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鎖情咒 續(人之道)】 (85-86) 作者:枯藤昏鴉 授權代發 -

第八十五章 大意

那天現場多麼狗血多麼熱鬧已經再難窺全貌。只是多年以後學校里還流傳著舞蹈團團花被黑人男友戴綠帽而大鬧三食堂的傳說。

也許莫曉安得感謝巴拉克,沒有他的出軌也成就不了莫曉安舞蹈團團花的盛名,畢竟以她的顏值在舞團這個百花雲集的地方還上不了台面。

有人說那天是她提前得到情報帶著整個寢室去抓姦。

有人說純屬偶遇,只是黑佬的口味被她帶歪了,都喜歡吃三食堂的九轉肥腸所以才會在那偶遇。

也有人說都不對,是黑佬的新歡知道莫曉安要去三食堂吃飯而故意來跟她攤牌的。

有人說莫曉安帶著兇器,手持一把彈簧刀要捅死黑佬和破鞋。

有人說是從食堂後廚奪過來的菜刀,要把黑佬的老二切掉。

也有人說只是拿了廚房的湯鍋把滾湯潑在二人身上。

有人說當時老黑義正言辭的對莫曉安的無理取鬧一通怒斥,嚴肅警告她要提高姿勢水平,不要比誰都跑得快。

有人說另外那個女的出來把莫曉安說得一文不值,當場號啕大哭。

也有人說莫曉安帶著寢室八個女的當場就把黑佬和那個新歡給扒了個精光,把那個女的捆起來讓她們寢室里的那個同性戀當眾強姦。剩下七個輪流作戰把黑佬榨了個一滴不剩,黑大棒硬生生被磨成了白條雞。

但也有傳聞,那老黑天賦異稟,屌長二尺,如驢似馬,棍挑一大片,把迎面而來的一群小騷屄殺了個大敗虧輸,一個個被肏得心服口服,從此整個寢室都成了黑佬的肉便器,撒尿都不再用去廁所。

更有甚者說,整個寢室享用完黑屌之後莫曉安還義憤難消竟把黑佬的大屌剁下來切片給炒了!還當著眾人面一口一口吃了!

總而言之,這件本來不大的娛樂新聞很快在校內傳開,越傳越邪乎,最後學校不得不出面闢謠制止。至於實際發生了什麼也就只有幾個當事人知曉。

其實什麼也沒發生,只是大吵了一架,推翻了一個桌子,灑了些菜湯米飯。巴拉克並沒有對莫曉安動手,只是義正言辭反過來指責了她一頓。在寢室的支持下莫曉安也沒有示弱,雙方最後不歡而散。

僅此而已。

莫曉安異常沮喪、心亂如麻,她一時覺得天崩地裂。

少不更事,莫曉安一個漂漂亮亮的小女生,哪能經得起如此丟臉。回到寢室蒙頭痛哭,覺得自己成了沒法見陽光的吸血鬼,紫外線的波會讓她臉皮發燙毛孔樹立。不幸中的萬幸,她還有一個好二姐來耐心的勸她。

寢室里別人對於她的事基本都抱住看笑話的態度。基本上象徵性的勸一勸就完了,有的甚至勸都懶得勸。寢室長沒辦法,硬著頭皮說著不痛不癢的話,毫無建設性,只是為了敷衍自己這個寢室長的身份。

只有二姐楊楠不是。她耐心的陪著莫曉安,給她端茶倒水,耐心勸慰。當然莫曉安能接受這麼一個讓她曾覺得噁心的同性戀的勸慰也有一個顯而易見的原因——楊楠的名聲也不好。

她給趙濤當二老婆的事兒半個學校都知道,學院裡更是路人皆知。這麼漂亮的一個蕾絲邊甘願給一個矮矬窮當二奶不得不讓人聯想紛紛。一直有不少人堅信趙濤這些女人其實都是被楊楠掰彎了的拉拉,趙濤不過是她們可以光明正大搞在一起的幌子,楊楠才是那個開後宮的人生贏家。

