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情咒 续(人之道)】 (85-86) 作者:枯藤昏鸦 授权代发 -

第八十五章 大意

那天现场多么狗血多么热闹已经再难窥全貌。只是多年以后学校里还流传着舞蹈团团花被黑人男友戴绿帽而大闹三食堂的传说。

也许莫晓安得感谢巴拉克,没有他的出轨也成就不了莫晓安舞蹈团团花的盛名,毕竟以她的颜值在舞团这个百花云集的地方还上不了台面。

有人说那天是她提前得到情报带着整个寝室去抓奸。

有人说纯属偶遇,只是黑佬的口味被她带歪了,都喜欢吃三食堂的九转肥肠所以才会在那偶遇。

也有人说都不对,是黑佬的新欢知道莫晓安要去三食堂吃饭而故意来跟她摊牌的。

有人说莫晓安带着凶器,手持一把弹簧刀要捅死黑佬和破鞋。

有人说是从食堂后厨夺过来的菜刀,要把黑佬的老二切掉。

也有人说只是拿了厨房的汤锅把滚汤泼在二人身上。

有人说当时老黑义正言辞的对莫晓安的无理取闹一通怒斥,严肃警告她要提高姿势水平,不要比谁都跑得快。

有人说另外那个女的出来把莫晓安说得一文不值,当场号啕大哭。

也有人说莫晓安带着寝室八个女的当场就把黑佬和那个新欢给扒了个精光,把那个女的捆起来让她们寝室里的那个同性恋当众强奸。剩下七个轮流作战把黑佬榨了个一滴不剩,黑大棒硬生生被磨成了白条鸡。

但也有传闻,那老黑天赋异禀,屌长二尺,如驴似马,棍挑一大片,把迎面而来的一群小骚屄杀了个大败亏输,一个个被肏得心服口服,从此整个寝室都成了黑佬的肉便器,撒尿都不再用去厕所。

更有甚者说,整个寝室享用完黑屌之后莫晓安还义愤难消竟把黑佬的大屌剁下来切片给炒了!还当着众人面一口一口吃了!

总而言之,这件本来不大的娱乐新闻很快在校内传开,越传越邪乎,最后学校不得不出面辟谣制止。至于实际发生了什么也就只有几个当事人知晓。

其实什么也没发生,只是大吵了一架,推翻了一个桌子,洒了些菜汤米饭。巴拉克并没有对莫晓安动手,只是义正言辞反过来指责了她一顿。在寝室的支持下莫晓安也没有示弱,双方最后不欢而散。

仅此而已。

莫晓安异常沮丧、心乱如麻,她一时觉得天崩地裂。

少不更事,莫晓安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女生,哪能经得起如此丢脸。回到寝室蒙头痛哭,觉得自己成了没法见阳光的吸血鬼,紫外线的波会让她脸皮发烫毛孔树立。不幸中的万幸,她还有一个好二姐来耐心的劝她。

寝室里别人对于她的事基本都抱住看笑话的态度。基本上象征性的劝一劝就完了,有的甚至劝都懒得劝。寝室长没办法,硬著头皮说着不痛不痒的话,毫无建设性,只是为了敷衍自己这个寝室长的身份。

只有二姐杨楠不是。她耐心的陪着莫晓安,给她端茶倒水,耐心劝慰。当然莫晓安能接受这么一个让她曾觉得恶心的同性恋的劝慰也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原因——杨楠的名声也不好。

她给赵涛当二老婆的事儿半个学校都知道,学院里更是路人皆知。这么漂亮的一个蕾丝边甘愿给一个矮矬穷当二奶不得不让人联想纷纷。一直有不少人坚信赵涛这些女人其实都是被杨楠掰弯了的拉拉,赵涛不过是她们可以光明正大搞在一起的幌子,杨楠才是那个开后宫的人生赢家。

