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情咒 续(人之道)】 (87-88) 作者:枯藤昏鸦 授权代发

第八十七章 争锋

“呵。”付筱竹轻撇嘴角一声冷笑,引来赵涛怒视。

赵涛真想先在她嘴里射一发再狠狠干她,只可惜下午已经被张星语、郑曦和白玉茹榨出了许多,现在实在没多少存货。要不是付筱竹倾国倾城的相貌和苏湘紫诱人的姿势他的老二能不能硬起来都是两说。

“骚逼,穿百褶裙还配吊带袜。”赵涛道,架起付筱竹一双白光光的大腿猛然干了进去。

赵涛倒吸了一口冷气,幸好戴了有油的套子要不然这一下老二非得脱皮不可。付筱竹阴道的紧凑简直快赶上刚破处的郑曦,只是她下面更有活力,明显感觉阴道在动。

赵涛使劲抓住付筱竹两个奶子,手掌整个陷入乳肉中,老二拚命的向前顶。人家说会跳舞的女人滋味好,赵涛这此算是知道了,但不是爽而是在暗骂。

付筱竹的双腿修长匀称,不算很细的筷子腿也不算很粗壮的肌肉腿,比例十分完美,屁股异常光滑,看上去如剥壳鸡蛋特别美好,让人赏心悦目。可是真盘在自己腰上就没那么美好了。

这双腿比杨楠苏湘紫的还要有劲儿,甚至曲茗茗这个准一级运动员也比不了。她的下体如同每一根神经都直接连通大脑般异常灵活有力,跟赵涛叫起劲儿来真让他难以招架。

不过他也见付筱竹美目突然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瞪着他。赵涛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努力沈下气来,把精力都集中在腰腹和老二上,紧绷着神经努力耕耘。

付筱竹的阴道真紧,赵涛觉得自己老二像是陷入了非牛顿流体里,每一下抽插都得用上大力气。他不信一个性生活很丰富的女人的阴道真能天然的如处女那么紧致。他认定一定是付筱竹在控制下体与他对抗。

赵涛的手如同揉面团在享受着学姐极品的乳房,他俯下身躯去吻付筱竹的唇。刚要贴上,付筱竹扭头一躲,赵涛只亲到了脸颊。

“骚逼躲什么!”赵涛也没多废话,伸手就捏住了付筱竹双颊,搬过脸来就吻,付筱竹努力的闭上嘴唇。

“妈的!不配合老子吊起来搞你!”赵涛手掌狠狠叫力,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吃痛的付筱竹被迫把嘴张开。

“唔唔唔……”

赵涛的舌头伸进付筱竹嘴里扫荡,挑逗著付筱竹的舌头迎合他的侵犯。

付筱竹的脸滑嫩,摸上去粉底不是很厚,如同婴儿。他的手破坏了付筱竹脸部的美感,只有一双似嗔似怨的美目依然那么明亮美丽。柳眉舒展不再皱着眉头,她似乎在向男人投降。不过看着看着她眼圈渐红,竟然蓄积了不少泪水。赵涛放开她继续抓着她的大奶子操干。

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赵涛,仿佛包含了许多情绪。有恨有爱,有怨有屈,最后她忽然闭上眼睛,任由散乱的发丝附在脸上,一双玉手张开十指手心贴在床垫上按著。任赵涛再用力她也不叫出来,只是咬著下唇偶尔发出闷哼。

赵涛看这样不行,一般来说家里的女人被他这么一番耕耘即使没高潮也该处在高潮的边缘,但付筱竹看样子开始享受上了,一点高潮的迹象都没有。他双臂勾住付筱竹的腿弯,把一双美腿抗在肩膀。

这是一件令人悲哀的事。赵涛与付筱竹一般高,但他身长腿短付筱竹腿短身长,扛起付筱竹的双腿,膝盖几乎到他肩头。

比起李超敏,在一般男人看来付筱竹更具备女神气质。毕竟李超敏太高了,很多男生看来她比较壮,远不如的付筱竹的身材比例那么老少咸宜。

光滑的大腿如双皮奶,那种妇人才会有的似包浆的滑腻在她腿上也能摸出来,那是荷尔蒙的味道,让赵涛不禁想起了莫妮卡贝鲁奇,只付筱竹的更白。

她的屁股富于弹性,赵涛撞起来感觉不错,很像杨楠和张星语练出的翘臀,不过这个姿势他还是更喜欢苏湘紫和于钿秋那种肥软的屁股。

啊啊啊啊啊……嗯嗯嗯……

付筱竹开始呻吟,按在床垫的上手指开始时不时的弯曲,显然赵涛更深的插入让她有了更强烈的快感。付筱竹的嗓音如出谷黄莺婉转多情,喉咙里发出的每一个音符都挑动着男人的敏感神经。

