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鎖情咒 續(人之道)】 (91-92) 作者:枯藤昏鴉 授權代發

第九十一章 拷問

眼前的付筱竹並不是赤裸著的,而是穿了一件弔帶內衣和安全褲、絲襪。一件風衣被掛在衣架上,一雙肉色高跟鞋擺在床墊旁。顯然張皓明只給她脫了外衣,裡面沒碰。

趙濤過去用腳踢了踢付筱竹包著絲襪的腳心,沒有反應,應該是昏睡了不假。

繩子繞過脖子在乳溝擰成麻花,在乳房下緣分開,在後面綁住手臂,然後繞過腰,再在小腹擰成一股勒住逼縫和臀溝。雙腿雖然沒綁住但腳踝和膝蓋都被銬著。顯然張皓明綁女人很有一手,繩子很整齊比趙濤的手法明顯高出一籌。

「呵呵,繩技不錯嘛!」趙濤撇了一眼張皓明。張皓明只是一臉堆笑。

沒有人能拒絕付筱竹。

趙濤腦海里突然出現了這個念頭。

她的腿不算粗,包裹在絲襪里的美腿線條流暢賞心悅目,但趙濤怎麼看都覺得有一種屬於成熟女人的性感肉感,可明明這就是一雙少女腿。

她過於飽滿的乳房把內衣撐得露出了一圈腰,幽深的事業線暴露在空氣中,長長的睫毛尖尖的鼻子像芭比娃娃。這個不流行微整的時代里,付筱竹的顏值絕對堪稱完美,吊打以後的那些網紅臉。

他看著付筱竹,突然踟躕了起來。

他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對待她。她那天綁架了蘇湘紫,這應該算是大罪,依照那些網絡小說的套路,這種人應該千刀萬剮浸豬籠。

可是如果她是個美女呢?

美女就應該收入胯下恣意玩弄。這也是常規套路。

可是呦!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他已經玩弄過了付筱竹,收服她也不是不可以的事。但付筱竹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他不了解,多麼深的心機他不知道,還有她超群的顏值而必將引來的嫉妒,這些都是一顆顆炸彈。

對於家裡的那些女人他始終很頭痛,如果再在現在這個關頭把付筱竹拉進來天知道會出什麼問題。

此外,付筱竹跟那麼多人搞過,還有黑鬼和白皮,趙濤心裡有些嫌棄她髒,雖然看起來她白白凈凈的,連逼都是淡粉色的,可那種骯髒的意味讓趙濤覺得難受。

他忽然有些後悔過來了。張皓明老二能不能硬起來關他什麼事?說到底還是他不善於拒絕別人又總是好奇心作祟。

他回頭看了一眼張皓明,吐了口氣,掏出了一枚隨身攜帶的安全套給自己套上。他不知道自己做的錯還是對,總之楊楠對於他要來操付筱竹沒有表示一點詫異和反對。對於金琳給楊楠是色批的評價趙濤也不知道該怎麼看。

楊楠這個人確實很好色,而且好色的方式幾乎跟男人一模一樣,對於鮮嫩美女肉體的追逐甚至不亞於劉志寬這種花花公子。趙濤即使有鎖情咒也覺得自己的好色程度遠不如楊楠。這也許是因為她有一副健康女性軀體的緣故吧。

所謂沒有耕壞的地只有累死的牛,一個人兼具了牛的主動和地的耐力,簡直就是一副會活動的性愛工具。每次跟楊楠做完看她神清氣爽的模樣趙濤都會不自禁的雙腿打顫。所以,單從性愛上說,楊楠當然想讓付筱竹這麼一個出類拔萃的美人做自己的長期炮友。至於還有沒有其他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找出剪刀直接把付筱竹安全褲中間豁開,打開腿上的鐐銬,老漢推車的乾了進去。內衣的弔帶擼下來,讓內衣都堆在她纖細的腰肢上,兩隻碩大的爆乳全都暴露在空氣中。

付筱竹雙手還被綁在後面,因此胸異常挺拔,被繩子勒著更顯得肉感十足。趙濤本來只是把臉埋上去享用乳肉,可是這麼完美的乳房他總覺得沒有一點裝飾不夠刺激。

他拿出了一對帶鈴鐺的乳夾夾了上去,每次抽插都帶動鈴聲輕響,感覺很不錯。

乾了幾分鐘,趙濤把付筱竹雙腿分成一字型,趴在她身上干,飽滿富於彈性的乳房如兩個肉店墊在胸口,一晃一晃的。他嘗盡了美人脖子和鎖骨的美味,覺得這個女人的每一寸肌膚都那麼的細嫩,看上去顯瘦但啃上去有肉。

