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情咒 續(人之道)】 (81-82) 作者:枯藤昏鴉 授權代發

簡體

第八十一章 秘辛 book18.org

趙濤和曲茗茗是在旅館裡見的面。 book18.org

不為什麼,只因為曲茗茗強烈要求如此。趙濤鬆了松褲腰帶,也沒說反對的話。一來確實需要私密空間,二來隔離二十多天他也得看看曲茗茗的狀態。 book18.org

愛情這東西多數時一開始的時候更要更熾熱濃烈,越後來越平淡,也許這就叫戀姦情熱吧。 book18.org

趙濤到了地方曲茗茗早已等在了那裡。一進門她便迫不及待的一把環住了趙濤的脖子。她沒有親他,只是帶著一股幽怨愛戀的看著他,直直的,軟軟的。 book18.org

曲茗茗並不胖,也算不上是豐滿型的女生,但她的身體貼上軟軟的還似乎帶著一點熱乎氣兒,真如書里寫的「溫香軟玉」,伴著發香一種膩人的嬌態撲面而來,讓趙濤覺得自己根本無法拒絕她,只要她張開雙臂自己就想上去抱住她。事實他也是這麼做的。 book18.org

這真是奇妙的體驗! book18.org

趙濤心裡一動。他家裡已經有了八個女人,但如此風情暗涌的女人似乎還沒有。白玉茹勉強算,只是她年紀大了更多的是成熟嫵媚,如小女人的悶騷嬌柔遠比不上曲茗茗。 book18.org

趙濤想了想,余蓓、張星語、蘇湘紫甚至白玉茹、於鈿秋都對他小女人的撒過嬌,但曲茗茗仿佛一顰一笑、一個動作、一個姿勢都在向男人發出需要憐愛保護的信號。 book18.org

他抱住曲茗茗的腰與她對視,穿著旅館拖鞋的曲茗茗稍稍比趙濤矮一些。她忽然踮起腳吻上了趙濤的嘴唇,一觸而走。 book18.org

「抱我。」曲茗茗略微嘟著嘴道。 book18.org

「嗯?」趙濤正抱著她,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啥意思。 book18.org

「把我抱到床上去。」曲茗茗強調道。 book18.org

「學姐乖……」趙濤親了她鼻尖一下。 book18.org

「嗯,我乖,抱我。」 book18.org

趙濤曲腿伸臂把曲茗茗橫抱了起來。看身材她應該比張星語要重,但抱起來依然感覺輕輕柔柔的,如水掛在趙濤身上。雙臂吊著趙濤脖子,笑吟吟的看著趙濤。幾步路的事,到了床邊趙濤要把她放下但她卻不放開趙濤。 book18.org

「別把我放下來,我要你坐在床上抱著我。」 book18.org

曲茗茗似乎有某種魔力,她的話很難讓男人抗拒,趙濤心裡竟莫名其妙的湧出一種疼愛。 book18.org

趙濤一轉身,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曲茗茗的屁股落在他雙腿中間,踢掉了拖鞋,雙腳放在床上,手臂改成摟著趙濤的腰,弓著身體把腦袋抵在趙濤脖子上。 book18.org

「這樣行嗎?」趙濤問。 book18.org

「嗯,我好想你。」 book18.org

「我也想你。」趙濤道,似乎怕不這麼說會讓懷裡的女孩難過。 book18.org

兩人膩了一會兒,趙濤的事曲茗茗全都知道。這些天她一直在跟金琳聯繫。很令她失望,金琳開始並沒有告訴她實情,讓她開始以為趙濤真的要被勞教。 book18.org

她想去看趙濤可金琳不讓。最後她只好去找余蓓攤牌。余蓓對她不冷不熱讓她失望而歸,這件事從頭到尾她都是一個局外人,她聯繫不上趙濤又不被余蓓接納,其他女人也都站在余蓓那邊,讓她又著急又不滿。 book18.org

金琳不是傻子,這事一開始她懷疑是李超敏做的,所以故意對曲茗茗說了這事讓她探探李超敏的口風。曲茗茗奉命行事,想了很多種結果,但唯一沒想到的是李超敏只是說了句「不要再提這件事」就把她給打發了。 book18.org

她見李超敏的表情不善,試探了幾次,忽然李超敏臉一板,問她是不是喜歡上了趙濤,讓她心裡一慌不敢再問。 book18.org

之後幾天她每天心裡如在熱鍋上煎的豬油,滿腦子都是對趙濤的擔心。幸好金琳可憐她,過來一個禮拜告訴她放心已經找好了辦法,她才稍稍放心。只是各種情由她全然不知所以一直懷疑是金琳在安慰她。 book18.org

