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情咒 续(人之道)】 (93-94) 作者:枯藤昏鸦 授权代发

第九十三章 过关

“啥?我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不用咒我哪来那么大魅力……何况那是你妈……她知道我这么花心,不挠我就不错了……”

“哼哼……我妈要是反对我们就不会帮你了……“金琳说的话很奇怪。

赵涛也糊涂了。他这种情况哪个家长知道了都得暴跳如雷。当初挨余蓓、张星语和杨楠家长的那顿混合爆打还记忆犹新。于钿秋的父母这关算是过了,毕竟她离了一次婚,孩子都有了,老父母也不会逼得她赶快再婚。

孟晓涵父母这关也是头痛的事儿,到现在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解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过好在孟晓涵也不是本地人父母不可能总来盯着。这也是他想把苏湘紫她妈拉进后宫的一个原因。毕竟这样就少了一个雷,解决了一个家长的问题。

最后就是金琳了。她父母这关是赵涛最头痛的。

金琳是本地人,父母又都是机关干部,离得近、能量强、水平高,这种人很可能软硬不吃,真叫人毫无办法,他原本寄托于金琳自己摆平,现在看来她也摆不平。至于曲茗茗和郑曦他还没想得那么远,这种事一想就头疼,毕竟这些漂亮女孩不是日本爱情动作片里的肉便器,穿上裤子之后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都有一大堆的社会关系需要摆平。

正巧他看见校门外停著的一排小汽车,不少车顶都放着几瓶饮料,其中最多的还是统一冰绿茶和康师傅绿茶,好的也不过是王老吉,差的甚至还有娃哈哈矿泉水。

一想到这赵涛不禁一阵恍然。感叹这个纯朴年代的纯朴物价水平,也感叹自己作茧自缚,

锁情咒听着很高大上其实只有他这种没人理的屌丝才当成好东西。跟钞能力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那些有辆破车就能守株待兔享受女大学生青春肉体的家伙真令他羡慕。

买辆车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二三十万的城市suv就已经可以钓到不错的女生,那些开着百万以上豪车的富二代则可以把校园当成自家菜园子,差不多能随便挑好白菜拱。何况那些车里还有不少思域、花冠这个级别的车,基本也都能贼不走空。

一次一结算,财货两清,这才是成熟男人享受的性爱模式,这才是玩女人。只有纯情处男才整天做梦女神哭着喊著倒追你,才整天想着开一个大被同眠的后宫。

种马小说里乖巧、专一、贤惠的女人是好,真好,确实好,只是有一点不好,就是现实里不存在。

现在他有了锁情咒,实现了当初还是屌丝处男时的梦想,才知道梦想的重量真会压得人腰酸背痛肾抽筋。他已经有了可以买辆车放水瓶的实力,很可惜,还是只能眼巴巴的羡慕,那种逍遥的乐趣离他越来越远了……

金钱不是万能的,但反正比听起来高大上的锁情咒强多了。

两人走进了一家规模不小的鲁菜馆。离学校不远,对学生来说是个高档些的聚餐地点,赵涛也会偶尔过来。

仅仅三个人,没有进独立的小包间,而是找了一个带隔断的四人桌。这种桌子靠墙摆一排,都有隔断隔着只是没有门,挂着门帘,也算半私密的空间。

二人到时金琳她妈已经在那等候多时了。

她戴着银色的金丝眼镜,镜片比于钿秋的稍微大一点,一头如水的长发成三七分在脑后扎成一条水辫子,发丝乌黑油亮没有一丝白发看上去比金琳的还好几分。

她画着不淡的妆,但看上去也不算浓妆艳抹,没有那种涂料淤积的俗艳感,赵涛知道这是很高水平的化妆技术与高级化妆品结合的结果。五官与金琳只有五分相似,远不如张星语和白玉茹的相似度。凭良心说,美貌比不上白玉茹,比她女儿也要差一些,更没有白玉茹看上去那么年轻。不过这样也对,白玉茹才三十八岁而已,而眼前的女人已经四十四。不过她与众不同的是有一种让人看上去很舒服的风韵,五官都不错,但都不惊艳,组合在一起觉得很耐看,颦笑间总有一种成熟女性性感的意味又不会觉得她是在勾引你。