幾個姿勢下來趙濤看了一眼張皓明,發現他似乎沒射。趙濤也不太想射,精液對於他來說太寶貴了。他不想射在不省人事的付筱竹身上。

「哥……求你了……能不能玩點激烈的?學弟實在硬不起來……」

「媽的!事還挺多,她就是一條死魚,能玩出什麼激烈的?」

「哥,我都準備好水了,你給她澆醒,還像上次那樣銬在婦科椅上干,操她逼干她屁眼!哥求你了!」張皓明無恥的道。

趙濤依言把付筱竹抱到婦科檢查椅上,忽然覺得索然無味,老二也軟了一些,這種類似於表演的性愛原來這麼難。

他沒鎖付筱竹,反而自己先一屁股坐在一把椅子上。

「沒意思。」趙濤真想抽顆煙。

「哥……你不能半途而廢啊!求求您了!」

「哎,算了,今天沒心情,下次再說吧。」趙濤起身要穿褲子。

「呃…………」忽然一陣呻吟聲打破了寂靜,付筱竹悠悠轉醒。

「啊!」付筱竹好像還有些頭暈,胡亂的從婦科檢查椅上下來,腿一軟,一屁股堆坐在了地上。兩隻大白兔在身前挑動,乳頭夾著的鈴鐺叮叮作響。

「你醒了……」趙濤下意識的看付筱竹,正好與付筱竹的目光對上。四目相對,付筱竹會說話的大眼睛裡似乎有無盡的情愫將要道來,一下子讓趙濤不好意思挪開了目光。

「是你?你想找我可以直接來,我樂意的……」付筱竹輕聲說道。

一句話讓趙濤有點尷尬,他根本沒想好怎麼處置付筱竹。於是他看了張皓明一樣。

「姐,是我讓趙哥來的,姐你就幫幫我,不這樣我真硬不起來!」張皓明哀求道。

「皓明,你還要姐那樣嗎?好難受的,姐在你眼裡就是個願意被強姦的女人嗎?」

「姐……不是不是……你不也願意跟趙哥做麼?你幫幫小弟,你們激烈點,要不我硬不起來……好姐姐,求你了……」

「好,皓明,姐幫你,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咬咬牙就過去了。」付筱竹緩緩站起身體,要趟到了婦科檢查椅上。

「我沒興趣操死魚。」趙濤見付筱竹向張皓明妥協冷冷的道,他很討厭付筱竹這個態度。

「趙濤……你想怎麼樣……」付筱竹有些柔弱的道,不知道是不是藥勁兒還沒過。

「其實我這個人也變態得很,蘇湘紫裸體的樣子你已經看到了吧?不瞞你說,平時對外她算是我的女友之一,到了家裡她只是我的一頭性寵物,是我的小奶牛。我看你奶子比她還大,也給我當一晚的性奴奶牛怎麼樣?」

「趙濤……你別欺人太甚……說到底皓明現在的樣子都是你造成的,他是我乾弟弟,為了他我可以付出一些,但我付筱竹不欠你什麼……我不是妓女,你可以跟我上床但請不要作踐我。」

「不作踐你?呵呵……你以為我不作踐你你就是什麼高級貨色嗎?你的騷逼不知道被多少洋屌透過,就連看門的老頭你都不放過,付筱竹,你那些爛事兒我都有耳聞,可別在我面前裝什麼良家婦女了!別擺出一副你的床多難上的架子!我告訴你,我趙濤的床也不是那麼好上的!別以為有幾分姿色所有男人都得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就你這種貨色不乖乖的跪下來給我舔腳趾根本就提不起我的慾望……何況,不作踐你,你的好弟弟能硬起來嗎?呵呵。」

「你……趙濤,我承認我是跟洋鬼子做過,但你的那些女人就都乾淨嗎?你的那個阿紫艷名遠播,除了你,這個學校里起碼就有她兩個前男友,你認為他們有沒有做過呢?也只有我的傻弟弟對她一片痴心…………還有你的於老師,我可聽說她年輕的時候玩師生戀,年紀大了還搞師生戀……還有……」

「夠了!不管她們怎麼樣在我心裡她們都比你乾淨。即使是阿紫,她交的每一個男朋友都光明正大,於老師也已經離婚了,她現在是自由身,她願意跟著我無可厚非!」趙濤黑著臉道。

