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 6.8 作者:竹影随行

6.8、 妈妈排在蓉阿姨前面,等着过安检。即将轮到妈妈时,她却站着不动了,被安检人员催了几次。 妈妈紧皱着眉头,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蓉阿姨在后面推了妈妈一把,问道:“你愣着干什么呢?” 思索片刻,妈妈终于下定决心,转身对她说道:“我想起来了,我有点事要去拜访一个学姐,你们先回去吧。” “啊?你不回去了啊?”蓉阿姨一脸纳闷。 “晚两天再回去。” 妈妈跟北北小声吩咐了些什么,便离开了安监队伍,朝我这边走了过来。看到这一幕,我心里简直乐开了花,那种一瞬之间,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激动得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妈妈拖着行李箱,面无表情的走到了我的面前。我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傻乎乎的问道:“妈,您不走了啊?” 妈妈依旧板着张脸,冷冷的说道:“我有点事要去见一位学姐,过几天再走。” “行行行!我陪您去,我陪您去。”我连忙将行李从她手里接了过来,跟着她一起朝外走。 返回酒店的路上,妈妈始终没有理我,我也不在意,只顾着咧嘴傻笑了。等到了酒店之后,我抢着要帮妈妈的拿行李,却被她一脸嫌弃的推了开来。 她装出一副满不足在乎的样子,虽然明知我将她的心思看得透透的,但还是像个傲娇的少女一般,努力的端着架子。 这样的妈妈真是说不出的可爱!真让人爱死了! 本来想着在妈妈的房间旁在开一间客房的,但想了一下,还是放弃了。 碍事的人好不容易走光了,现在又千言万语要跟妈妈说,但她进到客房之后,直接锁上房门,将我关在了外面,不再出来了。我想她可能是不太好意思见到我吧。虽然有些心痒难耐,但那么长的时间也熬过来了,再多等一两天,又算得了什么呢?到手的妈妈,还能飞了不成? 坐在酒店大厅里,一直等到了中午,才收到妈妈的短信。问明了之后,不多时便见她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前几天妈妈穿的比较休闲,这会儿竟然换了一身相对商务的套装。黑色的西服筒裙,黑色的高跟鞋,肉色的不透明丝袜,看起来有些厚,有些像打底裤。不过也能理解,毕竟气温这么低,能穿丝袜已经很不容易了,要是再要求是超薄的,那就真是要风度不要温度了。 我不知道妈妈是不是为了应和我的口味,故意这么穿着打扮,不过我心里还是却是开心的不得了,毕竟很久没有见过妈妈的丝袜美腿了,只看那么一眼,就跟得了脑血栓一样,激动得浑身颤抖。 面对我毫不掩饰的目光,妈妈只是白了我一眼,然后便踩着高跟鞋,迈步朝外走。我想都没想,连忙紧跟了上去。 中午随便找了个馆子填饱了肚子,然后在我的提议下,下午来到了学校里。虽然这只是个让妈妈留下来的借口,但做戏要做足,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下的,不能把欲望表现得那么赤裸裸。 假期快要结束了,已经有了陆续返校的学生,可惜妈妈已经毕业二十多年了,也没什么认识的人了。再加上她本身也不是一个喜欢怀念过去的人,所以感觉上有些兴趣缺缺。 我故意找了些话题,问道:“感觉跟您上学时有变化吗?” “变化不大,还是一样的又老又破。” 我笑着说道:“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母校呢?这儿可承载着您慢慢的青春回忆呀。” 妈妈自嘲似的笑道:“是呀是呀,上学的那几年是我最美好的青春时光。等结婚生了你之后,那美好的时光就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您不总说我是您的开心果么?小时候您还跟我说,我是老天爷赐给您最好的礼物。” 妈妈瞥了我一眼:“我苦中作乐,我自欺欺人,行不行?自从有了你和北北之后,我是想去哪儿也去不了,想玩啥也玩不了,一天到晚围着你们转。