終於,在煎熬中趙濤王者歸來。 book18.org

趙子淇和張皓明的下場她也聽說了,雖然不清楚裡面的貓膩,但她敏銳的政治嗅覺讓她知道,趙濤這個人不一般,給他做小應該可以接受。 book18.org

原本趙濤想問舞團跟黑佬聯誼的事,但聊到這他對李超敏又產生了好奇。李超敏不讓曲茗茗提關於他的事,以李超敏的性格面對他進局子的事應該有所行動才對。無論是救他還是踩他,趙濤都有心理準備,就是她無動於衷很讓人費解。 book18.org

於是他又問道:「我在裡面那麼多天李超敏什麼反應都沒有?」 book18.org

「嗯?你什麼意思?你覺得是她陷害你的?真兇不是已經找到了嗎?」曲茗茗有點沒理解他的意思,畢竟在她看來讓李超敏愛上趙濤得經過趙濤一番追求勾引才行,她哪裡曉得鎖情咒的威力。 book18.org

「不,我不是說她是兇手,我的意思她就一點都不在乎我?」 book18.org

「在乎你?你是說你已經把她追到手了?」 book18.org

「不是……哪有那麼快……」趙濤乾巴巴的道。 book18.org

「那是什麼?哦!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說她現在應該已經對你有感覺了對吧?」曲茗茗舉起一根手指豎在嘴邊道。 book18.org

「嗯,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趙濤也不好隱瞞。 book18.org

「這麼快?你確定?只要她來學校我天天都跟她在一起,我記得你好像就那天見了她一面吧?還把她氣得摔碎了一個杯子,正宗骨瓷的呢!你不是應該把她得罪慘了嗎?怎麼說她現在會喜歡你?」 book18.org

「嗯,我也不敢確定,但應該……也許……可能……差不多她已經喜歡上我了,你沒聽說過『愛之深,恨之切』麼?她讓我把所有女人都放走,我沒同意所以她就摔杯子了……」 book18.org

「哈哈……真有意思,那是李超敏哎!全校男生夢中的女神哎!被你說得好不值錢,隨便動動手指輕輕鬆鬆就被搞定了……你說我是該信你呢還是不信呢?」曲茗茗笑吟吟的道。 book18.org

「當然信我了,你現在不也主動貼上來了?我的魅力可不是假的吧!」趙濤心說搞李超敏我手指都沒動,那些精液都是金琳用嘴吸出來的。 book18.org

「哼……那能一樣嗎?你是人家的第一個男人呢!人家當然天天都想你了!李大小姐閱人無數才不會像人家這樣輕鬆被你套住呢!」曲茗茗嬌滴滴的道,嘴上說著不信其實心裡已經信了大半。 book18.org

「閱人無數?閱人無數又怎麼樣?她是沒閱過我這種人,要不然早就被拿下了,現在遇到我,她也只有乖乖洗白白等著我臨幸的份兒!」這話倒是中肯,只是在曲茗茗聽來只算是玩笑。 book18.org

「切,她生氣了沒把杯子砸在你頭上就算她行善積德了!她摔杯子你當時就不害怕?」 book18.org

「怕?怕啊!怕死了!當時我還以為會衝出來五百個刀斧手把我剁成肉醬呢!」 book18.org

撲哧……曲茗茗忍不住笑了起來。 book18.org

「這麼怕你還這麼有自信?」 book18.org

「那是當然!我趙濤什麼都可以不自信,只有勾引女人的本事舉世無雙,乖學姐,你不就是我的戰利品之一嗎?」趙濤一隻手摸到了曲茗茗腿間,連衣裙下沒有安全褲,摸上去只有一條蕾絲內褲。 book18.org

這騷貨果然有備而來,這種內褲除了勾引男人外哪個學生會穿?趙濤撥開內褲把中指伸進了已經有些潮濕的小穴。 book18.org

「啊!」曲茗茗一口咬住了趙濤胸口的衣服,雙腿閉合把趙濤的手夾住。 book18.org

「學姐乖,給我說說李超敏這幾天的表現。」 book18.org

「再多伸進來點……」曲茗茗臉貼著趙濤鎖骨道。趙濤嘴角上翹,把中指和無名指齊根沒入,曲茗茗陰道的肌肉奮力收縮緊緊地把趙濤手指裹住。 book18.org

「好了,這下可以告訴我了吧?」趙濤親了她頭髮一下,在她耳邊呵了一口熱氣道。 book18.org

「就知道欺負人家……咬死你……」還真是婊里婊氣,這種綠茶段位完全甩金琳幾條街,她嬌羞的模樣讓趙濤心裡如有隻小猴在撓,明明是她自己要求插深一些,現在卻表現得像受了莫大欺負委屈的小貓。 book18.org

