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情咒 續(人之道)】 (89-90) 作者:枯藤昏鴉 授權代發 -

簡體

第八十九章 協議 book18.org

那丁字形貞操帶乃黑色皮革所制,上面鑲著金屬片,硬邦邦的,只在陰唇縫前有一個小手指寬的縫隙用來排尿,別說老二了就是手指都塞不進去。不過後面的孔還比較大,起碼塞得進去手指,老二勉強能進,只是孔洞周邊鋒利的金屬邊讓任何男人都會望而卻步。 book18.org

「變態!是不是李超敏逼你穿的!她怎麼可以這樣對你?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發炎了怎麼辦?」趙濤怒氣翻騰,連珠炮的問曲茗茗。 book18.org

「……我本來就是李超敏的玩物,她想怎麼處置我都反抗不了,你根本不知道她家的勢力有多大……呵呵……不過是戴了這個東西……我能受得了……嘶……就是不能跟你做愛了……」眼淚從曲茗茗眼角滑落,「我好想你……天天都想你睡在我身邊……抱抱我好麼?」 book18.org

曲茗茗可憐兮兮的猶如歸巢的雛鳥抱住趙濤,把頭貼在他鎖骨。 book18.org

曲茗茗還是那麼耐看,標準的學生女神,沒有特殊的氣質標籤,只是美貌與溫和,有點柔柔弱弱的又有點精明幹練。 book18.org

她穿著一套黑色連衣裙,比往常更有女人味。趙濤想給她口爆一次解解相思苦,但曲茗茗搞了五分鐘他也沒射。趙濤沒找過幾次小姐,不知道會不會在她們嘴裡很快繳械,但是自己女人們的水平還都沒法讓他很快射出來,余蓓楊楠也不行。 book18.org

趙濤知道不能讓李超敏等太久,廁所畢竟不是個好地方,看曲茗茗可憐,他掏出了幾顆糖給她道:「茗茗,這是我最喜歡吃的糖,我也會跟我喜歡的女人分享……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這顆糖就代表我的愛,你想我了就吃一顆,我也在想你…………啊……張嘴來一顆。」 book18.org

趙濤扶起癟著嘴的曲茗茗,踮起腳在她額頭上親了一口道。曲茗茗看了看那些糖,一共只有十顆,她珍而重之的一顆一顆的碼進自己手包的夾層里,道:「快去吧,跟李超敏談談,不要提我,我沒事的。」 book18.org

趙濤明知道曲茗茗這只是客套話,但他還是頗為感動,可能論賣可憐的本事曲茗茗的段位太高,連付筱竹都給比下去了。 book18.org

趙濤轉身過去,剛走三步,曲茗茗忽然道:「等等……」 book18.org

趙濤轉身,還沒說話曲茗茗再次撲了上來,她瘋狂的吻著趙濤,連唇膏都蹭花了,半晌才又依依不捨的把趙濤放走。 book18.org

趙濤帶著對李超敏的憤恨走進了她辦公室。一進門大美女學姐正在看手機,見他進來把手機一放指了指桌子上的咖啡杯道:「去,先給我沖杯咖啡,我們慢慢聊。」 book18.org

趙濤剛要動怒跟她理論一番,卻看見咖啡杯旁邊放著一把亮晶晶的小鑰匙,不用說,這是曲茗茗貞操帶的鑰匙。李超敏雖然學習成績不咋樣但整人的本事還是有一套的。 book18.org

趙濤一手拿起咖啡杯一手要去拿鑰匙。他手剛摸到鑰匙沒想到被李超敏按住了手背,那隻大手滑嫩而有力,按著趙濤手背把鑰匙從他指縫裡抽了出來。用拇指與食指的指甲掐住鑰匙孔,抬起手把鑰匙晃蕩了幾下,嘴角露出戲弄的微笑,然後手心一揚,把鑰匙攥住、放在抽屜里。 book18.org

兩人都沒有說話,無聲勝有聲,李超敏美麗的鳳目眨也不眨的看著趙濤,臉上保持著笑意等著他去沖咖啡。這對她來說是一回合的勝利。 book18.org

呵呵……趙濤冷笑了兩聲,端著杯子去大辦公室給她沖咖啡。 book18.org

大辦公室里沒有人,他磨好了咖啡,四處張望沒人,他掏出了一個用過的安全套,這是他專門為李超敏準備的作料,分量遠比糖心裡的多得多。他小心翼翼地倒進去一半,他知道不需要太多,李超敏可能還要續杯,要讓她沉迷於自己沖的咖啡。 book18.org

