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鎖情咒 續(人之道)】 (83-84) 作者:枯藤昏鴉 授權代發

第八十三章 再會

鄭曦並沒有回寢室,接下來的一個禮拜她都住在快捷酒店裡,也沒有上課。看來她並沒有她自己說的那麼不在乎別人的風言風語。她曾想過退學去專科學空乘,被趙濤嚴詞拒絕。他一直都想不明白為什麼有那麼多女孩想當空姐,其中還不乏家庭條件不錯的。

劉維民還沒走,第二天他去找劉維民商議一下接下來的報復計劃也好好問問黃初老道的情況。

沒有旁人,兩人在一家大眾西餐廳的包間裡說話。來西餐廳只為了私密性,劉維民看了看菜單,勉強點了一盤義大利面和一個薯籃。趙濤不客氣的吃起了牛排和蝦球。

關於此次他進去又出來的事劉維民大概已經跟他說清楚了,只是他還不太明白為什麼劉維民明明找到了一把局長還沒能一下子把事情擺平。

提起這事劉維民臉上忽然一陣不忿道:

「呵呵,前天酒局我為什麼沒給他好臉色?這傢伙不見兔子不撒鷹,是想用你跟我談條件……那天金琳找到我說了你的事我就想起了他。之前通過群里的別人算是認識他,他也知道你爺爺,所以辦過兩回小事都挺痛快。這次我找他撈你,他倒是沒說二話,但就是說直接撈你容易打草驚蛇找不出幕後黑手,讓你在裡面多呆幾天,查查黑手。」劉維民說到這撇了撇嘴喝口水接著道:

「都是屁話,把張皓明那小子抓起來揍一頓不就什麼都問出來了麼?還用費這事?那老小子心知肚明是趙子淇他爸在搞鬼,但就是跟我打官腔,說什麼他這個局長剛提起來不久是從政法委副書記過空降來的,根基不牢,連個政法委書記和副市長的頭銜都沒掛上,在這也沒什麼親信不得不嚴格依法辦事,沒有證據的事不能輕易抓人……哼……」

「媽的,這是在跟您提條件啊!怎麼?是您沒法答他的請求所以他才遲遲沒動手?」趙濤一聽也明白了。

「呸!這點事算個屁?我當場就答應了幫他活動,小濤,別看姑父狐假虎威,但好歹也是咱們群的管理員之一,這件事在本省,我還真幫得上忙。」這句話讓趙濤心裡暗自一驚,劉維民這話的意思大概是說即使老道不發話,光憑劉維民自己也能活動得了正廳級幹部的人事問題。

「你答應幫忙了他還出來擺事?」趙濤不解道。

「呵呵,這老東西不知道是太聰明了還是太傻了,沒把你姑父當回事,我回完話了他還踟躕猶豫,想要我給你爺爺過話,讓你爺爺給他承諾。」

「這……爺爺能理他?」

「理?呵呵,他算什麼東西!你爺爺馬上就要『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也是他這種人配認識的嗎?我也不理他就看他怎麼辦!我就不信你爺爺不搭理他他還敢把你怎麼樣了!」

趙濤聽到此話一陣無語,合著是你們鬥氣讓我在局子裡多住了好多天。

「啊,也是……」趙濤乾巴巴的說道,然後吃了口牛排。

「小濤你也別在意,姑父也是為了你好,讓你也可以借著這個機會考驗考驗你的那些女人……啊……不是考驗感情,是考驗一下她們的應對能力,也看看她們為了你能付出的底線……」

「咳咳……是……姑父說的沒錯,反正我在裡面也沒遭啥罪,就是吃了睡睡了吃。那個……爺爺怎麼樣了?您說他老人家是要羽化上仙了?」趙濤轉移了一下話題,不過老道的情況也確實是他很上心的事。