不過莫曉安作為此事的資深知情者她是相信趙濤確實有一種特殊的魅力把楊楠迷得神魂顛倒。這個時候她其實很迫切的想聽取與她有類似處境的楊楠的意見。

楊楠果然與別人不同,大家都勸她快刀斬亂麻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重新再找一個。只有楊楠跟她說要積極爭取自己的愛情,不能就這麼認輸。還拿自己舉例子,說趙濤多喜歡自己,雖然女友眾多但對自己依然寵愛有加云云。

對於這種無恥讕言,換個正常人都會嗤之以鼻,唯有如同站在懸崖邊上的莫曉安能將信將疑。不過就在她將信將疑的時候楊楠收到了趙濤送來的二人1.5周年紀念日的禮物——一個精美的鑽石項鍊。楊楠帶著閃閃發光的項鍊上課,張星語、金琳都沒這待遇。莫曉安看到了項鍊盒裡的價簽,一萬三千多塊,絕對算價值不菲。

這下可把莫曉安羨慕壞了,她一直以為楊楠不會喜歡這種東西,說了幾句酸話。沒想到楊楠也不生氣,只是說她確實不像別的女生那麼喜歡首飾,但這是趙濤送的東西所以她非常喜歡。

看著楊楠很有立體感的俏麗五官,莫曉安終於信了楊楠對於趙濤來說確實有很大吸引力的說法。也不知不覺的更相信楊楠籠絡男人的手段。

在楊楠的勸說下她決定絕地反擊,奪回巴拉克,起碼也要自己做大,新來的做小。無論如何也不能讓符小宇看自己笑話。

轉眼離那天的事過了幾天,莫曉安還在踟躕著怎麼去找巴拉克,沒想到巴拉克自己先來了。他主動打電話給莫曉安要求見面,想好好談談,莫曉安欣然答應,前往赴會。結果不出所料,兩人和好如初。不過這次莫曉安低調了許多,不再炫耀她的黑人男友。

一切都在按照趙濤的計劃內進行。他覺得自己如一條窺伺河岸的鱷魚正等著獵物進來。但他還是不甘心,他恨的不只是那個巴拉克和丹,他恨所有的洋垃圾和easy girl。他要把它們一網打盡。

但……人算不如天算,計劃總沒有變化快。就在他以為已經動作很快的時候又發生了新情況。

這天正是舞協又聯誼的日子。正常情況蘇湘紫應該提前回來。

趙濤也沒在意,下午剛跟張星語母女和鄭曦4P結束就回寢室聯機遊戲了。

忽然,QQ一抖,把他從激烈的反恐精英中抖了出來。一看是楊楠,他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楊楠這幾日大多數時間都在陪莫曉安,抽出一點時間就會邀功似的向趙濤需索。按時間算現在肯定不行,但她卻發信息肯定是有什麼特別的事。

