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情咒 續(人之道)】 (93-94) 作者:枯藤昏鴉 授權代發

簡體

第九十三章 過關 book18.org

「啥?我的情況你也不是不知道,不用咒我哪來那麼大魅力……何況那是你媽……她知道我這麼花心,不撓我就不錯了……」 book18.org

「哼哼……我媽要是反對我們就不會幫你了……「金琳說的話很奇怪。 book18.org

趙濤也糊塗了。他這種情況哪個家長知道了都得暴跳如雷。當初挨余蓓、張星語和楊楠家長的那頓混合爆打還記憶猶新。於鈿秋的父母這關算是過了,畢竟她離了一次婚,孩子都有了,老父母也不會逼得她趕快再婚。 book18.org

孟曉涵父母這關也是頭痛的事兒,到現在也沒想出什麼好辦法解決,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過好在孟曉涵也不是本地人父母不可能總來盯著。這也是他想把蘇湘紫她媽拉進後宮的一個原因。畢竟這樣就少了一個雷,解決了一個家長的問題。 book18.org

最後就是金琳了。她父母這關是趙濤最頭痛的。 book18.org

金琳是本地人,父母又都是機關幹部,離得近、能量強、水平高,這種人很可能軟硬不吃,真叫人毫無辦法,他原本寄託於金琳自己擺平,現在看來她也擺不平。至於曲茗茗和鄭曦他還沒想得那麼遠,這種事一想就頭疼,畢竟這些漂亮女孩不是日本愛情動作片里的肉便器,穿上褲子之後都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都有一大堆的社會關係需要擺平。 book18.org

正巧他看見校門外停著的一排小汽車,不少車頂都放著幾瓶飲料,其中最多的還是統一冰綠茶和康師傅綠茶,好的也不過是王老吉,差的甚至還有娃哈哈礦泉水。 book18.org

一想到這趙濤不禁一陣恍然。感嘆這個純樸年代的純樸物價水平,也感嘆自己作繭自縛, book18.org

鎖情咒聽著很高大上其實只有他這種沒人理的屌絲才當成好東西。跟鈔能力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book18.org

那些有輛破車就能守株待兔享受女大學生青春肉體的傢伙真令他羨慕。 book18.org

買輛車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已經不算什麼。二三十萬的城市suv就已經可以釣到不錯的女生,那些開著百萬以上豪車的富二代則可以把校園當成自家菜園子,差不多能隨便挑好白菜拱。何況那些車裡還有不少思域、花冠這個級別的車,基本也都能賊不走空。 book18.org

一次一結算,財貨兩清,這才是成熟男人享受的性愛模式,這才是玩女人。只有純情處男才整天做夢女神哭著喊著倒追你,才整天想著開一個大被同眠的後宮。 book18.org

種馬小說里乖巧、專一、賢惠的女人是好,真好,確實好,只是有一點不好,就是現實里不存在。 book18.org

現在他有了鎖情咒,實現了當初還是屌絲處男時的夢想,才知道夢想的重量真會壓得人腰酸背痛腎抽筋。他已經有了可以買輛車放水瓶的實力,很可惜,還是只能眼巴巴的羨慕,那種逍遙的樂趣離他越來越遠了…… book18.org

金錢不是萬能的,但反正比聽起來高大上的鎖情咒強多了。 book18.org

兩人走進了一家規模不小的魯菜館。離學校不遠,對學生來說是個高檔些的聚餐地點,趙濤也會偶爾過來。 book18.org

僅僅三個人,沒有進獨立的小包間,而是找了一個帶隔斷的四人桌。這種桌子靠牆擺一排,都有隔斷隔著只是沒有門,掛著門簾,也算半私密的空間。 book18.org

二人到時金琳她媽已經在那等候多時了。 book18.org

她戴著銀色的金絲眼鏡,鏡片比於鈿秋的稍微大一點,一頭如水的長髮成三七分在腦後紮成一條水辮子,髮絲烏黑油亮沒有一絲白髮看上去比金琳的還好幾分。 book18.org

她畫著不淡的妝,但看上去也不算濃妝艷抹,沒有那種塗料淤積的俗艷感,趙濤知道這是很高水平的化妝技術與高級化妝品結合的結果。五官與金琳只有五分相似,遠不如張星語和白玉茹的相似度。憑良心說,美貌比不上白玉茹,比她女兒也要差一些,更沒有白玉茹看上去那麼年輕。不過這樣也對,白玉茹才三十八歲而已,而眼前的女人已經四十四。不過她與眾不同的是有一種讓人看上去很舒服的風韻,五官都不錯,但都不驚艷,組合在一起覺得很耐看,顰笑間總有一種成熟女性性感的意味又不會覺得她是在勾引你。 book18.org