「唉!」劉維民長嘆一聲,「天道無常啊!你爺爺自幼修煉,幾度出世入世,四十九歲習練鎖情咒,到今天還不到三十年,沒想到卻已經天人交感了,已經能感動到……天劫了……」

「啊!不是說人世間最難的就是修煉成仙嗎?怎麼爺爺還不到八十歲就要渡劫?爺爺有把握嗎?」趙濤大驚失色。

「把握?這種事誰能說有把握呢?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你爺爺出關時說只是有一些天人感應,還不至於劫數即至。」

趙濤心亂如麻,不知道劉維民的話中有幾分可信,他雖然練鎖情咒的時間不長,但卻切身見識過老道的神通,也知道老道對於他們這個群體的意義。現在老道還沒有入室弟子,一旦他有個三長兩短他們這些人就如同沒爹的孩子不一定會遭受什麼悲慘命運。

「那……姑父……爺爺如果登仙他的衣缽怎麼辦?我們這個群又怎麼辦?」趙濤急切的問道。

「唉,這次我也是要跟你說這件事的。你爺爺還不至於劫在眼前。群里下次的聚會你爺爺就將收一名入室弟子傳承上四咒衣缽,所以聚會得大操大辦,屆時群里所有群友都將到場鑑證盛況。因為你爺爺當年拜師和練咒時沒條件操辦,上次這樣的大聚會還是你太師祖練咒時的光緒年間。」

「上四咒的繼承人爺爺已經選好了?上次在您家不是說還沒人選嗎?」

「其實你爺爺早就有了幾個記名弟子了,只是修煉不易咒法凶威,幾個記名弟子都不願入室……只是你爺爺說時間不等人這次說什麼也要收一個入室弟子傳承衣缽繼承爐鼎。具體是誰到時候大家就知道了……」

「哦,有了人選就好……現在已經五月份了,上次您說九月份就要聚會,我是不是得準備點什麼?」趙濤心裡暗鬆一口氣,看來他不算是老道接班人的人選。

「我主要就是告訴你得準備準備的。按聚會規矩,得帶女人去,多少不限,三四個、七八個都行,也有帶十幾個來的。反正最少也得帶一個來,做助手,乖巧可靠的,知道我們群大概情況的。」

「就像姑姑那樣的嗎?」

「對,所以這個人你得找好……帶其他女人來主要是為了大家交流,具體你自己看著辦,你年紀還小帶不帶自己考慮……時間不用太急,這次既然要大操大辦時間很可能要推遲,地點很可能也不在長沙,所以你主要是這段時間把作為貼身助手的女人選好。」

所謂「交流」趙濤大概明白什麼意思,他一時很惆悵,他聽劉維民給他聊過不少群里的事,也明白他們這個群很像名利場,很多事不能以常人的觀念度之。畢竟練了咒之後又有個老道罩著大家,想混得差也難,幾乎個頂個的非富即貴,如劉維民這麼苦逼的恐怕也只能是跟他一樣練昃字咒的了。

可是,別人不是常人他趙濤還是。

他終究還沒進入那個貴圈,還沒在那個名利場裡。再加之他練的宇字咒的特殊性,帶女人去交流他還真有點過不去心理和現實的兩道坎。

他砸吧砸吧嘴想了想問道:「怎麼年紀小的都不帶女人去嗎?」

「哦,不,那倒不是,這個隨意,看個人想法愛好。就是年紀大的吧總喜歡換換,把家裡的女人更新更新,所以一般都帶得多,看群里的弟兄們有沒有想要的。還有一些年紀更大的,七老八十了,覺得時日無多,想把女人放走,看大家誰願意繼承。」劉維民喝了口飲料頓了頓道:「小濤,你要知道哇,我們群里這些人個個都是心地善良、都要行善積德啊!繼承前輩遺產也是積德啊!」

