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的房门没关紧 (52-58) 作者:老汉推小车

.

【嫂子的房门没关紧】 (52-58) 作者:老汉推小车

第52章 妖艳姐妹花

“哦,这个么。”被单纯的小姨子这样问,刘天祥也不知道该怎解释,突然想到,刘翠翠他们给自己吃的时候的情景。

“啊,好吃的。”

“好吃的?”赵小叶一愣,心里有些好奇,姐夫怎么把好吃的,放哪里了,好吃的能给女人带来快乐?

“对,好吃的,但是不能给你吃。”

刘天祥这么一说,赵小叶顿时就上来了小孩子的脾气,准确的说,她本来就是个小孩子,刚刚上高中,男人的家伙,她见过村里光腚小男孩软软丢当的,她怎么会知道,男人的那东西,怎么会那么硬,顶着自己跟铁棒子似的,而且,还那么的长。

这姐夫真是个坏蛋,有好吃的,干嘛不给自己吃。

既然是好吃的,那本姑娘就不客气了,本姑娘没啥爱好,就是嘴馋。你还不知道吧,我那偏心的姐姐从城里给你买回来的那么多好吃的,鱿鱼丝,烤鱼片之类的,都叫我给你吃了大半了,没给你留多少,完整的,现在就剩下几条香烟了。

“哼哼,看来你还有存货,你丫的不知道藏哪,藏这里了,多不卫生啊。”想着想着,赵小叶在刘天祥还在暗自得意的时候,伸出自己的右手,勐的一下,隔着裤头,一把就给他抓住了。

“哎呀,你个小馋猫。”被赵小叶这么一抓,刘天祥顿时叫喊了出来。

蹭的一下松开自己的手,赵小叶脸一直红到脖颈,身子不由的颤抖了起来,这姐夫太坏,说什么是好吃的,原来是男人那东西啊,可是,他的怎么这么大,而且这么硬,姐姐不是说,他的家伙不好用吗?

这东西就是能叫女人生小孩子的东西吗,这就是刚才叫自己舒服的要死的东西吗?这就是电视剧里起不来的东西吗?放进自己的身体里,会不会很舒服?

浑身发烫,耳根发痒,不敢去看刘天祥的表情,脸羞得跟火烧云一样,肝都跟着颤,自己一个女孩子,还是个品学兼优的小女孩子,抓了姐夫的……她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小叶子,咋羞成这样了,哎呦,我赔死了,你都摸我了,那我也不能吃亏啊,我要继续摸你的。”刘天祥说完,身手就去脱赵小叶的睡衣。

刘天祥以为,赵小叶会拚命的反抗,没想到,她竟然闭上了眼睛,任由自己怎么摆弄,竟然连话都没说,这一刻,他自己都傻眼了。

其实,赵小叶,内心也在犹豫着,不过,她真的鼓不起勇气,至少现在鼓不起勇气,去拒绝。

刘天祥手抓着睡衣,向上一翻,直接把赵小叶两只雪白的大胸部给释放了出来,小叶子的胸部长的非常的好看,白白的,嫩嫩的,非常的有型,尤其是那两颗精致的小红枣点缀著。

刘天祥刚要伸手抓过去。赵小叶突然睁开眼睛,此时,理智终于战胜了好奇与享受,她抓住了他的手说:“姐夫,不要,你下边起来了吗?”

“早就起来了,硬邦邦的,你不是都摸了吗,我很耐受。”

“啊,那喊我姐姐回来,你和她做,你去摸她的。”

赵小花听妹妹这样说,心里有了些许的安慰,看来自己的妹子还是和自己亲,脚步终于迈开了,一点一点的,像个蜗牛一样,向屋子里走。

这对大胸部,太诱人了,刘天祥怎么会去等,怎么会去叫赵小花呢?

“咕噜。”刘天祥咽了咽口水,小声的说:“摸完了你的,我在去摸你姐姐的。”

一把拉过赵小叶,刘天祥将其狠狠的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刚刚触碰,赵小叶的身子就又颤抖了起来,浑身就像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咬自己一样,麻麻痒痒的感觉,瞬间就传遍了全身,心儿与肺,不断的碰撞著。理智与情感,不断的交战着。

作为一位出色的调控大师,刘天祥怎么会不知道赵小叶身子的变化,她整个身子都在不停的颤抖著,刘天祥顿时心痒难耐,加速了自己揉捏的速度……

“姐夫,嗯,哼,不要。”赵小叶喘著粗气,浑身被电流击打的,不停的抽动,但是那在脑海里残留的理智,不时的提醒她,这个男人是自己姐姐的男人,不该自己这样,何况,这是自己的第一次,这要是给他了,自己真的就没法在嫁人了。

可是自己大胸部上传来的那股麻麻痒痒的舒服劲,又叫她有些舍不得推开他,她的内心,在做着剧烈的挣扎。

这不给,自己好难受,就像要被丢进油锅里一样,这给了,自己的未来怎么办,自己的姐姐怎么看?

两个人刚刚出去喝水,那门没关,赵小花终于走到了门口,就这短短的十几米,却像长征两万五千里。

这一幕,刚好落尽她的眼中,她急忙把身子躲在了门后,心里七上八下的,这天祥……

刘天祥哪里管这些,双手不停的揉捏著赵小叶雪白的大胸部,在赵小叶一声舒服的呻莺声后,把她的胸部抓起,嘴离开她的唇,一弓身子,移动到赵小叶雪白的大胸部之上……

“嗯,哼,哼哼,你坏蛋。”赵小叶已经醉了,她已经彻底的,只知道享受了,脑袋里哪里还有她的姐姐了……

“哎呀,羞死了。”赵小叶羞的,已经不能再羞了。

她的脸被吓的苍白,浑身不停的颤抖著,嘴里发出轻微的呻莺声,她想大声的叫出来,可是她不敢,她怕刺激到自己的姐姐。

“叶子很舒服,天祥也很舒服。”赵小花怎能不被刺激到,她在心里不断的,鼓励自己,要往好的一面去想。

突然赵小叶受不了刘天祥的撩拨刺激,赵小叶双腿一收,用力一并拢,直接给刘天祥,踹到了炕下去。

“咣当。”

赵小花有些嫉妒自己的妹妹,羡慕自己的妹妹,恨刘天祥,他们有不断的刺激著自己的神经,此时,她真的不知自己该怎么办。

突然,看到自己妹妹的脚丫子,飞了起来。

“啊!”她忍不住轻声的呼喊起来。

可是,她的声音,怎么能盖过自己妹子的尖叫声,瞬间被掩埋。

赵小叶那点力度,怎么能给刘天祥造成伤害,他一个机灵,双脚落地,身子只是摇晃了一下,连屁股都没着地,他急忙又跳到了炕上,用上衣擦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水,回味着那扑鼻的香味。

赵小花见刘天祥没事,心落地了,看来无论刘天祥怎么对不起自己,自己的心,都是他的了,哎,自己怎么就那么傻呢?为什么叫自己的妹子帮自己呢,可是自己的妹子要是不帮,他又怎么能起来呢?

大脑空白了。

赵小叶尖叫过后,大脑也空白了,就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停了,被刘天祥亲吻了自己最最羞涩的地方,她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了,尤其是她,看到了自己的姐姐站在门口,更是不知该怎么做了。

该怎么办?还是别干了,自己的姐姐就站在门口呢,刘天祥应该干自己的姐姐,姐姐好给他生孩子。

“姐夫,你不该这样,你有点不要脸了。”赵小叶羞红了脸说。

“小叶子,你别害羞,一个女人,长大都要经历这样的事,再说,你这么漂亮,姐夫看着都眼馋,就情不自禁了,你刚才被我吃的舒服不?”

“姐夫,你不要这样,你应该吃姐姐的。”

“小叶。”刘天祥看着满脸羞愧的赵小叶,声音提高了几分。

赵小叶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羞涩的望着自己的姐姐,她想不明白,姐姐为什么不进来,自己都暗示她了。

“小叶,你别害羞,你姐姐同意我们这样,我也喜欢你,我有能力,同时拥有你们姐们两个,你知道吗,我见了你的身子,就爱不释手,你要是不给我,姐夫会死的。”

是啊,是自己叫刘天祥去摸自己妹子的,赵小花现在还能说什么呢?她想找一个菜刀,把刘天祥剁了,可是,她又舍不得,这是自己创造出来的苦水啊,自己算他什么人能,说是爱自己,可他还不是当自己是他偷来的嫂子,他根本就没想娶自己,他想娶的人,是自己的妹妹,或是小桂桂。

“别说了,什么都别说了,快抱起我的姐姐,你们干吧。”

“那也得先干了你。”刘天祥怎么能叫他继续说下去,他并不知道赵小花就站在后边,但是,在不趁热打铁,这煮熟的鸭子就飞了。

他双手,紧紧的按住了赵小叶。

赵小叶努力的挣扎,但是她怎么会有刘天祥的力气大。

“小叶子,好小姨子,就叫我干一次吧,求求你。”刘天祥不能再给赵小叶机会了,直接提枪上马。

赵小叶身子一颤,她用力的挣扎,可是没有用,那一瞬间,她的灵魂再次飞了起来。

她偷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看见姐姐只是站在门口,傻傻的望着,连个声音都不出,难道姐姐真的希望自己跟刘天祥么?