她穿着一身比较宽松的海蓝色连衣裙,百褶的裙摆盖到小腿,脚是一双鱼嘴高跟鞋。她身高不矮,跟金琳差不多,这样的打扮让她成熟中带着一丝清新,既显得成熟得体又显得青春可人。仅仅是第一印象就让赵涛心里发痒,明明只是一个略显年轻的欧巴桑却让赵涛这么一个身经百战的小伙子有点蠢蠢欲动。

赵涛心里咯噔一下,发现这个女人与金琳不是一种人,这种女人对于男人的杀伤力才是最大的,即使那些绝色美女也远不如这种女人勾人的能耐强。

赵涛这时多少有点理解金琳刚才的话了,他想,眼前的美妇一定经常会苦恼于招蜂引蝶。

他们走到桌边金琳的妈妈的站起来,金琳对赵涛介绍道:“这是安监局办公室康主任,我妈。”

金琳的表情不善,拉着脸,语言简单,看样子有点跟她妈赌气。然后又对着她妈道:“这是文学系的赵涛,我对象。”

“呃呃……康主任您好……”赵涛捂著小西服扣子堆笑道。

“这孩子,什么主任不主任的……小赵快请坐,你叫我康阿姨就行。”说完三人坐下,金琳跟赵涛坐在一边。

来的路上金琳已经给赵涛科普过她妈的情况。她妈叫康淑玲,是市安监局的办公室主任,实职副处级干部,虽然不是实权的执法干部,但这个位置也很关键,是个大局的大管家。她妈是标准的机关子弟,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根据当时的政策走个过场考进了机关。这么多年来混到这个位置也算是很不错了,不过听金琳的意思这还是她妈比较懂得守拙,要不然到哪个局当个副局长也不是不可能。

对于赵涛这种工人家庭出身的孩子来说金琳算得上是标准嗯高干子弟,毕竟刘维民原来厂子里的车间主任也才是个正科。金琳她爸也是机关的,也是个什么干部,只是金琳不想提她爸的工作,赵涛一时没问出来。

金琳的家庭背景要比他想像的好不少。他原以为金琳家里不过是一般的机关干部,小康家庭而已,比自己家强一些。这主要是因为她平时在经济上表现得比较节约,并不突出,但显得比较拜金,想来家庭经济状况也就一般。只是现在看来真是大错特错了,金琳家的经济水平可能赶不上苏湘紫但比从小优渥的余蓓还要好不少。

只是他不明白,既然金琳也是养尊处优长大的为什么会变得那么势利呢?总想利用自己的美貌得到点什么呢?

三人坐定,寒暄了几句后康淑玲道:“一直听琳琳说她交了男朋友,阿姨都没有时间来见见,今天正好出来到这附近办事,阿姨就自作主张让她把你请出来一起吃个饭,小赵,你别怪阿姨冒昧啊……”

她说话声音非常柔和,嗓音轻柔得不像个四十多岁的妇人,但轻柔的嗓音中还带着几许干练,不会让人觉得她很柔弱。这种感觉赵涛还真是第一次体验,跟曲茗茗说话有几分相似,只是更加完美,听她说话仿佛都是一种享受。

“不不不,康阿姨您太客气了,是我应该先去拜访您的……”赵涛赶忙道。

“这家饭店菜还不错,阿姨之前来过,今天我就擅自做一回主先点好了菜,也不知道你们爱不爱吃,一会上好如果不合口味再点一些。”

“嗯好……我吃什么都行,什么都能吃。”赵涛道。

“不知道就不要点,哼,你就只会点那些酒鬼吃的菜。”金琳一条胳膊拄著桌子,脸拄在手掌上,另一只手摆弄著筷子道。

“琳琳,你都已经这么大了,也到了喝酒的年纪,餐桌上喝一点酒也是应该的,我听说小赵就比较爱喝酒,你们在一起,以后爱好不协调可不好。”康淑玲温言道。这话虽和煦但内容却让人大跌眼镜,赵涛很难想像这世上还有母亲劝女儿要多喝酒的。

