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锁情咒 续(人之道)】 (65-66) 作者:枯藤昏鸦

.

【锁情咒】续人之道】

作者:枯藤昏鸦2021.2.19首发于第一会所

第六十五章 肉串

“啥?”赵涛脱口而出。 他万万想不到曲茗茗能蹦出这么一句话。看曲茗茗外表的样子也不能说她就不可能是处女,可是脱了衣服之后以赵涛的经验怎么也看不出她是处女。 现在老二都一插到底了也没感觉有什么阻碍,她蹦出这一句让赵涛一头雾水。 “我的处女膜已经破了……但不是被男人弄破的……”曲茗茗紧闭着双眼,害羞得双手捂住了脸。 “自慰搞破了?”赵涛俯身道,舌尖舔了她手背一下。 只见她手指弯曲没有说话。赵涛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赵涛温柔一些的抽插,手捂住了她一只嫩乳揉搓起来,她大小适中的乳头被他中指和拇指捻住引来了一阵阵娇呼。 赵涛也浑身火热,开新人就是有一种异样的快感,就像白玉茹,赵涛自己都感觉这一段时间临幸她的时候要比别人多,不知道引来了多少嫉妒。 曲茗茗的身体还有种青涩感,耳朵上的细毛肉眼可见的立著,看上去很可爱,让赵涛不自禁的想咬上去。 听着身后的声音,其他女人应该已经互相比划了起来,不知道这一局会谁胜谁负。如狼似虎的苏湘紫,后劲绵绵的白玉茹,投机取巧的金琳,三个人搅在一起应该是一副很美的景色。 曲茗茗如其他女人一样,被赵涛插得水越来越多,他加快速度,学姐已经不再喊疼。赵涛扒开她双手按在床上摆出投降的姿势。紧闭双眼的曲茗茗承受着男人的狼吻。就像土狼在用带倒刺的舌头刮下猎物的嫩肉,赵涛在曲茗茗娇媚的脸上故意胡乱的啃著,尤其一对可爱的小耳朵被他嘬得血红。 新来的人没有老人耐操,在赵涛的挞伐下曲茗茗的身体软绵绵的任由他的摆布。这时赵涛才信了她是第一次。这种被雄性捕捉住的反应与刚开苞的处女一模一样。 “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啊……求求你快拔出来啊……好难受……太刺激了……里面受不了了……啊啊……别顶了……呜呜呜……”曲茗茗先是吭吭唧唧著,赵涛不理,最后她居然哭了出来,纯粹被肏哭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别动了…………别动了啊…………混蛋……”赵涛抽出一只手去捏她屁股,女生被放出的胳膊便无力的拍打着男人肩膀,不但没起到阻止的效果反而增加了男人的兽欲…… “嘿嘿……你都这么湿了我怎么能不动呢?今天非把你肏出高潮来不可……” “啊……那你快拔出来啊……我已经高潮了啊……啊……又来了又来了……快拔出来别动了……受不了了啊……”这种没怎么经历过人事的女孩怎么能禁得住老淫棍的挞伐,早就来了高潮,只是因为下肢瘫软,高潮来了身体也没什么大反应,这才让赵涛以为她还没来高潮。 “哦!可是我还没来了,我还没射精啊!” “不是还有她们吗?你快去找她们啊!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啊……呜呜呜……你快啊!”曲茗茗已经被肏得气急败坏,但苦于浑身瘫软无力只能用哭来抗议。 他想了想还是别太为难她,性爱对于她神经的刺激已经够了。他一回头看见苏湘紫已经穿上了双头龙裤衩正干着金琳的白屄。 