她穿著一身比較寬鬆的海藍色連衣裙,百褶的裙擺蓋到小腿,腳是一雙魚嘴高跟鞋。她身高不矮,跟金琳差不多,這樣的打扮讓她成熟中帶著一絲清新,既顯得成熟得體又顯得青春可人。僅僅是第一印象就讓趙濤心裡發癢,明明只是一個略顯年輕的歐巴桑卻讓趙濤這麼一個身經百戰的小伙子有點蠢蠢欲動。 book18.org

趙濤心裡咯噔一下,發現這個女人與金琳不是一種人,這種女人對於男人的殺傷力才是最大的,即使那些絕色美女也遠不如這種女人勾人的能耐強。 book18.org

趙濤這時多少有點理解金琳剛才的話了,他想,眼前的美婦一定經常會苦惱於招蜂引蝶。 book18.org

他們走到桌邊金琳的媽媽的站起來,金琳對趙濤介紹道:「這是安監局辦公室康主任,我媽。」 book18.org

金琳的表情不善,拉著臉,語言簡單,看樣子有點跟她媽賭氣。然後又對著她媽道:「這是文學系的趙濤,我對象。」 book18.org

「呃呃……康主任您好……」趙濤捂著小西服扣子堆笑道。 book18.org

「這孩子,什麼主任不主任的……小趙快請坐,你叫我康阿姨就行。」說完三人坐下,金琳跟趙濤坐在一邊。 book18.org

來的路上金琳已經給趙濤科普過她媽的情況。她媽叫康淑玲,是市安監局的辦公室主任,實職副處級幹部,雖然不是實權的執法幹部,但這個位置也很關鍵,是個大局的大管家。她媽是標準的機關子弟,高中畢業後沒考上大學,根據當時的政策走個過場考進了機關。這麼多年來混到這個位置也算是很不錯了,不過聽金琳的意思這還是她媽比較懂得守拙,要不然到哪個局當個副局長也不是不可能。 book18.org

對於趙濤這種工人家庭出身的孩子來說金琳算得上是標準嗯高幹子弟,畢竟劉維民原來廠子裡的車間主任也才是個正科。金琳她爸也是機關的,也是個什麼幹部,只是金琳不想提她爸的工作,趙濤一時沒問出來。 book18.org

金琳的家庭背景要比他想像的好不少。他原以為金琳家裡不過是一般的機關幹部,小康家庭而已,比自己家強一些。這主要是因為她平時在經濟上表現得比較節約,並不突出,但顯得比較拜金,想來家庭經濟狀況也就一般。只是現在看來真是大錯特錯了,金琳家的經濟水平可能趕不上蘇湘紫但比從小優渥的余蓓還要好不少。 book18.org

只是他不明白,既然金琳也是養尊處優長大的為什麼會變得那麼勢利呢?總想利用自己的美貌得到點什麼呢? book18.org

三人坐定,寒暄了幾句後康淑玲道:「一直聽琳琳說她交了男朋友,阿姨都沒有時間來見見,今天正好出來到這附近辦事,阿姨就自作主張讓她把你請出來一起吃個飯,小趙,你別怪阿姨冒昧啊……」 book18.org

她說話聲音非常柔和,嗓音輕柔得不像個四十多歲的婦人,但輕柔的嗓音中還帶著幾許幹練,不會讓人覺得她很柔弱。這種感覺趙濤還真是第一次體驗,跟曲茗茗說話有幾分相似,只是更加完美,聽她說話仿佛都是一種享受。 book18.org

「不不不,康阿姨您太客氣了,是我應該先去拜訪您的……」趙濤趕忙道。 book18.org

「這家飯店菜還不錯,阿姨之前來過,今天我就擅自做一回主先點好了菜,也不知道你們愛不愛吃,一會上好如果不合口味再點一些。」 book18.org

「嗯好……我吃什麼都行,什麼都能吃。」趙濤道。 book18.org

「不知道就不要點,哼,你就只會點那些酒鬼吃的菜。」金琳一條胳膊拄著桌子,臉拄在手掌上,另一隻手擺弄著筷子道。 book18.org

「琳琳,你都已經這麼大了,也到了喝酒的年紀,餐桌上喝一點酒也是應該的,我聽說小趙就比較愛喝酒,你們在一起,以後愛好不協調可不好。」康淑玲溫言道。這話雖和煦但內容卻讓人大跌眼鏡,趙濤很難想像這世上還有母親勸女兒要多喝酒的。 book18.org