不大功夫,四菜一汤摆了上来,有两道赵涛吃过,是该店的招牌菜,还有两道他根本没见过,记忆中在菜谱上也没见过。菜已上齐,她竟从凳子下面拿出一瓶剑南春,起开。

赵涛脸部肌肉都硬了,这正是剑南春很火的时代,仅次于五粮液还吊打泸州老窖,拿出这么一瓶酒一般都是招待贵客的。这个档次的饭店恐怕都不会卖剑南春。

赵涛赶紧先抢过酒,打开给三人倒上,金琳没吱声也没反对。

“小赵尝尝菜。”康淑玲夹了一口菜给赵涛碟子里。

“谢谢康阿姨。”赵涛受宠若惊道,一旁的金琳只是翻了个白眼。

赵涛夹菜入口,是一个大虾仁,一股从未体会过的鲜美直冲味蕾,顺着后鼻腔鲜美的滋味麻醉著大脑。赵涛也是滨海城市人,海鲜没少吃,但如此美味还是第一次吃到。

“怎么样?味道还可以吗?”康淑玲道。

“可以可以可以……太好吃了……”赵涛忙不迭的赞叹道。

“这是阿姨……”

“自己带的调料,跟后厨商量做的菜!”没等康淑玲说完话,金琳抢著说道,让她妈的笑容尴尬的凝固在脸上,“每次都是这句话,烦死了。”金琳又道。

赵涛也有点尴尬,只是闷头吃菜。他没想到金琳跟她妈的关系是这样,平时看上去成熟干练的金琳在她妈面前就像一个叛逆的初中生。

康淑玲虽然上了年纪但并不絮叨,说话如春风拂面,问著赵涛大概的情况,如家庭、父母和学校里的一些事,都是不太敏感的。只是她喝酒比较快,一盅接着一盅的跟赵涛干,没半个小时赵涛便有点晕晕乎乎的。

金琳则不怎么买她妈面子,赵涛已经喝了三四两,她才只喝了一盅。每当康淑玲问赵涛一些事情的时候金琳也总是抢先回答,一副不耐烦的模样。但是康淑玲却很有耐心,也不恼火,反而是金琳似乎越来越恼,忙坏了赵涛忙不迭的哄她。

待一瓶酒喝完,康淑玲又叫了啤酒,金琳不乐意了,道:“吃顿饭吃那么久干嘛?都喝了一瓶了,把剩下这点菜吃一吃,明天我们还有课呢!”

“琳琳,刚才妈妈去卫生间已经又点了两道菜,妈妈好不容易见小赵一次当然要多聊一会了,你要是觉得不耐烦你可以叫你的小姐妹先送你回去。”康淑玲的话一点生气的语气都没有,慢条斯理但内容却让金琳更恼。

“哼!凭什么把我支开?”

“不是妈妈要支开你,是你总嫌妈妈烦,你这个样子会让小赵看笑话的,没有哪个男孩子会喜欢不听话的女生的……小赵,你说是不是……”

“啊……咳咳……平时都是琳琳让着我……”赵涛堆笑着道。

最终金琳也没拧得过她妈,还是乖乖的留下来倒上了啤酒。

“小赵,你毕业以后有什么打算没有?”又喝了两瓶啤酒,康淑玲忽然道。

这一下真把已经大脑思维不太敏捷的赵涛给问住了。毕业该怎么办?是出去打工?自主创业?进机关?进银行?留在本地还是南下?

赵涛一时间满脑子问号,也没了准儿。

“康阿姨,毕业以后的事我还没想好,目前想先找个工作锻炼锻炼,以后可能要自主创业。”赵涛努力的措辞道。

“哦?有没有想过考公务员进机关呢?”

