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 5.14 作者:竹影随行

5.14

由于太过激动,一不小心射进了妈妈的体内。妈妈的将肉棒抽了出来,望着浓白的精液从撑开的穴缝里流了出来,我有些过意不去。

妈妈倒是没说什么,躺在床上轻喘着。半晌过后,默默地坐起身来,低头朝两腿间瞧了一眼,皱了皱眉,然后伸手将腿上的丝袜脱了下来,甩到了一边。

我想要说些什么,妈妈已经站了起来,慢慢的朝屋外走去。我想妈妈应该是去卫生间了。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便听见外面传来了花洒流水声。

我犹豫了片刻,起身跟了过去。卫生间的门没有锁,轻轻一推就开了。只见蒸腾的热气之中,妈妈正赤裸裸的站在淋浴下,任由热水浇打着自己的头顶。白嫩细腻的酮体被水滋润的晶莹剔透,犹如出水芙蓉般的美丽动人。

妈妈听到动静,扭头望来,问道:“你进来干什么?”

“我……我也想洗澡。”

“等我洗完你了你再洗。”

“我想跟妈妈一起洗。”一边说着一边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也不等妈妈同意,便赤条条的窜了进去,挤在了妈妈身边。

“唉~ !你干什么?”妈妈嫌弃的用手肘顶了我一下。

“我帮您洗洗头吧。”说着,我抓起了洗发水,到了一些在手上。

“用不到。你赶紧出去!”

我也不管妈妈的抗议,自顾自的将洗发水抹在了妈妈的头发上,然后双手揉搓起来。妈妈虽然嘴上埋怨,却伸手将淋浴关上了,然后手肘不住地向后顶,想要将我推开。

“替老母亲洗头,这是孝子应尽的义务。唉……您别乱动,您坐下,您先坐下。小心流到您眼里去了。”

“呦~ !我这又成你老母亲了。我很老吗?”感觉妈妈像是在耍小脾气。

“您现在不老,一点也不老。但人总有老去的一天。等您年纪大了,行动不方便了,我就这么替您洗头。您说好不好?”

妈妈没有回答,低着头,任由我搓揉着头皮。

洗了一阵,感觉差不多了,我打开淋浴,帮忙将泡沫清洗干净,然后我们便陷入倒了沉默之中。这种情况下,确实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虽然小时候经常跟妈妈一起洗澡,但现在毕竟不是小孩子了。

过了一会儿,我望着妈妈雪白光滑的背脊,忍不住伸手在上面轻轻抚摸了一下。妈妈身子一抖,回头瞪了我一眼。

我忙说:“您该替我洗一下了吧?”

妈妈瞧了我片刻,站起身来,让出位置。我赶忙坐在了凳子上,乖巧的垂下头。妈妈一声不吭的站到我的身后,倒了些洗发水,开始替我清洗头发。

这感觉好熟悉啊。

“妈,您好久没替我洗头了。”

“跟小时候一样的脏。”妈妈在我头顶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我惬意的享受着妈妈的服务。等洗净之后,妈妈又要赶我出去,我转身将她搂在了怀里,抚摸着滑溜溜的躯体,说道:“还没洗完呢。”

妈妈知道我的意图,厉声道:“说好最后一次的,你又说话不算话了?”

我厚着脸皮说:“说好今晚最后一回的,可没有规定次数。妈,我来帮您洗洗身子吧。”说罢,也不等妈妈做出反应,便将沐浴露倒在手心里,一把抹在妈妈身上,开始上下其手,到处揩油。

妈妈有些不适应,但也没怎么抗拒,直到我的手伸到了双腿间凸起的白虎阴阜上,妈妈的反应才开始剧烈起来。

“行了,我自己来吧。”妈妈略显羞涩的说道。

“说好了我来伺候您的。您别乱动。”我半搂着妈妈,手掌在饱满的阴阜上来回滑动,时不时的,手指还会‘意外’的钻进小穴内,扣动两下。

妈妈对着我的手背用力拍了下去,恶狠狠地瞪着我。我连忙笑道:“里面是我弄脏的,我来负责清洗干净。”说完,也不遮掩了,直截了当的将整根手指插进了小穴里,来回搅动揉扣。

