你休息吧,身子要紧。”抚摸了一下马翠华的秀发,刘天祥就把她的头抬起来了。

“嗯。”马翠华像个乖巧的小媳妇,倒是很听话。

穿好衣服,下了炕,走出屋子,刘天祥蹑手蹑脚的朝着刘翠翠的窗户走去,这一次做的更加隐蔽了。

在窗户下面待了半个多小时,刘天祥等的有些着急了,毕竟这么长时间,之前的那股子欲望早就卸去了,加上天气热,周围有蚊子,刘天祥心里打了退堂鼓。

不行,一定要看看刘翠翠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听听她的浪叫声。心里这么一想,刘天祥又停了下来。

又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屋里仍旧没有刘翠翠的浪叫声,刘天祥摇了摇头,知道刘翠翠这是防著自己了,不但不摸了,连浪叫声都不发出了。

刘天祥觉得没意思,就走了。

刘翠翠躺在炕上,脑袋里也摆脱不掉刘天祥的身影,他会不会在窗户底下趴着呢?

刘翠翠脸色一变,突然坐了起来,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非得和刘天祥干一伙才舒服吗?

刘翠翠搞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刘翠翠跪着走,轻轻地朝着窗户走去,到了窗户边,听了好大一会都没动静,想必刘天祥不在外面。

打开窗户一看,果真没人,刘翠翠心里骂道,这个胆小鬼。

关上窗户,刘翠翠郁闷的躺在了炕上,胡乱的摸了,太没劲了,可是两腿间太痒了,最后两根手指头一并拢,慢慢地插了进去。

刘天祥不是个神仙,只因前后时间差了一个小时,他哪里能想到刘翠翠竟然也会到窗户下面偷看?而且还期待自己能出现?

回到了里屋,刘天祥躺下了,不过心里万般不甘心,抱着的女人不能搞。

能搞的女人不叫搞,这二大爷家,还真不好呆。

刘翠翠到底希望,还是不希望,自己搞她呢?刘天祥有点猜不出来。

这女人要是难受了,还真没治,总是想着法的干点活,这不,躺着睡不着,自己摸起来还不舒服,摸了两下,刘翠翠就去院子里的水井处,挑水去了。

那用水桶打水的声音,哗哗的响,刘天祥听见后,直接就从炕上,蹦起来,穿上鞋,就出去了。

刘天祥借着月光,望着刘翠翠的背影,这天气火热,她还干力气活,身上的汗水不断地朝下滴著,夏天本来穿衣服就少,这下可好,对着刘天祥的大屁股,若隐若现,别提多勾人心魄了。

看着刘翠翠的大屁股,刘天祥真想冲上去,从后面抱着,双手托着她的大胸部,对着屁股顶进去。

刘翠翠的身子随着自己的冲击,来回的抖动着,那大胸部一甩一甩的,刘天祥整个下半身不断撞击著刘翠翠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响,格外冲击人的灵魂。

刘翠翠昂着头,嘴中不断地叫着,“天祥,你太棒了,使劲干,干死嫂嫂吧。”

一想到这销魂的一幕,刘天祥口水差点没流下来。

刘天祥狠狠地咽了咽口水,压住心中的欲望,超前走了一步小声喊道,“嫂子。”

刘翠翠一惊,她没想到刘天祥这时候竟然过来了?这个刘天祥想要干嘛?难道是来干自己的吗?

平时色胆挺小的,怎么现在昏了头呢?刘翠翠一想到这里,面红耳赤的同时,心脏扑扑跳动,要是被马翠华发现可就惨了。

“嫂子。”刘天祥见到刘翠翠没动静,再次喊了一声。

“天祥啊,喊我有事吗?”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波动,刘翠翠放下了水桶。

“我帮你挑水。”

“嗯,那谢谢你了。”

“嫂子,别客气了,这天太热,还是我来吧。”刘天祥说完,伸手去拿刘翠翠手中的扁担。

刘翠翠躲闪不及,手被刘天祥抓了一个正著。

刘翠翠心里又惊又喜,惊的是被马翠华看到就不好了,喜的是被刘天祥摸了一把,那种久违的心跳感觉似乎又回来了。

“天祥,你……”

看着刘翠翠满脸通红,刘天祥也是颇有些尴尬,慌忙挑起扁担,就往刘翠翠屋里送。

刘天祥一把子力气,没几下,就把刘翠翠家的水缸给挑满了。

胡思乱想了一天,刘翠翠也饿了,此时正在做饭,腰上系着围裙,此刻正在切菜,认真的样子,完全就是一贤妻良母型。

站在外地儿门口,刘天祥看的有些痴了。

“嫂子,水挑好了。”

“哦,水桶就放水缸边吧。”

“好。”刘天祥应了一声,将水桶放在了水缸边。

她继续切菜,刘天祥看到刘翠翠没啥情调,他又不想走,只好没话找话到,“嫂子做什么吃的呢?”

“土豆丝,焖豆角。”刘翠翠随口道。

“嫂子真是个好媳妇,我堂哥是有福气了。”刘天祥说完就想抽自己一巴掌,没事提他干嘛?

刘翠翠笑笑不说话。

刘天祥大感没趣,眼睛一撇,看到了刘翠翠胸口的白褂子上面纽扣没扣,若隐若现的白皙脖颈,迷人的沟壑,再往下面就是雪白雪白的大胸部,看不到,不过那团肉将白褂子顶了起来,很是诱惑。

舔了舔有些发涩的嘴唇,刘天祥说道,“嫂子你做的菜肯定香。”

“一个人吃,有啥香不香的。”

“那我陪你吃呗。”

看到刘天祥喋喋不休,一点没有走的意思,刘翠翠只好说道,“你回去吧,珍惜和翠华的小日子,小花回来了,你就没这个机会了。”

“没事嫂子,她睡了。”

刘翠翠的手一抖,看了一眼刘天祥,刘天祥正盯着刘翠翠,四目相对,有些尴尬。

过了好一会,刘翠翠才说道,“天祥,我跟你说的话你记住没?”

“啊,嫂子你说的啥话?”

“就是你偷看我身子的事!”刘翠翠提醒道,说完,脸通红。

“嫂子,我……”刘天祥欲言又止。

“天祥,无论我之间发生了什么,你记住,千万告诉翠华。”

这是在提醒自己可以上了吗?

“嫂子,我还想看。”

“还看?”刘翠翠一想到刘天祥躲在窗户下面看看自己的赤衤果的身体,连雪白雪白的大胸部,两腿间都给看了,脸瞬间滚烫起来。

“嫂子,在看一眼,我喜欢看。”

“天祥别说了,快回去吧,我是你嫂子。”

“你是我嫂子怎么了,你同样也是个寂寞的女人。”

“天祥你……”

“嫂子,我……我就想看看你,抱抱你。”刘天祥说完,呼吸急促起来,趁著刘翠翠不注意,直接踏前一步,伸出双手将刘翠翠直接抱在了怀里…

……

第32章 等我洗干净

刘翠翠没有想到刘天祥胆子这么大了,一个踉跄直接扑在了刘天祥的怀里。

刘翠翠身上的香味,胸前柔软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直接撞击著刘天祥的胸口,刘天祥呼吸更加急促起来,身体更加发烫起来。

感受着刘天祥身上浓重的男人气息,那双有力的大手揉捏著自己的大屁股,刘翠翠一时失神,心想,多久没被男人这么摸过了?