赵涛如同着魔,付筱竹绝美的容颜、微张的唇让他精神和生理上都达到了高度兴奋,他一心只想操得眼前的美女丢盔弃甲高潮迭起。

他的老二越来越硬,警惕着紧锁精关,腰眼都绷紧得凹下去。突然付筱竹睁开眼睛,伸出舌头在自己嘴唇扫了一圈,魅惑的看着赵涛,眼波流转,鼻腔里发出一声让人骨头都酥软的闷哼。与此同时小穴紧缩,一下、两下、三下……

赵涛如同中了点穴,双手死死的抓着付筱竹的多半球大奶子,牙关紧咬,舌尖死死的顶着上牙膛,肛门紧紧地缩住,脚趾也都死死蜷住。从小腹到前胸,所有能调动的肌肉全都调动起来紧紧绷住,后脖颈僵直,双目瞪着付筱竹,仿佛要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阴茎上去。

双方不知道僵持了几秒,最终在赵涛全身紧绷下老二不争气的败下阵来,全身的力气终究没能形成有效防御保护住龟头和阴茎上那些敏感的神经。一股股精液汨汨流出。

赵涛心中懊恼愤怒,趁著这个姿势下老二还没马上软下来的光景挺动腰肢伴着射精在付筱竹的阴道里做最后的挣扎。这一下下的撞击猛烈无比,仿佛战场上要用胸膛堵抢眼的战士。

大力出奇迹。

赵涛回光返照式的挣扎竟然出了奇效!付筱竹魅惑的眼睛忽然睁大,嘴里发出一声悠长尖锐的叫声,双手攥拳,啪啪啪的捶打着床垫。她的小穴快速收缩,一股股淫水从里面涌出来,赵涛没想到付筱竹的高潮反应是这么激烈。

赵涛心情激动,老二仿佛也硬了三分。也不管在里面到底软不软反正就是继续插著,直到付筱竹又是一声尖叫晕死过去为止。

赵涛一屁股向后坐在床垫上,双手在身后拄著,大口大口的喘粗气,胯下老二已经如一条死掉的肉虫,软趴趴的耷拉下来,安全套还留在付筱竹阴道里,两颗睾丸也紧紧缩著仿佛已经被彻底抽干。

赵涛一阵愤恨。他看着付筱竹玉体横陈不得不承认美不胜收,但被抽空了性欲的男人怎么会有怜香惜玉之情?男人的圣贤时刻最容易想入非非,浮现很多恶趣味。他抽出套子又塞回付筱竹阴道里,两根手指硬生生把紧窄的小穴撑开,把精液挤进去,最后又把湿漉漉黏糊糊的套子在美人整齐的阴毛上胡乱的蹭一通才罢休。

他转头看了一眼另外三人。

杨楠和苏湘紫还正在激烈纠缠,不过苏湘紫的腿已经被放了下来。张皓明呆呆的看着付筱竹,仿佛被勾走了魂魄。

“小楠,把她弄上去。”腿都发软的男人指挥着正在战斗的两个女人把付筱竹抬到了妇科检查椅上。之后赵涛坐在一把椅子上休息,赤身裸体的苏湘紫跪在他胯间给他口交。

双腿仰叉的付筱竹阴道口微张,一股精液从中流出。在赵涛的示意下杨楠很高兴的把舌尖抵住了付筱竹的会阴处,兜住了流出的精液淫水混合物。

付筱竹的阴唇饱满,如同刚蒸好的包子边缘,没有多余的褶皱,小阴唇整齐,整体粉红的颜色,没有白玉茹的深跟张星语差不多,只是这漂亮的包子逼不太像一个欢场老手。

肛门紧蹙,如同一枚粉色的小菊花。杨楠看了心里喜爱,骚逼的淫水都觉得多了。她吻住付筱竹阴道,闭幕享受着这一刻。

她这一辈子意淫的极限就是如果赵涛是个美女该多好,或者反过来,哪个美女也能如赵涛那般射精多好。所以她十分喜欢舔被赵涛刚射过的阴户,一吻之下,满脑子都是赵涛给她的情爱和眼前美女给她的性刺激。

