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鎖情咒 續(人之道)】 (73-74) 作者:枯藤昏鴉

.

【人之道】

作者:枯藤昏鴉2021/4/11代發於第一會所

第七十三章 對質上

趙濤緩緩的走了進來,手拿文明棍、臉戴著V字仇殺隊的笑臉面具。他穿著禮服戴著禮帽,皮鞋鋥明瓦亮詭異的笑著,像一個蒸汽朋克時代走來的老紳士,也像一個棺材裡甦醒過來的吸血鬼。

「學哥,你期待已久的於老師和阿紫我帶來了,你給的那些衣服都太俗氣了,一會兒讓你看看什麼才叫氣質。」趙濤緩緩走上T台中央,手裡的鏈子連著連著兩個在地上爬行女人的脖子。

這兩個女人披著寬大的斗篷,臉上戴著面具,根本看不出是誰。

隨著趙濤走上台他的女人們也都呼啦啦的重返台上,在籠子裡的余蓓也被楊楠推著上了台。其中孟曉涵乖巧的給趙濤搬了把椅子讓他坐下。

趙濤大馬金刀的坐在T台中央,那兩個被牽著的女人一左一右跪趴在他腳邊,雙手貼地疊在一起,腦門貼在手背上,撅著屁股。

趙濤很自然的把兩隻腳放在她們後腦勺上,更準確的說是踩。

雙方對坐,趙濤的女人們都站在他身後。他與還戴著面具的趙子淇對視半晌,趙子淇終於開口了。

「呵呵,恭喜學弟,這麼快就出來了,我改天請你喝酒接風……」趙子淇的語氣不緊不慢,但趙濤就是能聽出他的心虛。

「接風酒今天這不是擺好了嗎?剛才我家的女人已經給學哥你敬過酒了吧?呵呵,戴著面具太熱,喝酒也不方便。」趙濤說著摘下了臉上的面具交給了一旁的金琳。

趙子淇見此,猶豫了一下也摘下了黑武士面具,張皓明也跟著摘了。

「學哥,你這麼處心積慮的搞我,我還真受寵若驚,我剛被抓的時候想了那麼多人,就是沒想到會是你,你是不是該跟我解釋點什麼?」這時貼心的張星語已經起開一瓶紅酒給趙濤倒上,遞到了他手裡。

「呵呵,我說我是想要你身邊的這些女人你信嗎?」趙子淇也拿起杯子示意張星語給他倒酒,張星語看了一眼趙濤,得到了點頭的答覆,走過去也給趙子淇倒上。

「信?我信!你說什麼我都信。但是只這一句不夠,怎麼也得說說來龍去脈和你的心路歷程吧。」趙濤向後靠了靠,示意白玉茹給他按摩肩膀。

「事已至此,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你讓我說什麼都可以,不過你能不能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也跟我說說你是怎麼出來的?我記得昨天晚上你還在裡面蹲得好好的呢!」趙子淇是個識趣的人,見到趙濤就一個大勢已去。

「哦!這個你會知道的,不過現在是我先問你,你必須先回答,你沒有資格反問我。」昨天抿了一口酒。

「趙濤!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敢這麼跟老大說話!你還想進去是不是!」張皓明突然厲聲開口道,引得趙濤一陣哂笑。

「行了……皓明,別說了,現在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他讓我們說什麼我們就得說什麼。」他又對著趙濤道:「只是我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說起,你又想聽什麼?」

「嗯……就從……嗯……就從鄭曦開始說吧!畢竟在我看來,一切都是從認識她開始的……」

「鄭曦……鄭曦……鄭曦是個好女孩啊!我長這麼大還沒見過如此有正義感的女生,就是愛好太費錢,窮了點……」趙子淇對趙濤娓娓道來鄭曦的事。

首先,趙子淇跟張皓明算是老相識。二人相識不是因為是同校同學而是一起去過酒吧和漫展,算是臭味相投,兩個色坯。而與鄭曦也是在漫展上認識的。

一次漫展,鄭曦與朋友剛出來不久就遭到了兩個猥瑣中年大叔的騷擾。鄭曦對此挺身而出護在了朋友身前。這一幕被早就盯上了鄭曦的張皓明看見,他與趙子淇二人英雄救美,就這樣二人算認識了。