“天祥。”刘翠翠喊了一句。

刘天祥紧紧拥著刘翠翠的身子,火热的眼睛盯着胸前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顺着脖颈看到了沟壑,在想往下看,可惜被白褂子遮挡住了。

头一低,刘天祥直接亲在了刘翠翠的嘴上,不断地揉捏著。

刘翠翠口中发出一声娇哼,浑身被刘天祥撩拨的滚热,她挺著雪白雪白的大胸部,顶着刘天祥的胸口,嘴上用力的附和著。

感受着刘翠翠的火热,刘天祥亲吻的更加卖力了,舌头开启银牙,直接钻到了嘴里,用力一裹,吸住了刘翠翠的舌头。

二人紧紧地抱着,刘天祥有了生理反应。

刘翠翠是过来人,瞬间感应到了刘天祥的反应,异常的兴奋起来。

“天祥,摸摸嫂子。”

刘天祥听到刘翠翠主动提出要求,知道嫂子口中的摸摸是啥意思,立即就大胆了,准备来一翻狂轰乱炸……

这时候刘天祥突然将刘翠翠放了下来,一把扯掉了刘翠翠的白褂子,刚想褪去裤子真枪实弹的干一场,刘翠翠突然一把推开了刘天祥。

“嫂子,你这是干嘛吗?”刘天祥顿时傻眼了,刘翠翠不但推开了他,还开始整理起衣服来,这架势,完全就是不想干了。

“没干嘛,天祥你快回去吧。”

“回去?还没干呢?”

“天祥,我是你嫂子,嫂子知道你喜欢嫂子,可是,嫂子不能。”

“你这是什么理论,我身子都被我摸了,就差那一下?”

“你快回去吧,叫翠华看见不好。”

“嫂子,别这样,让我干一下。”

“天祥。”听到刘天祥说出这么下流的话,刘翠翠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我下边都挺起了,要不嫂子你摸一下。”

“天祥,你……”看到刘天祥不走,刘翠翠只好妥协道,“那行,我摸一下你就得走。”

“行。”

刘天祥顿时像是触电一样,只是还没爽呢,刘翠翠的手就拿了出来。

“嫂子你……”

“天祥,说话算话,快走,不然嫂子下次不给你亲了。”

刘翠翠都这么说了,刘天祥还能说啥?不过从嫂子这话中他也听出来了,似乎还能有下次。

这次虽然没干成,不过越过了那道防线,刘翠翠还说下次还能亲,这让刘天祥心里很爽,整理了一下衣服,刘天祥直接出了外地儿。

刘翠翠看着刘天祥走了,一想到刚刚的情节,刘天祥亲她,摸她的时候,最后却没能真枪实弹的干一次,心里微微有些失落。

刘翠翠的身子真滑啊。

刘翠翠的胸部真大啊。

刘翠翠的屁股真肥啊。

昨晚在外地儿和刘翠翠亲吻了一顿之后,刘天祥一边在地里干活,一边诗情大发。

一大中午,心里想着刘翠翠,刘天祥就扛着锄头,跑了回去。

这天太热,这几天,被刘天祥整的身子都黏煳煳的,马翠华烧了热水后,躲进了西屋去洗澡。

刚回到院中,刘天祥就直奔刘翠翠的家里。

正屋里面没人,刘天祥转了一圈,除了小狗崽连一个活物都没有,哪里有刘翠翠的身影?

“跑哪去了?”刘天祥嘀咕了一声,不死心,在房子里面找了一圈,耳朵一动,听到刘翠翠家的西屋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嫂子在洗澡?

一想到这里,刘天祥亢奋了,左右扫视了一眼,直接奔著刘翠翠洗澡的地方走去。

刘翠翠家的西屋根本没有门,就只有一层布挡着,刘天祥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慢慢地抓起布帘,这一下,光着身子的刘翠翠被刘天祥直接看了一个干净。

刘天祥咽了咽口水,刘翠翠刚好背对着他,压根就没发现刘天祥。

刘天祥瞪着大眼睛,近距离的打量著刘翠翠的身体。

刘翠翠的身体真是太诱人了,不仅雪白的大胸部好看,没想到后背也这么迷人,高挑的身子,白皙肥嫩的屁股,那滚圆的大屁股此刻正对着他的脸,大屁股瓣儿随着刘翠翠身子的抖动,来回的颠簸著,着实挑动人的神经。

那热水顺着嫂嫂的脖颈留下来,经过腰身,最后滑落到屁股上面,被阳光打得光滑滑的。

这一下,刘翠翠的大屁股更加的性感了。

刘天祥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随着刘翠翠屁股的抖动,他的心脏也跟着剧烈的跳动起来。

不过刘天祥这一会又不着急了,他想好好的看着光着屁股的嫂嫂。

刘翠翠冲着水,拿过肥皂,在身上打了打。

刘天祥顺着刘翠翠的屁股朝着下面看,两腿白嫩。嫩的大腿拖着整个身子,在大腿和大屁股的连接点,那条线特别的明显,他压低了身子,想要从后面看看刘翠翠的三角地到底是啥样,可是什么都看不到。

不过那里黑乎乎的一片,毛毛被水冲成了一条线,刘天祥看着那里的诱惑,恨不得冲上去一把将刘翠翠顶在墙上,直接站着冲杀进去。

想到这里,刘天祥狂吞口水的同时,双眼迷离,心里的那团欲望快要将他烧死了。

掀开门帘,刘天祥直接走了进去。

刘翠翠听到脚步声,双手捂住胸部,抬头一看,来人正是自己的小叔子刘天祥,脸色一红,小声问道,“天祥,你干嘛啊?”

“嫂嫂,你太美了,馋死我了,让我摸摸。”

刘天祥说着话,直接上前,一把抱住了嫂嫂嫩滑的身子。

刘翠翠心里一紧,面色着急道,“天祥,你别,别啊,别把木桶弄翻了!”

“嫂子,我的好嫂子,你知道吗,无论在哪,我脑地里都是你光熘熘的身子。”

“马翠华的身子,不也光熘熘的吗。”

“她那干瘪货,哪有嫂子的身子好看。”

刘天祥这样一说,刘翠翠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天祥,你真的这么想吗?”

“嫂嫂,知道吗,不干你一次,我吃饭都不香,觉都睡不好,你要是不叫我干,我死的心都有了。”

“别胡说。”

刘天祥嘿嘿笑道,“不胡说,那就用你的身子,把我嘴堵上吧。”

“好,好吧。”一看到刘天祥,刘翠翠的心就痒痒的不行了,这一下被刘天祥抱的这么紧,二人贴的近,刘天祥没说一句话,嘴里的热气就拍打在她脸上。

得到嫂嫂的同意,刘天祥再次双手一紧,将刘翠翠拦到了怀里,从她的嘴上亲了起来。

刘翠翠的身子就有些受不了,颤抖的同时,口中发出了娇吟。

“嫂嫂,让我干你吧。”刘天祥吐出了刘翠翠的小奶头突然说道。

“不行。”

“为啥不行。”

“我是你嫂嫂。”

“那我不喊你嫂嫂。”

“可是……可是,天祥,你真的想干嫂嫂吗?”

“当然想啊,做梦都想。”

“那你等我一下。”

“嫂嫂你什么意思?”

“我还没洗好澡呢,等我洗好澡,洗干净了,你再干?”

刘翠翠刚刚说完,刘天祥的脑袋翁的一声懵了,这刘翠翠终于同意自己干了?

刘天祥心里刚美滋滋的,院子里面响起了马翠华的叫喊声,“天祥,天祥。”

晴天霹雳,刘翠翠的脸色顿时变了,这要是被马翠华堵在了洗澡的地方,那可就全完了。

“天祥,怎么办啊。”刘翠翠的身子都开始抖了。

“你怕啥?”

马翠华是一个会放风筝的女人,刘天祥不是想刘翠翠吗,那就先放出去,等差不多了,在拽回来,憋死你个刘翠翠,痒死你个刘翠翠。自从刘天祥心里有了她之后,她不在像以前那样寻刺激了,不过,她想报复刘翠翠。

亲眼看见刘天祥钻进了刘翠翠的屋子,估计两个人要开始干了。

此时在不去打断,等待何时呢,一想刘翠翠憋的那个骚样,心里就美,就痛快。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刘翠翠的心脏都快要提到了嗓子眼了。

“天祥,听话,快点藏起来。”

“你怎么这么怕她?”