金琳躺在床上叉著腿,两个腿弯被苏湘紫双臂勾住,脸被白玉茹的白虎压着,而白玉茹在吸著苏湘紫的大奶。这么美好的三角形赵涛不忍心破坏,只是他知道金琳一定很辛苦,她并不喜欢跟女人做爱,尤其是给女人口交。不过此时白玉茹的阴道里还能残留着赵涛蝌蚪的气味,也许金琳现在脑子晕晕的觉得眼前是美味。 他最终还是从后面抱住了苏湘紫,双手狠狠的享受着那两团软肉,这种极品感觉真让人流连忘返。 “阿紫,我要肏你的屁眼儿……”他咬著苏湘紫耳朵道。 “去,先让我尝完小导的滋味再来,让学姐先给你唆一管。”说完她不知从哪拿出了一个皮项圈塞给赵涛。 赵涛眼珠一转心说不错,又回来找曲茗茗。此时她还保持着岔开腿的姿势,赵涛不由分说又插了进去,引得她一阵哀叫。 “求你了,你不是找她们去了吗,放过我吧……” “你用嘴给我吸出来。” “嗯……”曲茗茗委屈的看着他,我见犹怜,低低的嗯了一声。 说完赵涛打开项圈便给曲茗茗套了上去。 “啊!你要干什么……戴这个干嘛……” “嘿嘿,女人给我口交躺着可不行,没见刚才琳琳怎么做吗?快起来跪在床上撅起屁股给我吹管。” “呜呜呜呜…………你欺负人……”曲茗茗的绿茶劲儿又上来了,这种梨花带雨的样子除了赵涛之外任谁也会心软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快拔出来!”赵涛见她不听话直接又把棒子插了回去。 最终曲茗茗抽抽搭搭的爬起来,赵涛靠床头坐在枕头上,曲茗茗俯下身体撅著屁股给他口交。 这其实是一个试探。一则看她在床上能给赵涛做到什么,二则看她对于多人运动的适应程度。人是奇怪的动物,对于不少女人来说在陌生女人面前脱光比在陌生男人面前脱光更羞耻不可接受。 曲茗茗一方面表现得很害羞,但另一方面又没有显得很不适应。这种表现让赵涛觉得很玩味,看来曲副主席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赵涛看着曲茗茗撅起的屁股他忽然感慨。种马小说里的那些女主角看上去似乎都差不多,但真的面对每个个体时她们的差别都不小。这个不小在赵涛看来恰恰主要在外表而不是内在。 不是男人肤浅,而是他人即地狱。 性格这东西按大的种类说也就那么几种,男的女的都一样。深入了解当然千人千面,可是谁又能有多少时间多少精力去了解别人?何况赵涛现在女人多任务重,又要忙着操屄又要忙着锁新人哪有心思深入琢磨每一个女人的想法? 仔细看她,她的腿很直膝盖不突出,这点很向余蓓,但要比余蓓的粗,准确的说大腿粗一些小腿细一些,不如余蓓张星语那么细得均匀,大腿一使劲能看出不少肌肉。胸算好看,主要是够挺没有一点下垂,只是体量不大也就有B而已。腰上有马甲线跟杨楠差不多,这副身材跟她柔媚的脸其实不太配。 眼前的曲茗茗刚才看正面像余蓓,翻过来看这屁股有点意思,有点杨楠的韵味,两个腰窝很可爱的在屁股上方,把翘臀显得很丰满。 他不禁甩起鞭子抽了几下,曲茗茗又呜呜呜的哭了起来。边哭还边抽鼻子,只是嘴里依然含着老二,没有停止动作。 更惊奇的是赵涛抽了几下她竟然扭起屁股来,不知道是躲鞭子还是迎鞭子。 赵涛还发现她脸红的时候很可爱,脸颊并不通红只是微红但两只耳朵却红得如滴血。 随着一声尖叫,金琳又来了高潮。苏湘紫拔出假鸡巴走到曲茗茗身后,把瘫软的金琳交给了白玉茹。 苏湘紫伸出三根手指给赵涛比划了一下倒计时的手势,赵涛微微点头。当三根手指全攥成拳头时赵涛突然双腿一夹,大腿根把曲茗茗的头夹住,一手插进她的头发死死地箍住她脑袋。