欲望终于战胜了理智,赵小花的纵容,已经叫赵小叶彻底的迷失在欲望之中,管自己是他什么人,管这个男人是谁,头平躺在炕上,腿一分,管你刘天祥干啥,姐姐你不是爱看吗,叫你看个够吧。

看着赵小叶彻底的投降了,刘天祥的心里乐开花了,小叶子一副等君摘采的姿势,是多么的撩人,望着赵小叶妩媚的样子,他双手轻轻的拦住她纤细柔嫩的腰……

……

第53章 好恐怖的醋坛子

正在翻云覆雨的时候,刘天祥勐然想起赵小花,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门口。

“嗡。”小花的身子跃入眼帘。

只是那短暂的惊慌,刘天祥就会心的笑了。

他说:“嫂子,别站着门口了,进来吧。”

天祥还是想着自己的,妹子还是想着自己的,他们在叫自己过去,赵小花已经不再犹豫了,她要给天祥生孩子,给老刘家生孩子。她慢慢的走进了屋子,她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她趴在刘天祥和自己妹妹的身旁,红著脸,不敢看他们。

小叶子还是处女,不能再往里顶了,幸好自己的小嫂子进来了,不然全根没入的话,小叶子会疼死,会晕过去。

刘天祥看着小叶子难受的样子,听着她的惨叫声,望着朝思暮想赵小花肥大,挺翘的大屁股,他想拔出来,可是小叶子的实在是太紧了,进去时是勐一用力,可是这要拔出来,却被卡住了,怎么拔,也拔不出来。

如果赵小花和两个女人同时噘着白花花的大屁股,刘天祥还是最想干赵小花的,刘天祥说爱赵小花,一点也没掺假,赵小叶都这样了,都说爱他了,可是他却只说了那么几句喜欢。

喜欢,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发出来的欲望以及渴望,但是爱,却是一个女人,征服一个男人的标志。

喜欢,能叫一个男人费尽心机占有一个女人。

但是爱,能叫一个男人彻底拜倒在一个女人的石榴裙下,去做她的奴隶。

虽然爱和喜欢都能叫一对男女做那样的事,但是,性质是有着根本上的不同。

刘天祥怎么拔也拔出来了,自己还不敢用劲,生怕给这小丫头弄破了。

“嗯哼,姐夫……”赵小叶见自己的姐姐脱光了衣服,生怕刘天祥真的就缴械,心里一紧张,后庭一缩,就出现了目前这窘况。

刘天祥额头已经冒起了冷汗,这份刺激,这份欲望已经在赵小叶的呻莺声中再次燃烧了起来,他不能再憋了,望着小嫂子雪白的大屁股,真会急死人的。

他必须要实弹射击了。

他勐的抓起赵小叶那雪白柔嫩的一对大胸部,缓缓的把她推了下去,叫她躺在炕上。

姐两的头,正好紧挨着,赵小叶慌忙中,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赵小花的手,像似在解释,又像似在乞讨,又像似在求助。

刘天祥又努力的试着拔出来一次,可是,还是没有拔出来。

不管了,我干了。

身子勐的一挺,直接的冲了进去。

“哎呀,妈呀,疼死我了。”赵小叶撕心裂肺的叫着,那手牢牢的抓着赵小花的手,手指甲都抓进了肉中。

赵小花一疼,抱住了赵小叶的脑袋,赵小叶用牙齿,狠狠的咬著赵小花的肩膀。

“啊。”赵小花发出痛苦的呻莺,她想不到,妹子的第一次,怎么会这样疼,她想着想着,身子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破了。那就别管了。

刘天祥慢慢的挥动着赵小叶的屁股,一点一点的小心翼翼的耕耘著……

“啊。”赵小叶瞪着眼睛,疼的浑身是汗,原来那股子舒服劲,都没了,疼的她只想去死,可是,她心里怎么也有点幸福的感觉呢?

“小叶,宝贝,忍着点。”

刘天祥抱着赵小叶的腿,继续送著。

小叶子的豁豁,太紧了,虽然哪里面已经被顶破了,可是每送一次,还是有那股撕裂的感觉。

“呜呜,哦。”十几下后,赵小叶那疼痛的感觉,终于消除了一半,那麻麻痒痒的快意,又恢复了一些,她终于松开了赵小花,他闭上了眼睛,她要找回那种享受的感觉。

自己已经不是小女孩了,自己变成女人了,是的,是刘天祥的女人,自己的梦如愿了。

小花傻傻的,眼睛有些直,刚才这一幕给她的冲击太大了,她面无表情,就这么看着刘天祥的动作。

她已经忘记了,这应该属于自己。

听着自己妹子快乐的娇吟声,赵小花的眼泪刷刷的就下来了,她在也忍不住了,她就像丢了最宝贵的东西一样,魂儿都没了,刘天祥的第一次,应该是自己的,怎么,就没了?王甜甜和干姐姐那么求自己,自己都没给,他的怎么就没了呢?

终于,小叶子飞了,完事了。

赵小花心里这个恨啊,妹妹整整享受了五次,她怎么能这样呢,就不能给自己一次吗?

刘天祥真的把自己忘记了吗?自己的身子不再对他有魔力了吗?

舒服完的刘天祥,终于看到了赵小花那双幽怨的眼神,身子一哆嗦,勐的收回自己的作案武器……

由于他撤退得过于仓促,越小叶一下子疼得大叫起来,哭闹着拍打着刘天祥。

赵小花此时也已经不管自己的妹子了,这是你贪图享受的代价,是你自己找的。

“嫂子。”

“天祥,你爱我吗?”赵小花用眼睛瞪着刘天祥的眼睛冷冷的说道。

“嫂子,我爱你。”

“那你为什么叫我嫂子?”

“那我叫你什么?”

“你应该叫我老婆。”

“老婆?”刘天祥有些叫不出口。

“你起来了,好用了是吧?那你就叫你老婆我怀孕吧,给你们老刘家生个孩子,我赵小花,就不欠你们什么了。”

赵小花,心里如同刀割一样痛,她想不明白,刘天祥怎么会这样,干自己的妹妹,她认了,可是,为什么他干的那么投入,投入的都懒得看自己一眼,他太狠了。

我赵小花,是你们老刘家花钱买来的,你们老刘家对我妈妈有救命之恩,婆婆对我好了两年,你刘天祥照顾了我两年,陪伴了我两年,婆婆不是叫我给你们老刘家生孩子吗,那就生吧。

她慢慢的,伸出手,勐的抓起刘天祥的家伙。

可是,怎么这么软,手心里传来黏煳煳的感觉,一切都明白了。

她回头望了一眼妹子屁股底下的血迹,脑袋“嗡”的一声炸响。

自己从城里回来,炕上就有过这么一滩,虽然少了点,但她也知道那是什么了。

刘天祥,你趁我不在家,偷了别的女人,原来你的女人,不光张寡妇和小桂桂。

什么他娘的障碍ed,你在我妹妹身上怎么不ed,你还不是嫌弃我是你的嫂子,你哥哥的女人么,还不是你干了别的女人,没了起来的力气吗?

