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情咒 续(人之道)】 (89-90) 作者:枯藤昏鸦 授权代发 -

第八十九章 协议

那丁字形贞操带乃黑色皮革所制,上面镶著金属片,硬邦邦的,只在阴唇缝前有一个小手指宽的缝隙用来排尿,别说老二了就是手指都塞不进去。不过后面的孔还比较大,起码塞得进去手指,老二勉强能进,只是孔洞周边锋利的金属边让任何男人都会望而却步。

“变态!是不是李超敏逼你穿的!她怎么可以这样对你?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发炎了怎么办?”赵涛怒气翻腾,连珠炮的问曲茗茗。

“……我本来就是李超敏的玩物,她想怎么处置我都反抗不了,你根本不知道她家的势力有多大……呵呵……不过是戴了这个东西……我能受得了……嘶……就是不能跟你做爱了……”眼泪从曲茗茗眼角滑落,“我好想你……天天都想你睡在我身边……抱抱我好么?”

曲茗茗可怜兮兮的犹如归巢的雏鸟抱住赵涛,把头贴在他锁骨。

曲茗茗还是那么耐看,标准的学生女神,没有特殊的气质标签,只是美貌与温和,有点柔柔弱弱的又有点精明干练。

她穿着一套黑色连衣裙,比往常更有女人味。赵涛想给她口爆一次解解相思苦,但曲茗茗搞了五分钟他也没射。赵涛没找过几次小姐,不知道会不会在她们嘴里很快缴械,但是自己女人们的水平还都没法让他很快射出来,余蓓杨楠也不行。

赵涛知道不能让李超敏等太久,厕所毕竟不是个好地方,看曲茗茗可怜,他掏出了几颗糖给她道:“茗茗,这是我最喜欢吃的糖,我也会跟我喜欢的女人分享……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这颗糖就代表我的爱,你想我了就吃一颗,我也在想你…………啊……张嘴来一颗。”

赵涛扶起瘪著嘴的曲茗茗,踮起脚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道。曲茗茗看了看那些糖,一共只有十颗,她珍而重之的一颗一颗的码进自己手包的夹层里,道:“快去吧,跟李超敏谈谈,不要提我,我没事的。”

赵涛明知道曲茗茗这只是客套话,但他还是颇为感动,可能论卖可怜的本事曲茗茗的段位太高,连付筱竹都给比下去了。

赵涛转身过去,刚走三步,曲茗茗忽然道:“等等……”

赵涛转身,还没说话曲茗茗再次扑了上来,她疯狂的吻著赵涛,连唇膏都蹭花了,半晌才又依依不舍的把赵涛放走。

赵涛带着对李超敏的愤恨走进了她办公室。一进门大美女学姐正在看手机,见他进来把手机一放指了指桌子上的咖啡杯道:“去,先给我冲杯咖啡,我们慢慢聊。”

赵涛刚要动怒跟她理论一番,却看见咖啡杯旁边放着一把亮晶晶的小钥匙,不用说,这是曲茗茗贞操带的钥匙。李超敏虽然学习成绩不咋样但整人的本事还是有一套的。

赵涛一手拿起咖啡杯一手要去拿钥匙。他手刚摸到钥匙没想到被李超敏按住了手背,那只大手滑嫩而有力,按著赵涛手背把钥匙从他指缝里抽了出来。用拇指与食指的指甲掐住钥匙孔,抬起手把钥匙晃荡了几下,嘴角露出戏弄的微笑,然后手心一扬,把钥匙攥住、放在抽屉里。

两人都没有说话,无声胜有声,李超敏美丽的凤目眨也不眨的看着赵涛,脸上保持着笑意等着他去冲咖啡。这对她来说是一回合的胜利。

呵呵……赵涛冷笑了两声,端著杯子去大办公室给她冲咖啡。

大办公室里没有人,他磨好了咖啡,四处张望没人,他掏出了一个用过的安全套,这是他专门为李超敏准备的作料,分量远比糖心里的多得多。他小心翼翼地倒进去一半,他知道不需要太多,李超敏可能还要续杯,要让她沉迷于自己冲的咖啡。