趙濤故意冷著臉把咖啡端給李超敏,李超敏奸計得逞的接過杯子,美美地嘬了一口,猶如抽了海洛因的毒蟲,喝完自然而然的把腦袋靠在椅背上,閉上雙目,胸口鼓起深吸了一口氣,過了半晌才緩緩呼出,喉嚨重重的蠕動,嘴裡品味著舌根與喉頭間的回甘。 book18.org

良久,她忽然睜開眼睛,看向趙濤的眼神帶著迷離魅惑的風韻,還透著掩飾不住的愛火。 book18.org

她沒有直起身也沒有說話,而是又端起杯抿了一口。還是那件黑風衣,只是這次敞著懷,露出裡面被肉包子頂得緊緊的白襯衫,領口繫著一條黑色的小領帶,大氣中中帶著一絲俏皮可愛。由於椅背有一些傾斜,她靠在上面只是稍稍低頭喝咖啡,好像咖啡杯已經放在了她那對大肉山上了。 book18.org

一口咖啡進口,眼睛下意識的眨了一下,鼻翼顫動,望向趙濤的眼神更加迷離,嘴角的笑意不再是貓捉老鼠的戲謔而是自然而然的喜悅。 book18.org

她偏著頭靜靜的望著趙濤,整個人都慵懶的安靜了下來,只有拿著小勺的手指還在輕輕攪動。一分鐘過去她還是沒張口,竟恍惚間仿佛入迷了。 book18.org

「學姐,還有什麼需要我彙報的嗎?」半晌趙濤冷著臉問道。 book18.org

李超敏微微一笑,雙手托著咖啡杯放在豐滿的長腿上,道:「棋類比賽是你主意吧?」 book18.org

「莊毅學哥剛上來當然要搞點像樣的活動證明一下自己,我只是他的助手。」趙濤坐下道。 book18.org

「呵呵,他可沒這麼大魄力,如果不是你的主意你們輔導員於鈿秋會同意嗎?」 book18.org

「呵呵,棋類大賽是好事,她有什麼不同意的。校慶說到底是你們主校區的事,跟我們三本學院能有多大關係?做得好都是你們的功勞,做得不好也沒人在意,不如自己搞一場大活動,搞成了也算是於老師的工作成績不是?」 book18.org

「嗯……沒錯!沒想到你想得倒挺開,但就沒想過校社聯會反對嗎?你們把如此大的活動搞下來肯定要影響學校的文藝匯演,我如果說反對也合情合理吧?」李超敏一手托著咖啡杯另一手捏著杯耳轉動著杯子,手部的肌膚光白無暇,似乎比杯子還要光滑。 book18.org

「嗯,合情合理。」趙濤耿直的道。 book18.org

「既然合情合理你難道不應該謝謝我嗎?」 book18.org

「謝?謝就免了,校社聯反不反對我們都要搞,我和莊毅的分量不夠就讓於老師出面,於老師的分量不夠還有我們牛院長,總之棋賽必須搞,大張旗鼓的搞,這可是我們學院為校慶獻的禮,誰也攔不住。別說校社聯,就是盛路林和苗雙琴來了都阻止不了。」苗雙琴正是主持工作的校團委副書記。 book18.org

「好大的口氣!但是……你難道不明白就算盛路林和苗雙琴不反對只要我李超敏反對你就還是什麼也幹不成麼?趙濤,這幾天我也了解了你一下,我知道你在公安局有點關係,自己手裡也有幾個小錢,但螞蟻是不能撼動大象的。」李超敏跟他說話始終笑吟吟的帶著一股輕視,這讓已經有點習慣了裝逼的趙濤不太舒服。 book18.org

「螞蟻?大象?就算是草履蟲與史前巨獸的差別又能怎麼樣?我們各走各的路。螞蟻好哇,螞蟻就是因為小,所以就算被大象一腳踩進泥里也死不了,能被大象踩死的都是那些有點體積的動物,高不成低不就所以才總想著巴結大象卡點好處。」 book18.org

「噗嗤……你倒會形容,剛才那句話我收回,你趙濤現在可不是螞蟻,你起碼是是條橫行霸道的土狼、鬣狗,草原上一般的小動物遇到你會被你吃得骨頭都不剩。」不知道她眼中的小動物包不包括趙子淇和張皓明。 book18.org

「別別別,我還是做我的小螞蟻,免得被大象踩死。」趙濤陰陽怪氣的話並沒有引來李超敏的不滿。 book18.org

「那……小螞蟻,大象支持你辦活動還出了獎金,你難道不應該謝謝大象嗎?還是說這隻小螞蟻太沒禮貌不會說謝謝。」 book18.org

「不是小螞蟻不會說謝謝,是大象已經收了小螞蟻的利息還何必還要道謝呢……」趙濤意有所指。 book18.org

「利息?我什麼時候收你利息了?一直都是你在得寸進尺,而我一再退讓,我李超敏還從來沒對什麼人如此忍讓過,你是第一個,你應該感到榮幸……還是那句話,我喜歡別人尊重我……」李超敏再次拿出賭神龍四的經典台詞,高高在上的語氣讓趙濤渾身難受。 book18.org