劉維民又巴拉巴拉說了一堆,一席話差點震碎趙濤三觀。

明明是把女人們當物品一樣互相轉送,卻說得如同割肉飼鷹,仿佛在做大善事積大功德。

「那好,那我明白了,到時候助手我肯定會定好,其他的我再考慮吧。」趙濤道。

「嗯,我看你那個金琳就還湊合,樣子還可以,說話辦事也行,就是稚嫩點,實在不行就用她也行。」

「啊?啊!金琳是不錯,她要是不行那我真得好好找找了。」

「這個,具體怎麼說呢?你姑姑的情況你清楚吧?所謂助手當然得很親密,再者樣子要好,不然讓人笑話。等聚會的時候美女雲集,爭奇鬥豔,容貌氣質談吐要具佳,不是出類拔萃的美女也不好拿到台面當助手是不?」劉維民瞅著趙濤道。他知道劉維民這是婉轉的告訴他金琳的容貌氣質還差了點。

不過趙濤有點犯了難,沈慧珠的那個水平他是知道的,以他現在後宮裡的這些小美女來比較多少有點白天鵝和醜小鴨的意思。她們還顯得有些青澀。

但於鈿秋的相貌還是差了點,跟沈慧珠比明顯差著檔次。白玉茹的相貌勉強夠用,雖不及沈慧珠但也算長著一張出類拔萃的臉蛋了,但氣質嘛就望塵莫及了。

趙濤想了想確實有點愁人,被鎖的女人里長相氣質李超敏絕對可以艷壓群芳,但這傢伙一身富二代的臭脾氣,能做到張口不得罪人就算不錯了,把她調教成助手還是免了吧。

他想來想去,在他見過的女人里能全符合容貌、氣質、情商談吐這也要素的就剩下了他即將要報復的付筱竹了。玩付筱竹他是已經想好了的,但挺曲茗茗把她說的那麼爛,鎖不鎖住還真沒拿好主意。

他理了理思緒,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糾結道:「嗯,姑父你放心吧,這件事我會處理好。剛才你說的爺爺沒搭理那個姓曹的後來怎麼樣了?」

「後來……後來你爺爺出關直接給上面打了電話,後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上面一來人他就立馬變了臉,比你姑姑家的狗還乖巧。大前天你胡鬧完都是他派人擦的屁股,聽說那兩個小子現在有了心理障礙,老二怎麼刺激也硬不起來了,活脫脫的長鬍子的太監。前天他請喝酒,那幾個女警都是給咱倆安排的,你左邊那兩個是負責伺候你的,我旁邊的年紀大點的和伺候酒局的那個都是給我安排的。那天喝完她倆就都去我房間了。倒是你那兩個你好像不太滿意沒碰她們……對了,還有一個不怎麼說話的男的,就是他們局的政委,他兒子就是你們學院的學生會主席!」

劉維民又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堆。

「那他這就算賠罪吧?他瞧不起您,這也太輕饒他了!」

「輕饒?嗨!談不上什麼饒不饒的,不過是他狗眼看人低,他請我喝點酒干點女人這當然不算啥,不過他既然這麼沒有眼界,他讓我活動進一步的經費就翻倍嘍!」劉維民道出了關鍵——他狠敲了那個曹局一筆。

「啊?是這樣啊!可您不是要不了這麼多錢嗎?」

「呵呵呵,我當然要不了了,可他這事得我大舅哥來幫忙啊,他拿得了!哦,對了,你還沒見過他,如果見了你得叫他叔。」劉維民笑道。

「啊?這麼大事都不用爺爺給過話?」趙濤難以置信的道。

「這個嘛,說用也用說不用也不用,總之用與不用是只在人心,不可說,不可說……等你以後有機會就明白嘍……」劉維民笑嘻嘻的說著玄乎的話。

趙濤心想不就是狐假虎威麼?當然,人脈圈子一旦建立了,並不是每一次都要老虎出來嚇唬人的。怪不得他老婆家每個月都補貼他不少生活費,感情關節在這呢!他給沈慧珠家帶去的好處恐怕早就難以計數了!

