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 6.7 作者 竹影随行

6.7、 “妈,您是想我了吧?”我握着妈妈的纤纤玉手,柔声问道。 妈妈用力将手抽了回来,一声不吭的将脸转到了一旁,似乎不愿与我说话。我伸手搂住妈妈的细腰,身子轻轻地靠在她的身上。 “松开。” “我不松开。” “凌小东。” “嗯?” “你不是说不强迫我了吗?” “我这是儿子在向妈妈撒娇。” 妈妈被我说的一时无语,又不说话了。我闻着妈妈身上馥郁体香,心中不由得荡起一丝涟漪,右手不老实的放在了妈妈的大腿上,一路向下滑去,探入双腿之间。 妈妈反应很快,一把握住我的手腕,怒视着我:“你想干什么?” 我一脸无辜的说道:“没干什么呀?” 妈妈厉声斥道:“把手拿开。” 我将手缩了回来,身子却依旧靠在妈妈身上,脸贴在妈妈的脖颈处,一下一下的亲吻着。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妈妈的体温一点一点的在升高,晶莹玉润的肌肤下,渐渐地泛起了红晕。身上的香味在体温一蒸,融融泄泄,满是脂香之气,勾的我心神荡漾,浑身燥热难当。 妈妈任由我放肆片刻,忽然用力将我推开,鼻腔里喷着灼热的气息,满眼通红的盯着我。良久,说道:“你不是说了,上回是最后一次,以后不会再强迫我了吗?” “嗨~!”我咧嘴笑道:“我是什么德行,您不清楚吗?我从小到大,什么时候说话算话过?再说了,您不还欠着我一次的吗?” “我欠你什么了?我什么时候欠你一次了?” “那天晚上我正跟陆依依亲热着呢,您无缘无故的就给我打断了,我到现在还憋着没有发泄出来呢。” 妈妈恼道:“我那是给你送药呢!你可真是个白眼狼啊,翻脸就不认了。” “那您打断了我和陆依依的好事,也是客观事实啊。年轻男人做到一半,忽然被打断,那种憋屈难受劲儿,您……您能体会得到吗?”我摆出一副理直气壮地模样:“对了,还有北北,她也是犯人。您要觉着委屈,那就把这账算到她头上,我找她去要算了。” “你敢!”妈妈凤眼圆睁,怒视着我。 我顺理成章的说道:“那这账我只能找您要了。” 妈妈瞪着我,既没同意,也没反对。 我笑嘻嘻的问道:“您不说话,我就当您同意了啊?” 妈妈还是没有说话。 我有些忍耐不住了,再次将身子贴了上去,双手搂住妈妈的腰,开始腻歪了起来,那撩人的香味钻入我的鼻宫之中,简直叫人心神皆醉。 妈妈的身子绷得有些紧,好像很紧张的样子,最后干脆将眼睛闭了起来,算是默许了我的行为。我将手覆盖在那绵软的酥胸上,用力揉捏,隔着衣服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乳肉的变化。 妈妈的呼吸愈发沉重,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在微微颤抖着,似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般。我知道妈妈的心里一定很纠结,在和我一次又一次的欢好之中,获得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这些快感很可能是老爸从来没有给过她的。 我和妈妈的身体相性真的很好,可以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可我们偏偏又是母子,是被世俗所不允许的。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兴奋,饿虎扑食般的将妈妈扑倒,雨点般的在她白皙粉润的脸颊上亲吻了起来。 妈妈的酥胸剧烈起伏,那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缓缓地挣了开来,眼神透着迷离,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也分不清是想要将我推开,还是想要将我搂住。 我的右手顺着妈妈的身体曲线一路向下滑去,解开腰带,钻进了内裤里。如我所料,妈妈的腿心处已经是湿滑一片,凸起的馒头穴口,不住的往外冒着湿热花浆,弄得我的手掌湿腻腻的。 我用中指抵住热烘烘的穴缝,剥开肥厚花唇,瞬间滑了进去。 “嗯~!”妈妈娇躯一颤,喉咙里挤出一声低吟,但却十分的克制。 手指开始在小穴里飞快的扣弄穿梭,妈妈的呼吸越来越重,脸上红潮一片,大腿本能的向内夹紧,双手死死地攥住床单,像是在极力忍耐着。 