既然是同學,趙子淇還有著學生幹部的光環,鄭曦自然對他就有所好感。四個人找地方吃了飯喝了點酒,聊著聊著就聊到了學院的緋聞明星趙濤。

一說到趙濤,趙子淇和張皓明只是羨慕和調侃,但鄭曦卻義憤填膺,當場大罵趙濤不是東西,守著余蓓這麼好的女友還到處拈花惹草,更不要臉的公開在學院裡三妻四妾,連輔導員老師也不放過,這種人渣就應該天打雷劈,看上他的女生都是瞎了眼云云。

當時頭腦簡單的張皓明還沒覺得什麼,但心思玲瓏的趙子淇卻暗暗把鄭曦貼上了可用工具的標籤。

另外他知道,鄭曦是單親家庭,雖然父親賺得不少,但她的這個愛好著實挺費錢,經常生活費不夠需要打工,趙子淇就順勢給她推薦了新開的女僕咖啡廳作為打工地點。從此三人算成了朋友。

「這麼說,你認識鄭曦的時候還沒想過要搞我是吧?那為什麼又想搞我了呢?我很費解啊……追我這些女人的蒼蠅不少,但你趙子淇絕對不是其中一個……」

「因為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你趙濤的厲害啊!女人多的男人我見多了,但是如對你這般死心塌地的我還沒見過……何況……尹錚是我拜把子的兄弟,你和金琳搞得他身敗名裂,這個帳不能就這麼算了!」尹錚就是金琳的前男友。

「什麼?我怎麼不知道?」金琳失聲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金琳!你這個卑鄙的小婊子,可笑尹錚那麼喜歡你,就因為我反對你們在一起他差點跟我絕交,被你踹了以後也不願意相信是你出軌在先!呵呵,可我趙子淇不是尹錚那種大學才破處純情小男生,他跟你連床都爬不上去,剛分手我就從你走路的姿勢和狀態看出來你跟以前不一樣!你是被趙濤幾乎同時捅了屁眼和處女膜的吧?哈哈哈哈哈哈……你們玩得還挺花……哈哈哈哈哈哈……可悲啊!你根本對尹錚沒有真心,所以你竟連他身邊都有什麼人都不屑於知道……還有,要不是你這麼婊里婊氣的傲慢,也不會被我把視線輕易引到許罡身上……他跟許罡貌合神離這你都不知道?只是我算錯一招,我沒注意到許罡喜歡的是張星語,這讓我的計劃顯得不那麼自然,露出了破綻……呵呵呵,可惜還是因為你的自作聰明,這麼大的破綻擺在眼前你們竟然在趙濤被抓進去之前都沒看出來……看來趙濤,你的女人們之間關係也不怎麼樣嘛!信息都互相不通嘛!「趙濤抬眼看金琳,只見她臉上煞白,胸口起伏在運著氣,兩隻拳頭攥得緊緊的。趙濤能看出她的那種挫敗感,一向自詡精明現實的金琳被人著著實實的耍了一把,心裡一定難受極了。

「呵呵,學哥教訓的是。我家裡的女人我確實得好好管管了,不過這畢竟是我的家事,還不勞學哥費心。」趙濤喝了一口酒接著道:「看來學哥你對琳琳很有心結,這不要緊,有心結就有吧,反正這次過後你也不可能再有機會報復她了,有什麼話趁現在都說出來吧!「「話?對!當然有話!我最後悔剛才沒有把金琳屁股上的尾巴拔出來,看看她的屁眼到底多好看!能讓我們的大情聖趙濤迫不及待的把她前後雙通!可悲啊可悲!可笑啊可笑!等你跟趙濤的事幾乎全學院都心照不宣了尹錚這個傻冒才找我喝大酒!差點沒栽到地溝里!哈哈哈哈哈……」

