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情咒 续(人之道)】 (83-84) 作者:枯藤昏鸦 授权代发

第八十三章 再会

郑曦并没有回寝室,接下来的一个礼拜她都住在快捷酒店里,也没有上课。看来她并没有她自己说的那么不在乎别人的风言风语。她曾想过退学去专科学空乘,被赵涛严词拒绝。他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女孩想当空姐,其中还不乏家庭条件不错的。

刘维民还没走,第二天他去找刘维民商议一下接下来的报复计划也好好问问黄初老道的情况。

没有旁人,两人在一家大众西餐厅的包间里说话。来西餐厅只为了私密性,刘维民看了看菜单,勉强点了一盘意大利面和一个薯篮。赵涛不客气的吃起了牛排和虾球。

关于此次他进去又出来的事刘维民大概已经跟他说清楚了,只是他还不太明白为什么刘维民明明找到了一把局长还没能一下子把事情摆平。

提起这事刘维民脸上忽然一阵不忿道:

“呵呵,前天酒局我为什么没给他好脸色?这家伙不见兔子不撒鹰,是想用你跟我谈条件……那天金琳找到我说了你的事我就想起了他。之前通过群里的别人算是认识他,他也知道你爷爷,所以办过两回小事都挺痛快。这次我找他捞你,他倒是没说二话,但就是说直接捞你容易打草惊蛇找不出幕后黑手,让你在里面多呆几天,查查黑手。”刘维民说到这撇了撇嘴喝口水接着道:

“都是屁话,把张皓明那小子抓起来揍一顿不就什么都问出来了么?还用费这事?那老小子心知肚明是赵子淇他爸在搞鬼,但就是跟我打官腔,说什么他这个局长刚提起来不久是从政法委副书记过空降来的,根基不牢,连个政法委书记和副市长的头衔都没挂上,在这也没什么亲信不得不严格依法办事,没有证据的事不能轻易抓人……哼……”

“妈的,这是在跟您提条件啊!怎么?是您没法答他的请求所以他才迟迟没动手?”赵涛一听也明白了。

“呸!这点事算个屁?我当场就答应了帮他活动,小涛,别看姑父狐假虎威,但好歹也是咱们群的管理员之一,这件事在本省,我还真帮得上忙。”这句话让赵涛心里暗自一惊,刘维民这话的意思大概是说即使老道不发话,光凭刘维民自己也能活动得了正厅级干部的人事问题。

“你答应帮忙了他还出来摆事?”赵涛不解道。

“呵呵,这老东西不知道是太聪明了还是太傻了,没把你姑父当回事,我回完话了他还踟蹰犹豫,想要我给你爷爷过话,让你爷爷给他承诺。”

“这……爷爷能理他?”

“理?呵呵,他算什么东西!你爷爷马上就要‘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也是他这种人配认识的吗?我也不理他就看他怎么办!我就不信你爷爷不搭理他他还敢把你怎么样了!”

赵涛听到此话一阵无语,合著是你们斗气让我在局子里多住了好多天。

“啊,也是……”赵涛干巴巴的说道,然后吃了口牛排。

“小涛你也别在意,姑父也是为了你好,让你也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考验考验你的那些女人……啊……不是考验感情,是考验一下她们的应对能力,也看看她们为了你能付出的底线……”

“咳咳……是……姑父说的没错,反正我在里面也没遭啥罪,就是吃了睡睡了吃。那个……爷爷怎么样了?您说他老人家是要羽化上仙了?”赵涛转移了一下话题,不过老道的情况也确实是他很上心的事。

“唉!”刘维民长叹一声,“天道无常啊!你爷爷自幼修炼,几度出世入世,四十九岁习练锁情咒,到今天还不到三十年,没想到却已经天人交感了,已经能感动到……天劫了……”

“啊!不是说人世间最难的就是修炼成仙吗?怎么爷爷还不到八十岁就要渡劫?爷爷有把握吗?”赵涛大惊失色。

“把握?这种事谁能说有把握呢?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你爷爷出关时说只是有一些天人感应,还不至于劫数即至。”

赵涛心乱如麻,不知道刘维民的话中有几分可信,他虽然练锁情咒的时间不长,但却切身见识过老道的神通,也知道老道对于他们这个群体的意义。现在老道还没有入室弟子,一旦他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这些人就如同没爹的孩子不一定会遭受什么悲惨命运。