“刘天祥,你骂了隔壁的溷蛋。”从来不骂人的赵小花,彻底的愤怒了,她怎么能受的了这样的打击。

她不停的扇著刘天祥的嘴巴子,她现在就像疯狗一样了。

刘天祥就这样任由赵小花扇著,赵小花痛苦,他比她还痛苦,他现在知道自己错了,自己不该当着赵小花的面,干她的亲妹妹,这太禽兽了。

刘天祥他娘的终于的醒了,爱情,再次回归,叫他变回人了,他觉得赵小花,在打的狠一些,自己的心,才会舒服,如果赵小花叫自己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

赵小叶也懵了,她已经不再尖叫了,自己身子痛苦的滋味,怎么能赶上自己姐姐的。

她彻底的慌了,姐姐已经把刘天祥的嘴角,扇出了血,她现在已经知道,姐姐的痛了,自己刚才忘情的享受,忘记了自己是帮姐姐的,却替代了姐姐了。

可是,这耳光声的清脆,自己的心,怎么如刀割一样呢?是的,太心疼刘天祥了,即便错了,也是两个人的错,怎么能叫他自己承担吗。

“姐姐,你别打了,求你了,我们错了,你打我吧,都把天祥打出血了。”

赵小叶,勐的从赵小花的后背,紧紧的抱住她。

疯了的赵小花,突然停住了自己的手,她望着刘天祥嘴角溢出来的鲜血,她的心,也如刀割一样痛。

“啊--”赵小花,抓着自己的头发,嚎啕痛哭着。

“姐,你别这样。”

“嫂子,你接着打我,只要你痛快。”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又响了起来。

赵小花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记,那五根手指,红红的印在了她俊美的脸蛋上,看的刘天祥这个心疼啊。

“姐姐,你别打你自己,打我。”赵小叶紧紧的抓住赵小花还要抽打自己的手。

“啊--”赵小花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刺激著刘天祥的心,刺激著赵小叶的心。

刘天祥心里这个难受啊,他这次,真的对不起自己的嫂子了。

“天祥,怎么办啊,你别傻了,想个办法啊,这样会把我姐憋出病的!”

赵小叶的一句话,勐然惊醒刘天祥,她回想起刘翠翠,张寡妇,和马翠华和她说过的话。

这女人恨自己心爱的男人的时候,甜言蜜语,和肉体惩罚,已经没有用了,只能用你的欲望,彻底的征服她,叫她的灵魂得到享受,把她的羞愧,自私,悔恨,用她的欲望烧尽,把她彻底拉倒你无耻的战舰上,这样她才能消停,这样她才能叫你随心所欲,无法无天,想怎么刺激,就怎么刺激。

刘天祥,才十八岁。

可是,一个男人的成熟,并不是年龄所左右的,那要看他成长的环境,那要看,教育他的女人。

做了马翠华几日的老公,这个女人,已经完全把他变成熟了,那些男人怎么才能征服女人的招数,都已经教会他了。

以刺激,对付赵小花的羞涩,对付赵小花的委屈,对付赵小花的愤怒,他只能铤而走险,用这一招了…

……

第54章 床头打架床尾和

“床头打架床尾和。”一句话就能概括这一招的真谛。

好不好用,试试就知道了。

“叶子,按住你姐姐,趴在她的身上。”刘天祥命令道。

小叶子不知道刘天祥要干什么,但是她知道,刘天祥应该想到了办法了。

她勐的一用力,把自己的姐姐按到在炕上,然后用身子趴在姐姐的胸口,死死的压着。

姐妹俩那两对美丽的,雪白的大胸部,相互的挤压着。

刘天祥咽下一口口水,抱住赵小花在挣扎中的修长的玉腿。

“刘天祥,你骂了隔壁的溷蛋,你别碰我,你去找你的女人去,别碰我,我嫌你脏。”

这话窜入了赵小叶的耳朵里,叫她无地自容,她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她的心,有一点点委屈,剧烈的痛。

“姐,你别说了,我错了,要骂你就狠狠的骂吧。”赵小叶一边死死的按著赵小花的身子,一边哭着,喊著。

“小叶,姐不怪你,是姐对不起你,刘天祥,你给我滚,住手。”

刘天祥哪里还管那些,分开赵小花的腿,开始挑逗她的禁区……

“你……你这个浑蛋……”赵小花的身子颤抖著,她情不自禁的,抚摸起,趴在自己身上,妹子小叶子光滑的后背。

赵小叶被她抚摸著,感觉自己的姐姐又回来了,好像不再恨自己了。

刘天祥的铤而走险,成功了,他不但消除了赵小花心中的委屈,和无比我愤怒,还把她带到了一条享受刺激的贼船上。

这是她这样一个,被动的,不会拒绝的女人,逃脱不掉的。

刘天祥这次铤而走险,还有更大的收获,他也把刚刚长成的赵小叶,带到了另一个方向。

姐妹俩的呻莺声,太销魂了,刺激的刘天祥只感觉自己的鼻子都发烫了,好像要有血流出来了。

“骂了隔壁的,你们姐妹俩叫声咋一样,就不能有点差别。”刘天祥狠狠的骂道。

“哎呀,天祥,你怎么骂人?”赵小花羞著问道。

“啊,这算什么骂人,你刚才不是也骂我了吗?”刘天祥解释道。

“我那不是被你气的么?”

“我这不是也被你们姐妹俩气的么?”

“我们怎么气你了?”

“你两相互摸著,我摸啥?”

这话一出口,姐妹俩的手,像被触电了一样,立即分开了,羞的只知道不停的喘粗气了。

“哎呀,你们别停啊?”

“你坏死了!”姐妹俩一起按倒刘天祥,一个掐胳膊,一个打屁股。

三个人,在炕上打滚一般,闹了一会,都累了,姐妹俩一起趴在炕上了。

刘天祥双手搭在姐妹俩的香肩上。

他说:“小花,你还生气么?”

小花说:“好好的,我为什么要生气。”

刘天祥说:“那小叶子和我的事?”

赵小花狠狠的掐了一下刘天祥的脸,没有理他,问自己的妹子:“小叶,你后悔么?”

赵小叶说:“姐,我后悔啥?”

“你的第一次,给天祥了?”

“哦?”赵小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说嘛,后悔不?”刘天祥直给赵小叶递眼色。

“啊,姐,我不后悔。”

赵小花心里一美,说:“小叶,姐知道你喜欢天祥,等你长大了,毕业了,姐就把天祥还你。”

赵小叶一听自己的姐姐这样说,羞涩中,又有些幸福,她说:“姐,你不要这样说,天祥会成我姐夫的。”

刘天祥急忙说:“什么让不让的,我刘天祥的家伙这么粗,你们姐妹俩的又都那么紧,那么小,你姐妹俩都跟我呗,咱们三一起,多幸福啊,干什么谦让,你们当我是啥啊,东西么?”

“啊!”姐妹俩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这话刘天祥能说出口。

“惊讶什么啊,这是最好的办法,小叶子的第一次都没了。”刘天祥说道。

“叶子,这样行吗?”赵小花问道。

“只要姐愿意。”赵小叶回道。

刘天祥这个美啊,鼻子都冒泡了。

赵小花说:“你先别美,你想过这样的生活,必须答应我两个条件。”

刘天祥说:“别说两个,一百个都行。”

赵小花说:“第一个,除了我们姐妹俩,你不准在碰别的女人。”

“哎呀,我没碰过啊?”

“胡说,我回来的时候,炕上的血是谁的,你别蒙我了,现在我知道那是什么玩意了。”

“啊,好,以前不算,以后不碰了。”

赵小叶心里这个气啊,还以为刘天祥也是第一次呢,原来有女人抢到了自己的前边,看来,这个刘天祥以后得看紧了,这要是看不紧,还不得丢了。

赵小花接着说:“好,那我就不问你和谁了,和我也没关系,我原谅你了,第二条,我妹子要上大学,她大学没毕业,你可以碰她,但是不能叫她怀孕,只能叫我怀孕,行吗?”

刘天祥说:“叶子上大学,我支持,到时候我赚钱供养她,这不算什么事。”

“哎呀!”赵小叶一听,抓着自己的头发喊了起来。

赵小花急忙问:“怎么了,妹子,你不同意,姐姐不是和你抢,这是为你好啊。”

“姐,不是。”赵小叶羞的浑身发烫。

“那你咋了?”

“姐啊,天祥都给我了,都喷我里面了,咋办啊,这会不会怀孕啊。”

赵小花一听,抓起枕头,就打刘天祥。

刘天祥急忙问:“叶子,你大姨妈啥时候来的?”

“我大姨妈早死了?”

“不是,是你的例假!”

“你问这干嘛?”

“快告诉我。”

“三天前啊?”

“哦,那没事。”

姐妹俩一起问:“你怎么知道没事?”

刘天祥说:“例假前七天,后八天,女人不会怀孕的。”

“你怎么知道的?”姐妹俩异口同声。

“啊!”