“她要是知道了,以后我们就没好日子过了,听话,快走。”

马翠华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只想报复刘翠翠,她可不想破了刘天祥的面子,所以也没进去,站在刘翠翠家门口。

“天祥啊,我要洗澡了,帮我打点水。”

“来了。”刘天祥从刘翠翠屋里走了出来。

“你给我打桶凉水,我要洗澡。”

“嗯。”

刘天祥心里这个气啊,大好的机会,被马翠华破坏了,看刘翠翠怕马翠华的那个样子,知道今个是没戏了。

没戏归没戏,可是刘天祥一想到嫂嫂的酮体,诱人的大胸部,裆下的玩意蹭的一下硬了起来,涨的难受。

无奈之下,刘天祥身子一转,朝着小河套跑去,洗个凉水澡,败败火先…

……

第33章 大娘也借种

刘天祥来到了小河套,脱了自己衣服,找了个水深的地方,一个勐子就扎了进去。

那小河套里的水,透心凉,扑腾的来回几下,心里的那团欲望渐渐消散。

不过刘天祥脑袋里面又开始琢磨开了,从今天嫂嫂的表现,似乎放荡了不少,尤其是最后,干她都同意了,要不是马翠华喊话,估计那会肯定骑上了,马翠华啊马翠华,老子帮你收利息,你干嘛捣乱呢?

晚上找机会在去试试。刘天祥这样想。

突然岸上有道黑影走了过来,刘天祥将身子没入河里,抬头一看,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村书记,自己的小大娘,陈瑶。

陈瑶端著一盘衣服,一摇一摆的走了过来,看到刘天祥在洗澡,笑着打了声招呼,“这不是大侄子吗?在洗澡啊。”

“是啊,大娘,怎么这么晚了还来洗衣服啊。”

“村长住院了,村里我一个人忙,这刚抽出点时间。”

“那我的两姐姐呢?”

“不知道跑哪里去野去了。”

陈瑶说完,蹲在了河边,拿出盆里衣服,就在石头上搓了起来。

刘天祥拖了一个精光,现在陈瑶在这,他也没法上岸,索性在河里又游了几圈。

途中,陈瑶扫视了一眼刘天祥,在河里上窜下腾地,劲头真大,尤其是偶尔露出的手臂,那肌肉,好家伙,硬邦邦的。

陈瑶今年四十岁,十六岁就嫁给了自己的大爷,大爷不用说了,蔫着呢,除了用手指头捅捅,那玩意根本就插不进去。

两个姑娘,还都是包养的。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陈瑶这个年龄,正是饥渴的时候,想村上其他女人,起码还有个正常的男人,可是自己一个村书记,全部靠手自理。

看着河里游泳的刘天祥,陈瑶下面痒痒的,真想脱光了衣服,钻进水里,能和刘天祥在水里大战三百回合。

可是,陈瑶在村上还算守妇道,这些年也没听说过有啥闲言乱语,怎么想起和自己的侄子,干那事了呢?

摇了摇头,陈瑶将心里的哪点杂念去除,心想,要真是那样做了,以后老刘家怎么看她?勾引自己的大侄子?纯粹就是个骚女人啊。这要是在旧社会,肯定给丢猪笼里了。

陈瑶继续洗著自己的衣服,可刘天祥在河里就是不走,来回的游著,扑腾扑腾的拍打着河面,水花一浪浪的荡了过来。

偷偷地看了两眼,陈瑶更痒了,拿起脸盆,挡了一小块,将手慢慢地伸进了两腿间。

我的天哪。

这可不得了,一辈子没男人碰,见到个小伙,立马湿了。

陈瑶定定神,朝着河里的刘天祥喊道,“大侄子,快回去吧,那边的水深,危险!”

“没事大娘,我水性好着呢。”刘天祥虽然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早已骂开了,本想找机会回去再和嫂嫂干上一牌,现在倒好,自己的大娘在这,这让他怎么光着屁股上岸。

“哎呦,快回去吧,你从小是我看大的,还怕我看你光屁股啊。”陈瑶开着玩笑。

“哎呀大娘,我就在玩一会。”

一个翻身,刘天祥再次钻进水里。

这一下要命了,盯着刘天祥的陈瑶一下看到了刘天祥的粗壮的家伙,虽然软绵绵的,不过个头在那了,要是涨起来的话,估计有驴那么大。

她虽然有两个女儿,但是那都不是她亲生的,作为女人,没有生过孩子,心里总不是滋味,老二家借种的事,她是知道的,既然老二家的儿媳妇能借,自己为什么不能借?

看着刘天祥裆下的大玩意,一个念头慢慢地在陈瑶的心里滋生开来。

“哎呦。”陈瑶滑到了,双手捂著小腿,疼痛不已。

“大娘,你咋了?”刘天祥大声喊道。

“我扭到脚了,哎呦,哎呦。”陈瑶叫喊著。

“大娘,你别动,我来给你看看。”刘天祥心疼大娘,直接游了回来。

“那好。”陈瑶应了一声,再次哎呦哎呦的叫了起来。

“大娘,你转过脸去,我爬上岸,穿衣服。”刘天祥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道。

“那好。”

陈瑶说完,别过头去,刘天祥赶紧爬上岸,很快穿好了衣服。

“大娘你没事吧,哪只脚,我来帮你看看。”刘天祥说着话,蹲到了陈瑶的脚下,双手一捧,慢慢地揉捏起来。

“大娘,好点了吗?”

“哎呦,天祥,真没想到你三爷的手艺都教给你了,再替大娘多捏捏,对,就是那里,往上,嗯,往上。”

刘天祥捧著陈瑶的脚,来回的捏动了几下,陈瑶双眼迷离,身子后仰,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无论是表情也罢,还是嘴里的哼哼声,都像是被人干了一样,刘天祥一看这个,裆下的玩意蹭的一下硬了起来。

刘天祥,这几天想搞刘翠翠又没搞成,这不被陈瑶一个姿势撩拨,顿时来了反应。

陈瑶眼睛一睁,感受到了刘天祥裆下的玩意,正顶在自己的小腿上面呢。

呼吸急促,身子微微起了反应,陈瑶看着刘天祥,那叫一个深情。

“大娘,我……”刘天祥有些尴尬,放下了脚,弓著身子就想走。

陈瑶一看,哪里愿意,直接站了起来,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刘天祥。

“大娘,你这是……”

“天祥,大娘要你,你给不?”

“啊!”刘天祥一惊,没想到自己的亲大娘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要不要,看你下面都涨的厉害呢。”陈瑶说着话,从后面直接抓住了刘天祥的粗壮的大家伙。

刘天祥身子一弹,一股欲望蹭的一下冒了上来。

“大娘,我……”面对大娘,刘天祥哪好意思。

“大娘不是随便女人,嫁到你们刘家已经二十多年了,你二大爷家的老二媳妇借了种,你懂大娘的意思吗?”

“你想借种?”

“嗯。”

舔了舔有些发涩的嘴唇,刘天祥看向四周,无人,直接转脸一把抱住了大娘,他想不到,怎么老刘家借种都借疯了,都找自己来借了,难道老刘家的香火,都靠自己一个人耕耘吗,可是大娘真的怀孕了,那么她的孩子,自己叫啥呢,弟弟?

“大娘,你真打算借种吗?”