趙子淇用狂笑掩飾著內心的空虛恐懼。

「呵呵……趙子淇你不用急,我看你不是想替尹錚報仇而是你一直在覬覦著我吧!別以為我不知道,每次看見我你都是什麼眼神,上次舞會跳舞,你總想把手摸在我屁股上……哼哼……不過今天我會滿足你的,一會你就可以看見我的後面,不止那裡,還有我的陰戶、大腿、屁股、乳房還有腳……凡是你之前沒見過的地方我都會讓你看個夠!可別到時候你褲襠里的那條小蚯蚓硬不起來!還有,我不是被趙濤雙通而是三通,你可以告訴尹錚,我就是用親過他的嘴去裹趙濤的雞巴!我還要謝謝趙濤沒嫌我嘴髒!」金琳已經抬起了頭,大眼睛微眯著,嘴角微微上翹,直視著趙子淇,剛才挫敗的憤怒已經一掃而空,只是眼睛裡多了狠戾的光芒。

「琳琳,學哥還沒說完呢,我們再等一會。」趙濤把手伸進金琳裙擺里撫摸著金琳可觀的翹臀。

「趙學哥,按你的說法再加上你的能量,想搞我沒有必要等到現在吧?莫非當初舉報於老師的是你?」趙濤問。

「哼,於鈿秋還用得著我舉報麼?學院裡看你們不順眼的又不是我一個,舉報你們不過舉手之勞,何須髒了我的手。」

「所以你順水推舟,想先看看我的笑話,如果我過不去這一劫你也就無需動手了?呃……不對!你這種人怎麼可能真為了尹錚報仇?何況他自己都沒想來報仇!你那時候根本沒想報復我對吧!你是後來才起意!那我就不明白了,我的女人們真的對你有那麼大吸引力?」

「呵呵呵呵呵,趙濤,你也不用揣著明白裝糊塗,你這些女人是不錯,但還不至於讓我大動干戈,能讓我看得上的無非只有你那個搞女人的能力……這些天陪你演戲我也是夠累的,還沒人給我演出費,累啊!」

「哈哈哈哈哈……痛快!學哥,你要勞務費跟我直說多好,沒事,今天我給你演出戲,算是付給你的演出費,保證你物超所值……不過我還是不明白,我能力非凡你才看出來?」

「對!這要看『非凡』二子的定義是什麼。別人眼中的『非凡』不過是一個形容詞,那些庸人不過是只會意淫你身邊的美女,打死也想不明白你到底有什麼手段;而我眼中的『非凡』是個名詞,你用的手段一定是科學解釋不了的手段,對吧?」

「哦?你繼續說。」趙濤不置可否道。

「呵呵,畢竟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子不語怪力亂神。可是子不語並不代表不存在……如果我猜得沒錯,你趙濤的能力就在子不語的範疇。」趙子淇十指交叉,雙肘放在雙膝上,下巴抵在手指上,盯著趙濤陰鷙的說道。

「呵呵,是嗎?到底是什麼事會讓你對我有如此錯覺的?」

「錯覺?呵呵……第一個,我沒猜錯是你保下了於鈿秋,不是於鈿秋保住了你吧!」

「哦?何以見得?小秋家裡可有省教育廳的關係,你不會不知道吧?」

「這我當然曉得,但牛院長會不曉得?他既然要收拾於鈿秋還伸出過咸豬手就代表他根本沒把於鈿秋的那點關係放在眼裡。再者說你們干出來了這麼丟人的事兒,以於鈿秋的性格她能好意思回來上班?不,只可能是為了你!再看她回學院以後即使在公開場合也不再迴避對你的感情,只要有你在,她眼睛就恨不得長在你身上。我們大家都不瞎,這點誰都能看出來!」

