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情咒 續(人之道)】 (67-68) 作者:枯藤昏鴉

簡體

. book18.org

【鎖情咒】續(人之道)】 book18.org

作者:枯藤昏鴉2021.2.26首發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六十七章 覲見 book18.org

殺馬特女伊純,真是個沒文化的名字。既然公安不抓趙濤也沒轍,畢竟這還不是個按鬧分配的時代,只能想辦法自己動手。可他一個外地人能有什麼好辦法呢?只有求人。 他的女人里只有金琳和曲茗茗是本地人,於鈿秋算半個。可是找她們三個似乎都不合適。他要用的只有下三濫的手段,也許金琳有辦法可他不想讓金琳髒了手。 趙子淇明顯不想再多幫忙,或者說是故意考驗他,這樣只剩下寢室的兄弟了。 二哥胡起、老七林松男和老八符小宇是本地人,他們也許能幫上忙。但這三個人都屬於比較老實的學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認識些比較混的人。老三比較混,但是外地人也可以備用。 他還想到是不是求老五去勾引殺馬特女一下呢?後來轉念一想,那天來救他的時候劉志寬也在場,這招還是算了吧。 為這事他特意一個一個找寢室兄弟談,老二胡起直接表示沒轍,他是重點高中出來的落榜生,找小混混幫著出氣的事兒他做不來。符小宇沒拒絕但看著很為難,倒是林松男想了想一口答應了下來。其實趙濤也沒叫他做什麼,只是讓他幫忙找人調查一番,再伺機行動。 趙濤覺得他很累,看不清前面的路。給劉維民打電話也不在,他只好情緒低落的回寢室發獃。想著眼前紛亂的事,他突然覺得好厭惡女人。想到這拿出了洗澡用具泡了半天澡,回來就病了。 他煩得要死,不生病還好,他還有自由空間。一生病幾乎所有女人都乎了上來。 寢室也不能再住了,一連三天,除了扎吊瓶外最少兩個女人守著他,到了晚上更是整個108都回來,於鈿秋也不例外,把屋子擠得滿滿的。金琳和孟曉涵也時不時的過來。 現在他躺在床上,張星語的螓首在他胯間聳動。 到了現在,他最沒辦法的還是張星語。他知道她依然很脆弱,她現在幾乎什麼事都可以為他做,百依百順,但正是這樣反而讓趙濤怕她。趙濤清楚的察覺到她已經把所有生活的重心和精神寄託都放在了他身上,她甚至沒有自己的事做。如果他一旦表現出對她一點點的不耐煩或厭惡,很可能就會刺激到她敏感的神經。 所以正像現在,他根本不想射精,也不想讓陰莖硬起來。只想整個人像條蚯蚓那樣窩在床上看手機。但很可惜,他自己不爭氣,非得好死不死的看小說,把自己老二看得半硬,被小尤物發現了。如母鷹見了一條肥蟲直接叼起來吞了。 楊楠禮儀團出去接活的事他也說了,楊楠當然不反對,實際上她一直在做此事,只是成績一直不怎麼樣。她看著挺開朗大方的,其實並不善於推銷,趙濤有時候覺得也許張星語這種不管不顧的性格才更適合當個業務員。 這一病拖了不少時間。直到過了一周,他徹底好了都上了兩天課了,才知道李超敏又對三本學院社聯動了刀子。 李超敏還沒到下三濫的直接對校社聯和校社團里的三本學院人下手,而是削減三本學院社團露臉的機會。第一步就是把三本學院校慶的舞蹈節目直接砍剩了一個,小品直接刷掉,歌曲也壓縮了時間。這招下來明擺著就是讓三本學院的人罵趙濤和趙子淇,就連辛辛苦苦陪酒拉贊助的莊毅也連連叫苦。 趙子淇和莊毅去了幾次校社聯理論根本沒見到李超敏的面。最後還是曲茗茗私下告知得趙濤來當面請罪才行。 