她把付筱竹精致的下体幻想成赵涛的下体,付筱竹的绝美容颜仿佛与赵涛的样子融合,那种虚幻的幸福感快把她所有神经压垮,一波波的快感如通了电从头到脚一波波袭来。

付筱竹白嫩的屁股与杨楠的美臀如出一辙,看得杨楠心痒痒。这个家伙早就苦于觊觎自己的屁股而不得,今天终于有了一泄邪欲的机会。她忘情的品尝著付筱竹光弹的臀肉,这个女人也是她见过最漂亮的尤物。

老二在苏湘紫嘴里鼓捣了半天还没多少起色,他伸手捉住了苏湘紫两只抹了油的大奶,又在她光滑的脊背上乱摸。

又弄了半天才有起色,只不过这时候苏湘紫的眼睛已经水汪汪的快被他摸得忍不住了。

赵涛起身走到了付筱竹头旁,扶著老二要对美人的绝色容颜放尿。

“别弄脏了,我还想玩玩呢!”杨楠道。

赵涛一想也是,于是拿起矿泉水瓶,用箱子里的剪刀在瓶底扎了一个孔,双手一捏,一股如尿流的水流呲到付筱竹脸上。

真是个素颜美人儿,她浓黑的眉毛竟然完全纯天然的,甚至眼线都没有,没因为水流弄得一脸花。

付筱竹悠悠转醒,“啊!停,快停下,这是什么!”她闭着眼睛躲避著水流,只是她全身被固定怎么躲闪也白费。

“呵呵,不用这么大反应,是矿泉水。付学姐,这张床怎么样?你给阿紫用这个也自己也尝尝滋味如何?”

“哼,人都被你抓住了任你随便好了,你放心我不会报警的。”

“报警?呵呵,既然我抓了你,你报警也可以随便,不过你要好好的配合我,让我不高兴了信不信我把你绑在操场的旗杆子上……”赵涛把老二伸到付筱竹脸旁,啪啪地拍着她的脸蛋。

付筱竹紧闭双眼忍耐著羞耻,俏脸还是不自觉的泛了红。赵涛心中冷笑,不知道付筱竹是在装纯情还是跟谁都这样。他扶著老二,像和尚敲木鱼那样用龟头点这付筱竹的额头和鼻尖。她的鼻子不如李超敏的那么高,但依然鼻梁高挺,符合中国人的审美,肫头没有一丝瑕疵,即使被水洗掉了粉底也看不出毛孔。赵涛想,如果抖音上的小姐姐都有这种皮肤的话美颜滤镜就不会被研发出来了。

赵涛降低了妇科检查床的高度,双脚着地骑在付筱竹肚子上,给她的大胸脯抹上精油,老二放在乳沟里。在家里苏湘紫于钿秋和白玉茹也总给他打奶炮,但赵涛始终觉得这个姿势不过瘾。毕竟乳房太过柔软,包裹在阴茎上没有多少刺激。

但今天不同,付筱竹的奶子是多少年难得一见的极品,就算他不喜欢这个姿势也必须试一下。他明令苏湘紫拿出手机在一旁录像,自己则捂著付筱竹的乳房打奶炮。杨楠也在对付筱竹的屁股大腿和阴户发起不间断的攻击。

“啊啊啊……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付筱竹发出不知是难受还是甜腻的声音。

赵涛双手二指弯曲一下一下的夹着付筱竹勃起的奶头,她如遭电击,被赵涛夹得上身一跳一跳并伴随着尖叫。

真是一对好玩的肉球。规模虽大但血管青筋并不突出也不明显,脸贴上去仔细看才能看出血管的颜色。冷白皮的婊子无论再淫态横生也总有一股高冷的味道,总会勾起男人暴虐的心态。

“学姐,你的这对奶子颜色真不错,就是都这么激烈了怎么不红呢?我看看它们会不会也激动呢?”赵涛说完甩开手掌左右开弓扇付筱竹一对大奶子。

“嗯……啊……啊啊啊啊……疼……”付筱竹咬著唇哼哼了半天才挤出一个疼字,旋即泪水夺眶而出。她一双美丽白皙的手掌握拳,但大拇指并不内扣,只有四根手指紧紧地扣着手心,大拇指只是竖在一边,指甲晶莹剔透。看到这个赵涛的心猛然发痒,佝偻起身体把嘴贴到付筱竹的左手上。