「那你先鬆開腿讓我手出來。」 book18.org

「哼,不行!欺負完就想走,沒那麼容易!把你夾住,讓你跑不了!」 book18.org

「好了好了……乖姐姐,一會好好給你透一透……」 book18.org

曲茗茗最終還是說了李超敏的事。 book18.org

「李超敏最近心情不太好,幾乎天天都去具樂部。一練劍就是一下午,總拉著我陪她。你不知道她有多瘋,每次都拿重劍,我本來是玩花劍的,佩劍也能玩,陪她玩重劍胳膊都要累斷了……」 book18.org

「就這些?對男人的態度呢?」 book18.org

「嗯……你這麼說也確實不一樣……最近她都沒去看過籃球,只有一次,看了一節半就不看了,對棋社的那些書呆子倒是不錯,還辦了一場小杯賽,冠軍充了八百塊錢飯卡。」她這麼說趙濤心中不知是該高興還是該悲哀。顯然的,打籃球的那些陽光肌肉男外形甩他十條街,也就棋社裡的一些眼鏡宅和肥宅會有跟他相似的。 book18.org

「還有……她幾乎天天都要找女人胡搞,這段時間跟我也搞了五六次……有一次就在校社聯辦公室她癮頭犯了,關上門跟我做了一場……哼,死色批!」曲茗茗怨毒的哼了一聲。 book18.org

「哦?我其實我有個事還挺好奇的,李超敏如果還是處女是不是說只是她干別人,別人不能插她?那隻靠舔盤子就那麼爽嗎?」 book18.org

「哼,她是會用肛珠的。」 book18.org

「哦?既是攻也是受啊,我還以為她只是攻呢。」 book18.org

「受什麼受,她的後面只允許她自己搞自己,不讓別人碰的,別人只能給舔陰戶。」 book18.org

「那味道口感怎麼樣?好吃嗎?」趙濤調笑道。 book18.org

「哼!有本事你自己嘗嘗不就知道了嗎!」 book18.org

「本事我當然有,不過我有這麼多女人,她想上我的床得排隊,我可不是她的備胎,她的逼要是好玩我就施捨施捨她,要是不好玩就讓她自摸去吧!」 book18.org

「切,說大話,我才不信呢!多少人追她你都不知道,你本事再大我也不信她會倒追你。」 book18.org

「不信?那我們打賭好了,敢不敢?」 book18.org

「敢!要是我贏了你就要讓我也做你正式女友,我想好了,不管在學校怎麼樣,反正在你那個家裡得有我的位置!」曲茗茗自信滿滿。 book18.org

「好!你要是輸了可得任我處置,老老實實的給我做小,嗯……你就……你就給金琳當個通房丫頭吧!」 book18.org

「哼!為什麼是金琳?她在你家連個房間都沒有……」 book18.org

「怎麼不敢?」 book18.org

「有什麼不敢的,金琳就金琳,你別反悔就行。」 book18.org

「我不反悔!還有個事我要問你,舞協跟那些留學生搞聯誼是怎麼回事?」 book18.org

「怎麼回事我怎麼清楚,反正這是她們舞協的傳統,不是什麼新鮮事,校社聯的幹部都知道。」 book18.org

「我擦!傳統?這叫什麼賤逼傳統?給鬼佬送逼成了校舞團的傳統了?嘶……我想起來了,復活節舞會的時候付筱竹就帶了一個毛子,她算是舞協的太上皇,可是黑鬼算怎麼回事?付筱竹帶的那個毛子起碼夠帥啊!」他有些自言自語。 book18.org

「黑鬼?呵呵,你別問我,這也得問付筱竹去,據說聯誼黑人就是她張羅的,她的黑朋友不少呢!」 book18.org

「哦?那她算黑白通吃啊!」 book18.org

「不不……她是黑白黃通吃,誰的那個東西大她就上誰……」 book18.org

趙濤並沒有對曲茗茗隱瞞莫曉安的事,說道她對黑佬的那個賤樣就牙根痒痒。而曲茗茗聽了只是不屑一笑道:「這不要說舞協了,我們學校這樣女生多了,都是腦子被那個東西弄壞掉了,長了一身賤骨頭。」 book18.org