不过莫晓安作为此事的资深知情者她是相信赵涛确实有一种特殊的魅力把杨楠迷得神魂颠倒。这个时候她其实很迫切的想听取与她有类似处境的杨楠的意见。

杨楠果然与别人不同,大家都劝她快刀斩乱麻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重新再找一个。只有杨楠跟她说要积极争取自己的爱情,不能就这么认输。还拿自己举例子,说赵涛多喜欢自己,虽然女友众多但对自己依然宠爱有加云云。

对于这种无耻谰言,换个正常人都会嗤之以鼻,唯有如同站在悬崖边上的莫晓安能将信将疑。不过就在她将信将疑的时候杨楠收到了赵涛送来的二人1.5周年纪念日的礼物——一个精美的钻石项链。杨楠带着闪闪发光的项链上课,张星语、金琳都没这待遇。莫晓安看到了项链盒里的价签,一万三千多块,绝对算价值不菲。

这下可把莫晓安羡慕坏了,她一直以为杨楠不会喜欢这种东西,说了几句酸话。没想到杨楠也不生气,只是说她确实不像别的女生那么喜欢首饰,但这是赵涛送的东西所以她非常喜欢。

看着杨楠很有立体感的俏丽五官,莫晓安终于信了杨楠对于赵涛来说确实有很大吸引力的说法。也不知不觉的更相信杨楠笼络男人的手段。

在杨楠的劝说下她决定绝地反击,夺回巴拉克,起码也要自己做大,新来的做小。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符小宇看自己笑话。

转眼离那天的事过了几天,莫晓安还在踟蹰著怎么去找巴拉克,没想到巴拉克自己先来了。他主动打电话给莫晓安要求见面,想好好谈谈,莫晓安欣然答应,前往赴会。结果不出所料,两人和好如初。不过这次莫晓安低调了许多,不再炫耀她的黑人男友。

一切都在按照赵涛的计划内进行。他觉得自己如一条窥伺河岸的鳄鱼正等著猎物进来。但他还是不甘心,他恨的不只是那个巴拉克和丹,他恨所有的洋垃圾和easy girl。他要把它们一网打尽。

但……人算不如天算,计划总没有变化快。就在他以为已经动作很快的时候又发生了新情况。

这天正是舞协又联谊的日子。正常情况苏湘紫应该提前回来。

赵涛也没在意,下午刚跟张星语母女和郑曦4P结束就回寝室联机游戏了。

忽然,QQ一抖,把他从激烈的反恐精英中抖了出来。一看是杨楠,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杨楠这几日大多数时间都在陪莫晓安,抽出一点时间就会邀功似的向赵涛需索。按时间算现在肯定不行,但她却发信息肯定是有什么特别的事。

为了应付这些女人,赵涛规定,在他声明打游戏的时候谁也不许轻易打扰他。他甚至把游戏的繁忙等级都定了出来。

比如反恐精英是最高级,魔兽、星际是第二级,帝国时代是第三级,其他的是第四级。不同级别有不同的召唤标准,总之级别越高越不能打扰。可今天他的反恐精英却被打断了。

“怎么回事?”赵涛问。

“阿紫到现在还没回寝室,我们已经打过去好几个电话了,一直没联系到人。”杨楠回复道。

赵涛心一沈,心想真是失算,明知道苏湘紫“深入虎口”却没有防备,被惯性思维的蒙蔽,真想打自己两巴掌。

他二话没说,披上衣服就走了出去,只留一众兄弟大眼瞪小眼。

到了校社联,果然没错,里面虽然开着灯但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回忆著符小宇的诉说绕到了校社联后门,除了值班的人还是空空如也。

赵涛没二话进去劈头便问情况。那个值班的学妹认识他,便告诉他半个小时前舞团都从后门出去了,情况不言而喻。

赵涛脑袋嗡的一声,面部肌肉扭曲。他狠狠地用拳头砸了自己脑袋两下,转头就奔留学生宿舍而去。

到了这他才发现他根本进不去,里面房间多了,趴窗户也不是办法。终于他灵机一动,拨通了一个电话。正是伊纯。

“喂……你在不在留学生宿舍?有没有看到苏湘紫?”赵涛迫切的问道,对面传来一阵嘈杂的男女淫乱的声音。。

“……我在这……没见到苏湘紫……她不是从来不来吗?”伊纯回答道。

“去问莫晓安!快!问问她怎么回事!”