不知道老道選劉維民這麼一個昃字號咒的欽定窮鬼當掮客白手套是不是有什麼特殊考慮。

「姑父,還有個事這次我要請教你,你幫我出出主意……」趙濤把符小宇和莫曉安的事兒說給了劉維民聽,讓他出個報復的主意。

「你想怎麼干?」劉維民聽完沒發表意見先反問道。

「我的想法也簡單,下次她們搞的時候直接讓張相宜她們過來搞一次掃黃行動,把那些洋垃圾和爛貨通通逮起來,再帶著記者給他們一曝光,讓他們身敗名裂!」趙濤也知道劉維民僅僅是在試探他,也沒說出什麼花樣來,不過他本來也最想這麼干。

啪啪啪啪……劉維民一陣稀疏的掌聲。

「後生可畏啊,後生可畏!簡單有效,只不過你知不知道你們學校什麼級別的,你那個小女警她們又是什麼級別的?」

「啥?級別?警察抓人還分級別?她們抓的又不是校領導,學校里經常發生打架失竊的事兒,110也經常來啊,沒聽說警察抓人還得先問單位級別的。」趙濤還真有點懵。那十二年的時間他也不過是一個宅在家裡的寫手,對一些機關里的彎彎繞還真不太了解。不過不了解不要緊,劉維民這個掮客可了解。

「你說的那是突發的刑事案件,報警也都是學校報警的,起碼也是學校同意默許的,警察來了也丟不了學校什麼臉。掃黃可不一樣,法律是擺在那沒錯,可都是你情我願的事兒,你警察硬去抓不是憋著掃學校臉面麼?你認為你們校長能善罷甘休?你想想現在很多學校都有的保研路,就連女生被民工強姦了學校都不想依法處理呢,何況是本校的留學生!你可要知道,你們學校可是正廳級單位,還很有可能升重本211,校長現在是廳級幹部。市局的公安局局長現在才是副廳級,你讓治安隊的掃學校的黃不是讓警察吃不了兜著走麼?」

「怎麼還無法無天了?犯法了警察還不能抓了?那個姓曹欠我們這麼大人情這麼點事兒都擺不平?」

「點事?小朋友,這怎麼能是一點兒事!你以為學校維護那些洋垃圾是無緣無故的?可不是那麼簡單!教育部每年都下國際化指標,根據國際化水平給學校撥款、評級,所以高校都把留學生供著。這幾年中非論壇年年開,跟非洲國家打得火熱,所以黑非洲的留學生多了些。不說這個,退一步講,學校這關你過去了,處理外國人還有外事辦這關擋著,那面還有人家的領事館,就算警察抓了也得放出來,白白打草驚蛇,等他們放出來那些爛貨小婊子也只能跟著放了……」

劉維民一番話讓趙濤目瞪口呆,他大腦轉動心想劉維民說的應該有道理,要不然為啥這些年洋垃圾能如此橫行無忌?但他還是不甘心的憤憤道:

「嘿!」趙濤一聲憤然的嘆息,「什麼東西!法律在他們面前就成了一紙空文?!」

「誒……小濤,話可不能這麼說!他們犯什麼法了?你情我願的事也沒發生性交易,也不是外國間諜,撐死就一個聚眾淫亂罪。這種罪名怎麼可能隨便抓?要是警察連這個也抓那你我早就該牢底坐穿嘍!你趙濤捫心自問,聚眾淫亂的事你自己乾了多少?」

「啊~誒……上次星語的事兒您在安全局幫我找了人……嘿嘿……要不姑父,您再幫幫忙,找找安全局的人把那兩個黑鬼當特務抓起來得了!」趙濤厚著臉皮半真半假的說道。

「抓特務?算了吧!你以為像電視劇里演的那樣抓到特務可行折磨一番嗎?拉倒吧!各國特務都在互相派,只要沒有太大危害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算抓了一般也就遣返。何況拿人拿髒,硬生生誣陷不太容易。你說那個叫巴拉克的黑豬是賴比瑞亞的吧?抓起來只能按美國間諜算,呵呵,美國間諜哦,可不是隨便能抓的!」