為了應付這些女人,趙濤規定,在他聲明打遊戲的時候誰也不許輕易打擾他。他甚至把遊戲的繁忙等級都定了出來。

比如反恐精英是最高級,魔獸、星際是第二級,帝國時代是第三級,其他的是第四級。不同級別有不同的召喚標準,總之級別越高越不能打擾。可今天他的反恐精英卻被打斷了。

「怎麼回事?」趙濤問。

「阿紫到現在還沒回寢室,我們已經打過去好幾個電話了,一直沒聯繫到人。」楊楠回復道。

趙濤心一沈,心想真是失算,明知道蘇湘紫「深入虎口」卻沒有防備,被慣性思維的蒙蔽,真想打自己兩巴掌。

他二話沒說,披上衣服就走了出去,只留一眾兄弟大眼瞪小眼。

到了校社聯,果然沒錯,裡面雖然開著燈但一點動靜都沒有。他回憶著符小宇的訴說繞到了校社聯後門,除了值班的人還是空空如也。

趙濤沒二話進去劈頭便問情況。那個值班的學妹認識他,便告訴他半個小時前舞團都從後門出去了,情況不言而喻。

趙濤腦袋嗡的一聲,面部肌肉扭曲。他狠狠地用拳頭砸了自己腦袋兩下,轉頭就奔留學生宿舍而去。

到了這他才發現他根本進不去,裡面房間多了,趴窗戶也不是辦法。終於他靈機一動,撥通了一個電話。正是伊純。

「喂……你在不在留學生宿舍?有沒有看到蘇湘紫?」趙濤迫切的問道,對面傳來一陣嘈雜的男女淫亂的聲音。。

「……我在這……沒見到蘇湘紫……她不是從來不來嗎?」伊純回答道。

「去問莫曉安!快!問問她怎麼回事!」

「她……她……她正忙著呢……」伊純為難的道。

「快去!忙著嘴也堵住了嗎!」

「……」對面一陣無語,過一會傳來了唔唔唔聲,趙濤知道莫曉安的嘴正在被一個黑棍捅著。

「小安,我是趙濤,我問你,阿紫去哪了?」

「唔唔唔……唔……二姐夫啊……唔……先別鬧……唔唔唔……啊……二姐夫,蘇湘紫好像跟付學姐走了……唔唔唔……」莫曉安艱難的應答道。

「她跟付筱竹去哪了?」趙濤焦急的問。

「唔唔唔……沒見到出來……應該還在校社聯……好像去主席室了……唔唔唔……」趙濤一拍大腿,心說真是關心則亂。蘇湘紫怎麼可能輕易跑到留學生宿舍來亂交?

他掛斷電話又風風火火的跑回了校社聯。到了門口他忽然被冷冽的夜風吹了一個激靈,腦子也冷靜了不少。

付筱竹領人到主席室是什麼意思?給李超敏上貢去了?可是李超敏的糞叉子可沒停在外面,李超敏能允許付筱竹擅自進她辦公室?或者說是去曲茗茗和蔣修宇的辦公室?

該死!已經一連幾天不能正常曲茗茗了,每次她都只是報平安說她沒事,其他的一句話都不會多說就掛斷了。

趙濤現在兩眼一抹黑也沒個幫手,只是心裡擔心蘇湘紫。他想了想把楊楠叫了過來。有些意外,楊楠早就等在校社聯正門外,沒一分鐘兩人便在後門匯合了。

當他們再次進入校社聯時剛才那個值班的已經不在了,可後門並沒有鎖。

裡面一片漆黑,楊楠要伸手開燈被趙濤攔住。利用手機微弱的光亮兩人摸著黑走到了李超敏辦公室外。附耳在門縫傾聽,什麼聲音都沒有。又聽了聽曲茗茗的辦公室還是沒有聲音。

他們又出去趴窗戶看,發現裡面確實空無一人。

正在趙濤發愁的時候楊楠忽然指了指走廊盡頭的鐵門,那是校社聯的倉庫,趙濤從來沒進去過。

二人走到門邊趴在門上聽果然聽見了動靜。

這門隔音效果很好,趴在門縫上聽依然聽不清,急得趙濤和楊楠直跳腳。趙濤想了想,回憶中校社聯一樓的窗戶中似乎有一扇被封死了,應該就是對應著這間倉庫。

他們又努力試了試,終於耳朵趴在門的折頁縫處能聽清裡面說話。趙濤讓楊楠去找能開門的東西,自己趴門縫聽。

「快去叫醒她!別磨蹭了!」一個女聲傳來,是付筱竹的聲音。

「姐……我……我還是不敢……」竟然是張皓明的聲音!

「廢物!都磨蹭十多分鐘了才把她衣服脫下來!你還等什麼!在我身上的能耐哪去了?」付筱竹冷冷的說道。

「姐,我現在這樣在誰身上也能耐不起來了……」張皓明帶著哭腔道。

「哼!你還想不想治好你的病了?聽姐的,這個辦法准行!干她,把她乾得哭爹喊娘!」

「姐……我真硬不起來啊!」

「把她弄醒,讓她給你吹硬,你看她胸前那兩坨賤肉多大,穿著兩個鐵圈,比洗腳房的洗腳妹還下賤!把你的雞巴夾在她事業線里,我就不信你不會硬!」付筱竹說著惡毒的話,不知道蘇湘紫到底哪裡得罪她了。