「那張星語和她媽呢?」付筱竹也冷著臉道。白光光肉嘟嘟的乳房還顫巍著,香肩在燈光下光亮如玉。

「付筱竹,你不要挑戰我的底線!」趙濤一變臉,邁步過去一把掐住了付筱竹纖細修長的天鵝頸。

趙濤氣勢洶洶,但並沒有用太大力氣,只是想嚇唬嚇唬她。白玉茹的事知道的人不多,雖然他明白這種事紙包不住火,但他終究還是得要臉的,這種事可以傳但不能當面說。尤其是付筱竹這種還不算太熟的人,被她直刺出來趙濤必須得表明態度。

「咳咳……有本事你就掐死我,你口口聲聲說我的髒事兒如何,可你自己的髒事兒不比我少。我與每一個男人的關係都只是純粹的肉體關係,我可沒有讓他們拋妻棄子更沒有隨便花他們的錢!」付筱竹仰起頭一副很驕傲的口吻,就那麼理直氣壯的與趙濤對視,渾不在意趙濤掐著她脖子的手。

饒是趙濤不要臉,但被女生諷刺自己第三者插足和吃軟飯也會惱羞成怒。

裡面的吵聲驚動了楊楠,她跑了進來正好看到趙濤一巴掌把付筱竹扇倒在地上。

付筱竹白晃晃的乳房看得楊楠兩眼放光。

「付筱竹,你把學校的女生介紹給那些鬼子,以舞團活動為幌子讓她們瞞著對象給那些黑鬼白豬當肉便器,讓她們跟你一樣自甘墮落,可惡至極!誰都有資格指責我只有你不配!」趙濤冷冷的帶著陰狠道,怒火在正在淤積。

「趙濤,你既然清楚這事就應該也清楚這個學校從來都是這個德性,不是我付筱竹一個人能扭轉得了的。我付筱竹過去、現在、將來都沒有能力左右一個學校的風氣。你以為那些女生是我帶壞的嗎?那我又是被誰帶壞的!這個學校從有留學生以來一屆屆一批批還不都這樣?你以為那些女生是被迫的嗎?錯!你去問問蘇湘紫,哪個不是甘之如飴?哪個不是看見黑棒子都像餓了三天的狼?」說到這付筱竹眼神忽然不再盯著趙濤而是仿佛自言自語道:「呵呵呵,我都嫌她們髒……那些女生和老師的下賤是刻在骨頭裡的!洋鬼子不過是想多上幾個女人罷了,你不也一樣……只不過是舞協這個平台讓她們把心裡的魔鬼釋放了出來!她們都是成年人,都很清楚自己在幹什麼!那些洋人不是會魔法的哈利波特,要不是在那些女生眼裡洋人就是高人一等的話怎麼可能被人家隨意玩弄?!我不過只是喜歡跟能力強的男人做愛罷了,從來沒把洋人當成什麼高級東西,你嘴裡那些自甘墮落的女生不是我付筱竹能帶出來的!」

付筱竹一陣大段獨白氣勢一下漲了起來,說得趙濤也有點無語。

洋垃圾和easy girl 之間誰更噁心一直是一個哲學問題。這麼多年以來趙濤也沒想太明白。

所以他最恨的就成了付筱竹這種從中牟利的居心不良者。只是付筱竹一陣獨白下來他也似乎覺得付筱竹也不過是某種機制下的一個零件而已,從她一口一個「洋人」來說,她似乎只是性慾比較強而已,並不是那種如莫曉安的媚黑分子。

「呵呵,那又怎麼樣?就算這個學校從來都這樣難道非得要你去做嗎?難道你就不能起點好作用嗎?!」趙濤逼視著道。

「我要是沒起好作用你的阿紫早就成那些黑鬼的玩物了!是我!是我保著她,要不然她早就被強姦了!」付筱竹再次仰頭與趙濤對視,美麗的大眼睛裡閃爍著一絲無辜和委屈,竟讓趙濤有些心旌動搖。

「誰敢!娘的!誰敢動我女人我宰了他!」趙濤大聲豪氣的道,也不知道誰給的他自信。

「不敢?有什麼不敢的?舞團不是沒有自愛的女生,但當她們被洋棒子乾了之後還沒有幾個不從的呢!就算偶爾有幾個她們也不敢怎麼樣!留學生的事兒,就算報了警警察一般也不會管,最多退出舞團學校給點獎學金補償一下罷了。至於你……呵……」付筱竹不屑的道,最後那個呵激怒了趙濤。