“她……她……她正忙着呢……”伊纯为难的道。

“快去!忙着嘴也堵住了吗!”

“……”对面一阵无语,过一会传来了唔唔唔声,赵涛知道莫晓安的嘴正在被一个黑棍捅著。

“小安,我是赵涛,我问你,阿紫去哪了?”

“唔唔唔……唔……二姐夫啊……唔……先别闹……唔唔唔……啊……二姐夫,苏湘紫好像跟付学姐走了……唔唔唔……”莫晓安艰难的应答道。

“她跟付筱竹去哪了?”赵涛焦急的问。

“唔唔唔……没见到出来……应该还在校社联……好像去主席室了……唔唔唔……”赵涛一拍大腿,心说真是关心则乱。苏湘紫怎么可能轻易跑到留学生宿舍来乱交?

他挂断电话又风风火火的跑回了校社联。到了门口他忽然被冷冽的夜风吹了一个激灵,脑子也冷静了不少。

付筱竹领人到主席室是什么意思?给李超敏上贡去了?可是李超敏的粪叉子可没停在外面,李超敏能允许付筱竹擅自进她办公室?或者说是去曲茗茗和蒋修宇的办公室?

该死!已经一连几天不能正常曲茗茗了,每次她都只是报平安说她没事,其他的一句话都不会多说就挂断了。

赵涛现在两眼一抹黑也没个帮手,只是心里担心苏湘紫。他想了想把杨楠叫了过来。有些意外,杨楠早就等在校社联正门外,没一分钟两人便在后门汇合了。

当他们再次进入校社联时刚才那个值班的已经不在了,可后门并没有锁。

里面一片漆黑,杨楠要伸手开灯被赵涛拦住。利用手机微弱的光亮两人摸著黑走到了李超敏办公室外。附耳在门缝倾听,什么声音都没有。又听了听曲茗茗的办公室还是没有声音。

他们又出去趴窗户看,发现里面确实空无一人。

正在赵涛发愁的时候杨楠忽然指了指走廊尽头的铁门,那是校社联的仓库,赵涛从来没进去过。

二人走到门边趴在门上听果然听见了动静。

这门隔音效果很好,趴在门缝上听依然听不清,急得赵涛和杨楠直跳脚。赵涛想了想,回忆中校社联一楼的窗户中似乎有一扇被封死了,应该就是对应着这间仓库。

他们又努力试了试,终于耳朵趴在门的折页缝处能听清里面说话。赵涛让杨楠去找能开门的东西,自己趴门缝听。

“快去叫醒她!别磨蹭了!”一个女声传来,是付筱竹的声音。

“姐……我……我还是不敢……”竟然是张皓明的声音!

“废物!都磨蹭十多分钟了才把她衣服脱下来!你还等什么!在我身上的能耐哪去了?”付筱竹冷冷的说道。

“姐,我现在这样在谁身上也能耐不起来了……”张皓明带着哭腔道。

“哼!你还想不想治好你的病了?听姐的,这个办法准行!干她,把她干得哭爹喊娘!”

“姐……我真硬不起来啊!”