原本與金琳商定的計劃中趙濤要經常去校社聯勾引李超敏,但具體實行這個計劃還是出現了不少難度。 首先,李超敏神龍見首不見尾,逮到她人很不容易,趙濤作為院社聯副主席也很忙總不能守株待兔,就算有蘇湘紫和曲茗茗通風報信也很難碰上。 其次,趙濤現在面對李超敏莫名的有些打怵。越了解李超敏的實力越覺得自己的行動太過冒失。就連個曲茗茗都不知道搞沒搞定還搞李超敏?唉唉唉,他現在真有些後悔答應牛紅旗的條件。 這次既然曲茗茗已經提了出來,就算再打怵也得硬著頭皮上。 原本早該如此,但曲茗茗開始只是先告訴了趙子淇。結果趙子淇來個留中不發,半個字都沒透露。他頂著巨大壓力對李超敏的制裁視若無睹跟沒事人一樣,別說沒找趙濤訴苦就是於鈿秋他都沒去彙報。 最後還是曲茗茗覺得奇怪私下告訴了趙濤。她不清楚趙濤鎖人的辦法,只是直覺告訴她讓趙和李多接觸對於趙濤完成她的願望有好處。 趙濤知道這事時心裡一沉,迫不及待的去找趙子淇問情況。趙子淇一拍胸脯還是一如既往的夠意思,告訴他沒事,就算節目全被拿下也不能丟了社聯的面子,也不能讓大家笑話趙濤。 趙濤聞言心頭一熱,心想能遇到趙子淇這麼熱心又講義氣的哥們兒真是兩世修來的福氣。 就為了趙子淇的的義氣趙濤也不好意思再讓他為難,當即決定去負荊請罪。 至於這個罪得怎麼請他也沒有一點思路。問了曲茗茗,結果還是白問,她也沒見過有誰惹李超敏生氣過,一個個巴結還都來不及。 他本想是不是買點禮物,可又一想,李超敏能看得上的東西他可買不起。最終還是空倆爪子去覲見主席大人。 事先問了曲茗茗,聽說今天李超敏心情不錯,剛跟她練劍回來,準備在校社聯呆一會,晚上直接去會所HAPPY。 他先是在門外等著,待曲茗茗出來他才迎上去。曲茗茗引他到了社聯日常的值班室。 曲茗茗手裡一直拿著一個咖啡杯,她把杯子放到一張寫字檯上,打開抽屜拿出了一盒沒有標籤的咖啡開始沖咖啡。 這間辦公室是屬於校社聯的大辦公室,主要是校社聯一般幹部和社團頭頭們值班放東西的場所。而李超敏的辦公室雖然有三張桌子但只有她一個人,曲茗茗則和蔣修宇兩人占了一間。沖咖啡的這張寫字檯應該是屬於社聯辦公室主任的,顯然平時給李超敏沖咖啡的活是屬於這幫人的,今天這裡空無一人正好曲茗茗來客串。 充好咖啡,曲茗茗讓趙濤送進去,自己則藉口去其他學院查看排練情況躲了出去。只留下趙濤和李超敏單獨在辦公室。 「嘿……學姐,我來了……」趙濤手裡端著咖啡走了進來。不用懷疑已經被趙濤加了料。這次來的策略已經想好,第一先裝孫子來緩和與李超敏的關係,讓她不針對他,只要不硬碰硬李超敏就會一步步淪陷,而第二便是加料。 這次李超敏沒如上次那樣低頭不看他,而是從他進來就板著臉看著他,就像小學班主任在看一個進辦公室檢討的淘氣學生。 趙濤厚著臉皮諂笑著把咖啡放在李超敏桌子上,然後拉過一把椅子坐在李超敏辦公桌對面。 「呵……你倒是自覺。」李超敏冷冷道。 「嘿嘿……學生幹部的基本素質、基本素質……剛才進來看見曲學姐了,正好我要來找您就順便把咖啡給您帶進來了。」趙濤繼續陪著笑臉。 「她呢?」 「她說她還有點事,去計算機學院一趟。」 「哼,厚臉皮。」李超敏一直看著他但冷著臉。 「對,我就是厚臉皮,學姐批評得對。」 「你今天來有何貴幹?」李超敏抱起了手臂。她今天還是穿著黑色風衣,趙濤不知道她這件衣服值多少錢,想來應該很貴,要不然也不至於每次見到她都穿這套。 「今天我是專程向學姐您賠罪來的,您大人大量別跟我計較,我口無遮攔學姐您多包涵。」趙濤邊作揖邊說,李超敏的表情毫無變化。 「你不是口無遮攔,你是無恥。」 「對對對,我無恥我無恥,您就別跟我計較了。」 「呵呵,我什麼時候會跟你這種人計較。我只是想維護好我們社聯的聲譽不希望有人給社聯抹黑。」李超敏白了他一眼很不屑的道。 book18.org