“嗯哼……”妈妈软在我的怀里,半眯着眼睛,使劲攥住我的手腕,想要阻止我继续作怪。可是抗拒的力道并不是太强,反倒显得有些欲拒还迎。

小穴刚刚被我射满了精液,虽然刚刚已经被妈妈清洗了一遍,但还有残留在里面,粘附在腔道嫩肉上,滑溜溜的,手指进出格外润滑。

不多一会儿,穴里又开始淌起了蜜汁,丝丝溜滑,满手的黏腻。我兴奋的用指尖扣挖湿腻的蜜穴,被腔壁嫩肉裹着不住地蠕动,三两下便让妈妈屈膝躬背,骄哼连连。

“别动……嗯……别动……”

我另外一只手臂环过妈妈背后,穿过腋下,握住饱满酥软的乳房,这才发现,那红豆般大小的细润乳头,不知合适,已经悄悄地立了起来。

妈妈软在我的怀里,不停的蠕动挣扎着,绵软雪腻的乳肉自指缝中溢出,在掌心里来回变换着形状。我见妈妈的乳头红润润如鲜莓般,忍不住低头含在嘴里。

“啊……嗯……嗯……你……啊……不是要给我……洗身子吗?啊……你在干嘛?”妈妈的喉咙里发出颤巍巍的娇吟,鼻息越发沉重。

我暂时停止了手上动作,专心以舌尖舔弄妈妈的乳头。妈妈稍稍屈膝,用力夹紧,不住的抖动,腿心处一片泥泞,浓厚的蜜汁顺着大腿内侧,不住地往下流淌。

胯间肉棒早已紧硬如铁,直挺挺的顶着妈妈的肥美翘臀。我趴在妈妈耳边,小声说道:“妈,我替您洗干净了,您是不是她该替我洗一下呀?”

妈妈正在恍惚中,闻言一愣,迷迷糊糊的回了句:“洗什么?”

我抓住妈妈温润如玉的小手,放在了滚烫的肉棒上,那柔软的让我忍不住揉了一下。妈妈不能的将手往回缩,并狠狠的瞪了着我,脸颊微红,啐道:“自己洗!”

我腻腻歪歪的撒娇道:“我要妈妈帮我洗。”

“你小孩子呀?”

“我在妈妈这儿,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小孩子。”一边说着,一边松开妈妈的乳房,挤了些沐浴露,涂在肉棒上,然后抓着妈妈的我小手,重新我了回去。

也许今晚是最后一次的缘故,妈妈任我胡来,没有太多的怨言。小手轻柔的握着肉棒,借着沐浴露的润滑,轻轻地环绕抚弄着。

起初妈妈的动作还有些生涩,看得出来,应该是没什么经验。但渐渐的,妈妈似乎找到了要领,环、套、捋、揉,时不时的还会捏一下卵蛋,手劲儿拿捏得恰到好处。和小穴比起来,感受截然不同。但不得不说,简直是太舒服了。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偷眼望去,只见妈妈眼角眉梢具是媚态,脸颊飞红,满是春情。能让妈妈为我如此服务,感觉死了也是值了。虽然刚刚射过一次,但很快的就感到一阵酥麻,忍不住的喘息央求道:“快点……妈,再快点……再快点。”

妈妈脸红红的握住肉棒,越捋越快,力道也渐渐加大。我爽的咬牙切齿,仰头撕嚎,肉棒猛地一阵跳动,眨眼间,浓白精液自马眼内激射而出。

妈妈的玉手环着肉棒,还在套弄着,从根部卡着一直往上捋,如同挤奶似的,像是要把精液挤干净了一般。我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爽的死去活来,直至射无可射,才渐渐地清醒过来。

我喘着粗气,看着妈妈。沉默好久,妈妈才低声问了句:“好了吧?”