「你還笑?這有什麼好笑的?腦子被弄壞了……呵呵……按你說誰雞巴大誰就厲害那全天下我老二最大是不是那些賤貨被我乾了腦子就會正常了?」 book18.org

「你的壞東西有黑人的大嗎?呵呵。」 book18.org

「我大不大你不知道嗎?我這就讓你嘗嘗。」趙濤一把把曲茗茗按在床上,脫下褲子就要大戰一場。曲茗茗回手拉開了身後的拉鏈,小內褲一脫,分開了腿迎合男人的侵犯。 book18.org

曲茗茗的好處就是陰道夠緊,很會動。總結原因可能是因為被李超敏用的大傢伙干多了,陰道有了保護機制,總會不自覺的收縮起來。 book18.org

這個女人好不好呢? book18.org

好,很好。 book18.org

走到哪裡都是一個青春麗人。白瘦幼仨字全占了,但是對於趙濤這種色中餓鬼來說,她的身材不夠豐滿,摸上去不夠綿軟。但跟張星語余蓓還有區別,她這個人雖然氣質如水,但卻是近乎一級運動員的身體,身上的肌肉繃繃的,有點像楊楠,但是她沒練臀,沒楊楠那讓人愛不釋手的大白屁股。 book18.org

這次趙濤發現她的耐久變強了,沒有被趙濤一殺即潰。趙濤心裡豪氣升起,抱住她身軀硬生生站了起來。她身體的柔韌度很好,雙腿盤著趙濤後背,環著他脖子被干。這個姿勢談不上多爽,只是有種新奇的快感。趙濤也因此雄性氣息爆棚,在曲茗茗眼裡形象近乎完美。 book18.org

情人眼裡出西施。 book18.org

曲茗茗此時對此深信不疑。她以前從來沒想過這個一個惹人厭的醜男會讓她如此迷戀。 book18.org

雲雨過後曲茗茗問道:「你打算怎麼處理莫曉安的事?」 book18.org

「呵呵,怎麼處理?符小宇就是我親兄弟,敢這麼得罪我,有一個算一個都要付出代價。莫曉安、那兩個黑佬、舞團的頭目都跑不了!」 book18.org

「包括付筱竹嗎?」 book18.org

「當然!我不管什麼傳統,誰組織的誰就是罪魁禍首!那個賤人,自己為了有大雞巴日逼就把無辜的女生也變成鬼佬的便器,她才是最可恨!」 book18.org

「便器?你說話好噁心……」 book18.org

「噁心?莫曉安現在那個賤樣便器都不如!你是社聯副主席,你告訴付筱竹,讓她停止舞團跟黑鬼的聯誼!媽的,跟白皮搞還不夠,還要跟黑鬼,中國男人是死絕了嗎?」 book18.org

「我可管不了付筱竹,人家可是校園女神,我可指揮不了她……」 book18.org

「指揮不了?反了!還沒人管得了她?不行我舉報到校里!再不行就舉報到教育廳!」 book18.org

「行啦……你認為舉報有用嗎?她們聯誼的事校里心知肚明,但是沒人管你不想知道為什麼嗎?」 book18.org

「哦?這裡還有原因?」 book18.org

「當然有嘍!你這個大色狼沒覺得學校周邊的洗頭房洗腳房特別多嗎?」 book18.org

「額……好像還真是……」趙濤還真沒去過,不過劉志寬、孫富饒倒是總去。 book18.org

「我們學校女多男少你覺得都是誰去光顧呢?」曲茗茗問道。 book18.org

「額……我想想……應該是附近新校區的民工吧?」 book18.org

「對頭!要是沒有那些洗頭房我們學校的保研名額恐怕早就不夠用嘍!」 book18.org

「那跟聯誼有什麼關係?」 book18.org

「關係?關係大了!那些黑人和菲律賓人就是去洗頭房人家都不接待的。他們在校內自己處女朋友總出事,不是被告強姦就是性騷擾,雖然學校袒護他們但這也不是個事兒吧?所以搞聯誼就很有必要了,這樣省得他們自己獵艷碰釘子,誰骨頭賤願意陪他們也是自願的,他們就是發情的公狗,有女人乾了自然就老實多了,就算還騷擾別的女生也不會做太出格的事兒了,這樣一招兩便,多好。」 book18.org

第八十二章 安撫 book18.org

「嘿!」趙濤一拍大腿,竟無言以對,覺得學校的這番操作真是絕了! book18.org

「還有,準確的說是一招三便……」曲茗茗道。 book18.org

「哦?還有什麼便利?」 book18.org

「舞團的那些破鞋陪了……陪了鬼子們,某些校領導也能分到一杯羹……鐵打的社團流水的兵,一茬茬的學生就像韭菜,校里的那些老男人們怎麼會不喜歡呢?」 book18.org

