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情咒 续(人之道)】 (81-82) 作者:枯藤昏鸦 授权代发

第八十一章 秘辛

赵涛和曲茗茗是在旅馆里见的面。

不为什么,只因为曲茗茗强烈要求如此。赵涛松了松裤腰带,也没说反对的话。一来确实需要私密空间,二来隔离二十多天他也得看看曲茗茗的状态。

爱情这东西多数时一开始的时候更要更炽热浓烈,越后来越平淡,也许这就叫恋奸情热吧。

赵涛到了地方曲茗茗早已等在了那里。一进门她便迫不及待的一把环住了赵涛的脖子。她没有亲他,只是带着一股幽怨爱恋的看着他,直直的,软软的。

曲茗茗并不胖,也算不上是丰满型的女生,但她的身体贴上软软的还似乎带着一点热乎气儿,真如书里写的“温香软玉”,伴着发香一种腻人的娇态扑面而来,让赵涛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拒绝她,只要她张开双臂自己就想上去抱住她。事实他也是这么做的。

这真是奇妙的体验!

赵涛心里一动。他家里已经有了八个女人,但如此风情暗涌的女人似乎还没有。白玉茹勉强算,只是她年纪大了更多的是成熟妩媚,如小女人的闷骚娇柔远比不上曲茗茗。

赵涛想了想,余蓓、张星语、苏湘紫甚至白玉茹、于钿秋都对他小女人的撒过娇,但曲茗茗仿佛一颦一笑、一个动作、一个姿势都在向男人发出需要怜爱保护的信号。

他抱住曲茗茗的腰与她对视,穿着旅馆拖鞋的曲茗茗稍稍比赵涛矮一些。她忽然踮起脚吻上了赵涛的嘴唇,一触而走。

“抱我。”曲茗茗略微嘟著嘴道。

“嗯?”赵涛正抱着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啥意思。

“把我抱到床上去。”曲茗茗强调道。

“学姐乖……”赵涛亲了她鼻尖一下。

“嗯,我乖,抱我。”

赵涛曲腿伸臂把曲茗茗横抱了起来。看身材她应该比张星语要重,但抱起来依然感觉轻轻柔柔的,如水挂在赵涛身上。双臂吊着赵涛脖子,笑吟吟的看着赵涛。几步路的事,到了床边赵涛要把她放下但她却不放开赵涛。

“别把我放下来,我要你坐在床上抱着我。”

曲茗茗似乎有某种魔力,她的话很难让男人抗拒,赵涛心里竟莫名其妙的涌出一种疼爱。

赵涛一转身,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曲茗茗的屁股落在他双腿中间,踢掉了拖鞋,双脚放在床上,手臂改成搂着赵涛的腰,弓著身体把脑袋抵在赵涛脖子上。

“这样行吗?”赵涛问。

“嗯,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赵涛道,似乎怕不这么说会让怀里的女孩难过。

两人腻了一会儿,赵涛的事曲茗茗全都知道。这些天她一直在跟金琳联系。很令她失望,金琳开始并没有告诉她实情,让她开始以为赵涛真的要被劳教。

她想去看赵涛可金琳不让。最后她只好去找余蓓摊牌。余蓓对她不冷不热让她失望而归,这件事从头到尾她都是一个局外人,她联系不上赵涛又不被余蓓接纳,其他女人也都站在余蓓那边,让她又着急又不满。

金琳不是傻子,这事一开始她怀疑是李超敏做的,所以故意对曲茗茗说了这事让她探探李超敏的口风。曲茗茗奉命行事,想了很多种结果,但唯一没想到的是李超敏只是说了句“不要再提这件事”就把她给打发了。

她见李超敏的表情不善,试探了几次,忽然李超敏脸一板,问她是不是喜欢上了赵涛,让她心里一慌不敢再问。

之后几天她每天心里如在热锅上煎的猪油,满脑子都是对赵涛的担心。幸好金琳可怜她,过来一个礼拜告诉她放心已经找好了办法,她才稍稍放心。只是各种情由她全然不知所以一直怀疑是金琳在安慰她。