“这……还没有这个打算,我不是本地人,考这里的公务员恐怕考不上……”

“怎么?怕面试不通过还是怕笔试不入围?考公安也不行吗?警察虽然活不好但挣的钱不低,比打工要好。”

“嗯……警察也一样,考公务员太难了,笔试我还没练习过,面试没有关系肯定过不了。”赵涛脱口而出,也没多想。毕竟这个年代面试的猫腻还太多。

“哦?我听琳琳说你在公安系统的关系挺硬的啊……”

“嗯?”赵涛一激灵。

“有什么话你就直接问,绕来绕去累不累。”金琳小声道。

“呵呵……”康淑玲莞尔一笑没理金琳,对赵涛道:“小赵,我和琳琳她爸也都是机关的,也希望琳琳毕业以后可以考公务员进机关,你们三本没有选调生名额,要是可以考公务员还是直接考比较好。”

“哦……不知道叔叔是什么单位的。”

“琳琳没告诉过你吗?她爸爸是地税局的,我们觉得年轻人还是进机关比较好,有保障,也不会太辛苦,还能呆在我们身边。小赵你要是毕业能进公安系统我也就放心了。实在不行考到我们这里来也好,只是你的专业不太方便设岗,你要努力学好笔试才行。”

“嗯,谢谢康阿姨,我会努力的。”赵涛随口道。

“嗯,不用谢,当大人的为孩子着想是应该的,只是康阿姨和你金叔叔的能力有限,没法给你们设太多岗,所以还是希望你能进公安系统,我们也好为你们多想办法解决几个岗位,解决你的后顾之忧,让琳琳和她的小姐妹们也能和睦相处。”康淑玲和声细语的说出了令赵涛心里咚咚打鼓的话。

这话等于是跟他摊牌,问他想怎么解决那么多女人的问题。

“额……康阿姨,其实不用……她们不用麻烦您……”赵涛喝了半杯酒还是觉得嘴里干巴巴的道。

“怎么不用,她们大多也都是外地的吧,你们以后想要在一起就得在本地有个稳定工作,阿姨也没有太大能力,帮你们在机关里设三四个岗位也是极限了,所以你要是能自己解决编制大家压力都会小一些。”丈母娘给女婿的二奶找工作真真的闻所未闻,可这种事就发生在了赵涛眼前。

“这个不用你担心,我们还不一定稀罕进机关呢!大不了创业失败了再找人进,你也不用担心,赵涛有的是门路。”金琳道,给赵涛解了围。

“额……琳琳……妈妈想听听小赵的想法,你不要打岔……”

“咳咳……琳琳说的也是我想的。”赵涛道。

“哦?不知道公安局的哪位领导是小赵你的长辈……”康淑玲绕了一个大圈子终于切入正题,赵涛心说该来的还是要来了。

“嗯……哪位都不是……只是我家里的一位长辈认识曹局……关系比较好……”赵涛想了想道。

“你是说从政法委新调来的曹局?”康淑玲并没有眼前一亮也没有显得失望。

“嗯,对,就是他。”

“那你这次怎么在里面呆了二十天才出来?”康淑玲这句话问得有点着急,有失礼貌。

“妈!你怎么什么都问!”金琳不干了。

“没事、没事,问也是应该的。”赵涛道,“是……嗯……这次事是因为有人陷害我,为了把陷害我的人钓出来才在里面二十天,曹局早就知道这事,在里面我也没吃什么苦……”

“噗嗤,我看啊,是你家长辈看你太潇洒了想让你在里面好好冷静反思一下吧!”康淑玲半开玩笑的道。

“呵呵……也有点……”赵涛只好憨笑。

第九十四章 螳螂与蝉

“不过我还听说你的事都惊动了省里,省政法委都下来人调查了,看来你家的长辈能量很大啊……能不能告诉阿姨他是省里的哪路神仙。”终于图穷匕见。

赵涛知道,这个问题对于他和金琳能不能安安稳稳过去她家里那关至关重要。这么开明的丈母娘不多见,但开明也是有条件的,你自身实力不够没人会愿意把自己女儿托付给你。

“妈!你问那么多干嘛!”金琳受不了了,“赵涛,我们走,不吃她的饭!”