“那……姑父……爷爷如果登仙他的衣钵怎么办?我们这个群又怎么办?”赵涛急切的问道。

“唉,这次我也是要跟你说这件事的。你爷爷还不至于劫在眼前。群里下次的聚会你爷爷就将收一名入室弟子传承上四咒衣钵,所以聚会得大操大办,届时群里所有群友都将到场鉴证盛况。因为你爷爷当年拜师和练咒时没条件操办,上次这样的大聚会还是你太师祖练咒时的光绪年间。”

“上四咒的继承人爷爷已经选好了?上次在您家不是说还没人选吗?”

“其实你爷爷早就有了几个记名弟子了,只是修炼不易咒法凶威,几个记名弟子都不愿入室……只是你爷爷说时间不等人这次说什么也要收一个入室弟子传承衣钵继承炉鼎。具体是谁到时候大家就知道了……”

“哦,有了人选就好……现在已经五月份了,上次您说九月份就要聚会,我是不是得准备点什么?”赵涛心里暗松一口气,看来他不算是老道接班人的人选。

“我主要就是告诉你得准备准备的。按聚会规矩,得带女人去,多少不限,三四个、七八个都行,也有带十几个来的。反正最少也得带一个来,做助手,乖巧可靠的,知道我们群大概情况的。”

“就像姑姑那样的吗?”

“对,所以这个人你得找好……带其他女人来主要是为了大家交流,具体你自己看着办,你年纪还小带不带自己考虑……时间不用太急,这次既然要大操大办时间很可能要推迟,地点很可能也不在长沙,所以你主要是这段时间把作为贴身助手的女人选好。”

所谓“交流”赵涛大概明白什么意思,他一时很惆怅,他听刘维民给他聊过不少群里的事,也明白他们这个群很像名利场,很多事不能以常人的观念度之。毕竟练了咒之后又有个老道罩着大家,想混得差也难,几乎个顶个的非富即贵,如刘维民这么苦逼的恐怕也只能是跟他一样练昃字咒的了。

可是,别人不是常人他赵涛还是。

他终究还没进入那个贵圈,还没在那个名利场里。再加之他练的宇字咒的特殊性,带女人去交流他还真有点过不去心理和现实的两道坎。

他砸吧砸吧嘴想了想问道:“怎么年纪小的都不带女人去吗?”

“哦,不,那倒不是,这个随意,看个人想法爱好。就是年纪大的吧总喜欢换换,把家里的女人更新更新,所以一般都带得多,看群里的弟兄们有没有想要的。还有一些年纪更大的,七老八十了,觉得时日无多,想把女人放走,看大家谁愿意继承。”刘维民喝了口饮料顿了顿道:“小涛,你要知道哇,我们群里这些人个个都是心地善良、都要行善积德啊!继承前辈遗产也是积德啊!”

刘维民又巴拉巴拉说了一堆,一席话差点震碎赵涛三观。

明明是把女人们当物品一样互相转送,却说得如同割肉饲鹰,仿佛在做大善事积大功德。

“那好,那我明白了,到时候助手我肯定会定好,其他的我再考虑吧。”赵涛道。

“嗯,我看你那个金琳就还凑合,样子还可以,说话办事也行,就是稚嫩点,实在不行就用她也行。”

“啊?啊!金琳是不错,她要是不行那我真得好好找找了。”

“这个,具体怎么说呢?你姑姑的情况你清楚吧?所谓助手当然得很亲密,再者样子要好,不然让人笑话。等聚会的时候美女云集,争奇斗艳,容貌气质谈吐要具佳,不是出类拔萃的美女也不好拿到台面当助手是不?”刘维民瞅著赵涛道。他知道刘维民这是婉转的告诉他金琳的容貌气质还差了点。

不过赵涛有点犯了难,沈慧珠的那个水平他是知道的,以他现在后宫里的这些小美女来比较多少有点白天鹅和丑小鸭的意思。她们还显得有些青涩。

但于钿秋的相貌还是差了点,跟沈慧珠比明显差著档次。白玉茹的相貌勉强够用,虽不及沈慧珠但也算长著一张出类拔萃的脸蛋了,但气质嘛就望尘莫及了。

赵涛想了想确实有点愁人,被锁的女人里长相气质李超敏绝对可以艳压群芳,但这家伙一身富二代的臭脾气,能做到张口不得罪人就算不错了,把她调教成助手还是免了吧。

他想来想去,在他见过的女人里能全符合容貌、气质、情商谈吐这也要素的就剩下了他即将要报复的付筱竹了。玩付筱竹他是已经想好了的,但挺曲茗茗把她说的那么烂,锁不锁住还真没拿好主意。