「就憑這個?於老師本來就是執著倔強的性格,一旦認準了誰十頭牛都拉不回來,她當年跟她前夫也是這樣,這不足以說明什麼吧?」

「這點當然還不夠,可還有其他人呢!金琳、楊楠、張星語、蘇湘紫,她們我都試探過,不出所料,全都對你死心塌地。余蓓算你的原配、孟曉涵也算是半個原配,我懶得試探,估計也都差不多吧……你看看皓明,要長相有長相,要背景有背景,要財力有財力……哪點不比你強十倍?可是楊楠、蘇湘紫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金琳跳舞時腰眼都不讓我摸一下,呵呵,還有許罡最愛的張星語……我趙子淇也算閱女無數,就算你是首富黃光裕也不可能得到這麼多女人的真心……絕不可能……」趙子淇從牙縫裡咬出最後四個字,他凌銳的目光逼視著。

「誒誒誒……黃光裕不過是個資本家,你看像郭品超、吳克群、鄭元暢那些明星哪個不是追星族真愛粉一大堆,你這麼說是不對滴……」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虧你真敢說,你到衛生間用馬桶里的水照照你自己,還郭品超、吳克群、鄭元暢!就是黃渤的長相你也比你趙濤強十倍!誒呀……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一旁的張皓明突然開口道,趙子淇也這次沒有呵斥,深表贊同。

「呵呵……開個玩笑,我只是說這還不足夠吧,畢竟長得丑手段高的男人還是有的,這點你們要是不承認那就真是孤陋寡聞了。」

「沒錯!這還不夠,所以我還給你專門設了考驗。」

「你是說鄭曦?」

「沒錯,就是鄭曦!上學期期末牛院長說要讓你當我的副手我就開始調查你。我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情況,你的所有女人都是主動倒追你,而你從來沒追過任何一個。趙濤,實話實說,我很害怕,你這點不只是不簡單,簡直就是超能力。我就是想把鄭曦這個傻妞放出去做個實驗,看看你的能力到底多厲害。」

「哦?也就是說我第一次跟鄭曦開房你並沒有想搞我?」

「不,我想了只是還沒想用這麼激烈的手段。但是啊,趙濤,你很讓我失望也更讓我恐懼。你居然沒對鄭曦動手,厲害!院花在床能坐懷不亂還真叫我佩服!但是就是因為你沒碰她所以我才決定一定要把你的秘密挖出來!」

「這話怎麼說?」

「沒人能對鄭曦這樣的美女無動於衷的!如果無動於衷,只能說明你有顧忌,而你這個顧忌只能是說你還不想讓她愛上你!我說得沒錯吧,趙濤……」

啪啪啪啪啪……趙濤拍起了巴掌。

「精彩!精彩!真精彩!學哥,你可以寫偵探小說了!」

「呵呵……鄭曦的事讓我看到了你的狐狸尾巴,我不能不抓住!見賢思齊焉,趙濤我已經窺探到了你的秘密,怎麼肯能不想辦法得到?!」

「對你這種高帥富來說得到女人的愛情就這麼重要?沒有愛情你照樣的天天啪啪草莓味的粉木耳,何必學我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你傻還是我傻?這僅僅是意味著日幾個好屄嗎?趙濤,告訴我,告訴我,告訴我!只要你肯告訴我你的秘密,你要什麼都行!我爸爸是市公安局副局長我可以幫你很多很多……」趙子淇突然癲狂的笑,嚴重放出狂熱的光芒。

……

第七十四章對峙下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趙濤也大笑起來:「事到如今你還說這樣的話,看來還是你傻啊!趙子淇!是你傻啊!你才是大傻逼啊!既然你知道我能保於鈿秋,那我要是沒有更厲害的背景現在還能坐在這跟你說話嗎?你不過是想我可以多搞些有錢有勢的女人走上人生巔峰嗎?哈哈哈哈……真好笑,這麼點道理我不懂?難道你都不奇怪我為什麼還沒這麼做嗎?因為這對我易如反掌!其實你早就猜到我有不俗背景了,可是你已經如見血的鯊魚迫不及待的想來咬上我一口了!所以你竭盡心力的把嫌疑轉移到許罡身上,甚至能想辦法讓他這段時間回家不上課,你真是煞費苦心,小心謹慎,目的就是怕我反戈一擊!我說得沒錯吧?」