“嗯,老刘家只有你合适,你还没结婚。”

刘天祥没有想到,自己大爷的媳妇,自己的亲大娘,也要找自己借种。不过一想想大爷和自己哥哥得了同样一种病,也就释然了,心里也产生了一种对大娘同情的心思。

打量了一下怀中的大娘,只见她体态丰盈,虽然上了年纪,可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尤其是那红红的脸蛋,非常的好看。

大爷三十多岁以后才将她娶进门的,所以他比自己的母亲,还要小两岁,抱着她的感觉,可不像抱着嫂子的那种滋味,有一种。

刘天祥说:“既然大娘决定了,那我就听大娘的,可是这里不方便,正好我嫂子小花不在家,你和我去家里吧。”

俏大娘一听自己的侄子答应了,那脸红的,跟一团火烧云似的,她羞得不好意思直接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这两人不敢拉手,也不敢并排走,刘天祥走了百八十米之后,俏大娘才端起盆,在刘天祥的屁股后面跟着。

到了刘天祥家的院子,左右看看没人,才迈进院子。

刘天祥拉着她的手,就给她带到了赵小花的房间。

俏大娘身子有些抖,她说:“大侄子,这不好吧,这是你嫂子的房间。”

刘天祥说:“我那屋子乱哄哄的,不干净,别脏了大娘的身子,就在这个屋子里干吧。”

俏大娘一听要干了,那脸红的更加的厉害了,在河边,她胆子挺大的,可是这即将玩真的,她有些怕了。

她毕竟是他的亲大娘的,就连他爹,他妈都尊自己一声嫂子,这要和自己的侄子,做那乱l之事儿,这要是传出去,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自己的身子了,何况自己还是村支部书记呢。

红著脸,用眼睛打量了一下刘天祥的身子,那么强壮,想着想着,她越发的羞涩。

她想,都四十岁了,在不生个孩子就没机会了,没生过孩子的女人,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当初和他大爷商量借种,他大爷都同意了,自己借他们老刘家的种,也是对得起他们老刘家吧,这种是纯血的,又不是外姓的。何况,自己活了这么多年,还没真正和一个男人干过呢。

刘天祥见大娘坐在了炕沿上,一直不动手,不说话,心里也七上八下的,这要和自己的大娘干,心里障碍还真的不是那么好突破的。

算了吧,还是别干了,自己干自己的大娘,成何体统啊,还是劝大娘回家吧。

刘天祥刚想张嘴说话。

大娘就先说了:“天祥,干大娘吧,啊,求你。”

这一句话,立即刺激的刘天祥,血液急速在身体里流转,那裆下的粗壮的大宝贝,一下子挺了起来。

“大……大娘,那就一次吧,侄儿也难受了,那……那我就真干你了?”刘天祥脸一红,结结巴巴的说道。

“干吧,把大娘干怀孕了,你大爷也高兴,干吧,使劲干。”大娘低着头说。

两个人靠的太近,听着陈瑶的挑逗的话,刘天祥再也控制不住了,直接扑向大娘,按到在炕上,撩起她的衬衫,直接一伸头,亲向了陈瑶的雪白雪白的大胸部…

……

第34章 偷吃没有擦嘴

刘天祥这几天被刘翠翠撩拨的实在是太难受了,在加上身下的是自己的大娘,心里有一股子说不出的害怕,也乱了分寸,当即亲了两下,直接撕扯掉了陈瑶的大裤头。

陈瑶里面什么也没穿,干干净净,刘天祥把她的腿一噼……陈瑶一害怕,身子开始哆嗦,她一边急促著呼吸,一边说道,“天祥你慢点,亲亲我再干……”

“不行,我赶时间,干完你就快点走。”刘天祥一把托起了陈瑶的双腿……

“啊。”撕心裂肺的呼喊声,从大娘的嘴里蹦了出来,疼的她直抓头发。

“天祥,快停下,你要把大娘干死了,疼死我了。”陈瑶双腿一收,两脚一并,照着刘天祥的胸膛,就给他踹开了。

“大娘,你咋了,我还没给你种上呢。”刘天祥皱着眉头一脸的不悦。

“天祥,大娘是第一次啊,你怎么这么不知道疼女人呢。”陈瑶并拢双腿,卷曲著,痛苦说道。

“嗡!”刘天祥脑袋一片空白,他想不到,大娘嫁人二十多年,竟然,竟然为那蔫吧的大爷,守身如玉,竟然苦苦守了二十多年的活寡。

他心中,不由的对大娘生气了一丝敬意。

但刘天祥可不会因为这个就放掉送到嘴边的鸭子,用尽了一切办法让陈瑶消除了疼痛的感觉,好生爱抚一翻之后,还是提着枪竿子上阵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如同烂泥一般,陈瑶躺在了炕上,刘天祥很是满足,虽然自己只有一次,但是身子下面的女人是自己的大娘,这种错乱的感觉,真是爽死了。

“大侄子,你……你让大娘真正的做了一回女人啊。”陈瑶小声哭着说道,“大娘应该能给你们老刘家怀种了。”

刘天祥夜夜思念刘翠翠,这下子可好,没偷堂兄刘天福的老婆,却把自己的亲大娘给干了。

陈瑶其实一点也不比刘翠翠差,大胸部雪白,下面也是紧的要命,就是有点发胖,可是这肉多的女人,摸起来更舒服,一会的功夫,换了好几个姿势,让刘天祥连喷两次。

“我的大娘也变成大骚了,一摇一摆的,太爽了。”刘天祥笑着说道。

“咯咯……”陈瑶笑个不听,这下子被刘天祥干的真爽,每一下都插到了最里面,怀孕应该不成问题了。

刘天祥躺在炕上,搂着陈瑶,陈瑶像个小媳妇那样,脸贴著刘天祥的胸口,刘天祥抚摸着她的后背,帮她舒缓一下体内的那种麻麻痒痒的感觉。

陈瑶说:“一会儿,去我家吃饭呗,大娘给你杀只大鹅补补。”

刘天祥掐了一下她的鼻子说:“等改天吧,这几天没时间。”

陈瑶说:“那好,大娘给你留着。”

刘天祥突然想起她收养的那两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儿问:“你家我那两个小姐姐,咋样了?”

陈瑶看了一眼刘天祥的眼,说:“你是不是冒坏水了?”

刘天祥脸一红说:“没有,都从小一起玩到大的。”

陈瑶扑哧一笑说:“看好哪个,哪个就给你当媳妇。”

刘天祥嘿嘿一笑,不说话。

陈瑶说:“天祥,你是高中毕业吧。”

刘天祥说:“是啊。”

陈瑶说:“村长住院了,一时半会,也好不了,村部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要不,大娘给你安排一个差事?”

刘天祥有些兴奋,他说:“你叫我当村长?”

陈瑶说:“我可没那么大本事,你得从下面一点点做,有了成绩,咱们娘俩在把村长搬倒。”说完,联想到自己刚刚和他做的事,脸又红了。

刘天祥问:“那你叫我干啥?”

陈瑶一笑说:“等弄好了我在告诉你。”

说完,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抱着自己的大侄子,就亲吻了起来。

亲了一会,就端著自己的木盆,扭著大屁股,就走了出去。

亲大娘陈瑶走后,刘天祥越想越觉得刺激,张寡妇他虽然也叫婶,可是那只是尊称,只因为她死了的男人,和自己的爹,称兄道弟,可是,这大爷,可是和自己的爹,一奶同胞啊。

想不到,自己给那个不争气,不好用,一天到晚只知道耍钱赌博的大爷,带了一定大大的绿帽子。

一回想刚才亲大娘,在自己的顶撞下,叫的那个浪,刘天祥心里就美滋滋的。

你说,大娘要是真怀上了,那他的孩子,叫刘天什么呢?

“不好,自己的亲儿子,以后见面叫自己祥哥?”刘天祥想到这里,心里就一纠结,非常的难受。

这真是,种子好借,地不好收哦。

不光是大娘呢,那马翠华的孩子,充其量,见面后,也只能叫自己一声堂叔。

想着想着,肚子就咕咕叫了,这出来一身的汗,也该去马翠华哪蹭饭了。

穿好衣服,踩着凳子,翻过院墙。

回到小院子的时候,看了一眼刘翠翠的房间,房门开着,但是房里面乌黑一片,电灯已经关了。

要在平时,刘天祥肯定钻进去,但是今天不一样,干了亲大娘陈瑶早已经没了精神,身子一转,朝着马翠华的屋子走去。

“孩子他爹回来了?”马翠华喊完,就捂著嘴,忍不住乐。

“嗯,回来了,有饭不,饿死我了。”刘天祥说道。

“有啊,都在锅里给你蒸着呢,我这就下地给你哪去。”马翠华急忙说道。

“哎呀,不用了,你身子不方便,我自己在外地儿,吃两口得了,啊,孩子他妈。”刘天祥说完,就掀开了锅盖。

热腾腾的蒸汽一过,就飘出香味来了,你还别说,这马翠华人虽然不咋地,可是这做起媳妇,那可真细心着呢。

吃饱了,刘天祥美美的打了一声饱嗝,就进屋了。

马翠华还没睡,正在看本小人书,嘴里念念叨叨,似乎是在讲给肚子里面的小孩子听。

刘天祥一看翠华这般,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即将要做亲爹的感觉。

马翠华虽然胸部不大,身材娇小,人也黑点,可是在为人妻这方面确实到位,这几天把刘天祥这个租来的丈夫,伺候的跟爹似的。

翠华在家教子,这个假丈夫却不按合同办事,到处找女人。

不过一想到陈瑶在自己身上驰骋,一波又一波快感袭遍全身,刘天祥的罪恶感顿时小了不少。

爬上炕,心虚的刘天祥远离马翠华,闭眼睡觉。

“天祥,给孩子起个名字呗?”马翠华放下小儿书,说道。

“这也不是我的事啊,等他亲爹回来你们起呗。”刘天祥瞥了一眼说道。

“你说啥呢,除了你,还谁是孩子的亲爹?”马翠华撒娇道。

“那就叫狗剩子吧,好养活。”

“哎呀,不行,你起个好点的。”

“刘借种!”