在門外偷聽的趙濤心急如焚。門顯然鎖著,他和楊楠都沒有開門撬鎖的本事,想直接闖進去是不可能的。他掃視周圍,發現了一個拖把,他準備一會用此砸門。

「姐……我……我不敢……」裡面安靜了片刻,張皓明突然說道。

「廢物!我把她嘴掰開你插進去,有我幫你,別害怕。」然後又是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姐!你饒了我吧!我真不行!啊……」張皓明好像崩潰的哭了起來。

「不行不行怎麼不行?你不是最喜歡胸大的女生嗎?來,好弟弟,趴到姐姐胸口上,姐安慰安慰你……」

「嗚……」

「好點了嗎?你不是說你一直都很喜歡蘇湘紫嗎?你看她不漂亮嗎?她身材多好,肉嘟嘟的身子,該胖的地方胖該瘦的地方瘦,不是你說她是你最喜歡的類型嗎?要不你把姐的衣服也脫光,姐上了她,你再一起上我們兩個,只要你能硬起來,狠狠操她,姐什麼都幫你……乖……」付筱竹似乎在抱著張皓明的頭在跟他說話。

「姐……我真的害怕……我怕趙濤會打死我……」

「笨弟弟,有姐給你撐腰怕什麼?姐跟李超敏的關係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出了事她也能擺平!」付筱竹誘惑著張皓明道,但趙濤覺著她怎麼都像沒安好心。

「可是我爸說了千萬別惹趙濤,他後面有大人物在,這次我們家賠了好多錢呢,我把我堂姐都搭上了……他才饒了我……他讓我堂姐給他做性奴啊!姐,我是真不敢惹他啊!」

「沒事,乖弟弟。這次只要咱們姐倆擺平了蘇湘紫控制住她,讓她也給你暗地裡做性奴,神不知鬼不覺,趙濤他絕對發現不了……你想啊,蘇湘紫被你玩了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趙濤女人那麼多,要是被他知道蘇湘紫不幹凈了他還能喜歡蘇湘紫嗎?所以姐斷定蘇湘紫肯定不敢把這事告訴趙濤。只要咱們留下玩她的證據敢跟她魚死網破,我保證她不敢不聽話!」

「姐,這能行嗎?她萬一告訴了趙濤我可就完蛋了啊!這次我能保住學籍都很不容易了,我堂姐說趙濤在公安局關係很硬,要是告我強姦我就徹底完了啊!」張皓明顫聲哀嚎著。

「弟,難道你想一輩子都陽痿嗎?你知不知道你褲子裡的那條可憐蟲現在有多噁心?它趴在我大腿上濕乎乎的我渾身都起雞皮疙瘩!你要是個男人就必須讓他硬起來!讓它硬起來唯一的辦法就是乾了你夢寐以求的女人!乾了你仇人的女人!」付筱竹大聲道。

「姐!」

「小皓,別怕,重振你男人的雄風,姐等你!有好多美妙的肉體等你去體驗,你不應該把腳步停在這!」

「姐!我是真害怕……」任由付筱竹怎麼誘惑鼓動,張皓明還是硬不起來。

接著一陣流水的聲音響起。

「啊……呃……呃……你們……我怎麼被你們綁起來了?你們放開我……」蘇湘紫的聲音響起,有點有氣無力。

「蘇湘紫,你把我乾弟弟害得陰莖硬不起來,你不覺得應該為此負責嗎?」

「乾弟弟?你就是張皓明的干姐姐?呸!狗男女!張皓明是咎由自取!」

「呵呵,乳環都戴上了還說別人是狗男女?你配嗎?」付筱竹譏諷道。

「哼!戴了又怎麼樣!我的身體是只屬於趙濤一個人的,總比你強一百倍!別以為我不知道,舞團的那些齷齪勾當都是你在背後乾的!說不定你已經被傳染上了愛滋病才會這麼變態。」

「呵呵呵呵……」付筱竹一陣輕笑,「你既然已經知道了舞團的活動那為什麼不參加進來?我原以為你是個良家婦女,沒想到都已經文身穿環了,比城鄉結合部的洗腳妹還下賤,連陰蒂上都有環,看來趙濤口味很重啊!你身上這麼漂亮的裝飾只給趙濤一個人享用太浪費了,一會兒叫留學生宿舍那些黑鬼也見識見識中國大學生的與時具進。」