「這個學姐您放心,我保證我絕對不會給社聯抹黑的。但凡社聯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既然在這個位置就絕對以此為重,把工作做好。」趙濤陪著笑。 「呵呵,你這個人本身就是污點。你找了多少對象你自己不清楚嗎?你認為這道德嗎?」李超敏嘴角微翹,冷艷的御姐臉更加冰冷。 呸!趙濤心中大罵。 你李超敏私生活是什麼鬼樣你自己不清楚嗎?你說我趙濤?你的女朋友比我還多吧! 「咳咳……學姐……這種事兩情相悅……有時候感情來了擋也擋不住,我也沒辦法……她們真的都很愛很愛我,一個個要死要活的,我也不能忍心趕她們走不是?學姐您一看就是心地善良的人,總不能忍心讓那麼多女孩子傷心吧!」 「怎麼?不就分手而已嗎?在這個學校里每天都在發生這種事,怎麼輪到你這就不行了?況且她們那麼多人圍著你一個她們就好過嗎?你以為你真是……你真是韋小寶?」李超敏語速慢條斯理冷冽至極。 「哎呀,學姐,我也不想這樣啊,可誰讓事情就是這樣呢!她們就是愛我,我趕都趕不走,不信您可以去調查調查,一個個對我都死心塌地、至死不渝,我凡是有一點辦法也不會是現在這種局面了。要不您幫我想想辦法?」 「呵呵,油腔滑調,猥瑣噁心。」李超敏給他下了八字評語,趙濤覺得她的臉上黑雲正在升起。 「對對對,學姐您說的對,我是猥瑣!我是噁心!可是我真不油腔滑調啊!我說的這些都是事實啊!我發誓我一字的謊都沒說,借我一藥鋪熊膽我也不敢騙您啊!」 「哼,你好自為之吧。」李超敏喝了一口咖啡。 「誒誒……好好……我好自為之……」趙濤起身弓著腰諂媚道。李超敏拿出一個小指甲銼開始修指甲不看趙濤。 趙濤把腰彎了一會又坐下了。李超敏顯然是在下逐客令,可趙濤並不買帳,李超敏這態度顯然並沒有接受他的賠罪,也不是真想趕他走。 「你還有事嗎?」過了半晌,李超敏修了一隻手的指甲後抬眼開口道。 「嗯……學姐……我們學院在校慶表演節目的事能不能再商量商量?」趙濤小心翼翼的道。 「哦!你這是要跟我談公事?」 「對對,我不也是三本學院的社聯副主席嘛!」 「呵,我不跟你這種社聯污點談公事。」沒想到喝了咖啡之後她說話還是這麼生硬。 「你!」趙濤的火騰地一下升了起來,但還是強忍住了,「學姐,我已經向您賠罪了,殺人不過頭點地,您這麼難為我、難為我們學院有什麼意義呢?」 「就你說這麼兩句就叫賠罪?也太容易了。」李超敏翻了一下眼皮仰起頭道。 「您說怎麼辦……哦!我答應過學姐辭職,但很抱歉,這點關乎我們學院聲譽,我實在沒辦法兌現。」 「呵呵。」 「這樣學姐,您說我該怎麼賠罪,除了剛才那條之外我什麼都答應,您就是讓我去操場裸奔我都干!」 「我讓你跟你那些女人分手你幹嗎?」說著她拿起小勺攪了攪咖啡又喝了一大口。這一口喝得很享受,她不自禁的閉上了眼仿佛廣告里在再品美酒的演員。睜開眼出了口氣又緊接著喝了一口。 這些動作被趙濤都看在眼裡。心想李超敏真是美麗非凡,她那雙比自己還大還修長的大手真是藝術品,潔白無瑕靈動優雅,那大氣線條中帶有完美的女性的特點,美得帶有壓迫感。性感的唇抿過杯子與潔白的手交相呼應,閉眼時長長的眼線上方能看見大眼睛在眼皮里轉動,高挺的通關瓊鼻鼻翼微微一抽,大氣與精緻完美結合,看得趙濤心痒痒的。 「這……學姐……這事也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我說了,她們都要跟著我,我也沒辦法……您說點我能做到的不成嗎?」 