终于,在煎熬中赵涛王者归来。

赵子淇和张皓明的下场她也听说了,虽然不清楚里面的猫腻,但她敏锐的政治嗅觉让她知道,赵涛这个人不一般,给他做小应该可以接受。

原本赵涛想问舞团跟黑佬联谊的事,但聊到这他对李超敏又产生了好奇。李超敏不让曲茗茗提关于他的事,以李超敏的性格面对他进局子的事应该有所行动才对。无论是救他还是踩他,赵涛都有心理准备,就是她无动于衷很让人费解。

于是他又问道:“我在里面那么多天李超敏什么反应都没有?”

“嗯?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是她陷害你的?真凶不是已经找到了吗?”曲茗茗有点没理解他的意思,毕竟在她看来让李超敏爱上赵涛得经过赵涛一番追求勾引才行,她哪里晓得锁情咒的威力。

“不,我不是说她是凶手,我的意思她就一点都不在乎我?”

“在乎你?你是说你已经把她追到手了?”

“不是……哪有那么快……”赵涛干巴巴的道。

“那是什么?哦!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她现在应该已经对你有感觉了对吧?”曲茗茗举起一根手指竖在嘴边道。

“嗯,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赵涛也不好隐瞒。

“这么快?你确定?只要她来学校我天天都跟她在一起,我记得你好像就那天见了她一面吧?还把她气得摔碎了一个杯子,正宗骨瓷的呢!你不是应该把她得罪惨了吗?怎么说她现在会喜欢你?”

“嗯,我也不敢确定,但应该……也许……可能……差不多她已经喜欢上我了,你没听说过‘爱之深,恨之切’么?她让我把所有女人都放走,我没同意所以她就摔杯子了……”

“哈哈……真有意思,那是李超敏哎!全校男生梦中的女神哎!被你说得好不值钱,随便动动手指轻轻松松就被搞定了……你说我是该信你呢还是不信呢?”曲茗茗笑吟吟的道。

“当然信我了,你现在不也主动贴上来了?我的魅力可不是假的吧!”赵涛心说搞李超敏我手指都没动,那些精液都是金琳用嘴吸出来的。

“哼……那能一样吗?你是人家的第一个男人呢!人家当然天天都想你了!李大小姐阅人无数才不会像人家这样轻松被你套住呢!”曲茗茗娇滴滴的道,嘴上说着不信其实心里已经信了大半。

“阅人无数?阅人无数又怎么样?她是没阅过我这种人,要不然早就被拿下了,现在遇到我,她也只有乖乖洗白白等着我临幸的份儿!”这话倒是中肯,只是在曲茗茗听来只算是玩笑。

“切,她生气了没把杯子砸在你头上就算她行善积德了!她摔杯子你当时就不害怕?”

“怕?怕啊!怕死了!当时我还以为会冲出来五百个刀斧手把我剁成肉酱呢!”

扑哧……曲茗茗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么怕你还这么有自信?”

“那是当然!我赵涛什么都可以不自信,只有勾引女人的本事举世无双,乖学姐,你不就是我的战利品之一吗?”赵涛一只手摸到了曲茗茗腿间,连衣裙下没有安全裤,摸上去只有一条蕾丝内裤。

这骚货果然有备而来,这种内裤除了勾引男人外哪个学生会穿?赵涛拨开内裤把中指伸进了已经有些潮湿的小穴。

“啊!”曲茗茗一口咬住了赵涛胸口的衣服,双腿闭合把赵涛的手夹住。

“学姐乖,给我说说李超敏这几天的表现。”

“再多伸进来点……”曲茗茗脸贴著赵涛锁骨道。赵涛嘴角上翘,把中指和无名指齐根没入,曲茗茗阴道的肌肉奋力收缩紧紧地把赵涛手指裹住。

“好了,这下可以告诉我了吧?”赵涛亲了她头发一下,在她耳边呵了一口热气道。

“就知道欺负人家……咬死你……”还真是婊里婊气,这种绿茶段位完全甩金琳几条街,她娇羞的模样让赵涛心里如有只小猴在挠,明明是她自己要求插深一些,现在却表现得像受了莫大欺负委屈的小猫。

“那你先松开腿让我手出来。”

“哼,不行!欺负完就想走,没那么容易!把你夹住,让你跑不了!”