“把她弄醒,让她给你吹硬,你看她胸前那两坨贱肉多大,穿着两个铁圈,比洗脚房的洗脚妹还下贱!把你的鸡巴夹在她事业线里,我就不信你不会硬!”付筱竹说着恶毒的话,不知道苏湘紫到底哪里得罪她了。

在门外偷听的赵涛心急如焚。门显然锁著,他和杨楠都没有开门撬锁的本事,想直接闯进去是不可能的。他扫视周围,发现了一个拖把,他准备一会用此砸门。

“姐……我……我不敢……”里面安静了片刻,张皓明突然说道。

“废物!我把她嘴掰开你插进去,有我帮你,别害怕。”然后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姐!你饶了我吧!我真不行!啊……”张皓明好像崩溃的哭了起来。

“不行不行怎么不行?你不是最喜欢胸大的女生吗?来,好弟弟,趴到姐姐胸口上,姐安慰安慰你……”

“呜……”

“好点了吗?你不是说你一直都很喜欢苏湘紫吗?你看她不漂亮吗?她身材多好,肉嘟嘟的身子,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不是你说她是你最喜欢的类型吗?要不你把姐的衣服也脱光,姐上了她,你再一起上我们两个,只要你能硬起来,狠狠操她,姐什么都帮你……乖……”付筱竹似乎在抱着张皓明的头在跟他说话。

“姐……我真的害怕……我怕赵涛会打死我……”

“笨弟弟,有姐给你撑腰怕什么?姐跟李超敏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出了事她也能摆平!”付筱竹诱惑著张皓明道,但赵涛觉着她怎么都像没安好心。

“可是我爸说了千万别惹赵涛,他后面有大人物在,这次我们家赔了好多钱呢,我把我堂姐都搭上了……他才饶了我……他让我堂姐给他做性奴啊!姐,我是真不敢惹他啊!”

“没事,乖弟弟。这次只要咱们姐俩摆平了苏湘紫控制住她,让她也给你暗地里做性奴,神不知鬼不觉,赵涛他绝对发现不了……你想啊,苏湘紫被你玩了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赵涛女人那么多,要是被他知道苏湘紫不干净了他还能喜欢苏湘紫吗?所以姐断定苏湘紫肯定不敢把这事告诉赵涛。只要咱们留下玩她的证据敢跟她鱼死网破,我保证她不敢不听话!”

“姐,这能行吗?她万一告诉了赵涛我可就完蛋了啊!这次我能保住学籍都很不容易了,我堂姐说赵涛在公安局关系很硬,要是告我强奸我就彻底完了啊!”张皓明颤声哀嚎著。

“弟,难道你想一辈子都阳痿吗?你知不知道你裤子里的那条可怜虫现在有多恶心?它趴在我大腿上湿乎乎的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你要是个男人就必须让他硬起来!让它硬起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干了你梦寐以求的女人!干了你仇人的女人!”付筱竹大声道。

“姐!”

“小皓,别怕,重振你男人的雄风,姐等你!有好多美妙的肉体等你去体验,你不应该把脚步停在这!”

“姐!我是真害怕……”任由付筱竹怎么诱惑鼓动,张皓明还是硬不起来。

接着一阵流水的声音响起。

“啊……呃……呃……你们……我怎么被你们绑起来了?你们放开我……”苏湘紫的声音响起,有点有气无力。

“苏湘紫,你把我干弟弟害得阴茎硬不起来,你不觉得应该为此负责吗?”

“干弟弟?你就是张皓明的干姐姐?呸!狗男女!张皓明是咎由自取!”

“呵呵,乳环都戴上了还说别人是狗男女?你配吗?”付筱竹讥讽道。

“哼!戴了又怎么样!我的身体是只属于赵涛一个人的,总比你强一百倍!别以为我不知道,舞团的那些龌龊勾当都是你在背后干的!说不定你已经被传染上了艾滋病才会这么变态。”

“呵呵呵呵……”付筱竹一阵轻笑,“你既然已经知道了舞团的活动那为什么不参加进来?我原以为你是个良家妇女,没想到都已经文身穿环了,比城乡结合部的洗脚妹还下贱,连阴蒂上都有环,看来赵涛口味很重啊!你身上这么漂亮的装饰只给赵涛一个人享用太浪费了,一会儿叫留学生宿舍那些黑鬼也见识见识中国大学生的与时具进。”