「哼,沒擔當!」 「真不是我沒擔當,我這不都擔著呢嗎?只要是我的女人我都願意擔起責任來!」 「反正你讓我提條件我就這麼一個條件,我也不用你辭職,反正你辭職了我也不會改變我的決定,你自己看著辦吧。」李超敏原來黑沉沉的臉開始爬上了貓捉老鼠的笑意。 她的五官大氣美艷,及時陰笑也沒有給人很陰鷙的感覺,反而她敲起桌面的手指吸引了趙濤目光。趙濤知道她已經對自己提起了興趣。 「學姐,您明知這個不行還非提不可,您要想整我們學院您就直說,何必難為我!」 「難為你?對,就是難為你!我李超敏難為的人多了,不差你一個,只是他們跟你不一樣,就算我難為他們,他們也會硬著頭皮照辦。就看你想怎麼選了。」她舒服的向後靠了靠手指還在敲著桌子,胸前雄偉的規模顯露在了趙濤眼前。 「呵呵,學姐您也太小瞧我了,我的女朋友們跟我都是有真感情的,讓我為了學生工作這麼點破事放棄她們您也太兒戲了。」趙濤順口說了一句。 「呵……你這麼說不是我小瞧你了而是你太小瞧我了。我李超敏從生下來就知道等價交換的道理,為了我李超敏的要求失去東西的人我都會加倍補償他,我手裡有的籌碼多得你想不到,你可以去問問,給我辦事的人從來沒有吃虧的。」李超敏說著揚了揚頭,霸道的話讓她氣質倍增。 「補償?怎麼補償?我有七個女朋友,我跟她們分手,您再加倍給我找十四個?」 「……」李超敏一翻眼皮瞪著他沒說話,仿佛在說「你說呢」,她又喝了一大口咖啡,顯然不屑於回答他這句屁話。 這真讓趙濤氣結,這李超敏還真他媽的像他高中班主任的做派,任你怎麼跟他開玩笑扯皮,人家就是不接招,最後你自己討沒趣。 「嘿嘿…」趙濤訕訕的乾笑了兩聲,「學姐我是說,有句話叫『什麼都能借,老婆不能借』我的女朋友都是我的心頭肉,那是我的命啊!沒了她們可不行!」 「你剛才不還說嫌我太小瞧你了嗎?言外之意不是我出得價太低了嗎?你不還說都是她們貼著你,你自己也不想這樣嗎?怎麼現在又變成心頭肉了?」她喝乾了咖啡。 「不,我剛才就順口一說,女朋友怎麼可能當做籌碼來交換?我是男人,這個我絕對不幹!」 「呵,趙濤,你敢當面頂撞我挺有膽的。你生活作風這麼混亂明目張膽的左摟右抱還能當你們學院的社聯主席,證明你挺有能力。我還真有點欣賞你了。跟你那些爛七八糟的女人斷了到校社聯來,我給你加個副主席的位置。我有個俱樂部你知道吧?你可以過來做市場部代表,每個月給你開四千塊工資。」 「哈哈,李主席,一個月四千塊就把我打發了?就讓我拋棄那些如花似玉的女友?何況裡面還有供我吃住的小富婆呢!」趙濤被氣樂了。 book18.org

「四千塊的位置只是對你能力的考察,做好了可以讓你當俱樂部副總。呵呵,一點小錢算什麼,錢我有的是,讓你能在我身邊工作才是我給你的補償……這也算恩賜……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爭我身邊這個位置而不得?你的蔣學哥要不是有教育廳的背景打死也輪不到他!這個位置多加一個你,你可以想想分量多重。」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六十八章 樂極生悲 「那真多謝學姐您的賞賜了。只是對不起,小人福薄,消受不了學姐的抬愛,我還是老實在我的三本學院呆著吧!」 見他如此堅決李超敏不慌不忙的二郎腿換了一個方向,敲桌子的手也換了一隻,道:「怎麼非得要實惠不可?好!你說你有七個女友,分手一個我給你十萬,那個小富婆蘇湘紫我給你三十萬!等你都分手了我再給你加十萬湊一百萬。怎麼樣?