趙濤霍然站起,拄著文明棍大步流星的走到T台末端逼視著趙子淇道:「你做事夠小心,不見兔子不撒鷹,一直到了剛才你還只是讓張皓明在台前給你跑龍套,褲衩都要脫了還不肯摘下面具。可是你出生在幹部家庭難道不知道什麼叫做絕對的權力?十多天前我就知道是你在搞鬼了,只是我沒動,只等今天能跟你當面對質好好談談!!!……你既然知道我的女人一個個對我都死心塌地的根本接受不了別的男人,你就不奇怪她們為什麼會對你們的要求一步步的妥協?難道她們全都甘心忍受奇恥大辱?呵呵,你太自大了!」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對對對……這麼反常的情況我竟然毫無警惕……我每天都打聽你在裡面的消息,等著有人來撈你……看來我們都小看了對方,高估了自己。」趙子淇道。

「學哥我真的很佩服你,這麼多天你對我的女人們看似層層加碼卻一直忍住真正目的不說,確實跟常人不一樣。我已經被拘留了十九天你都不對小蓓攤牌,確實是高!」

「謙虛謙虛,還是你趙濤更高,能在拘留所里呆二十天就為了引我說出一句實話,你這份功夫才令人佩服!」

趙濤心裡一抽,他哪裡是為了引趙子淇的話,而是不得已在那裡呆到現在。

時間回到金琳看他那天。

趙濤接到紙條開開了藍牙,不一會兒接到了配對消息。

他如快溺死的人抓住救命稻草,趕緊連接。過一會那面傳來了一個TXT文檔。

趙子淇為了整他可謂煞費苦心。首先監控了他的手機,只要他打電話趙子淇就能第一時間知道。不過為了監控方便,在他牢房附近放了干擾器,讓他只能在特定時間打電話。

可是他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劉維民這邊早有準備,安排人很他藍牙通信,神不知鬼不覺。雖然費勁一點可趙濤現在有大把的時間耗著。

當初金琳找到了劉維民他不是沒辦法,一則是惡趣味的想磨磨趙濤的性子,也想看看趙濤女人們的反應。二則是他確實能量不夠,只是能做到保趙濤出來,沒辦法把搞他的人給收拾了。

不過,他知道,老道閉的不是死關,過幾天就有一次送米的機會,到時候可以請他出手幫忙。於是先找人暗地裡給趙濤吃定心丸,讓他安心呆在裡面不要著急,有想傳達的消息都通過藍牙。

趙濤此後心下大定,自然裝作頹廢煎熬的模樣麻痹趙子淇的人。暗地裡指揮金琳余蓓他們跟張皓明談判。

一開始他也不確定是趙子淇,一直以為是許罡在搞鬼。畢竟趙子淇可是跟他一起被抓進來的。趙濤打死也想不到是他。而劉維民找的人為了不打草驚蛇也沒法深入調查。

可是就在前天事情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黃初老道直接提前出關了。

按劉維民傳話來說,老道忽然心血來潮,覺得解決問題的關鍵不在於閉關所以就直接出關了。

出關後跟劉維民一聯繫知道了趙濤的事。老道二話沒說直接把電話打到了北京。北京那面責成濟南方面連夜組成調查工作組趕到趙濤那裡。

第二天工作組一到,猶如千斤壓頂、滾湯潑雪什麼亂七八糟的人和事都稀里嘩啦的暴露出來。

這次行動快准狠,與劉維民找的關係裡應外合,第一時間把相關人等全都控制住了,沒有馬上走漏消息。趙子淇不知道的是,昨天跟他通話確認趙濤情況的警察其實已經被控制起來,當著省政法委和省廳政治部人的面接的他電話。