我悄悄地打量着妈妈的表情,可以百分百的肯定,她已经动情了,如果这个时候,我硬将肉棒插进去,她最多也就是象征性的抗拒一下,是绝对无法阻止我的。不过,我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默默地看着妈妈。 妈妈看着我,说了句:“想要就快点,等一下北北她们就回来了。” 我犹豫了一下,将手从双腿间收了回来。望着那一手肥滑的蜜汁,故作伤感的叹了口气:“我想了一下,总这么强迫妈妈不好。” 妈妈有些惊讶的看着我,似乎没想到我会中途停止。不过我们娘俩斗了十几二十年了,彼此之间太了解了,我的这点小心思是瞒不了她的。 “你又打什么鬼主意呢?”妈妈狐疑的看着我。 “没有啊。没什么鬼主意啊。”我一脸真诚地说道:“我是真的认识到我错了,我不应该对妈妈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情。” 妈妈刚要开口说话,忽然响起敲门声。我赶忙跑过去打开房门,北北走了进来,问道:“你们俩怎么提前回来了?你不打声招呼。” 妈妈低着头,小声说了句:“我不舒服。” “啊?您怎么了?”北北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可能是有点着凉,休息一下就好了。” “哦。”北北回头瞧了我一眼,说道:“蓉阿姨和依依姐去餐厅了,让我回来叫你们过去。” 妈妈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服。临出门前,还看了我一眼,似乎还想对我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没说出口来。 接下来的两天里,我刻意躲避妈妈,跟蓉阿姨玩的倒是挺开心的。妈妈在一旁冷眼看着,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她的不快和幽怨。 到了第二天晚上,妈妈终于坚持不住了,再和我蓉阿姨一起开黑时,冷冷的对我说了句:“跟我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我知道妈妈找我干什么,心里简直要乐开了花了,可表面上却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问道:“嗯?干什么啊?” “你过来再说。” “能先等我们打完这局吗?”我故意将‘我们’两个字压的很重。 蓉阿姨也跟着说道:“有什么事不能等会儿再说啊,非挑这时候。” “你们两个……”妈妈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瞪了我一眼,赌气的转身走了。 蓉阿姨低着头看着手机屏幕,一边操作问道:“你又怎么惹你妈了?” “不知道。”我虽然还在玩着游戏,但心早就飞到妈妈那边去了。心思不在,操作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很快这局游戏便结束了,跟蓉阿姨打了声招呼,赶前往了妈妈的房间里。 妈妈正坐在床边,一个人生着闷气,见我进来,没好气的问了句:“玩完了?” “嗯。”我点了点头:“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是不是在故意气我?” “我?”我指着自己,故作疑惑道:“我干嘛要故意气您?” 妈妈斜瞪着我:“凌小东,你觉着这样有意思吗?” “不是……妈,您到底什么意思呀?” “我问你呢!”妈妈柳眉一挑:“你这两天跟沈蓉凑一块儿干什么呢?” “玩游戏啊。” “玩游戏?单纯的只是玩游戏?” “啊……不然呢?” 妈妈张下张嘴,愣了片刻,恼怒道:“你就故意气我吧!” 我皱起眉头,一脸委屈的说道:“是蓉阿姨非要我跟她一起玩游戏的。” 妈妈深吸一口气,盯着我,眼神里带着恼怒和怨恨,不再言语。沉默半晌,我凑了过去,坐在她的身旁,笑着说道:“妈,您是不是吃我和蓉阿姨的醋了?” “我吃什么醋!”妈妈矢口否认:“我是怕你跟她再搞出什么幺蛾子来,到时候你怎么跟依依交代?” “您多虑了,我跟蓉阿姨能搞出什么事来啊。再说了,我对她也没什么兴趣,她岁数都那么大了。” 妈妈脱口而出:“她就比我大一岁!你是嫌我老了?”说完之后就觉不妥,连忙改口:“你是什么花花肠子,以为我不知道?那是陆依依的妈,你的未来岳母。” “您还说不是吃醋。您这想的也太多了吧!”我故意说道:“就算她是我未来岳母,算半个妈,可她也没法跟您比呀。