“好了好了……乖姐姐,一会好好给你透一透……”

曲茗茗最终还是说了李超敏的事。

“李超敏最近心情不太好,几乎天天都去具乐部。一练剑就是一下午,总拉着我陪她。你不知道她有多疯,每次都拿重剑,我本来是玩花剑的,佩剑也能玩,陪她玩重剑胳膊都要累断了……”

“就这些?对男人的态度呢?”

“嗯……你这么说也确实不一样……最近她都没去看过篮球,只有一次,看了一节半就不看了,对棋社的那些书呆子倒是不错,还办了一场小杯赛,冠军充了八百块钱饭卡。”她这么说赵涛心中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显然的,打篮球的那些阳光肌肉男外形甩他十条街,也就棋社里的一些眼镜宅和肥宅会有跟他相似的。

“还有……她几乎天天都要找女人胡搞,这段时间跟我也搞了五六次……有一次就在校社联办公室她瘾头犯了,关上门跟我做了一场……哼,死色批!”曲茗茗怨毒的哼了一声。

“哦?我其实我有个事还挺好奇的,李超敏如果还是处女是不是说只是她干别人,别人不能插她?那只靠舔盘子就那么爽吗?”

“哼,她是会用肛珠的。”

“哦?既是攻也是受啊,我还以为她只是攻呢。”

“受什么受,她的后面只允许她自己搞自己,不让别人碰的,别人只能给舔阴户。”

“那味道口感怎么样?好吃吗?”赵涛调笑道。

“哼!有本事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吗!”

“本事我当然有,不过我有这么多女人,她想上我的床得排队,我可不是她的备胎,她的逼要是好玩我就施舍施舍她,要是不好玩就让她自摸去吧!”

“切,说大话,我才不信呢!多少人追她你都不知道,你本事再大我也不信她会倒追你。”

“不信?那我们打赌好了,敢不敢?”

“敢!要是我赢了你就要让我也做你正式女友,我想好了,不管在学校怎么样,反正在你那个家里得有我的位置!”曲茗茗自信满满。

“好!你要是输了可得任我处置,老老实实的给我做小,嗯……你就……你就给金琳当个通房丫头吧!”

“哼!为什么是金琳?她在你家连个房间都没有……”

“怎么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金琳就金琳,你别反悔就行。”

“我不反悔!还有个事我要问你,舞协跟那些留学生搞联谊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我怎么清楚,反正这是她们舞协的传统,不是什么新鲜事,校社联的干部都知道。”

“我擦!传统?这叫什么贱逼传统?给鬼佬送逼成了校舞团的传统了?嘶……我想起来了,复活节舞会的时候付筱竹就带了一个毛子,她算是舞协的太上皇,可是黑鬼算怎么回事?付筱竹带的那个毛子起码够帅啊!”他有些自言自语。

“黑鬼?呵呵,你别问我,这也得问付筱竹去,据说联谊黑人就是她张罗的,她的黑朋友不少呢!”

“哦?那她算黑白通吃啊!”

“不不……她是黑白黄通吃,谁的那个东西大她就上谁……”

赵涛并没有对曲茗茗隐瞒莫晓安的事,说道她对黑佬的那个贱样就牙根痒痒。而曲茗茗听了只是不屑一笑道:“这不要说舞协了,我们学校这样女生多了,都是脑子被那个东西弄坏掉了,长了一身贱骨头。”

“你还笑?这有什么好笑的?脑子被弄坏了……呵呵……按你说谁鸡巴大谁就厉害那全天下我老二最大是不是那些贱货被我干了脑子就会正常了?”