只是李超敏這時還不知道,從這一年開始,中國最出名的「老四」不是龍四也不是喬四而是趙四。 book18.org

「榮幸?我確實很榮幸,不過學姐,你真的不知道收了我什麼利息了嗎?剛才桌子上那把鑰匙就是您收的利息啊!」趙濤故意嘆息道。 book18.org

「哦!你說那個啊!看你一副老實相沒想到還很會倒打一耙噢!有人偷了我的東西還弄髒了,現在我把東西鎖好不是理所應當的嗎?天理昭彰,什麼時候成了我問你要的利息了?應該我向你要折舊費才對吧!只不過我很大度,不與你計較。」李超敏又喝了一口咖啡。 book18.org

李超敏的話不緊不慢不溫不火,但話語間透露的是高人一頭的優越感,完全把曲茗茗這個副手當成了她的私產,一個私人的物件。趙濤知道,這其實是李超敏在故意挑逗他,想看他的反應,趙濤當然不吃這套。 book18.org

「笑話!茗茗是一個大活人,不是一件東西,她想跟誰好是她的自由,任何人也沒有資格控制她!所以還請學姐你把鑰匙還給她,別做這麼幼稚無聊的事。」趙濤冷冷的說道,也並沒動怒。 book18.org

「還給她?你怎麼知道她不樂在其中呢?我可沒有逼她,不信你可以把她叫進來,看她怎麼說,問問她是不是自願的……不過我很奇怪誒,你算是她什麼人,跑我面前說這些話?炮友嗎?」李超敏諷刺道。 book18.org

「茗茗現在是我女朋友,是我對象,怎麼樣,這個資格夠吧?!她被欺負了我當然要給她出頭!」趙濤忽然起身,雙手拄著李超敏辦公桌逼視著她道。 book18.org

李超敏毫不露怯的仰頭對視,嘴角的笑意始終沒有冷卻。她捏著小勺在杯中輕輕攪動道: book18.org

「怎麼?生氣了?看你平時長得不起眼,生起氣來還蠻帥的嘛……咯咯咯……」說完她又喝了一口咖啡。 book18.org

趙濤盯著她,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 book18.org

「你說曲茗茗是你女朋友,那十五公寓108的那些女生又是什麼?你趙濤已經是這個學校里女朋友的最多的人了,我警告過你校社聯不是藏污納垢的地方,你非但不聽還變本加厲,你說我這個校社聯的主席是不是該管管?」 book18.org

「李主席,這個學校里女朋友最多的人應該就在這間屋子裡坐著喝咖啡吧!我趙濤的這幾個女人還排不上好吧!」趙濤又坐下抱著雙臂回懟道。 book18.org

「嘶……你知道的還挺多,不過我那些不叫女朋友,最多……嗯……最多只能叫玩伴,你的那些女人也是嗎?」 book18.org

「不是,我的女人都是我的女朋友,我從來沒把任何女生當做玩伴!」趙濤說這話時義正言辭,但心裡是虛的。 book18.org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李超敏一陣輕蔑諷刺的輕笑,「這是我今年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呵呵呵呵呵……」 book18.org

「行了,李學姐,我們不要浪費時間了,你說吧,想讓我怎麼做你才肯放過茗茗。」趙濤最終還是不耐煩了,他也覺得自己的說辭很可笑。 book18.org

「放過?她本來就是我的,你死乞白賴的問我要,應該是我說『你怎麼樣才能放過她』才對吧?」李超敏攤攤手。 book18.org

「我說過了,茗茗是一個大活人,現在是我女朋友!選擇我是她的自由!她不是屬於你的一個什麼東西!」 book18.org

「哦?那你帶她走好嘍!找我幹嘛。」李超敏自顧自的喝完了最後一口咖啡。 book18.org

「找你是想讓你放過她!把鎖著她的鑰匙還給她!我們不要兜圈子了,你就說要我怎麼辦就可以了……」趙濤不耐煩的道,他自認為有很好的涵養,但是對於李超敏他總是有種天然的煩。 book18.org