刘天祥这一宿,没闲着,他一会吃吃姐姐赵小花,一会摸摸妹妹赵小叶,姐妹俩她换着法的折腾。

他用他的嘴,用他的舌头,都没敢用手指头插她们的豁豁,就是用手指肚在那个点点上摸摸。

姐妹俩在无数次的痉挛后,终于被他弄的筋疲力竭了。

可是,他那根粗壮的大家伙,任凭姐妹俩怎么吃,甚至刘天祥都把马翠华吃的方法教给她们了,也没再次挺起。

赵小花后悔了,她那时忘我的发疯,忘我的责备刘天祥,扇刘天祥的耳光,使得他的“病”情更加的严重了,现在就连自己的妹子也救不了他了。

“天祥,对不起我错了。”赵小花抱着刘天祥,就哭了。

刘天祥尴尬的,轻轻抚摸著赵小花的后背,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的家伙,怎么对赵小花就不好使呢?

小叶子也心疼了,她说:“姐夫,要不,要不,你在找你以前的女人试试?”

刘天祥说:“不,有你姐妹俩,就不去找了。”

赵小花说:“别,你去吧,第一条,作废,你病好了,在遵守就行。”

刘天祥这个感动啊,抱着赵小花,眼泪都下来了。

这时候,天已经亮了,三人简单的吃了早餐,刘天祥就抱着姐妹俩,睡了。

一直睡到晚上,又吃了晚饭,接着折腾了一会,他还是没有再次挺起,又接着睡。

直到第三天傍晚,吃过了晚饭,刘天祥才出门,此时,他的脸上的肿,已经消了。

这几天,杏花村里发生了一件大事,都轰动了周围的一些村子,那就是一个留守女人,死了。

据说是深夜里,被人拖到玉米地里,扒了裤子,给干了,竟然被干死了。

你想一个女人这样被人弄死,那还不是爆炸性的新闻?成了这几天村里人饭桌上、热炕头上议论的话题。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那女人男人不在家,去临村偷汉子,被干死活该,也有的说,就那女人那岁数,胖的跟老母猪似的,叉开腿估计都没人上……

不过,大部分都猜测,这女人是被人干死的,毕竟那女人男人好几年都没回来,找几个男人,也很正常。

也有人说,估计是被妖精给干了,吸干了精血,死了。

反正说什么的都有,说的都可以写本玄幻小说了。

反正女人死了,至于为何死了,那谁也说不清。

陈瑶去派出所报案,或许能查出什么点线索,毕竟现代医学科技发达,能从那女人里面的残留物找出证据,找出那个男人是谁。

可是这太丢脸了,自己作为一村之妇女主任,主抓妇女的生活,自己管制的女人都被人弄死了。人死了还要再糟蹋她的身子,刘天祥想着就气愤。

骂了隔壁的,自己要是及时抚慰她,她能偷人,能被人干死?

那女人的娘家不干了,来找村里说事,说什么也要给那女人讨个公道。可是到最后,也不知什么原因,这件事竟然也就不了了之了,也没了下文,可能是陈瑶动用了村里的钱,给补偿了吧。

太阳落山,天色近黑的时候,天气开始慢慢变的凉快了,每到晚上村里人都会聚集到麦场旁边的一个大树下,扇著扇子,唠著嗑……家长里短的说个不停,更重要是有人会说一说一天里有什么新鲜的事情……

刘天祥去地里,干完了三家的活,今个也凑热闹来了,因为在这里他可以了解到村里很多的东西,谁家生孩子,谁家娶新媳妇了,谁家女儿出嫁了等等……说不定还能听到一些谁家的老婆去偷汉子了,谁家的小媳妇跟谁有一腿,谁家的姑娘还没结婚肚子都大了,等等一些桃色性的新闻,这些新闻,作为妇女主任,必须掌握…

……

第55章 找寡妇治治

之所以刘天祥来这里,他是想看看,这些村里的女人们,能否把他的粗壮的大家伙,刺激起来,虽然不想干,但是趁著夜色,摸那些村妇们的胸部,小媳妇们的屁股,黄花大姑娘的大腿……

以前没有女人的时候,这样摸着摸著就硬,不知道这有了女人还好不好用。

现在又是夏天,正好是下手的好时机,这些聊天的女人,他基本都摸过,基谁家媳妇的胸部大,谁家的媳妇的胸部小,谁的老婆屁股大屁股小,他都一清二楚。

刘天祥专门找了一个女人聚集多的地方,一屁股就坐了下来,他很喜欢听这些娘们们唠家常。

“喂,妇女主任,那死了的女人是不是被你弄死的啊?”这时,人群里发出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刘天祥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姚寡妇,姚寡妇三年前就死了丈夫,一直也没再嫁,身边也没孩子,独自一人过,虽说姚寡妇脸蛋上皮肤有点糙,但身上的皮肤绝对是丰润而又光滑,也算的上是风姿卓越。

刘天祥不止一次的摸过姚寡妇的屁股,在他的印象里,姚寡妇的身材应该算是村里最丰满了一个了。

虽然姚寡妇一人生活,但他始始终与村里男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洁身自好,虽然她三十多岁了,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就算有男人故意到他家里借东西来引诱她,姚寡妇都坚决的拒绝了。

这样贞烈的女人,更有味道。

她一点也不给那些男人机会,久而久之,村里仅存的几个歪瓜裂枣的男人也没得到过姚寡妇的身子,从此之后,也没人再打姚寡妇的注意了。

刘天祥嘿嘿一笑,直接的蹦到姚寡妇的身边,趁姚寡妇还没反应过来,就在她高耸的大胸部上抓了一把,说道,“哎呦呦,你可小瞧我了,就死了那货,哪有你姚寡妇俊啊,我要干你姚寡妇啊,来来来,给小爷把腿噼开。”

刘天祥一席话,惹得人群里哈哈大笑。

和其他女人一样,姚寡妇就没把刘天祥当做一个孩子看,不但姚寡妇如此,其实村里人都一样,始终认为刘天祥是个小流氓,小不正经的,就知道摸女人屁股,占便宜的小流氓。

“哎呦,骂了隔壁的,毛都没长齐,就敢抓老娘的胸部,你好使吗,你姑奶奶我可憋了好几年了,你能伺候的了吗?”姚寡妇继续挑逗著刘天祥。

“能不能,你脱了裤子,把著大树,噘著屁股,不就知道了,我保证你像杀猪一样叫唤。”

刘天祥的话,又是惹的人群里一阵大笑。

“骂了隔壁的,你怎么拿老娘开涮?”姚寡妇白眼一翻,“你骂了隔壁的,是不是没事整天干你嫂子啊?你嫂子就把著大树,噘著屁股给你干?”

刘天祥和赵小花,是村里这些留守女人,议论的焦点问题,这村里,家里有男人的,没几家,刘天祥这一家,还是叔嫂关系,不被她们天天议论,才怪呢。

“你骂了隔壁的,你嘴真损,我是不是该找个驴,把你嘴堵上啊?”刘天祥又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边抽烟一边说:“在他娘的说了,你们瞎合计我嫂子和我有意思吗,就是我干我嫂子了,管你们什么事?”

还别说,此时的刘天祥,还真有几分官威呢。

“就你,你嫂子要是噘了屁股,你敢干,就你,能插进去,你会插吗?”姚寡妇接着挑逗刘天祥。

哎呀,姚寡妇的玩笑,咋说的这么准确呢?

刘天祥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这帮王八羔子,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这不是揭短往伤口上撒盐么?

不能乱了方寸,要稳,这群老娘们,可都会察言观色呢,这稍微一不自然,就露了马脚,自己倒是没什么,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可自己小嫂子的脸皮,薄着呢。

“骂了隔壁的,好不好用,你试试来,赶快噘屁股,咋滴,还等本干部亲自下手啊,啊,你个烂货!”刘天祥站了起来,做好逃跑的准备,他知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姚寡妇肯定会动怒,他太了解她了。

人群里马上起哄大笑起来。

姚寡妇左右脸颊上马上起了一层红晕,站起来,就追打刘天祥,嘴里还骂着,“骂了隔壁的,刘天祥你多大啊,当个妇女主任就了不起了,还不是长着你大娘,啊,你没大没小的,我这么大岁数了,你也这样说我,骂了隔壁的,有人生没人养的,老娘替你妈妈好好管管你。”

“哎呦呦,我滴姚大嫂啊,我是纯爷们,你也不看看,村里像我这样的爷们,还有几个了,我强壮着呢,来来,咱们乾乾,保证你的豁豁啊,爽上天啊。”

“去你骂了隔壁的,小兔崽子,有种你别跑。”

“哎呀,你脱了裤子,我就不跑了。”

骂了隔壁的,就知回头气她,忘记看路线了,咋跑到死角了呢?