付筱竹這口氣似乎並不太看得起那些黑人留學生。

「付筱竹,我警告你不要亂來,你動我趙濤會捏死你!不信你可以問他。」顯然這個他是指張皓明。

「我我……姐……」張皓明唯唯諾諾的道:「姐,她醒了我們就收手吧,趙濤要是知道了非弄死我不可……」

第八十六章 奪門

「哼……弟弟,她已經醒了,現在被我們扒了個精光鎖在這裡,就憑這個你以為趙濤還會放過你嗎?為今之計你已經沒有選擇了,不把她收拾服帖了你就等著跟趙子淇一樣勸退吧!」付筱竹威脅道。

「張皓明,你現在放了我我不怪你,就算趙濤知道了我也會跟他解釋的,你要是敢動我就等著坐牢吧!趙濤能實力你心裡清楚,誰也保不了你!」蘇湘紫也威脅道。

顯然,這下讓張皓明左右為難。

「蘇湘紫,你別嘴硬,現在你就是我碗里的肉。你既然知道我是舞團背後的人就應該明白我在留學生中的影響力。你要是不聽話我就找幾個黑鬼和印度猴子輪了你,在給你扎一針快活的藥,保證你一輩子都離不了那種快活的滋味……」付筱竹陰森森的道。

趙濤心裡一驚,不知道付筱竹的話是真是假。一個學生敢用毒品威脅別人,看來付筱竹的水很深。本來已經想砸門的趙濤反而想聽聽更多內容了。

「哼,少嚇唬人!你敢動我趙濤會讓你生不如死!他的事你應該也聽說過不少吧?他收拾女人的本事可不是假的,我奉勸你不要自投羅網,到時候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種痛苦保證你畢生難忘。」

「呦!你不說還好,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想嘗試一下……我倒想會會那個傳說中的情聖跟他過幾招,看看他到底是怎麼整治女人的,是怎麼把你們這群小賤貨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呵呵呵呵呵……說得好期待啊!我覺得我現在就有點濕了呢!」付筱竹發出一陣銀鈴般的輕笑細聲道。

「騷逼,放了我,懸崖勒馬現在還不晚。張皓明,你不要被這個瘋婆子給騙了,動了我趙濤絕對不會放過你們!」蘇湘紫不再費口舌。

「小妹妹,還是姐姐先勸勸你吧。既然姐姐今天拷了你就不會輕易放了你,你眼前只有兩個選擇,一,我叫來幾個黑鬼和印度猴子輪了你;二,好好伺候我弟弟,讓他重新硬起來。全程我都會錄像照相的,保證特寫把你拍得美美的,讓你身上所有女人的特徵都展現出來。別拿趙濤嚇唬我,你要是敢告訴趙濤我就把那些你一臉精液的照片都發到貼吧和色情網站上去,到時候N大穿環紋身院花的信息肯定上百度首頁。你們家裡競爭那麼激烈,不知道到時候我們的大情聖還會不會喜歡你?」

「瘋子!」蘇湘紫似乎要開罵。

「別,我還沒說完。不管怎麼說我乾弟弟的老二都是你們弄軟的,現在讓你這個罪魁禍首幫他恢復一下不過分吧?我乾弟弟長得帥身材也好哪裡比不上趙濤?他對你一往情深而趙濤卻三妻四妾,你不覺得你的眼光太差了嗎?今天的事只要你不告訴趙濤就無懈可擊,姐姐還可以教教你怎麼伺候男人,就算你死守著趙濤不放也可以讓他多分給你點雨露。怎麼樣?你還是乖乖配合吧!不然動起粗來你可是要吃虧的。」

「嗯……付學姐,我有件事想單獨跟你說,你過來一下,我不想讓他聽見。」蘇湘紫似乎被說動,忽然緩聲道。

「好吧,你說吧。」幾聲高跟鞋踩地聲後付筱竹道。

「啊!咬死你!」蘇湘紫突然悶吼。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傻孩子,想騙我過去咬我你還太嫩了!哈哈哈哈哈……小皓去干她!」付筱竹識破了蘇湘紫咬人的計策。