「儂,再給我沖杯咖啡再說。」李超敏把杯子一躉。 book18.org

「好!」趙濤心中冷笑著拿走了杯子,又如法炮製給她來了一杯。 book18.org

再回到李超敏辦公室她顯然已經想好了要求。她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道:「趙濤,想拿我李超敏的東西不是不行,我什麼都有,每年以我名義給貧困生髮的補助就有上百萬,我不是小氣的人。但是你必須給我一個理由,或者是等價交換。」 book18.org

「我洗耳恭聽。」 book18.org

「想拿回鑰匙也容易,條件只有兩個:第一,這次棋賽既然校社聯主辦你們承辦,你我就是直接的上下級,棋賽的大小事務我要一手全抓,你們承辦的工作我只接受你一個人的彙報。」李超敏喝了一口咖啡。 book18.org

「這個沒問題!」 book18.org

「第二,為了讓這次棋賽辦好,你的行蹤必須隨時向我通報,我什麼時候讓你來彙報工作你就要什麼時候來,而且為了維護賽事的風紀我不許你在此期間再拈花惹草。」 book18.org

「我憑什麼想你通報行蹤!還有,我彙報工作只能在在校的不上課時間,其他時間恕不奉陪!」 book18.org

「嚯嚯……趙濤,現在是你在求我,不是我在求你,你可要搞清楚狀況哦!只要你答應我的條件,等比賽一結束這把鑰匙我就會還給曲茗茗,也許還會有其他獎勵哦!」李超敏再次拿出鑰匙,手肘拄著桌子,用指甲掐著鑰匙在趙濤面前晃蕩。 book18.org

「可是我真的不能隨叫隨到,我有那麼多女友需要照顧,不可能有那麼多時間。」趙濤也是無奈,這一條無論如何也答應不了。 book18.org

「嗯……那好吧,我就退一步,我找你的時候你如果來不了必須告訴你在哪、幹什麼,另外不許犯規,如果犯規我可是要懲罰你的哦!」 book18.org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趙濤還是答應了除了讓他隨叫隨到之外的其他要求。畢竟告訴她行蹤自己鬼扯一通就好了。 book18.org

「唉……好!」趙濤最終沒有選擇與李超敏正面剛,他還有其他事要做,這時候再得罪李超敏不是個好選擇。 book18.org

「沒什麼事我先走了。」 book18.org

「嗯……走吧……哎,曲茗茗的就那麼好玩嗎?」李超敏突然問道。 book18.org

已經轉過身的趙濤又轉過來,瞅著李超敏的眼睛道:「呵……你自己不清楚嗎?」 book18.org

「切……我又沒長你們那條東西。」 book18.org

「好玩!很好玩!」說完趙濤頭也不回的走了。 book18.org

出了校社聯的門趙濤舒了一口氣。 book18.org

他在公安局蹲了二十天,李超敏就被鎖情咒折磨了二十天,再加上出來前後的時間,李超敏已經被折磨了一個月。 book18.org

李超敏這種性格的人趙濤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事來。他一直很奇怪為什麼這麼多天李超敏一點行動都沒有。沒幫他也沒有踩他,把他被抓起來這件事當做空氣。但無論如何再相見一定不能只是點頭哈腰的打打招呼這麼簡單。 book18.org

她扣住了曲茗茗,以此作為人質,其實這本身並不算什麼,但李超敏畢竟是李超敏,她就是那個不能隨便逾越的龐然大物,她的任何威脅都不能當做不存在。能得到現在這個結果也算差強人意,只是心中的疑惑還是沒得到解答,總有不太好的預感。 book18.org

第九十章 光 book18.org

衣袂飄擺、白腿奪目,已是初夏時節。 book18.org

樹影在下午的陽光中搖曳,一陣風吹過發出沙沙的聲音。 book18.org

懸鈴木、側柏、皂莢、楸樹、櫸樹、大葉黃楊、法國梧桐……那些平時看不出什麼奇異的樹木伴隨著這下午的藍天、白雲、陽光和清風讓人覺得分外的和諧美好。 book18.org

雲彩輕輕的飄著,一會兒遮住陽光、樹影淡去,一會兒放出太陽、樹葉閃爍。三三兩兩的人群悠閒的走過,校園裡的流浪貓躺在草地上打著哈欠。 book18.org

他們中有剛從教室出來的女生,一手拎著水果袋子一手拿著零食。不顧形象的吃著,仿佛已經放棄了脫單的掙扎。 book18.org

有衣冠整齊步態優雅的女神穿著高跟鞋背著小包昂首路過。只是優雅精緻的她手裡還拿著椅墊,暴露了她去自習室的行蹤。 book18.org

也有幾個男生塌拉著膀子邊走邊嘮,一副被學習抽空了精氣急於回寢室開電腦補充能量的架勢。 book18.org

還有穿著拖鞋蓬頭垢面出來,拎著一桶煮好的方便麵懶洋洋的往寢室走的人。不用說,這是昨晚跟遊戲奮戰了一夜剛剛起床買「早點」的。 book18.org

他們都走在校園裡綿長無際的林蔭路上,無論是高傲還是隨意、是精神還是頹廢、是丑還是美,他們都透著待釋放的朝氣,這體現在她們臉上鼓起的青春痘上、他們拉碴的從未修剪過的鬍鬚上、她們剛試著自己搭配還顯得不倫不類的衣服上、他們眉宇間談論遊戲時露出的衷心喜悅上。 book18.org