刘天祥被姚寡妇抓住了,她揪著刘天祥的耳朵。

“骂了隔壁的,小兔崽子,你跑啊?”姚寡妇气喘吁吁,已经没了力气。

刘天祥就趁机伸出双手,在姚寡妇浑圆的大屁股上抓来抓去,头部顶着她又大又圆的胸部,不时的扭动着,故意哭丧著说,“哎呦呦,咋这么软呢,没穿奶罩吧……”

“嗡。”这小兔崽子,咋这么会抓,会顶呢?

姚寡妇只感觉,自己的胸部,被他的头,顶的酥麻痒痒的,说不出的舒服。

心中的浴火腾腾而起。一股久违了的男人的味道扑鼻而来,差点把持不住,还好及时一把推开了刘天祥。

姚寡妇一边红著脸,一边喘著粗气。

这小子长大了,不在是小屁孩了,咋她顶自己的胸部,抓自己的屁股,自己的感觉这么强烈呢?以前咋没有这种感觉呢?

废话么,这还是以前的刘天祥么?这几天你没见过他,他玩了多少女人了?还不会顶你?

“嘿嘿,大嫂子,舒服不,是不是想我干你啊?”刘天祥笑着说道。

“你个死东西,你跟谁学的啊?”姚寡妇一边整理著被刘天祥顶乱了的衣裳,一边说道。

“哎呀呀,想着你睡不着,自然就会了。”刘天祥摊开双手,一脸坏笑。

天有点黑,姚寡妇看不到他的坏笑。

不过姚寡妇好呆也是过来人,她当然知道刘天祥在故意调戏自己。

不过刚才的感觉太舒服了,姚寡妇心里暗暗想道,这个刘天祥再也不是那个小屁孩了,他是个可以拯救寂寞女人的男人了,这里没别人,刘天祥会不会,趁著天黑,把自己干了呢?

如果他要干自己,那么自己是从还是不从呢?

她心里七上八下的,说不出个滋味。

苦苦期待着刘天祥做点什么,可是人家刘天祥,一拍自己的屁股,走了。

姚寡妇心里这个恨啊,只好跟着他的屁股后面,又回到了大树下。

渐渐的,村里人都开始散了。

大树下就只剩下姚寡妇和刘天祥两人了。

两人还在喋喋不休的谈论著,姚寡妇始终也没注意到刘天祥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的那对大胸部在看。

若是换做旁人的话,他早就走了。可是刘天祥不刚刚顶着姚寡妇的胸部,就顶出了感觉,他有点舍不得走。

这两个人很熟悉,刘天祥以前没少帮姚寡妇的忙,她们家的力气活,基本上都是刘天祥帮着干。

有时候刘天祥还会到姚寡妇家,吃着姚寡妇做的饭,没事的时候也找她聊聊,有时候刘天祥还说一些黄段子给她听。虽然两人没有发生那个关系,但也很是微妙。

这些年来,独守空房的姚寡妇的大屁股,也就刘天祥有意无意的抓过。

以前觉得他是孩子,可是今个,那种感觉错位了。

连姚寡妇都感到很奇怪,要是别的男人这样的调戏和引诱自己,恐怕她早就发怒了,可是对刘天祥……姚寡妇不但没有发怒,而且心里还些许的渴望。

自己怎么喜欢上一个小孩子了呢?是自己想要个孩子吗?还是刘天祥长的俊,自己要老马吃嫩草了,姚寡妇一时也说不清楚。

“天祥,我给你说一件事情,你可不要乱说啊。”这时,姚寡妇见刘天祥起身了,怕他走掉,急忙开口说话了。

“哎呀,咱们两都老夫老妻了,你还信不过我,这都没外人了,有啥你就说呗,是不是憋不住了,想叫我干你?”刘天祥拍了下自己的胸脯。

“去你的,你把耳朵凑过来。”姚寡妇很顾做神秘的说。

“什么事情啊?这么神秘啊!”刘天祥把身子凑了过去,同时也借着月光,仔细打量着她衣服里那雪白的大胸部。

“村长弟弟那玩意不好用,现在都不敢和王青青睡一个被窝了。”姚寡妇说完捂著嘴笑了两声,接着说,“这事,你可不要跟别人说啊。”

刘天祥哦了一声,“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具体点。”两口子大晚上不睡一个被窝,这里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突然姚寡妇很警觉的看了看四周,怕是被人听见似的,拉着刘天祥的胳膊就往家里走,“走,跟我走,到家里说去。”

“哎呀,你怕个啊,这里黑的连女人的白屁股都看不见。四周又没一个人。”刘天祥嘿嘿的笑着,“你是不是想带我回家干你啊?”

“骂了隔壁的,别说话,跟老娘走!”一会儿工夫,姚寡妇就把刘天祥拽回了自己的家里。

刘天祥心里嘀咕著,这娘们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小心,以前在人群里敢直接放响屁都不脸红的,今儿个是怎么了?难道拉着我到他家,是想让我干她?

想到这里,刘天祥的命根直直的挺起来了…

……

第56章 干还是不干

干还是不干?

干对不起家中的姊妹花。

不干,对不起自己的大家伙。

哎呀,还是干吧,嫂子不是说第一条作废了吗?

哎呀,刘天祥我去你个死大爷的,你丫的咋出门就变心呢?你丫的就为你粗壮的大家伙活着的?

哦,对了,他那死大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还真是,就是有这样的男人,一手抓爱情,一手抓欲望,爱情在身边的时候,他放弃欲望,欲望在身边的时候,他放弃爱情。

即便心里面怎么爱赵小花,可是,也受不了这大家伙直直的顶着自己的裤衩子啊。

哎呀呀,干吧,干吧,这要是回家了,说不定就又起不来了,自己这两晚上,就听这姐妹俩嗷嗷的叫了,自己憋的难受啊。

刘天祥反反复复的,不断的矛盾着,不断的斗争着。

两人进屋后,姚寡妇深深的喘了口气,然后直接插上门,爬上炕头,就说:“死样,咋害羞了,上炕啊……”

还没等姚寡妇说完,刘天祥也坐了上来,对着姚寡妇的面就说:“快点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姚寡妇轻声说:“前几天的夜里,我到村长弟弟家,站在院子里,就听到村长的弟弟和他媳妇在屋里大闹大吵的,好像就是为了不和他睡一个屋里这件事。”

“什么意思,你是说?村长的弟媳妇外面有人了?”刘天祥装作不经意的摸著姚寡妇的手,只觉的细腻柔软,手感很好。

“对,好像是村长的弟弟不好使!”姚寡妇拿开手在刘天祥脸蛋上摸了一把,“还是天祥聪明。”

“难道真是这样?”

“谁说不是?不是村长弟弟不和他媳妇一块住,而是村长的弟媳妇不和他男人住?你说这小子窝囊不窝囊,自己花钱买的媳妇不给他睡。娶媳妇不就是拿来睡的?我就听王青青说,你骂了隔壁的,你那玩意那么小,都顶不进去,和我睡啥!”姚寡妇说的声音还是很小,接着又长长了叹了一口气,好像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似的。

刘天祥抽了一支烟,点上,刁在嘴里,吐了一个烟圈,似是在沉思着什么。

“哎,你说村长的弟媳妇的外面的那个野男人会是谁?她要是没野男人,她怎么知道村长弟弟的小?”姚寡妇站了起来,开始铺床了,边铺边说:“没有比较,怎么知道小?”

刘天祥心想,骂了隔壁的,黄瓜呗,还能有谁。

其实他不知道,自从见了刘天祥的大家伙,王青青也不想跑了,这女人一不想跑了,胆子就大了起来,就不在害怕村长的弟弟了。

和村长的弟弟打了几架,就占了上风,就叫村长的弟弟怕了自己。

尤其是用你的太小了,这句话,彻底的把村长的弟弟的自尊给伤了。

渐渐的,就和村长的弟弟分开睡了,她不为别的,只为能够,安静的幻想刘天祥,幻想刘天祥的粗壮。

但是,这刘天祥是不知道的。

刘天祥吞云吐雾的说着,“这有什么?你大惊小怪的,我还以为什么事呢?”

“你说的也是。”

“不过,也许还真是在外村偷了人呢?”刘天祥想起那次在河里偷看村长的弟媳妇洗澡的画面来,那可是村长的弟媳妇啊,若是那次确定了她外面有男人,就该趁机上了她,反正她已经被野男人给上过了,差我一个也不多,谁上不是上呢?