「操!他媽的!老子就是看著不爽!我要讓他們一個個都吃不了兜著走!」趙濤聽到這再次氣炸了肺。他沒想到他這麼大的人了還要曲茗茗給他點出這裡的貓膩,更沒想到某些人的無恥。 book18.org

對於趙濤的豪言壯語曲茗茗一個標點符號都不信,但以她的情商並不說破,只是柔聲勸慰。就憑這點其實就比金琳高明多了。 book18.org

趙濤看出了她的曲意奉承,心說金琳還真未必能治得了她。 book18.org

「你就不關心我為什麼會了解付筱竹嗎?」曲茗茗突然說道。 book18.org

「她總來校社聯編舞你們相熟是應該的吧?」 book18.org

「那你在別的地方也聽說過付筱竹跟那些鬼子的事嗎?」 book18.org

「額……這還真沒聽說,付筱竹……付筱竹……她似乎形象還挺好的,真沒聽說過什麼緋聞……誒……莫非你們是朋友,所以你才這麼了解她?」趙濤終於品出味道來了。 book18.org

「呵呵,我可高攀不上,真正跟她算朋友能管她的只有一個人……」 book18.org

「誰?」 book18.org

「你說將要倒追你的李超敏大小姐……」 book18.org

「啊!付筱竹跟李超敏關係好?不對啊,付筱竹看上去雖然養尊處優但並不像富家子弟哇……她怎麼能搭上李超敏的?莫非也是具樂部的關係?」 book18.org

「呵呵,具樂部的女人只是李超敏的玩物,付筱竹算是李超敏唯一的閨蜜,付筱竹她爸是綠園的高管,據說從綠園起家開始就在綠園干,她們兩個從幼兒園開始就在一起,小學、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學都在一起。」 book18.org

「大學也能考一起挺不容易的啊!」趙濤感慨道。 book18.org

「呵呵,不容易?是不容易,付筱竹是有名的好學生,是政法學院法律專業的第一,政法學院是我們學校分數線最高的學院,付筱竹的分可以考外省985的,但是她家裡讓她留下學法律這才到我們學校。至於李超敏……呵呵……據說她高三在那個叫什麼大的教育機構補課花了二十幾萬,最後在考場上又做了不少工作才勉強夠分數線上了我們學校的2+2。不過啊……呵呵……她腦子不夠靈光,記性不夠好,托福怎麼都考都不夠,所以才又花錢轉到了外語學院。」 book18.org

「嚯,托福考不過還去外語學院?專八她能過嗎?」 book18.org

「她學的是日語啊!你不知道嗎?」 book18.org

「日語?學日語做什麼?考過一級了嗎?」 book18.org

「一級?二級都沒過呢!他家是做日本外貿起家的,反正要繼承家產還不如學點實用的,不用考托福以後她也沒了考級考證的興趣,學點日語還方便看動漫所以她就同意嘍~」 book18.org

趙濤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有錢就是任性。想想也對,李超敏也不用擔心畢業找工作的事,何必去考那些證書呢? book18.org

「還是說說付筱竹吧。你說她這個人私生活很放蕩是怎麼知道的?既然校舞團跟留學生搞聯誼是她在組織操作,怎麼可能沒有她的風言風語傳出來呢?」 book18.org

「這就是付筱竹的高明之處。聯誼的事明面上她從來不插手,甚至從來不參加,都是靠舞團的團長韓瀟放在明面活動,她只負責拉留學生,所以知道的人少。我要不是有李超敏的這層關係也不可能知道她的事,就連蔣修宇都不知道,要不然他也不會那麼上心追付筱竹。」 book18.org

「咳咳咳……蔣修宇在追付筱竹?他可真有眼光……這麼說付筱竹沒有男朋友嘍?」 book18.org

「呵呵,男朋友?她哪敢交男朋友!按李超敏的話說,她的騷逼隔三個小時就要癢一次,再厲害的男人也要被她吸干,她最喜歡大傢伙,所以她會私下裡找傢伙大的男人做,有黑人有白人,甚至還聽說跟過一個門衛老頭呢!不過比大小應該黑人大的多吧,以前有過一個比較固定的黑人炮友,後來那人回國了,聽說她一直沒找到滿意的。她很挑的,不滿意的手指頭都碰不到她一下。」 book18.org