虽然痛快的射了出来,但欲望好像并未得到发泄,肉棒已经硬邦邦的,一跳一跳的不住往上翘。我不由分说的抱住妈妈,将脸凑了上去,吻住妈妈的嘴唇。与此同时,双手在那白皙柔滑的肌体上来回游走。

妈妈在我怀里奋力扭动挣扎,身上也不知是汗还是水,滑溜溜的。吻了片刻之后,我离开妈妈嘴唇,一路向下,从修长纤细的脖颈到饱满酥盈的乳房,从雪白平坦的小腹到凸起肥腻的阴阜,全都留下了我的吻痕。

最后双手捧住妈妈的圆翘丰臀,嘴巴紧贴着馒头小穴上的那一抹裂缝,牙齿轻咬着肥厚的肉瓣,舌尖探入蜜穴内,舔刮着腔道内的肉壁褶皱。

妈妈娇躯紧绷,双手抓着我的肩膀,嘴里哼哼唧唧的低声呻吟着,屁股本能的向后缩,想要逃避我的挑逗。

经过几次做爱,我对妈妈的身体已经十分熟悉了,就这么慢条斯理的挑弄了片刻,小穴里的蜜汁便淅淅沥沥的流了下来。我本身就欲火旺盛,见差不多了,便站起身来,将妈妈顶到浴室墙壁上,一手捞起一条修长白皙的玉腿,一手扶着肉棒对准湿滑红润的肉缝,不等妈妈反对,便用力向前一挺,挤开泥泞一片的紧闭肉唇,一点一点的插了进去。

“嗯~ !”妈妈眉头紧皱,仰起脖子,发出一声颤巍巍的长吟。

蜜穴虽然紧窄,不过好在蜜汁足够丰沛,抽插起来格外的顺滑,而且还不失紧致感,一进一出之间,那爽利的滋味,简直难以用言语形容。

妈妈紧闭着双眼任我摆弄,一条腿被我抱了起来,另一条腿勉强支撑着站在地上,要不是背靠墙壁,恐怕早就摔在地上了。

不过我见妈妈身子有些发软,加之地面光滑,还是有些不放心,生怕摔着了妈妈,便将她的手臂绕在我的脖子上,一手托在她的屁股后面,紧紧地抓着那绵软浑圆的臀肉,然后气沉丹田,开始有节奏的抽插肏干起来。

我还是第一次和妈妈站着做爱,感觉很是刺激,搂着妈妈的细腰,将坚硬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插进妈妈的穴内。妈妈将脸侧到一边,紧咬着下唇,似是在极力忍耐着,但呻吟声还是难以克制的从唇缝中漏了出来。

随着我越差越猛,妈妈的呻吟也短促急切了起来,扭动着蜂腰,也分不清是抗拒还是迎凑。由于妈妈比我矮了一些,为了保持平衡,不得不踮起左脚脚尖,以维持身体平衡。每次肉棒插入小穴深处,顶在那团温温嫩嫩的软肉上时,妈妈总是会呻吟一声,小穴也会猛地一缩。

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妈妈全凭左脚脚尖支撑着,这金鸡独立的姿势虽然干的过瘾,但时间长了终究还是累人。不多会儿功夫,妈妈就气喘吁吁,浑身上下香汗淋漓了。

虽然我也心疼妈妈,但却并不愿意改变姿势,因为妈妈现在这样子半挂在我身上,让我有种被依靠的错觉,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我紧紧地掐着妈妈的屁股,肏干了一会儿,妈妈终于忍不住了,喘息道:“小东……嗯……哼哼……嗯……回屋吧……啊……”

“还没洗干净呢。”