這價錢足夠了吧?」 趙濤瞅了瞅她道:「我先給您再沖杯咖啡,容我想想。」 李超敏臉上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彈了彈手指示意讓他去。透明的長指甲閃著昂貴的光。 他出去學著曲茗茗的樣子又沖了杯加料的咖啡。這次他加了四倍的料,掰開了四顆糖把裡面的精液刮進杯子。 他惡趣味把精液用指甲刮下來再弄進杯子裡,要不是水太燙他真想直接把手指伸進去涮涮。 一切弄好他端著杯子回到了李超敏辦公室。 「學姐,你嘗嘗我沖的咖啡,味道是不是比別人沖的得好?」 李超敏接過咖啡用小勺攪了攪又朱唇輕啟吹了吹抿了一口。 咖啡剛進嘴明顯能看到她整個人頓了一下,然後下頜與喉嚨動了動最後才咕嚕一聲咽下。她抬頭看了一眼趙濤,臉頰微微泛起些許紅暈,那種雌性的魅力陡然上升,趙濤隔著寫字檯,皮膚和大腦都能捕捉到她散發出的雌性荷爾蒙氣息。這讓趙濤也不禁臉頰發熱。 「嗯……不錯,就是有點甜……味道挺好,沒想到你還會沖咖啡。」李超敏雙目秋波閃爍魅力散發的看著趙濤道,讓他不禁一陣沒來由的燥熱。 「那是,我在家總給她們沖咖啡喝。」 「家?剛才的條件你想好了嗎?」李超敏皺了皺眉。 「我有個問題想先問一下。」 「說。」 「我分不分手也不影響學姐您什麼吧?為了讓我分手您平白無故拿出一百萬這對您有什麼好處呢?」趙濤也確實想問這個問題,而且他對李超敏能輕鬆拿出一百萬也表示懷疑,畢竟這還是中國GDP沒超過日本的2006年。 「平白無故?呵呵,對,你說得沒錯,就是平白無故。我李超敏做事第一圖得就是開心,我喜歡別人尊重我,聽我的建議,別人尊重我我就開心,一點錢而已對於你們來說是天文數字,對於我來說不過是幾個柜子里的包,幾分之一塊手錶而已。儂,這杯黑象牙成本也要一百塊。」李超敏很自然隨意的說著她的富有,又喝了一大口。 看來人家說李超敏經常炫富此言不虛。 李超敏這番話在趙濤聽來絕對是盜用了《千王之王》里龍四的台詞,霸道總裁范兒十足。 「啊……」趙濤嘆了一口氣,「我還是說聲對不起,多謝學姐的抬愛,我趙濤不值一百萬,我還是守著我的糟糠之妻們過我的日子比較好。」 「呃?你要想清楚,進了我的俱樂部就代表你畢業就可以去綠園工作,有我的賞識你一定前途無量,能賺到你現在想像不到的錢,會認識更高層次的女人。」李超敏正色道。 「謝謝學姐的好意,不用了。我的女友們都是跟我共患難過來的,我們的感情不能用金錢衡量,別說一百萬,就是一千萬我也不會憑白放棄她們的。她們一天是我的人就一輩子都是我的人。如果這點讓學姐感覺不爽了我向您誠摯的道歉,但也請您尊重我們的選擇,放過我們,不要牽連我們學院的學生工作,拜託了。」說完趙濤起身向李超敏深深的鞠了一個躬。 「你在愚弄我……」李超敏鳳眼圓翻,大手死死握住咖啡杯,手背的指筋凸起,指甲發白,好像要把被子捏碎。 「不,學姐,我絕對沒有不尊重您的意思,只是我實在難以從命。這樣,為了表示歉意,以後只要您開口的事兒就是我趙濤的事兒,您只要不在這事上為難我,只要我能做到,您叫我幹什麼我都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趙濤,你要想好。」李超敏用牙縫擠出這幾個字。 「抱歉了。」趙濤又鞠了一個躬。 「哼!」李超敏拿起杯就要往地上摔,但動作做了一半突然停住了,她深呼吸了兩口,然後舉起杯一股腦的把剩下的咖啡喝乾。 「滾!」喝完她低吼一聲。 趙濤趕緊尷尬的離開,剛出門沒走五步就聽到屋內一聲杯子被摔得粉碎的巨響。 趙濤嘴角微微上翹,心中冷笑不已。這次的目的雖然沒都達到,但已經不錯了。