“琳琳,不许调皮!你跟小赵既然已经谈到了现在的地步,妈妈总得了解了解他家里的情况,你不要撒小孩子的气。”康淑玲板着脸道。金琳虽然面色不善,但还是没抬腿走,只是哼了一声,瘪起了嘴,只是抓着赵涛胳膊不放。

看来金琳在她妈妈面前根本无计可施,她的段位还不够。

“我们到什么地步了?你这么问很没有礼貌你不知道吗?”金琳叫到。

“琳琳……你跟小赵虽然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你对她感情很深吧?你从小很少求妈妈,这次为了小赵的事你能求妈妈证明你们的关系已经很牢固了,你是妈妈的女儿,妈妈了解你,以后你们肯定还是要在一起的,所以妈妈今天才关心你们以后的工作问题,也要了解一下小赵的情况。”

“你不都已经自己了解了么?还问什么?”

“琳琳!不许闹了,妈妈想听小赵说。”

“康阿姨,我家的长辈不是省里的什么领导,只是……只是他人脉比较广,各方各面的人都认识很多。”

“哦?做生意的吗?”

“也不是……已经退休了……”

“噢!吃菜吃菜……”

从金琳的话里赵涛得知康淑玲已经私下里调查过他。只是黄初老道和刘维民的身份比较隐秘,还不是康淑玲这个级别的人能接触到的。

康淑玲旁敲侧击的又问了他不少话,总之意思只有一个,就是问他的那个长辈到底都能做到什么事。赵涛这时终于有点明白金琳为什么不耐烦了,也有点明白金琳为什么是现在的性格了。

康淑玲这个人根本有权就是娘,只要你够强,够有权有势,让女儿给你当N奶也不是问题。赵涛绞尽脑汁的回答她的问题。一方面要让她知道他长辈的神通广大,一方面又不能真把老道的身份透露出去。好在康淑玲也是浸淫于机关多年的老官僚,对于老道和刘维民这种人的存在并不陌生,不需要赵涛解释得太白。

只是康淑玲越问越来劲儿,在金丝眼镜后的美丽眼睛逐渐放出了光芒。

“小涛,多吃点……”康淑玲又夹了一口吃给赵涛,忽然,他觉得脚背一紧,被人踩住了。今天为了见金琳她妈,赵涛特地穿了双皮鞋,擦得锃亮。

他只觉得一只穿着丝袜的脚尖点住了自己脚脖子,钻进裤筒,滑溜溜的丝脚在他迎面骨上摩挲,让他一阵心热。

眼前的熟女与金琳也只有五分相似,单论五官美貌不如金琳,但保养得非常好,看不出一条明显的皱纹,就连法令纹也没有。但那股成熟的韵味还是显示出了她的年龄,无关保养的是否得当。

“我去上趟厕所。”干了一杯酒,赵涛强自让自己冷静下来。在不借助锁情咒的魔力下还是第一次有女人对他这么主动。

他撒了泡尿,出来用冷水猛撩了撩脸,让自己有些泛红的脸颊冷静下来。

“你没事吧?”是金琳的声音。

“没事,就是有点热。”

“你不用理我妈,她就是这样的人,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没必要跟她多说什么,让她知道你能靠你自己养活我们就行了。”

“怎么?你跟你妈妈的关系很紧张么?她是什么样的人我不在意,我只是怕她反对我们的事。”

“呵……这回你也看到喽,她那种人听说你有这么强的背景巴结还来不及,怎么还会在意女儿是不是给人家当小三……不对,小N。”

“那不正好,要不我还愁怎么过你家里那关呢,你说咱俩的情况你爸会不会反对呢?”

“他?呵呵,他也许会吧,不过我爸宠我,从小我想做什么他都不反对。”

“这种事他也不反对?我可不想哪天莫名其妙的被你爸爸打断腿。”

“呵……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爸我妈虽然都很宠我但这件事上他们应该是一致的,何况我爸现在还不知道趴在哪个女人的肚皮上呢!”