「賤逼,欠收拾!」趙濤蹲下身再次一手掐住付筱竹脖子,另一隻手上去便扇了她兩個耳光,付筱竹粉白瘦削的臉頰上頓時出現了紅印。

憤怒說到底不過是對現實的無奈。

付筱竹這句話一下子說到了趙濤的煩惱和無奈上了。他雖然已經打算對莫曉安和巴拉克動手了但到底怎麼收場他還是沒想好。

當然嘴上說實在不行可以請老道出手,可真要是到那種地步他也覺得頭皮發硬,總覺得為了這麼一些垃圾就請老道出面心有不甘。

再者,就算收拾了那對狗男女,舞協這個膿包不挑開他也心中不忿。

他覺得,明明他趙濤已經掌握了不少資源,已經不再是吳下阿蒙,怎麼在這朗朗乾坤之中就不能伸張一會正義呢?他把心中的不甘、煩悶和憤怒全都轉移到了付筱竹身上。

他放開付筱竹脖子,一手擒住她兩個手腕,另一隻手來回扇著她那對碩大堅挺的肉包子。

「嗯……啊……嗯……啊……」付筱竹發出痛叫。其實趙濤用的力氣並不算大,趙濤也沒想真打她。扇了兩個耳光之後趙濤已經解恨,畢竟付筱竹說的是事實,這些事也不能怪她。

只是他看著那對大奶又產生了慾望,怒火催化了慾望,慾望點燃了怒火,愛恨交織,讓他迫切想把那兩坨美肉蹂躪。

「媽的!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你也有資格說我?你在我眼裡不過是一條隨時會發情的母狗,一頭只會挺著奶子勾引男人的奶牛!」

「呵……好啊……那你就讓我看看你的厲害,你要是能幹服了我讓我給你做什麼都行……呵呵,反正我付筱竹在你眼裡就是一個不要臉的破鞋,我什麼都懂,什麼都會,只要你給我個名分,女僕、性奴、人形犬、乳牛、肉便器什麼都可以,就看你有沒有本事了!你那麼恨洋鬼子,你覺得你的那根東西比他們更厲害嗎?上次試過也就勉強吧!」付筱竹諷刺著趙濤。

趙濤這下真是氣炸了肺。上次明明已經把你干暈了過去,這你都嫌不怎麼樣難道把你乾死才行?

趙濤掰開付筱竹雙腿就要干進去,忽然他瞥見付筱竹眼角露出的一絲狡黠,突然間沖腦的熱血退了下去,反應過來似乎付筱竹在故意激怒他。

想到這,慾火也冷了不少,趙濤一推手,竦她一個趔趄,站起來一腳踩上了她額頭。

「小楠,把那些器械都給我拿出來……」然後又對付筱竹道:「騷逼,你不用激我,你還不配享受我給的絕頂快樂……我趙濤沒有必要非要在你身上來證明自己。呵呵。」

第九十二章 意外請客

楊楠早已迫不及待,把箱子裡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拿了出來。

付筱竹倒在地上,蜷著腿,被趙濤踩住腦袋但臉色冰冷的沒有反抗。任由楊楠將一個皮項圈帶在她脖子上,

「起來,騷屄!」趙濤拽著項圈的鏈子。

付筱竹面無表情的瞅他一眼,曲腿要站起來卻被趙濤一鞭子抽在乳房上,白嫩的乳肉立時出現了一道紅印。

「啊!」付筱竹一聲慘呼又坐在地上。

「爬著走。」趙濤道。

「哼……」付筱竹輕哼一聲,還是順從的四肢著地爬了起來。

「呵呵,看來你也許很熟練啊!這個狗爬的姿勢沒少練習吧!」趙濤道。這句倒不是純為了諷刺,而是付筱竹提臀下腰,飽滿圓翹的屁股仿佛如兩個排球包裹在肉色安全褲內,腳背平直,緊緊貼地,修長飽滿的大拇指伸直,其他四個彎曲,圓潤的指肚和足跟包裹在薄絲襪里看得趙濤心癢。

「啊!」付筱竹沒說話卻又是一聲慘呼。原來楊楠趁付筱竹不注意給她硬塞了一個狐狸尾巴。

雖然抹了油,但肛門被突然撐開也不是常人能承受的。付筱竹身體一下子弓成了蝦米,渾圓的臀肉突突地跳著,雙手攥著拳頭,腦門頂著地,咬著嘴唇,兩隻腳丫不自覺的左右擺動蹭著地面。