她上臂被固定,手掌无处可躲,被赵涛一口咬住大鱼际,顺着弹性十足的美肉向上舔,把付筱竹的大拇指整根含在嘴里。

“变态!呜呜呜……”付筱竹带着哭腔道。那声音楚楚可怜,任谁听了身体都要酥了半边,但赵涛反复提醒自己千万不要被这个女人迷惑住。

他暗自庆幸,幸好自己有那么多颜值身材都在线的女友锻炼自己,要不然早就拜倒在付筱竹的石榴裙下,哪舍得如此对待她。

付筱竹的手指在赵涛嘴里弯曲,指甲刮着赵涛的上牙膛、牙龈和舌头,一阵阵略带疼痛的刺激传到大脑,让赵涛更恨不得把这根玉指融化。

付筱竹的手掌很美,无根青葱玉指如同白玉笋芯,指甲修长,冷白皮的颜色看上去完美无瑕,把余蓓和金琳的美手都比了下去,杨楠的大手也不及她。

不过最让赵涛心痒的还是李超敏的手。那双手有着杨楠和曲茗茗的手的强劲有力,也有金琳、余蓓的修长柔美,肤色健康白皙,指甲修长晶莹,虽然没有付筱竹杨楠这般白,但那种大气中带着柔美的风情是属于李超敏这种美女的独特味道,要比付筱竹的美手更加稀有。

赵涛尝遍了付筱竹十指的美味,发现付筱竹脸颊已经红扑扑的了。

“怎么样?学姐?你的手还挺灵活的,学弟很喜欢,来,亲个嘴,学弟一会儿给你开苞。”赵涛不再坐在她肚子上而是下来在她头顶方向,俯身吻上了她的嘴。

赵涛对锁情咒还是很自信的,他不信被灌了那么多精液的女人还能拒绝他的吻。果不其然,付筱竹也比较热烈的回应着,赵涛也不忘把玩她那对乳房,四根手指握住,大拇指按著奶头,一直按出一个坑。

杨楠在箱子里找到一件SM女王皮衣,还有长筒靴,但是型号不对,以杨楠172的身高穿上去还是大。不用猜这也是李超敏的东西。最后她只是穿了一件带乳托的束腰,找了一双黑色吊带袜穿上并按照惯例自己也戴上了项圈,拿出皮鞭开始抽打付筱竹。

“啊啊啊!轻点,别打出印了!”付筱竹道。

“学姐,你这么白嫩的肉不打出点花花图案我怎么能甘心呢?”说完杨楠把固定着付筱竹小腿的架子向她肩膀的方向又推了推,大腿膝盖几乎碰到了乳房,屁股因此高高翘起。付筱竹是半个专业舞蹈演员,身体柔软得很,这个姿势对她不算什么。

杨楠在玩着付筱竹,赵涛则坐在椅子上抱着苏湘紫,她屁股坐在赵涛大腿上小穴被插著,腿弯在椅子把手上,紧紧抱着赵涛,亲吻著赵涛的脸颊、耳朵,享受着爱人的挞伐。赵涛一抓着她柔软的屁股,身体抹上精油的感觉玩起来真不错,他想以后也好好跟女人们玩玩。

第八十八章 破处

“你要干什么?”付筱竹感觉情况不妙。

“不干什么,刚才我男朋友说要给你开苞,我当然要想办法完成他的要求喽!”杨楠戏谑的道。

“开苞?哼~处女就那么重要吗?!”付筱竹有点跑题,她幽怨的扭头看着赵涛。

“重要吗?嗯……怎么说呢,也重要也不重要,不过对于你这种破鞋来说,很重要。”

“哼!无聊。”付筱竹道,显然她的三个洞都早就没了处女。

“无聊?怎么会无聊呢!学姐,我这就给您补上处女膜!”

杨楠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全是蜡烛。付筱竹看到瞳孔一缩,预感到了杨楠要干什么。

“别,你别乱来,你们可以滴在大腿上……胸上也可以……不要乱滴……”

“这就由不得你了……”杨楠点亮了蜡烛,蜡油很快聚集,杨楠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拿着蜡烛,一滴烛泪掉落在了付筱竹的阴蒂的包皮上。

“啊!疼啊!”虽然是低温蜡但也不是什么地方都能禁受得住的。

“疼?”杨楠低头用门牙嘬住了阴蒂,口水给阴蒂降温让那里舒服了许多,杨楠舌尖轻轻摩擦,没几下付筱竹的阴蒂便勃起了。

她阴蒂不小如同半个黄豆,顶开了包皮。付筱竹知道杨楠要进攻这里,拚命的扭动下肢,只是腰也被锁著扭动的幅度没法太大。

“呵呵,不想吃苦头就老实点,你这么乱动一会更难受。”杨楠先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点燃了一根很粗的蜡烛。她不急着滴蜡而是等著烛泪慢慢聚集,一直到平端著烛泪也要流出来的时候才对准付筱竹的阴蒂滴了下去。

