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情咒 续(人之道)】 (79-80) 作者:枯藤昏鸦 授权代发

第七十九章 无话可说

寝室里其实除了符小宇之外还有正在睡觉的刘志宽。他就那个德性,天天打游戏打到笔记本电池没电,然后再看小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拿不住手机恍然睡过去。也不按时上课,啥时候起床啥时候上课。

符小宇大喊大叫惊醒了刘志宽。本来他还很不乐意,但一看下面是赵涛也马上来了精神,爬下床跟赵涛说话。

赵涛看符小宇情绪很不好,对刘志宽道:“老五,你去拎一箱啤酒上来,再买点菜,我要在寝室里喝点。”赵涛掏出二百块钱塞到刘志宽手里。

刘志宽懒虽懒但心思玲珑,知道赵涛是想听符小宇说说话。他深深地瞅了符小宇一眼,叹了一口气,穿好衣服拿着钱出去了。

“小宇,到底怎么了,你跟四哥慢慢说。”赵涛扶符小宇坐下。

“唉……四哥,你真没事了?这些天你都在里面么?受了不少苦吧?”

“四哥没事,在里面就是吃、睡、看手机,没遭啥罪,就是手机里下载的小说快看完了……呵呵……现在都摆平了,四哥还是四哥,有什么事四哥给你出头!”

“额……唉……说来话长……”符小宇咽了口吐沫,乾乾的砸吧了两下嘴,过了好几秒才难以启齿的继续道:“小安有人了……跟人跑了……”

赵涛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心说大学里男欢女爱,情感纠纷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算不得什么大事。

“从小安到校舞团没几天开始我就觉得她不怎么爱理我,每次找她她都说练舞很累不想出去。开始我也没想那么多还每天嘘寒问暖帮她买饭送饭……”说到这符小宇别过脸不敢看赵涛。

“可到后来就连她不练习的时候也不想见我了,我找她她也只是勉强出来陪我吃吃饭,偶尔上个自习,每次……每次我一提出去开房她就表现得很烦,多说几句她就跟我发火,说她练舞蹈很累,没精神跟我开房,实在拗不过就找没人的地方用嘴给我来一次……”

“然后呢?你没查查她?”赵涛问。

“查了,她寝室的我都收买了,咱院跟她一起跳舞的也拜托了,折腾了一个礼拜也没找到嫌疑人……咱院男寝我都查了,没听说有谁暗地里跟小安走的近的……”

“外院的呢?是不是校社联的哪个王八蛋?!”赵涛道。

“王八?呃呃……我才是个王八!”符小宇又不自觉冒出几滴眼泪。

“哭什么!有事说事,大男人对象没了再找!有什么好哭的!”赵涛见他那窝囊样也不禁心烦。

“我不是你啊!我跟小安是真感情啊!”符小宇脱口而出道,气得赵涛七窍生烟。

“你个窝囊废的样,跟我叫什么劲!我那些也个个都是真感情!”没错,女生对他都是真感情。

“唉……四哥,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想说你……我是……我是说……我不像你老有漂亮女生迷了心追你,我能跟小安在一起不容易……除了她,哪还有好看的女生肯跟我处对象啊!”符小宇憋了半天整出这么一句。

赵涛一时被他这不争气的话噎得张口结舌,好半晌才开口道:“小宇啊,漂亮女生多得是,你何必纠结呢?你看四哥怎么样?啥也不比你强,不也左拥右抱么?四哥保证肯定再帮你找个好看的!你放心吧!”

“我怎么比得了你嘛!唉,小安啊……”符小宇嗟叹道,烦得赵涛头皮发麻。

“行了!你赶紧接着说吧!一会儿老五就回来了!”