第八十四章 再會二

「嗯……嗯……嗯………」趙濤聽到劉維民這麼說不禁摸著下巴認真盤算了起來,「要不您看這樣行不……找人盯著他們,啥時候出來了趁人少的時候狠揍他們一頓。至於那些小婊子……把她們的醜事發在貼吧和天涯里,不行就在學校里貼傳單!讓她們沒臉見人!」

「揍一頓?揍成啥樣?揍得多重?」劉維民道。

「多重?起碼打斷他們第三條腿!讓這些賤東西下半輩子變成真太監!」

「嗯,那也行吧!就是他們如果深居簡出一時半刻不好下手……有了老曹這層關係大不了讓他們找兩個小混混來頂罪,判個幾年。但別打得太重,打折腿可以,打折第三條腿就太過分了,真鬧成了外交事件恐怕地方的公安局頂不住壓力沒法找人頂罪。至於你說發貼吧這個可能用處不大,學校可以花錢刪帖,無圖無真相,到時候真假難辨恐怕也掀不起什麼波瀾。」

「呃……光打折他們一條腿也太便宜他們了……這些洋垃圾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女生……」趙濤不忿道。

「何止學生,教師他們也不會放過的……可是小濤啊,他們真就罪至如此嗎?如果他們是強姦女生這個不用說,但人家應該沒有啊!三言兩語就有女生上趕著倒貼怎麼能怪人家呢?」

趙濤一時語塞,想了想道:

「話不能這麼說。那些鬼子哪像咱們這麼老實!他們一個個見到女人就鬼扯許願,把牛吹到外太空,那些女生只是蠢,相信鬼佬的鬼話!您說這跟詐騙有什麼區別!」

「難道就這麼簡單嗎?黑鬼滿嘴跑火車那些中東和東南亞的也都這樣麼?還不是一樣有一大堆小賤比捧著?」劉維民撇了撇嘴道。

「這……還不都怪有些人沒骨頭崇洋媚外!」趙濤怒其不爭的道。

「所以,有些人軟骨頭崇洋媚外崇拜洋屌是我們中國的事,怪不得人家留學生,頂多怪美帝的文化滲透,不過這不奇怪嘛!人家不滲透才不正常嘛!」劉維民又喝了口果汁。

「您的意思是讓我饒了那倆黑佬?只收拾那些爛貨?爛貨是可惡,我饒不了她們!尤其是付筱竹,自己不媚黑卻給黑佬拉皮條禍害別人,比那些腦子真被肏糊塗的爛貨還可恨!不行!黑佬的這口氣我就是咽不下,我都要他們好看!姑父,你要是實在為難我去求爺爺,讓他出手把那些噁心東西人間蒸發!」趙濤狠狠地說道。

劉維民笑眯眯的瞅著趙濤,吃了一大口義大利面,醬汁沾在他修剪整齊的大鬍子上,他擦了擦鬍子,細嚼慢咽了好一會才張口道:

「呵呵,傻孩子,姑父有什麼可為難的?這點小事總麻煩你爺爺可不好,他老人家正是道心進境的關頭,怎麼可以隨便麻煩他……」劉維民溫和的說道,沒有一絲責怪的意思。

「那您是什麼意思?」

「呵呵,我是什麼意思?我的意思是當然要收拾他們,往死里整也不為過,想整成什麼樣全憑你的想法!要他們圓就圓要他們扁就扁……」

「嗯?您支持我?那為什麼剛才說這些事不怪那倆黑佬?」趙濤有點糊塗了。

「小濤哇,咱爺倆有緣,姑父到什麼時候都會支持你滴!姑父這個年歲還沒孩子,姑父可是指望你給我養老送終的啊!你姑姑年紀大就算了,以後你那些干表姐干表妹都是你滴……」劉維民語重心長的說道。