这一下哪里是滴蜡,简直就是如同倒水那般倒蜡油,付筱竹下体的动作再激烈也不可能躲过去。一瞬间的功夫阴蒂周围一片地方就都糊上了浅红的蜡油。

“啊…………混蛋!快停手,会烫坏的!赵涛……你让她快停下,我愿意陪你……以后都做你女朋友之一,你怎么干我都行,快让她停下来了啊!!啊!!!”付筱竹一阵惨叫伴着一阵哀嚎。

“阿紫,你说饶不饶了她?”赵涛问。

“啊……”苏湘紫还沉浸在性爱的愉悦之中脑子有点短路,“饶……不饶……她欺负小奶牛……主人要帮小奶牛出气……嘶溜……”说完又吸住了赵涛耳坠。

“那收不收留她也成为你们之间的一员?”

“哼……不要,她那么骚,收留她姐妹们都得病了怎么办?”

“怎么样,学姐,你听到了吧?我的女友们是不会同意你进我的后宫的。对吗,小楠?”赵涛再征求杨楠的意见。

“付学姐这么漂亮我当然喜欢了,只是付学姐的事我们姐妹们听了都很害怕,黑人哎,要是有艾滋病咋办?我们家太挤了还是别添人的好,小蓓她们也是这么想的。”

“我没有病!我是跟黑人做过,但绝对没病!”付筱竹语气有些气急败坏,这让赵涛有些意外。

“小楠,别跟她废话了,不管怎么样,今天我得给她开苞!”说话的功夫,杨楠又聚集了许多蜡油,对着付筱竹朝天的阴户哗啦啦的滴了下去,引得付筱竹一阵痛叫。赵涛瞥了一眼张皓明,发现他张著嘴,呼吸粗重的盯着付筱竹和杨楠看。

杨楠也是很美的,一副束腰光亮黝黑与她雪白的肩背和奶子形成鲜明对比。内裤已经脱光,饱满浑圆的屁股蛋一走一颤,无毛的下体如同处女的骆驼趾。玉腿穿着黑丝,虽然她按赵涛的规定没穿高跟鞋,但正好与付筱竹的脚大小相当,此时正蹬著付筱竹的高跟鞋。

她把蜡油一片一片的倒,把付筱竹的阴户完全封死,就连屁眼也跟着封死了,疼的付筱竹死去活来。当然乳房也不被放过,点点滴滴奶头几乎都被染成了红色。

赵涛见情况差不多,起身让苏湘紫跪在椅子上,撅著屁股自己在后面猛插一通,给了她高潮。然后挺著老二迈步走过来。

赵涛杨楠再次表扬了嘴戴安全套的特技,赵涛抓了抓付筱竹饱满挺翘的屁股蛋准备一干到底。

“学哥!学哥!先慢点!”张皓明突然张口道,让赵涛好生奇怪。

“干什么!”杨楠呵斥道。

“学哥,学姐……那个……能不能把我一只手放开……左手,左手就行……我想……我想自慰……”

赵涛定睛一看,发现张皓明裤裆处居然顶起了帐篷,他那疲软的老二居然硬了起来!赵涛眼珠一转,大概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

“怎么?你喜欢看我玩付筱竹?她不是你干姐姐吗?你俩真有一腿?”

“对!不瞒学哥,我上高中的时候就跟筱竹姐上过床了……”

“哦?那怎么变成了干姐弟没做成情侣。”

“这……我……我当时太小……”张皓明有点心虚。

“哼,跟他上床是施舍他,也不太中用。”付筱竹道,语气中充满了蔑视。

“哦!学姐,这么说是你没看上他喽!那怎么还会成干姐弟呢……嘶……哦对了!是因为他爸是你们院的副院长吧!呵呵,你看这事闹得,我才缕清楚。不过张皓明,你既然喜欢看付学姐被操那你应该很喜欢她吧,那你怎么不追她想追我的阿紫和小楠呢?”