在这里勾起了金琳的回忆。她的父母对她一直当掌上明珠捧著,能给她的都给她。按理说她应该有一个让多少人都羡慕的童年。只是父母对她好是不假,但父母本身的关系并不怎么样。

她爸爸比她妈还小两岁,按她的话说男的帅女的靓,都是机关里的名花名草。当年俩人不知怎么勾搭上了,都不是什么正经东西,没两次就滚在了一起,最后奉子成婚。

可是等金琳出生之后,俩家伙都本性难移,破鞋搞得鞋面都磨没了也不知收敛。金琳从小就看着他们往家里领各种叔叔阿姨、哥哥姐姐甚至爷爷奶奶,幼小的心灵遭受了不小摧残,所以把她那个处女膜看得尤为重要,立志不能做父母那样的人。

只是在赵涛看来,金琳也就私生活这块跟她妈不一样。她那势利眼的劲儿绝对跟她妈一毛一样。

回去之后三人把剩下的酒喝完,康淑玲看不出一丝醉意,只有赵涛在外面一见风脑袋晕乎乎的了,还好他年轻体健,酒量也不错,不至于喝醉。

不得不说,康淑玲的魅力不小,分开后赵涛满脑子都是她的样子。离开的时候他狠狠滴瞟了两眼美妇穿着鱼嘴高跟鞋的丝脚,她那女干部特有的优雅气质与他所有女人都不同,让赵涛难以忘怀。

他以喝多了为由要回家,要把每天都盼着他临幸的大白兔好好蹂躏一回。

他拿起电话让白玉茹提前给他放洗澡水,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在家等他,顺便把张星语也叫回来。但是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不是没人接而是根本打不过去。

他又打电话给张星语,结果还是一样。心里咯噔一下,赶紧给余蓓打电话问张星语的行踪。

答案是让人失望的,张星语没有回寝室,被告知今天陪着白玉茹去买东西了。

赵涛一看表已经九点多了,顿时酒醒了一大半,心乱如麻。

他想了一分钟,拿起电话找到了张相宜。

她接到赵涛电话很高兴,这是赵涛多日来给她打的第一个电话。已经因为赵涛的关系升任治安大队副队长的她很清楚自己这个官是怎么来的。

开始几天她心里还很忐忑,不知道赵涛是个什么样的变态二代,会在床上如何折磨她。但时间一过她反而急了,事也平了官也升了,那个小男人却迟迟不碰她这反而让她整天惶惑不安,一颗心总悬在半空很怕出什么变数。今天赵涛终于找她,时间已经把她的恐惧磨祛,只剩下跃跃欲试的期待。

只是这次还让她失望了,赵涛不是找她开房而是找人。

虽然不是搞刑侦的但这种找人的事她还轻车熟路。问清楚了大概信息,马上带着人到了交警队去调监控。好在张星语走之前去哪家商场告诉了余蓓,要不然只是看监控就得看半宿。

张相宜为了办好赵涛的事,特地去刑警队找了专门会看监控的同事帮忙,没多一会儿便锁定了二人的行踪。她们七点多一起从商场里出来,两人坐公交车一起回家。下车白玉茹送张星语会寝室,就在校园里一段偏僻的路上出了事……

两人拎着东西正有说有笑的往寝室走,这时候在林荫小路上突然窜出了两个身影,一个十分高大,另一个则比较宽。

他们都穿着风衣戴着鸭舌帽,脸上戴着口罩。见到张星语母女二话不说蹿到她们面前敞开了风衣。到这里,一般来说也就是两个暴露狂,引得女生一阵尖叫之后就会跑了,可是这俩不同,看着震惊的母女二人,快步贴上去用宽大的风衣把纤瘦的两个美人一下裹住。

二人经过了短暂的震惊后马上开始剧烈的挣扎。

那个高大的身影裹着张星语,他粗壮的胳膊把张星语整个人都包在风衣里,从监控摄像头看上去仅仅露出脑门儿。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系花就像一只离笼的金丝雀被大狸猫一口吞进肚子。

但她纤瘦的身躯却在这时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从风衣鼓起的包能看出来,她用两个胳膊死死的抵著那人肚子以求给自己争取一点空间。她很聪明的想蹲下来挣脱束缚,但那高大身影显然不给她机会,干脆放弃用衣服裹着她把双臂伸到了她腋下防止她蹲下来。

