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 (2.4) 作者:竹影随行 2020/2

/27首发于:sexinsex

2.4

妈妈崴了脚,坐在休息椅上揉了一会儿,冷不丁的对我说道:“叫辆车来。”

“哦……哦。”妈妈自从回来之后就没有主动与我说过话,搞得我有些不适应。

“叫辆车来。”妈妈重复了一遍,语气依旧冰冷,甚至有些不耐烦。

我连忙答应一声,跑去叫了辆出租车,扶妈妈上车时,她用力将我推到一边。等到了酒店下车后,妈妈一瘸一拐的往里走,每走一步都冷汗直流,咬着牙,显得很痛苦的样子,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硬着头皮上去搀扶,幸好这回妈妈只是象征性的抗拒了一下,便不再拒绝了。

因为罢工导致的旅客滞留,外加台风即将来袭,酒店的房间被订满了,刚刚退掉了两个房间,现在也只剩下了一间。妈妈同前台理论了许久,得到的答复始终是只此一间,再不订,这间房也没有了。又联系了几家酒店,同样爆满,实在没办法,只能无奈的住了下来。

到了房间之后,妈妈胳膊一甩,用手肘将我顶开,随后瘫坐在了椅子上,揉着太阳穴,满脸疲惫地嘀咕道:“真是什么倒霉事都让我遇上了。”

“这不是很正常嘛。”我小声说了句。

妈妈抬眼看我,我马上解释:“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嘛,遇到这种事情,肯定是只剩下一间……”

本来想说些俏皮话让妈妈放松心情,缓和一下母子关系,但妈妈脸上的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依旧冷冰冰的,气氛反而更加尴尬了。我连忙把嘴闭上,乖乖的在床边坐了下来。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我们母子俩就这么干坐着,谁也没有再吭声,房间里除了墙上挂钟发出的滴答声外,一点响动也没有了,安静的有些吓人。

妈妈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盯着我,我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口,身子都快缩成一团了。活了十几年,我终于明白浑身难受是什么感觉了。

由于气氛过度紧张,感觉有点想要尿尿,可也不知怎么了,就是不敢去。最后实在憋不住了,颤巍巍的将手举了起来,冲着妈妈尴尬一笑:“妈……我想小便。”

妈妈没有骂我,也没有训我,竟然略带嫌弃的翻了个白眼。我就像是得到了圣旨似的,飞快的蹿进了厕所。

本来还想着能和妈妈单独相处,说不定可以缓和一下紧张的关系,这下可好了,反而更僵了。前几天有老爸和北北在,还能调动一下气氛,现在就剩我跟妈妈两个人,还住在一个房间里,就剩大眼瞪小眼了。

我浑身上下直出虚汗,屁股上就跟长了刺一样,坐立不安,浑身难受。在煎熬之中度过了半个来小时,突然想了起来,现在还是大白天,出去就可以了,干什么非要待在屋子里呢。不过妈妈崴了脚,她肯定是出不去了,所以只能我出去了。

就在我站起身来想往外走时,妈妈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们俩同时愣住了,她看着我,我看着她,僵了片刻,又同时坐了下来。

又过了十来分钟,我实在忍不住了,试探着对妈妈说:“妈,我能出去走走吗?”

妈妈扭过头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试探性的抬了一下屁股,问了句:“那……那我……我出去了啊。”

妈妈依旧直勾勾的看着我,没有说话。我真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了,一咬牙,撒丫子跑出了房间。

离开酒店之后,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混合着海腥味的新鲜空气,第一次真切的体会到了自由的感觉。

街上人挺多的,到处都是游行示威的罢工队伍,乱乱哄哄的,这场景在国内可不多见。我好奇的站在街上瞧热闹,本来喊的都是统一的口号,没过一会儿就听前面一阵噪杂吵闹,紧接着便听到了枪响声,人群瞬间沸腾了起来。

不少人都开始往回跑,我本想着这事儿跟我也没什么关系,火也烧不到我头上来吧。本来还想继续看热闹,但见人群拥挤,以形成恐慌之势,心里也有点紧张了,便随着人群一起往后撤,最后慌慌张张的回到了酒店。

站在客房外后,敲了好半天门,妈妈才帮我打开。进去之后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喘着大气对她说:“乱了乱了,您可不能出去了,外面乱极了。”

妈妈皱了皱眉,张嘴犹豫了片刻,问道:“外面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挺乱的。”说完之后,我和妈妈又陷入到了沉默之中,相互对视了起来。