“滚,你讨厌。”

“等孩子生了在说吧,还不知是男是女呢。”

“肯定是男孩,你的种还能差了,起个吧。”

刘天祥没想到马翠华没完没了,一连推了自己好几次,刘天祥经过刚刚一番肉搏,早就有些累了,此刻难免有些不耐烦了。

“烦人不,别闹了,赶紧睡吧。”

马翠华一愣,心想哪里惹到他了?难不成是因为自己破坏了他和刘翠翠的好事,恨上了?

如果叫刘翠翠满足,那自己怎么办?这么一想,在一看到刘天祥健硕的身体,顿时下面痒痒的,可是怀孕期间,又不能干太多,但心里的那团欲望一直包裹着她,无奈之下,马翠华麻熘的将衣服全部脱光了,直接扑到了刘天祥的怀里。

刘天祥还没回过神来呢,马翠华一边亲着他,一边脱他的衣服。

刚刚才和陈瑶干过,刘天祥现在硬都硬不起来,本想一把推开马翠华,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要是推开了,那不就露馅了吗?

若是没干陈瑶,就凭马翠华这股子骚劲,刘天祥就会欲望焚身,勐烈地还击。

想到这里,刘天祥一把抱住了马翠华纤小的腰身,双手装模做样的上下摸了起来,随着马翠华舌头的弹入,刘天祥同样伸出了舌头搅在了一块。

刚刚热吻一会,刘天祥就有些失望了因为他摸到了马翠华的胸部,她这玩意太小了,和刘翠翠的没法比,不但如此,还没有陈瑶的大,一手按上去,直接给覆蓋了,真不爽。

捏著翠华的鹌鹑蛋,刘天祥不禁想到了刘翠翠的大胸部,傲挺,好家伙,雪白雪白的大胸部一样,跟大雪球似的。

要是双手摸在刘翠翠的胸部上面,饱满,弹性十足,怎么摸都行,有着足够大的面积让你的手来回揉捏。

不对比还好,一对比,刘天祥心里更加失望了,摸了两把,直接推开了马翠华。

“他爹怎么了?”马翠华问道。

“你怀孕了,对孩子不好,早点睡觉吧。”

“那亲亲也舒服。”

“亲有什么好,到时候欲望来了,下面涨的难受啊。”

“哦,他爹你说得对,那睡觉吧,在休息一天,在做。”

“嗯。”

刘天祥刚刚应声,马翠华突然一把抓向了他的胯下。

“天祥,不行了,下面都湿了,憋死我了。”

马翠华这一摸不要紧,吓得刘天祥一大跳,他刚想推开马翠华的手,可惜后者已经发现了。

“你喷了?怎么裤头里面都是水,那上面还粘粘的。”

心虚的刘天祥心里咯噔一下,坏事了,没想到和陈瑶干过,忘记洗澡了,现在被马翠华这么一抓,瞬间给识破了…

……

第35章 我什么都没看到

刘天祥那玩意太粗,上次和马翠华干了一次,疼了好久,生怕孩子掉了,可是马翠华上来那股子劲了,别提的难受,就想着两个人用手,用嘴,相互解决一下,可这么一摸。

“哦,那个这几天没洗澡,再说了刚刚亲热的火热,跑了。”刘天祥脑袋转得快,当即找了一个撇脚的理由。

“是吗?”

“当然是,浑身都粘粘的,我洗个澡去。”

“我和你一块。”

马翠华说完,跟着刘天祥进了外地儿洗澡的地方,此刻她心里有些怀疑,他粗壮的大家伙不但粘粘的,还有些软软的,刚来那天,只要自己亲上一口,肯定硬的吓人,那这是怎么回事?她想趁著洗澡一探究竟。

山村人洗澡,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只能在做饭的外地儿,外地儿就是三间房子,中间的那一间,厨房,水缸,菜缸,正门,下水道,东西两屋子的门,都在这,条件好的家,还可以把水井打在这儿,用起来也方便。

农村人洗澡,淋浴靠桶,泡澡靠盆,水在大锅里一烧,烧开了,然后放水桶里一点,在兑上凉水,人站在大木盆里,就可以想咋洗,就咋洗了。

一般男的,大夏天的,直接用凉水,可这女人,尤其是怀了孕的,用凉水就不行了。

刘天祥挑水,马翠华烧水,二人合力,不一会,锅就开了。

“孩子他爹快脱了吧。”马翠华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催促道。

刘天祥抬头一看,刚好和马翠华的眼神对视,后者有些怪异,刘天祥暗叫一声不好,难道他发现了?

“你身子不方便,我先帮你洗吧。”刘天祥贴了上来。

“看你猴急的,咋滴,想摸我的身子啊,洗干净了,你想咋摸就咋摸,最好给我舔一舔?”马翠华推开了刘天祥说道。

“那好,但是我们各自拖各自的,你不能偷看。”

“为什么不能偷看?”马翠华惊呼道。

从马翠华的失态,刘天祥算是看出来了,估计是刚刚在炕上的时候,翠华已经发现了,自己下面搞的全是水水,毛都搅到了一块,不可能不发现,还有那股子味道,真是太重了。

要说这刘天祥也不怕马翠华,可是毕竟答应人家了,在赵小花回来之前,努力的做一回孩子他爹。

这男人在女人面前失了言,也挺不好意思的。

心慌之间,刘天祥打算让马翠华看吧,不然后者更加起疑,看了能咋滴,大不了就承认了,只要不说和自己的亲大娘,踹个小寡妇家门,能咋滴,她又不是自己的亲老婆,又不是自己的亲嫂子,毕竟她们两,这也是偷着呢。

当着马翠华的面,刘天祥蹭的一下将内裤脱了下来,这一次让马翠华很失望,他的粗壮的大家伙竟然软绵绵的。

难道是……马翠华有些不敢相信,她爱着天祥,这几天下来,发现爱的更加深了,一直寻思著,叫刘天祥也爱上自己,到时候一离婚,假爹变亲爹,可是,可是她要是和刘翠翠干了,能爱上自己么?……嗓子眼似乎被什么堵上了,有话却是说不出来。

“翠华,还愣著干嘛?赶紧脱啊。”为了掩饰,刘天祥只好催促道。

“啊,好。”

马翠华看到了刘天祥的下面,急忙反应过来,一字不提,这让刘天祥心里摸不清楚,马翠华到底是个啥意思。

“洗,洗澡吧。”

刘天祥打来了水,一桶一桶的朝着自己的身上泼著,完事了又朝着马翠华的身上泼去,打了香皂,马翠华立刻贴了上来,双手抱着刘天祥的腰身,感觉他现在的反应过于澹定了点。

刘天祥住过来后,自己就和他干了一晚上,刘天祥为什么不饥渴呢?难道自己没看住,干了刘翠翠?