不大功夫,四菜一湯擺了上來,有兩道趙濤吃過,是該店的招牌菜,還有兩道他根本沒見過,記憶中在菜譜上也沒見過。菜已上齊,她竟從凳子下面拿出一瓶劍南春,起開。 book18.org

趙濤臉部肌肉都硬了,這正是劍南春很火的時代,僅次於五糧液還吊打瀘州老窖,拿出這麼一瓶酒一般都是招待貴客的。這個檔次的飯店恐怕都不會賣劍南春。 book18.org

趙濤趕緊先搶過酒,打開給三人倒上,金琳沒吱聲也沒反對。 book18.org

「小趙嘗嘗菜。」康淑玲夾了一口菜給趙濤碟子裡。 book18.org

「謝謝康阿姨。」趙濤受寵若驚道,一旁的金琳只是翻了個白眼。 book18.org

趙濤夾菜入口,是一個大蝦仁,一股從未體會過的鮮美直衝味蕾,順著後鼻腔鮮美的滋味麻醉著大腦。趙濤也是濱海城市人,海鮮沒少吃,但如此美味還是第一次吃到。 book18.org

「怎麼樣?味道還可以嗎?」康淑玲道。 book18.org

「可以可以可以……太好吃了……」趙濤忙不迭的讚嘆道。 book18.org

「這是阿姨……」 book18.org

「自己帶的調料,跟後廚商量做的菜!」沒等康淑玲說完話,金琳搶著說道,讓她媽的笑容尷尬的凝固在臉上,「每次都是這句話,煩死了。」金琳又道。 book18.org

趙濤也有點尷尬,只是悶頭吃菜。他沒想到金琳跟她媽的關係是這樣,平時看上去成熟幹練的金琳在她媽面前就像一個叛逆的初中生。 book18.org

康淑玲雖然上了年紀但並不絮叨,說話如春風拂面,問著趙濤大概的情況,如家庭、父母和學校里的一些事,都是不太敏感的。只是她喝酒比較快,一盅接著一盅的跟趙濤干,沒半個小時趙濤便有點暈暈乎乎的。 book18.org

金琳則不怎麼買她媽面子,趙濤已經喝了三四兩,她才只喝了一盅。每當康淑玲問趙濤一些事情的時候金琳也總是搶先回答,一副不耐煩的模樣。但是康淑玲卻很有耐心,也不惱火,反而是金琳似乎越來越惱,忙壞了趙濤忙不迭的哄她。 book18.org

待一瓶酒喝完,康淑玲又叫了啤酒,金琳不樂意了,道:「吃頓飯吃那麼久幹嘛?都喝了一瓶了,把剩下這點菜吃一吃,明天我們還有課呢!」 book18.org

「琳琳,剛才媽媽去衛生間已經又點了兩道菜,媽媽好不容易見小趙一次當然要多聊一會了,你要是覺得不耐煩你可以叫你的小姐妹先送你回去。」康淑玲的話一點生氣的語氣都沒有,慢條斯理但內容卻讓金琳更惱。 book18.org

「哼!憑什麼把我支開?」 book18.org

「不是媽媽要支開你,是你總嫌媽媽煩,你這個樣子會讓小趙看笑話的,沒有哪個男孩子會喜歡不聽話的女生的……小趙,你說是不是……」 book18.org

「啊……咳咳……平時都是琳琳讓著我……」趙濤堆笑著道。 book18.org

最終金琳也沒擰得過她媽,還是乖乖的留下來倒上了啤酒。 book18.org

「小趙,你畢業以後有什麼打算沒有?」又喝了兩瓶啤酒,康淑玲忽然道。 book18.org

這一下真把已經大腦思維不太敏捷的趙濤給問住了。畢業該怎麼辦?是出去打工?自主創業?進機關?進銀行?留在本地還是南下? book18.org

趙濤一時間滿腦子問號,也沒了準兒。 book18.org

「康阿姨,畢業以後的事我還沒想好,目前想先找個工作鍛鍊鍛鍊,以後可能要自主創業。」趙濤努力的措辭道。 book18.org

「哦?有沒有想過考公務員進機關呢?」 book18.org

「這……還沒有這個打算,我不是本地人,考這裡的公務員恐怕考不上……」 book18.org

「怎麼?怕面試不通過還是怕筆試不入圍?考公安也不行嗎?警察雖然活不好但掙的錢不低,比打工要好。」 book18.org

「嗯……警察也一樣,考公務員太難了,筆試我還沒練習過,面試沒有關係肯定過不了。」趙濤脫口而出,也沒多想。畢竟這個年代面試的貓膩還太多。 book18.org

「哦?我聽琳琳說你在公安系統的關係挺硬的啊……」 book18.org

「嗯?」趙濤一激靈。 book18.org

「有什麼話你就直接問,繞來繞去累不累。」金琳小聲道。 book18.org

「呵呵……」康淑玲莞爾一笑沒理金琳,對趙濤道:「小趙,我和琳琳她爸也都是機關的,也希望琳琳畢業以後可以考公務員進機關,你們三本沒有選調生名額,要是可以考公務員還是直接考比較好。」 book18.org

