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 6.9 作者:竹影随行

我将身子贴在妈妈背后,扶着肉棒,调好位置,用力一挺,龟头揉开肥厚湿腻的阴唇,挤进了紧窄炙热的蜜穴之中。 由于姿势的缘故,肉棒插入不深,耻骨紧贴在了圆润的屁股上了,鸡巴也只进入三分之二,龟头刚刚挨到穴心那团娇弹软肉。 妈妈始终不肯转过身来,瞧不见她脸上的表情,自然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感觉。不过小穴里不住的往外淌着滑腻腻的汁液,想必也是极快乐的。 肉棒将紧致的小穴撑得满满的,几个月未曾光顾,紧如少女一般。那种舒爽至极的感觉,简直叫人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肉棒在蜜汁充盈的温热肉穴里泡了一阵,开始缓慢的抽插了起来。 层层叠叠的穴肉随着进出,被硕大的龟头不断地揉开,每一分深入,都会剐蹭着腔壁嫩肉,待完全没入穴底时,一股股的汁液便会自穴缝边缘挤出,发出令人羞耻的声音。 “妈,您下边还真是紧的厉害。好在水足够多,进出还挺顺畅。”我一边挺动着肉棒,一边趴在妈妈耳旁,说着心得体会。 妈妈还在装睡,不肯出声。不过越发粗重的喘息声却出卖了她。肏干的力道渐渐加大,胯部撞击肥美臀肉,发出清脆的啪啪声,但是这种侧着身子从后面抽插的姿势,实在不够尽兴,当凑到妈妈耳旁,小声问她:“妈,换个姿势,成么?” 妈妈还是没有反应,我干脆自作主张,爬了起来,屈膝跪在床上,将她的双腿用力掰开,然后身子趁机挤了进去,一手撑住身子,一手扶着肉棒,找准了穴缝位置,猛地向前一挺,重新进入到了蜜穴之中。 妈妈的双腿被我使劲向两边分开,上半身却依旧侧躺着,这怪异的姿势,就如同此时她拧巴的心情一样。我双手撑在妈妈的身子两侧,下身开始用力耸动起来,借着湿滑的淫液,鸡巴在小穴里紧紧出出。随着汁液越来越多,抽插的越发流畅,但是妈妈始终憋着不肯发出一点声音,这让我有些心有不甘。 我将妈妈的双腿分的开开的,肉棒向外抽出,只留龟头卡在穴口,稍微停了片刻,深吸一口气,用力向内一挺,龟头挤开交叠软嫩的穴肉,狠狠的撞在了娇嫩的子宫花心上。 “嗯~!”妈妈娇躯轻颤,一声骄哼出来,身子也跟着扭了过来,正面平躺在了床上。 我在这儿忙活了半天,好不容易得到了妈妈的反馈,心中自然是开心的,顺势开始肏弄起来。但妈妈就好像是故意在跟我作对一般,死死咬住牙关,不肯再发出一点声响了。 这也不是什么第一次了,每回开始的时候,妈妈总是放不开,不过有了几次经验之后,我知道怎么对付她了。 我伸手搂住妈妈的细腰,向上抬了一下,然后拽过一个枕头,硬塞在了腰臀下面。妈妈的花心本就粉嫩,垫高之后,凸起的就更加明显了。 我也没多做犹豫,再次挺着坚硬的肉棒,一贯而入,然后上身前倾,双手撑在妈妈的身子两侧,摆好架势,使足了力气,疯狂抽插了起来。我也不讲究什么技巧了,就是对着穴底那粒娇弹弹的花心子一通狂轰乱炸,期间还时不时刮蹭一下腔壁上的痒筋。 “嗯……啊……嗯啊……啊……慢点……嗯……别……那么大劲儿……” 妈妈终于睁开了细长的丹凤眼,忍不住呻吟出声来了。 我并没有减缓速度,一边挺动下身,一边笑嘻嘻的问道:“妈,您醒了?” “嗯……嗯……啊……嗯嗯……啊……啊……” 妈妈伸手在我胳膊上用力拧了一下。我撑着身子,欣赏着妈妈的娇羞模样。虽然眼前黑漆漆的一片,但依稀能看到妈妈脸颊浮现的红晕。胸前那对白腻浑圆的乳房,随着抽插有节奏的上下摆动,那一对殷红乳头划出一道道圆圈。 “慢点……嗯啊……啊……听见没?嗯……嗯嗯嗯……” 我趁着妈妈说话的时机,瞬间加快抽插速度,下下重击,龟头如雨点般顶在那凸起的娇嫩花心软肉上。妈妈一手抓住我的手腕,一手死死的攥住床单,脑袋无意识的左右摇摆,嘴里哼哼唧唧的呻吟不止。 眼见着妈妈这副不堪忍受的模样,我的干劲越发旺盛,粗大的肉棒在蜜穴里飞快进出,一汪汪的蜜汁随着抽插四下飞溅,流的股间到处都是。 