不過能做到不走漏消息也在於趙子淇他爸級別不夠,僅僅是三把手,而劉維民找的內線則是一把手。

這次老道救趙濤可謂殺雞用了牛刀。

真相大白之後趙濤還是決定把戲演到底,當面搞清楚一切的來龍去脈,並且要親手報復這兩個得罪他的人。

為此,他用掉了一次斜陽流水的幫忙。他恨,他很清楚這件事沒有證據,說破天趙子淇和張皓明不會受到多少制裁,天大的責任都是他兩個的老子承擔了。

一個市公安局的副局長,一個是剛扶正的大學教授,都是國家正處級幹部,這點小事雖然是得罪了人,但只要肯放血還不至於去皮滾蛋的地步。就算被檢察院反瀆職局批捕了也不是完全沒有迴旋的餘地。

其實這時候他還不完全了解老道的能量,也低估了老道維護他的決心。

在他看來這事按理按法來說真算不得什麼大事,在這個還沒有「亂作為」這個詞的年代,這件事基本不可能給一個實權正處級幹部定上瀆職的罪名。

在他看來,殺人不過頭點地,人家畢竟還沒把他怎麼樣,如果按對等報復的原則,老道也不可能趕盡殺絕。所以仇還得自己來報。

沒見過世面就是終歸是耽誤事的。對於老道這個層面的人來說痛打落水狗也是一種常態。

「最後一個問題,那天你到底真想把我當強姦犯抓起來還是本來就想用嫖娼整我?」

「啊……」趙子淇長嘆了一口氣,「這是你替鄭曦問的吧?」

「也是為了我自己。不過一個院花的處女膜你只給兩萬塊也有點太小氣了。」

「小氣?不少了,那個胸平無腦的笨蛋為了為民除害恨不得不給錢都干,要不是她確實缺錢買衣服,兩萬塊她都不會張口要。再者說,混那個圈的誰能出淤泥而不染?沒了處女膜正好沒了心理障礙。」

「呵呵,現在不用了,以後她就是我的女人,只伺候我一個人,她的愛好我買單。回答我的問題吧。」

「這事你不用問我啊,用你自己的腦子想想不行嗎?」趙子淇豎起一根手指敲了敲腦袋。

「你一開始就是忽悠鄭曦吧?用她告我強姦,沒那麼容易吧?你爸爸只是公安局的三把手副局長,還不是政法委書記,莫名其妙的定我強姦,牛院長也不會答應。」

「呵呵,沒錯。定你強姦有難度,搞不好被你翻盤惹了一身騷。還是勞動教養好啊!人民民主專政的陽光照耀著你,多好!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就是鄭曦真的極品的處女給了你有點可惜……」趙子淇一陣冷笑,「不過,現在你贏了,開個價吧,算是我給你的精神損失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莫非到現在我趙濤在學哥眼裡還是個能為仨瓜倆棗就忍氣吞聲的窮光蛋?學哥,你確實大氣,用院花的處女膜來陷害出我一個勞動教養的罪名!大手筆,換作我可捨不得的。」

「哼,你啊,就是讓你住進紫禁城也洗不掉你屌絲的小家子氣……不告訴用處女膜做為強姦證據她能信我的話嗎?一個女人而已……還是談談怎麼你想要什麼吧!」趙子淇這一刻還真有點虎落平陽但餘威猶在的味道。

「要什麼?不不不……我不是叫花子,我什麼都不要。既然學哥這麼關照我,我得給你演一出好節目……學哥、學弟,這會兒你們沒覺得身體有點熱,下面有點硬嗎?」

「你在酒里下了藥?楊楠也喝了!」張皓明道。

「不要擔心,不過是給男人助興的藥而已,女人吃了沒事。」趙濤拿起文明棍,在地上狠狠地點了五下。這時門被打開,四個男人如狼似虎的衝進來,不由分說去按趙子淇和張皓明二人。