他理了理思绪,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结道:“嗯,姑父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处理好。刚才你说的爷爷没搭理那个姓曹的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后来你爷爷出关直接给上面打了电话,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上面一来人他就立马变了脸,比你姑姑家的狗还乖巧。大前天你胡闹完都是他派人擦的屁股,听说那两个小子现在有了心理障碍,老二怎么刺激也硬不起来了,活脱脱的长胡子的太监。前天他请喝酒,那几个女警都是给咱俩安排的,你左边那两个是负责伺候你的,我旁边的年纪大点的和伺候酒局的那个都是给我安排的。那天喝完她俩就都去我房间了。倒是你那两个你好像不太满意没碰她们……对了,还有一个不怎么说话的男的,就是他们局的政委,他儿子就是你们学院的学生会主席!”

刘维民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

“那他这就算赔罪吧?他瞧不起您,这也太轻饶他了!”

“轻饶?嗨!谈不上什么饶不饶的,不过是他狗眼看人低,他请我喝点酒干点女人这当然不算啥,不过他既然这么没有眼界,他让我活动进一步的经费就翻倍喽!”刘维民道出了关键——他狠敲了那个曹局一笔。

“啊?是这样啊!可您不是要不了这么多钱吗?”

“呵呵呵,我当然要不了了,可他这事得我大舅哥来帮忙啊,他拿得了!哦,对了,你还没见过他,如果见了你得叫他叔。”刘维民笑道。

“啊?这么大事都不用爷爷给过话?”赵涛难以置信的道。

“这个嘛,说用也用说不用也不用,总之用与不用是只在人心,不可说,不可说……等你以后有机会就明白喽……”刘维民笑嘻嘻的说着玄乎的话。

赵涛心想不就是狐假虎威么?当然,人脉圈子一旦建立了,并不是每一次都要老虎出来吓唬人的。怪不得他老婆家每个月都补贴他不少生活费,感情关节在这呢!他给沈慧珠家带去的好处恐怕早就难以计数了!

不知道老道选刘维民这么一个昃字号咒的钦定穷鬼当掮客白手套是不是有什么特殊考虑。

“姑父,还有个事这次我要请教你,你帮我出出主意……”赵涛把符小宇和莫晓安的事儿说给了刘维民听,让他出个报复的主意。

“你想怎么干?”刘维民听完没发表意见先反问道。

“我的想法也简单,下次她们搞的时候直接让张相宜她们过来搞一次扫黄行动,把那些洋垃圾和烂货通通逮起来,再带着记者给他们一曝光,让他们身败名裂!”赵涛也知道刘维民仅仅是在试探他,也没说出什么花样来,不过他本来也最想这么干。

啪啪啪啪……刘维民一阵稀疏的掌声。

“后生可畏啊,后生可畏!简单有效,只不过你知不知道你们学校什么级别的,你那个小女警她们又是什么级别的?”

“啥?级别?警察抓人还分级别?她们抓的又不是校领导,学校里经常发生打架失窃的事儿,110也经常来啊,没听说警察抓人还得先问单位级别的。”赵涛还真有点懵。那十二年的时间他也不过是一个宅在家里的写手,对一些机关里的弯弯绕还真不太了解。不过不了解不要紧,刘维民这个掮客可了解。

“你说的那是突发的刑事案件,报警也都是学校报警的,起码也是学校同意默许的,警察来了也丢不了学校什么脸。扫黄可不一样,法律是摆在那没错,可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儿,你警察硬去抓不是憋著扫学校脸面么?你认为你们校长能善罢甘休?你想想现在很多学校都有的保研路,就连女生被民工强奸了学校都不想依法处理呢,何况是本校的留学生!你可要知道,你们学校可是正厅级单位,还很有可能升重本211,校长现在是厅级干部。市局的公安局局长现在才是副厅级,你让治安队的扫学校的黄不是让警察吃不了兜著走么?”