「誰也別想碰我!付筱竹我早晚咬死你!救命啊!救命!救命!嗚……救命……唔……」蘇湘紫計不得逞開始大聲呼救,但沒幾聲嘴就被堵上了。

這時候趙濤再也不能偷聽忍耐了,他輪起牆角的拖布就開始砸門。就在這時楊楠回來了,她拎著一根帶鉤的大撬棍沖了過來。

「開門!付筱竹、張皓明!我知道你們在裡面!給我開門!你們要是敢碰阿紫我宰了你們!」趙濤奮聲大吼道,輪起撬棍便往門鎖上砸。

「姐……是趙濤!趙濤來了!這可怎麼辦啊!」張皓明帶著哭腔道。

「慌什麼!你也是大男人,比他還高還壯怕什麼!一切有姐呢!」

付筱竹說完,忽然門鎖一動,門從裡面被一腳踹開,咣當一下,差點把正砸門的趙濤撞倒在地。這一下力道不小但也不算特別大,也虧趙濤肉厚,要是張皓明全力一踹能撞趙濤個骨折。

趙濤氣血上頭,倒退幾步停下,看見付筱竹舉起撬棍便打。付筱竹不躲不閃只是面沈似水的盯著趙濤,幸虧楊楠在後面拽住了趙濤胳膊,要不然這一下非把付筱竹這麼個嬌滴滴的美人打得骨斷筋折不可。

噗通!站在付筱竹側後方的張皓明突然跪在地上聲淚具下的道:「趙哥,這這這這這這……這不關我的事啊!我一個手指頭都沒碰蘇湘紫啊!」

張皓明的這個舉動讓付筱竹表情瞬間僵硬了起來,她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回頭看張皓明。趙濤不管那麼多,放下舉著撬棍的手臂,抬起另一隻手狠推了擋在前面的付筱竹一把,給她推了個大趔趄。付筱竹的胸脯真不是蓋的,趙濤張開五指一把推上去竟全都陷入軟肉之中。

走進去趙濤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

裡面大概有三十幾平,沒有窗戶,光源全靠頂棚的一盞圓燈。左邊角落裡一個大鐵籠子,足有一米五高,兩米見方。左邊靠牆鋪著一個足足有四十厘米厚的大黑床墊,床墊側面還連著環圈。右邊牆邊有一個鐵架子,上面固定折皮環圈,這個東西趙濤經常在愛情動作片里看到是固定人用的。鐵架子旁邊是另外一個架子,這個是放東西的,上面有著各種各樣的假雞巴,型號不一大小不一。除了假雞巴還有皮鞭、蠟燭、繩索等等。籠子和架子中間有一個鉤子從棚頂垂下來,這東西趙濤頭一回見但並不陌生,是用來吊人的。下面還有一個工字形的架子後面連著高功率電動自慰器,強制高潮機。此外還有不少箱子、兩把椅子和一面一人高的大試衣鏡。不過最讓趙濤目眥欲裂的不是這些,而是在屋子最中央的一個婦科檢查床。

這整個是一個調教室啊!

黑色的檢查床鋼架明亮,一看就是新貨。此時上面正拷著一個人。她雙腿分開,兩個小腿拷在腿架上,雙臂彎曲,雙腕成W型拷在腦袋兩側。腰部也被一個長皮拷拷住,整個人完全動彈不得。正是蘇湘紫。

此時她已經一絲不掛,就連襪子都被脫光。嘴被一團布塞住,似乎是她的為了勾引趙濤買的弔帶襪。蘇湘紫的身體亮晶晶的被抹了東西,整個身體呈誘人的蜜色,碩大的乳房如兩隻海碗扣在胸口,粉嫩的乳頭上兩隻乳環閃閃發光,讓人恨不得咬上一口。略微有肚腩的肚子兩側的弧線內收,被皮帶綁著顯得更纖細。向下忽然有點誇張的外擴,肉感十足的屁股有些顫巍巍的對著門的方向。因為雙腿岔開的關係臀縫大開,已經做過褪色脫毛的陰戶誘人的在打著招呼,一隻小環穿過陰蒂,讓陰蒂調皮的暴露在包皮之外,緊緻的菊花對著趙濤一縮一縮的,表示這它主人的激動。