被赵涛这一问,张皓明的脸忽然涨成了猪肝色,吱吱呜呜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好好说话!”恨得杨楠狠狠抽了他两鞭子。

“别打别打,我说我说……是,是因为苏湘紫的胸大很像筱竹姐……杨楠的身材样貌也像筱竹姐……尤其……尤其是屁股……我……最喜欢大胸和大臀部……”张皓明低着头不敢看赵涛和杨楠。

“我看你是缺少母爱吧!就他妈的喜欢奶子和屁股!”赵涛调笑道。

张皓明别过头去,这句话仿佛触动到了他内心的软肋。

赵涛说出这话也反应了过来,他不可能道歉,只是指示杨楠松开了张皓明的左手。张皓明连声道谢,杨楠同情的帮他脱了裤子,只是看见他的老二一阵嫌恶。

张皓明没在乎杨楠的表情,抓住老二开始撸著,脸上泛出难言的喜悦。

赵涛重新把住付筱竹的一双脚脖子,忽然一双形状完美的脚丫映入眼帘,他很眼馋,这双脚足以做足模,比余蓓的大一点,脚趾修长白皙,形状整齐,拇指稍长的埃及脚,脚底白里透红,足弓适中,没有因为长期的舞蹈而变形,反而多了一种紧实的美感。赵涛最讨厌穿高跟鞋变形的脚,他始终无法理解尖头高跟鞋到底美在哪里,把脚趾挤压成三角形他完全接受不了。

“学姐,你的新处女膜已经完成了,不过我还想再给你添加点刺激的,保证你忘不了今晚的激情。”

赵涛让杨楠找来了一个强制口交用的口塞锁在付筱竹脸上。她被迫张大嘴,一个圆筒撑在里面等著鸡巴侵犯。然后找来了胶带把嘴封住,付筱竹只剩下鼻孔可以呼吸了。张大了嘴弓著身体,这个姿势下可想而知呼吸有多困难。

赵涛中午要吃正菜了。他一边揉搓著乳房一边对准付筱竹的阴唇猛然一插,糊著的蜡油壳应声碎裂,已经湿润的阴道被再次填满。这一次没有上次那么困难但也不轻松,赵涛要有准备没费太大力气。

之后是一顿激烈抽插,只见付筱竹被插得头向后仰仿佛想要逃离。胸口向上一挺一挺的两只大白兔活泼的跳动着。

赵涛知道这是因为她被干得呼吸困难,尽量想吸更多的气进胸腔。

她喉咙咕噜咕噜的动,胸腔起伏,双手时而紧紧攥拳时而完全舒展,上臂的肱二头肌也随着手的频率时而隆起时而松懈。

还有更激烈的。

中了锁情咒的付筱竹没了之前的风采,不再能与赵涛杀得有来有回。

“啊啊……唔……喏喏……”付筱竹喉咙发出混乱的声音,似乎要说话。小腹的肌肉紧缩,牵动上身一拱一拱。漂亮的马甲线浮现在纤细的腰肢上,把肚脐拉长又挤扁。

再一次付筱竹又晕了过去。她泄了身,赵涛也差一点又射出来。付筱竹的阴道犹如飞机杯,老二插进去就像被小孩的手攥住非榨出汁来不可。今天已经射了三次的赵涛本来对这次胸有成竹,没想到还是险象环生。