赵涛故意冷著脸把咖啡端给李超敏,李超敏奸计得逞的接过杯子,美美地嘬了一口,犹如抽了海洛因的毒虫,喝完自然而然的把脑袋靠在椅背上,闭上双目,胸口鼓起深吸了一口气,过了半晌才缓缓呼出,喉咙重重的蠕动,嘴里品味着舌根与喉头间的回甘。

良久,她忽然睁开眼睛,看向赵涛的眼神带着迷离魅惑的风韵,还透著掩饰不住的爱火。

她没有直起身也没有说话,而是又端起杯抿了一口。还是那件黑风衣,只是这次敞着怀,露出里面被肉包子顶得紧紧的白衬衫,领口系着一条黑色的小领带,大气中中带着一丝俏皮可爱。由于椅背有一些倾斜,她靠在上面只是稍稍低头喝咖啡,好像咖啡杯已经放在了她那对大肉山上了。

一口咖啡进口,眼睛下意识的眨了一下,鼻翼颤动,望向赵涛的眼神更加迷离,嘴角的笑意不再是猫捉老鼠的戏谑而是自然而然的喜悦。

她偏著头静静的望着赵涛,整个人都慵懒的安静了下来,只有拿着小勺的手指还在轻轻搅动。一分钟过去她还是没张口,竟恍惚间仿佛入迷了。

“学姐,还有什么需要我汇报的吗?”半晌赵涛冷著脸问道。

李超敏微微一笑,双手托著咖啡杯放在丰满的长腿上,道:“棋类比赛是你主意吧?”

“庄毅学哥刚上来当然要搞点像样的活动证明一下自己,我只是他的助手。”赵涛坐下道。

“呵呵,他可没这么大魄力,如果不是你的主意你们辅导员于钿秋会同意吗?”

“呵呵,棋类大赛是好事,她有什么不同意的。校庆说到底是你们主校区的事,跟我们三本学院能有多大关系?做得好都是你们的功劳,做得不好也没人在意,不如自己搞一场大活动,搞成了也算是于老师的工作成绩不是?”

“嗯……没错!没想到你想得倒挺开,但就没想过校社联会反对吗?你们把如此大的活动搞下来肯定要影响学校的文艺汇演,我如果说反对也合情合理吧?”李超敏一手托著咖啡杯另一手捏著杯耳转动着杯子,手部的肌肤光白无暇,似乎比杯子还要光滑。

“嗯,合情合理。”赵涛耿直的道。

“既然合情合理你难道不应该谢谢我吗?”

“谢?谢就免了,校社联反不反对我们都要搞,我和庄毅的分量不够就让于老师出面,于老师的分量不够还有我们牛院长,总之棋赛必须搞,大张旗鼓的搞,这可是我们学院为校庆献的礼,谁也拦不住。别说校社联,就是盛路林和苗双琴来了都阻止不了。”苗双琴正是主持工作的校团委副书记。

“好大的口气!但是……你难道不明白就算盛路林和苗双琴不反对只要我李超敏反对你就还是什么也干不成么?赵涛,这几天我也了解了你一下,我知道你在公安局有点关系,自己手里也有几个小钱,但蚂蚁是不能撼动大象的。”李超敏跟他说话始终笑吟吟的带着一股轻视,这让已经有点习惯了装逼的赵涛不太舒服。

“蚂蚁?大象?就算是草履虫与史前巨兽的差别又能怎么样?我们各走各的路。蚂蚁好哇,蚂蚁就是因为小,所以就算被大象一脚踩进泥里也死不了,能被大象踩死的都是那些有点体积的动物,高不成低不就所以才总想着巴结大象卡点好处。”

“噗嗤……你倒会形容,刚才那句话我收回,你赵涛现在可不是蚂蚁,你起码是是条横行霸道的土狼、鬣狗,草原上一般的小动物遇到你会被你吃得骨头都不剩。”不知道她眼中的小动物包不包括赵子淇和张皓明。

“别别别,我还是做我的小蚂蚁,免得被大象踩死。”赵涛阴阳怪气的话并没有引来李超敏的不满。

“那……小蚂蚁,大象支持你办活动还出了奖金,你难道不应该谢谢大象吗?还是说这只小蚂蚁太没礼貌不会说谢谢。”