“怎么还无法无天了?犯法了警察还不能抓了?那个姓曹欠我们这么大人情这么点事儿都摆不平?”

“点事?小朋友,这怎么能是一点儿事!你以为学校维护那些洋垃圾是无缘无故的?可不是那么简单!教育部每年都下国际化指标,根据国际化水平给学校拨款、评级,所以高校都把留学生供著。这几年中非论坛年年开,跟非洲国家打得火热,所以黑非洲的留学生多了些。不说这个,退一步讲,学校这关你过去了,处理外国人还有外事办这关挡着,那面还有人家的领事馆,就算警察抓了也得放出来,白白打草惊蛇,等他们放出来那些烂货小婊子也只能跟着放了……”

刘维民一番话让赵涛目瞪口呆,他大脑转动心想刘维民说的应该有道理,要不然为啥这些年洋垃圾能如此横行无忌?但他还是不甘心的愤愤道:

“嘿!”赵涛一声愤然的叹息,“什么东西!法律在他们面前就成了一纸空文?!”

“诶……小涛,话可不能这么说!他们犯什么法了?你情我愿的事也没发生性交易,也不是外国间谍,撑死就一个聚众淫乱罪。这种罪名怎么可能随便抓?要是警察连这个也抓那你我早就该牢底坐穿喽!你赵涛扪心自问,聚众淫乱的事你自己干了多少?”

“啊~诶……上次星语的事儿您在安全局帮我找了人……嘿嘿……要不姑父,您再帮帮忙,找找安全局的人把那两个黑鬼当特务抓起来得了!”赵涛厚著脸皮半真半假的说道。

“抓特务?算了吧!你以为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抓到特务可行折磨一番吗?拉倒吧!各国特务都在互相派,只要没有太大危害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抓了一般也就遣返。何况拿人拿脏,硬生生诬陷不太容易。你说那个叫巴拉克的黑猪是利比里亚的吧?抓起来只能按美国间谍算,呵呵,美国间谍哦,可不是随便能抓的!”

第八十四章 再会二

“嗯……嗯……嗯………”赵涛听到刘维民这么说不禁摸著下巴认真盘算了起来,“要不您看这样行不……找人盯着他们,啥时候出来了趁人少的时候狠揍他们一顿。至于那些小婊子……把她们的丑事发在贴吧和天涯里,不行就在学校里贴传单!让她们没脸见人!”

“揍一顿?揍成啥样?揍得多重?”刘维民道。

“多重?起码打断他们第三条腿!让这些贱东西下半辈子变成真太监!”

“嗯,那也行吧!就是他们如果深居简出一时半刻不好下手……有了老曹这层关系大不了让他们找两个小混混来顶罪,判个几年。但别打得太重,打折腿可以,打折第三条腿就太过分了,真闹成了外交事件恐怕地方的公安局顶不住压力没法找人顶罪。至于你说发贴吧这个可能用处不大,学校可以花钱删帖,无图无真相,到时候真假难辨恐怕也掀不起什么波澜。”

“呃……光打折他们一条腿也太便宜他们了……这些洋垃圾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生……”赵涛不忿道。

“何止学生,教师他们也不会放过的……可是小涛啊,他们真就罪至如此吗?如果他们是强奸女生这个不用说,但人家应该没有啊!三言两语就有女生上赶着倒贴怎么能怪人家呢?”

赵涛一时语塞,想了想道:

“话不能这么说。那些鬼子哪像咱们这么老实!他们一个个见到女人就鬼扯许愿,把牛吹到外太空,那些女生只是蠢,相信鬼佬的鬼话!您说这跟诈骗有什么区别!”

“难道就这么简单吗?黑鬼满嘴跑火车那些中东和东南亚的也都这样么?还不是一样有一大堆小贱比捧著?”刘维民撇了撇嘴道。

“这……还不都怪有些人没骨头崇洋媚外!”赵涛怒其不争的道。

“所以,有些人软骨头崇洋媚外崇拜洋屌是我们中国的事,怪不得人家留学生,顶多怪美帝的文化渗透,不过这不奇怪嘛!人家不渗透才不正常嘛!”刘维民又喝了口果汁。

“您的意思是让我饶了那俩黑佬?只收拾那些烂货?烂货是可恶,我饶不了她们!尤其是付筱竹,自己不媚黑却给黑佬拉皮条祸害别人,比那些脑子真被肏糊涂的烂货还可恨!不行!黑佬的这口气我就是咽不下,我都要他们好看!姑父,你要是实在为难我去求爷爷,让他出手把那些恶心东西人间蒸发!”赵涛狠狠地说道。