“你的坏东西有黑人的大吗?呵呵。”

“我大不大你不知道吗?我这就让你尝尝。”赵涛一把把曲茗茗按在床上,脱下裤子就要大战一场。曲茗茗回手拉开了身后的拉链,小内裤一脱,分开了腿迎合男人的侵犯。

曲茗茗的好处就是阴道够紧,很会动。总结原因可能是因为被李超敏用的大家伙干多了,阴道有了保护机制,总会不自觉的收缩起来。

这个女人好不好呢?

好,很好。

走到哪里都是一个青春丽人。白瘦幼仨字全占了,但是对于赵涛这种色中饿鬼来说,她的身材不够丰满,摸上去不够绵软。但跟张星语余蓓还有区别,她这个人虽然气质如水,但却是近乎一级运动员的身体,身上的肌肉绷绷的,有点像杨楠,但是她没练臀,没杨楠那让人爱不释手的大白屁股。

这次赵涛发现她的耐久变强了,没有被赵涛一杀即溃。赵涛心里豪气升起,抱住她身躯硬生生站了起来。她身体的柔韧度很好,双腿盘著赵涛后背,环着他脖子被干。这个姿势谈不上多爽,只是有种新奇的快感。赵涛也因此雄性气息爆棚,在曲茗茗眼里形象近乎完美。

情人眼里出西施。

曲茗茗此时对此深信不疑。她以前从来没想过这个一个惹人厌的丑男会让她如此迷恋。

云雨过后曲茗茗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莫晓安的事?”

“呵呵,怎么处理?符小宇就是我亲兄弟,敢这么得罪我,有一个算一个都要付出代价。莫晓安、那两个黑佬、舞团的头目都跑不了!”

“包括付筱竹吗?”

“当然!我不管什么传统,谁组织的谁就是罪魁祸首!那个贱人,自己为了有大鸡巴日逼就把无辜的女生也变成鬼佬的便器,她才是最可恨!”

“便器?你说话好恶心……”

“恶心?莫晓安现在那个贱样便器都不如!你是社联副主席,你告诉付筱竹,让她停止舞团跟黑鬼的联谊!妈的,跟白皮搞还不够,还要跟黑鬼,中国男人是死绝了吗?”

“我可管不了付筱竹,人家可是校园女神,我可指挥不了她……”

“指挥不了?反了!还没人管得了她?不行我举报到校里!再不行就举报到教育厅!”

“行啦……你认为举报有用吗?她们联谊的事校里心知肚明,但是没人管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哦?这里还有原因?”

“当然有喽!你这个大色狼没觉得学校周边的洗头房洗脚房特别多吗?”

“额……好像还真是……”赵涛还真没去过,不过刘志宽、孙富饶倒是总去。

“我们学校女多男少你觉得都是谁去光顾呢?”曲茗茗问道。

“额……我想想……应该是附近新校区的民工吧?”

“对头!要是没有那些洗头房我们学校的保研名额恐怕早就不够用喽!”

“那跟联谊有什么关系?”

“关系?关系大了!那些黑人和菲律宾人就是去洗头房人家都不接待的。他们在校内自己处女朋友总出事,不是被告强奸就是性骚扰,虽然学校袒护他们但这也不是个事儿吧?所以搞联谊就很有必要了,这样省得他们自己猎艳碰钉子,谁骨头贱愿意陪他们也是自愿的,他们就是发情的公狗,有女人干了自然就老实多了,就算还骚扰别的女生也不会做太出格的事儿了,这样一招两便,多好。”

第八十二章 安抚

“嘿!”赵涛一拍大腿,竟无言以对,觉得学校的这番操作真是绝了!

“还有,准确的说是一招三便……”曲茗茗道。

“哦?还有什么便利?”

“舞团的那些破鞋陪了……陪了鬼子们,某些校领导也能分到一杯羹……铁打的社团流水的兵,一茬茬的学生就像韭菜,校里的那些老男人们怎么会不喜欢呢?”