「婊子!看來莫曉安那種跪舔黑佬的賤貨都是她帶出來的吧?真是害人精!」趙濤氣憤道。 book18.org

「不,她可不是跪舔鬼子的洋奴,只是喜歡大東西搞她,她癮頭大,我跟她和李超敏做過一次,多激烈的她都能受得了,陰道能容納最大號的假陽具。」 book18.org

「總被這麼搞騷逼還不松得像水缸?」 book18.org

「松?她可不松,李超敏說她能用下面拔掉紅酒塞子!當然這是笑話,但真的很緊,我是指頭進去的時候感覺都要被勒斷了。」 book18.org

「呵呵,那我可要會會她,讓她知道什麼才叫世界第一的雞巴!」 book18.org

曲茗茗白了他一眼,沒有吐槽,起身跪趴下來含住了那條據稱世界第一的雞巴。 book18.org

之後兩人又嘮了半天,曲茗茗並不貪歡,只要了一次就放趙濤走了。 book18.org

這次跟曲茗茗的私會趙濤獲得的信息量太大。兩人說話的時間遠比做愛的時間多。 book18.org

他梳理了一下得到的信息:留學生的聯誼會是傳統,目前的黑手是付筱竹,表面的組織者是舞團的團長韓瀟放。付筱竹是李超敏唯一的閨蜜,她是學霸。莫曉安的事是整個舞團的事,按曲茗茗的說法,幾乎舞團所有成員都參與了聯誼活動,聯誼不一定都是黑人,只是莫曉安很喜歡黑人。 book18.org

有一點他有些奇怪,她們為什麼放過了蘇湘紫?按曲茗茗提供的信息,對於大一的新人,她們會用近乎強迫或欺騙的手段把她們搞上留學生的床,然後再不斷洗腦。很多女生其實對性愛沒多少需求,不少甚至會受不了洋人的大屌,即使是這樣也會被洗腦成為留學生和一些校領導的玩物。 book18.org

趙濤躊躇滿志,他覺得他應該拔出他正義的大屌捅破眼前這個毒瘤膿包。 book18.org

具體思路他有了一些,他已經冷靜了下來,他不急,他想試試現在手裡的牌能不能打贏這一局。 book18.org

兩人穿戴停當,走出了旅館。趙濤準備去找鄭曦,去收割這個喜歡COSPLAY的小美女。只是兩人剛走出旅館大門忽然呼地風聲傳來,接著是急剎車聲,一輛糞叉子停在了兩人面前。 book18.org

駕駛室的車窗緩緩落下來,一張冷若冰霜的臉出現在兩人眼前。絕美、冷艷、孤傲…… book18.org

正是李超敏。 book18.org

見是她,曲茗茗下意識地緊扣住拉著趙濤的手,脖子一縮。 book18.org

「上車。」李超敏冷冷道。 book18.org

「超超,你聽我解釋……」曲茗茗甩開了趙濤的手,像被捉姦的婦人。 book18.org

「跟她解釋什麼?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有什麼好解釋的!」趙濤一下摟住了曲茗茗的腰道。 book18.org

曲茗茗象徵性的掙扎了兩下便任由趙濤摟著。一副受驚小鹿的可憐模樣低著頭泫然欲泣的倚靠著趙濤。 book18.org

「上車!我不想再說一遍!」李超敏冰冷的聲音中含著壓抑的的怒火。 book18.org

曲茗茗抬頭望著趙濤,抬起雙手輕輕推了推他道:「濤,讓我跟她走吧……沒事的……」 book18.org

「憑什麼?我的女人都聽我的話,你也不例外!聽我的,別怕她,無論什麼事都有我!」趙濤再次說出豪言壯語。 book18.org

「濤,你別這樣,超超找我有事,聽話,完事了我去找你……」 book18.org

最終二人磨嘰了一番,趙濤還是放曲茗茗上了李超敏的車。 book18.org

最後李超敏瞅著趙濤,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搖上車窗走了。 book18.org

看著糞叉子遠去,趙濤眯縫著眼睛思考李超敏的心情。 book18.org

他來到了一家快捷酒店,鄭曦正在裡面。 book18.org

已經一天一夜過去了,他不知道女孩現在是什麼模樣。他有房卡,開房時就是以兩個人的名字開的。 book18.org

已經下午三點,鄭曦還沒有起床,準確的說是裹著被子在看天花板。這次事情對她的打擊不小,做雞賣淫的名聲一旦傳出去就不可能收回來。沒有幾個人會關心真相,妒人有笑人無才是人與人相處永遠的法則。 book18.org