“嗯……啊……嗯啊……腿……有点酸……”妈妈的鼻子里发出醉人的娇吟,俏脸烧得发烫,看上去十分的妩媚。

见妈妈这副模样,我也不忍心再让她难受,依依不舍的将腿子放了下来,然后扶着妈妈转了个圈,背对于我,用手压在白腻腻的雪背上,稍稍用力,使其弯腰翘臀,扶着肿胀的大肉棒子,重新顶了进去。

妈妈躬身扶墙,双腿微微张开,挺着浑圆雪臀,承受着我的肏干。我还是第一次以这个角度望着身下的妈妈,那蜜桃般的大白屁股,伴随着撞击,臀肉颤动,十分的惊星动魄。

妈妈有些不耐,回头说道:“嗯……啊……啊……啊啊……要来……就快点……啊……快点吧……嗯……妈妈经……不起……啊……你……这么折腾了……”

“您是想让我快点射出来?”

妈妈咬着下唇,满脸羞涩的点了点头。

“那您先告诉我,我这么干您,您到底舒不舒服?”也不知为什么,用着恭敬的语气,说着粗俗的话语,有种别样的快感,连肉棒都胀大了些许。

面对我不厌其烦的追问,妈妈没有回应,干脆将头扭了过去,不再看我。撅着大白屁股,默默地承受着儿子的一次次肏干。

“妈,您说一下嘛,您告诉我一下嘛。到底舒不舒服?”

妈妈越是不肯回答,我心里就越是着急,双手用力掐着那两瓣棉花团子似的大白屁股,死命的抽插着。

浴室里回荡着肉体相撞的啪啪声,妈妈双手扶着墙壁,用力抓挠,指尖几乎陷进了瓷砖缝隙里。吊在胸口的那一对乳袋,随着抽插,前后摆动摇晃,形成一道道波涛乳浪,极是诱人。

“小东……慢点……啊……慢点……嗯……”

“那您告诉我,儿子这么肏您,您到底舒不舒服?”

“滚~ !啊……嗯……”妈妈被我问的有些恼羞成怒,涨红了脸,低声骂了一句,但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呻吟声。

其实我早已知道答案,毕竟水流不止的蜜穴已经说明一切了,但我就是想要听到妈妈亲口承认。不过妈妈越是这样强忍着,我就越是兴奋,上身前倾,趴在妈妈光滑细腻的雪背上,像只发情的野兽般,用力顶刺。每次插入蜜穴最深处,仍嫌不足,揉着子宫嫩肉硬往里挤,像是想要将花心肏开了似的。

“啊~ !啊……嗯啊啊……嗯……”妈妈的小穴剧烈收缩,呻吟声也前所未有的高亢,甚至带了一丝娇啼之音。在这狭小密闭的空间内,妈妈像是压抑了许久,终于得到了解放一般,两条雪白纤细的腿子颤颤的,两手扶着墙壁,不住的往下滑落,要不是被我从后面搂着细腰,估计早就瘫软在地了。

强势的妈妈被我搞成这个样子,兴奋之余,心里竟有一丢丢征服的快感。不过唯一遗憾的是,妈妈仍旧咬牙了不肯承认。我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心有不甘,便加快了抽插速度,大声问道:“妈,您到底舒不舒服?儿子干的您爽不爽啊?您给句实话行不行啊?”