“唉……别的学院的男生我也想过,我又跟了两天啥也没发现,连她寝室人都没发现异常。校社联我也想办法查了,能常在那办公的也就那么几个人,真没有可疑人。”他抬头看了赵涛一眼又低头接着道:“后来有一天,我给自己灌了点酒约她出来……她晚上刚练完舞,快关寝室了……”

符小宇那天听了孙富饶的主意,把自己灌了半醉,酒壮怂人胆,要给莫晓安来霸王硬上弓。

不出所料,莫晓安根本不从。两个人拉拉扯扯的莫晓安也拗不过情面,怕众目睽睽之下不好看,就主动提出还是找个没人的地方给她吹一管。

符小宇这时候脑子忽然好使了,拉着莫晓安去了图书馆外的僻静处。这时已经快关寝,莫晓安心里着急也没防备,结果被符小宇按在树上硬扒了裤子。

裤子一扒符小宇一下软了一半——莫晓安原本整齐干净的阴毛被剃了。

看样子剃光了不是一时半会,已经长出了不到一厘米的长度。

符小宇本要动怒,没想到莫晓安先哭了起来。她说,都怪符小宇上床的时候不戴套还不爱洗澡,让她得了阴道炎,医生还怀疑有阴虱,这才不得不遵守医嘱剃除了阴毛。这些天不愿意跟他做正是为此。

至于没告诉他实情是不想让他有心理负担,没想到他精虫上脑、色令智昏竟要霸王硬上弓,一时让她倍受委屈。

符小宇如遭雷击,当时又心疼又自责,灌下去的酒一下全消了,忙不迭的跟莫晓安道歉。

就在符小宇硬著头皮想怎么过去这一关的时候,不曾想莫晓安一反常态,不但没有对符小宇大吵大闹不依不饶,反而主动安慰符小宇,说是自己这些天冷落的他,光想着养病和练舞没好好陪他。

这么一拉扯,寝室已经关门了。莫晓安主动提出找个好点的快捷酒店开房去,要把后庭给他。

被莫晓安的强势欺负惯了的符小宇心里很忐忑,不知道女朋友的本意到底如何。符小宇习惯性的继续道歉想糊弄过去,但莫晓安一定坚持,最后二人各怀心思的去开了房。

衣服脱了才发现没买浣肠的东西。符小宇又现提起裤子去买,跑了好几个地方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回来。符小宇原以为莫晓安会骂他没用,没想到她二话没说直接拿进卫生间了。过了一会出来,剩下的事也算顺理成章了。

从那天以后二人和好如初,符小宇甚至每天在莫晓安练舞蹈的时候没事就等在外面。天气转暖也不冷,不学习的时候就找个户外的椅子坐下,一等就是几个小时,期间给莫晓安送饭买药好不温暖。

果然没过几天莫晓安就主动提出病情痊愈可以正常进行人上人的运动了。符小宇一直提着的心也就此放下。可谁知没过两天莫晓安说病情复发了。符小宇一时心急如焚,自责自己的小弟弟操之过急,引得对方炎症复发。

这家伙要说也是单纯马上又是一轮嘘寒问暖送饭送药。不过这次莫晓安不再有那么好的态度,又开始嫌他烦了。

这傻屌只以为自己努力不够表现得不够好,为了不打扰莫晓安练习和休息他甚至开始想帮她打理好一切后勤,更为了表现出暖男的一面甚至主动帮舞协打扫卫生,没想到这一下坏了事。

他发现舞协的垃圾桶里有不少莫晓安扔掉的药,内服外用的都有。连续三天都发现了。这引起了他的警惕,可是百思不得其解,想不通问题到底出在了哪。幸好这小子虽然脑子不太灵光但行动力还是足的,开始全天候监控莫晓安,当然,是暗地里的。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事实的残酷远远超过了他的想像……

————————————————————————

符小宇面对现在的情况已经进入了死胡同。他想不明白,也没有什么帮手。就在这时病急乱投医的他看到了苏湘紫。

苏湘紫是后来的,也只是打打杂,可是刚来了几次符小宇就发现苏湘紫总提前出来。这让他大奇。他去问苏湘紫情况,苏湘紫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说团长让她先走。