张星语奋力捶打那人胸膛,甚至用嘴去咬他。那人锁骨被咬突然吃痛,空出一只手薅住张星语的秀发把她美丽的头颅仰起来。

张星语突遭袭击差点晕过去。那人身上一股浓重的汗臭味熏得她一阵阵头晕目眩。167的她被裹住,脸仅仅到那人锁骨,她奋力的咬了一口才让自己再次呼吸到新鲜空气。

“救……”刚要呼救,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嘴。那人把她掉了个面,让她后背贴着他胸膛,他则一手死死捂住张星语的嘴,另一胳膊勒住她纤细的腰。

系花两腿乱蹬,狠狠地跺着脚踩着那人的脚背。这时的她真像一只被孩子掐住腰的螳螂,修长的四肢在奋力挣扎但依然无济于事。

可能是那人被她踩痛,竟肱二头肌一用力硬生生的把她拎了起来,让她脑袋与自己脑袋高度平行,双脚完全离地。

“Whore!”那人骂道。他拎起了张星语便往更僻静的树荫深处走。

张星语只觉得自己被一双铁钳箍住,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力。无论她四肢再怎么挣扎,那两只抓着她的胳膊雷打不动。她纤细的腰肢被勒得生疼,大脑也因为缺氧而一阵阵的发晕,没挣扎多久她便不得不放弃挣扎,仅靠着鼻孔努力深呼吸让自己的身体获得必要的氧气。

这个人并不是真正的暴露狂,他们里面都穿着背心,最开始那个暴露的动作只是为了吓唬她们。而真正把她们吓一跳的则是他们黝黑的肌肤。

没错,他们是黑人。

浓烈的体臭薰染著张星语,一阵阵绝望向心头袭来。拎着她的黑人仿佛不知道痛,无论她怎么打他他都不痛叫一声。而他也没多少怜香惜玉之心,箍住张星语的胳膊越来越用力,仿佛要把她的肠胃给挤出来,最后甚至让张星语觉得一阵阵恶心,想要干呕。

张星语包在牛仔裤里的翘臀蹭著黑人坚实的腹肌,那家伙的兽欲已经被她的挣扎而点燃,可怜的美人失身恐怕在所难免。

另一边,那个宽胖的身影没能如此行云流水的制服白玉茹。只是奋力的捂住白玉茹的嘴。同样的姿势,那个高大的黑人能拎着张星语走,而这边只能费力的跟白玉茹对抗。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两人还在小路上互相撕扯挣扎著。终于,白玉茹挣脱那只捂着她嘴的手,开始大呼救命。那宽胖子见事不好竟气急败坏的甩了她一巴掌。这一下势大力沈,竟直接把白玉茹打得跪坐在了地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声大喝打破了寂静。

“住手!”一个穿着篮球衣长发及肩的男生走了过来。没等打白玉茹的那个胖子反应过来,一个篮球便砸在了他脸上。

碰!

一下把他砸得坐在地上。

抛出篮球的正是那个长发男。这个人赵涛也见过,正是那天在新生歌手大赛上模仿F4里言承旭的那个。

他正义感爆棚,跑过去把那个胖子一顿乱捶。失了先机的胖子竟被他打得满地打滚抱头鼠窜。最后帽子、口罩全都被打掉,在监控中赵涛也一眼认出来,这个胖子居然是莫晓安的男朋友巴拉克!

赵涛看到这一拍大腿,气得直跳脚。

就在这时,张相宜的电话突然响了,只听那边道:“案子查到了,刚才八点三十三,110接到报警有一起抢劫猥亵案,就在N大。涉案四男两女现在都在XX所里做笔录。”

听到这赵涛心里踏实了一大半,接着快进看了之后的监控录像。

见同伴挨揍,那个高大的黑人丢下张星语冲了过来。

比沙包还大的拳头一拳过去,那个山寨的言承旭也不是对手。几个回合下来便被打翻在地。被放开的张星语拿出电话要报警,结果被巴拉克夺走了手机,白玉茹也如是。

眼看着那个篮球男招架之力越来越弱之际突然一个砖头飞来砸在了老黑脑袋上,这时一个男生走了过来。他看上去没有篮球男那么强壮,身高也矮一些,但气场很强,昂首挺胸,对着比他高一头的老黑丝毫没有畏惧。