赵涛心里不忿,找出了灌肠液想给付筱竹开后庭,但被杨楠拦住了。杨楠怕弄得到处臭烘烘的她还想再揩揩付筱竹的油。

赵涛应允,只是在已经变干的安全套上涂了好多润滑油,也不管付筱竹是真昏迷还是假昏迷抵住肛门便往里插。

没有想像的那么畅快,付筱竹松弛的肌肉在受到刺激后本能的收缩。赵涛打起精神,腰眼较劲儿狠狠地往里捅。

显然她的后庭被开发过,远不是第一次肛交的女人那种紧闭大门不得入内。可又不是很松,没那么容易被侵犯。

赵涛咬著牙老二差点软下去,最终他抓住付筱竹的乳尖用力一捏,老二终于齐根捅进去。

“啊!”付筱竹闭着的眼睛突然大睁,被撑起的嘴巴也张得更大差点把嘴上的胶带挣开。她发出一声闷叫,两个不大的鼻翼用力的忽闪著。

她肛门用力缩紧,脸被憋得通红,额头的青筋都鼓了起来。

赵涛不顾她的感受老二尽力在她的谷道抽插著,付筱竹全身紧绷,两只美脚画着圈,脚趾伸直又蜷缩可爱极了。

赵涛玩心大起,双手抓住付筱竹脚掌,用拇指的关节使劲按着她涌泉穴。

美人儿开始剧烈的挣扎,感觉绑着她小腿皮带都要被崩开。

“啊啊啊啊啊…………啊!”张皓明的一阵呻吟打破了紧张的气氛。看着付筱竹被赵涛奸得无处躲闪浑身痉挛,张皓明兴奋得射了……

老二迅速软了下来,他整个人像虚脱了萎靡下来,精液滴滴答答的流到裤子上,染湿了一大片。

他呆愣著望着赵涛那边,嘴角流着口水,脸上还残留着兴奋的红晕,表情中还透露著满足和回味。

赵涛蔑视的看他一眼,拔出肉棒,付筱竹的后庭太紧以至于老二退出去时安全套留在了里面多半截。

付筱竹终于可以缓口气,她绝望的双目无神,只是努力的呼吸。

“学姐,我最后该给你的嘴巴开苞了,先在你嘴上的处女膜来个孔,做得像点儿。”赵涛用剪刀在付筱竹嘴上的胶带中间扎了个孔。

他不是真要模仿处女膜而是觉得胶带实在太厚太结实对于自己老二的硬度没有信心。

他骑在付筱竹胸口,屁股压在她肥嫩的乳房上,老二对准她嘴巴嘭的一声穿透了胶带插到了她喉咙里。

刚得到喘息的付筱竹又被插嘴,缺氧之下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最终赵涛并没有再在付筱竹嘴里射一发,而是把最后这一发稀薄的前列腺液给了杨楠。

赵涛和杨楠、苏湘紫三人来了一场,付筱竹用嫉妒的眼神看着三人大战,张皓明似乎也看得很兴奋,只是老二始终没再站起来。

临走赵涛松开了付筱竹身上的枷锁,但她没有马上爬起来只是幽幽的道:“带我回你家好吗?我知道你在校外有个地方。”

伴随呼吸,她的奶子颤巍巍的在灯光下反著光。她看着赵涛的眼神柔和妩媚,柔弱中楚楚可怜。

“可是我喜欢处女。”赵涛戏弄道。

“生过孩子的也算处女吗?”付筱竹脸色阴晴不定,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你是说于老师?呵呵,我是她第二个男人,你有多少了?”

“有多少重要吗?我会对你一心一意的。”付筱竹弱弱的道。

“呵呵,付筱竹,你把我赵涛当什么人了?收破烂的吗?黑鬼白猪搞过的破鞋我可不想穿。你组织乱交联谊的脏事儿可真恶心到我了,你这种女人不配进我赵涛的家门。”

“呜……我就那么让你不待见吗?你别听别人胡说,联谊会从我到这里就有了,我也是受害者,给我一个机会好吗?”付筱竹梨花带雨的哭道,真让赵涛难以抗拒。

付筱竹眼圈一红赵涛的心马上便一软,简直比锁情咒还有魔力。不过赵涛已经在反复提醒自己不要上当。

“学姐,你别白费心思了,就算赵涛同意我们也不会同意的。”苏湘紫道。

“阿紫,是学姐不好,学姐错了,你原谅学姐好不好?我可以调你来校文艺部,你帮帮学姐,让赵涛接受学姐好不好?”这话说得有意思,实际是在说既然苏湘紫这种破鞋你赵涛都能收何况我付筱竹呢?

“学姐,要不你先做我女朋友吧,也许时间长了赵涛就也答应你进门了呢!不过万一姐妹们嫌你脏我就也没办法了!”杨楠调笑道。

“赵涛……”付筱竹没再说多余的话,只是叫了赵涛一声,算是最后的乞求。

赵涛看了她一眼,没有理她,只是在她眼中看到了一丝狠戾的愤恨,就像传说中的狠妲己。

三个人离开了校社联,苏湘紫欲求不满非要缠着赵涛。赵涛没办法只好把她俩领回了家,配合着杨楠把苏湘紫彻底搞爽才罢休。

转眼又过了两天,校社联通知开会。赵涛跟着已经扶正的庄毅再次见到了李超敏。这次依然是第一次那样的大会,人才济济,不过不同的是李超敏颇不尊重人的戴了一副蛤蟆镜,搞得像一个黑社会女老大。大家对于李超敏的任性早已见怪不怪了,也没人说什么。

这次会李超敏除了开头讲了两句之外一言不发,蒋修宇和曲茗茗每人部署了自己分管的工作。只是赵涛离得虽远也能看出来曲茗茗不对劲。她全程俏脸通红说话磕磕绊绊,说道最后竟然额头爆出青筋,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工作布置计划念完。之后一屁股坐下,告诉大家其余有什么问题都问蒋修宇。