再说了,就算我对人家有兴趣,人家对我也没感觉啊。” 妈妈一把揪住我的耳朵,瞪着我:“你还真打算跟她有点什么是吧?” 我大声喊道:“疼疼疼疼~!您先松手,我实话实说,实话是说!您先把手松开。” 妈妈用力一甩,将手松开,还不忘推我脑袋一把。 我揉着耳朵,疼的龇牙咧嘴:“哎呦,您这手劲儿可真大。多大仇啊,想给我耳朵拧下来啊。” “拧下来活该!”妈妈竟然耍起了小脾气。 我缓了缓,表情真诚地说道:“我承认,我是对蓉阿姨有那么一点……” 话还没说完,妈妈已经瞪大了眼睛,一脸愤怒的看着我了。 我连忙解释:“我什么心思,您也知道。蓉阿姨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在她身上,多少能看到一些您的影子。您又不答应我,我很自然的会对她产生一些莫名其妙的感觉来。这都是情不自禁的。” 妈妈听罢并未发火,语气平静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嗯……”我点了点头。 房间内陷入一阵死寂,妈妈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完全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我却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渐渐凝固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妈妈忽然一声咆哮:“你给我离她远点!” 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吓得猛一哆嗦。 “听见没有!” 因为愤怒,妈妈的脸通红一片,眉毛几乎拧在了一起。我很久没有见到妈妈发这么大火了,掩埋在心底的那份恐惧又被挖掘了出来,心里竟然有些发憷。 “听见了,听见了。”我吓的连连点头。 “你要再敢跟她眉来眼去的套近乎,我腿给你打断了!听明白没?” “明白了,明白了。” …… 离开妈妈的房间后,重新回到了温泉池旁。蓉阿姨迫不及待的招手叫我过去,看来已经蹬的有些不耐烦了。 “你妈找你干什么呢?”蓉阿姨问道。 “没什么,就是问了一些学习上的事情。” “行了,赶紧开始吧。”蓉阿姨催促道。 我皱着眉,一脸为难的说:“我妈不让我玩了。” “嗯?” “我妈说影响学习,不让我沉迷游戏。” “现在正放寒假呢,玩一会儿也挨不了多大的事儿。” 我迟疑道:“还是算了吧。让我妈看见了,又该发火了。” “没关系。”蓉阿姨拍了拍胸脯:“你妈不让你玩,蓉阿姨让你玩。你妈要是骂你了,让她来找我。” 话音刚落,就听妈妈问道:“找你干什么?” 蓉阿姨循声望去,见妈妈一脸寒霜的站在身后不远处。别看她平时风风火火,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对妈妈也是惧怕三分。 “呦,说你呢,你就来了啊。干什么啊,放寒假呢,孩子想玩就让孩子玩会儿呗,多大点事儿啊!” “是孩子想玩,还是你想玩?”妈妈冷冷问道:“你怎么不让你们家依依陪你玩?” “她又不会玩。” “沈蓉,你多大的人了?还跟孩子凑在一起玩,” “你不是嫌我跟你们家小东关系不好吗?我主动跟他拉近关系,你又不乐意了。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谁吃醋了?”以往淡定优雅的妈妈,竟然有些恼羞成怒了。 蓉阿姨也瞧出了妈妈的窘迫样,不由得笑道:“嗯,没吃醋就好。”然后对我招招手:“来,小东,陪蓉阿姨玩游戏。你妈不让玩,蓉阿姨让玩。” 我为难的看向妈妈。妈妈回瞪了我一眼,恼怒道:“玩吧玩吧!你爱玩就玩吧。”说罢,转身走了。 蓉阿姨小声嘀咕了句:“多大的人了,还刷小孩子脾气。” 这时,陆依依和北北从远处走了过来。北北问我:“你又怎么惹老妈了?我看她好像挺生气的。”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解释,只能无奈的挠了挠头,装傻。蓉阿姨嗤笑道:“我看你妈是提前进入更年期了。” 本来蓉阿姨招呼我继续玩游戏,不过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妈妈的事情,也没心情玩,便找了个借口开溜了。 当我再次回到客房时,门时敞开的,像是专门给我留着的一样。我进去之后,随手将门关上。