「哦……不知道叔叔是什麼單位的。」 book18.org

「琳琳沒告訴過你嗎?她爸爸是地稅局的,我們覺得年輕人還是進機關比較好,有保障,也不會太辛苦,還能呆在我們身邊。小趙你要是畢業能進公安系統我也就放心了。實在不行考到我們這裡來也好,只是你的專業不太方便設崗,你要努力學好筆試才行。」 book18.org

「嗯,謝謝康阿姨,我會努力的。」趙濤隨口道。 book18.org

「嗯,不用謝,當大人的為孩子著想是應該的,只是康阿姨和你金叔叔的能力有限,沒法給你們設太多崗,所以還是希望你能進公安系統,我們也好為你們多想辦法解決幾個崗位,解決你的後顧之憂,讓琳琳和她的小姐妹們也能和睦相處。」康淑玲和聲細語的說出了令趙濤心裡咚咚打鼓的話。 book18.org

這話等於是跟他攤牌,問他想怎麼解決那麼多女人的問題。 book18.org

「額……康阿姨,其實不用……她們不用麻煩您……」趙濤喝了半杯酒還是覺得嘴裡乾巴巴的道。 book18.org

「怎麼不用,她們大多也都是外地的吧,你們以後想要在一起就得在本地有個穩定工作,阿姨也沒有太大能力,幫你們在機關里設三四個崗位也是極限了,所以你要是能自己解決編制大家壓力都會小一些。」丈母娘給女婿的二奶找工作真真的聞所未聞,可這種事就發生在了趙濤眼前。 book18.org

「這個不用你擔心,我們還不一定稀罕進機關呢!大不了創業失敗了再找人進,你也不用擔心,趙濤有的是門路。」金琳道,給趙濤解了圍。 book18.org

「額……琳琳……媽媽想聽聽小趙的想法,你不要打岔……」 book18.org

「咳咳……琳琳說的也是我想的。」趙濤道。 book18.org

「哦?不知道公安局的哪位領導是小趙你的長輩……」康淑玲繞了一個大圈子終於切入正題,趙濤心說該來的還是要來了。 book18.org

「嗯……哪位都不是……只是我家裡的一位長輩認識曹局……關係比較好……」趙濤想了想道。 book18.org

「你是說從政法委新調來的曹局?」康淑玲並沒有眼前一亮也沒有顯得失望。 book18.org

「嗯,對,就是他。」 book18.org

「那你這次怎麼在裡面呆了二十天才出來?」康淑玲這句話問得有點著急,有失禮貌。 book18.org

「媽!你怎麼什麼都問!」金琳不幹了。 book18.org

「沒事、沒事,問也是應該的。」趙濤道,「是……嗯……這次事是因為有人陷害我,為了把陷害我的人釣出來才在裡面二十天,曹局早就知道這事,在裡面我也沒吃什麼苦……」 book18.org

「噗嗤,我看啊,是你家長輩看你太瀟灑了想讓你在裡面好好冷靜反思一下吧!」康淑玲半開玩笑的道。 book18.org

「呵呵……也有點……」趙濤只好憨笑。 book18.org

第九十四章 螳螂與蟬 book18.org

「不過我還聽說你的事都驚動了省里,省政法委都下來人調查了,看來你家的長輩能量很大啊……能不能告訴阿姨他是省里的哪路神仙。」終於圖窮匕見。 book18.org

趙濤知道,這個問題對於他和金琳能不能安安穩穩過去她家裡那關至關重要。這麼開明的丈母娘不多見,但開明也是有條件的,你自身實力不夠沒人會願意把自己女兒託付給你。 book18.org

「媽!你問那麼多幹嘛!」金琳受不了了,「趙濤,我們走,不吃她的飯!」 book18.org

「琳琳,不許調皮!你跟小趙既然已經談到了現在的地步,媽媽總得了解了解他家裡的情況,你不要撒小孩子的氣。」康淑玲板著臉道。金琳雖然面色不善,但還是沒抬腿走,只是哼了一聲,癟起了嘴,只是抓著趙濤胳膊不放。 book18.org