付筱竹这口气似乎并不太看得起那些黑人留学生。

“付筱竹,我警告你不要乱来,你动我赵涛会捏死你!不信你可以问他。”显然这个他是指张皓明。

“我我……姐……”张皓明唯唯诺诺的道:“姐,她醒了我们就收手吧,赵涛要是知道了非弄死我不可……”

第八十六章 夺门

“哼……弟弟,她已经醒了,现在被我们扒了个精光锁在这里,就凭这个你以为赵涛还会放过你吗?为今之计你已经没有选择了,不把她收拾服帖了你就等著跟赵子淇一样劝退吧!”付筱竹威胁道。

“张皓明,你现在放了我我不怪你,就算赵涛知道了我也会跟他解释的,你要是敢动我就等著坐牢吧!赵涛能实力你心里清楚,谁也保不了你!”苏湘紫也威胁道。

显然,这下让张皓明左右为难。

“苏湘紫,你别嘴硬,现在你就是我碗里的肉。你既然知道我是舞团背后的人就应该明白我在留学生中的影响力。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找几个黑鬼和印度猴子轮了你,在给你扎一针快活的药,保证你一辈子都离不了那种快活的滋味……”付筱竹阴森森的道。

赵涛心里一惊,不知道付筱竹的话是真是假。一个学生敢用毒品威胁别人,看来付筱竹的水很深。本来已经想砸门的赵涛反而想听听更多内容了。

“哼,少吓唬人!你敢动我赵涛会让你生不如死!他的事你应该也听说过不少吧?他收拾女人的本事可不是假的,我奉劝你不要自投罗网,到时候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种痛苦保证你毕生难忘。”

“呦!你不说还好,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尝试一下……我倒想会会那个传说中的情圣跟他过几招,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整治女人的,是怎么把你们这群小贱货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呵呵呵呵呵……说得好期待啊!我觉得我现在就有点湿了呢!”付筱竹发出一阵银铃般的轻笑细声道。

“骚逼,放了我,悬崖勒马现在还不晚。张皓明,你不要被这个疯婆子给骗了,动了我赵涛绝对不会放过你们!”苏湘紫不再费口舌。

“小妹妹,还是姐姐先劝劝你吧。既然姐姐今天拷了你就不会轻易放了你,你眼前只有两个选择,一,我叫来几个黑鬼和印度猴子轮了你;二,好好伺候我弟弟,让他重新硬起来。全程我都会录像照相的,保证特写把你拍得美美的,让你身上所有女人的特征都展现出来。别拿赵涛吓唬我,你要是敢告诉赵涛我就把那些你一脸精液的照片都发到贴吧和色情网站上去,到时候N大穿环纹身院花的信息肯定上百度首页。你们家里竞争那么激烈,不知道到时候我们的大情圣还会不会喜欢你?”

“疯子!”苏湘紫似乎要开骂。

“别,我还没说完。不管怎么说我干弟弟的老二都是你们弄软的,现在让你这个罪魁祸首帮他恢复一下不过分吧?我干弟弟长得帅身材也好哪里比不上赵涛?他对你一往情深而赵涛却三妻四妾,你不觉得你的眼光太差了吗?今天的事只要你不告诉赵涛就无懈可击,姐姐还可以教教你怎么伺候男人,就算你死守着赵涛不放也可以让他多分给你点雨露。怎么样?你还是乖乖配合吧!不然动起粗来你可是要吃亏的。”

“嗯……付学姐,我有件事想单独跟你说,你过来一下,我不想让他听见。”苏湘紫似乎被说动,忽然缓声道。

“好吧,你说吧。”几声高跟鞋踩地声后付筱竹道。

“啊!咬死你!”苏湘紫突然闷吼。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傻孩子,想骗我过去咬我你还太嫩了!哈哈哈哈哈……小皓去干她!”付筱竹识破了苏湘紫咬人的计策。