符小宇好奇,偷偷摸摸的想办法弄开了窗户缝往里瞧,发现训练室竟空无一人!他思虑再三还是打通了莫晓安的电话。那边半天才接,告诉他练习忙之后就挂断了。

符小宇不甘心,围着这栋楼转了三圈,发现了一个后门。偷偷摸摸的进去发现除了校社联的值班人员一个人都没。

经过询问,那人给出了暧昧的表情,一下让符小宇有了不好的预感。但表情归表情,话却没透露一个字。符小宇急得直跳脚,只可惜眼前的是女生没法动粗的问。

憋得他没办法只好在后门附近等著。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个多小时后开始有舞团的女生回来。她们并不是一起回来的,让符小宇很奇怪,他藏匿身形顺着她们走来的方向逆向寻去,终于在不远处的留学生公寓停下,而这时还没有见到莫晓安。

突然,一声尖利的叫声划破天际也猛地击中了符小宇紧绷的神经。他不敢相信那是莫晓安的声音。他正了正精神以为产生了幻觉,但紧接着又是几声悠长的呻吟传入耳中,他不能再骗自己,那就是莫晓安的声音。

他颤抖麻木著循声找去,终于停留在了一扇窗户下面,但他看不见,因为声音是从二楼传出。男人在这个时候爆发出的力量是惊人的。他见一楼没人,爬著一楼的防盗护栏扒住了二楼的窗台。

他像一个饥饿的乞丐隔着橱窗看饭店里的人在大吃大喝。更像一个刚走出牢房的死刑犯等待最后的判决。

他探出半个头刚刚露出眼睛,里面仅仅挡着一层薄薄的窗帘。窗帘里面是一张双人床,只是双人床上不只两个人……

一具赤裸的青春胴体横陈床上,闭着双目,显然已经睡着了。还算有料的胸脯随着呼吸起伏,褐色的蓓蕾一挺一挺的还在勃起著。

这个女生符小宇认识,是舞团里主校区的一个大二女生,姿色不在莫晓安之下,正是受他委托看着莫晓安的那个女生……

而此刻的莫晓安正跪爬在床上,撅著屁股,一个又黑又粗的巨物正在她的屁眼里进进出出。这根巨物属于一副黝黑强壮的身躯。

他通体黝黑肌肉棱角分明,粗壮的上臂比莫晓安的腿肚子还粗,一头贴著头皮长的卷发和高鼻翻口昭示着他黑人的血统。高大的身高目测得有一米九,像一个看电影里的大酒店黑人保安。

他的大手扶着莫晓安丰满的屁股,那两瓣很让符小宇暗自骄傲的丰腻玩物被能轻松抓起篮球的大手抓住大半。白腻的臀肉在指缝里鼓出来,上面的细汗反著淫靡的光。

更令符小宇心如死灰的还不止这个,莫晓安的嘴也没闲着,刚才还在尖叫,这时正伸出舌头如小猫喝水般舔著一个肉棒。

这根肉棒尺寸不大,属于一个其蠢如猪的矮黑胖子。他跪在床上挺直身体,挺著不长的老二享受着女孩的服务。他油腻的大的肚子仿佛压在了女孩脑门上。

这家伙五短身材肥嘟嘟的胖脸,两个脸蛋像狒狒屁股撑出来。他棕黑的皮肤仿佛都撑得颜色变浅了。

小眼如豆,横鼻厚唇,一脑袋的小脏辫只是显得他更加恶心。胸前的乳房耷拉着,比一般女生的都大。他肥壮的手抓着莫晓安的头发,时不时的挺动老二往莫晓安的嘴里干。莫晓安也不恼,每一次他挺进来都配合的张开嘴唔唔唔地被插几下,吐出来之前还会用唇紧紧地把阴茎包住撸一下,然后啵的一声被拔出口,来给那个黑胖子增加快感。

这种技巧符小宇的记忆里只有上回开房享受过一次。

“Whores……perfect!”那个胖黑人闭眼张嘴说道。

这时他刚经过一番抽插老二从莫晓安嘴里拔出来,莫晓安正在用鼻子和颧骨顶着他的老二,嘴巴含住了他一个卵蛋。

莫晓安的动作并不流畅,因为后面的强壮黑人正在努力的操干着她的屁眼。符小宇之所以能看出来是因为那家伙的鸡巴太粗,每次向后拔都会把莫晓安的括约肌也带起来。

符小宇已经不是目眦欲裂了,而是大脑空白。他看着莫晓安用心的给那个黑肥佬仔仔细细的舔著鸡巴,屁股被后面的高黑佬抓出红印,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魂在何方了。

三个人战斗得太投入,以至于连窗外有人看着都不知道。

“所以你就从防盗护栏上摔下来了?”听到这赵涛问。

“没有,我当时身体是忽悠了一下,但幸好手抓得紧没掉下来,也让我回过神了。我……我……我当时脑子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我就自己回寝室了……”

“你怎么不找我去?不跟我说呢?也没跟别人说吗?二哥呢?三哥呢?”