看來金琳在她媽媽面前根本無計可施,她的段位還不夠。 book18.org

「我們到什麼地步了?你這麼問很沒有禮貌你不知道嗎?」金琳叫到。 book18.org

「琳琳……你跟小趙雖然在一起的時間不長但你對她感情很深吧?你從小很少求媽媽,這次為了小趙的事你能求媽媽證明你們的關係已經很牢固了,你是媽媽的女兒,媽媽了解你,以後你們肯定還是要在一起的,所以媽媽今天才關心你們以後的工作問題,也要了解一下小趙的情況。」 book18.org

「你不都已經自己了解了麼?還問什麼?」 book18.org

「琳琳!不許鬧了,媽媽想聽小趙說。」 book18.org

「康阿姨,我家的長輩不是省里的什麼領導,只是……只是他人脈比較廣,各方各面的人都認識很多。」 book18.org

「哦?做生意的嗎?」 book18.org

「也不是……已經退休了……」 book18.org

「噢!吃菜吃菜……」 book18.org

從金琳的話里趙濤得知康淑玲已經私下裡調查過他。只是黃初老道和劉維民的身份比較隱秘,還不是康淑玲這個級別的人能接觸到的。 book18.org

康淑玲旁敲側擊的又問了他不少話,總之意思只有一個,就是問他的那個長輩到底都能做到什麼事。趙濤這時終於有點明白金琳為什麼不耐煩了,也有點明白金琳為什麼是現在的性格了。 book18.org

康淑玲這個人根本有權就是娘,只要你夠強,夠有權有勢,讓女兒給你當N奶也不是問題。趙濤絞盡腦汁的回答她的問題。一方面要讓她知道他長輩的神通廣大,一方面又不能真把老道的身份透露出去。好在康淑玲也是浸淫於機關多年的老官僚,對於老道和劉維民這種人的存在並不陌生,不需要趙濤解釋得太白。 book18.org

只是康淑玲越問越來勁兒,在金絲眼鏡後的美麗眼睛逐漸放出了光芒。 book18.org

「小濤,多吃點……」康淑玲又夾了一口吃給趙濤,忽然,他覺得腳背一緊,被人踩住了。今天為了見金琳她媽,趙濤特地穿了雙皮鞋,擦得鋥亮。 book18.org

他只覺得一隻穿著絲襪的腳尖點住了自己腳脖子,鑽進褲筒,滑溜溜的絲腳在他迎面骨上摩挲,讓他一陣心熱。 book18.org

眼前的熟女與金琳也只有五分相似,單論五官美貌不如金琳,但保養得非常好,看不出一條明顯的皺紋,就連法令紋也沒有。但那股成熟的韻味還是顯示出了她的年齡,無關保養的是否得當。 book18.org

「我去上趟廁所。」乾了一杯酒,趙濤強自讓自己冷靜下來。在不藉助鎖情咒的魔力下還是第一次有女人對他這麼主動。 book18.org

他撒了泡尿,出來用冷水猛撩了撩臉,讓自己有些泛紅的臉頰冷靜下來。 book18.org

「你沒事吧?」是金琳的聲音。 book18.org

「沒事,就是有點熱。」 book18.org

「你不用理我媽,她就是這樣的人,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後,沒必要跟她多說什麼,讓她知道你能靠你自己養活我們就行了。」 book18.org

「怎麼?你跟你媽媽的關係很緊張麼?她是什麼樣的人我不在意,我只是怕她反對我們的事。」 book18.org

「呵……這回你也看到嘍,她那種人聽說你有這麼強的背景巴結還來不及,怎麼還會在意女兒是不是給人家當小三……不對,小N。」 book18.org

「那不正好,要不我還愁怎麼過你家裡那關呢,你說咱倆的情況你爸會不會反對呢?」 book18.org

「他?呵呵,他也許會吧,不過我爸寵我,從小我想做什麼他都不反對。」 book18.org

「這種事他也不反對?我可不想哪天莫名其妙的被你爸爸打斷腿。」 book18.org

「呵……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我爸我媽雖然都很寵我但這件事上他們應該是一致的,何況我爸現在還不知道趴在哪個女人的肚皮上呢!」 book18.org

在這裡勾起了金琳的回憶。她的父母對她一直當掌上明珠捧著,能給她的都給她。按理說她應該有一個讓多少人都羨慕的童年。只是父母對她好是不假,但父母本身的關係並不怎麼樣。 book18.org

她爸爸比她媽還小兩歲,按她的話說男的帥女的靚,都是機關里的名花名草。當年倆人不知怎麼勾搭上了,都不是什麼正經東西,沒兩次就滾在了一起,最後奉子成婚。 book18.org