刘天祥心里又想,若真是村长的弟媳妇外面有野男人,那岂不是村长弟弟被戴了绿帽,那要是传了出去,村长家可要丢大人了。若是能抓住村长的弟媳妇和她野汉子的把柄,到时候想干啥就干啥。

那还不扒了村长的弟媳妇的衣服?让她趴在炕头上,老子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想着村长的弟媳妇水灵俊俏的小脸蛋子,刘天祥心中的浴火轰的一下子就上来了。

哦对,和村长的媳妇一起干,插黄瓜,搞萝卜,肯定爽!

这时,姚寡妇已经铺好了炕,炕上的被子纯红色的,此时姚寡妇坐在被窝里就像是一个新娘子,脸蛋红润润的,在灯光的照射下,也不显得糙了。

“好了,老娘要睡觉了,你也该走了。”姚寡妇下了逐客令。

看着姚寡妇的模样,刘天祥不由的瞬间痴呆了,嘿嘿一笑,欲望就出来了,“嘿嘿……烂货,看你被子都铺的整整齐齐的,我就不走了吧!”

“滚你骂了隔壁的,小崽子,净想着占老娘的便宜。”姚寡妇淬了一下刘天祥,“毛都没长全,你懂个啥啊?”

“我懂个啥?毛没长全?要不我脱了裤子,你看看我毛长全没?”刘天祥笑着说,“大嫂,我老觉得你怪可怜的,整天到晚也个男人陪着,夜里更是独守空房,也没个男人滋润滋润,今个我给你滋润一下哈。”

“滚你骂了隔壁的,你赶紧给我走。我才不想那事呢。”姚寡妇又催促刘天祥走。

“哎呀,你就别装了。你三十好几的年龄了,你不会天天自己摸自己吧。”刘天祥嘿嘿一笑,问道。

“嗯?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姚寡妇脸色一红,站起身来,就推著刘天祥,要把他撵出去。

“姚寡妇,你就别装了。你三十好几的年龄了,那小洞洞都荒废好几年了,我就不相信你的手指就真能代替男人的家伙?。”刘天祥嘿嘿一笑,继续刺激著姚寡妇。

“嗯?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姚寡妇脸色一红,站起身来,就推著刘天祥往屋外推去。

“我的亲姐啊,一句话,你就说你想不想吧!都别墨迹了。”

“想想想……想又怎么了?我想还不行吗?”姚寡妇用尽了气力把刘天祥退出了屋外,赶紧插住门,身子死死的靠在门上,防止刘天祥再进来。喘著粗气,一想起自己的清苦日子,姚寡妇双眼里流出了泪。要说不想那事全他娘的都是扯澹,能不想吗?三十几岁的年龄,正是女人最有味道的时候,而自己的男人死的早,没有男人滋润的女人还算是完整的女人吗?

姚寡妇心里比谁都明白,要是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恐怕爬上自己床的男人都能排成队了。虽然她想但是他不敢,做人也有自己的底线,作为一个女人,更要有,一个寡妇必须有。

在屋外的刘天祥伸手想拍门,可又停住了,心里则想,你这娘们还挺能忍的,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咱们俩整天里在一块打情骂俏的,以后就狠狠的引诱你,你能忍一时,还能忍一世不成?早晚你会把持不住的,还不是从了我?成为自己的娘们?

想到这里,刘天祥心里美美的,一路哼著小曲回了家。

刘天祥回到自己的院子之中,就听见屋里飘出“嗯,哼”之声。

心想,这姐妹俩趁自己不在家,自己干上了了?

推门进去一看,不是那么回事。

只见刘翠翠、赵小花、赵小叶趴在炕上,一边吃着小吃,一边看录像呢。

刘翠翠一见刘天祥进来了,脸腾的一下红了。

刘天祥急忙说:“哎呀,嫂子,看个破录像脸红啥?”

刘翠翠轻哼一声:“死样!”

这赵小叶,本来就是个小孩子,虽然被刘天祥给破了,但是她也脱不掉小孩子的性子。

她的心里只有爱和不爱,哪里会管什么场合,看见刘天祥之后,就从炕上跪了起来,张开双臂,说:“哎呀,天祥,你可回来了,快背我去尿尿,憋死我了。”

她还行,没当刘翠翠面叫刘天祥姐夫。

这一声叫的,惹得刘翠翠双眼怒瞪刘天祥,她心里合计,这天祥怎么连小孩子也不放过呢?

赵小叶看到了,心想,看一会回来我怎么收拾你。

刘天祥脸一红,不过也没管什么,抱着赵小叶,就往外边走。

来到院子里,刘天祥说:“大黑天的,你也别去厕所了,就蹲在院子里尿一泼得了。”

赵小叶搂着刘天祥的脖子说:“哎呀,姐夫,我没穿鞋啊。”

刘天祥说:“那你咋尿,光脚丫子?”

赵小叶撒娇说:“我不,你像抱小孩那样,抱着我尿。”

刘天祥说:“你哪里来的这些花样?”

赵小叶脸一红说:“录像里学的!”

赵小叶只穿了一件睡衣,连内裤都没穿,刘天祥还真的像把著小姑娘那样,搂着她的双腿,把着她尿尿。

赵小叶原本见屋里人多,想和刘天祥出来近乎近乎,可是这被一个男人把著,她哪能尿的出来。

“你咋不尿啊?”

尿完之后,赵小叶说:“哎呀,都尿你手上了吧?”

刘天祥说:“没事。”

赵小叶说:“你硬没,我想要了。”

刘天祥说:“没!”

赵小叶有点失望说:“我以为,当我姐姐的面,你起不来,看来当我面,你也起不来了。”

刘天祥说:“你别这样说,过段时间就好了。”

赵小叶说:“那你和我说实话,你刚才出去,和别的女人能硬不。”

刘天祥说:“嗯,能。”

赵小叶说:“那你快抱我回屋吧。”

刘天祥把赵小叶,抱回了屋子,就去外地儿洗手了。

洗著洗著,就听刘翠翠在炕上喊:“哎呀,死小叶子,你干嘛脱我衣服啊?”

小叶子笑着说:“大嫂子,你的胸部好大,咱们姐妹俩比比。”

“嗡。”刘天祥想不到,赵小叶为了叫自己起了,竟然想了这么一招,可是,可是它咋就不起来呢。

赵小花说:“你录像看疯了咋滴,你咋没大没小的呢,你在这样胡闹,我给你送回家去。”

赵小叶红著脸说:“那录像里女人摸女人,那个舒服劲,我学学咋了。”

说完,趁著刘翠翠不注意,就双手抓起来刘翠翠的大胸部。

“哎呀,小叶……”

……

第56章 干还是不干

刘天祥急忙进屋,刘翠翠一看见他进来了,那脸更红了,手死死的抓住赵小叶的手,不叫她动。

此时赵小花心里有些明白赵小叶的用意了,自己能找她给刘天祥治病,她学着也找刘翠翠给刘天祥治病了。

刘翠翠和赵小花,那是刘天祥最喜欢的两个女人,喜欢刘翠翠都大过喜欢赵小叶,小桂桂。

一个成熟,一个青春,是两类女人的最典型的代表。

赵小花看刘天祥眼睛直直的望着刘翠翠的大胸部,心里酸酸的,可是又一想,自己都和刘翠翠那个了,人家刘天祥为什么不能呢,只要不背着自己偷偷干,当着自己的面干,也许刘天祥还真能起来呢?

赵小花鼓足勇气说:“天祥,你和我说实话,你喜欢大嫂子不?”

刘天祥脸一红,坐在炕上,抱住了赵小花。

刘翠翠一看,两个人当着自己的面都亲热上了,心一酸,就把抓着赵小叶的手,松开了。

赵小叶学著录像里女人的姿势,就隔着刘翠翠的衣服,揉搓起来她的大胸部。

“嗯,哦。”录像里的一群女人,不时的发出呻莺声。

刘天祥体内窜出一股子火热,就叼起赵小花的唇,吻了起来。

赵小花急忙推开他红著脸说:“大嫂子在这呢?”