“操!他妈的!老子就是看着不爽!我要让他们一个个都吃不了兜著走!”赵涛听到这再次气炸了肺。他没想到他这么大的人了还要曲茗茗给他点出这里的猫腻,更没想到某些人的无耻。

对于赵涛的豪言壮语曲茗茗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但以她的情商并不说破,只是柔声劝慰。就凭这点其实就比金琳高明多了。

赵涛看出了她的曲意奉承,心说金琳还真未必能治得了她。

“你就不关心我为什么会了解付筱竹吗?”曲茗茗突然说道。

“她总来校社联编舞你们相熟是应该的吧?”

“那你在别的地方也听说过付筱竹跟那些鬼子的事吗?”

“额……这还真没听说,付筱竹……付筱竹……她似乎形象还挺好的,真没听说过什么绯闻……诶……莫非你们是朋友,所以你才这么了解她?”赵涛终于品出味道来了。

“呵呵,我可高攀不上,真正跟她算朋友能管她的只有一个人……”

“谁?”

“你说将要倒追你的李超敏大小姐……”

“啊!付筱竹跟李超敏关系好?不对啊,付筱竹看上去虽然养尊处优但并不像富家子弟哇……她怎么能搭上李超敏的?莫非也是具乐部的关系?”

“呵呵,具乐部的女人只是李超敏的玩物,付筱竹算是李超敏唯一的闺蜜,付筱竹她爸是绿园的高管,据说从绿园起家开始就在绿园干,她们两个从幼儿园开始就在一起,小学、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学都在一起。”

“大学也能考一起挺不容易的啊!”赵涛感慨道。

“呵呵,不容易?是不容易,付筱竹是有名的好学生,是政法学院法律专业的第一,政法学院是我们学校分数线最高的学院,付筱竹的分可以考外省985的,但是她家里让她留下学法律这才到我们学校。至于李超敏……呵呵……据说她高三在那个叫什么大的教育机构补课花了二十几万,最后在考场上又做了不少工作才勉强够分数线上了我们学校的2+2。不过啊……呵呵……她脑子不够灵光,记性不够好,托福怎么都考都不够,所以才又花钱转到了外语学院。”

“嚯,托福考不过还去外语学院?专八她能过吗?”

“她学的是日语啊!你不知道吗?”

“日语?学日语做什么?考过一级了吗?”

“一级?二级都没过呢!他家是做日本外贸起家的,反正要继承家产还不如学点实用的,不用考托福以后她也没了考级考证的兴趣,学点日语还方便看动漫所以她就同意喽~”

赵涛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有钱就是任性。想想也对,李超敏也不用担心毕业找工作的事,何必去考那些证书呢?

“还是说说付筱竹吧。你说她这个人私生活很放荡是怎么知道的?既然校舞团跟留学生搞联谊是她在组织操作,怎么可能没有她的风言风语传出来呢?”

“这就是付筱竹的高明之处。联谊的事明面上她从来不插手,甚至从来不参加,都是靠舞团的团长韩潇放在明面活动,她只负责拉留学生,所以知道的人少。我要不是有李超敏的这层关系也不可能知道她的事,就连蒋修宇都不知道,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上心追付筱竹。”

“咳咳咳……蒋修宇在追付筱竹?他可真有眼光……这么说付筱竹没有男朋友喽?”

“呵呵,男朋友?她哪敢交男朋友!按李超敏的话说,她的骚逼隔三个小时就要痒一次,再厉害的男人也要被她吸干,她最喜欢大家伙,所以她会私下里找家伙大的男人做,有黑人有白人,甚至还听说跟过一个门卫老头呢!不过比大小应该黑人大的多吧,以前有过一个比较固定的黑人炮友,后来那人回国了,听说她一直没找到满意的。她很挑的,不满意的手指头都碰不到她一下。”

“婊子!看来莫晓安那种跪舔黑佬的贱货都是她带出来的吧?真是害人精!”赵涛气愤道。

“不,她可不是跪舔鬼子的洋奴,只是喜欢大东西搞她,她瘾头大,我跟她和李超敏做过一次,多激烈的她都能受得了,阴道能容纳最大号的假阳具。”

“总被这么搞骚逼还不松得像水缸?”