趙濤暗暗腹誹,劉維民不過大自己二十多歲,等他蹬腿了他那些乾女兒啥的也早就成了半大老太太,不知道有什麼可值得收的。

「呃……是是……姑父您放心,您老了我一定常去看您,事情都交給我辦就行。」話還得謙虛的說。

「小濤,剛才我說的那些話是要提醒你,做事要心裡有數。要把現實與理想拎得清,要把憤怒和理智分的清。就像這件事,表面看起來是那些黑佬欺負到你頭上了,其實對他們來說根本不知道哪對不起你了哇!你叫著大義凜然的口號要收拾他們這可以,但你自己心裡要明白,實際上人家沒得罪你,就算搶你寢室小兄弟的對象也是你情我願的事,不是人家強迫的,這種事如果換作不是留學生做的、甚至不是黑鬼做的你都可能沒這麼大的氣,我說的對嗎?」

「嘶……對……」趙濤遲鈍片刻不太情願的道。

「你那麼恨那兩個黑鬼是因為你本來就仇視他們,是你覺得他們搶了我們國內男生的資源,是你嫉妒他們操屄操得太容易了!這不要緊,就憑這些你整死他們姑父沒意見,但你自己不要讓那些大義凜然的口號把自己也給忽悠了,自己也認為自己在做一件多麼正義的事,更不要認為你正義所以得道多助就能成功!你敢做這件事是因為你今天的實力而不是因為你站在了道德制高點上……成大事不但要拿得起放得下更要拎得清,你明白了嗎?」劉維民一口氣說道。

這番話聽在趙濤耳里如醍醐灌頂讓他的腦子一下清楚了起來,剛才一直沒有的報復思路也仿佛開始清晰了起來。

「謝謝姑父!您說的真對!是我太年輕,一時義氣上頭沒想明白問題……這會兒我明白了,要整他們要腦子清醒不要急於一時,要打蛇打七寸還要片葉不沾身,更重要的是做完了要有震懾效果,讓那些鬼佬和easy girl們不敢再亂來!」

「誒,對嘍!」

之後二人一點一點的捋思路,把讓報復的機會從無到有逐漸完善,一直到兩個多小時後趙濤在臉上戴著狠戾的微笑走出餐廳。劉維民也趕火車走了。

————————————————————————————————————————————

莫曉安這幾天不太開心。

原本跟符小宇分手以後覺得放鬆了許多,一直壓在胸口的大石頭突然沒了,整個天空都開闊了許多。

那些天她跟巴拉克如膠似漆,出入留學生餐廳。巴拉克的飯卡都是她來保管,她還為此在寢室里炫耀過,當然充值的事也她來管。

莫曉安家庭條件不錯,是這個時代的中產。一個小女孩生活費自然比男同學們高不少。跟了巴拉克以後有點省吃儉用,問家裡多要了兩次錢。不過巴拉克並不是什麼奢侈的人,除了吃喝外別的都還好,只是對打炮有著中國男生不能比擬的執著。

炫耀過後就是空虛。

除了三個洞總是被填滿之外陣陣的空虛感讓她有些難受。

首先,巴拉克的外形確實不能恭維。

曾跟他在公共食堂吃過兩回飯也算間接的見過寢室姐妹,很可惜,她們對巴拉克的評價都不高,認為他太醜。莫曉安只好用他的賴比瑞亞官二代的身份來堵大家的嘴。可是就算你再怎麼解釋矮丑肥圓都是事實,有的說話刻薄的女生早就公開說了,就算美國總統長成這樣她也下不去嘴,諷刺莫曉安的利令智昏、拜金媚外。

所以她後來也比較少跟巴拉克去公共場合了。可只在留學生活動的區域裡她還是不自在。

留學生這個群體,有一說一,帥哥猛男還是不少的。看著那次跟付筱竹參加舞會的帥毛子莫曉安心裡還是有些悸動的。媚黑的話雖然說在嘴裡,但男女之間最原始的衝動、最原始的審美還是沒變的。退一步說就算白人都是血債纍纍的劊子手後代那還有中東人和別的黑人呢。那個巴拉克的朋友丹就很不錯,很富有黑人審美的特點。身材高大、身軀強壯、孔武有力、外形硬朗,每次被他乾的時候都有種被完全掌握在雄性手心的被操控感。覺得自己完全的被玩弄被蹂躪,精神和肉體上都完全屈從於這個強有力的男人。