刘维民笑眯眯的瞅著赵涛,吃了一大口意大利面,酱汁沾在他修剪整齐的大胡子上,他擦了擦胡子,细嚼慢咽了好一会才张口道:

“呵呵,傻孩子,姑父有什么可为难的?这点小事总麻烦你爷爷可不好,他老人家正是道心进境的关头,怎么可以随便麻烦他……”刘维民温和的说道,没有一丝责怪的意思。

“那您是什么意思?”

“呵呵,我是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当然要收拾他们,往死里整也不为过,想整成什么样全凭你的想法!要他们圆就圆要他们扁就扁……”

“嗯?您支持我?那为什么刚才说这些事不怪那俩黑佬?”赵涛有点糊涂了。

“小涛哇,咱爷俩有缘,姑父到什么时候都会支持你滴!姑父这个年岁还没孩子,姑父可是指望你给我养老送终的啊!你姑姑年纪大就算了,以后你那些干表姐干表妹都是你滴……”刘维民语重心长的说道。

赵涛暗暗腹诽,刘维民不过大自己二十多岁,等他蹬腿了他那些干女儿啥的也早就成了半大老太太,不知道有什么可值得收的。

“呃……是是……姑父您放心,您老了我一定常去看您,事情都交给我办就行。”话还得谦虚的说。

“小涛,刚才我说的那些话是要提醒你,做事要心里有数。要把现实与理想拎得清,要把愤怒和理智分的清。就像这件事,表面看起来是那些黑佬欺负到你头上了,其实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知道哪对不起你了哇!你叫着大义凛然的口号要收拾他们这可以,但你自己心里要明白,实际上人家没得罪你,就算抢你寝室小兄弟的对象也是你情我愿的事,不是人家强迫的,这种事如果换作不是留学生做的、甚至不是黑鬼做的你都可能没这么大的气,我说的对吗?”

“嘶……对……”赵涛迟钝片刻不太情愿的道。

“你那么恨那两个黑鬼是因为你本来就仇视他们,是你觉得他们抢了我们国内男生的资源,是你嫉妒他们操屄操得太容易了!这不要紧,就凭这些你整死他们姑父没意见,但你自己不要让那些大义凛然的口号把自己也给忽悠了,自己也认为自己在做一件多么正义的事,更不要认为你正义所以得道多助就能成功!你敢做这件事是因为你今天的实力而不是因为你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上……成大事不但要拿得起放得下更要拎得清,你明白了吗?”刘维民一口气说道。

这番话听在赵涛耳里如醍醐灌顶让他的脑子一下清楚了起来,刚才一直没有的报复思路也仿佛开始清晰了起来。

“谢谢姑父!您说的真对!是我太年轻,一时义气上头没想明白问题……这会儿我明白了,要整他们要脑子清醒不要急于一时,要打蛇打七寸还要片叶不沾身,更重要的是做完了要有震慑效果,让那些鬼佬和easy girl们不敢再乱来!”

“诶,对喽!”

之后二人一点一点的捋思路,把让报复的机会从无到有逐渐完善,一直到两个多小时后赵涛在脸上戴着狠戾的微笑走出餐厅。刘维民也赶火车走了。

————————————————————————————————————————————

莫晓安这几天不太开心。

原本跟符小宇分手以后觉得放松了许多,一直压在胸口的大石头突然没了,整个天空都开阔了许多。

那些天她跟巴拉克如胶似漆,出入留学生餐厅。巴拉克的饭卡都是她来保管,她还为此在寝室里炫耀过,当然充值的事也她来管。

莫晓安家庭条件不错,是这个时代的中产。一个小女孩生活费自然比男同学们高不少。跟了巴拉克以后有点省吃俭用,问家里多要了两次钱。不过巴拉克并不是什么奢侈的人,除了吃喝外别的都还好,只是对打炮有着中国男生不能比拟的执著。