“谁也别想碰我!付筱竹我早晚咬死你!救命啊!救命!救命!呜……救命……唔……”苏湘紫计不得逞开始大声呼救,但没几声嘴就被堵上了。

这时候赵涛再也不能偷听忍耐了,他轮起墙角的拖布就开始砸门。就在这时杨楠回来了,她拎着一根带钩的大撬棍冲了过来。

“开门!付筱竹、张皓明!我知道你们在里面!给我开门!你们要是敢碰阿紫我宰了你们!”赵涛奋声大吼道,轮起撬棍便往门锁上砸。

“姐……是赵涛!赵涛来了!这可怎么办啊!”张皓明带着哭腔道。

“慌什么!你也是大男人,比他还高还壮怕什么!一切有姐呢!”

付筱竹说完,忽然门锁一动,门从里面被一脚踹开,咣当一下,差点把正砸门的赵涛撞倒在地。这一下力道不小但也不算特别大,也亏赵涛肉厚,要是张皓明全力一踹能撞赵涛个骨折。

赵涛气血上头,倒退几步停下,看见付筱竹举起撬棍便打。付筱竹不躲不闪只是面沈似水的盯着赵涛,幸亏杨楠在后面拽住了赵涛胳膊,要不然这一下非把付筱竹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打得骨断筋折不可。

噗通!站在付筱竹侧后方的张皓明突然跪在地上声泪具下的道:“赵哥,这这这这这这……这不关我的事啊!我一个手指头都没碰苏湘紫啊!”

张皓明的这个举动让付筱竹表情瞬间僵硬了起来,她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回头看张皓明。赵涛不管那么多,放下举著撬棍的手臂,抬起另一只手狠推了挡在前面的付筱竹一把,给她推了个大趔趄。付筱竹的胸脯真不是盖的,赵涛张开五指一把推上去竟全都陷入软肉之中。

走进去赵涛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里面大概有三十几平,没有窗户,光源全靠顶棚的一盏圆灯。左边角落里一个大铁笼子,足有一米五高,两米见方。左边靠墙铺着一个足足有四十厘米厚的大黑床垫,床垫侧面还连着环圈。右边墙边有一个铁架子,上面固定折皮环圈,这个东西赵涛经常在爱情动作片里看到是固定人用的。铁架子旁边是另外一个架子,这个是放东西的,上面有着各种各样的假鸡巴,型号不一大小不一。除了假鸡巴还有皮鞭、蜡烛、绳索等等。笼子和架子中间有一个钩子从棚顶垂下来,这东西赵涛头一回见但并不陌生,是用来吊人的。下面还有一个工字形的架子后面连着高功率电动自慰器,强制高潮机。此外还有不少箱子、两把椅子和一面一人高的大试衣镜。不过最让赵涛目眦欲裂的不是这些,而是在屋子最中央的一个妇科检查床。

这整个是一个调教室啊!

黑色的检查床钢架明亮,一看就是新货。此时上面正拷著一个人。她双腿分开,两个小腿拷在腿架上,双臂弯曲,双腕成W型拷在脑袋两侧。腰部也被一个长皮拷拷住,整个人完全动弹不得。正是苏湘紫。

此时她已经一丝不挂,就连袜子都被脱光。嘴被一团布塞住,似乎是她的为了勾引赵涛买的吊带袜。苏湘紫的身体亮晶晶的被抹了东西,整个身体呈诱人的蜜色,硕大的乳房如两只海碗扣在胸口,粉嫩的乳头上两只乳环闪闪发光,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略微有肚腩的肚子两侧的弧线内收,被皮带绑着显得更纤细。向下忽然有点夸张的外扩,肉感十足的屁股有些颤巍巍的对着门的方向。因为双腿岔开的关系臀缝大开,已经做过褪色脱毛的阴户诱人的在打着招呼,一只小环穿过阴蒂,让阴蒂调皮的暴露在包皮之外,紧致的菊花对着赵涛一缩一缩的,表示这它主人的激动。

“涛!主人!你终于来救小奶牛了……她们欺负我,你打死他们!”苏湘紫这是动了真情,并不是学曲茗茗的婊里婊气。豆大的泪珠从颇似方彤彤的大眼睛里一颗颗花落,引得赵涛一阵心疼。不过,她浑身油亮的蜜色模样也引起了赵涛的性欲。

“哥……哥哥哥哥哥……”赵涛愤恨的一回头,张皓明从后面膝行过来,嘴巴都直打颤。

“张皓明你好大的胆子!”