“松?她可不松,李超敏说她能用下面拔掉红酒塞子!当然这是笑话,但真的很紧,我是指头进去的时候感觉都要被勒断了。”

“呵呵,那我可要会会她,让她知道什么才叫世界第一的鸡巴!”

曲茗茗白了他一眼,没有吐槽,起身跪趴下来含住了那条据称世界第一的鸡巴。

之后两人又唠了半天,曲茗茗并不贪欢,只要了一次就放赵涛走了。

这次跟曲茗茗的私会赵涛获得的信息量太大。两人说话的时间远比做爱的时间多。

他梳理了一下得到的信息:留学生的联谊会是传统,目前的黑手是付筱竹,表面的组织者是舞团的团长韩潇放。付筱竹是李超敏唯一的闺蜜,她是学霸。莫晓安的事是整个舞团的事,按曲茗茗的说法,几乎舞团所有成员都参与了联谊活动,联谊不一定都是黑人,只是莫晓安很喜欢黑人。

有一点他有些奇怪,她们为什么放过了苏湘紫?按曲茗茗提供的信息,对于大一的新人,她们会用近乎强迫或欺骗的手段把她们搞上留学生的床,然后再不断洗脑。很多女生其实对性爱没多少需求,不少甚至会受不了洋人的大屌,即使是这样也会被洗脑成为留学生和一些校领导的玩物。

赵涛踌躇滿志,他觉得他应该拔出他正义的大屌捅破眼前这个毒瘤脓包。

具体思路他有了一些,他已经冷静了下来,他不急,他想试试现在手里的牌能不能打赢这一局。

两人穿戴停当,走出了旅馆。赵涛准备去找郑曦,去收割这个喜欢COSPLAY的小美女。只是两人刚走出旅馆大门忽然呼地风声传来,接着是急刹车声,一辆粪叉子停在了两人面前。

驾驶室的车窗缓缓落下来,一张冷若冰霜的脸出现在两人眼前。绝美、冷艳、孤傲……

正是李超敏。

见是她,曲茗茗下意识地紧扣住拉着赵涛的手,脖子一缩。

“上车。”李超敏冷冷道。

“超超,你听我解释……”曲茗茗甩开了赵涛的手,像被捉奸的妇人。

“跟她解释什么?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有什么好解释的!”赵涛一下搂住了曲茗茗的腰道。

曲茗茗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便任由赵涛搂着。一副受惊小鹿的可怜模样低着头泫然欲泣的倚靠着赵涛。

“上车!我不想再说一遍!”李超敏冰冷的声音中含着压抑的的怒火。

曲茗茗抬头望着赵涛,抬起双手轻轻推了推他道:“涛,让我跟她走吧……没事的……”

“凭什么?我的女人都听我的话,你也不例外!听我的,别怕她,无论什么事都有我!”赵涛再次说出豪言壮语。

“涛,你别这样,超超找我有事,听话,完事了我去找你……”

最终二人磨叽了一番,赵涛还是放曲茗茗上了李超敏的车。

最后李超敏瞅著赵涛,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摇上车窗走了。

看着粪叉子远去,赵涛眯缝着眼睛思考李超敏的心情。

他来到了一家快捷酒店,郑曦正在里面。

已经一天一夜过去了,他不知道女孩现在是什么模样。他有房卡,开房时就是以两个人的名字开的。

已经下午三点,郑曦还没有起床,准确的说是裹着被子在看天花板。这次事情对她的打击不小,做鸡卖淫的名声一旦传出去就不可能收回来。没有几个人会关心真相,妒人有笑人无才是人与人相处永远的法则。