苏湘紫同时抓住她挺翘的屁股,假鸡巴拨开外阴捅了进去。 “啊!”她喉咙闷叫一声,眼睛瞪大。本来扶著赵涛大腿的双手开始死命的推赵涛的肚子。 她力气不小,赵涛想如收拾张星语那样一只手抓她两只手是不可能的。 “大白兔,把这头骚逼的手给我铐起来!”赵涛拍了白玉茹一鞭子,正在吸金琳奶头的美妇立马起来找出一副金属手铐,跟赵涛和苏湘紫配合着,费了不少力气才把曲茗茗的双手铐在身后。 曲茗茗一直在哭,但始终没咬赵涛,还被他抓着头发拉动后脑肏著喉咙。 赵涛只是心里很享受,感官上并没有多刺激。老二一直坚硬著不射,他在他常上的论坛交流版块中知道很多男人都对口交没多少感觉,只有那些技术非常好的婊子才能给他们吹出来。 过了一会她哭声渐小赵涛拔出鸡巴,曲茗茗幽怨的看了他一眼,瘪著嘴没说话。 “给大白兔舔舔盘子,做我的女人这是必备技能哦!”赵涛俯身在她耳旁道,还舔湿了她耳朵。明显的她全身僵硬紧绷,算是被赵涛找到了敏感点。 白玉茹没有如赵涛说的那样直接把屄贴上来,而是也趴下与曲茗茗接吻。她闭着眼睛,不知道是不喜欢还是害羞。赵涛走到苏湘紫身后伸出手指插进了苏湘紫菊花一截。 “啊……已经洗过了……你快进来吧……抹点油……”苏湘紫道。 “好的宝贝,穿糖葫芦喽!”赵涛拿出专用的油给自己和苏湘紫都抹了抹,然后一点一点插进去。苏湘紫肥软的屁股很好玩,赵涛撞上去感觉软乎乎滑溜溜的,里面一缩一缩夹得老二很爽。 他抓着苏湘紫两只大奶肆意玩弄著,苏湘紫反拱著腰假鸡巴差点从曲茗茗的小穴里出来。 “别抓了……白姨你在她下面,我们都贴上来……”苏湘紫指挥着。 白玉茹拿出一个特殊的双头龙。一头大一头小,中间是一条皮带,不认识的不知道这个该怎么玩。但如果看多了爱情动作片自然能分辨出来,这是戴在头上的,小的一头插在嘴里,带子绑着后脑,大的那头自然插进别人的阴道里。 曲茗茗早已放弃了抵抗,哭哭啼啼的被白玉茹戴上然后插进白玉茹阴户中。其实这个姿势并不太好,为了对准角度,白玉茹特意把枕头垫在了腰下把屄挺高才让她插好。白玉茹淫荡的把屄向上一下一下挺著不知道是曲茗茗肏她还是她肏曲茗茗的嘴。 苏湘紫俯身贴上曲茗茗的背,赵涛在后面贴上苏湘紫的背。苏湘紫知道曲茗茗可能支撑不住所以她拄着床没有捏曲茗茗的奶子。 “琳琳,过来帮我舔舔。”赵涛瞥见还躺着的金琳命令道。白里透红的尤物咬了咬唇,最终还是红著脸没说话,下床蹲在赵涛身后扒开男人的屁股伸出了鲜红的舌尖…… 最终赵涛把第二发又射在了曲茗茗体内才算结束这一晚的斗争。 松开手铐,曲茗茗的手腕早就勒出了红印。其他三人去了别的房间,只留下他们两个。 曲茗茗一脸被强奸后麻木中带着绝望的表情,泪痕在脸上交错,秀发凌乱,乍一看很憔悴但仔细一品却别有一番风韵,如雨后的梨花既让人怜惜又让人想继续蹂躏。 她全身还是软软的,被赵涛搂在怀里。赵涛亲了一口她额头道:“对不起,以后做我女人吧。” 好奇怪的一句话。 “嘶……强奸犯。”曲茗茗抽了一下鼻子声音带着倔强和委屈道。 “我们是两情相悦怎么能叫强奸呢?我是很喜欢你的,你不喜欢我吗?” “谁说我喜欢你了……我没说过……”女孩别过头去。 “可是它说过啊!”赵涛捉住她的乳头搓了两下马上勃起了。 “嗯嗯呃……哼……啊啊啊……”她打了赵涛手一下,没想到男人转头进攻她下面的豆豆引得她一阵淫叫,双手也只能本能的抓着被。 “怎么样?嘴上不说身体很老实嘛!” “你混蛋……大坏蛋……大色狼……”曲茗茗又委屈的哭起来,不过这次表情不再冷漠而是十足的委屈,抡起拳头捶打着赵涛前胸肚子,只是力道不重。 “好了……嗷……!我错了我错了……”赵涛抓住她双腕没想到却被咬了一口。 这一口咬在胳膊上足足半分钟,留下了两排深深的牙印。 “哼!咬死你!让你不敢再祸害小姑娘!”曲茗茗瘪著嘴鼓著腮带着撒娇口气的说道,似嗔似怨似爱似恋。那小表情一下子就挠到了赵涛的痒痒肉,是个男人就受不了。 “好了我的乖学姐,咬死我了你就没有男人了……你舍得吗?”赵涛搂住她的腰与她对视道。 “你……”曲茗茗本来要说的话被他这么一对视硬生生顶了回去,她直直的睁大圆眼睛看着赵涛,最终还是软了下来,“可是你……你女人也太多了!我才不信你喜欢我呢!”又瘪著嘴要流泪。 “谁让你自投罗网来我家了呢?这么漂亮的学姐我这头大色狼怎么可能放过?” “哼!没想到金琳也不是好东西,就是她骗我说怕你尾随我们我才跟她来这的!没想到都是你们的算计!”事情就这么狗血。这里离医院很近只有五分钟的路,大半夜的确实比回学校看上去更安全。 “嘿嘿……我的女人我都喜欢,只要你们喜欢我我就也喜欢你!刚才你不舒服吗?”赵涛就知道以锁情咒的魔力任何女人都是逃不出魔掌的。只是对视就能让女人心中暖洋洋的提不起反抗他的心思。这是他与金琳研究的成果。 “呜呜呜……你怎么这么坏啊……你这么说还是不喜欢我嘛!你喜欢我跟我喜欢你有什么关系!爱情怎么可以分享!”她抽噎道。 “有关系啊!我这人就这样,谁喜欢我我才可能喜欢谁,要是不喜欢我的再好看我也看不上!再说爱情怎么不能分享呢?你看我的女友们不都是在分享吗!我们过得多好!你看这大房子,等毕业我就把这买下来,保证你吃穿不愁。” “哪有你这么奇葩的人……我才不稀罕你的吃穿呢!就算……哼……反正我才不会跟你那些女人们住在一起呢!” “就算什么?你同意做我女人了?” “哼!不做!谁是你女人?不要脸!” “哇,曲主席,你现在光着屁股小穴里夹着我的精液这么对我说话不好吧?” “你!哼!我承认跟你做挺舒服的,但这不代表我就要做你女朋友……” “不做女朋友做什么?” “做……做……哼!总之就是不要公开……” “呵呵,炮友也行,不过做我女人的名额可是有限的哦!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你以后要是反悔可就没现在这么好的待遇喽!” “什么炮友?!”她掐住了赵涛肚子的软肉。 “诶诶……疼……那就做地下女友这总行了吧……” “哼,像谁爱当你的女友似的!” “你可不要这么说,我女友的位置可是很紧俏的,你看见大白兔身上的字和乳环了吧?” “哼,下贱。” “她只是我的性奴,就是专门给我肏给我玩的女人。你要是今天不同意做我女人,等你以后反悔了就只能跟她一样纹身来找我做性奴喽!” “哼哼哼!混蛋!苏湘紫也是吧!”她恨恨的捶了赵涛几下道。 “嗯,她当然是,不过她也是我的女友,是她自愿做奴的。还有你没见过的星语和小蓓都是,但她们跟别的奴不一样,都算我正牌女友。” “于钿秋不会也是吧!”曲茗茗噘著嘴道。 “嘿嘿,被你猜到了……”赵涛挠挠头。 “哼,还不都一样,你这头大色狼就喜欢这个调调,我才不当你女友呢!没事跟你开开房好了,以后我要是找了男朋友就把你甩了,也不落坏名声。”她这话赵涛听着有不少赌气的成分,赵涛心中只是冷笑,享受看别人正在走向深渊的快感。 “好好好,那随你,不过作为你的地下男友总有权问你一些问题吧?” “你说吧……”曲茗茗还假装生气。 “你跟李超敏是什么关系?你的处女膜是不是她捅破的?”