炫耀过后就是空虚。

除了三个洞总是被填满之外阵阵的空虚感让她有些难受。

首先,巴拉克的外形确实不能恭维。

曾跟他在公共食堂吃过两回饭也算间接的见过寝室姐妹,很可惜,她们对巴拉克的评价都不高,认为他太丑。莫晓安只好用他的利比里亚官二代的身份来堵大家的嘴。可是就算你再怎么解释矮丑肥圆都是事实,有的说话刻薄的女生早就公开说了,就算美国总统长成这样她也下不去嘴,讽刺莫晓安的利令智昏、拜金媚外。

所以她后来也比较少跟巴拉克去公共场合了。可只在留学生活动的区域里她还是不自在。

留学生这个群体,有一说一,帅哥猛男还是不少的。看着那次跟付筱竹参加舞会的帅毛子莫晓安心里还是有些悸动的。媚黑的话虽然说在嘴里,但男女之间最原始的冲动、最原始的审美还是没变的。退一步说就算白人都是血债累累的刽子手后代那还有中东人和别的黑人呢。那个巴拉克的朋友丹就很不错,很富有黑人审美的特点。身材高大、身躯强壮、孔武有力、外形硬朗,每次被他干的时候都有种被完全掌握在雄性手心的被操控感。觉得自己完全的被玩弄被蹂躏,精神和肉体上都完全屈从于这个强有力的男人。

只是自己不争气,始终适应不了大家伙,丹的巨物一进来她只觉得涨得难受,没多少快感,反倒是巴拉克的小玩意透她的时候用户舒适感不错,较真的说比符小宇的差点。

丹是韩潇放的男朋友,她很适应丹的巨物。不管怎么样,丹的外形比巴拉克强太多,莫晓安只好用他们的其他来比较。丹是尼日利亚人,虽然据说家里也是官僚出身,但怎么比得上有美国背景的巴拉克呢?完全不能比较。

巴拉克和丹都是新来的才能轮到三本学院新到舞团的她和2+2学院新上来的韩潇放,其他的那些黑学长早就被别的骚货们群逼环伺脱不开屌,她们根本插不上手。偶尔跟巴拉克一起参加多人运动人家也都是拔掉无情提上裤子不认人,她根本交往不上。

浮华过后理应沉淀,但是她的沉淀似乎有点快。

最近这一周巴拉克不怎么找她,就在昨天她刚充完饭卡,巴拉克就把饭卡要了回去。每天只能见到巴拉克一次,吃过饭在食堂卫生间里草草来一次就结束。甚至昨天巴拉克干得狠了些,当他匆忙的提起裤子走了之后只把正在腿软的莫晓安一个人扔在卫生间隔断里,让另外隔断里的一个留学生喝了二汤。

更恶心的还在今天。

今天早上符小宇来上课了。

他拄著双拐来上课没什么,讨厌的是竟然有一个打扮时尚,无论颜值、身材还是气质都吊打她的女生护送他一起来。那女生标准的黑长直,说话让人如沐春风。

他们这节是阶梯教室的《毛、邓、三》大课,大二一半系的学生都在,符小宇几乎踩着铃声进教室的,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一进教室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俩吸引,不少男生的眼睛都长在了那女的身上,她确定,就连杨楠、张星语现在加一起都没这待遇。莫晓安打量了拿女生半天,实在找不出自己哪点比这个女生强,只能勉强自我安慰的想那个女生戴眼镜一定视力没自己好。

更过分的是那个女生送完符小宇竟然不走,而是做在他身边陪着他上课。

莫晓安一节课都觉得别扭,总想回头看看坐在最后面的符小宇二人。可能是因为那个女生颜值真的很高,上课期间回头率猛增。那女生也不害羞遮掩,而是直挺挺的微笑坐着,仿佛就是来让人看的一样。

莫晓安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还有没有符小宇,但总之她心情很不好,她自己不能骗自己,明白那是嫉妒吃醋的感觉。

眼见着时间过去,终于快熬到了下课,正待莫晓安要离去结束这煎熬,于钿秋忽然走了进来。

上课老师早已讲完内容,主动让位。

“好,我有件事通知大家,晚上六点半,我们在这里要开社团纳新动员会,同学们都要参加。不能来的跟班长请假,中午之前汇总到我这,本次活动记0.1个学分。”