可是等金琳出生之後,倆傢伙都本性難移,破鞋搞得鞋面都磨沒了也不知收斂。金琳從小就看著他們往家裡領各種叔叔阿姨、哥哥姐姐甚至爺爺奶奶,幼小的心靈遭受了不小摧殘,所以把她那個處女膜看得尤為重要,立志不能做父母那樣的人。 book18.org

只是在趙濤看來,金琳也就私生活這塊跟她媽不一樣。她那勢利眼的勁兒絕對跟她媽一毛一樣。 book18.org

回去之後三人把剩下的酒喝完,康淑玲看不出一絲醉意,只有趙濤在外面一見風腦袋暈乎乎的了,還好他年輕體健,酒量也不錯,不至於喝醉。 book18.org

不得不說,康淑玲的魅力不小,分開後趙濤滿腦子都是她的樣子。離開的時候他狠狠滴瞟了兩眼美婦穿著魚嘴高跟鞋的絲腳,她那女幹部特有的優雅氣質與他所有女人都不同,讓趙濤難以忘懷。 book18.org

他以喝多了為由要回家,要把每天都盼著他臨幸的大白兔好好蹂躪一回。 book18.org

他拿起電話讓白玉茹提前給他放洗澡水,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在家等他,順便把張星語也叫回來。但是電話卻怎麼也打不通。不是沒人接而是根本打不過去。 book18.org

他又打電話給張星語,結果還是一樣。心裡咯噔一下,趕緊給余蓓打電話問張星語的行蹤。 book18.org

答案是讓人失望的,張星語沒有回寢室,被告知今天陪著白玉茹去買東西了。 book18.org

趙濤一看錶已經九點多了,頓時酒醒了一大半,心亂如麻。 book18.org

他想了一分鐘,拿起電話找到了張相宜。 book18.org

她接到趙濤電話很高興,這是趙濤多日來給她打的第一個電話。已經因為趙濤的關係升任治安大隊副隊長的她很清楚自己這個官是怎麼來的。 book18.org

開始幾天她心裡還很忐忑,不知道趙濤是個什麼樣的變態二代,會在床上如何折磨她。但時間一過她反而急了,事也平了官也升了,那個小男人卻遲遲不碰她這反而讓她整天惶惑不安,一顆心總懸在半空很怕出什麼變數。今天趙濤終於找她,時間已經把她的恐懼磨祛,只剩下躍躍欲試的期待。 book18.org

只是這次還讓她失望了,趙濤不是找她開房而是找人。 book18.org

雖然不是搞刑偵的但這種找人的事她還輕車熟路。問清楚了大概信息,馬上帶著人到了交警隊去調監控。好在張星語走之前去哪家商場告訴了余蓓,要不然只是看監控就得看半宿。 book18.org

張相宜為了辦好趙濤的事,特地去刑警隊找了專門會看監控的同事幫忙,沒多一會兒便鎖定了二人的行蹤。她們七點多一起從商場裡出來,兩人坐公交車一起回家。下車白玉茹送張星語會寢室,就在校園裡一段偏僻的路上出了事…… book18.org

兩人拎著東西正有說有笑的往寢室走,這時候在林蔭小路上突然竄出了兩個身影,一個十分高大,另一個則比較寬。 book18.org

他們都穿著風衣戴著鴨舌帽,臉上戴著口罩。見到張星語母女二話不說躥到她們面前敞開了風衣。到這裡,一般來說也就是兩個暴露狂,引得女生一陣尖叫之後就會跑了,可是這倆不同,看著震驚的母女二人,快步貼上去用寬大的風衣把纖瘦的兩個美人一下裹住。 book18.org

二人經過了短暫的震驚後馬上開始劇烈的掙扎。 book18.org

那個高大的身影裹著張星語,他粗壯的胳膊把張星語整個人都包在風衣里,從監控攝像頭看上去僅僅露出腦門兒。完全不是一個重量級的,系花就像一隻離籠的金絲雀被大狸貓一口吞進肚子。 book18.org

但她纖瘦的身軀卻在這時爆發出了巨大的力量。從風衣鼓起的包能看出來,她用兩個胳膊死死的抵著那人肚子以求給自己爭取一點空間。她很聰明的想蹲下來掙脫束縛,但那高大身影顯然不給她機會,乾脆放棄用衣服裹著她把雙臂伸到了她腋下防止她蹲下來。 book18.org

張星語奮力捶打那人胸膛,甚至用嘴去咬他。那人鎖骨被咬突然吃痛,空出一隻手薅住張星語的秀髮把她美麗的頭顱仰起來。 book18.org

張星語突遭襲擊差點暈過去。那人身上一股濃重的汗臭味熏得她一陣陣頭暈目眩。167的她被裹住,臉僅僅到那人鎖骨,她奮力的咬了一口才讓自己再次呼吸到新鮮空氣。 book18.org