“没……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说……我当时只是好后悔找你帮她进舞团……她做出这样的事我也没脸跟你说……”符小宇低着头道。

“你……唉……”赵涛想数落他一顿可想一想没说出口,他能理解符小宇当时的心情,换做是他也不可能马上说出去。

“我想了一宿,决定第二天跟小安好好谈谈……”

“谈得怎么样?她承不承认?”

“我一大早逃课把她叫出来,跟她摊牌了。她开始不承认,后来听我说了经过她也承认了……”

“她给你道歉了?”

“嗯……道歉了……”

“额……还算她知道廉耻。”赵涛似乎松了一口气,她听说过太多EASY GIRL的光荣事迹。

“可是……可是……可是她说,她对不起我的是不应该瞒着我……应该早点告诉我……她已经跟那个巴拉克正式交往了……不可能以为我分手……她说这种OPEN的男女关系在国外很时髦……巴拉克在他国内就有女朋友,她只是他在中国的女友……现在巴拉克算是她的外国男友而我是她的中国男友……希望我接受这种关系……如果我也找个外国的女友她也不反对……”符小宇唯唯诺诺的说道,说完偷瞄了赵涛一眼,见赵涛眼睛里怒火升腾赶紧又低下了头。

“呸!放她娘的德克萨斯驴圈屁!她是不是傻逼?脑袋被屁崩了?”赵涛狠狠一拍床板道。

“她……她还说,不告诉我也是为了我好,怕我担心生气,我要是不知道我们就还是原来的关系,这样我也不会觉得难受了,她也不用开导我了……她说,从跟巴拉克交往以来一直催着要给她菊花开苞她都没让,她把菊花的第一次留给了我才让巴拉克操进去……这都是因为她喜欢我……所以才把第一次都给我……给了我她心里就没负担了,就能平等的对待巴拉克和我了……”

赵涛听了这话脑仁嗡嗡直跳,easy girl的三观刷新着他的认知底线。

“她这么说那你是怎么说的?”赵涛强压怒火接着问。

“我……不同意,我要她跟那个巴拉克分手,只要分手我就原谅她……”

“你他妈的窝囊废!别说是我兄弟!”赵涛怒其不争,抬手怼了符小宇前胸一下。符小宇像一个不倒翁任由赵涛怼他,几秒钟后晃晃悠悠的恢复了原样。

“四哥,我是真喜欢小安,我们毕竟没结婚,感情的事你情我愿,只要她以后愿意还一心一意的对我,我就什么都认了!”

“那你这个腿是怎么搞的?”

“小安当时不干,她说放不下巴拉克,反过来劝我也没劝通。还说这都怪我不好好学英语,四级还不到四百五,要是像她那样英语好专四都拿高分就也能交到外国的对象了……”这话听在四级还没过的赵涛耳朵里又是一波暴击。

“妈的!崇洋媚外的小婊子!考个专四就这么装逼,要是过个专八学院还装不下她了!”赵涛气愤道。

“她说了,今年她专八肯定过,她还要考托福,巴拉克是利比里亚人,家里亲戚都在美国东海岸,以后毕业了可以帮她留学美东的常青藤……”

第八十章 怒其不争

“滚他妈逼的吧!莫晓安不也是文科生吗?不知道利比里亚是个多穷的国家吗?那个黑佬要能帮她安排常青藤留学他自己怎么不去?跑我们这个破壁学校来干鸡巴?!”说到这赵涛话语一滞,心想这些洋垃圾说不好还真是来干鸡巴的。