……

第六十六章 答案

“……”曲茗茗只是神色一暗没有说话。 “告诉我好吗?”赵涛温柔的吻了她的脸。 “处女膜真的那么重要吗?” “不,不重要,我喜欢的是你的人不是一层膜,我只是想弄清楚你和李超敏的关系,你既然是我的女友我就得了解你,这样才能保护你……”赵涛拿出深情的渣男声音温柔道。 “我和李超敏没关系……在学校我是她的副手……在外面……我只是陪她上床而已……” “上床?她喜欢女人?我怎么听说她有个男朋友?” “呵呵,她就是个变态,她是有个男友,神神秘秘的,但她也喜欢女人,起码在我身上是……我是不是也很下贱……” “你和她是怎么在一起的?” “我说过,我们没在一起……”曲茗茗接着说了她与李超敏扭曲的关系。 她与李超敏原本并不认识,后来她们都从小练击剑在比赛中便认识了,但多年来没什么交集,只是这个圈子不大,在一个城市互相知道有这么个人。 这种情况一直保持到上大学。按规矩每年省队来大学里挑人以她俩的水平都不够。其实也不是不够,以李超敏的条件还是可以的,但她不够努力,把击剑只当做爱好所以自然不可能选上。 所以没去专业队的李超敏干脆让家里在学校附近租了块地方搞了一个体育运动俱乐部,曲茗茗也应邀参加。 就这样俩人正式认识了。 要说李家的手笔可不小,这俱乐部不少项室内项目,什么篮球、排球、羽毛球、桌球全都上,击剑只是其中一项。一时间俱乐部搞得挺红火,李超敏作为俱乐部名义上的二把手自然是众星捧月。她个子高底子好,运动细胞超群,在俱乐部里是绝对的明星。 一开始曲茗茗觉得能跟李超敏一起训练是她的幸运。李超敏虽不算平易近人但也不难相处,没有传说中富二代的尖酸刻薄,又有光环,所以屁股后的尾巴一大堆。 但渐渐地曲茗茗发现了不对劲。 俱乐部男子项目迟迟发展不起来,只有篮球项目和一个棋类活动室勉强维持,还是属于其他校队借场地来打,剩下的几乎都是女子项目。 一开始也没人多想,谁都知道这是李超敏家给拿得钱自然要女子项目优先,毕竟建这地方就是陪李家千金玩嘛。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曲茗茗觉得这里越发怪异。越来越多的女生之间出现了暧昧关系,有的甚至开始出双入对。 高校里的女同性恋不是什么稀奇事物,尤其体育队里。但有一些人明明有男朋友平时跟男生玩得很嗨也在这有了同性伴侣,这就不一般了。 曲茗茗不是傻子,她有预感这种命运很快也会降临在她头上。她知道她的容貌算是颇有姿色,而那些突然变弯的女生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容貌美丽风韵性感。 因为校击剑队的关系她没法不参加活动。唯一能做的只是对那些弯弯敬而远之尽量保护自己。但她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她早就是一块被瞄准的猎物。 李超敏的手段并不高明,但直接有效。没有威逼没有利诱,只是简单的一片进口催情药和两个篮球队的狗腿子。 一顿迷奸加拍视频裸照,曲茗茗只有逆来顺受的份。且不说女人强奸女人本来就不构成强奸罪,就算是其他罪名曲茗茗又怎么可能拿得到证据?在李超敏的俱乐部里警察怎么可能取得她犯罪的证据? 从此曲茗茗成了李超敏的入幕之宾。如果仅是如此也没什么,女女之间的性爱次数多了也就一咬牙一瞪眼的事,没那么难过。只是李大小姐的游戏并不太正常,什么项圈皮鞭捆绑甚至群P都来,这让曲茗茗有点吃不消。 听到这赵涛才恍然大悟,明白为什么曲茗茗今天能这么配合他的多人运动,合着人家自己也老这么搞。 