接下来发生的事简直让赵涛大骂见了鬼。

那个男人赵涛一眼便认出,也是那天新生歌手大赛上长得很像郭品超的男生。他真是太帅了,任谁看一眼都不会忘了。

他穿了一件风衣,头发上的发胶让他头发根根竖立,要是再长点赵涛还以为二阶堂红丸从二次元穿越过来了。

老黑被砖头拍了怒火中烧对着他挥拳便打,他身如灵猿一闪身躲过拳头,接着连躲了一套组合拳。见老黑拳势已老,他突然一腿弯曲,一个大转身,使出一招神龙摆尾。大长腿和风衣呼啦啦转着圈随着风声飞起扫到老黑身上,仅仅一脚便被他扫倒。

接着巴拉克上来,被他三拳两脚摆着POSE便干翻在地。

那两个黑人也是耐打,轮番上阵最终都不是他的对手,最终被打得倒地不起,直到警察到来把他们都带走。

赵涛看到这心说见了鬼,原本担心张星语母女的安危没想到却看了一场武打大戏。接着没什么好说的了,跟着张相宜去派出所接人。

一看时间还不到十点,而监控录像里显示,警察把他们都带走的时间正好九点。

一到派出所还没进去就见两个黑人出来了,跟赵涛走了个碰头。

赵涛立马红了眼跑过去就要动手。可是他还是晚了一步,等他跑过去两个黑人已经上了计程车绝尘而去。

赵涛骂了一声,走进派出所。里面张星语白玉茹和那两个男生还却还在。

“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是那两个黑人袭击我和我妈妈,朱同学和范同学是为了救我们才跟他们打起来的!”一进去赵涛就听张星语叫到。

赵涛进去一问又差点气炸了肺。

原来警察来了之后见两个黑人被打倒在地竟把那两个男生给铐了起来。六个人到了派出所之后两个黑鬼用蹩脚的汉语一口咬定是那两个男生要猥亵张星语母女,他们俩去救人才被打了。现在他们受了伤要求两个男生赔偿医药费。

经过民警一番调解,最终两个黑人无罪释放,剩下的四个人在派出所继续接受询问。

“李所,怎么回事?明摆着的事儿你们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呢!我刚从交警队那里过来看过监控……”张相宜质问办案的副所长。

“张队,这事你能让我们怎么干?我们基层派出所还能怎么办……”之后那个副所长巴拉巴拉对张相宜解释了一顿。

他们也明白这事肯定是黑鬼挑事,可是又能怎么办?难道让外事办和领事馆来领人?

外交无小事。

最后无非是连吓带骗把两个黑鬼忽悠回去,然后再拖一会放了张星语等四人,最后息事宁人,事情稀里糊涂的弄过去,谁也不追究,天下大吉。

对此张相宜也表示非常无奈,她也明白基层派出所的苦衷。整天办点吃力不讨好的事也就算了,要是早时不时的给自己惹一身骚那这活可真没法干了。

赵涛听了如同吃了一只蟑螂,又怒不可遏又很无奈。

他看着白玉茹有些青紫的嘴角心疼的亲了一口,惹得在场的重任全都瞪大了眼睛。

“涛……”张星语扑到他怀里,刚才还跟警察叫的系花现在如同受惊小猫依偎著男人的肩膀。

“走,我们回家,今天的事我肯定给你们找回来!”

赵涛再瞅了瞅另外两个男人。按说他应该很感谢他们,毕竟他们救了自己的女人。但是当他看到两人对张星语母女火热的眼神时就烦得很,最终他只是不痛不痒的说道:

“谢谢两位哥们儿了,医药费我全出了,以后有什么事我赵涛能办的你们尽管开口。”

“不用了,哥们儿你倒是艳福不浅。”那个长得像郭品超的男生不阴不阳的道,他叫范成。另外一个叫朱高博的瞪着赵涛没吱声。

赵涛客套了几句,也不理他们,把白玉茹和张星语左搂右抱的带出了派出所。

到门口,他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实施最初的方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