“我也说了,可小安说巴拉克是公派我们国家学技术的,学成以后回国就能当官,他们国家虽然很乱但资源都被高层把持,他们家有美国政治背景能在当地呼风唤雨,可比什么非洲内地的酋长什么的强多了,小安跟了他绝对好。而且……他还很大度,不介意小安有中国的男朋友,他说中国人好,都是朋友,要小安跟我好好交往。小安说,也就是巴拉克这么大度,要是换做别人她即使舍不得我也得把我甩了,现在不用非要跟我分手她很感激巴拉克……还说,巴拉克作为国际友人都这么大方而我为什么还这么小气呢?她劝我也大度一点这样她还是我女朋友,她跟巴拉克学了不少新花样都可能陪我尝试……”

“呸!他玩了别人女朋友还叫别人大度?他怎么不把他的女人分享出来给你?”赵涛气得心里堵得慌,声音直抖。

“小安说了,巴拉克早就说过,欢迎我去他们那做客,他可以让他国内的女友招待我……小安还说,让我好好学英语,她好好陪陪巴拉克,说不定他高兴了也能想办法帮我办出国留学……”

“哈哈哈……然后呢?然后你们在美国结婚?你老婆继续陪黑佬干炮?”

“不,她说结婚太老土了,都是开放式关系,我到了那边也可以找外国人,我们要是有感情她可以跟我生个孩子共同扶养……”

“然后再给老黑也生一个?再找个白的也生一个?生一副调色板?”

“……不……小安说……小安说……说……白人不好,都搞种族歧视,跟黑人处对象才时髦,美国的白人女人现在都抢著找黑人,我们黄种人能跟黑人交往是幸运……至于愿意给我生孩子全是因为我们有感情……她说她剃了阴毛不是因为得病了而是有一次巴拉克朋友们聚会……女伴身上都要纹上黑桃图案……她为了我没同意,所以巴拉克就把她阴毛剃成了黑桃图案……她怕我发现所以回去后就全剃光了……后来巴拉克生气了,她把后面第一次给我了也觉得挺对不起巴拉克的,于是……于是……就又在阴毛的位置文了黑桃Q,所以才又不想跟我做的……”

“呵呵,然后说这也都是为了你好?”赵涛冷笑道,已经怒极反而冷静了。他不明白,怎么还在小布希当权的时候白左力量就这么大?

“嗯,对。”

“呵呵,搞群交都是为了你好……呵呵……那你的腿是怎么回事?”

“那天我们谈崩了,小安说让我冷静冷静,分不分手听我的,反正她不会跟巴拉克分手,既然我已经知道了那她以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巴拉克在一起了……”

于是莫晓安说到做到,第二天就领着黑佬出现在校外的小饭店。心里惦记女友的符小宇当然消息灵通的得知了消息,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他本想找赵涛陪他一起去,但前一天赵涛已经被抓进了公安局,符小宇根本打不通他的电话。

这家伙拉着胡起风风火火的跑到饭店,正看见这对狗男女正互相夹菜。顿时妒火中烧,冲上去挥拳便打。

一旁的胡起根本拉不住,没一分钟两人就打了起来。

“你他妈的傻啊!那个巴拉克一身腱子肉快一米九,就你这逼样的抡拳头打不是找揍么?你还真以为你是李小龙会武术啊?!”听到这赵涛叱骂道。

“一米九?他哪有一米九,比我还矮点呢!”符小宇只有赵涛这般身高。

“啥?不是你刚才说干莫晓安屁眼的那个将近一米九么?还是你在窗户外头偷窥看错了?”赵涛奇怪道。

“唉……四哥,不是!不是那个!巴拉克是让小安口交的那个矮胖子!”符小宇愤怒又丧气的说道。

“啊?你是让那个矮胖子给打伤了?胡老二呢?你俩还打不过他一个?肥肉就那么管用?”