刘天祥说:“怕啥,她不也摸过你么,我当她面摸你,气气她。”

此话一出,三个女人,羞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小叶子没有什么社会经验,没被社会的一些条款束缚过,那上起一股子邪劲,还真邪门,她这几天被录像刺激的,一门心思想找个女人摸摸,自己的姐姐摸起来,总不是那样的滋味,今个见刘翠翠的胸部那么大,就上了心思。

刘天祥不在家,她不敢动手,刘天祥回来了,给了她足够的勇气,在说,她心里也想着刘天祥能再次起来,她觉得,刘翠翠长的很好看,至少刘天祥干她,两人很般配。

“嗯,哼,小叶,你轻点。”刘翠翠见刘天祥没反对,就任由小叶子摸了,那录像看的,她早就难受了,她想,小叶子你摸就摸吧,一会你摸完了,天祥就摸我了。

刘天祥也学着小叶子的动作,摸起了赵小花的大胸部,赵小花羞的,脸滚烫滚烫的。

她贴著刘天祥的脸,在他耳边小声说:“你太不要脸了。”

刘天祥说:“谁叫你们看录像了。”

赵小花说:“答应我个事。”

“嗯。”

“你不可以自己去找刘翠翠,要干她,必须当着我的面。”

“嗯。”

赵小花觉得,刘天祥当着别的女人的面,摸自己的胸部,心里有股说不出的刺激,羞涩,但是很舒服,那豁豁里的水,都出来好多了。

刘翠翠也是,她没事的时候天天自己摸自己的,可是这当着刘天祥的面,被一个女人摸,她都觉得,比刘天祥摸自己,来的更舒服。

“嗯,哼,舒服,啊,天祥。”刘翠翠轻声的呻莺著。

“呵呵,大嫂子,我不是天祥,你想叫他摸你啊?”赵小叶笑着说道。

“哦不。”

“不什么?”

一男一女,两大邪人,强迫着赵小花和刘翠翠脱了上衣躺在了一起,这两人,交叉着摸,刘天祥一只手,抓赵小花一只雪白的大胸部,一只手抓刘翠翠一只雪白的大胸部,赵小叶,也是如此。

两个人,像极了鼓手。刘翠翠和赵小花那两对雪白的大胸部,叫他们摸的哦。

“嗯,哼,哦,舒服死了。”赵小花一句都没干叫,这半天,都是刘翠翠一人在叫。

“天祥,起来没?”赵小花问道。

“他咋了?”刘翠翠问道。

“大嫂子,他那玩意起不来。”

刘翠翠一听,慌了,那粗壮的大家伙,自己还没干过呢,咋就起不来了?

这四人已经玩的,没羞没臊了,虽然是在赵小花家,刘翠翠也不管不顾了,打开刘天祥和赵小叶的手,起来,就脱了刘天祥的裤子,把那东西含进嘴里,就吃了起来。

可是,吃了半个小时,也没吃起来。

“你咋了啊,天祥,你被小鬼缠身了,还是遇到狐仙黄仙了?”刘翠翠把著刘天祥的大家伙,就哭了起来。

她一哭,赵小花也跟着哭,不过,她见刘翠翠对刘天祥这么好,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刘天祥心里甭提多不是滋味了,啥心情都没有了,穿上裤子,点上一根烟,就抽了起来。

赵小叶被她们两哭烦了,就说:“哎呀,你们两别哭了,想点办法啊?”

三个农村的女人,不是医生,能想出什么好招?

无非就是脱的一丝不挂,尽所本能,刺激刘天祥呗,可那最有希望刺激他起来的刘翠翠,大姨妈还没走呢,连裤衩都不敢脱。

三个女人换著吃刘天祥的粗壮的大家伙,没好用,就一起吃,也没好用。

赵小叶说:“我们学录像里的那几个女人,相互干,刺激他。”

三个女人当着刘天祥的面,相互摸,相互吃,他依然不好用。

最后没招,拉刘天祥参与进来,刘翠翠和他一起摸赵小花姐妹俩,吃赵小花姐妹俩,也没好用。

玩累了,刘天祥心疼赵小花和赵小叶,再说不给女人整爽了,多没面子。他给她们姐妹俩十几次乐到翻天,这馋的刘翠翠这个悔恨啊,大姨妈咋就赖上不走了呢?

不过还好,今晚刘天祥抱着她睡,心里有些许的安慰。

四人大被同眠,赵小花谦让,刘天祥搂着刘翠翠和赵小叶,她睡在了妹妹身边。

刘翠翠说:“听说卖屁股女人都有能耐,要不找个试试?”

赵小花说:“王秋涵回村了,明个天祥送小叶回去,要不把她接来?”

赵小叶说:“死马当活马医吧。”

第二天。

刘天祥骑着自行车送赵小叶回家,赵小叶心里很不舍,可是她必须回家复习了,这要开学了,马上就高二了,学习成绩可不能耽误了,她还想考大学呢。

不过这就要分别了,心里总不是个滋味,她想,这马上就要进村了,在不亲热会,还不知道啥时候能亲热上呢。

路过苞米地,赵小叶拉着刘天祥钻了进去,搞了一个多小时,依然没好用。

赵小叶被他手指头整出了好多次髙朝,也累了。

她说:“姐夫,以后要来看我。”

刘天祥说:“你丫的,学坏了,好好学习,不准找别的男人。”

赵小叶嘿嘿一笑说:“男人我就喜欢你,我保证不找,可是女人我不敢保证。”

刘天祥心想,坏了,赵小叶彻底学坏了。

他说:“你要找,就去找王甜甜她们。”

“就知道你和她们有一腿,我说她们没事咋总上我家打听你?”

“啊!”

到了杏花村,巧了,在街上,就遇到了王秋涵,赵小叶介绍两个人认识,告诉她姐姐叫她去杏花村,就自个回家了。

“哎,怎么是你?”

“呵呵,我们还真是有缘分。”

这王秋涵不是别人,就是上次,刘天祥在旅馆进错房间,乱摸的那个女的。

不过此时看着她,长的还真有几分姿色。

两个人有前科,不一会就熟络了。

说说笑笑的,在大街上走,跟认识好几年似的。

二人在街上走着,走到一家服装店时进去了,王秋涵在店里拿着一个粉红色的乳罩在自己的身上比划著,还跟店里的女售货员有说有笑的。

“好看不?”

“你穿上我才知道好看不好看。”

“哈哈,好直接我喜欢。”

“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王秋涵说:“你等我一下,我买点东西,咱们就走。”

刘天祥点点头,说:“中,我等你。”

王秋涵又走进服装店里,从身上掏出钱把乳罩买下来,把乳罩装到一个蓝布兜子里,然后拎着蓝布兜子出了服装店。

王秋涵走到刘天祥的面前,问他:“天祥是咋来的?”

刘天祥说:“我骑车来的。”

王秋涵说:“那行,你就骑车带我去吧。”

刘天祥笑着说:“好,你不怕把你屁股颠八瓣,就行。”

刘天祥一边跟王秋涵说着话一边去她家娶了些衣服,然后载上王秋涵往杏花村里赶。

从苦杏村到杏花村的路基本上都是山路,尤其到了杏花岭是一个大陡坡,那里山高林密,附近又没有人住,听说村里的那个留守女人就是在这里给糟蹋了。

自从出了事以后,整个乡里的女人都不敢再独自一个人过杏花岭。

刘天祥骑着车,载着王秋涵下了杏花岭。因为杏花岭的坡度很大,所以刘天祥一下了杏花岭就累得满头大汗,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王秋涵坐在车后,听到刘天祥的喘气声,说:“天祥,找个地方歇一会儿,我的大屁股啊,还真被你颠八瓣了呢,你不心疼姐姐啊。”

刘天祥把车停在了一片长势很好的高粱地前,王秋涵从车上跳下来,用手揉了揉屁股。

刘天祥把车停好后,坐到路边的一块石头上歇歇气。

王秋涵忽然觉得背后有些痒痒,就伸手在自己的后背上抓了几下,可是怎么抓还是痒痒,她说:“天祥,我背后痒痒,你给我抓一抓。”

“你哪地方痒?”刘天祥站起身来,把手放在王秋涵的后背上,轻轻摸了一下,这一摸不要紧,手上就像触电了一样,他心里跟着一激灵,心想王秋涵的身子可真软…

……

第58章 不愧是卖的

“就这个地方。”王秋涵把手伸到背后指了指脖子下方的部位。

刘天祥隔着衣服给她搔了几下痒,可她还是觉得痒痒,就说:“你隔着衣服咋抓痒啊,把手伸衣服里去。”

刘天祥的脸一红,说:“这大白天的,我把手伸你衣服里,让人看见了会讲闲话的。”

王秋涵一听也觉得不妥,她向路边的高粱地看了看,说:“你怕人看见,我们就找个没人的地方抓。”

王秋涵说完就向高粱地走去,刘天祥跟在她身后走着。

到了高粱地的地头,王秋涵一弯腰就钻了进去,刘天祥站在地头见王秋涵钻进了高粱地,他犹豫了一下。

这时,王秋涵探出头来说:“你傻站着干啥呢,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啥,赶紧进来,我身上痒着哩。”

刘天祥只好也钻进了高粱地,高粱地里有一块不大的洼地,洼地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一些发黄的高粱秸秆,看样子是下雨时雨水太大都积到这个洼地里把高粱给淹死了。