据曲茗茗观察,俱乐部里的拉拉们几乎都跟李超敏有肉体关系,这股拉拉风就是她掀起来的。 不过也许是李超敏对击剑队的更偏爱,也许是比较喜欢曲茗茗这种老少咸宜很标准的美女,也许是曲茗茗家里也不白给,总之李超敏对她就是比较好,把社联副主席的位置都给了她。 这步她做得很好,曲茗茗很胜任这个职位,算是替她干了不少活。凭著这个身份,曲茗茗半脱离了李超敏的性控制,并不常常跟她上床,李超敏也越来越尊重她。这让她松了一口气。 “这么说李超敏是纯同性恋啊!搞得女人比我还多!”赵涛叹道。 “不!她不是同性恋,她喜欢男人!”曲茗茗斩钉截铁的道,让赵涛大惑不解。 “这话怎么说?” “她怎么可能瞒得过我!我刚才不是说过俱乐部还有男子的篮球和棋类活动吗?那就是她看帅哥的地方。” “看打篮球的帅哥我能理解,下棋的宅男有什么好看的?” “呵呵,她就这个审美,她喜欢看那些打篮球汗臭男的肌肉和下棋的眼镜男摸下巴倒棋子的模样。” “这……这真……差异真大……我还以为她兰心蕙质也喜欢下棋呢……”赵涛干巴巴的说道。 “下棋?呵……她也就会下下跳棋,象棋我让她一个炮她都下不过我。”赵涛也算象棋爱好者,对女生们的水平不敢恭维。 “不对啊!既然你说她喜欢男人为啥搞了这么多女人呢?女人之间做爱就那么舒服?” “因为她是个变态!她到现在都还是处女!她每次看完男生都马上找几个女的大战一场!至于她为什么要保留那层膜我也不知道。”曲茗茗的这句话中露出一丝恨意。 聊到这基本从曲茗茗口中能知道的信息都知道了,就差那天在校社联的事没闹明白了。于是赵涛直截了当的问曲茗茗怎么回事。 “那件事我也不清楚,我就知道舞会其实是付筱竹提议办的。那天两人在李超敏的办公室发生了争吵,她俩出来后脸色都不好……我本以为舞会的事李超敏不同意,没想到之后李超敏只是通知蒋修宇,告诉他以后校社联的会议都不许你参加。” 这事与付筱竹有关,出乎了赵涛意料。 “她俩不和吗?” “不。”曲茗茗摇著头道,“她俩是很早就认识是老熟人。好像付筱竹她爸是绿园的高管,很早就跟着李家打天下。” “哦?这么说付筱竹的家庭条件也不一般啊!” “呵呵……”曲茗茗只是笑笑。 “好了,不提她了,跟我做爱爽吗?”赵涛调笑一句,抓着她的手捂住了鸡巴。 “爽!我从来没想过原来跟男人做爱这么舒服!”曲茗茗正视着他,一本正经的道。 “不,不是跟男人做爱舒服,而是跟我做爱舒服。”曲茗茗已经握住阴茎开始撸了起来。 阴茎半硬女孩直勾勾的瞅着它,忽然吻了上去。赵涛只觉得龟头一热,然后整根都被吞入口中。这次是曲茗茗主动为他口交。 赵涛靠在床头闭目享受着学姐的服务,忽然听到学姐的声音。 “它硬了,再干我一次好吗?” “没问题!你躺下吧。” “不,你等等我先去浣肠,我要你肏我后庭。” “你那里也被开发过?” “嗯!我把我三个洞都给了你,你要帮我做件事!” “什么事?” “我要你把李超敏搞上手,狠狠地羞辱她调教她!让她变得比你那些性奴还贱!” “你这个要求太过分了吧!我哪有那个本事?”赵涛心中一凛。 “你有!我知道你有!只要你做到了,我曲茗茗就是你的人!” “你现在不是吗?” “哼!我才不做你的N奶!” “她不是有个男朋友么?要搞她我起码得知道竞争对手是谁吧?” “嗯……我会想办法帮你调查的,她男朋友我也只见过两面,只知道长得又高又帅像胡歌,比你这个圆冬瓜强一百倍,应该跟她家的企业有关系。两人只发展到了拉手拥抱的关系。” “没了?” “没了……他开一辆宾利……嗯……没了。” “没了先履行你的承诺吧!”赵涛看着曲茗茗进了卫生间。