哗……下面一阵低声喧哗,是课堂讨论特有的声音。

“最后面的那位同学,对,就是你,符小宇旁边的那位女生,请你站起来,我怎么没见过你?你是哪届哪班的?怎么跑我们这来蹭课?”于钿秋指著跟符小宇一起来的那个女生说道。

那女生站起身,一身米色的韩款风衣,里面是低襟素花长裙,她的站姿挺拔文静,双手交叉在小腹处,右手握著左手的手腕子,右手腕上系着的同心铃摇摇晃晃,同款的另一只在符小宇的左手上。

她脖子白净颀长,锁骨精致微突,乌黑的长发中分披肩,像洗发水广告。五官精致美艳,按后来的话说有些网红脸的味道,不如金琳那么明艳,也没有张星语的仙气儿,但是更显和煦,颜值七八分的抖音绿茶。一双大镜片的金丝眼镜说不好是给五官增色还是减分,但确实增加了不少学生的书卷气,掩盖了绿茶气。

“老师您好!我是符小宇的对象……他现在上课不方便需要人照顾,提前没跟您打招呼很抱歉……”

“你是不是我们学校的?”于钿秋再次发问。

符小宇低声告诉她这是辅导员于老师。

“嗯……您是于老师吧!我不是这里的……我叫冯梦喆,是H大的学生,这段时间我已经跟学校请好假了会经常来陪小宇上课,帮他抄笔记买饭什么的……”女生一通自我介绍,下面的人一片感叹。

H大是这个城市最好的学校,也是985重本。N大一本的重点学科勉强能跟人家一般学科比一比,但入取分数也基本被人家吊打。至于赵涛符小宇这种三本学生在人家眼里基本跟半文盲差不多。

大家都被符小宇能交到这么一个漂亮、知性、才貌具佳的女朋友而震撼,就连不少女生都向他投去了羡慕的目光。

符小宇的事早已闹得全院尽知,大家都等着他上课看他的笑话。谁也没想到他王者归来,踹掉了莫晓安这个破鞋又搞了一个素质如此高的女朋友,真真让众人大跌眼镜。

莫晓安打翻了醋坛子,觉得胸口被一口气顶着,吐不出来咽不下去,难受得要死。

接下来的几天符小宇几乎与冯梦喆形影不离,两人恩爱亲昵,在食堂里互相夹菜甚至用一个餐盘吃饭,上课时甚至会经常互相亲吻脸颊,在人少的地方还被撞见过接吻。至于拿寝室当炮房的事儿也很快传了出来。

颜值即是正义。

原本被嘲笑成绿帽窝囊废的符小宇摇身一变成了甩掉破鞋找到第二春的人生赢家,而攀高枝的莫晓安则成了被黑猪操烂的大酱缸。

莫晓安气不过去找巴拉克,想让他帮她找回场子,但结果可想而知,黑佬根本不理她,完全不明白她的诉求有什么意义。莫晓安没办法只好用打炮来弥补心灵创伤。

可是祸不单行,就在她郁闷的时候竟然发现巴拉克单独跟别的女人出现在了一起。

这天中午,本来按惯例两人一起在留学生食堂吃饭,没想到巴拉克发简讯说中午有事,让她自己解决。她也没多想,正好杨楠提议寝室中午一起去3号食堂聚餐她也跟着去。可谁知道刚到三号食堂二楼就见到一个长得并不如她的女生正跟巴拉克坐在一起,正拿着勺子给他喂著素烩汤。

汤里的豆腐干丝和粉丝一时没能进嘴,那女生居然主动噘嘴上去把一半在黑佬嘴里的粉丝吸进了自己嘴里。

这下莫晓安的心态炸了,拎着书包怒气冲冲的走了过去,把单肩背包狠狠地往桌子上一摔,碰地一声,桌子摇晃,碗里的汤和菜溅出来不少。

“小贱人!敢抢姐的男人!”莫晓安怒发冲冠,抓起一个碗就要往那女生身上砸。这时杨楠从后面赶忙窜出来,一把抓住了莫晓安的手腕,搂着了她的腰劝她冷静。

只见那女生害怕的抱住了巴拉克的胳膊,半个身子躲在他身后。巴拉克见状站了起来,道:

“莫,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那么生气?我很喜欢你,也喜欢CANDY,你不能打她,你们应该成为好朋友……”

莫晓安举著碗的手颤抖著,眼圈很快变红,两行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