顯然給她疼夠嗆,可能伴著疼還有直腸進入異物的難受便意。

趙濤冷冷一笑,揮動皮鞭重重地甩在她屁股上。這一鞭力道不小,眼看著把豐滿的臀肉打凹下去又彈回來,本以為會打破安全褲,沒想到安全褲質量很好,打完了沒有絲毫損傷。

趙濤接連又是幾鞭子,最後一鞭他看準安全褲被他剪破的襠部,鞭子橫著掃過去,付筱竹一聲尖利的痛呼,安全褲被抽出更大的口子。付筱竹白凈的臀縫也爬出蜿蜒的紅印。

「唔……嗚……嗚嗚……」付筱竹佝僂著身體吭嘰著哭了兩聲,很快便強行止住哭聲。

「濤,她尿了!」楊楠笑道。此時她跪在付筱竹後面看見哩哩啦啦的尿點在付筱竹臀溝中漏了出來。

「哦?我看看。」趙濤也好奇的蹲下去看。發現付筱竹正緊閉著雙腿,膝蓋抵著乳房,大屁股向後撅著,暴露的臀溝中正漏著尿滴,但沒有形成尿流,顯然只是痛得漏尿還沒有失禁。

「大美人學姐,別忍著了,你這兩瓣屁股真極品,比三四十歲的婦女還肥,彈性又好,真是男人的寶貝兒!」趙濤雙手伸進她褲襠,向兩側狠狠一撕,堅韌的打底褲被他撕開,只有腰部還連著,付筱竹兩瓣大屁股幾乎完整的暴露出來。

兩團細嫩得反光的白肉晃在趙濤眼前,臀丘的那塊肉似乎特別發達特別大,以至於整個屁股看上去渾圓無比,臀瓣中部都沒有一點癟下去的跡象。趙濤伸手左右開弓用力拍打著它們。

「唔唔唔唔唔唔……」付筱竹把幾根手指賽進嘴裡,緊閉雙眼抵抗著趙濤的襲擊。趙濤見她耐力如此強大,乾脆趴上去一口咬住了臀丘中間的肥肉。楊楠見此不甘示弱,也去咬住了另一半。

趙濤抄起一個假陽具,胡亂的對著付筱竹的陰道捅進去。他的抽筋手可不白給,為了給老二減輕負擔,兩條胳膊已經練得與他身材不匹配的強壯。要不是如此,他也沒有力氣總能抱起那些女人們。

經過一番狂轟濫炸,付筱竹淫叫連連,但還是沒能炸開她的泄洪閘。

趙濤懷疑她已經高潮過了,只是她跟張星語差不多,普通的高潮根本沒有特別的跡象。但她漏的尿完全停止了,說明她下體的肌肉群真不一般,在這麼激烈的性愛下還能忍耐住已經洶湧而來的尿意。

趙濤心頭火起,找出剪刀把纏在付筱竹腰間的弔帶內衣剪開,讓她上身赤條條的,再拿出電擊按摩棒對著她尿道口就是一下。付筱竹一聲長嘶,終於失禁。尿液順著絲襪流下,一部分聚集在她胯下的地板上,一部分順著絲襪一直流到小腿。明顯的,絲襪變得一塊深一塊淺,跟蘇湘紫那天穿的奶牛連體衣有異曲同工之妙。

有了老道當靠山的他,現在心底里最怕的就是一件事——不能給女人帶來高潮。

每當想起性愛,他都有種被敵人重重包圍的恐懼感。這逼得他不得不告訴自己要做常山趙子龍,要單槍匹馬殺得敵人七進七出,而不是做象牙山的趙國強,只知道臉部抽筋。

可面對付筱竹,他真覺得有點力不從心,他只要寄望於用灌精的方法讓她獲得大高潮。換做別的女人,只要是他在做,哪怕不碰到精液也早就能高潮了,只有付筱竹對此無動於衷。

他回想他第一次戴套日她,似乎等他射精了之後付筱竹才來了高潮,這點好像跟張星語類似,只要他射精她就能高潮。只是這樣也太浪費精液了,要是都這樣他還不成風乾腸了?