他已經確定李超敏已經對他有了不弱的感覺,只是她的高傲還不能讓她低下頭。只是他以後要小心了,李超敏這個腦迴路不正常的富二代指不定會鬧出什麼麼蛾子來整他。 這次對趙濤個人來說雖有收貨,但院社聯的問題還沒解決。不能走李超敏的門路那就乾脆堂堂正正的找於鈿秋和牛紅旗來擺平。 找到於鈿秋,她直皺眉頭。不用趙濤說她早就找人去擺這件事了,但是結果不理想。在於鈿秋口中得知,現在學校的校團委書記一職空缺,原來的書記被調到團市委走過場,馬上準備到政府任職,算是多年媳婦熬成婆,高升了。 目前所有學生工作都有副書記主抓。但聽於鈿秋的意思,這個副書記顯然拿了李家不少好處,對李超敏的決定幾乎言聽計從,毫不干涉。就算李超敏做出了這麼出格的事她也言辭含糊只答應於鈿秋再研究。看樣子於鈿秋這次的狀是白告了。 其實從個人角度講於鈿秋不應該告狀為難她。因為牛紅旗已經答應於鈿秋,推她做校團委副書記的位置,但前提是現任的副書記能順利扶正。而她扶正需要的就是李家這種金主的支持。 這次校慶的節目全由她一手策劃執行,只要做好了就是穩穩的大功一件,到時候順理成章的扶正。只是要做好第一必須有足夠贊助才行,第二個人上位疏通關係也是筆不小的花銷,能有金主支持當然事半功倍。 只是於鈿秋不甘心在一個學生那吃了癟,她自恃好歹是個高級知識分子,書香門第,雖然錢不多但論背景也不差,這麼在愛人面前卡臉讓她咽不下這口氣。當即跟趙濤商議要以一個學院的力量辦一場全校性質的活動向李超敏示威。 趙濤一想真是好主意,當即雙手贊同,並根據李超敏的愛好,針對性的要組織一場棋類大賽,看看到時候李超敏買不買帳。 不過眼前的事情最後還得牛紅旗這樣的重量人物出馬才行。 趙濤懷揣忐忑去敲牛紅旗的門,沒敲開。打了電話想要面談,牛紅旗根本沒給他機會,只是讓他在電話里把事情說一下,然後說了句知道了就掛了。沒有批評也沒有鼓勵。 就這樣趙濤又渾渾噩噩的混了好幾天,終於等來了好消息。據說牛院長的對頭、總負責這次校慶的盛副校長發話,有限恢復三本學院的節目時間。趙子淇莊毅趙濤三人總算鬆了口氣,好歹對內有了交待。另外還有個好消息,最近有個賓館洗浴餐飲綜合體開業,三本學院的禮儀團拿到了開業禮賓的活,一下子給社聯解決了不少經費。 這可謂雙喜臨門,趙子淇聽到好消息後當下決定三人再去咖啡廳好好放鬆一次當做慶祝。趙濤拗不過只好答應。他知道,面對鄭曦的日子到了。 第二天晚上,是趙子淇打聽到鄭曦兼職的日子。 三人意氣風發嬉笑怒罵著喝了一頓。今天趙濤又得到一個好消息,林松男回信說,那面找的人已經把殺馬特女伊純的情況和行蹤習慣調查了七七八八,就等他再發話有什麼下一步行動了。要想怎麼報仇都成,只要錢給到位就沒問題。 心情大好的趙濤事前就跟趙子淇說今天全他買單,趙子淇笑著說本來也打算今天吃他的大戶,讓他出出血,補償一下自己和莊毅這些天來替他受的壓力。 酒足飯飽,三人在嗖嗖的小海風中里倒歪斜地肩膀搭著肩膀走到了上回的咖啡廳,一進門趙濤就看到了一個垂著長長雙馬尾的俏麗身影,那就是他今晚的目標——鄭曦。 今晚的她沒有穿特殊的cos服裝而是一套不算暴露的女僕裝。黑色透明絲襪,裙子剛好露出膝蓋。短袖帶蕾絲花邊的圓領口,露出一半鎖骨,頭上呆著女僕頭飾。 三人進去坐定,趙濤點名要鄭曦來陪,也許是一回生兩回熟鄭曦直接微笑同意了,給趙子淇氣夠嗆。 鄭曦這女人單論顏值不在金琳楊楠之下,只是完全不是一個風格。她的巴掌小臉跟余蓓和張星語類似,但氣質完全獨樹一幟。 可能是因為她愛好cosplay,所以看著永遠是那麼幼齒,齊劉海下細眉大眼,黑眼珠很大,瓊鼻精緻如漫畫,尖尖的下巴上是比鼻翼略寬的小嘴。