“哥……这真不怪我,真跟我没关系!不信你问阿紫,我绝对一个手指头都没碰她!我是阳痿啊!我的鸡巴根本硬不起来!您大人大量可得明察啊!”张皓明眼看要哭了出来。

“去你妈的!”赵涛看他那窝囊样也懒得理他,窝心一脚把他踹翻在地,给杨楠使了一个眼色,砰的一声,杨楠把大门重新关上。

“呵呵,你想怎么样?”付筱竹抱着手臂还是冷冷的道。

“怎么样?小楠,把这个贱婊子给我捆起来!”

“捆我?不必麻烦了,不就是上床么,我都配合你,来吧。”付筱竹的语气轻描淡写。她退了几步到大床垫旁边,双腿并拢屈膝坐了下去,这个动作中她上身一直保持挺直。

坐到垫子上双膝向左,脚跟向右后,一双长腿把水绿色的长裙支撑成一个三角形。她双手按着床垫,挺著胸让她本就异常饱满的弧线更加夸张,嘴角上翘,笑吟吟看着赵涛,一股优雅的气质说不尽的风流。不得不说,她有一种又纯又欲的气质,这对男人来说是最高级的诱惑。

她容颜绝美,是赵涛在现实中遇到的第三个绝色美人,另外两个是沈慧珠和李超敏。单论颜值她还要高于李超敏。

赵涛觉得只是画了自然妆的她颜值就可以与一线女明星媲美。什么高圆圆杨幂刘亦菲古力娜扎,如果付筱竹跟她们站在一起也绝对能分庭抗礼。

“小楠把那个废物拷在椅子上!”赵涛对杨楠吩咐道。张皓明虽然人高马大但已经被吓破了胆,连忙求饶。

赵涛心烦的瞥了他一眼,告诉他只要听话这次就饶了他。张皓明于是非常配合的让杨楠把自己拷在一个自带镣铐的椅子上。

赵涛走到付筱竹跟前道:“你可以打电话报警,也可以找你那些黑人朋友求助,不要说我赵涛欺负你。”

“咯咯咯咯咯……既然我抓了你女朋友我就会负责,何况跟我们学校的大情圣上床不知道是多少女生的梦想呢!我怎么会找不相干的人来打扰好事呢?”付筱竹用轻轻的语气缓缓的说道,没有一丝魅惑的表情却让人怦然心动。

“那你张嘴把它吹硬。”赵涛挺了挺裤裆。

付筱竹嫣然一笑,眼波流转又带着一丝轻蔑。男人还不都是一样?

她伸出玉手如拉赵涛裤链,没想到等待她的却是一记重重的耳光。

啪!

付筱竹头被打得一歪,白皙水嫩的脸颊上多了一片红印。

她表情变化有些生气,赵涛却不在乎只是冷冷的说道:“用嘴拉开。”

付筱竹运了运气,胸口起伏了一阵,压住怒气,我

瞟了赵涛一眼,然后把脸凑到男人裤裆前,朱唇轻启贝齿开合咬住了拉链头。

她双手抱着赵涛屁股,费了半天劲才把拉链拉开。赵涛的老二已经半硬,顶着内裤挺出来。

付筱竹有点惊讶,她从来没遇到过有男人能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坚硬如铁的。

这次她用手解开扣子,帮赵涛脱裤子没有挨巴掌。当赵涛的老二完整呈现在她眼前时她似乎不自觉的说了句“也不大”。本以为赵涛又要动粗,没想到他只是冷笑了一声道:

“大有什么用,这根就能让你高潮上天!”