只是自己不爭氣,始終適應不了大傢伙,丹的巨物一進來她只覺得漲得難受,沒多少快感,反倒是巴拉克的小玩意透她的時候用戶舒適感不錯,較真的說比符小宇的差點。

丹是韓瀟放的男朋友,她很適應丹的巨物。不管怎麼樣,丹的外形比巴拉克強太多,莫曉安只好用他們的其他來比較。丹是奈及利亞人,雖然據說家裡也是官僚出身,但怎麼比得上有美國背景的巴拉克呢?完全不能比較。

巴拉克和丹都是新來的才能輪到三本學院新到舞團的她和2+2學院新上來的韓瀟放,其他的那些黑學長早就被別的騷貨們群逼環伺脫不開屌,她們根本插不上手。偶爾跟巴拉克一起參加多人運動人家也都是拔掉無情提上褲子不認人,她根本交往不上。

浮華過後理應沉澱,但是她的沉澱似乎有點快。

最近這一周巴拉克不怎麼找她,就在昨天她剛充完飯卡,巴拉克就把飯卡要了回去。每天只能見到巴拉克一次,吃過飯在食堂衛生間裡草草來一次就結束。甚至昨天巴拉克乾得狠了些,當他匆忙的提起褲子走了之後只把正在腿軟的莫曉安一個人扔在衛生間隔斷里,讓另外隔斷里的一個留學生喝了二湯。

更噁心的還在今天。

今天早上符小宇來上課了。

他拄著雙拐來上課沒什麼,討厭的是竟然有一個打扮時尚,無論顏值、身材還是氣質都吊打她的女生護送他一起來。那女生標準的黑長直,說話讓人如沐春風。

他們這節是階梯教室的《毛、鄧、三》大課,大二一半系的學生都在,符小宇幾乎踩著鈴聲進教室的,裡面已經坐滿了人。

一進教室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倆吸引,不少男生的眼睛都長在了那女的身上,她確定,就連楊楠、張星語現在加一起都沒這待遇。莫曉安打量了拿女生半天,實在找不出自己哪點比這個女生強,只能勉強自我安慰的想那個女生戴眼鏡一定視力沒自己好。

更過分的是那個女生送完符小宇竟然不走,而是做在他身邊陪著他上課。

莫曉安一節課都覺得彆扭,總想回頭看看坐在最後面的符小宇二人。可能是因為那個女生顏值真的很高,上課期間回頭率猛增。那女生也不害羞遮掩,而是直挺挺的微笑坐著,仿佛就是來讓人看的一樣。

莫曉安不知道自己心裡到底還有沒有符小宇,但總之她心情很不好,她自己不能騙自己,明白那是嫉妒吃醋的感覺。

眼見著時間過去,終於快熬到了下課,正待莫曉安要離去結束這煎熬,於鈿秋忽然走了進來。

上課老師早已講完內容,主動讓位。

「好,我有件事通知大家,晚上六點半,我們在這裡要開社團納新動員會,同學們都要參加。不能來的跟班長請假,中午之前匯總到我這,本次活動記0.1個學分。」

嘩……下面一陣低聲喧譁,是課堂討論特有的聲音。

「最後面的那位同學,對,就是你,符小宇旁邊的那位女生,請你站起來,我怎麼沒見過你?你是哪屆哪班的?怎麼跑我們這來蹭課?」於鈿秋指著跟符小宇一起來的那個女生說道。

那女生站起身,一身米色的韓款風衣,裡面是低襟素花長裙,她的站姿挺拔文靜,雙手交叉在小腹處,右手握著左手的手腕子,右手腕上繫著的同心鈴搖搖晃晃,同款的另一隻在符小宇的左手上。