「救……」剛要呼救,一隻大手捂住了她的嘴。那人把她掉了個面,讓她後背貼著他胸膛,他則一手死死捂住張星語的嘴,另一胳膊勒住她纖細的腰。 book18.org

系花兩腿亂蹬,狠狠地跺著腳踩著那人的腳背。這時的她真像一隻被孩子掐住腰的螳螂,修長的四肢在奮力掙扎但依然無濟於事。 book18.org

可能是那人被她踩痛,竟肱二頭肌一用力硬生生的把她拎了起來,讓她腦袋與自己腦袋高度平行,雙腳完全離地。 book18.org

「Whore!」那人罵道。他拎起了張星語便往更僻靜的樹蔭深處走。 book18.org

張星語只覺得自己被一雙鐵鉗箍住,完全沒有反抗的餘力。無論她四肢再怎麼掙扎,那兩隻抓著她的胳膊雷打不動。她纖細的腰肢被勒得生疼,大腦也因為缺氧而一陣陣的發暈,沒掙扎多久她便不得不放棄掙扎,僅靠著鼻孔努力深呼吸讓自己的身體獲得必要的氧氣。 book18.org

這個人並不是真正的暴露狂,他們裡面都穿著背心,最開始那個暴露的動作只是為了嚇唬她們。而真正把她們嚇一跳的則是他們黝黑的肌膚。 book18.org

沒錯,他們是黑人。 book18.org

濃烈的體臭薰染著張星語,一陣陣絕望向心頭襲來。拎著她的黑人仿佛不知道痛,無論她怎麼打他他都不痛叫一聲。而他也沒多少憐香惜玉之心,箍住張星語的胳膊越來越用力,仿佛要把她的腸胃給擠出來,最後甚至讓張星語覺得一陣陣噁心,想要乾嘔。 book18.org

張星語包在牛仔褲里的翹臀蹭著黑人堅實的腹肌,那傢伙的獸慾已經被她的掙扎而點燃,可憐的美人失身恐怕在所難免。 book18.org

另一邊,那個寬胖的身影沒能如此行雲流水的制服白玉茹。只是奮力的捂住白玉茹的嘴。同樣的姿勢,那個高大的黑人能拎著張星語走,而這邊只能費力的跟白玉茹對抗。 book18.org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兩人還在小路上互相撕扯掙扎著。終於,白玉茹掙脫那隻捂著她嘴的手,開始大呼救命。那寬胖子見事不好竟氣急敗壞的甩了她一巴掌。這一下勢大力沈,竟直接把白玉茹打得跪坐在了地上。 book18.org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聲大喝打破了寂靜。 book18.org

「住手!」一個穿著籃球衣長發及肩的男生走了過來。沒等打白玉茹的那個胖子反應過來,一個籃球便砸在了他臉上。 book18.org

碰! book18.org

一下把他砸得坐在地上。 book18.org

拋出籃球的正是那個長發男。這個人趙濤也見過,正是那天在新生歌手大賽上模仿F4里言承旭的那個。 book18.org

他正義感爆棚,跑過去把那個胖子一頓亂捶。失了先機的胖子竟被他打得滿地打滾抱頭鼠竄。最後帽子、口罩全都被打掉,在監控中趙濤也一眼認出來,這個胖子居然是莫曉安的男朋友巴拉克! book18.org

趙濤看到這一拍大腿,氣得直跳腳。 book18.org

就在這時,張相宜的電話突然響了,只聽那邊道:「案子查到了,剛才八點三十三,110接到報警有一起搶劫猥褻案,就在N大。涉案四男兩女現在都在XX所里做筆錄。」 book18.org

聽到這趙濤心裡踏實了一大半,接著快進看了之後的監控錄像。 book18.org

見同伴挨揍,那個高大的黑人丟下張星語沖了過來。 book18.org

比沙包還大的拳頭一拳過去,那個山寨的言承旭也不是對手。幾個回合下來便被打翻在地。被放開的張星語拿出電話要報警,結果被巴拉克奪走了手機,白玉茹也如是。 book18.org

眼看著那個籃球男招架之力越來越弱之際突然一個磚頭飛來砸在了老黑腦袋上,這時一個男生走了過來。他看上去沒有籃球男那麼強壯,身高也矮一些,但氣場很強,昂首挺胸,對著比他高一頭的老黑絲毫沒有畏懼。 book18.org