還不到下課的時間,路上並沒有多少行人,整潔的校園裡芳草嫩綠、綠樹茵茵,那些開始學著大人的樣子行走的人們從趙濤眼前穿過好像一顆顆流星擊中了他的心。 book18.org

趙濤忽然覺得這片歲月靜好是他多麼想追求、多麼想留下的東西啊!太陽照在臉上,仿佛有一股新鮮的氣味在洗禮著他,他想起那個偷偷借光碟玩《同級生》的夏天。 book18.org

那時他還是一個對愛情和女人充滿幻想的少年,他憧憬著以後大好的前途,對那些因為自己「不努力」而下崗的工人充滿了鄙視。 book18.org

那時候他想著打完了遊戲就要好好學習,上一所好大學,找一個理想中的女朋友,畢業了找一個高大上的白領工作,就像南韓和台灣電視劇里演的那樣,西裝革履、開著私家車、夾著公文包出入於CDB的高檔辦公區,到處都是高樓大廈玻璃牆。中午吃著用乾淨整潔的一次性餐盤裝的便當,或者麥當勞、必勝客這樣的快餐。如果減肥則只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讀著南方系的報紙、雜誌。 book18.org

不敢幻想走上人生巔峰,總之會有車有房、有體面的工作和體面的老婆,在紙醉金迷的都市裡占領一席之地。 book18.org

當然在他憧憬的故事裡如果幸運也可能會出現屬於他的櫻木舞,屌絲的逆襲總是要充滿了戲劇性,克魯蘇的情節沒有那個青蔥少年能夠拒絕。 book18.org

年復一年的夏天,正如年復一年的青春。 book18.org

只是當青春遠去時夏天還在,於是每一個中年人、老年人在初夏時節的寧靜里都會忽然回潮青春的影子。而幸運的趙濤擁有了切切實實的第二次青春,一切的美好都再現眼前,這分歲月靜好恍然間已經讓他迷醉,他很想沉浸其中不在脫離。 book18.org

他想,如果這時的他也能像剛才那個穿著拖鞋買泡麵的男生也挺好,在這座象牙塔里盡情享受孤獨帶來的放鬆和愉快,讓只屬於男生的小快樂小確幸燃燒掉金黃的光陰,把一切美好鎖在只屬於個人世界的回憶里。 book18.org

想到這他忽然啞然,對於自己這又當又立的想法真覺得慚愧,那些女孩的美妙胴體不正是他一直渴求的嗎?他脆弱的感官早已不能沒有她們的刺激,他稀少的榮耀不也正是她們在標註嗎? book18.org

他輕輕一嘆,暗想如果一切都按照他的想法發展該有多好,只可惜他的世界不是《同級生》而是《日在校園》。如果現在還是漢朝,那麼他已經享受過一次與伊藤誠相同的待遇了,只是他只會寫寫網絡小說,不會寫無韻離騷。 book18.org

很遺憾,他的櫻木舞不會優雅而略帶羞怯的追他,只會利用自己的資源來征服他;他的田中美沙不只是個脾氣直爽的運動健將,還是個只喜歡女人的蕾絲。一切都沒有想像中的美好,真正不變的只有這初夏的景色,這個萬能的青春場景。 book18.org

他緩緩的邁出步子漫無目的的走著,忽然一陣歌聲傳來,一個女聲在唱《夏天的風》。 book18.org

嗬!還真應景! book18.org

夏天的風 我永遠記得 book18.org

清清楚楚的說你愛我 book18.org

我看見你酷酷的笑容 book18.org

也有靦腆的時候 book18.org

夏天的風 正暖暖吹過 book18.org

穿過頭髮穿過耳朵 book18.org

你和我的夏天 book18.org

風輕輕說著 book18.org

…………………… book18.org

他尋聲找去,歌聲輕柔,沒有溫嵐那種水平,顯得有些青澀,但這反而更叩動了趙濤的心弦。歌聲沁入心脾,滋潤了這個老太監乾涸的軀殼。 book18.org

穿過林蔭路,終於,他走到了小體育場。 book18.org

小體育場是一個不標準的小足球場,這時露天看台上已經坐了百十號人,有男有女,做得比較密集,占領了看台的東側。看台西側則坐得比較稀,但個個衣著光鮮。而在北側則擺了一排桌子,裡面坐著一排人,在她們面前不遠處正有一個女生拿著麥克風在唱著。 book18.org