付筱竹扫了赵涛一眼显然不信。

她握住鸡巴根,用嘴唇把裹着龟头的包皮撸开,丁香小舌在龟头上打着转。

很快老二硬了起来,付筱竹含住一多半在嘴里卖力的吮吸。

这骚货的口技真好!可以跟余蓓媲美!赵涛如是想。自己也开始挺动后腰在美女学姐嘴里抽插起来。

嗯……

一阵呻吟,赵涛回头一看,原来杨楠还没把苏湘紫放下来,而是如饿狼班扑了上去正玩着她那对诱人的大奶。

在付筱竹高超的口技下没多久赵涛也来了感觉。他故意没一上来就强忍着,而是希望能早点溢出精液让付筱竹中咒。

果然,没多久一直不抬头看赵涛的付筱竹忽然抬起头看着赵涛,就像AV女优。只是她的目光逐渐柔和,少了刚才那丝轻蔑。

突然,赵涛抓住了她挽著丸子头的后脑勺,坚硬的老二狠狠地怼进付筱竹喉咙里,不管不顾的疯狂抽插。

啊……唔唔唔……唔唔唔唔……

没有预料中的干呕。付筱竹的嗓子仿佛有自我意识,龟头刚探过去时是紧的,再一顶便放松下来能轻松插进喉咙。付筱竹缩著两腮,灵巧的舌头垫在鸡巴下面力度正好的向上挤压,嘴巴把整根鸡巴紧紧包住又不影响抽插动作。

这个技巧真高明!不知道是她天生聪明还是经验太丰富,总之让赵涛很爽。他真想一发直接射在付筱竹嗓子眼里。

“脱光上衣。”赵涛觉得差不多了抽出鸡巴道。

付筱竹穿了一件白色的高领宽松外套,布料很厚实,拉开后里面是一件衬衫。三下五除二付筱竹脱得就剩胸罩了。

赵涛一把按倒了美女,狠狠一用力,把大罩杯推到了锁骨,两只堪称完美的巨大玉兔弹出。

那两只玉兔形状如多半个圆球,即使躺着也几乎不瘫下来。两只嫩粉色的奶头如小拇指尖大小,乳晕如鸡蛋大小,粉嫩的蓓蕾颤颤巍巍的在峰顶摇曳,被心痒难耐的赵涛一口咬住一只。

这对乳房绝对够大,起码G罩杯,比苏湘紫的还大了一圈。乳房极其坚挺,上缘离锁骨只有三四根手指的宽度。乳头几乎在乳房正中央,皮肤白皙与杨楠有一拼,不过她是传说中的冷白皮,显得更性感嫩滑。

尝过了蓓蕾的滋味,赵涛把整张脸都埋进山谷中,那紧致的嫩肉一时竟让他有些迷失。他双手一左一右把著两只巨乳,一个手掌只能抓住半只乳房,软嫩的乳肉在手中变换各种形状,说不上怎么形容这种手感,但绝对是在苏湘紫白玉茹于钿秋她们身上没享受过的一种体验。

嗯……啊……

甜腻悠长的呻吟从付筱竹口中吐出,敲击著男人的心弦。

赵涛忽然把付筱竹的裙子连同内裤一并扒下来,露出里面的肉色吊带袜。

付筱竹的阴毛比较浓密但修剪得很整齐,看上去充满了健康活力。

赵涛挺著老二道:“安全套放在哪了?”

“没事,是安全期可以直接进来。”付筱竹双眸如雾看着赵涛道。

“呵呵,我是怕你有病。”

“哼!我包里有。”

赵涛吩咐杨楠给他找来了安全套,撕开袋子吸在唇上,给付筱竹表演了一把用嘴带套的把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