她脖子白凈頎長,鎖骨精緻微突,烏黑的長髮中分披肩,像洗髮水廣告。五官精緻美艷,按後來的話說有些網紅臉的味道,不如金琳那麼明艷,也沒有張星語的仙氣兒,但是更顯和煦,顏值七八分的抖音綠茶。一雙大鏡片的金絲眼鏡說不好是給五官增色還是減分,但確實增加了不少學生的書卷氣,掩蓋了綠茶氣。

「老師您好!我是符小宇的對象……他現在上課不方便需要人照顧,提前沒跟您打招呼很抱歉……」

「你是不是我們學校的?」於鈿秋再次發問。

符小宇低聲告訴她這是輔導員於老師。

「嗯……您是於老師吧!我不是這裡的……我叫馮夢喆,是H大的學生,這段時間我已經跟學校請好假了會經常來陪小宇上課,幫他抄筆記買飯什麼的……」女生一通自我介紹,下面的人一片感嘆。

H大是這個城市最好的學校,也是985重本。N大一本的重點學科勉強能跟人家一般學科比一比,但入取分數也基本被人家吊打。至於趙濤符小宇這種三本學生在人家眼裡基本跟半文盲差不多。

大家都被符小宇能交到這麼一個漂亮、知性、才貌具佳的女朋友而震撼,就連不少女生都向他投去了羨慕的目光。

符小宇的事早已鬧得全院盡知,大家都等著他上課看他的笑話。誰也沒想到他王者歸來,踹掉了莫曉安這個破鞋又搞了一個素質如此高的女朋友,真真讓眾人大跌眼鏡。

莫曉安打翻了醋罈子,覺得胸口被一口氣頂著,吐不出來咽不下去,難受得要死。

接下來的幾天符小宇幾乎與馮夢喆形影不離,兩人恩愛親昵,在食堂里互相夾菜甚至用一個餐盤吃飯,上課時甚至會經常互相親吻臉頰,在人少的地方還被撞見過接吻。至於拿寢室當炮房的事兒也很快傳了出來。

顏值即是正義。

原本被嘲笑成綠帽窩囊廢的符小宇搖身一變成了甩掉破鞋找到第二春的人生贏家,而攀高枝的莫曉安則成了被黑豬操爛的大醬缸。

莫曉安氣不過去找巴拉克,想讓他幫她找回場子,但結果可想而知,黑佬根本不理她,完全不明白她的訴求有什麼意義。莫曉安沒辦法只好用打炮來彌補心靈創傷。

可是禍不單行,就在她鬱悶的時候竟然發現巴拉克單獨跟別的女人出現在了一起。

這天中午,本來按慣例兩人一起在留學生食堂吃飯,沒想到巴拉克發簡訊說中午有事,讓她自己解決。她也沒多想,正好楊楠提議寢室中午一起去3號食堂聚餐她也跟著去。可誰知道剛到三號食堂二樓就見到一個長得並不如她的女生正跟巴拉克坐在一起,正拿著勺子給他喂著素燴湯。

湯里的豆腐乾絲和粉絲一時沒能進嘴,那女生居然主動噘嘴上去把一半在黑佬嘴裡的粉絲吸進了自己嘴裡。

這下莫曉安的心態炸了,拎著書包怒氣沖沖的走了過去,把單肩背包狠狠地往桌子上一摔,碰地一聲,桌子搖晃,碗里的湯和菜濺出來不少。

「小賤人!敢搶姐的男人!」莫曉安怒髮衝冠,抓起一個碗就要往那女生身上砸。這時楊楠從後面趕忙竄出來,一把抓住了莫曉安的手腕,摟著了她的腰勸她冷靜。

只見那女生害怕的抱住了巴拉克的胳膊,半個身子躲在他身後。巴拉克見狀站了起來,道:

「莫,你怎麼會在這裡?你為什麼那麼生氣?我很喜歡你,也喜歡CANDY,你不能打她,你們應該成為好朋友……」

莫曉安舉著碗的手顫抖著,眼圈很快變紅,兩行淚水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