很可惜,她有让人嫉妒的美貌又有了让人笑话的名声。回到学校里别人不落井下石就算给她面子了。

见赵涛进来郑曦蒙住了头脸。赵涛静静的坐在床边,隔着被轻轻的抚摸著。

嘤嘤的哭声从被里传来,不过男人的怜爱之情似乎在刚才被曲茗茗抽干了,面对郑曦的哭声赵涛并没有多少难受,反而有一种破坏美好的快感。

他怎么也看不出郑曦传说中勇敢刚毅的一面,在他眼里她这是一个小女生。他手伸进被子里捉住了郑曦的脚,用手心在她脚背搓著。

郑曦一曲腿,躲开了他的魔爪。他并不甘心,手跟着过去,抚摸上了女孩光滑的腿。

“诶呦!”赵涛一声惨叫。郑曦伸腿一脚踹在了他肚子上。

其实力道并不大,这个姿势也不可能有太大力道。

他顺势抱住一条腿,顺着摸上去一直摸到了女孩的内裤。

郑曦这些天在里面衰弱了许多,一直提心吊胆的,她出来时已经变得瘦弱不堪,现在根本无法抵抗男人的力量。

双腿轻易的被男人双臂固定住,内裤很顺利的被拔了下来。阴毛稀疏的嫩逼暴露在空气中,被赵涛一口含住。

唔…………

郑曦一声闷哼,声音逐渐甜腻。

刚干完学姐又来搞学妹,赵涛还真有点PUA先驱的味道,只是他知道,他个人是什么本事都没有的,全都靠咒,他有点怀疑是不是十几年后锁情咒的圈子因为什么特殊原因突然扩大了。

赵涛的手在郑曦的大腿和腰缓慢而有力的抚摸揉捏著,门牙时而嘬著阴蒂时而刮着阴唇,舌头里里外外的伸缩蠕动,女孩在他的节奏下伸缩著身体。终于赵涛见她双手狠抓床单,应该是来了高潮。

没有严重的收缩也没有喷水,跟大多数女人一样,只是身体僵了僵。

赵涛顺着她娇柔的身躯向上,没有穿胸罩只有一件睡衣。拨开睡衣两只圆挺的乳房暴露在眼前,被赵涛狠狠地抓在手里,虎口处露出乳尖被他含住狎玩。

赵涛对于她乳房的型号不太满意。他并不是巨乳控,小巧玲珑的乳房如果可爱他也很喜欢,但是郑曦作为一个COSER他觉得应该有一对丰满的奶子才能满足宅男们的幻想。

揭开盖在脸上的被子,赵涛一口吻下去。郑曦偏过脸躲过去,赵涛只是吻上了她脸颊。他没有在意,继续在女孩娇嫩的脸上啃著,像一头饿狼在享用一只羊羔。

女孩的哭泣原来并没有停止,只是变成无声的流泪。

赵涛没有说话而是让鸡巴硬起来,脱掉裤子,龟头试探的在阴户上蹭著。见郑曦在哭,他原以为要费一番周折,没想到郑曦配合的分开腿,把他的龟头迎了进去。赵涛也不客气的呲溜一声插了进去。

郑曦闭着眼,赵涛用最原始的姿势耕耘著。他低头亲吻女孩的脸颊、太阳穴、嘴唇、脑门、耳朵,顺着脖筋一直到锁骨、喉咙。

郑曦的每一个部位都有一种很精致的感觉,整洁干净,含在嘴里觉得很好玩,天然的能引起男人的征服欲,赵涛忽然好想把她绑起来,当做一个玩具摆在家里慢慢玩弄。

新开苞的处女阴道天然的紧。他能看出郑曦没有用力,只是任由他施为。不主动不配合。

赵涛没有在意,他相信锁情咒的威力,他的老二在紧窄的小穴里达到了最硬,已经有精液不受控制的溢出,郑曦的呼吸也变得粗重,红晕泛上脸颊,停止了哭泣,只是眼睛还是闭着,出现了害羞的样子。