他看見了那排桌子前面貼的字「新生歌手大獎賽」。 book18.org

他恍然,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新生歌手大賽了。 book18.org

這個比賽他曉得,與其說是比賽不如說是校文藝部在大一新生和大二學生里選拔幾個能歌善舞的來充實文藝部的力量。至於那個獎一直是個迷,要看每屆的贊助商是誰,總之都是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也沒人在意,賽事也辦得不隆重。 book18.org

每一屆都一樣,在這個體育場,每個學院的學生會裡出些人當觀眾,校文藝部和歌唱團出人做評委,但他舉目細看沒發現付筱竹的身影。 book18.org

這實際上就是一種另類的納新儀式。只是人家校文藝部比較有牌面,人家的納新有儀式有贊助而已。 book18.org

因為校慶,學校幾乎暫停了所有其他大活動,但這個保留了下來,目的也是為了為校慶選拔一些優秀歌手。 book18.org

回想05年的夏天,他寢室的孫艾博就抱著吉他參了賽,取得了不錯的名次,雖然最終沒有到校文藝部工作但也算是校歌唱團的成員。畢竟他們不是一個有音樂專業的學校,歌舞出色的還得海選。 book18.org

受了超級女聲的影響,從05年開始,觀眾席的每個人都會發一朵假花,在歌手唱歌時可以象徵性的送花。當然唱完之後花還得觀眾拿走,花的數量算是歌手人氣的一種表現,會作為評委參考的依據。 book18.org

趙濤只是站在體育場門口不遠處沒有去觀眾席湊熱鬧,吹著清涼的風曬著和煦的陽光,他心中似有萬千感慨,但這些感慨都融化在胸膛不想用言語表達,只想聽聽更多的唱。 book18.org

接下來是一首《被風吹過的夏天》,趙濤暗笑怎麼都如此應景。只是一個女聲在唱,水平一般,趙濤如一個老頭在看這些孩子們的表演,無論水平如何都會會心一笑。 book18.org

接著又是幾首歌,有學阿杜的《堅持到底》,有唱SHE的《波斯貓》,還有當時網紅的一些歌如《孤單北半球》、《六月的雨》、《寓言》、《將軍令》等等,不過最引起趙濤主意的還是三個。 book18.org

第一個是四個大男生,穿著籃球背心露著胳膊,都不矮,有一個還留著到肩膀的長髮,他們四個唱了一首《流星雨》。 book18.org

唱的差強人意,不過那股青春充滿荷爾蒙的氣息卻表現了出來,台下的女生不少看得都眼直。尤其是那個長頭髮的唱得確實不錯,趙濤恍惚間覺得自己回到了更久遠的過去,夕陽下的奔跑和他逝去的青春。 book18.org

然後是一個超級帥的小白臉抱著電吉他唱了一首《LYDIA》。 book18.org

全場炸裂。 book18.org

這傢伙長得真像郭品超,高鼻大眼濃眉深目,皮膚白皙得直追楊楠。他音色很好,高音很高,整首歌下來鮮有瑕疵,配合他熟練的電音吉他,聽得就連趙濤都想豎起大拇指。 book18.org

一首唱完下面的觀眾直叫喊著讓他再來一首。 book18.org

趙濤原以為孫艾博的水平就夠不錯了,但跟這小子一比就如醜小鴨和白天鵝一般。 book18.org

就在他以為不再會有驚喜的時候忽然一個俏麗的身影出現在操場上,她穿著很短的紅色連衣裙,百褶裙擺剛剛能沒過屁股,有點像跳交際舞的服裝,腿上是薄肉色絲襪,腳踩一雙紅色高跟鞋。腦後繫著紅色的蝴蝶結和絲帶,濃妝艷抹,艷麗下不失三分清冷的孤芳,美艷不可方物。 book18.org

竟是張星語! book18.org

剛才在選手席並沒有看到她,可能是換衣服去了。趙濤看她走來趕緊躲在了樹後面,緊怕影響了她發揮。 book18.org

音樂響起,引起了台下一陣尖叫,原來是一首剛剛發行的《舞娘》。 book18.org

趙濤也很驚訝,以他錯亂的時空知識已經記不得這些歌曲都該在什麼時候出現,以至於他除了在KTV 之外很少唱歌,就怕一不小心唱漏了嘴。 book18.org

他可不是夏洛,還沒自以為是到以為自己唱幾首穿越的歌就能火的地步。畢竟以他的音樂素養,僅僅能勉強識譜,讓他通過旋律而寫出來譜子也太強人所難了。 book18.org