“唉,二哥那小身板哪是打架的料哇!他根本没敢上!我跟那个黑胖子刚打起来不久那个一米九的老黑就来了,他拎着我后脖领子直接把我扔出去了,我腿硌在马路牙子上骨裂了……听二哥说看我们打起来了小安就开始打电话,没一会那个大老黑就过来了……”

“妈的!那胡老二就没打电话叫人?”赵涛急道。

“叫了,都没大老黑来得快……等老大他们过来时小安已经结账跟那两个老黑走了。是老大他们把我抬去的医院,到了医院才知道你被公安抓走了,于老师当时很慌乱,老大也没好办法,报案也没人理,说抓那个大老黑得学校和市里外事办同意才行,最后只好直接找了牛院长说了我的事。”符小宇沮丧的顿了顿接着道:“牛院长告诉老大外事办根本不可能同意抓人,学校也不可能同意……让我想张开点好好养病……说今年给我个三好学生……只要我不挂科就给我二等奖学金……说明年国家可能给不看学习成绩的励志奖学金……一次五千……让我别不依不饶的,到时候就把那个奖学金也给我……呃呃……四哥,你说小安就值五千块钱么……呃呃……”

符小宇说到这实在委屈得受不了又哭了起来。男生哭并不像女生那么柔和,整个房间一瞬间充斥着一种难熬的悲怆。

如果站在牛红旗的立场上赵涛很能理解他的做法。

还能怎么样?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三本院校的头目,处在还矫枉过正的奉行“外交无小事”的时代里,他太过渺小了。退一步说,只是一个简单的“破坏学校对外交流、影响学校国际化建设进程”的帽子也够他喝一壶的。

别说这种涉外事件,就是走新校区工地旁的保研路上每年也得有几个保研成功的女生。

“要我说,莫晓安这种女生一分钱都不值!你用不着为她伤心!你成这样寝室就没人帮你出头?”赵涛心想牛红旗能许诺给符小宇那个明年才有的励志奖学金估计也是看了自己的面子。至于二等奖学金估计困难,想让符小宇不挂科不太容易,除非牛红旗提前打好招呼。

“有……三哥和五哥拎了棒子要去打哪两个老黑,七哥还帮我叫了不少人去堵留学生公寓……”

“对!打废那帮淫棍!医药费我出!”赵涛也是气糊涂了,都过去的事儿了他急什么。

“…………”忽然符小宇这次不再搭话只是沉默。

赵涛正义愤著忽然见符小宇没了声音追问道:“后来给那俩家伙打成什么样了?腿打折没?”

“没……”符小宇只说了一个字就不知声了,急得赵涛连连逼问。

“打个屁!教导处的那些贼王八把那帮鬼子都当亲爹供著!轮流站岗给他们当门卫,我们根本进不去!还威胁我跟三哥给处分!跟他们评理他们也不听就说大学生应该理性对待问题,应该顾全大局、有胸怀!他奶奶个球的!”这时老五刘志宽推门进来,显然他已经站在门外偷听多时了。

刘志宽一手提了一箱罐装青岛,一手拎着一个大塑料袋,里面是两摞白色的方便饭盒。他把东西往中间的公共桌子上一放,坐在椅子上呼呼的喘着气,不是因为东西太沈而是气的。这家伙虽然好色方面比赵涛还甚,但比较讲义气,只是没有老三孙富饶那么冲动。

“妈的!那就找人盯着他们,等出来再打!我就不信他们不出屋了!打坏了我负责!医药费我拿!”赵涛起身掐著腰道。

刘志宽见赵涛说这话没应答而是瞅了符小宇一眼,符小宇也抬起了头,见刘志宽瞪他才喏喏的开口道:“四哥,是我不让三哥五哥再去的。我也想明白了,这终归是我自己的事,我不能连累寝室兄弟们……咱们明目张胆的打了他们咱们也得不了好,轻则留校察看重则开除……犯不上……”

“犯不上?你就被白打了?这不把脸丢到姥娘家去了吗?不行!还有莫晓安那个小婊子,把你弄成这样她就没说点什么吗?没啥表示吗?”赵涛质问道。

“有……小安来看过我的……”

“小八,你别说话了!莫小婊子那是来看你的吗?那他妈的是来示威的!”刘志宽道。

“老五,啥意思?”