“啊……嗯……啊啊啊啊……嗯啊……别……拔出来……别……别射在里面……啊……”妈妈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伸手向后抓住我的胳膊,不住地央求着。

“您实话实说,我就不射在里面。”我打桩机似的摆动着腰臀,奋力撞击着雪白的屁股。

“快点……啊……拔出……来……嗯……啊~ !”妈妈的呻吟声里带了些许哭腔,在奋力抵抗时,忽然一声高亢长吟,身子剧烈颤抖,蜜腔内的汁液决堤似的往外喷溅。

我意识到妈妈已经到了高潮,肉棒被穴内痉挛嫩肉锢的又疼又美。我终于还是坚持不住了,虽万般不舍,但还是在猛力抽插几下之后,忽的拔了出来,将肉棒挤进白皙肥腻的臀缝之中,‘噗噗’的射了出来。

妈妈的身子不住地颤抖着,高潮余韵似乎比以往都要长。我从后面搂着妈妈,防着她摔倒,低头吻着妈妈湿滑白皙的背脊;尚未软下来的鸡巴卡在臀缝里,被肥腻丰盈的臀肉包裹着,并未感到射精后的空虚感,不一会儿功夫,便又昂首挺立了起来。

良久之后,妈妈轻喘道:“好了吧?”

我没有回应,故意挪了一下臀缝里的坚硬肉棒。妈妈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儿,回头头来,一脸无奈的说道:“你真是不知道累呀?”

“我每次一看见妈妈就亢奋的不行。”双手从妈妈的腋下穿过,将那对自然下垂的绵软巨乳握在手中,一边揉捏一边柔声说道:“妈,再给我一次吧。”

妈妈疲惫的说:“我不行了。好累啊。妈妈累的快要散架了,真的不行了。”

“这么一直挺着,怪难受的。咱们回屋,您躺在床上,我伺候您。行不?”

“小东,妈妈下面有点疼。让妈妈歇会儿行不行?”妈妈皱着眉头,也顾不上矜持和面子了,哭丧着脸央求着。

我现在正是性欲高涨,当然不愿就此收手。不过现在先把妈妈送回房间才是。我慢慢的直起身来,将鸡巴从臀缝里往外抽,结果一把小心,龟头滑进了臀部中央的凹陷处,顶在了菊花臀眼上。

妈妈以为我要干什么,激动的屁股一夹,将龟头卡在了中间。我愿本也没那意思,结果这么一下,只觉着妈妈的小屁眼粉嫩嫩的,带着股吸力,半颗龟头几乎陷了进去。

“你干什么?快出来!”妈妈一脸惊愕的回头瞪着我,扭动身子,想要摆脱我的双手束缚。

那从未有过的舒爽感觉,让我猛打一个冷颤,心中竟升起一丝邪恶的念头。妈妈这样保守的人,后庭一定没有用过。如果我将鸡巴插进去,算不算要了妈妈的第一次?

妈妈见我发楞,挣扎得更强烈了。我知道这想法有些荒唐了,便将肉棒从臀缝里抽了出来,说一声:“抱住我。”然后也不等妈妈反应,一个公主抱,拦腰将她抱起,快步朝卧室走去。

走到床边,小心翼翼的将妈妈放了下来,拿来浴巾擦去娇躯上的水渍。妈妈看起来有些无力,可能实在是太累了,浑身上下散发着慵懒的迷人气息。

我趁妈妈不注意,将她搂在怀里,妈妈也没劲儿抵抗。本想与她深情对视,结果她却闭上了眼睛,没办法,我只能将嘴巴贴在了莹润的红唇上,轻柔厮摩。

今晚也不知亲了多少次了,估计妈妈早就习惯了,闭上眼睛任由我亲吻。可我伸出舌头,想要撬开她的嘴唇,妈妈却不乐意了,紧闭着薄唇,发出‘嗯嗯’的鼻音,始终不肯让越雷池一步。

我的双手绕过她的蜂腰,放在圆润挺翘的雪臀上,掌心覆盖在滑腻腻的屁股肉上,用力揉捏。妈妈轻轻扭动着酮体,身子越来越热,喉咙里发出一些慵懒甜腻的声音。

最后,妈妈轻轻地将我推开,有气无力地说道:“让妈妈休息一下,好不好?妈妈真的累了。”

她这近乎哀求的撒娇表情,像极了我小时候写作业时,要求停下来玩一会儿的样子。不过嘛,小时候妈妈很严厉,不写完作业,是绝对不允许我离开课桌的。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我将妈妈轻轻地放倒在床上,侧身压在她的身上,一手抓着丰满乳房,笑吟吟的说道:“春宵一刻值千金。今晚是最后一回了,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宝贵的。”

“妈妈上了一天班,很累了。睡觉吧,行不行?”