“不是小蚂蚁不会说谢谢,是大象已经收了小蚂蚁的利息还何必还要道谢呢……”赵涛意有所指。

“利息?我什么时候收你利息了?一直都是你在得寸进尺,而我一再退让,我李超敏还从来没对什么人如此忍让过,你是第一个,你应该感到荣幸……还是那句话,我喜欢别人尊重我……”李超敏再次拿出赌神龙四的经典台词,高高在上的语气让赵涛浑身难受。

只是李超敏这时还不知道,从这一年开始,中国最出名的“老四”不是龙四也不是乔四而是赵四。

“荣幸?我确实很荣幸,不过学姐,你真的不知道收了我什么利息了吗?刚才桌子上那把钥匙就是您收的利息啊!”赵涛故意叹息道。

“哦!你说那个啊!看你一副老实相没想到还很会倒打一耙噢!有人偷了我的东西还弄脏了,现在我把东西锁好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天理昭彰,什么时候成了我问你要的利息了?应该我向你要折旧费才对吧!只不过我很大度,不与你计较。”李超敏又喝了一口咖啡。

李超敏的话不紧不慢不温不火,但话语间透露的是高人一头的优越感,完全把曲茗茗这个副手当成了她的私产,一个私人的物件。赵涛知道,这其实是李超敏在故意挑逗他,想看他的反应,赵涛当然不吃这套。

“笑话!茗茗是一个大活人,不是一件东西,她想跟谁好是她的自由,任何人也没有资格控制她!所以还请学姐你把钥匙还给她,别做这么幼稚无聊的事。”赵涛冷冷的说道,也并没动怒。

“还给她?你怎么知道她不乐在其中呢?我可没有逼她,不信你可以把她叫进来,看她怎么说,问问她是不是自愿的……不过我很奇怪诶,你算是她什么人,跑我面前说这些话?炮友吗?”李超敏讽刺道。

“茗茗现在是我女朋友,是我对象,怎么样,这个资格够吧?!她被欺负了我当然要给她出头!”赵涛忽然起身,双手拄著李超敏办公桌逼视着她道。

李超敏毫不露怯的仰头对视,嘴角的笑意始终没有冷却。她捏著小勺在杯中轻轻搅动道:

“怎么?生气了?看你平时长得不起眼,生起气来还蛮帅的嘛……咯咯咯……”说完她又喝了一口咖啡。

赵涛盯着她,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你说曲茗茗是你女朋友,那十五公寓108的那些女生又是什么?你赵涛已经是这个学校里女朋友的最多的人了,我警告过你校社联不是藏污纳垢的地方,你非但不听还变本加厉,你说我这个校社联的主席是不是该管管?”

“李主席,这个学校里女朋友最多的人应该就在这间屋子里坐着喝咖啡吧!我赵涛的这几个女人还排不上好吧!”赵涛又坐下抱着双臂回怼道。

“嘶……你知道的还挺多,不过我那些不叫女朋友,最多……嗯……最多只能叫玩伴,你的那些女人也是吗?”

“不是,我的女人都是我的女朋友,我从来没把任何女生当做玩伴!”赵涛说这话时义正言辞,但心里是虚的。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李超敏一阵轻蔑讽刺的轻笑,“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呵呵呵呵呵……”

“行了,李学姐,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你说吧,想让我怎么做你才肯放过茗茗。”赵涛最终还是不耐烦了,他也觉得自己的说辞很可笑。

“放过?她本来就是我的,你死乞白赖的问我要,应该是我说‘你怎么样才能放过她’才对吧?”李超敏摊摊手。

“我说过了,茗茗是一个大活人,现在是我女朋友!选择我是她的自由!她不是属于你的一个什么东西!”