好不容易熬到你们快要成年了,可以放飞自我了,结果……” 妈妈没有继续往下说,不过我也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我苦笑着说了句:“养孩子这么苦,说的我都不想生孩子了。” 沉默片刻,妈妈小声说了句:“也不全是苦,也有高兴的时候。” 我心里不由的一阵悸动,真情涌动,发自内心的说道:“妈,我一定让您高高兴兴、开开心心的过完下半辈子。” 妈妈瞧了我一眼,没说什么,继续朝前走着。我们穿过了一条竹林小路,来到了人工湖旁。我正在心里琢磨着,说些什么逗妈妈开心时,妈妈在一株巨大的梧桐树下站住了脚步,抬头仰望,似是陷入倒了沉思之中。 我想了一下,试探性的问道:“您是想起什么来了吗?” 良久,妈妈回道:“你爸就是在这棵梧桐树下向我求婚的。” 我闻言一怔,四下打量一番,然后抬头仰望,有些意外的问道:“是这里吗?传说中的超浪漫求婚,就是在这里吗?” “嗯。” 我挠了挠头:“这可真是意外,没想到您说的那个被萤火虫点亮的湖岸,竟然就在学校里面。” 妈妈伸手抚摸着粗糙的树干,再次陷入到了沉思之中。望着妈妈脸上流露出的伤感表情,我心里有些酸涩,忍不住小声问道:“妈,您是不是又想我爸了?” 许久,妈妈缓缓说道:“都过去了。还想他干什么呢?” 我相信妈妈说的是真的,老爸在她心里已经是过去式了。但是,留在心里的那道伤疤,却是永远也无法抹平的。 沉寂许久,妈妈将手从树上拿开,说了句:“没什么意思。走吧。”便头也不回的迈步超前走去。 妈妈对自己的母校确实没什么好留恋的,或许她来这里,只是为了看一眼那棵梧桐树。我跟在妈妈身后,离开了校园。 妈妈回头问我:“正好,你就留在学校吧,不用跟着我了。” 我明知道妈妈是故意这么说的,但还是摆出一副很着急的样子,说道:“那怎么可以!我虽然不是北京土著,可您这到老远的过来找我玩,我怎么也得尽一尽地主之谊。哪儿能让您一个人瞎转悠啊。” “用不着,北京城我比你熟。” “您这都多少年没来了,北京成本变化可大着呢。” 妈妈没有再说什么,任由我跟在身后。一路上我说个不停,使劲的哄妈妈开心,虽然妈妈始终绷着张脸,但我能感觉得出来,她很享受现在的这种状态。 不知不觉间,我们转悠到了一座公园里,眼见着一对一对的情侣,搂搂抱抱,缠缠绵绵的恩爱。我心里一阵烘热,侧目瞧了妈妈一眼,见她脸上没有什么异常,便趁着她不注意时,一把将她的纤白小手抓在手里。 妈妈吓了一跳,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用力想要挣脱,我却不给她机会,抓着她的小手,大踏步的朝前走。 在一对对的情侣中,我和妈妈显得格外另类,亲密的举动,引来了不少好奇的目光。妈妈起先十分抗拒,挣扎了一阵之后,似是放弃了,任由我抓着她的小手,但脸颊却有些潮红,伴随着空中呼出的白气,竟呈现出一种少女似的娇羞感。 我放慢了脚步,贴在妈妈身边,紧紧抓着她的小手,小声问道:“妈,咱们俩像不像一对情侣?” 妈妈低声训斥:“少给我胡说八道。”说着,还象征性地甩了甩手。 这时,一对小情侣朝这边走了过来,那女生诧异的瞧了我们一眼,擦肩而过后,惊讶的低声说道:“那俩人是姐弟恋啊?年龄差了好大呀!” 男生说道:“估计是个富婆。” 两人毫无顾忌,完全不害怕对话被我们听见。我倒是不在乎,妈妈却面红耳赤,用力将手从我的掌握里抽了出来,然后快步朝前走去。 我紧追而上,笑着问道:“富婆,要谈恋爱吗?姐弟恋那种的。” 妈妈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找揍是不?” “反正这儿也没人认识我们,您就当自己是包养我这个小奶狗的富婆,挺好的。” “好个屁!就不该给你好脸色看。” 原本挺好的气氛,就被那两个不开眼的小情侣给搅黄了。不过我倒是也有点感谢他们,本来这就是一层窗户纸的事儿,我和妈妈谁也不好意思捅破,这俩人两句话就给挑明了。我也不用装着了。 晚上吃饭时,我故意点了白酒。酒这东西对于我和妈妈来说,是有着特殊含义的。我毫不掩饰的一个劲儿的劝妈妈喝酒,本来这是一个很好的台阶,抛弃矜持的最好办法,可妈妈就是不肯接招,说什么也不喝。一时间我也猜不透妈妈是怎么想的了,无奈之下,只能自斟自饮了。 吃完饭后,妈妈赶我回学校,我就装醉,嘴里嘀嘀咕咕的胡言乱语,一定要先送妈妈回酒店。不知道妈妈是否识破了我的诡计,反正在我的坚持下,还是同意了。 