仔細看上去不能說是多可愛,有點漫畫中的腹黑蘿莉風。 三人還是老樣子,一人叫一個,六個人鬥地主和百家樂。由於三個男的已經喝了不少酒這次並沒有再拼酒,所以三個女人也沒喝多少。 趙濤覺得挺奇怪的,陪酒女沒有十分主動的勸酒他有點費解,不過這樣也好,反正今晚他買單,少喝酒能省下不少錢。 趙濤窩在家宅了十二年,鬥地主的水準放趙子淇莊毅十匹馬也趕不上,氣得趙子淇嚷嚷著下次一定要打德州撲克。 三人磨嘰到了快十二點,才決定散去,各自帶著各自的女人開房。 這次在鄭曦清醒的情況下拉她開房趙濤心裡一點底都沒有。不過這事趙子淇怎麼可能不幫忙,他心裡也清楚鄭曦怎麼可能看得上趙濤。於是催情的小藥片和斬女香早就給趙濤備好,從咖啡廳出來時鄭曦已經兩頰潮紅秋波蕩漾了。 其實跟喝醉了也差不多。 反正今天能成功上壘就上,上不去就拉倒,對趙子淇有交代就行。 不過他還是小瞧就趙子淇的能量。另外兩個女人也配合著趙濤勸說,最後鄭曦在半推半就下同意跟趙濤開房。不過事先自欺欺人的聲明說好,只是開房休息絕不多干別的。 就這樣,喝得腳步虛浮的男人扶著一個慾火升騰的女人走進了酒店。 還是上次的酒店還是上次的人。 一關房門趙濤立馬抱住了鄭曦,把她按在玄幻的牆上壁咚。 鄭曦也似乎忍了很久,雙手夾住趙濤雙頰與他熱吻起來。 趙濤拉開她背後的拉鏈,在光滑瘦削的脊背上亂摸,仿佛要把她當成手中的把件盡情玩弄。 熱吻停歇,狗男女開始互相脫對方的衣服。鄭曦的情慾顯然被挑動了起來,動手飛快絲毫沒有處女的矜持。只是臉越來越紅。 她濕潤地的眸子裡慾火噴薄,如同一隻剛從地獄裡飛出的小惡魔要把眼前的男人一口吞進肚子。 幾下功夫趙濤脫了一乾二淨,有點意外的是鄭曦穿的不是弔帶絲襪而是開襠的褲襪裡面沒穿內褲。 騷屄! 趙濤心裡第一反應,看來應該已經被許罡破處了,怪不得今天跟自己開房這麼痛快。 不過她的身體還是如上次看見那麼粉嫩。不大的b奶小巧挺拔,在她精瘦的身體上並不顯得小。兩個乳頭已經綻放蓓蕾,突出的鎖骨線條流暢柔美,看上去格外性感。鎖骨上的兩個窩讓趙濤不禁想舔一口。 一雙腿細長光白,差不多只有趙濤的一半粗,單論腿長比趙濤還要長一點,這讓這個圓宅男看了很自卑。 下面的兩隻美腳如果不是因為太瘦形狀不亞於余蓓。只是現在腳背的骨頭楞凸出影響了美感。 屁股不大但在這副身體上也算前凸後翹了,不會顯得乾癟。 白瘦幼,鄭曦完全符合這三點評價。這副瘦削的身體如果不是配上她幼齒的臉趙濤都要嫌瘦的。但恰恰她就是有一張小魔鬼的面容,讓她顯得很自洽。 這種完全不同的新鮮感讓趙濤慾火中燒,大棒子挺立。一把橫抱起女孩毫不留情的扔在床上,兩條胳膊把她兩腿分開抱住一口吻上了她平坦的小腹。 女孩的腿呈M型,趙濤含住了她略鹹的嫩逼,胳膊向前猛伸雙手抓住了兩隻椒乳狠勁把玩揉捏。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鄭曦大叫著,雙手插進趙濤頭髮里。 趙濤這個死腿控怎麼可能放過這雙長腿呢?他一口咬住鄭曦的大腿,覺得三分之一腿肉都被含進嘴裡,細嫩鬆軟的嫩肉讓他爆發出侵略的慾望。 一雙細腿宛若沒有筋骨,任由他擺出各種姿勢,感覺不到多少抵抗。 看著她為了抵抗自己的鉗制,大腿內側鼓起的腿筋就讓他充滿了征服欲。 每當鄭曦雙腿用力他一定反方向把腿掰開或並上,總之就是不能讓她躲閃。 這時趙濤正跪在床上讓女孩雙腿筆直向上併攏,他兩條胳膊如鐵箍讓女孩雙腿動彈不得,而他正在逗弄著女孩的腳尖。 原味絲腳,真是個變態才喜歡的詞彙,但趙濤偏偏就是這個戀足的變態。 