退一萬步說,你怎麼知道哪些歌曲的作曲是不是早已被原作者創作出來而還沒發表?如果你發出去的東西跟人家的一個音符都不差怎麼可能不會惹來麻煩。 book18.org

大出意料,這首歌張星語顯然經過了苦練,不再那麼明顯的跑調,雖然算不上唱得多好但勉強都在調上把歌曲完整的唱了下來。 book18.org

這是一首快歌,難度自不必說,這個年代裡,就算是男生都很少去唱快歌,更不必說女生了。張星語連唱帶跳,一雙筷子長腿不知奪去了多少眼球。男生們眼饞得快留下口水,女生們快嫉妒得噴火。 book18.org

下午金色的陽光下盡情的揮灑,趙濤從沒見過張星語如此自信美麗的一面。她似乎很激動一曲唱完整個俏臉都紅彤彤的,似乎體內有一團火在燃燒。 book18.org

送花並不限時候,她唱的時候已經有好多人來獻花,其中包括了幾個女生。趙濤很激動,他也不想那麼多,抬腳就要過去給張星語一個大大的擁抱。沒想到他還沒進門剛才那個山寨F4里長發肌肉男就走過來搶過立麥說晚上要請張星語看電影吃飯。 book18.org

看電影吃飯是啥意思大家都明白,如果他現在手裡有一束花他能直接表白。台下一陣起鬨,不少人已經整齊的喊出了「答應他、答應他」的口號。 book18.org

張星語怎麼可能答應他,但是氣氛如此張星語有些不知所措。遠遠看去,金琳和蘇湘紫也從遠處走來,要給張星語解圍。 book18.org

不過在她們還沒走到的時候那個「郭品超」抱著吉他走了上來,狠狠掃了幾下弦,朗聲對那個肌肉男道:「同學,你的私事可不可以一會下台了再說?我現在想請這位張同學一起唱首歌。」然後他抬起頭掃視了看台一眼喊道:「大家說好不好?」 book18.org

台下眾人忽然一陣噤聲接著不少人發出了「好」的叫聲,一下子把剛才「答應他」的聲音打斷,現在這些人都反過來支持張星語再唱一首了。 book18.org

這是另外三個肌肉男已經暗暗走上來,看架勢要揍那個吉他男一頓。 book18.org

只是,預料中的好戲並沒有發生。長發肌肉男瞅著吉他男,狠狠盯了他一眼後說了句「好!」又對張星語說「我們一會再說」後走了下去。既然他都認慫了,另外三個也悻悻然的回到了看台。 book18.org

狗熊走了又來豺狼,讓張星語即興唱首歌這才是真正的為難她。可現場人這麼多總不能說自己不會唱歌吧?那樣豈不是丟人丟到了操場上。 book18.org

趙濤也犯了難,雖然他是張星語的男友,可人家在這種場合邀請一起唱歌也不算是什麼逾越的要求,他好歹也算個高級學生幹部,總不能小氣吧啦的去把張星語搶出來吧? book18.org

張星語凝滯了半天終於說,她這段時間都沒練習別的歌曲,合唱怕唱不好。 book18.org

這句話壞了,在外人聽來明明就是謙詞,只要不唱太難的歌應該沒問題。果然,吉他男點了一首《水晶》,難度不高傳唱度很高,這要是張星語還說不會唱也太不給面子了。 book18.org

不過趙濤知道,張星語不想給吉他男面子是不假,但這首歌她不會唱也是真。 book18.org

不會唱就是不會唱,歌詞應該都不會,就算吉他男說出龍叫來張星語也沒法答應,總不能讓她拿著手機看著歌詞唱吧? book18.org

沒這個道理。 book18.org

終於還是蘇湘紫過來救場。 book18.org

趙濤離得遠沒聽清她們說什麼,不過也能猜到,蘇湘紫想替張星語來唱。她本身是不是參賽選手不知道,總之雙方爭論了好一陣,最終張星語似乎說她剛才跳舞扭到了腳,在金琳攙扶下走了下去由蘇湘紫和吉他男來唱。 book18.org

吉他男表現了出了一絲不爽,不過騎虎難下,總得保持風度,何況蘇湘紫也是個身材火爆的大方美女。 book18.org

吉他男最終沒有善了,他激了蘇湘紫一下,要把歌換成《廣島之戀》,蘇湘紫胸有成竹爽快答應。 book18.org

蘇湘紫並沒有學過聲樂,沒有科班的技術,但是,作為資深麥霸那些熱門歌都曲調都門清,膽子也大,拿起麥克風便能唱起來。一時間兩人卻也旗鼓相當,一曲唱罷現場又出現了高潮,看台上再一次熱鬧起來。正巧這時趕上下課,圍觀群眾也多了起來。 book18.org