“哦?那你带她走好喽!找我干嘛。”李超敏自顾自的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

“找你是想让你放过她!把锁着她的钥匙还给她!我们不要兜圈子了,你就说要我怎么办就可以了……”赵涛不耐烦的道,他自认为有很好的涵养,但是对于李超敏他总是有种天然的烦。

“侬,再给我冲杯咖啡再说。”李超敏把杯子一趸。

“好!”赵涛心中冷笑着拿走了杯子,又如法炮制给她来了一杯。

再回到李超敏办公室她显然已经想好了要求。她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道:“赵涛,想拿我李超敏的东西不是不行,我什么都有,每年以我名义给贫困生发的补助就有上百万,我不是小气的人。但是你必须给我一个理由,或者是等价交换。”

“我洗耳恭听。”

“想拿回钥匙也容易,条件只有两个:第一,这次棋赛既然校社联主办你们承办,你我就是直接的上下级,棋赛的大小事务我要一手全抓,你们承办的工作我只接受你一个人的汇报。”李超敏喝了一口咖啡。

“这个没问题!”

“第二,为了让这次棋赛办好,你的行踪必须随时向我通报,我什么时候让你来汇报工作你就要什么时候来,而且为了维护赛事的风纪我不许你在此期间再拈花惹草。”

“我凭什么想你通报行踪!还有,我汇报工作只能在在校的不上课时间,其他时间恕不奉陪!”

“嚯嚯……赵涛,现在是你在求我,不是我在求你,你可要搞清楚状况哦!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等比赛一结束这把钥匙我就会还给曲茗茗,也许还会有其他奖励哦!”李超敏再次拿出钥匙,手肘拄著桌子,用指甲掐著钥匙在赵涛面前晃荡。

“可是我真的不能随叫随到,我有那么多女友需要照顾,不可能有那么多时间。”赵涛也是无奈,这一条无论如何也答应不了。

“嗯……那好吧,我就退一步,我找你的时候你如果来不了必须告诉你在哪、干什么,另外不许犯规,如果犯规我可是要惩罚你的哦!”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赵涛还是答应了除了让他随叫随到之外的其他要求。毕竟告诉她行踪自己鬼扯一通就好了。

“唉……好!”赵涛最终没有选择与李超敏正面刚,他还有其他事要做,这时候再得罪李超敏不是个好选择。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嗯……走吧……哎,曲茗茗的就那么好玩吗?”李超敏突然问道。

已经转过身的赵涛又转过来,瞅著李超敏的眼睛道:“呵……你自己不清楚吗?”

“切……我又没长你们那条东西。”

“好玩!很好玩!”说完赵涛头也不回的走了。

出了校社联的门赵涛舒了一口气。

他在公安局蹲了二十天,李超敏就被锁情咒折磨了二十天,再加上出来前后的时间,李超敏已经被折磨了一个月。

李超敏这种性格的人赵涛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他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多天李超敏一点行动都没有。没帮他也没有踩他,把他被抓起来这件事当做空气。但无论如何再相见一定不能只是点头哈腰的打打招呼这么简单。

她扣住了曲茗茗,以此作为人质,其实这本身并不算什么,但李超敏毕竟是李超敏,她就是那个不能随便逾越的庞然大物,她的任何威胁都不能当做不存在。能得到现在这个结果也算差强人意,只是心中的疑惑还是没得到解答,总有不太好的预感。

第九十章 光

衣袂飘摆、白腿夺目,已是初夏时节。

树影在下午的阳光中摇曳,一阵风吹过发出沙沙的声音。

悬铃木、侧柏、皂荚、楸树、榉树、大叶黄杨、法国梧桐……那些平时看不出什么奇异的树木伴随着这下午的蓝天、白云、阳光和清风让人觉得分外的和谐美好。

云彩轻轻的飘着,一会儿遮住阳光、树影淡去,一会儿放出太阳、树叶闪烁。三三两两的人群悠闲的走过,校园里的流浪猫躺在草地上打着哈欠。

他们中有刚从教室出来的女生,一手拎着水果袋子一手拿着零食。不顾形象的吃着,仿佛已经放弃了脱单的挣扎。

有衣冠整齐步态优雅的女神穿着高跟鞋背着小包昂首路过。只是优雅精致的她手里还拿着椅垫,暴露了她去自习室的行踪。

也有几个男生塌拉着膀子边走边唠,一副被学习抽空了精气急于回寝室开电脑补充能量的架势。

还有穿着拖鞋蓬头垢面出来,拎着一桶煮好的方便面懒洋洋的往寝室走的人。不用说,这是昨晚跟游戏奋战了一夜刚刚起床买“早点”的。

他们都走在校园里绵长无际的林荫路上,无论是高傲还是随意、是精神还是颓废、是丑还是美,他们都透著待释放的朝气,这体现在她们脸上鼓起的青春痘上、他们拉碴的从未修剪过的胡须上、她们刚试着自己搭配还显得不伦不类的衣服上、他们眉宇间谈论游戏时露出的衷心喜悦上。