他不顧付筱竹正在下體抽搐,薅住她頭髮,強迫她上身抬起來。付筱竹吃痛,跪坐著,被迫抬頭下腰,軀幹和大腿呈60度角。付筱竹凌亂的頭髮遮擋了三分之一的面龐,配合眼角的淚痕和被咬得有點紅腫的下唇看上去淒麗淫靡,瞬間就能點燃男人暴虐的征服火焰。

趙濤挺著老二胡亂的戳向美人的唇。美人沒有掙扎,只是順從的張開嘴任由那條難聞的東西長驅直入。

「啊……不錯……嗓子眼真軟……」只是這麼一下就插進了喉嚨里,趙濤惡作劇的拽著付筱竹頭髮往後退著走,付筱竹只好雙手把著他大腿,跟著膝行。一雙修長健美又柔和的美腿如兩隻羊毫畫筆在地板上留下尿漬繪成的圖案。

趙濤給楊楠使了個眼神,拉著付筱竹走到了那個「工」字炮架旁。抽出老二拽著她頭髮把她按上去。楊楠迅速的抓著她的手臂把她四肢鎖了起來。

變成了標準的狗爬姿勢,架子前面還有一個可以調高度的托,讓她把下頜放在上面,正好嘴巴和與食道成一條線,方便前面男人的插入。工字炮架後面炮機被拿走,楊楠已經脫光屁股穿著雙頭龍準備好了。

她把付筱竹的尾巴拉高,然後狠狠地對著她陰道一插到底。面對塑膠棒子,無論她陰道再緊也是白費,楊楠雙手抓著她碩大的屁股享受的在後面馳騁。趙濤則幹著付筱竹的嘴。

美人被前後夾擊苦不堪言,漂亮的肩胛骨因為高抬的脖子而突出,像一雙被折斷的翅膀。趙濤衝著楊楠陰險淫蕩的一笑,比劃了一個倒水的姿勢,楊楠心領神會,點燃了一枚粗大的蠟燭。

「唔唔唔唔唔……」蠟油滴在兩個肩胛骨中間背心,頓時紅了一片,引得付筱竹不斷的痛叫。

蠟油未乾,楊楠把粗蠟坐在蠟油中間。火苗在美人起伏的美背上搖曳。蠟燭不高但很粗,美人如果肩胛骨太用力向中間合攏則會夾到蠟燭邊緣放出更多的蠟油,如果不小心再用力一些還有可能被火焰燎到。

「唔啊!你們……你們快把蠟燭拿下來……」付筱竹的聲音有些害怕。

換作誰身上有一團火也不會不害怕,何況還是一個嬌滴滴的小女生。

「別怕,只要你別亂動就好了,乖乖的做一頭小乳豬就沒事,不聽話就別怪我嘍!」趙濤說著捻起付筱竹一縷秀髮,對著燭火送了過去。

呲呲呲……

一陣迅速尖細的聲音傳來,伴隨著一股有點膩人的焦糊味,那縷頭髮被燎成了灰。

「啊……!!!趙濤你滾蛋!」付筱竹歇斯底里的尖叫。

趙濤不理她,走到楊楠背後脫光了她的衣服。這個大騷屄都沒穿胸罩,只貼了兩隻乳貼就出來了。

她的脊背同樣好看,纖細而有力,線條流暢而富於活力。

付筱竹與她一般高,因為身體被工字的豎梁拱起,所以付筱竹的大腿和腰呈直角,讓同樣擁有一雙長腿的楊楠可以正常跪著就能順利肏她。

只是這樣趙濤的棒子在找到她菊花後卻有點角度不對,他直起腰只能把棒子抵在楊楠尾骨處。

楊楠滑嫩的肌膚摩擦這肉棒,兩個子孫袋在臀丘上緣輕輕擠壓,享受著女神大屁股蛋的彈性。

他從後面抓住兩隻白兔說道:「嗯……越來越肥了,不錯,繼續努力……」說完把楊楠偏分露出的那隻耳朵含進嘴裡猛的吸了一口,引得她鼻腔發出一陣甜膩的哼叫。

「還有更好玩的呢……」楊楠回頭親了趙濤一口道。

她拿出一條長鏈子,兩頭是可以開關的小環,趙濤認得是長乳鏈。只是這種鏈子一般是三個頭,另一頭連著陰蒂,主要是給白玉茹這種穿環人士準備的。付筱竹沒穿環他不知道用來幹嘛。