“那这里怎么办?”我抓住妈妈的玉手,放在了挺立的肉棒上。妈妈叹了口气,说道:“睡着了就好了。”

“可我睡不着啊。”我抓着妈妈的小手,轻轻套弄着肉棒,说道:“要不这样,今晚就算了,咱们明天,或者后天继续,怎么样?”

妈妈知道我的意图,瞥了我一眼,说道:“说好了今天最后一晚的。”

“今晚还早得很呢。要不然您就往后推几天,领个结婚证而已,着什么急呀?”

“行了行了,随你便吧。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妈妈一脸的不耐烦。

“那您转过身,趴在床上吧,这样您还省点力。”

妈妈盯着我犹豫了片刻,转身趴在了床上。我张开双腿,骑在妈妈圆翘的大白屁股上,双手掰开屁股肉,露出浅褐色的臀眼和肉乎乎的馒头小穴。

我挺着肉棒缓缓地朝小穴口送去,触到阴唇肉瓣,使劲的朝里一插,热乎乎的蜜腔瞬间被撑了开来,温暖黏湿的穴肉从四面八放挤压过来,紧紧裹住肉棒。

“嗯~ !”

这个姿势插不进去太深,但好在我的鸡巴足够长,还是可以触碰到穴底的那团嫩肉。我细细的体会着被蜜穴包裹的感觉,暖暖的、滑滑的,腔壁嫩肉穴涌动的细浪般,层层叠叠的紧锢着肉棒。

“妈,这回不累了吧?”

“嗯……”妈妈侧着脑袋,枕在双手上,闭起双眼,慵懒的回应了一声。

我趴在妈妈身上,开始卖力的挺动起来。不知何时,妈妈开始悄无声息的挺动圆臀,硬着起了肉棒的抽插。

……

第二天清晨,睡了没几个小时,我便从梦中惊醒过来,瞧见妈妈赤裸裸的躺在我的身旁,不由得欲火丛生,翻身压在妈妈身上,扶着肉棒挺进了有些红肿的小穴里去。

干了一阵之后,妈妈渐渐地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有气无力的说道:“还来……让妈妈再说一会儿吧。”

“您睡您的,我干我的。”

“说好了最后一晚的。”

“没起床就不算。”

一边说着,一边加大了抽插力道,将妈妈白皙玉嫩的酮体撞的前后晃动。

……

临近中午,我再次将肉棒插进了妈妈的小穴里,抽插肏干了起来。

妈妈悠悠转醒,哭丧着脸埋怨道:“你有完没完了?”

“最后一次机会了,我想把一辈子的爱,一次性做完了。”

“你疯了你?年轻人不知道节约,很容易伤身子的。”

就在这时,妈妈的手机铃声响起。我停了下来,伸手拿了过来,一看来电显示,只有一个陈字。

我不悦的说道:“是你那个结婚对象打来的。”

妈妈接过来看了一眼,眯瞪了一会儿,说道:“估计是催我去民政局的。”

“您现在这个样子,去不了了吧?”

妈妈想了一下,示意我噤声,然后接起手机,懒洋洋的对那边说:“今天有事,改成明天吧。嗯,我没事。没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等妈妈挂断了电话,我开心的问道:“那就是还有一天的时间喽?”

妈妈瞪了我一眼:“你赶紧起来!我下午还得回公司上班呢。”

我眼珠子一转,来了主意。笑着说道:“估计够呛,您下午还得请假。”

“嗯?”妈妈没反应过来。

我趴在她的耳边,笑吟吟的说道:“一准儿肏的您下不了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