到了酒店之后,妈妈站在门前,也不开门,回头对我说:“我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我想上厕所。” 妈妈盯着我瞧了片刻,僵持了半天,最后还是打开了房门。我一个进步冲了进去,窜到了卫生间里。其实我并不着急上厕所,就是找个进来的借口而已。在卫生间里傻站了一会儿,开门走到床边,一个猛子扑到了床上。 妈妈急了,说道:“上完厕所了,赶紧回去。” 我嘟哝着说道:“我想喝水。” 妈妈转身到了杯水,递了过来。我喝完之后,杯子交还回去,又一头栽倒在了床上。 “怎么又躺下了?赶紧回去。” “我累了,歇会儿就走。” “歇会儿是多大会儿啊?” “就一会儿。” 妈妈犹豫片刻,严厉的说道:“十分钟啊。” “好~!”我直挺挺的趴在床上,将脸埋在枕头里。 妈妈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进了卫生间,不多会儿就听见了淋浴的洒水声。我也搞不清楚妈妈是不是故意的,明知道我在房间里,还敢洗澡,这不会是在故意勾引我的吧? 我强烈的想要过去偷看一下,不过又怕这是老妈在钓鱼执法,犹豫了半天,还是忍住了。过了好半天,妈妈从浴室里出来了。原本以为她会赤裸着身躯,裹上一条浴巾,结果却已经换上了睡衣,着实有些失望。 妈妈见我还趴在床上,不由得问道:“怎么还在这儿啊?不是说了十分钟吗?” 我故意发出均匀的鼾声,假装睡着了,没听见她说话。妈妈走过来,用力在我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喊道:“别装蒜了,赶紧起来!” 我故意将鼾声打的震天响。妈妈用力将我往起拽,我嘟哝着说:“让我睡会儿~!” 折腾了一阵,可能妈妈也拿不准我倒是不是在装睡了,反正那我也没办法,便任由我躺在床上睡觉,自己坐在一旁玩起了手机。 妈妈身上散发着沐浴露的香气,让我有些难耐,真恨不得马上就把妈妈压在身下,哐哐一顿猛肏。可是我不敢啊…… 喝了点酒,头有点晕,迷迷糊糊之间,差点真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妈妈将灯光上,钻进了被窝里,任由我躺在一旁,没有赶我。 我心里怦怦直跳,就这么直挺挺的趴着,过了好一会儿,悄悄地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掉,只剩了一条内裤,掀起被子,钻了进去。 当我触碰到妈妈的身子时,能明显地感觉到妈妈颤了一下。 “要睡就老实的睡。” 妈妈明知道我不可能老老实实睡觉的,但还是发出严厉的警告,不免有点自欺欺人的味道。但妈妈越是这个样子,我觉越是觉着她可爱的要死。 我和妈妈躺在一个被窝里,漆黑的房间里,没有一点声响。我知道妈妈没睡,妈妈肯定也知道我没有睡,我们谁也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我翻了个身,假装不经意的将手搭在了她的小腹上。等了好一阵,见妈妈没有反应,渐渐的放下了心来,身子一点点的贴了过去,最后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了妈妈的身上。 “要再不老实就把你提出去了啊。” 黑暗中,响起了妈妈冷冰冰的声音。我吓得差点将手缩了回来,但身子却又往妈妈那边挤了挤,解释道:“有点冷。” 这是个很烂的借口,房间内的温度很高,又钻在暖和和的被窝里,身上已经开始冒汗了。妈妈明知我在胡说八道,却没有斥责我,只是翻了个身,背对着我。 这是一个信号,一个明显的信号。 我蜷缩在热烘烘的被窝里,情欲愈发升腾,内裤里的肉棒迫不及待的抬起头来。过了一阵,我听到妈妈发出了均匀舒缓的呼吸声,便装着胆子,将身子挪了挪,凑的更紧了。停了一会儿,见妈妈没有抗拒,便把肉棒从内裤一侧掏了出来,直挺挺的顶在妈妈屁股上。 虽然隔着睡衣,但我仍能感觉到那玉嫩肌肤上散发出的体温。由于经常锻炼的缘故,妈妈的屁股虽然又软又大,却不失挺翘圆润,完全没有中年妇女发福走样的感觉,肉棒顶在上面,真是说不熟的舒服和刺激。 我的胳膊重新搭在了妈妈的腰上,却被她抓起来用力甩了回去。