妈妈的娇躯时弓时舒,时绷时紧,小腹被身下枕头盯着,雪腻的小肚皮一鼓一鼓的,子宫颈口像是透着股子吸力,一边吮着龟头,一边噗噗的往外喷水。 我知道妈妈马上就要来高潮了,连忙将肉棒杵到底,龟头顶着花心,使劲的研磨。 “嗯啊~!啊……阿哈……嗯……” 妈妈扭动着娇躯,双手攥住我的胳膊,上身猛地向上一抬,穴中嫩肉紧紧的裹着肉棒,僵持片刻之后,重新摔回在了床面上,穴内蜜液如同泛滥的洪水般,奔涌而出。 肉棒被温热的浓浆裹挟着,险些射了出来,好在危急关头我咬紧了牙关,这才将将守住。我没有将肉棒抽出,也未急着肏弄,眼见妈妈娇喘连连,略有失神的样子,爱怜之余,心里却愈发兴奋。 我俯下身子,趴到妈妈面前,问道:“妈,您舒服吗?” 妈妈脸颊通红,转到了一旁,既不回答,也不看我。 也不知为什么,我总是喜欢拿这个问题追问妈妈,只要见到她娇羞不堪的模样,我就激动的不得了。 “您说嘛,您舒服吗?说一下嘛。”我继续问道,龟头还顶着花心轻轻地揉了一下。妈妈本就尚未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神来,花心敏感的很,被我这么一揉,身子就像过电一般,轻颤不止。 被我问的烦了,妈妈一声娇斥:“不舒服!” 面对妈妈的愠怒,我非但没有害怕,反而继续调戏道:“从小您就教育我要诚实,怎么您自己倒说起谎话来了?您都泄成这样了,水流的到处都是,还不舒服?” “谁不诚实了?”妈妈羞愤道:“你明明说了不会强迫我的?现在这算什么?你诚实吗?” “不是,我刚才文了您的,您默许了的。” “我什么时候默许的?” “就刚才呀!我问您,您不吭声,我就当你能默许了。” “我不说话,就是默许了?” “那您听见了,为什么不说话?” “我懒得理你!” “哦~!那就是说,您刚才没睡,我说的话,您都听见了,但是不愿意理我,是吧?” 妈妈这才意识到,被我套了进去了,不由得恼羞成怒:“你废话怎么那么多啊?” “太激动了呗,好几个月没跟您亲热了嘛。”我将脸埋在妈妈的脖颈处,腻腻歪歪的撒起娇来。 “起来!”妈妈没办法继续装睡了,在我脑袋上用力推了一下。 “妈,您是舒服了,我还没好呢。” 妈妈脸上一红,斥道:“起来,像什么话!早知道你这样,我就不该留在这里。” 这明摆着就是在给自己找借口,那我也干脆耍起了赖:“啊~!我累了,累的一下也动也动不了了。” “少装蒜,赶紧起来。” “稍歇一会儿就起来。” 迟疑片刻,妈妈问了句:“歇多久?” “歇五分钟。” 妈妈没有说话了,就这么躺着,任由我压在身上。肉棒被紧致的小穴裹着,我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趴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抬起屁股,将肉棒抽离半截,然后又轻轻的插了回去。 “嗯……” 妈妈肯定感觉到了我的小动作,轻吟一声,蹙眉问道:“好了吧?” “还没。”说话间,我又完成了一次抽插。 “嗯哈……别动。” “那您到底是让我起来,还是让我别动?” 妈妈不说话了,但能明显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我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就这么趴在妈妈身上,时不时的挺动一下。 “嗯……啊……你……啊……太重了……嗯……起来……” 妈妈身上滚烫滚烫的,鼻息浓重,唇瓣间呼出如兰似麝的香气。我适应了姿势之后,组逐渐的加快了速度,默默地喘息声也跟着急促了起来。 我将脸凑到妈妈面前,嗅着她因张嘴呻吟而呵出的淡淡香气。我望着那性感的朱唇,猛地吻了下去,哪知妈妈早已察觉到了我的意图,摇着头,左右闪躲。 我的嘴巴追着妈妈索吻,下体也不忘抽插肏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吸住了妈妈的薄唇。 “呜呜~!” 妈妈的小嘴被堵,发出不屈的呜咽声。我伸出舌头,抵着温润细腻的唇瓣,来回滑动,时不时的挑弄一下,想要撬开紧闭的双唇。 开始时,妈妈还在奋力抵抗者,渐渐地,力气变小了,眼睛也闭上了,像是认命似的接受着我的狂吻。我的鼻子抵着妈妈的鼻翼,轻轻地厮摩着,鼻腔里满满都是如兰香气。 吻至深情时,我将肉棒抽出穴口,蓄了蓄力,然后猛地顶了下去。妈妈忍不住“嗯”的一声,嘴唇松动,我用舌头将其撬开,趁机钻到了口腔之中。 我追逐着妈妈细嫩的小香舌,口水与妈妈香甜唾液混合在了一起,来回搅动。妈妈被我噙着嘴唇,喉咙里发出小小动物般的呜咽之声,圆睁着凤目,恶狠狠地瞪眼看着我,眼神里带这些反恼怒,我要不是她的亲儿子,估计一口咬在舌头上了。 我的双手顺着妈妈的睡衣下摆伸了进去,覆盖在酥软肥腻的巨乳上,像揉面团似的,用力揉捏。上面舌头撩拨,下面肉棒抽插,多重刺激下,妈妈的鼻息越来越急促沉重,身子像是被抽干了似的,软绵绵的没了一点力气。 我吸吮着妈妈的软滑的嘴唇,偶尔与其眼神相接,只觉着妈妈眼波流转,娇媚到了极点,以往的严厉消失不见了,眉眼弯弯,倒像是在对我笑似的,撩的我神魂颠倒,肉棒也愈发粗硬,像是吃了壮阳药似的。 我将头抬了起来,离开了妈妈的小嘴,透明的唾液在我与妈妈的嘴唇之间拉出了一丝长线,充满了诡魅之感。停顿了片刻之后,深埋在蜜洞里的肉棒,开始再次抽插了起来, 不知是否方才那一个湿吻过于羞耻,妈妈又开始挣扎起来,但她被我压在身下,几乎无法动弹,越是挣扎,就越是激起我的兽欲。 我尽情的揉捏着妈妈绵软弹滑的巨乳,抽插了数下之后,肉棒深入穴底,顶住花心,一阵研磨。这是妈妈的兴奋点,也是她最大的弱点,再加上腰下垫着枕头,被我这么一搞,果然一声呜咽,蜂腰发僵,修长的双腿伸的笔直,整个身子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我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磨了片刻,便又开始了剧烈的肏干。肥润润的阴唇肉瓣被摩擦的陷进翻出,随着充满爱液的白虎蜜穴,发出‘噗噗’之声。 “呜……嗯……嗯……你先起来……啊……嗯呀……压得我难受……” 我见妈妈的小脸憋的通红,是有点不太舒服的样子,便直起了身子,但紧接着便将她的双腿抬了起来,架在肩膀上。 肉棒在蜜穴里飞快的抽插着,黏滑蜜液自肉缝里流出,沿着白嫩嫩的凸起阴阜向下流淌,直至粉嫩菊穴。我疯狂的冲刺着,来回抽动的肉棒使爱液不受控制的四散飞溅,我感觉背后发紧,射意越来越强烈。 我本想再忍一忍,但想着刚才妈妈已经泄过一次了,我这来的也不算太快。便将她白玉般的修长美腿从肩上放了下来,重新伏在妈妈香汗淋漓的酮体上,疯狂的挺动下体。 “嗯……啊……嗯……啊啊啊……哎呀……你怎么……又压着我了?啊……嗯……啊啊呀……” 我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一阵疯狂的肏弄之后,本想抽出来,可那强烈的快感不给我一丝机会,内射的欲望是那么强烈。我用力将肉棒顶进穴底,一股股浓厚的精液激射而出,悉数灌射在妈妈的小穴深处。 “嗯~!”妈妈被精液烫身躯紧绷,眉头几乎拧在了一起,穴中嫩肉一阵剧烈蠕动,一股股的蜜汁淫液倾泻而出,竟然又来了一次。 这水乳交融的美感简直叫人欲罢不能,快感之强烈,犹如升天一般。我情不自禁的再次与妈妈吻在了一起,两具湿淋淋的肉体抱作一团。我的屁股悬在妈妈的双腿之间,前后收缩,维持着射精后的残余动作,直至精液被紧箍的肉穴完全榨干。 房间内重新回归了平静,只剩下了我和妈妈粗重的喘息声。良久,妈妈推了我一下,问道:“好了吧?可以起来了吧?” 刚才那一下射的天昏地暗的,感觉浑身舒爽。我假装没有田间,蜷缩着身子,将头压在妈妈的胸脯上,隔着睡衣,将娇挺的乳头噙在嘴里,用牙齿轻轻地咬着。 “听见没有?唉~!你干什么啊?”妈妈对着我的脑袋,用力敲了几下。 我猛地直起身子,在妈妈尚未反应过来之前,粗鲁的将她的睡衣脱了下来,然后重新将乳头缠在嘴里,舌尖卷曲,用力吸吮着甘甜乳香。 “啊~!” 高潮余韵尚未完全褪去,妈妈发出一声娇吟,紧接着催促道:“凌小东,赶紧起来!你有完没完了?” 我舔吮了片刻,抬头说道:“这么长时间没见了,一次哪够啊。再来一次吧。” “不来!”妈妈倔强的回道。 “再来一次嘛~!再来一次嘛~!”我搂着妈妈的身子,撒起娇来。 妈妈恼道:“少来这套!赶紧起来!” “那您告诉我,我刚才弄得您舒不舒服?”我抬头吻着妈妈柔软的耳垂,对着耳孔喷着火热的气息。 “你找揍是不?” “您实话实说,我就起来。” “不舒服。” “那行,那就再来一次,我非给您肏舒服了不可。”说着,我双手撑起上身,依旧坚挺的肉棒,在小穴里抽插了一下。 “凌小东!我……我治不了你了是不?”妈妈又羞又气。 “是我没有伺候好您。”我挺着肉棒开始继续抽插肏弄起来,原本就满盈盈的蜜汁,混合着浓稠的精液,被肉棒捣的‘噗噗’作响,黏糊糊的,几乎成了一团浆糊。 “舒服舒服!”妈妈赌气似的说了句:“可以了吧?” 我装作没有听见,继续埋头肏干。妈妈急了:“都说了舒服了,干什么还不起来?” “您是舒服了,我还没舒服呢。” “你……”妈妈气的双目圆睁,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妈,人说小别胜新婚,这么久没见面,可把我给憋坏了。妈,再来一吧。再来一次,好不好嘛?” 妈妈知道不给我完全发泄出来,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犹豫片刻,没好气的说道:“只需一次。” 见妈妈终于松口,我欣喜若狂,说道:“那您得配合我才行。” 妈妈瞪了我一眼:“怎么配合?” “您……叫我一声老公吧?” “凌小东!”妈妈气道:“你别太过分了!” “咱们都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叫一声老公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让您当着外人的面叫,就是私下里叫一声。” “我不叫。” “叫一声嘛~!老婆~!” 妈妈盯着我瞧了片刻,叹息道:“小东,妈妈最后的尊严,你也要践踏了是吗?” “您说的太严重了,怎么扯到践踏尊严了?好好好,你不想叫就不叫吧。那……换个姿势总可以吧?” “不换!”妈妈想都没想就一口给否决了。 我不乐意了:“您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您到底想怎么样啊?” “你想要就赶紧的,怎么这么多事儿啊?” “咱们一人退一步才公平。我都不强求您喊我老公了,您也该配合我换个姿势吧?” “真麻烦。”妈妈啐了一声,然后直勾勾的看着我,面色潮红,带了些许娇羞。 我知道妈妈这是同意了,却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兴奋之下,我搂着妈妈用力翻了个身,整个人平躺在了床上,而妈妈则趴在了我的身上。 “每次都是我出力,累得要死。这回还您主动了。” 妈妈知道我的用意,盯着我,一动不动。我等了好半天,忍不住向上抬了一下屁股,催促道:“快些啊~!您这么呆着,咱们得磨蹭到什么时候呀?还睡不睡了?” 妈妈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犹犹豫豫的直起了身子,双手撑在我的胸口上,小穴依旧紧裹着肉棒,可还是一动不动。 我知道妈妈很难过得了这道坎,被动接受和主动承欢,完全是两个概念。不过这也是我的目的,我就是想以此来打开妈妈的心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