“四哥,你不知道,那两个黑鬼被老七叫来的人吓得不敢出来,莫晓安这才来咱们寝室找小八。妈的,一进门牛逼哄哄的给我们来了一大通校规校纪普及教育,说什么咱们要是再纠缠不清他们就报警了,学校也会给我们处分,以后自律委员会的那群二狗子得天天来咱们寝室查寝。叫咱们好自为之。那两个黑鬼是有护照的,领事馆和学校都会保护他们,咱们谁要是乱来就得进去!四哥,你听听这是人话的吗?”刘志宽气愤的说道。

“妈的!她算是个什么东西!牛红旗要是来说这个话还差不多,她有什么资格扯这个?呸!”

“还有更不是人的话呢!她说那个巴拉克被小八打伤了,正在向学校反映,要求学校处理小八。要不是她的劝说,说不定学校现在已经给小八开除了!既然现在已经闹到这个地步,她也只好跟小八分手,这不能怪她,她已经给小八考虑的机会了,是小八不珍惜她!看在过去的情分上她扔了一千块钱算是给小八的医药费,她说她钱不多,只能拿出这么多,让小八别嫌少。说完就走了,把小八送她的指环也留下了……唉……”

刘志宽的话让赵涛仿佛掉进了怒火的海洋里炙烤。他万万没想到莫晓安的一顿操作能把他这么个老屌丝给气得脑仁发胀胸口发炸。

正赶上这时候王明翔、胡起、孙艾博三人拎着饭回来了,赵涛指著王明翔的鼻子破口大骂。作为寝室长毫不作为,让整个寝室成为了笑柄,王明翔也老脸通红没什么太多反驳的话。

说道一半,孙富饶和林松男也回来了。孙富饶本就对王明翔不满也跟着赵涛一起吐槽,场面一时很混乱。其实以赵涛以前的窝囊性格不至于发这么大火气,但金钱与权力就是男人的两颗肾,这两颗肾强火力自然就壮。

赵涛从公安局出来以后明显觉得自己已经不是一般人了,自然火气大涨。

王明翔也觉得冤枉。他能做的一样也没少做,但还是落了这么大埋怨。为了符小宇的事他四处交涉,原本的情况是巴拉克那面已经撤诉不追究了之后,教务处和校团委还要给符小宇、孙富饶和刘志宽处分,是他去交涉了好多次学校才没追究,为此王明翔和胡起、孙艾博三人给留学生公寓做了半个月打扫卫生的义工才结束,可谓付出了不少辛苦。这些原本都是背着符小宇的,现在赵涛这么一闹也都爆了出来。当然这事能解决也有于钿秋不少功劳。

这事不说还好,说出来了赵涛更是气炸了肺,恨不得把桌子掀翻。符小宇也脸色煞白说不出话来。刘志宽生气又无奈的不想说话,干脆打开电脑带上耳机打半死。

最后还是于钿秋给赵涛打电话问情况,才勉强使得赵涛压住了火气,一个寝室才平静下来。酒菜虽然早已买好但赵涛已经无心吃喝,跟符小宇说了两句后摔门而去,把苏湘紫叫到于钿秋的办公室要一问究竟。

只可惜苏湘紫对此事几乎一问三不知。她只知道刚来舞团第二天管她的学姐就说舞团晚上有联谊活动,问她是否参加。苏湘紫当然是拒绝的,几次询问诱惑都没管用,最后只好每次都让她提前回去,联谊的具体内容她完全不得而知。

赵涛正在气头上,知道苏湘紫这件事从来没告诉过他也难免说了几句气话,苏湘紫委屈的掉下泪来。他又埋怨于钿秋不早告诉他,于钿秋却说这件事本来也没什么好办法处理,又不是他的事,早告诉他也是让他烦心。

可她不知道的是,赵涛对于这种事特别敏感,或者说有一种酸溜溜的心理。在他潜意识中,他付出了那么大代价凭著锁情咒的力量才能搞到那么多女人,凭什么那些洋鬼子凭著自己一身白皮黑皮就能在中国当情圣,把那些平时很能装逼的女生一个个玩得比母狗还贱?

本来想好的要去找郑曦谈谈的也忽略了。直接打通了曲茗茗的电话找她一问究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