兩個大男人當然不能任由宰割。可是電棍一上什麼反抗都白費。兩人被電得骨軟筋麻,被順利的綁在了鋼管椅上。

四肢和腰都被綁住,嘴裡塞了口球,幾乎動彈不得,而這時趙濤回頭給楊楠使了個眼色,楊楠牽著那兩個罩著斗篷的人過來。

就在大家都以為這是於鈿秋和蘇湘紫時,門忽然開了。

只見門外走進來一個女人,身上只穿了很簡單的衣服。準確的說只有內衣。

她上身只穿著一件金色的透明的胸罩,罩住半個乳房,跨間是一條金色蕾絲內褲,有些豐腴的大腿上是一雙淡金色的絲襪,腳上蹬著水晶的高跟涼鞋。

她大波浪長發披在胸前,塗著顏色略深的唇膏,畫著金色的眼影,戴著一副金絲眼鏡。她一進來就散發著一股淫靡的雍容之感,無暇的豐滿肉體,緩步走來,舉手投足之間都是高貴氣息。唯一與這份高貴不協調的就是她脖子上的皮項圈和貓鈴鐺搖擺的聲音。

她正是於鈿秋。

雖然不算穿了什麼太特殊的衣服,但她整個人都像度了一層金,特別的耀眼奪目,與其他盛裝的女人爭奇鬥豔。不過今晚最吸引眼球的不是她。

於鈿秋一手拿著教鞭一手牽著鏈子,鏈子的另一頭是一個艷紅的項圈。

一個人型的東西爬進來,與其他女人的暴露不同,她渾身都被包裹在一件連體絲衣里。絲衣乳白色的底,上面隨機遍布著黑色的不規則色塊。屁股中間有個口子把臀縫露出來,一個牛尾巴從女人的肛門裡延伸出來,還隨著她的動作擺動。

她臉上是黑色高跟鞋,雙手穿著牛蹄型的手套,頭上戴著一副牛角發卡,鼻子上是一個五毛錢硬幣大小鼻環。

不用說,正是蘇湘紫。

於鈿秋的教鞭不時地打在蘇湘紫彈軟的屁股上。雖然她年紀最小,但肉卻僅次于于鈿秋,小小年紀就長了個肉蛋身材。那對屁股軟軟的肉肉的很受趙濤喜愛,只是她的大奶子太過耀眼,才蓋過了屁股的風頭。

她骨架不算大,背窄腰細,兩個奶子格外明顯,包裹在絲衣里鼓鼓囊囊的,如胸前懸了兩個大皮球。

不過比大皮球更工口的是絲衣是露著乳頭的款式,上面的小環掛著兩個敞口鈴鐺,隨著她的她的步伐發出清脆悅耳的響聲。

「學哥,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於老師,怎麼樣?美吧?這齣戲就從她開始吧!哦,對了,可能你還不知道吧,於老師不只是我的女友,她還是我的性奴。」

張星語拿過一把椅子讓趙濤坐下,離兩個被綁著的傢伙只有三米遠。於鈿秋牽著蘇湘紫過來。對於趙濤的話沒有一絲嗔怪,而是邁著貓步走到他身邊優雅的走到趙濤身邊,把教鞭遞給他,緩緩跪下,把掛在項圈後面的鐵鏈恭敬的雙手捧著送到他手裡,妖嬈的下腰提臀親吻了一下趙濤光亮的皮鞋。

氤氳的燈關下一個穿著禮服面帶詭異笑容的紳士正衣著整齊的安坐在椅子上,文明棍的把手和皮鞋頭光可鑑人。一個被牽著狗鏈的成熟豐滿又嫵媚知性的赤裸美女跪伏在她腳邊親吻他的皮鞋。這個畫面簡直不要太美,也只有拍《無聊* 2》的那個導演能拍出這麼美的畫面。