接下來發生的事簡直讓趙濤大罵見了鬼。 book18.org

那個男人趙濤一眼便認出,也是那天新生歌手大賽上長得很像郭品超的男生。他真是太帥了,任誰看一眼都不會忘了。 book18.org

他穿了一件風衣,頭髮上的髮膠讓他頭髮根根豎立,要是再長點趙濤還以為二階堂紅丸從二次元穿越過來了。 book18.org

老黑被磚頭拍了怒火中燒對著他揮拳便打,他身如靈猿一閃身躲過拳頭,接著連躲了一套組合拳。見老黑拳勢已老,他突然一腿彎曲,一個大轉身,使出一招神龍擺尾。大長腿和風衣呼啦啦轉著圈隨著風聲飛起掃到老黑身上,僅僅一腳便被他掃倒。 book18.org

接著巴拉克上來,被他三拳兩腳擺著POSE便干翻在地。 book18.org

那兩個黑人也是耐打,輪番上陣最終都不是他的對手,最終被打得倒地不起,直到警察到來把他們都帶走。 book18.org

趙濤看到這心說見了鬼,原本擔心張星語母女的安危沒想到卻看了一場武打大戲。接著沒什麼好說的了,跟著張相宜去派出所接人。 book18.org

一看時間還不到十點,而監控錄像里顯示,警察把他們都帶走的時間正好九點。 book18.org

一到派出所還沒進去就見兩個黑人出來了,跟趙濤走了個碰頭。 book18.org

趙濤立馬紅了眼跑過去就要動手。可是他還是晚了一步,等他跑過去兩個黑人已經上了計程車絕塵而去。 book18.org

趙濤罵了一聲,走進派出所。裡面張星語白玉茹和那兩個男生還卻還在。 book18.org

「我已經說過很多遍了!是那兩個黑人襲擊我和我媽媽,朱同學和范同學是為了救我們才跟他們打起來的!」一進去趙濤就聽張星語叫到。 book18.org

趙濤進去一問又差點氣炸了肺。 book18.org

原來警察來了之後見兩個黑人被打倒在地竟把那兩個男生給銬了起來。六個人到了派出所之後兩個黑鬼用蹩腳的漢語一口咬定是那兩個男生要猥褻張星語母女,他們倆去救人才被打了。現在他們受了傷要求兩個男生賠償醫藥費。 book18.org

經過民警一番調解,最終兩個黑人無罪釋放,剩下的四個人在派出所繼續接受詢問。 book18.org

「李所,怎麼回事?明擺著的事兒你們怎麼不分青紅皂白呢!我剛從交警隊那裡過來看過監控……」張相宜質問辦案的副所長。 book18.org

「張隊,這事你能讓我們怎麼干?我們基層派出所還能怎麼辦……」之後那個副所長巴拉巴拉對張相宜解釋了一頓。 book18.org

他們也明白這事肯定是黑鬼挑事,可是又能怎麼辦?難道讓外事辦和領事館來領人? book18.org

外交無小事。 book18.org

最後無非是連嚇帶騙把兩個黑鬼忽悠回去,然後再拖一會放了張星語等四人,最後息事寧人,事情稀里糊塗的弄過去,誰也不追究,天下大吉。 book18.org

對此張相宜也表示非常無奈,她也明白基層派出所的苦衷。整天辦點吃力不討好的事也就算了,要是早時不時的給自己惹一身騷那這活可真沒法乾了。 book18.org

趙濤聽了如同吃了一隻蟑螂,又怒不可遏又很無奈。 book18.org

他看著白玉茹有些青紫的嘴角心疼的親了一口,惹得在場的重任全都瞪大了眼睛。 book18.org

「濤……」張星語撲到他懷裡,剛才還跟警察叫的系花現在如同受驚小貓依偎著男人的肩膀。 book18.org

「走,我們回家,今天的事我肯定給你們找回來!」 book18.org

趙濤再瞅了瞅另外兩個男人。按說他應該很感謝他們,畢竟他們救了自己的女人。但是當他看到兩人對張星語母女火熱的眼神時就煩得很,最終他只是不痛不癢的說道: book18.org

「謝謝兩位哥們兒了,醫藥費我全出了,以後有什麼事我趙濤能辦的你們儘管開口。」 book18.org

「不用了,哥們兒你倒是艷福不淺。」那個長得像郭品超的男生不陰不陽的道,他叫范成。另外一個叫朱高博的瞪著趙濤沒吱聲。 book18.org

趙濤客套了幾句,也不理他們,把白玉茹和張星語左摟右抱的帶出了派出所。 book18.org

到門口,他拿起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book18.org

「喂,實施最初的方案。」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