「濤!主人!你終於來救小奶牛了……她們欺負我,你打死他們!」蘇湘紫這是動了真情,並不是學曲茗茗的婊里婊氣。豆大的淚珠從頗似方彤彤的大眼睛裡一顆顆花落,引得趙濤一陣心疼。不過,她渾身油亮的蜜色模樣也引起了趙濤的性慾。

「哥……哥哥哥哥哥……」趙濤憤恨的一回頭,張皓明從後面膝行過來,嘴巴都直打顫。

「張皓明你好大的膽子!」

「哥……這真不怪我,真跟我沒關係!不信你問阿紫,我絕對一個手指頭都沒碰她!我是陽痿啊!我的雞巴根本硬不起來!您大人大量可得明察啊!」張皓明眼看要哭了出來。

「去你媽的!」趙濤看他那窩囊樣也懶得理他,窩心一腳把他踹翻在地,給楊楠使了一個眼色,砰的一聲,楊楠把大門重新關上。

「呵呵,你想怎麼樣?」付筱竹抱著手臂還是冷冷的道。

「怎麼樣?小楠,把這個賤婊子給我捆起來!」

「捆我?不必麻煩了,不就是上床麼,我都配合你,來吧。」付筱竹的語氣輕描淡寫。她退了幾步到大床墊旁邊,雙腿併攏屈膝坐了下去,這個動作中她上身一直保持挺直。

坐到墊子上雙膝向左,腳跟向右後,一雙長腿把水綠色的長裙支撐成一個三角形。她雙手按著床墊,挺著胸讓她本就異常飽滿的弧線更加誇張,嘴角上翹,笑吟吟看著趙濤,一股優雅的氣質說不盡的風流。不得不說,她有一種又純又欲的氣質,這對男人來說是最高級的誘惑。

她容顏絕美,是趙濤在現實中遇到的第三個絕色美人,另外兩個是沈慧珠和李超敏。單論顏值她還要高於李超敏。

趙濤覺得只是畫了自然妝的她顏值就可以與一線女明星媲美。什麼高圓圓楊冪劉亦菲古力娜扎,如果付筱竹跟她們站在一起也絕對能分庭抗禮。

「小楠把那個廢物拷在椅子上!」趙濤對楊楠吩咐道。張皓明雖然人高馬大但已經被嚇破了膽,連忙求饒。

趙濤心煩的瞥了他一眼,告訴他只要聽話這次就饒了他。張皓明於是非常配合的讓楊楠把自己拷在一個自帶鐐銬的椅子上。

趙濤走到付筱竹跟前道:「你可以打電話報警,也可以找你那些黑人朋友求助,不要說我趙濤欺負你。」

「咯咯咯咯咯……既然我抓了你女朋友我就會負責,何況跟我們學校的大情聖上床不知道是多少女生的夢想呢!我怎麼會找不相干的人來打擾好事呢?」付筱竹用輕輕的語氣緩緩的說道,沒有一絲魅惑的表情卻讓人怦然心動。

「那你張嘴把它吹硬。」趙濤挺了挺褲襠。

付筱竹嫣然一笑,眼波流轉又帶著一絲輕蔑。男人還不都是一樣?

她伸出玉手如拉趙濤褲鏈,沒想到等待她的卻是一記重重的耳光。

啪!

付筱竹頭被打得一歪,白皙水嫩的臉頰上多了一片紅印。

她表情變化有些生氣,趙濤卻不在乎只是冷冷的說道:「用嘴拉開。」

付筱竹運了運氣,胸口起伏了一陣,壓住怒氣,我

瞟了趙濤一眼,然後把臉湊到男人褲襠前,朱唇輕啟貝齒開合咬住了拉鏈頭。

她雙手抱著趙濤屁股,費了半天勁才把拉鏈拉開。趙濤的老二已經半硬,頂著內褲挺出來。

付筱竹有點驚訝,她從來沒遇到過有男人能在這種情況下還不堅硬如鐵的。

這次她用手解開扣子,幫趙濤脫褲子沒有挨巴掌。當趙濤的老二完整呈現在她眼前時她似乎不自覺的說了句「也不大」。本以為趙濤又要動粗,沒想到他只是冷笑了一聲道:

「大有什麼用,這根就能讓你高潮上天!」

付筱竹掃了趙濤一眼顯然不信。

她握住雞巴根,用嘴唇把裹著龜頭的包皮擼開,丁香小舌在龜頭上打著轉。

很快老二硬了起來,付筱竹含住一多半在嘴裡賣力的吮吸。

這騷貨的口技真好!可以跟余蓓媲美!趙濤如是想。自己也開始挺動後腰在美女學姐嘴裡抽插起來。

嗯……

一陣呻吟,趙濤回頭一看,原來楊楠還沒把蘇湘紫放下來,而是如餓狼班撲了上去正玩著她那對誘人的大奶。

在付筱竹高超的口技下沒多久趙濤也來了感覺。他故意沒一上來就強忍著,而是希望能早點溢出精液讓付筱竹中咒。

果然,沒多久一直不抬頭看趙濤的付筱竹忽然抬起頭看著趙濤,就像AV女優。只是她的目光逐漸柔和,少了剛才那絲輕蔑。

突然,趙濤抓住了她挽著丸子頭的後腦勺,堅硬的老二狠狠地懟進付筱竹喉嚨里,不管不顧的瘋狂抽插。

啊……唔唔唔……唔唔唔唔……

沒有預料中的乾嘔。付筱竹的嗓子仿佛有自我意識,龜頭剛探過去時是緊的,再一頂便放鬆下來能輕鬆插進喉嚨。付筱竹縮著兩腮,靈巧的舌頭墊在雞巴下面力度正好的向上擠壓,嘴巴把整根雞巴緊緊包住又不影響抽插動作。

這個技巧真高明!不知道是她天生聰明還是經驗太豐富,總之讓趙濤很爽。他真想一發直接射在付筱竹嗓子眼裡。

「脫光上衣。」趙濤覺得差不多了抽出雞巴道。

付筱竹穿了一件白色的高領寬鬆外套,布料很厚實,拉開后里面是一件襯衫。三下五除二付筱竹脫得就剩胸罩了。

趙濤一把按倒了美女,狠狠一用力,把大罩杯推到了鎖骨,兩隻堪稱完美的巨大玉兔彈出。

那兩隻玉兔形狀如多半個圓球,即使躺著也幾乎不癱下來。兩隻嫩粉色的奶頭如小拇指尖大小,乳暈如雞蛋大小,粉嫩的蓓蕾顫顫巍巍的在峰頂搖曳,被心癢難耐的趙濤一口咬住一隻。

這對乳房絕對夠大,起碼G罩杯,比蘇湘紫的還大了一圈。乳房極其堅挺,上緣離鎖骨只有三四根手指的寬度。乳頭幾乎在乳房正中央,皮膚白皙與楊楠有一拼,不過她是傳說中的冷白皮,顯得更性感嫩滑。

嘗過了蓓蕾的滋味,趙濤把整張臉都埋進山谷中,那緊緻的嫩肉一時竟讓他有些迷失。他雙手一左一右把著兩隻巨乳,一個手掌只能抓住半隻乳房,軟嫩的乳肉在手中變換各種形狀,說不上怎麼形容這種手感,但絕對是在蘇湘紫白玉茹於鈿秋她們身上沒享受過的一種體驗。

嗯……啊……

甜膩悠長的呻吟從付筱竹口中吐出,敲擊著男人的心弦。

趙濤忽然把付筱竹的裙子連同內褲一併扒下來,露出裡面的肉色弔帶襪。

付筱竹的陰毛比較濃密但修剪得很整齊,看上去充滿了健康活力。

趙濤挺著老二道:「安全套放在哪了?」

「沒事,是安全期可以直接進來。」付筱竹雙眸如霧看著趙濤道。

「呵呵,我是怕你有病。」

「哼!我包里有。」

趙濤吩咐楊楠給他找來了安全套,撕開袋子吸在唇上,給付筱竹表演了一把用嘴帶套的把戲。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