蘇湘紫也如是。

親完,於鈿秋把下巴放在趙濤大腿上,含情脈脈的看著他。

「奴隸教師於鈿秋向學生主人報道。」於鈿秋輕聲慢語的道,語氣中戴著勾人的軟糯。

「小奶牛跟主人報道。」蘇湘紫道,一對厚實的乳房緊緊抵著趙濤大腿。

「把頭髮挽起來。」趙濤道,於鈿秋依言把頭髮在腦後挽成了一個簡單的髻。

趙濤一左一右,撫上了於鈿秋和蘇湘紫的後腦,往中間輕輕一按,兩人心領神會。於鈿秋探首用門牙咬住了男人褲門拉鏈,輕輕的把褲門拉開。

二人一起跪在男人雙腿間舔著那根很普通的老二。

「學哥,學弟,怎麼樣?你們看看這倆騷貨美嗎?你們看看這屁股,多光溜,肉都要溢出來了……乖老師,把屁股撅高一點,內褲褪下來,讓你的社聯主席好好看看你的騷屄和屁股。」趙濤用教鞭輕抽了於鈿秋屁股兩下。

於鈿秋抬頭白了他一眼,沒有反對,依言把蕾絲內褲褪到了大腿中間,豐滿整齊的陰唇暴露在後面兩個男人面前。蘇湘紫雖然沒得到指令,但把尾巴遙了起來。

「真乖,知道自己搖尾巴了,學弟啊,你看我這頭奶牛多好玩,小屁眼可帶勁兒了,像你這種廢物,要是一進去就得射出來。哈哈哈哈……不過你放心今天我不會只讓你們看著的,專門有兩個美女來陪你們。」他給楊楠一使眼色,楊楠把還趴在地上的兩個女人的斗篷揭下來,面具也摘掉了。

這兩個女人渾身赤裸,一絲不掛,身材比不了金琳、楊楠難麼魔鬼,但也算不錯,一個青春活力一個相對成熟。只是青春活力的那個屁股顏色不太對。

「啊!啊!啊!」張皓明被堵著嘴裡發出激烈的叫聲。

不為別的,只因為那兩個光屁股女人。

那個年輕的正是殺馬特女伊純,而那個成熟一點的則是那天踢趙濤的女警——張相宜。

褪去鉛華,這倆人長得還都不錯。這也好理解,女孩子學壞往往跟容貌有關,不是說長得丑沒資格學壞,而是說長得好看學習成績又差不學壞的可能性極低。

那個女警張相宜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張皓明的堂姐。

趙濤前天聯繫了斜陽流水,這件事他沒二話直接答應了,不但幫他找人還出主意。

首先,找來了四個人,不知道什麼來路,直接把殺馬特女伊純從網吧里摳了出來。正在跟別人PK勁舞團的家族護法被幾個大漢公然薅走,其他成員嚇得屁都沒敢放,只有一個假小子出來偷偷探消息,當然無濟於事。

接下來發生的事就沒什麼可說的了。幾個大漢輪番爽過之後,又讓她把那天參與打蘇湘紫的幾個人叫來,開了一個趴踢。

趙濤也去了,但看見這些刺毛炸鬼的庸脂俗粉,他根本提不起興趣。只看著斜陽流水找來的這幾個人把她們弄得不成樣子才解了恨。

中間有點小意外。本來趙濤是想用這種辦法報仇的,警察那面都打好了招呼,不怕報警。

結果卻是伊純那一票人經過開始的驚慌後很快冷靜下來,不但不反抗反而很配合。氣得趙濤用了不少變態招收拾她們,一個個屁股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甚至皮開肉綻、哭爹喊娘,但就是不反抗。

最後哭著喊著要認趙濤當老大,組個新家族。對那四個大漢也極盡跪舔之極。

一想起勁舞團趙濤手指頭都抽筋兒,有勁樂團老底子的他玩勁舞團也水平不錯,被伊純她們一哀求忽然覺得這仇報得索然無味。

他最終沒有日她們,只是挑了兩個還順眼的給他吹了一管。數著癱在地上那些女生的個數,甩了一把錢出來算是醫藥費。

這些女生見到錢一個個眉開眼笑,仿佛身上的傷一瞬間全好了。伊純毫無保留的說清楚了那天事情的來龍去脈。

果然,事情很簡單,就是張皓明安排的她們專門來給趙濤出醜。

目的只有一個,把蘇湘紫奪走。

趙濤看著她冷笑著,心想斜陽流水給出的主意可以用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