还不到下课的时间,路上并没有多少行人,整洁的校园里芳草嫩绿、绿树茵茵,那些开始学着大人的样子行走的人们从赵涛眼前穿过好像一颗颗流星击中了他的心。

赵涛忽然觉得这片岁月静好是他多么想追求、多么想留下的东西啊!太阳照在脸上,仿佛有一股新鲜的气味在洗礼着他,他想起那个偷偷借光碟玩《同级生》的夏天。

那时他还是一个对爱情和女人充满幻想的少年,他憧憬著以后大好的前途,对那些因为自己“不努力”而下岗的工人充满了鄙视。

那时候他想着打完了游戏就要好好学习,上一所好大学,找一个理想中的女朋友,毕业了找一个高大上的白领工作,就像韩国和台湾电视剧里演的那样,西装革履、开着私家车、夹着公文包出入于CDB的高档办公区,到处都是高楼大厦玻璃墙。中午吃着用干净整洁的一次性餐盘装的便当,或者麦当劳、必胜客这样的快餐。如果减肥则只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读著南方系的报纸、杂志。

不敢幻想走上人生巅峰,总之会有车有房、有体面的工作和体面的老婆,在纸醉金迷的都市里占领一席之地。

当然在他憧憬的故事里如果幸运也可能会出现属于他的樱木舞,屌丝的逆袭总是要充满了戏剧性,克鲁苏的情节没有那个青葱少年能够拒绝。

年复一年的夏天,正如年复一年的青春。

只是当青春远去时夏天还在,于是每一个中年人、老年人在初夏时节的宁静里都会忽然回潮青春的影子。而幸运的赵涛拥有了切切实实的第二次青春,一切的美好都再现眼前,这分岁月静好恍然间已经让他迷醉,他很想沉浸其中不在脱离。

他想,如果这时的他也能像刚才那个穿着拖鞋买泡面的男生也挺好,在这座象牙塔里尽情享受孤独带来的放松和愉快,让只属于男生的小快乐小确幸燃烧掉金黄的光阴,把一切美好锁在只属于个人世界的回忆里。

想到这他忽然哑然,对于自己这又当又立的想法真觉得惭愧,那些女孩的美妙胴体不正是他一直渴求的吗?他脆弱的感官早已不能没有她们的刺激,他稀少的荣耀不也正是她们在标注吗?

他轻轻一叹,暗想如果一切都按照他的想法发展该有多好,只可惜他的世界不是《同级生》而是《日在校园》。如果现在还是汉朝,那么他已经享受过一次与伊藤诚相同的待遇了,只是他只会写写网络小说,不会写无韵离骚。

很遗憾,他的樱木舞不会优雅而略带羞怯的追他,只会利用自己的资源来征服他;他的田中美沙不只是个脾气直爽的运动健将,还是个只喜欢女人的蕾丝。一切都没有想像中的美好,真正不变的只有这初夏的景色,这个万能的青春场景。

他缓缓的迈出步子漫无目的的走着,忽然一阵歌声传来,一个女声在唱《夏天的风》。

嗬!还真应景!