鄭曦這種傳說中的草莓味粉木耳在肥宅眼中全身都是香的。 具體的味道其實就是洗衣液和香水的香味混雜著皮鞋的皮革味,幾乎沒多少汗味,畢竟穿得不是高跟鞋也沒站立多久。 趙濤挺著的刺刀在鄭曦大腿縫中間穿插著。女孩這個姿勢很難受,但完全拗不過肥宅的控制。 「癢!癢……」女孩哀求著,不過趙濤已經發現她開始流水了。 放下腿,他取出了一個安全套戴上,讓鄭曦翻身跪爬在床上,把她雙手背在後面,讓她互抓手肘,用皮帶把胳膊纏上。女孩臉貼著床,撅著屁股等他挺槍上馬。 趙濤對準濕淋淋的嫩逼一下捅了上去。這時女孩忽然屁股一扭讓他刺了個空,接下來幾次都這樣。 「啪啪啪啪」一頓巴掌把女孩的屁股打得通紅。 「老實點寶貝兒!我可不想對你動粗……」他箍住女孩屁股準備再次進去。 「別帶套好嗎?我還是第一次……我不想給那層橡膠……」鄭曦偏著頭,軟軟糯糯帶著哭腔的道,那表情和聲音男人見了絕對酥到骨頭裡。 趙濤卻是一個激靈,腦子忽然清醒了不少。鄭曦竟然還是處女?她是處女就這麼容易的讓自己上手了? 要知道,為了讓趙子淇和莊毅也能分一杯羹他可沒動用鎖情咒。 「摘下來再插進來……你輕點,我還是第一次……」鄭曦楚楚可憐的聲音又響起,本來她就擁有播音員的聲線,這麼一說趙濤哪裡還有理智? 他順手摘下安全套,抹了口吐沫把龜頭從陰道口慢慢塞進去。 這一刻他決定,既然奪了人家處女就讓她也成為自己後宮的一員,至於對趙子淇的交代以後再說吧。 「啊……………」鄭曦痛苦的嬌呼著。開苞之痛並不只是捅破的那一下而是從被擴張那一刻就開始了。 處女的陰道緊緻得難以想像,趙濤尺寸不算大的老二艱難的推進著。他雙手緊緊箍著鄭曦的腰,似乎要把它掐斷。 鄭曦雙手死死地抓著自己手肘,嘴巴已經咬上了床單。 最終還是碰到了那層膜,並不脆弱,老二艱難的挺進減緩了處女膜破裂的速度,讓處女膜變形的痛苦格外難忍。就像一把鉗子緩慢的拔出一顆智齒,兩個人都不好受。 鄭曦已經痛得哭了起來,讓趙濤沒來由的心疼。 終於,臨界點還是到了,鮮血流了下來。趙濤知道不能臨陣退縮,她再痛也要把第一次做完,這也是對女孩的起碼尊重。 他拿起手機翻了翻平時覺得最好擼的幾本書,努力靠精神刺激讓自己早點來高潮。終於讀到《皇朝秘史》時他兩蛋一酸一股股精液射出。 女孩突然像一隻被踩住尾巴的老鼠開始全身激烈的扭動。趙濤拔出老二呼呼的喘著氣。 他心裡一片平和還戴著竊喜,下床去沖了沖雞巴,沒擦乾走回床邊對著已經側躺的鄭曦道:「給我裹一裹。」 鄭曦從下向上的看著他,眼神里閃爍著複雜的神色,最終還是勉強起身,盯著趙濤的老二看了半晌才朱唇輕啟吻了上去。 美妙的滋味洗滌著趙濤的靈魂。 在那個cosplay剛剛興起的年代,宅男女神這個詞對於絕大多數大陸宅男來說還是那麼遙遠。 鄭曦這個女生,不是說有多麼超凡的美貌,但她整個人卻散發著宅男們所有意淫的氣質,她身體的每一個地方都在傳遞著帶有性意味的信號。 趙濤老二慢慢硬了起來,鄭曦兩縷長長的辮子如水鋪開,像一對豪車的車把。 趙濤要把這輛豪華摩托車收進自己的車庫中,不讓他人染指。 女孩生澀的口舌技術反而讓色魔更受用。就在趙濤飄飄欲仙的時候突然連續發出砰砰砰三聲巨響。 接著一個粗厲的男聲道: 「公安局掃黃行動隊辦案!雙手抱頭!蹲在地上!」 趙濤的雞巴瞬間縮小,三個帶槍的警察衝進屋裡,其中一個正拿槍指著他。 門外傳來趙子淇的喝罵聲,三男三女被一群條子按住,就算趙子淇表露了身份也無濟於事。 三本學院的社聯主席副主席被一網打盡,這下臉可丟大了。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