他拿出润滑油,又跟曲茗茗进行了今天最后一场…… 第二天日上三竿众人才起床,曲茗茗没有吃白玉茹做的早饭就走了。赵涛也及时把情况跟金琳分享。 金琳听到这些重大情报觉得很奇怪。如果李超敏在俱乐部里搞了这么多女生怎么会没有不透风的墙? 这时苏湘紫发话了。她说李超敏在校社联很神秘,不怎么露面的,她俱乐部那边人都是体育队的,跟社联没多少关系。苏湘紫说李超敏曾下令停止体育运动类社团的注册受理。 不管怎么说今天有了重大突破,只是锁了曲茗茗怎么跟108的另外三头饿狼解释很让人头痛。幸好曲茗茗只想做地下女友这给赵涛减轻了不少压力。 吃过饭赵涛去找赵子淇,这老小子坐在社联办公室哈欠连天,像一只抽了大烟的蛤蟆。 赵涛此来的目的有俩个。一来问问赵子淇给自己打听的事怎么样了,二来向他请辞完成昨天对李超敏的承诺。 “你不来找我我也正要找你……啊……”他又打了个哈欠,“确实是那边的阻力,管咱们学校的这个所所长是许罡他爸那边的人……你这案子没戏了!” 赵子淇挤了挤眼皮擦了擦打哈欠后的泪水。 “学哥,你说吧多少钱?我别的也不要求什么,就是要把那天那个杀马特臭娘们抓起来着给阿紫出口恶气!”赵涛恨恨的说。 “赵涛,这不是钱的事儿,我爸跟他爸虽然不和,但我爸要是插手你这事儿就等于跟他爸掰脸了,他不会同意这么做的……”赵子淇摇摇头。 赵涛又不甘心的争了几句,最后价格出到五万赵子淇还是没同意,看样子还真不是钱的事。 “赵涛啊,你这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这事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八九不离十就是许罡和他那条狗腿子张皓明搞的鬼,你直接找他们不就好了么?非得跟一个女流氓叫什么劲呢?” “妈的!我要让他们一个都跑不了,光是整许罡他们太便宜了,那个臭娘们太可恨我要让她付出代价!”还有句他没说,不从那个杀马特女那里突破怎么找张皓明许罡害他的证据呢?没有证据他就不能真把许罡怎么样。 “唉,随你吧,学哥这次是爱莫能助了,啊啊啊啊啊啊……”赵子淇又打了几个哈欠。 “学哥还有件事,我今天是来跟你申请辞职的……”赵涛说出了昨天跟李超敏的约定。 他之所以这么做一是不想拖院社联的后腿,让大家别因此都骂他得罪了李超敏;二是以退为进,看他退出了社联李超敏会有什么反应。 只是他此事一提出赵子淇的头便摇成了拨浪鼓,连说NO NO NO “你是牛院长钦定的副主席我可接不了你的辞呈。” “学哥,牛院长那面我自己去说,我这就跟您知会一声。”赵子淇对他不错,赵涛觉得这么离开社联多少有点对不起他。 “你啊你啊!你要这么说,我只能告诉你我不同意!你这么干不是为了社联好是在打社联的脸、打我们学院的脸、打我的脸啊!”赵子淇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这……”赵涛一时语塞。 “为了几个赞助经费就拿掉社联的接班人,对校社联卑躬屈膝摇尾乞怜,这事传出去还不被笑掉大牙?我们不是二级学院!凭什么受她校社联的气?她们平时活动把我们当后娘养的,看我们不顺眼还要整我们,岂有此理!欺人太甚!我要是真去了校社联告诉她你辞职了,那我岂不成了负荆请罪的亨利四世了吗!你让我这脸往哪搁?” 赵子淇一顿牢骚让赵涛脸上发烫,觉得自己这事做得真的欠考虑。他也没明白为啥金琳没提醒他。 “唉,我也是为了社联好,下面社团确实挺困难,今年赶上校庆一个个都摩拳擦掌,这时候断了他们的水我们工作也没法开展不是?” “行了,赞助的事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那个杨楠不也是你对象吗?你让她领着礼仪团想想办法。” 赵涛心说,还不如我直接把钱出了呢?折腾杨楠干什么? “怎么?你不乐意?我知道你傍上了小富婆还有于老师给你断后,但是公家是公家的事,私人是私人的钱,不要搞混。社联出了事就要头头们拿钱堵窟窿还要这么大组织干嘛?要你的社联副主席身份干嘛?要是自己掏钱就行我也不差钱,社联这点经费我少出去玩几次就出来了,何必用你呢!”赵子淇还真有纨绔气质。 “嗯……那行,我回去让小楠想想办法,把礼仪团拉出去多接几个活,李超敏也不至于这种事都管吧……实在不行我向牛院长再要点经费……”赵涛说完起身要走。 “嗯……别急着走……那个杀马特女的事儿我通过个人关系打听到了点……你想不想听听?”赵子淇笑吟吟的道。 “诶?那你不早说!我还愁该找谁呢!”赵涛又坐下一副拿赵子淇没办法的样子。 “嘿,我就是想调调你小子的胃口。”接下来赵子淇说了杀马特女的大概情况。 真说起来杀马特女也算不得是什么女流氓,也确实是学生,只是不是高校的大学生而是一所本地公立技校的学生。据说在本校是很有名,整天在夜场混,认识不少小混混小流氓,在学校里干了不少抢男霸女的勾当。 赵涛一听,索然无味,甚至觉得像被疯狗咬了一口,报仇的心思一下少了一大半。不过还真是要谢谢赵子淇,要不然还不知道人家是谁呢。 “好,谢谢学哥,我回去想想该怎么办。” “唉唉唉唉……你怎么老急着要走啊!还有事没说完呢!” “啊……”赵涛也打了个哈欠,“我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一天到晚都困,想回去补补觉。” “呵呵,我看你还是好好补补肾吧!别年纪轻轻被把腰子累坏了。” “啥事儿说吧!” “也没啥,就是昨天和我蒋修宇去咖啡厅有看到郑曦那个小娘皮了,对老子还是代答不理的,啥时候再带你去一趟把她给我拿下,完事了也给学哥分口汤喝,杀杀她的傲气。” “啥?我去?你都拿不下我去能管个卵用?” “哪里哪里,你是咱们院的著名种马,你这么说太谦虚了。” “别别,学哥,我也实在不是谦虚,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诶!社联主席团已经决定了,这个任务就由你来干!” “唉……你这么说我真想念两首诗。” …………………… “她上次对你印象不错,你俩不都开房了吗?这次别等她喝得烂醉直接拿下,堵住她不出台的嘴,到时候让我跟老庄也喝喝汤。要不然我真出不来这口气!别的不提,你是没见到她整天在学生会跟许罡打情骂俏的骚样,你不生气我都受不了!”随后赵子淇说了说最近郑曦的表现。说她是如何在咖啡厅不给自己面子,说她在学生会如何跟许罡不清不楚。 赵子淇这么一说赵涛有些意动了。只是自家事自家知,他若不动用锁情咒那以郑曦的颜值段位怎么可能看上他这么矮丑穷搓撸?若是动用了,再让赵子淇和庄毅分汤喝岂不是要给自己戴绿帽? 别人不晓得,他可知道郑曦可还是处女,这么短时间内就算跟许罡打得火热可能也还没破处呢,现在要是答应了赵子淇,等真事到临头发现她还是处怎么办? 送绿帽的事听着挺刺激,真轮到自己还真是心里膈应得不行。 不过,这事不能直接拒绝赵子淇,况且他也觉得郑曦确实可恶,于是便含糊的应承下来,只得到时候见招拆招。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