这时庄毅抢先高高举手示意说话。蒋修宇无视举手的其他人直接点名让庄毅说。

“我们学院打算在校庆之前承办一场全校性质的棋类大奖赛,希望能以校社联的名义主办……”庄毅毫不客气的说出了想法。

为了挑逗李超敏,赵涛和于钿秋定计搞一次全校性的活动,根据曲茗茗之前提供的情报和结合自身实际最终决定搞一次棋类比赛。

杨楠很争气,拍胸脯打包票,杯赛的奖品费用都由她的社团来搞定,于钿秋也支持,等赞助一拉过来她就可以以此为由把杨楠也扶上社联副主席的位置。

其中策划、人员等等由庄毅和赵涛亲自抓,许罡也被指定配合这项工作,把这项工作当做重中之重来抓。三本学院本来就有丰富的棋赛组织经验,调动起整个社联和学生会的力量搞好比赛不难,唯一难的只有李超敏的态度。如果她不同意以校社联的名义主办,那么就会名不正言不顺,到时候恐怕影响力会不足,只能由于钿秋亲自出马协调各院的辅导员。

庄毅把棋赛计划娓娓道来,足足说了十分钟。棋赛分象棋、围棋、五子棋、跳棋四个项目,赛事规模根据报名人数定,由于这次奖金丰厚奖品众多,预计每个学院至少会报名几十人,全校起码上千人报名参赛。之前还会搞棋类文化宣传周,可以说是除了校庆汇演和运动会之外最大的学生活动。在校社联工作基调已经定为文艺汇演为中心的情况下这明显是在跟校社联打擂台。

果然庄毅说完一片哗然。不少人表示没有精力再配合搞什么棋赛,在本学院开展棋赛宣传报名工作有困难等等。

大家望向主席团。曲茗茗低着头耍笔,蒋修宇眯着眼睛不说话,最终许久不开口的李超敏摘掉了墨镜开口道:“赵涛,你们学院知不知道这学期组织校庆活动的工作压力很大,搞活动在校庆之后不好吗?”她前倾著身子盯着赵涛。

跳过了庄毅直接问赵涛也是够没礼貌的,让庄毅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我知道哇!但是我们这次活动也是为了庆祝校庆嘛!我们学院觉得只有文艺汇演太单调了,应该用多种方式庆祝一下。”赵涛迎面说道。搞这个活动就是跟李超敏打擂台的。

“就是说,无论如何你们学院都要办这次活动喽?”

“没错,李主席,我们一定要办这次活动,大家要是不积极大不了再多给点奖品。”

啪!

李超敏一拍桌子。

就在大家都以为李超敏要发飙的时候只听她说:“好!我代表校社联同意你们的提案!校社联主办,你们承办!奖金和奖品由校社联出,一律按照你们的提案提高三倍!规模不限!把这项活动的重要性与文艺汇演并列!校社联各部和各学院社联也要积极配合踊跃参加!哪个学院配合得好,我给他发精神文明奖!”

这次没用蒋修宇和曲茗茗,李超敏针对棋赛的问题哇哇哇的说了一大通,兴致很高,各个学院的人有的面目僵硬,有的谄媚逢迎,有的面沈似水,但总之还都遵守了李超敏的决定,表示会把这件事马上提到日程上来。

一番话让在场众人大跌眼镜,惊得赵涛下巴都合不拢。他是见识过李超敏的一言堂和清奇的脑回路的,也没想到会结局如此。

他原以为故意扩大此次活动的难度和规模会直接惹恼李超敏,挑动起她的情绪,让她干瞪眼干眼馋,被锁情咒折磨。可是他们的格局还是太小了。所谓校庆在于钿秋和赵涛眼里是天大的事儿,在李超敏眼里也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做好做不好也无所谓,只要她高兴校庆停办都不是不可能。

李超敏一顿见招拆招反客为主让赵涛有种为人作嫁的挫败感。这样这个活动无论办成啥样都必然笼罩在校社联的框架之下,他只能以下级的身份对李超敏早请示晚汇报,完全作茧自缚。

待散会,李超敏留下赵涛单独去办公室汇报,只让庄毅尴尬的一个人离开。

赵涛借着上厕所的功夫叫来了曲茗茗,多日不见曲茗茗相思甚苦,在隔断里抱住赵涛喑喑的哭了起来。赵涛一边抚背劝慰一边摸她屁股,没想到一片冰凉坚硬。赵涛掀开曲茗茗的裙子,发现里面竟然是一副黑色的贞操带……

版主:青青的世界于2021_04_26 5:31:50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