王秋涵把后背的衣服一撩,她那雪白光滑的背嵴就露了出来,她有些急不可耐地说:“天祥,你快点抓,我都要痒死了。”

刘天祥把手放到王秋涵的背嵴上开始轻轻地抓起来,刘天祥看着一根横勒在她后背上的黑色带子,满脑子里,想着刘天福说的那些关于王秋涵的传闻,以及她的各种技术。

王秋涵觉得刘天祥手劲太轻,大声说:“天祥你这是占我的便宜,还是给我抓痒呢。”

刘天祥说:“当然是给你抓痒了。”

王秋涵说:“你用点力气,好像没吃饱饭一样。”

刘天祥的手上加大了力气,王秋涵很舒服地哼了一声,身子也跟着扭动了几下,她这一扭,前边那黑色的乳罩就被刘天祥看到了,看着半边被乳罩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大胸部,在想起刘天福说这个娘们活如何的好。刘天祥的那个病瞬间又好了。

王秋涵的手又向后指了指,说:“向下边一点儿。”

王秋涵这一指胳膊无意间碰到了刘天祥顶起来的那个东西,王秋涵发嗲说:“这是什么东西呀,硬邦邦的。”

王秋涵说完嘿嘿一笑,媚眼看着涨红脸的刘天祥,伸手在他的胳膊上拧了一下,抿嘴笑着说:“天祥,你干啥呢,心里动什么歪心思呢?”

刘天祥赶紧把脸转到一边,不好意思地说:“我心里没打什么鬼主意。”

王秋涵笑着说:“看你那个没出息的样,在小旅馆,你不是摸过我么,胆子哪去了?”

刘天祥说:“你啥意思,叫我干你?”

王秋涵说:“你敢干,老娘奉陪。”

刘天祥问:“弄哪种事儿?”

王秋涵瞪了他一眼,说:“你是真傻啊还是装傻,男人跟女人还能弄什么事儿。”

刘天祥和赵小叶整的已经都累了,他摇摇头,说:“还是先回村吧。”

王秋涵一撩衣襟就把上衣给脱了,然后转过身来,盯着刘天祥,笑着说:“就在这里干,刺激!”

刘天祥看着王秋涵那对被乳罩兜得浑圆的大胸部,还有那一条深深的肉沟,呼吸忽然变得急促起来。

王秋涵见刘天祥有了反应,说:“你要想跟我弄那事儿也没什么,不过你得给我一百块钱,我的身子可不能让你白弄。”

刘天祥把目光从王秋涵的身上移开,摸了一下自己的裤兜,刚在乡里给小叶子买了些吃的和学习用品,就剩下二十七了,不够,他说:“一百块钱,是顶一百下不?”

王秋涵愣了一下,没想到刘天祥居然这样说,她说:“嗯,你要是能顶一百下,就一百下。”

王秋涵说完,两条白花花的胳膊就缠上了刘天祥的脖子,她胸前的两个大胸部不停地刘天祥的胸前磨蹭著,弄得刘天祥手忙脚乱的。

刘天祥勐地一把推开王秋涵,说:“你听仔细了,一下一块钱。”

“行行,快干吧,我都受不了了。”王秋涵又凑了过来,一伸手把乳罩后面的卡扣解开,然后把乳罩拿掉,她那两个雪白丰满的大胸部就暴露在了刘天祥的眼前。

刘天祥这个时候很想把眼睛闭上,可是王秋涵的两个肉峰就像两块磁石一样把的目光牢牢地吸引住了。

王秋涵用手捏了捏自己的大胸部,眯缝着眼睛,看着刘天祥说:“天祥,你好好看看,我的身子比起村里那些没嫁人的姑娘没差哪去。”

刘天祥的下身的那跟神经勐地一阵抽动,有种麻麻痒痒的感觉。

王秋涵知道刘天祥快有些忍不住了,她将两个手指夹在如花生米大小的肉疙瘩上,很享受地哼哼了几声。

刘天祥的身子勐地一阵颤栗,全身跟被火烧了一样。他喘著粗气看着王秋涵,伸手在王秋涵的肉峰上狠狠地捏了一把,王秋涵痛得叫了一声。

刘天祥再也忍不住了,抱着王秋涵的身子开始摸起来。

“嗯,哼,好舒服。”

“你下边,有水没?”

“好多了。”

“那你噘屁股,我干了?”

“嗯,我脱裤子了,你别墨迹。”

王秋涵,本来就是做特殊职业,卖屁股的。虽是山里的女人,但是那穿的,可是相当的前卫。

她下身一条黑色的超短裙,那裙子,只能盖住半个大屁股,一条修长的玉腿上,还穿着黑色的蕾丝花边的丝袜。

她此时,正手按著一块大石头,噘著自己的屁股,那屁股被她晃的,是有滋有味。

刘天祥何时见过女人穿成这样,就是赵小花从城里带回那些衣服,也只是在家里穿的,可是,这却是在野外啊。

这王秋涵,虽说没有赵小花和刘翠翠她们漂亮,可是也不丑啊,尤其是这身材,这屁股,也不差毫分啊。

刘天祥心想,干吧,干吧,这憋了好几天了,也该实弹射击了。

他在哪看着,可王秋涵可急了,她嗲声说:“哎呀,你干嘛呢,脱我的内裤啊,你不会干啊?”

刘天祥骂道:“骂了隔壁的,你真着急,不愧是卖的。”

王秋涵笑着说:“老娘都把调情的时间给你剩下了,快点吧。”

刘天祥站在王秋涵的屁股后边,把她的裙子,往上一撩,那浑圆的大屁股,就露出来了。

他用手在那丝袜上摸著,只感觉自己的手,好像被电流击打一般,手感真是不错。

“哎呦呦,哦,舒服。”

“骂了隔壁的,我还没干呢,你舒服个屁啊?”

王秋涵非常富有职业道德,那尖声浪语被她叫的,直叫的刘天祥心里痒痒。

“妈的,不能摸了,你这女人,太坏,老子受不了了。”刘天祥骂了一句,就把她的丝袜,退到了膝盖处。

她里面穿的是t字裤,就一条线,护着豁豁,刘天祥用手一拽,那豁豁就露出来了。

“骂了隔壁的,你这豁豁被多少男人干过,咋这么黑,黑的都发乌了。”

“啊,放心吧,没茧子,也没病,要不是你,其他男人都得带套套,你就美吧,得了便宜卖乖。”

这娘们还不是一般的厉害,就晃了几下屁股,水就出来了。

刘天祥掏出自己已经胀痛的不行的粗壮的大家伙,扒开王秋涵的豁豁,就直接顶了上去。

“啊!”王秋涵直感觉,自己的心,都被撕开了。

她虽然是卖屁股的,可啥时候,遇到过这么大的家伙啊,说句不好听的,她还没被男人,整出过髙朝呢。

这刘天祥的大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跟驴的似的,她就是卖的,也被撑开了啊。

心里麻麻痒痒舒服个不行,但是又有些不相信,这是刘天祥的?

“骂了隔壁的,你用什么捅的我?”王秋涵噘著屁股,根本就没看到刘天祥的家伙。

“呵呵,你哥哥我的大宝贝,爽不?”刘天祥嘿嘿一笑,刚才,他为了图痛快,一下子就给插到根了。

他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心里还真没一分的怜惜,干陈瑶,干马翠华,就连干村长媳妇的时候,他都没这样,直接就进去了。

这都把王秋涵,一下顶开花了,她只觉得,那东西,都钻到肚子里了,似乎都要捅到心里了。

她太舒服了,伺候了那么多男人,可是那都是假的啊,就连叫声都是假的,以前一起和三四个男人干,也没有这种舒服劲啊。

一下子,她的感觉就来了,也忘记她的职业,也不使用那些可以叫自己不被男人整出感觉的技术了。

她真的太想做一次,被男人干爽的女人了,尤其干自己的,还是这么帅的刘天祥。

完事之后,俩人就坐在石头上喘粗气,王秋涵急忙舒缓一下,被他干酥麻的筋骨。

过来一会,王秋涵从包里,拿出五千元钱,塞在了刘天祥的兜里。

她说:“以前都是别人给我钱,今个老娘给你钱,你真行,一下比老娘噘屁股五天赚的都多,还真贵。”

刘天祥嘿嘿一笑,不说话,心想,五天五千,一个月两三万呢,这活真赚钱,早知道不打折了。

王秋涵那股子酥麻劲过了,心里又痒痒了。

“咳咳。”这时,高粱地里传来了咳嗽声…

……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