“翠华,你摸啥呢?刚刚水泼过,能硬起来才怪了,等进了屋就好了。”刘天祥突然说话了,理由有点撇脚,不过是事实,同时刘天祥也在心里着急开了,一会到了炕上硬不起来怎么办?那时候翠华肯定会起疑了。

马翠华眼睛一亮,听着刘天祥的理由,倒也是这个理,其实归根结底,在她的内心里,不愿意承认刘天祥真的偷了人。

马翠华打了肥皂,又给刘天祥打了肥皂,肥皂起了泡泡,马翠华双手在双手搓著,不时地还揉了揉胸部。

刘天祥看着翠华的样子,脑海之中再次浮现出陈瑶和刘翠翠的身影,他不禁又做了对比。

陈瑶虽然年纪大了点,不过脸膛标志,会照顾人,尤其是和刘天祥亲热的时候,那水蛇腰一绕一绕的,直接将他送到了天上。

再看眼前的自己翠华,身材娇小导致胸部一只手就能握过来,虽然是活很好,技术也不错,但是干女人,他更喜欢害羞型的,更喜欢胸部大的,更喜欢大屁股可以坐上来,然后自己双手揉捏大胸部的,其实说白了,就是叫刘翠翠给憋的。

哎……

刘天祥摇了摇头,快速的洗了起来。

翠华我完了,先走了。刘天祥穿上了大裤衩,直接出了外地儿。

刘天祥出了外地儿,来到院子中,刘翠翠刚好也走了过来。

这几天自己摸的感觉越来越澹了,想起刘天福的同时,她脑海之中同样浮现了天祥的身影,多少次在道德伦理面前游走,但是脑海之中仍旧挥之不去和刘天祥亲吻的样子。

刘天祥猴急,胆小,上来又摸又亲,真是刺激。

刘翠翠今晚冒着胆子给刘天祥留了门,可是迟迟没有动静,刘翠翠憋的难受,就想出来凉快一下,刚好看到刘天祥从外地儿洗澡出来。

刘天祥穿着一个大裤衩,上半身什么都没有,那雄伟的胸膛,迷人的肌肉,还有小腿肚子上面的黑毛,无时无刻不在挑逗着她。

刘翠翠一时间看的痴了。

刚从外地儿走出来的刘天祥,同样如此,眼前站着朝思梦想的嫂嫂,此时此刻,刘翠翠洗过澡,穿着花格子睡衣,莲藕般的手臂还有小腿都漏在了外面,白皙,水嫩,那胸前的一推雪白雪白的大胸部,因为没有奶罩子的束缚,正好印在了睡衣上面,让人浮想联翩。

刘天祥真想冲过去,抱着穿着迷人睡衣的嫂嫂,至今冲进屋子里面,趴掉睡衣,提枪上马,狠狠地搞他一个天翻地覆,可是翠华还在洗澡,估计一会也要,这他娘的,男人就不该讲什么责任嘛。

想到这里,刘天祥赶紧朝着嫂嫂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马翠华在洗澡呢,一会就出来。

刘翠翠一愣,这才看到刘天祥身后的外地儿,有个身影还在洗澡呢。

要是马翠华不在家多好啊。

刘翠翠这样想着,身子向后挪了挪,利用大树刚好挡着了一部分,刘天祥还不愿意走,这下子刘翠翠再也控制不住了,下面痒痒的,让她难受,于是她做了一个。

刘翠翠将手指插进了自己的嘴里,来回的吸允著,那样子,就想在吃男人的。

吃了一会儿,又手指抵唇,对刘天祥来了个飞吻,紧接又一进一出,像极了男女间干那事,加上刘翠翠的表情销魂,刘天祥顿时起了反应,浑身血脉喷张起来。

眼睛盯着刘天祥,刘翠翠亲了两口,将左手伸进了自己的睡衣里面,上下浮动,摸了一把,刘天祥哪里不知道她伸手进内衣是干嘛?那一对大胸部可是他的最爱。

刘天祥急了,朝着嫂嫂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晚上给我留门,我过去干你。

刘翠翠心领神会,身子后仰,靠在了门上,一手摸著胸部,一手顺着小腹滑向了大腿,来回的抚摸了两把。

看着刘翠翠的动作,刘天祥心想,嫂嫂这是明显的勾引自己啊,前些日子还能忍受住,今个就憋不住了吧?

摆了摆手,刘天祥让嫂嫂先进屋,不然浑身发烫的他冷不丁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到那时候可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现在刘天祥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过去,马翠华已经怀疑了,而且就在自己的身后,这过去不是找死吗?

刘翠翠正摸得起劲,看着不远处的刘天祥,就跟对方在摸自己一样,比自己在炕上摸得舒服多了。

刘天祥看着没办法,只好一扭头自己先回屋了,到了炕上,满脑子都是刘翠翠摸胸部的情节,裆下的玩意直接硬了起来。

过了好大一会,马翠华这才洗好澡进来,看了一眼炕上的刘天祥,她的心情这才好了一点。

“翠华,没骗你吧,看看又硬了。”刘天祥指著自己的玩意,有些得意道,当然更多的还是为了掩盖之前的罪行,一提到裆下的硬玩意,他心想,这还得感谢嫂嫂呢?希望今晚有机会吧。

马翠华满意的擦著头发,坐到了床头边,看了一眼刘天祥的大玩意,很是玩意。

擦著擦著头发,马翠华突然说道,“孩子他爹,刚刚出门的时候,你发现什么没有?”

“发现什么?”刘天祥狐疑。

马翠华说道,“刘翠翠那个大浪货。”

“没……没看到。”刘天祥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自己和刘翠翠眉来眼去,你侬我侬被发现了?

“我看见了,你没看见真可惜了。”

“看到了什么?”

“那个烧货,用手指头插自己。”

……第36章 莫跟老娘抢男人

啊!刘天祥惊讶的不是嫂嫂在自己摸,他惊讶的是,嫂嫂怎么摸得那么久,都被马翠华看到了啊。

“惊讶什么,那虎,没男人干,总自己干自己,我趴在窗边看好久呢!”

“看到了什么?”刘天祥真没想到马翠华竟然跟着过去看了。

“一边抓着胸部,一边插自己呗。”马翠华有得意的说。

听到马翠华的话,刘天祥血脉喷张的同时,心里微微打颤,生怕她看出来什么猫腻,不过转念一想,这个刘翠翠真是的,说好了给自己留门,晚上过去干,怎么就那么急躁了呢?

马翠华说完也没多想,今个自己身子太痒痒了,刘天祥好不容易起来,一定要玩的尽兴。

刘天祥受到刘翠翠的刺激,此刻粗壮的大家伙也涨涨的,为了不让马翠华发现什么,只好表现的炽热一下。

马翠华身子扑上来的时候,刘天祥直接一把将其塞到了怀里,亲吻着她的嘴巴。

亲著亲著,刘天祥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自己为什么垂涎刘翠翠的身子?还不是看他被刘天福干,刺激的?

如果让刘翠翠看到他亲热,会不会受不了诱惑,对他也是那般迷恋?

想到这里,啪的一声,刘天祥拉开了电灯。

“孩子他爹,干嘛开灯呢?”马翠华还有些不好意思。

“开灯让我过过眼瘾。”

“嗯,刺激!”

于是乎,白花花的身体再一次贴了上来。

还别说,刘天祥的如意算盘真的打对了。

在门口勾引了刘天祥一番,刘翠翠早就渴了,本想多玩一会,没想到刘天祥进入了屋内,过了一会,马翠华也才外地儿走了出来。

心虚的刘翠翠身子一闪,进了屋里,看到马翠华那个摸样,估计今晚他们要行鱼水之欢了,这样一来,刘天祥也就没有办法过来了,哪怕过来,也干不长久。

刘翠翠想着刘天祥的小腿,大腿,胸肌,双手在自己的身上摸索,摸了老半天,等到感觉渐渐席卷全身。

早早的完事。

刘翠翠光着身子躺在炕上,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胸部,真是白瞎了,长得这么好,现在竟然没人抚摸。

越想越是难受,越想越是饥渴,刘翠翠索性身子一翻,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出了门,刘翠翠抬头看到了刘天祥家的窗帘上面,两具身体完全的裸著,时而相拥,时而亲吻,时而换著姿势。

似乎是感觉到嫂子的靠近,刘天祥更加卖力亲来,哪怕是亲吻,都像是在打热仗一样,抱着马翠华的身子,直接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别说窗外的刘翠翠了,饶是马翠华都有些吃不消刘天祥的热情,真是太激烈了,这样一来,也让她打消了心里的怀疑,看样子刘翠翠还没得手。

看着刘天祥在亲吻马翠华,刘翠翠身临其境一样,双手不由得摸向了自己的胸部,她浑身都快被欲望烧毁了。

其实这已经是刘翠翠第二次偷看了,只不过刘天祥不知道而已。

在刺激的同时,刘翠翠又有些失落,毕竟不能亲身体会,看着马翠华激情四射,昂着头颅,肯定是爽翻了,她此时此刻恨不得冲过去,将刘天祥抢过来。

“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刘翠翠这时候才有些了解偷窥的刘天祥,那时候滋味一定也不好受吧?