妈妈躺在床上,正在生着闷气,我走上近前,坐在她的身边,她没理我,翻了个身子,背对着我。 我将手放在妈妈的肩膀上,轻轻摇了一下,小声问道:“妈,您不舒服吗?” 妈妈反问道:“回来干什么?怎么不跟你蓉阿姨一起玩了?” 我能很明显的听出她话语中的怨气,连忙说道:“您不让我玩,我哪儿敢偷偷玩呀。” 妈妈没有理我。 我一边摇着妈妈的身子,一边哄劝道:“妈,您别生气了,” “你怎么这么烦人?出去!” “那您要不生气了,我就出去。” 妈妈又不吭声了。 安静了片刻,我干脆在妈妈身后躺了下来,胳膊搭在她的细腰上,小心翼翼的将她的身子往怀里搂。妈妈只是象征性的抗拒了两下,便不再坚持了,背对着我,任由我搂着。 我将脸贴在妈妈的背后,用力闻了一下,腻人体香瞬间钻入鼻中。我只觉着脑袋圆圆乎乎的,情不自禁地低声说道:“妈,我好想你。” 沉默半晌,妈妈没好气的说道:“想我还故意气我。” “冤枉啊~!我哪儿故意气您了啊?我哄您开心还来不及呢。” “你就会耍嘴皮子,一见你就气的牙根痒痒。你要不是从我肚子里是生出来的,我这辈子都不想见你。” 我嘿嘿憨笑道:“您骗人,您要真不想见我,干嘛还大老远的跑来看我。” “我是来陪你蓉姨散心的。” “口是心非。”我将脸埋在妈妈的脖颈后面,撒娇似的嘟囔着:“妈,您想我了吧?您想我了吧?您想我了吧?” “哎呀~!你怎么这么烦人啊!”妈妈转身将我推开。 我翻身坐了起来,笑嘻嘻的看着妈妈:“您不生气了吧?” “生气!看见你就生气。” 话说的决绝,但语气明显缓和了许多。我盯着妈妈瞧了片刻,说道:“妈,有件事儿您还记得吗?” “什么事儿?” “小时候您说要带我去您上学的地方看一看,您还记得吗?” 妈妈回忆了一下,似是想了起来,但却没有直接回应,反问道:“怎么了?” “不如趁这个机会,我陪您故地重游,去学校里转转吧。” 思索片刻,妈妈对我说:“那先跟你蓉阿姨商量一下,看她们想不想去。” “不是,我就想跟您一起去,就我们两个人一起去。” 妈妈问了句:“为什么?” “兑现一下儿时的约定。” “甩开她们?那要怎么跟她们说?” “我想的是……不如您单独留下来,我陪着您,我们母子俩,一起在北京城里玩两天。” 我的用意很明显,我相信妈妈一定能猜得到的。妈妈盯着我瞧了半天,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我想,她应该是在纠结吧。 过了好一会儿,妈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沉声说了句:“你先出去吧,我有点累了,想睡一会儿。” 我知道这个时候是不能逼得太紧的,只有让妈妈自己下定决心才行,但这段等待的时间,足以急的人百爪挠心了。 其后我开始故意躲着蓉阿姨,不再跟她一起开黑玩游戏了。这原本就是一场赌博,如果妈妈答应留下来,那说明她的心已经松动了,如果她执意要走,那我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眼看着返程日期已经快要到了,妈妈妈妈还是没有给出答复,我真有些心急如焚了。我真的想去找妈妈,当面询问,但我不能这么做,必须要忍。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北北今年高三,开学本来就早,在这里已经耽误了好几天了。这天早上众位美女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去机场。我表面平静的帮着她们收拾行李,心里却急的要命。最后终于忍不住了,趁其他人不注意,偷偷地溜到妈妈身旁,小声问道:“妈,您也要走啊?” 妈妈没有理我,低头整理着行李。 我又往跟前凑了凑:“您真的不去看看您的母校了?” “北北要开学了。”妈妈表情冷漠的说了句。 我的心凉了半截,看来真的是没什么希望了。我难掩失落的心情,叫了辆出租车,送她们前往机场。眼看着妈妈排在队伍前面,等待着过安检,我忍不住喊了一声:“妈。” 妈妈回头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继续往里走。我的心里真的是说不出的难受,我原以为自己是个大情圣,将妈妈玩弄于股掌之间,结果到头来,不过是自欺欺人,一场空而已。 眼看着就要轮到妈妈了,她忽然转过身来,对蓉阿姨说了声:“我想起来了,我有点事要去拜访一个学姐,你们先回去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