見張星語已經解圍,趙濤踟躕了。張星語能把歌唱到這個地步顯然是經過了苦練,可是趙濤卻全然不知。他自問還沒到對身邊女人不聞不問的地步,一天抽出來跟她們在一起的時間也不少,既然他還是不知道就代表張星語不想讓他知道,或許是想給他一個驚喜。 book18.org

他思慮再三給張星語打了一個電話,說自己開完了會想找她一起吃飯。 book18.org

張星語在電話那邊有些慌張,問趙濤能不能等她一會兒,她剛才在寢室睡了一會兒,要洗臉換衣服。趙濤想果然是不想讓他知道,所以就告訴她一會還有事就不等她了。張星語有些遺憾的應諾。 book18.org

他獨自去吃飯,享受難得的閒暇時光。頭緒紛亂的各種事暫且拋在腦後,他現在只想回寢室好好的打一晚遊戲。他並不擔心那個山寨F4,大庭廣眾的量他們也不敢怎麼樣。 book18.org

只是他太低估自己了,當你處在漩渦中怎麼肯能獨善其身? book18.org

眼見著要到寢室了,只剩最後一段人少的小道,突然一個人跳了出來攔住了去路。 book18.org

「啊!你他媽的要啥?」趙濤下意識的破口大罵,來人竟是張皓明。 book18.org

「哥、哥,我求你件事,幫幫我,幫幫我行嗎?哥!看在我堂姐的份兒上!」張皓明說話很突兀也似乎很著急,像一個犯了毒癮的毒棍。 book18.org

「他媽的幫你啥?」 book18.org

「內個……幫我……幫我下面硬起來……」 book18.org

「硬起來?你自己找藥吃去,不行去洗頭房找小姐,我能幫你什麼?」趙濤很奇怪。 book18.org

「哥誒!那些都不行啊!我想硬起來就得像上回那樣才行啊!求你了哥,跟我走再來一次!」要不是大庭廣眾張皓明恨不得給他跪下來。 book18.org

「臥槽!上次哪樣?我還帶著小楠和阿紫給你看?你他媽的是受虐狂啊!可小楠沒性趣虐你,趕緊滾蛋,好這口去會所自己找去!」 book18.org

「不是誒,哥!是……是你跟筱竹姐那樣,你倆那樣我才能硬……要是楠姐能來就更好了……」 book18.org

「嗯?」趙濤瞪了他一眼。 book18.org

「不不不……哥,你別誤會,我覺不敢碰楠姐一個手指頭,就讓她綁我就行,唉……楠姐不來也行,只要你跟筱竹姐那樣,我就能硬起來!」張皓明的帥臉低眉順目,一副奴才相,看上去那麼彆扭。 book18.org

「那樣?你讓我跟付筱竹哪樣?」 book18.org

「就是……就是上回那樣……哎!就是你把她捆起來虐她、操她!求你了哥,幫幫弟弟吧!」 book18.org

「媽的,原來你是個綠毛龜啊!你這都是自找的,誰讓你不開眼得罪老子的!活該!」 book18.org

「哥!我知道我是活該!我該死!我綠毛!可是哥誒,我堂姐都給您當內個了……錢我家也賠了,咱們也算是化干戈為玉帛了吧?您就大人大量幫幫我吧!我以後就是您的狗腿子,您指哪我打哪,絕沒有二話!哥誒,求你了!」張皓明只作揖。 book18.org

趙濤經過了一番思想鬥爭,最終還是決定看看張皓明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 book18.org

還是老地點。 book18.org

不過趙濤也多了個心眼,人心隔肚皮,誰知道看上去已經被嚇破膽的張皓明是不是想陰他一把。爾朱榮的教訓他可不能不防。所以他把電話打給了楊楠,讓她過來配合給他放風,一旦有個萬一也能有個照應。 book18.org

不過當他看到被綁成粽子昏迷在大床墊上的付筱竹之後發現自己多慮了。 book18.org

張皓明主動的坐到一張帶鐐銬的椅子上把自己拷住,只留一隻手,一臉期待的看著趙濤,讓他施為。 book18.org

聽張皓明說他早就把付筱竹騙到這裡來了,給她下了藥,只等著趙濤過來享用。 book18.org

趙濤嘆了口氣,他終於明白為什麼新生歌手大賽的評委席上沒有付筱竹了…………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