赵涛动作更猛,每下都能看见郑曦咬一下嘴唇。她努力的不叫出来,憋著的样子更显得可爱。

郑曦努力保持着偏著头平躺的姿势。只是被他干得紧了会双腿弯曲的跳一下,赵涛只自顾自的抽插,觉得要射了便拔出了缓一口气。

他把柔弱的郑曦翻过来,折叠双腿让她撅起屁股,郑曦没说话闭着眼配合着。上身软软的趴在床上,脸颊蹭着床单。赵涛在后面大肉棒深入了最深处。

逐渐,郑曦的闷哼声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大。她没有扎双马尾,赵涛只是把她双手在背后拉住,像在赶一辆马车。

她的骨头纤细,手臂无力,在男人的手中觉得骨头都是软的。只是双腿还倔强的跪在床上没有侧翻,迎接着男人的冲撞。

啊!

赵涛一声长叹,他射精了。

几下过后,软下来的老二被挤出了紧窄的洞穴。他躺下,把郑曦抱在怀里,亲吻她额头道:“以后我的女人,别在乎那些人的议论。你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毕业不用担心工作,不用担心吃穿,不用担心去哪里赚钱买衣服,好好的跟着我,什么都会有的。你可以搬去108,那是属于我女人的房间。”

“对不起……我不该帮赵子淇陷害你……”

“好了……不是已经说过对不起了吗?不用再说了,你已经人债肉偿了,我不会跟我的女人计较的。”

“可是我计较,都是我自作自受……”

“我说过了,你当我的女人不用想那么多的。就算你寝室的那些人都不跟你好了还有我,还有我家的女人可以跟你相处。”

“不,我不怕谁背地里说我,反正我喜欢COSPLAY也没少听风言风语,她们在背地里本来就说我是靠变装去挣皮肉钱,我早就无所谓了。”

“那你还担心什么?”

“不是担心,我是难过,我好气自己不争气,明明那么讨厌你,恨不得劈下一道旱天雷把你这头大色狼劈成灰,可……可自己却喜欢上了你……就是被你挑逗那么几次就沦陷了……我好没用……我现在看见你根本提不起气来……被你一碰身体就软了,根本不想反抗你……”

“呵呵,不要紧,你适应适应就好了,我好多女人都是这样的。一开始恨我恨得不得了,后来就爱上我了。我跟你说,我有神仙保佑的,哪个美女要是想对我不利就会无可救药的爱上我,你以后可要小心了,越是想不听话就会越爱我,到时候受折磨的可是你自己。”赵涛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哼……那我可不可以提个要求。”

“你说,合理的我都答应。”

“我不想住108,也不想住你家里……”

“怎么?”

“我怕你的女人们欺负我。”

“呵呵,我的正义小侠女怎么还怕被人欺负?”

“哼!我没谈过恋爱,我才不要做什么小侠女,你要是心疼我就让我做你的小女仆吧……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会好好伺候你的……”

“哦?这么简单?你这么想伺候我?”

“嗯……谁让我喜欢你呢……在里面的这些天除了害怕就剩下担心你了……我甚至想过如果真的被劳教了我们会不会在一个劳教所里。”

“哈哈哈,要是男女混合还不乱套了?”

“不许笑我!我就是担心你……谁知道你早就找好人能出来了,也不告诉我,让我白白担惊受怕了这么多天!”

“没事,从今往后你好好吃肉,你现在太瘦了,把这些天的肉都补回来。”

“才不要,多难得才减肥成功的。”

“不行,我喜欢有肉的女生,你都快皮包骨了,我嫌硌得慌……”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帘照进来,不顾家里女人的盼望等待,二人腻在酒店里吃了晚餐。对于郑曦来说,她从没体会过这种美好时光,跟心爱的男人在一起亲昵的相处,只想时间永远凝固在这温馨的一刻。

只是赵涛还有许多事要做。

仇怨、愤懑、自大、膨胀、恶欲。

等等说不清的情绪都吵着要发泄,他也谋划着要怎么改变自己的现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