楊楠俯身拿掉蠟燭,然後拉出付筱竹一隻奶子,摘掉原來的乳夾,換上一隻晾衣服用的夾子,把乳鏈一頭連在架子的鐵環上。那夾子不鏽鋼製成,勁道不小,付筱竹一陣慘呼。

趙濤配合楊楠拿過一個口球捏住付筱竹的嘴塞了進去。

楊楠對付筱竹另一隻乳頭也如法炮製,一會功夫女神學姐的兩隻碩乳就被一根白花花的長鐵鏈從背後連在了一起。

「駕!」楊楠拽起鐵鏈向上一拉,又順勢抄起鞭子在付筱竹屁股上抽一下。

付筱竹的屁股被破開的打底褲嘞著更顯飽滿圓脹。一鞭子打上去臀波蕩漾如將流出的油膏。

「唔唔唔唔唔唔唔……」

趙濤見付筱竹難受的眼淚橫飆心中舒暢,重新跪到了楊楠身後,順手接過她的鞭子,對楊楠耳語了幾句。楊楠聽得眉開眼笑,反手擰了趙濤屁股一下。

楊楠調低了付筱竹的架子,讓付筱竹的腿和身體呈Z字形,趙濤在她後面跪坐,她自己虛坐在趙濤大腿上,讓趙濤抹了精油的老二可以以一個比較順利的角度插自己菊花進去,而她前面的雙頭龍也能順利插進付筱竹的陰戶里。