夏天的风 我永远记得

清清楚楚的说你爱我

我看见你酷酷的笑容

也有腼腆的时候

夏天的风 正暖暖吹过

穿过头发穿过耳朵

你和我的夏天

风轻轻说着

……………………

他寻声找去,歌声轻柔,没有温岚那种水平,显得有些青涩,但这反而更叩动了赵涛的心弦。歌声沁入心脾,滋润了这个老太监干涸的躯壳。

穿过林荫路,终于,他走到了小体育场。

小体育场是一个不标准的小足球场,这时露天看台上已经坐了百十号人,有男有女,做得比较密集,占领了看台的东侧。看台西侧则坐得比较稀,但个个衣着光鲜。而在北侧则摆了一排桌子,里面坐着一排人,在她们面前不远处正有一个女生拿着麦克风在唱着。

他看见了那排桌子前面贴的字“新生歌手大奖赛”。

他恍然,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新生歌手大赛了。

这个比赛他晓得,与其说是比赛不如说是校文艺部在大一新生和大二学生里选拔几个能歌善舞的来充实文艺部的力量。至于那个奖一直是个迷,要看每届的赞助商是谁,总之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没人在意,赛事也办得不隆重。

每一届都一样,在这个体育场,每个学院的学生会里出些人当观众,校文艺部和歌唱团出人做评委,但他举目细看没发现付筱竹的身影。

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另类的纳新仪式。只是人家校文艺部比较有牌面,人家的纳新有仪式有赞助而已。

因为校庆,学校几乎暂停了所有其他大活动,但这个保留了下来,目的也是为了为校庆选拔一些优秀歌手。

回想05年的夏天,他寝室的孙艾博就抱着吉他参了赛,取得了不错的名次,虽然最终没有到校文艺部工作但也算是校歌唱团的成员。毕竟他们不是一个有音乐专业的学校,歌舞出色的还得海选。

受了超级女声的影响,从05年开始,观众席的每个人都会发一朵假花,在歌手唱歌时可以象征性的送花。当然唱完之后花还得观众拿走,花的数量算是歌手人气的一种表现,会作为评委参考的依据。

赵涛只是站在体育场门口不远处没有去观众席凑热闹,吹着清凉的风晒著和煦的阳光,他心中似有万千感慨,但这些感慨都融化在胸膛不想用言语表达,只想听听更多的唱。

接下来是一首《被风吹过的夏天》,赵涛暗笑怎么都如此应景。只是一个女声在唱,水平一般,赵涛如一个老头在看这些孩子们的表演,无论水平如何都会会心一笑。

接着又是几首歌,有学阿杜的《坚持到底》,有唱SHE的《波斯猫》,还有当时网红的一些歌如《孤单北半球》、《六月的雨》、《寓言》、《将军令》等等,不过最引起赵涛主意的还是三个。

第一个是四个大男生,穿着篮球背心露著胳膊,都不矮,有一个还留着到肩膀的长发,他们四个唱了一首《流星雨》。

唱的差强人意,不过那股青春充满荷尔蒙的气息却表现了出来,台下的女生不少看得都眼直。尤其是那个长头发的唱得确实不错,赵涛恍惚间觉得自己回到了更久远的过去,夕阳下的奔跑和他逝去的青春。

然后是一个超级帅的小白脸抱着电吉他唱了一首《LYDIA》。

全场炸裂。

这家伙长得真像郭品超,高鼻大眼浓眉深目,皮肤白皙得直追杨楠。他音色很好,高音很高,整首歌下来鲜有瑕疵,配合他熟练的电音吉他,听得就连赵涛都想竖起大拇指。

一首唱完下面的观众直叫喊著让他再来一首。

赵涛原以为孙艾博的水平就够不错了,但跟这小子一比就如丑小鸭和白天鹅一般。

就在他以为不再会有惊喜的时候忽然一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操场上,她穿着很短的红色连衣裙,百褶裙摆刚刚能没过屁股,有点像跳交际舞的服装,腿上是薄肉色丝袜,脚踩一双红色高跟鞋。脑后系着红色的蝴蝶结和丝带,浓妆艳抹,艳丽下不失三分清冷的孤芳,美艳不可方物。

竟是张星语!