不好受,那就自己摸摸自己吧。

又是一个难熬的夜晚。

第二天一大早,刘翠翠就起来了,在院子里面徘徊了好几圈,马翠华看到了数落道,“哎呦,大嫂子,干嘛呢,是不是昨晚炕烧的热,把屁股烫坏了?”

“谁说不是呢?”现在刘翠翠对马翠华,那可以说是恨的咬牙切此了。

马翠华走上前来,看了一眼刘翠翠这才说道,“和嫂子开点玩笑,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事。”刘翠翠心里想,有事,但那能和你说嘛?

“大哥不在家,嫂子你一个人也不容易,如果有哪方面需呀,求求我,我让天祥帮你卸卸火。”

“天祥呢?”刘翠翠不想和他打什么嘴仗,直接问道。

“你找天祥?”

刘翠翠这才发现自己口气有点不对,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了,只能红著脸不好意思道,“我田里还有点活,我一个女的没法干,想让天祥……”

“帮帮忙就是,嫂子我一早上看你就有事,怪不得,不就是让天祥帮忙吗?没问题,等他起来再说”

“还没起来呢?”刘翠翠心里有些失落,看样子刘天祥昨晚累著了,怪不得到现在还没起来,一大早上让马翠华兴奋的来挤兑自己。

嫉妒,羡慕。

“没呢,昨晚折腾我一宿呢。”马翠华继续气道。

“呵呵,你真有福气。”刘翠翠话说的酸酸的。

“嫂子,记住我说的话,如果你偷了刘天祥,那么,我就宣扬出去,反正我也不想在这个院子里住了。”

“放心吧,我不会和你抢的,你嫂子我不是有手吗,呵呵。”

刘翠翠这么说,马翠华甭提多快乐了。

九点多钟,刘天祥这才有些疲惫的爬了起来,虽说昨晚没弄下面,可是一晚上折腾的够呛。

“天祥,快点起来,刘翠翠在等你呢。”马翠华端著稀饭走了进来。

“不是吧?”刘天祥吃惊道,同时心里有种莫名的惊喜。

“是啊,她说田里有点活,让你帮帮忙,嫂子不容易,你快点吧。”

“哦,那好。”刘天祥三下五除二穿好了衣服,翻身下床,直接冲了出去。

来到院子里面,果不其然,刘翠翠站在井边,有些忐忑的等着呢。

难道是昨晚嫂嫂看到了?刘天祥一想到这里,心里美滋滋的,看样子那番勾引,让嫂子态度转变了不少。

不过转念一想,每次都到关键时候被刘翠翠叫停,刘天祥心里就不爽,所以他打算今天好好地试探试探。

“嫂子。”

“哦,天祥起来了啊。”刘翠翠很热情。

“是啊,嫂子找我有事吗?”刘天祥态度不变,还有些冷。

刘翠翠一愣,抬头看了一眼刘天祥,不明白发生了啥事,在这个小院不宜多说,生怕马翠华发现,她只好道,“地里有点活,你能帮帮忙吗?”

“等我吃过饭吧。”刘天祥说完,走进了屋里,将刘翠翠一个人晾在了院子里。

“骂了隔壁的,反吊我胃口了。”刘翠翠看着刘天祥的背影,无可奈何地说道。

刘天祥进了屋吃饭,前后磨蹭了半个多小时,这才在马翠华的催促下,扛着锄头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

刘翠翠发现身后有脚步声,转过来看到来人是刘天祥,脸上一喜,刚想开口喊出名字,可是还没喊出来呢,她就看到了跟在刘天祥身后的马翠华。

“天祥,我跟你一块下地干活。”马翠华瞪着刘翠翠说道。

刘天祥眼睛一瞪,有些不悦道,“你怀有身孕呢,在家休息。”

“没事,我跟着去又不干活,我就看着。”

“怎么没事,快回家去。”

“我不回家。”

刘天祥顿住步子,看着马翠华说道,“翠华,今天啥日子?看你挺兴奋。”

马翠华笑笑不说话,刘翠翠心里不悦,嘴上却说,“是啊,到底什么事情,看你今天高兴地。”

“咯咯。”马翠华笑了笑说,“不好意思说?”

“哎呦,都大人了,还有啥不好意思说的?”刘翠翠撇嘴道。

“就是,快说吧,到底有啥喜事。”刘天祥也道。

马翠华哪里还意思说?今天之所以这么兴奋,归根结底还要从昨晚上谈起,她一直怀疑刘翠翠和刘天祥干了,可是通过昨晚的亲热,刘天祥对她的身体还是那么迷恋,上来就是又亲又抱的。

这说明什么问题?

马翠华心想,这就说明,刘天祥没偷刘翠翠,对她还是忠贞的,心里对刘翠翠的防御,就减轻了一些。殊不知刘天祥昨晚之所以表现的那么狂热,也都是表现给刘翠翠看的。

“走了,下地去,嫂嫂你不是找天祥帮忙吗?快走吧。”马翠华催促著朝着院子外面跑去。

刘天祥刘翠翠二人对望一眼,均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失望,微微叹了一口气,随后跟了上去。

三个人各怀心思,来到了小河套边的地里,两家地不在一块,中间隔了一出,刘天祥先是到自己地里干着活,心想怎么将马翠华支走。

那一边的刘翠翠同样没有心思干活,挥起一榔头就看一眼刘天祥,看着刘天祥干活的劲头,就跟在炕上一样,太生勐了,不由自主的她又想到了昨天晚上。

“翠华,天气太热了,你去地头树下面。”刘天祥抬头看了一眼太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道。

“不要,我要和你一块。”

“你本来就黑,晒了更黑,快去。”

“我不去。”

“你不去?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孩子考虑考虑啊,你是大人热点没事,可是肚子里面的宝宝呢?”

听刘天祥这么一说,马翠华连一白,有些害怕的说道,“的确是这个理啊,我去……我去树下面。”

……

第37章 终于有机会偷吃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好书推荐: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 邪御天娇 驭房有术 超级全能学生 人皇至尊 萧家上门女婿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一胎三宝:鬼王爹地,太凶勐 天降萌宝:老婆别跑! 一等家丁

马翠华朝着树下面走去,刘天祥转脸看了一眼心不在焉,正在干活的刘翠翠,身子一转,直接走了过去。

“天祥,你来了,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刘翠翠问道。

“我没出息,呵呵,是谁一大早上就来找我,你不是找我帮忙的吗?怎么现在不乐意了?”刘天祥回道。

刘翠翠一愣,盯着刘天祥看了好大一会,这才说道,“刘天祥,你咋了?嫂子惹你了?骂了隔壁的,怎么好像和我有仇似的。”

“嫂子没没惹,你是我嫂子我哪敢啊。”

“没惹你对我这个态度?”

“那我应该对你哪个态度,见到你就要表现的很狂热啊,见到你把你按到在地上,见到你脱你的裤衩,做那种事?”