擺好姿勢,只聽趙濤喊一聲「駕!」腰腿一叫力老二頂進楊楠後庭深處,楊楠也連鎖反應的讓雙頭龍懟進付筱竹最深處。

被插得神魂震顫的楊楠猛地一拉鐵鏈,女神學姐的奶子便從身體兩側被拉出來。

被狗爬的姿勢墜得更雄偉的乳房被拉扯著,一左一右在身側呈兩個半球。她纖瘦的脊背顯得兩個半球更大。

趙濤一揮鞭,鞭梢啪地一聲掃在了一個半球上,乳頭和乳肉雙重疼痛讓付筱竹連連悶哼。

鞭子也掃到了楊楠的大腿,在她雪白的肌膚上留下印記。

這一鞭不但沒讓楊楠吃痛反而更激發了她的淫性,她在中間前突後拱,仰起頭不顧形象的發出淫叫。

「好爽啊趙濤……我喜歡你這麼干我……使勁兒啊……鞭子別停……」

趙濤見此,乾脆又伸手拿過一條鞭子,配合著楊楠拉鐵鏈的節奏左右開弓抽打學姐的乳肉,鞭子也時不時的刮在楊楠身上。

「啊啊啊……趙濤……你太厲害了……給我高潮啊……我要高潮……用最激烈的方式給我高潮……啊……」

楊楠健美的身軀如同靈蛇在光影下前後扭動,緊緻的後庭讓趙濤的老二一次次險些失守。

這個姿勢下楊楠特別瘋狂,讓趙濤也非常興奮,他不再想忍耐,停止了鞭撻,用一條鞭子環成圈套上了楊楠的脖子。

他雙手往兩邊一拉,正在引吭高歌的蕾絲被這麼一勒,嘴巴張大,舌頭恨不得從嘴裡彈出來。

趙濤早已知道掌握力道分寸,這一下讓楊楠窒息了十幾秒,直到覺得她屁眼一陣緊縮,應該來了高潮。

趙濤也被她這一陣的收縮榨出了汁水,整個人鬆懈了下來。

至於付筱竹有沒有高潮就不得而知了,總之她也鬆一口氣,只是陰唇雖然濕漉漉的,淫水並沒有如楊楠那樣流得滿大腿根都是。

「怎麼樣?爽不爽?」趙濤讓楊楠趴在付筱竹身上,起身摘掉了付筱竹的口球問道。

「哼!除了痛沒什麼感覺,除了男人的傢伙其他器具對我都沒用。」付筱竹嘴硬道。趙濤是不信她的鬼話的,只是她似乎真對這些器具不太感冒。

「那對我呢?」楊楠親吻著付筱竹的脖頸道,雙手在恣意的玩弄著她的奶子。

「你有陰莖嗎?」付筱竹不屑的道。

「這裡有,你好好伺候。」趙濤把疲軟的肉條堵在她嘴上,付筱竹瞪了他一眼,還是張口含進去。

肉條上殘留的精液似乎馬上起到了作用,付筱竹努力的想抬頭看趙濤的臉,直勾勾的,嘴裡的動作沒停。

付筱竹勾魂攝魄的美麗和熟練高超的口技讓趙濤很快又雄起。他戴上套子走到付筱竹後面讓楊楠下來,他再次干進去。

「別戴套子好不好……」

「小楠,把她的嘴堵住……用後面。」說著他拍了一下趴在一旁楊楠的屁股蛋,中指點了一下她滑溜溜的屁眼。

楊楠心領神會,到付筱竹臉前半蹲著把屁股貼上了付筱竹的玉面。

「不要……走開……唔……」

楊楠幽深的臀溝按在了付筱竹如懸膽般屬於東方美女的鼻子上。感覺鼻尖頂到了陰道口,她向下滑了幾分,一隻手反扣著付筱竹搖動掙扎的後腦勺,感覺她鼻尖滑過會陰、滑過肛門頂在尾骨,最終兩片柔軟的唇與自己的菊門碰觸才固定姿勢。

付筱竹顯然還沒舔過女人的屁眼,趙濤不得不幫她一下。

趴在她背上,伸手向前捏開了她緊閉的雙唇,讓楊楠穀道里的蝌蚪流進女神學姐的嘴裡。

一切仿佛定格在這一刻。不知道是不是鎖情咒的威力在起作用,付筱竹最終放棄了掙扎,根據趙濤的命令把楊楠穀道里流出的東西都納入口中吞進肚子。伴隨這個動作她也被干出了劇烈的高潮。

一旁的張皓明早已一泄如注,癱軟如泥。

臨走穿戴整齊的趙濤居高臨下問赤身裸體的付筱竹道:「怎麼樣?我比那些鬼子如何?」

付筱竹費力的抬頭看他,忽然低眉順目的道:「給我一個名分,我私下裡為你做什麼都行……」

「私下裡?我不缺女朋友,要做你只能做我的性奴、私寵,無論人前人後,想好了戴上狗項圈去找我,如果我高興會賞你一泡聖水,承認我們的關係。如果你不願意,就一切免談。」趙濤沒有情緒的道。

「別這樣對我好嗎……求你……」

「呵呵……求人不如求己,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趙濤!你別這樣對我!你不能這樣對我!你別走……別走……我甘心做你小老婆都不行嗎……別走……」在付筱竹撕心裂肺的叫聲中趙濤挽著楊楠的胳膊離開。

轉眼三天,因為棋賽讓趙濤忙得飛起。賽制、人員、宣傳、組織、外聯,一天最少開兩個會,還得應付給李超敏的彙報。

單單是個賽制問題就吵了兩天,一派要搞分組淘汰一派要搞瑞士制。雙方一個省比賽場數一個省裁判的計算人工,趙濤也聽得頭大,最後妥協,先用瑞士制,等決出前八名再搞淘汰賽。

另外,經過一番思想鬥爭和準備,莫曉安的事也該有個了斷了。這傢伙已經開始變得沒羞沒臊,跟符小宇對著秀恩愛。必須給她和黑鬼一個畢生難忘的教訓,讓大家都知道什麼事不該做。

在給李超敏彙報籌備工作回來的路上突然接到了金琳的電話。

拿起電話只聽金琳急匆匆的道:「不管你有什麼事現在馬上回家收拾打扮一下,一個小時後我們在學校正門匯合。」

………………金琳一陣催促後直接掛了電話,趙濤再回話已經不接了。

沒辦法,金琳總不會壞他,他只好依言行事,他估麼著可能是幫她擋一些狂蜂浪蝶。

「什麼事這麼急?」兩人見面發現金琳穿著一件漂亮的連衣裙,比起她總穿的夾克和風衣顯得更像一個學生。

「是我媽媽來了非要請你吃飯……」

「啊?啥?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啊!怎麼這麼突然?」趙濤大呼意外,金琳這個心機女他都不知道該怎麼對付,她老媽就更沒譜了。

「哎……我也不知道她今天抽什麼風……還不都怪你,上次我求她找人讓我去公安局看你,被她逼著把我們的關係都交待了……」

「都交待了是什麼?小蓓她們的事你也說了?」趙濤不安的問,不過他想金琳不可能這麼蠢。哪成想金琳難為情的點點頭道:

「嗯,都說了……所以你得表現得好點,別讓她認為你不配擁有我……」

「啊?」趙濤下巴差點驚掉地上,「那我該注意啥啊?」

「注意……嗯……沒別的什麼要注意的……就是跟我媽保持距離,不…許…勾…引…她!」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