刚才在选手席并没有看到她,可能是换衣服去了。赵涛看她走来赶紧躲在了树后面,紧怕影响了她发挥。

音乐响起,引起了台下一阵尖叫,原来是一首刚刚发行的《舞娘》。

赵涛也很惊讶,以他错乱的时空知识已经记不得这些歌曲都该在什么时候出现,以至于他除了在KTV 之外很少唱歌,就怕一不小心唱漏了嘴。

他可不是夏洛,还没自以为是到以为自己唱几首穿越的歌就能火的地步。毕竟以他的音乐素养,仅仅能勉强识谱,让他通过旋律而写出来谱子也太强人所难了。

退一万步说,你怎么知道哪些歌曲的作曲是不是早已被原作者创作出来而还没发表?如果你发出去的东西跟人家的一个音符都不差怎么可能不会惹来麻烦。

大出意料,这首歌张星语显然经过了苦练,不再那么明显的跑调,虽然算不上唱得多好但勉强都在调上把歌曲完整的唱了下来。

这是一首快歌,难度自不必说,这个年代里,就算是男生都很少去唱快歌,更不必说女生了。张星语连唱带跳,一双筷子长腿不知夺去了多少眼球。男生们眼馋得快留下口水,女生们快嫉妒得喷火。

下午金色的阳光下尽情的挥洒,赵涛从没见过张星语如此自信美丽的一面。她似乎很激动一曲唱完整个俏脸都红彤彤的,似乎体内有一团火在燃烧。

送花并不限时候,她唱的时候已经有好多人来献花,其中包括了几个女生。赵涛很激动,他也不想那么多,抬脚就要过去给张星语一个大大的拥抱。没想到他还没进门刚才那个山寨F4里长发肌肉男就走过来抢过立麦说晚上要请张星语看电影吃饭。

看电影吃饭是啥意思大家都明白,如果他现在手里有一束花他能直接表白。台下一阵起哄,不少人已经整齐的喊出了“答应他、答应他”的口号。

张星语怎么可能答应他,但是气氛如此张星语有些不知所措。远远看去,金琳和苏湘紫也从远处走来,要给张星语解围。

不过在她们还没走到的时候那个“郭品超”抱着吉他走了上来,狠狠扫了几下弦,朗声对那个肌肉男道:“同学,你的私事可不可以一会下台了再说?我现在想请这位张同学一起唱首歌。”然后他抬起头扫视了看台一眼喊道:“大家说好不好?”

台下众人忽然一阵噤声接着不少人发出了“好”的叫声,一下子把刚才“答应他”的声音打断,现在这些人都反过来支持张星语再唱一首了。

这是另外三个肌肉男已经暗暗走上来,看架势要揍那个吉他男一顿。

只是,预料中的好戏并没有发生。长发肌肉男瞅著吉他男,狠狠盯了他一眼后说了句“好!”又对张星语说“我们一会再说”后走了下去。既然他都认怂了,另外三个也悻悻然的回到了看台。

狗熊走了又来豺狼,让张星语即兴唱首歌这才是真正的为难她。可现场人这么多总不能说自己不会唱歌吧?那样岂不是丢人丢到了操场上。

赵涛也犯了难,虽然他是张星语的男友,可人家在这种场合邀请一起唱歌也不算是什么逾越的要求,他好歹也算个高级学生干部,总不能小气吧啦的去把张星语抢出来吧?

张星语凝滞了半天终于说,她这段时间都没练习别的歌曲,合唱怕唱不好。

这句话坏了,在外人听来明明就是谦词,只要不唱太难的歌应该没问题。果然,吉他男点了一首《水晶》,难度不高传唱度很高,这要是张星语还说不会唱也太不给面子了。

不过赵涛知道,张星语不想给吉他男面子是不假,但这首歌她不会唱也是真。

不会唱就是不会唱,歌词应该都不会,就算吉他男说出龙叫来张星语也没法答应,总不能让她拿着手机看着歌词唱吧?