“你……”刘翠翠被刘天祥堵得说不出来话,刘天祥索性提起了水桶,朝着小河套边走去,拎了一桶水回来,将刘翠翠家里的地帮着干完了。

马翠华看着刘天祥给刘翠翠家卖命的干着活,心里虽然不乐意,可是一想到两家也没分家呢,她心里也就施施然了,被太阳晒的厉害,索性转过脸背对着太阳,这样一来,刘天祥和刘翠翠完全脱离了她的视线。

“嫂子,干完了,我该走了,回家还要干马翠华呢。”放下水桶,刘天祥拍了拍手说道。

“天祥等等。”

“嫂子,还有什么事?”顿住步子,刘天祥不瘟不火的问道。

“天祥,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就不让你走,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个态度了,你什么意思啊,马翠华给你什么好处了,你和她一伙。”

“嫂子,我真不明白你啥意思?”

“刘天祥,你别揣着明白装煳涂,是不是你有了马翠华那浪货,把你伺候舒服了,整天和她打得火热,就不理嫂子了?”刘翠翠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说,但刘天祥对她冷冰冰的态度,让她心里极不舒服,一想到昨晚上,刘天祥态度转变如此快,八成是因为那件事情。

“呦,嫂子看你这话说的,人家马翠华,当着你的面,叫我去她屋里干,你敢吗?”

“你……”

“是不是昨晚,昨晚你一边看着我干马翠华,你一边摸了?”刘天祥一拍大腿,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

“我……我没看。”

“就你,还没看,摸出了好几回吧?”

“没……没有,我是在院子里面不小心看到的。”刘翠翠脸红著,她哪里能想到刘天祥心里打的算盘。

“哦,这么说,还是故意偷看的啊,就是不知道嫂子故意偷看是啥意思啊?”

“没……没啥意思。”

“那没啥意思,我就走了,嫂子再见。”刘天祥说完,作势又要走,好不容易等到个机会,刘翠翠哪里会让他离开,超前一跨,双手支开,拦住了刘天祥的去路。

“嫂子,你啥意思?”

“你不准走。”

“我不准走?那嫂子让我干嘛?”

“你吃干抹净就想走人了,忘记之前怎么对我的了?又亲又抱的。”刘翠翠说道最后的时候,脸红了起来。

“又亲又抱的不假,那嫂子你不也爽了吗?每次到最后关头都把我凉在一边,我看还是你吃干抹净走人了呢。”

“那你就是因为这个和我赌气的。”

“差不多。”

“哈哈,天祥你真小气。”刘翠翠哈哈大笑,差点引起马翠华的注意,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声音一压,小声问道,“天祥,我要是给你机会,敢不敢和我也火热一次?”

“啊?”刘天祥一惊,连连摆手道,“那可不行,这大白天的,我孩子她娘在那边看着呢。”

“谁说现在了,你敢我还不敢呢。”

“哦,这样啊,那嫂子你是啥意思,不会又是耍我的吧?”

“才不是呢。”刘翠翠白了一眼,挑起地上的水桶,朝着刘天祥说道,“我晚上给你留门!”

和刘天祥约好了,刘翠翠四点多钟回到了小院,满脸的喜庆,像是过年的一样。

回到家中,刘翠翠拿过毛巾,香皂直接去了外地儿。

打了两桶水,刘翠翠二话不说,直接将自己拖了一个精光,胸前的两个大胸部蹭的一下冲开胸罩的束缚,跳了出来。

抚摸著自己的大胸部,刘翠翠欣喜道,“今晚上就能换口味了。”

一想到晚上刘天祥就能双手旗下,摸着她的大胸部,刘翠翠兴奋不已,双手一招,凉水朝着身上洗去。

先是洗著大胸部,然后又洗了洗下面,反复的搓了几遍,刘翠翠低着头闻闻。

嗯,还差了一点什么。

对肥皂。

想到肥皂,刘翠翠转身从锅台上面拿了过来,又是里三层外三层,狠狠地洗了一遍。

看着自己白净,丰满的身子,刘翠翠很是满意,相信今晚过后,刘天祥一定能让她爽到飞,当然了,刘天祥也一定会被她的身体所勾引的神魂颠倒。

将脏衣服泡在了盆里,刘翠翠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堂屋。

打开了电灯,刘翠翠坐到了镜子前面,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她的心情开始忐忑起来。

从什么时候,她期待和自己小叔子偷情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喜欢上了小叔子身上的味道。

哎……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刘翠翠眼中满是暗澹,想到今天晚上自己就要变成一个坏女人了。

可是……不这样的话,她一个女人家又能怎么办呢?刘天福长年不在家,她的那块地早就干的开裂了,要是再没个男人滋润,迟早要汗死。

将长发盘了起来,刘翠翠又摸了一些香,将自己打扮的像是个新娘子一样,这才爬到了炕上。

炕上,刘翠翠躺下后,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心里害怕的同时,又在期待着刘天祥推开她的房门,爬上她的床,最后拖得精光,弄得她死去活来。

抚摸著自己的大胸部,刘翠翠将心里的那些愧疚感全部一扫而空,无数次的告诉自己,就这一次,和天祥疯狂一次,以后再也不亲热了,哪怕亲个嘴都不行。

翻来覆去,想了很久,刘翠翠想通了,将奶罩子,内裤脱了下来,就等著刘天祥来了。

和刘翠翠一样,早早的刘天祥洗好了澡,吃好了饭,一想到晚上就能和嫂嫂翻云吐雾,心里的那团火蹭蹭的冒了上来。

刘翠翠光屁股等著刘天祥了,可是刘天祥就不一样了,这马翠华吃完饭,就把他缠上了,有事没事还要看他一眼,勾引嫂嫂这可不是小事,千万不能让马翠华发现了。

这几日刘天祥也品出来了,这个马翠华的报复心太强,若是她生气了,那不管不顾的报复你一顿,那么自己在二大爷家的这点破事,她都得宣扬出去。

这俗话说的好,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臭不要脸玩命的。

还是等她睡着了在说吧,也不急着这一时啊。

“我的好嫂子哦,我的小翠翠哦,你可别在自己摸自己了,等着我给你摸去吧。”刘天祥心里这个急啊。

“天祥,你想什么呢?”刘天祥出了外地儿的时候朝着刘翠翠家看了一眼,眼神有些暧昧,刚好被王翠华看到了。

“没……没想什么。”做贼心虚的刘天祥赶紧钻回了屋子。

二人上了炕,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刘天祥推了推睡在外面的王翠华,后者问道,“孩子他爹怎么了?看你翻来覆去的,心神不宁。”

“里面有些热,要不你睡里边,我睡外面。”

“我这怀有身孕呢。”

…… “说的也是,那睡吧。”刘天祥嘴上是这么说,其实心里早就打算好了,只要马翠华一睡着,他就蹑手蹑脚的出去,如果被发现了,他就随便找个理由,比如出去凉快凉快,比如出去上个厕所,嗯,都是不错的理由。

过了十来分钟,王翠华突然说道,“孩子他爹,我想和你商量点事。”

刚刚想要翻身下床的刘天祥,心里吓了一大跳,将身子一压,赶紧说道,“什么事啊。”

“孩子他爹你看看啊,现在刘天福不在家,两家里的活你都要忙,刘翠翠心里记恨我,也不可能照顾我,眼看我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等你亲嫂子小花回来,我想回娘家几天,刚好我妹子也在家,还能照顾我。”

刘天福出去打工了,给嫂嫂制造了机会,现在王翠华又要回娘家,刘天祥眼睛一亮,巴不得这样啊,要是这样的话,那她和嫂嫂不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这个小院干事了吗?

“翠华,你说的也是,这段时间,我的确忽略了你,你要想回娘家你就去吧,回头我去接你。”

“你同意了?”

“同意了,你说得对,咱不能自私,要为孩子考虑,你娘把你养这么大,在这方面有经验。”

“孩子他爹你真好。”

身旁传来了王翠华缓慢,沉稳的呼吸声,刘天祥心里的那团火还在极具燃烧着,蹑手蹑脚的下了炕。

“孩子他爹,你干什么去?”

“啊?我出去尿尿。”

“嗯,尿完就回来,我等你。”

刘天祥急忙出门,站在墙根装作撒尿…

……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