也不知她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我已经有些欲罢不能了,也不再掩饰自己的欲望,干脆从后面搂住妈妈的身子,整张脸贴在了她的脖颈处。 妈妈身上的体温和香味让我有些头晕目眩,如同催情剂般,胯下的肉棒简直硬的发胀,心跳越来越快,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 妈妈穿的是分体式睡衣睡裤,我有意挪动坚挺的肉棒,挤进了紧并的双腿之间。妈妈的腿心处热烘烘的,有些潮润。有过多次的经验,我对妈妈的身子再熟悉不过了,她应该早已动情了,只是倔强的不肯承认罢了。 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住的吞咽口水。缓了一阵,将肉棒从妈妈的双腿间慢慢的抽了出来,快要完全拔出时,又用力送了回去。妈妈的身子越来越热,却没有阻止我的举动,这让我愈发大胆起来,挺动腰臀,将妈妈紧闭的大腿当做肉穴,缓慢的抽插起来。 衣料有些粗糙,再加上没有蜜汁润滑,抽插起来并没多少快感,反而摩擦的龟头又疼有热。可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实在令人兴奋,一瞬间仿佛找回了陆依依家里那次,因为误会,偷肏妈妈的感觉,简直爽的令人头皮发麻。 我知道妈妈是在装睡,兴奋之余,玩心大起,抽插一阵之后,暂时将肉棒拔了出来伸手握住妈妈的睡裤,向下褪去。我原以为比较困难,哪知妈妈非但没有阻止,反而悄无声息将屁股向上抬了一下屁股,配合着我将睡裤扒了下来。 妈妈的这一举动让我兴奋到了极点,急吼吼的将肉棒重新朝入紧致玉嫩的大腿间,快速的抽插了起来。由于没有了睡裤的阻挡,肉棒紧贴着大腿的肌肤,龟头上传来丝滑玉润的触感,舒爽的简直叫人浑身颤抖。 我紧贴着妈妈的后背,每次插入都恨不得将睾丸一起塞进去。肏弄了一阵之后,我觉着还不过瘾,搭在妈妈身上的右手,顺着睡衣下摆伸了进去,握住胸前那浑圆饱满的巨乳,隔着胸罩,用力揉搓。 妈妈对于我的过分举动,依旧没有反应。捏揉一阵之后,还觉不过瘾,干脆掀起胸罩,将粗糙的大手,直接罩在细腻软嫩的乳房上,如我所料那般,那两粒可爱的乳头,早已挺立了起来。 肉棒在妈妈的双腿间来回穿梭,松软肥硕的乳肉在我的手里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妈妈的腿心处早已热腾腾、湿润润的一片,黏滑的蜜汁已经从内裤边缘漏了出来,随着肉棒抽插,粘粘的到处都是。 我暂时停了下来,用手扒开妈妈的内裤裆部,挺着肉棒顶了上去,粗硬炙热的肉棒,直接跟反饱满白嫩的阴阜贴在了一起。肥厚湿滑的阴唇夹着棒身,随着肉棒前后挺动,一张一合的轻轻蠕动着。 弄了一阵之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只想马上将妈妈压在身下,用力肏干一番。我紧贴在妈妈的耳后,喘着粗气说道:“妈,我想肏您了。” 我不知为什么要跟妈妈说这么一句话,可能是我想看到妈妈恼羞成怒的样子吧,感觉更有情趣一些。不过妈妈只是身子晃了晃,并未做出任何反应,看来她真的打算装睡到底。 我还不罢休,干脆伸手想要将妈妈的身子翻过来,没想到这回她却跟我较上劲了,硬撑着就是不肯让我如愿。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便又贴在她的耳旁,小声问道:“妈,您到底睡着了没?” 妈妈还是没有理我。 “妈,我实在忍不住了,我想肏您了。可我又答应过您,没有您的同意,不会强迫您做不愿意的事情。妈,您要是没睡,您就说句话,到底答不答应儿子肏您啊?” 我一边喃喃低语着,一边挺动肉棒,在妈妈的腿心处抽插肏干着。肥滑温热的汁液从穴缝里不住的往外流淌着,被肉棒搅和的,发出叽叽之声。 即便如此,妈妈依旧没有理我。房间内一片漆黑,不过我依旧能感觉到妈妈的脸上通红一片,虽然她的身子早已做好了被我插入的准备,但心里却始终做着抗拒。 我不管了,低声说了句:“您要不说话,我就当您同意了啊。” 等了片刻,还是没有听到妈妈的回答。我伸手扶住肉棒,调整了一下角度,龟头顶在穴缝处,用力一推,整根肉棒挤进了紧窄炙热的蜜穴之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