很可惜,她有讓人嫉妒的美貌又有了讓人笑話的名聲。回到學校里別人不落井下石就算給她面子了。 book18.org

見趙濤進來鄭曦蒙住了頭臉。趙濤靜靜的坐在床邊,隔著被輕輕的撫摸著。 book18.org

嚶嚶的哭聲從被裡傳來,不過男人的憐愛之情似乎在剛才被曲茗茗抽乾了,面對鄭曦的哭聲趙濤並沒有多少難受,反而有一種破壞美好的快感。 book18.org

他怎麼也看不出鄭曦傳說中勇敢剛毅的一面,在他眼裡她這是一個小女生。他手伸進被子裡捉住了鄭曦的腳,用手心在她腳背搓著。 book18.org

鄭曦一曲腿,躲開了他的魔爪。他並不甘心,手跟著過去,撫摸上了女孩光滑的腿。 book18.org

「誒呦!」趙濤一聲慘叫。鄭曦伸腿一腳踹在了他肚子上。 book18.org

其實力道並不大,這個姿勢也不可能有太大力道。 book18.org

他順勢抱住一條腿,順著摸上去一直摸到了女孩的內褲。 book18.org

鄭曦這些天在裡面衰弱了許多,一直提心弔膽的,她出來時已經變得瘦弱不堪,現在根本無法抵抗男人的力量。 book18.org

雙腿輕易的被男人雙臂固定住,內褲很順利的被拔了下來。陰毛稀疏的嫩逼暴露在空氣中,被趙濤一口含住。 book18.org

唔………… book18.org

鄭曦一聲悶哼,聲音逐漸甜膩。 book18.org

剛乾完學姐又來搞學妹,趙濤還真有點PUA先驅的味道,只是他知道,他個人是什麼本事都沒有的,全都靠咒,他有點懷疑是不是十幾年後鎖情咒的圈子因為什麼特殊原因突然擴大了。 book18.org

趙濤的手在鄭曦的大腿和腰緩慢而有力的撫摸揉捏著,門牙時而嘬著陰蒂時而刮著陰唇,舌頭裡里外外的伸縮蠕動,女孩在他的節奏下伸縮著身體。終於趙濤見她雙手狠抓床單,應該是來了高潮。 book18.org

沒有嚴重的收縮也沒有噴水,跟大多數女人一樣,只是身體僵了僵。 book18.org

趙濤順著她嬌柔的身軀向上,沒有穿胸罩只有一件睡衣。撥開睡衣兩隻圓挺的乳房暴露在眼前,被趙濤狠狠地抓在手裡,虎口處露出乳尖被他含住狎玩。 book18.org

趙濤對於她乳房的型號不太滿意。他並不是巨乳控,小巧玲瓏的乳房如果可愛他也很喜歡,但是鄭曦作為一個COSER他覺得應該有一對豐滿的奶子才能滿足宅男們的幻想。 book18.org

揭開蓋在臉上的被子,趙濤一口吻下去。鄭曦偏過臉躲過去,趙濤只是吻上了她臉頰。他沒有在意,繼續在女孩嬌嫩的臉上啃著,像一頭餓狼在享用一隻羊羔。 book18.org

女孩的哭泣原來並沒有停止,只是變成無聲的流淚。 book18.org

趙濤沒有說話而是讓雞巴硬起來,脫掉褲子,龜頭試探的在陰戶上蹭著。見鄭曦在哭,他原以為要費一番周折,沒想到鄭曦配合的分開腿,把他的龜頭迎了進去。趙濤也不客氣的呲溜一聲插了進去。 book18.org

鄭曦閉著眼,趙濤用最原始的姿勢耕耘著。他低頭親吻女孩的臉頰、太陽穴、嘴唇、腦門、耳朵,順著脖筋一直到鎖骨、喉嚨。 book18.org

鄭曦的每一個部位都有一種很精緻的感覺,整潔乾淨,含在嘴裡覺得很好玩,天然的能引起男人的征服欲,趙濤忽然好想把她綁起來,當做一個玩具擺在家裡慢慢玩弄。 book18.org

新開苞的處女陰道天然的緊。他能看出鄭曦沒有用力,只是任由他施為。不主動不配合。 book18.org

趙濤沒有在意,他相信鎖情咒的威力,他的老二在緊窄的小穴里達到了最硬,已經有精液不受控制的溢出,鄭曦的呼吸也變得粗重,紅暈泛上臉頰,停止了哭泣,只是眼睛還是閉著,出現了害羞的樣子。 book18.org