没这个道理。

终于还是苏湘紫过来救场。

赵涛离得远没听清她们说什么,不过也能猜到,苏湘紫想替张星语来唱。她本身是不是参赛选手不知道,总之双方争论了好一阵,最终张星语似乎说她刚才跳舞扭到了脚,在金琳搀扶下走了下去由苏湘紫和吉他男来唱。

吉他男表现了出了一丝不爽,不过骑虎难下,总得保持风度,何况苏湘紫也是个身材火爆的大方美女。

吉他男最终没有善了,他激了苏湘紫一下,要把歌换成《广岛之恋》,苏湘紫胸有成竹爽快答应。

苏湘紫并没有学过声乐,没有科班的技术,但是,作为资深麦霸那些热门歌都曲调都门清,胆子也大,拿起麦克风便能唱起来。一时间两人却也旗鼓相当,一曲唱罢现场又出现了高潮,看台上再一次热闹起来。正巧这时赶上下课,围观群众也多了起来。

见张星语已经解围,赵涛踟蹰了。张星语能把歌唱到这个地步显然是经过了苦练,可是赵涛却全然不知。他自问还没到对身边女人不闻不问的地步,一天抽出来跟她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少,既然他还是不知道就代表张星语不想让他知道,或许是想给他一个惊喜。

他思虑再三给张星语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开完了会想找她一起吃饭。

张星语在电话那边有些慌张,问赵涛能不能等她一会儿,她刚才在寝室睡了一会儿,要洗脸换衣服。赵涛想果然是不想让他知道,所以就告诉她一会还有事就不等她了。张星语有些遗憾的应诺。

他独自去吃饭,享受难得的闲暇时光。头绪纷乱的各种事暂且抛在脑后,他现在只想回寝室好好的打一晚游戏。他并不担心那个山寨F4,大庭广众的量他们也不敢怎么样。

只是他太低估自己了,当你处在漩涡中怎么肯能独善其身?

眼见着要到寝室了,只剩最后一段人少的小道,突然一个人跳了出来拦住了去路。

“啊!你他妈的要啥?”赵涛下意识的破口大骂,来人竟是张皓明。

“哥、哥,我求你件事,帮帮我,帮帮我行吗?哥!看在我堂姐的份儿上!”张皓明说话很突兀也似乎很着急,像一个犯了毒瘾的毒棍。

“他妈的帮你啥?”

“内个……帮我……帮我下面硬起来……”

“硬起来?你自己找药吃去,不行去洗头房找小姐,我能帮你什么?”赵涛很奇怪。

“哥诶!那些都不行啊!我想硬起来就得像上回那样才行啊!求你了哥,跟我走再来一次!”要不是大庭广众张皓明恨不得给他跪下来。

“卧槽!上次哪样?我还带着小楠和阿紫给你看?你他妈的是受虐狂啊!可小楠没性趣虐你,赶紧滚蛋,好这口去会所自己找去!”

“不是诶,哥!是……是你跟筱竹姐那样,你俩那样我才能硬……要是楠姐能来就更好了……”

“嗯?”赵涛瞪了他一眼。

“不不不……哥,你别误会,我觉不敢碰楠姐一个手指头,就让她绑我就行,唉……楠姐不来也行,只要你跟筱竹姐那样,我就能硬起来!”张皓明的帅脸低眉顺目,一副奴才相,看上去那么别扭。

“那样?你让我跟付筱竹哪样?”

“就是……就是上回那样……哎!就是你把她捆起来虐她、操她!求你了哥,帮帮弟弟吧!”

“妈的,原来你是个绿毛龟啊!你这都是自找的,谁让你不开眼得罪老子的!活该!”

“哥!我知道我是活该!我该死!我绿毛!可是哥诶,我堂姐都给您当内个了……钱我家也赔了,咱们也算是化干戈为玉帛了吧?您就大人大量帮帮我吧!我以后就是您的狗腿子,您指哪我打哪,绝没有二话!哥诶,求你了!”张皓明只作揖。

赵涛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最终还是决定看看张皓明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还是老地点。

不过赵涛也多了个心眼,人心隔肚皮,谁知道看上去已经被吓破胆的张皓明是不是想阴他一把。尔朱荣的教训他可不能不防。所以他把电话打给了杨楠,让她过来配合给他放风,一旦有个万一也能有个照应。

不过当他看到被绑成粽子昏迷在大床垫上的付筱竹之后发现自己多虑了。

张皓明主动的坐到一张带镣铐的椅子上把自己拷住,只留一只手,一脸期待的看着赵涛,让他施为。

听张皓明说他早就把付筱竹骗到这里来了,给她下了药,只等著赵涛过来享用。

赵涛叹了口气,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新生歌手大赛的评委席上没有付筱竹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