趙濤動作更猛,每下都能看見鄭曦咬一下嘴唇。她努力的不叫出來,憋著的樣子更顯得可愛。 book18.org

鄭曦努力保持著偏著頭平躺的姿勢。只是被他乾得緊了會雙腿彎曲的跳一下,趙濤只自顧自的抽插,覺得要射了便拔出了緩一口氣。 book18.org

他把柔弱的鄭曦翻過來,摺疊雙腿讓她撅起屁股,鄭曦沒說話閉著眼配合著。上身軟軟的趴在床上,臉頰蹭著床單。趙濤在後面大肉棒深入了最深處。 book18.org

逐漸,鄭曦的悶哼聲越來越頻繁越來越大。她沒有扎雙馬尾,趙濤只是把她雙手在背後拉住,像在趕一輛馬車。 book18.org

她的骨頭纖細,手臂無力,在男人的手中覺得骨頭都是軟的。只是雙腿還倔強的跪在床上沒有側翻,迎接著男人的衝撞。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趙濤一聲長嘆,他射精了。 book18.org

幾下過後,軟下來的老二被擠出了緊窄的洞穴。他躺下,把鄭曦抱在懷裡,親吻她額頭道:「以後我的女人,別在乎那些人的議論。你要什麼我都會滿足你,畢業不用擔心工作,不用擔心吃穿,不用擔心去哪裡賺錢買衣服,好好的跟著我,什麼都會有的。你可以搬去108,那是屬於我女人的房間。」 book18.org

「對不起……我不該幫趙子淇陷害你……」 book18.org

「好了……不是已經說過對不起了嗎?不用再說了,你已經人債肉償了,我不會跟我的女人計較的。」 book18.org

「可是我計較,都是我自作自受……」 book18.org

「我說過了,你當我的女人不用想那麼多的。就算你寢室的那些人都不跟你好了還有我,還有我家的女人可以跟你相處。」 book18.org

「不,我不怕誰背地裡說我,反正我喜歡COSPLAY也沒少聽風言風語,她們在背地裡本來就說我是靠變裝去掙皮肉錢,我早就無所謂了。」 book18.org

「那你還擔心什麼?」 book18.org

「不是擔心,我是難過,我好氣自己不爭氣,明明那麼討厭你,恨不得劈下一道旱天雷把你這頭大色狼劈成灰,可……可自己卻喜歡上了你……就是被你挑逗那麼幾次就淪陷了……我好沒用……我現在看見你根本提不起氣來……被你一碰身體就軟了,根本不想反抗你……」 book18.org

「呵呵,不要緊,你適應適應就好了,我好多女人都是這樣的。一開始恨我恨得不得了,後來就愛上我了。我跟你說,我有神仙保佑的,哪個美女要是想對我不利就會無可救藥的愛上我,你以後可要小心了,越是想不聽話就會越愛我,到時候受折磨的可是你自己。」趙濤半開玩笑的語氣說道。 book18.org

「哼……那我可不可以提個要求。」 book18.org

「你說,合理的我都答應。」 book18.org

「我不想住108,也不想住你家裡……」 book18.org

「怎麼?」 book18.org

「我怕你的女人們欺負我。」 book18.org

「呵呵,我的正義小俠女怎麼還怕被人欺負?」 book18.org

「哼!我沒談過戀愛,我才不要做什麼小俠女,你要是心疼我就讓我做你的小女僕吧……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會好好伺候你的……」 book18.org

「哦?這麼簡單?你這麼想伺候我?」 book18.org

「嗯……誰讓我喜歡你呢……在裡面的這些天除了害怕就剩下擔心你了……我甚至想過如果真的被勞教了我們會不會在一個勞教所里。」 book18.org

「哈哈哈,要是男女混合還不亂套了?」 book18.org

「不許笑我!我就是擔心你……誰知道你早就找好人能出來了,也不告訴我,讓我白白擔驚受怕了這麼多天!」 book18.org

「沒事,從今往後你好好吃肉,你現在太瘦了,把這些天的肉都補回來。」 book18.org

「才不要,多難得才減肥成功的。」 book18.org

「不行,我喜歡有肉的女生,你都快皮包骨了,我嫌硌得慌……」 book18.org

夕陽的餘暉透過窗簾照進來,不顧家裡女人的盼望等待,二人膩在酒店裡吃了晚餐。對於鄭曦來說,她從沒體會過這種美好時光,跟心愛的男人在一起親昵的相處,只想時間永遠凝固在這溫馨的一刻。 book18.org

只是趙濤還有許多事要做。 book18.org

仇怨、憤懣、自大、膨脹、惡欲。 book18.org

等等說不清的情緒都吵著要發泄,他也謀划著要怎麼改變自己的現狀。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