就在屋里的气氛即将再次陷入冰点之时,我忽然想起可以用学习来转移注意力。幸好书包我自己背着,没有被老爸他们带回国。我赶紧掏出课本,坐在书桌前埋头看起书来。

妈妈见我开始学习,便坐在床上玩会手机,不时地站在窗前发会儿呆,就这么一直耗到了晚上,一句交流也没有。

饭,我们母子俩还是能一块儿吃的,但是睡,肯定是不能在一个房间里睡了。

已经晚上十一点了,妈妈靠在床头,抱着枕头盘着腿,身上的衣服穿得整整齐齐的,一脸冷漠的看着我。看得出来,妈妈已经有些困了,但她肯定不放心跟我睡一个房间里,这她不说我也明白。

我想对妈妈说,您可以安心的睡,我绝对不会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了,可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我感觉有些口干舌燥,起身走到并向前,拿了一瓶饮料,猛灌了一口。随后想起妈妈,回头问道:“您……喝点什么?”

妈妈看着我,没有回应,我只当她默认了,便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冰镇啤酒来,笑着说:“喝点啤酒吧,我记得您说过,啤酒有助于睡……”

眼见妈妈脸色骤变,一双细长的丹凤眼渐渐地眯了起来,满含杀气,我这才意识到了自己是有多没六儿,用力拍了拍自己的嘴巴,然后赶紧换了一瓶牛奶。

妈妈接过牛奶之后,将身子转向一旁。我想还是应该跟妈妈解释一下,沉吟片刻之后,开口说道:“妈,其实……其实那天晚上,我真的不是……”

“闭嘴。”

话刚说说了一半,就被妈妈厉声呵止住了,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拿了个枕头,然后将两把椅子摆在一起,蜷缩着躺在上面。

妈妈依旧不相信我,喝完牛奶之后,背靠着床头,直勾勾的盯着我,即便已经面带倦容,仍然不肯闭眼。我躺在椅子上,撑不开身子也伸不直腿,屁股和腰还悬着空,自然是很不舒服的。但最让人难受的,还是妈妈那充满戒备的目光。

僵持了半个来小时候,我觉着这样不是太好,便站起身来,夹起枕头走到卫生间前,回头对妈妈说了句:“我晚上保证不出来,您大可以放心。如果你实在不放心,可以把椅子挡在门前面。”说完,进了卫生间。

在浴缸里睡觉肯定是不舒服的,又光又滑,腿也伸不直,等早上起来的时候,腰酸背疼腿抽筋,脖子还落枕了。

妈妈一早就起来了,依旧穿着整齐的坐在床上,只是头发稍显凌乱,脸上气色也不太好,想必昨晚就是这么穿着衣服睡的,而且跟我一样,睡得也不踏实。

早餐由客房服务送来,吃过之后我又开始躲到一边学习去了。妈妈仍旧没有与我说话,但是时不时的会发出一阵轻微的呻吟声。我偷偷的拿眼打量,看见妈妈坐在床边,表情痛苦地揉着脚踝,伤痛处已经是又红又肿了。

我想了一下,放下笔,起身对她说:“要不……我去给您找点药水吧。”

“不用。”妈妈冷冷的回了一声。

“您的脚都肿成这样了。”

“不用就是不用。”妈妈不耐烦的说:“看你的书吧。”

我坐回去继续埋头看书,但总也放心不下来,最后也不跟妈妈打招呼了,起身出了房间,找到前台,寻了一些治疗跌打损伤的喷雾剂。回到房间后,轻轻地放在妈妈的身边,然后一声不吭的继续看书。

妈妈盯着我瞧了片刻,拧开盖子,自行喷涂揉捏,但疼痛还是会让她发出低声呻吟。

就这么又过了一天,晚上我把自己关进卫生间,睡在浴缸里。到了第二天,落枕更厉害了,脖子稍微动一动都能疼的龇牙咧嘴。

妈妈见我不停的揉着脖子,嘴里哼哼唧唧的,忍不住问了句:“你脖子怎么了?”

面对妈妈的突然关心,我心里真的是欣喜若狂,但还是干笑着回了句:“没什么,就是有点落枕。”

妈妈没在说话,我却暗暗欣喜,再怎么说她也是我妈,无论我犯了多大的错,该关心我时,她还是要关心我的。

过了一会儿,床上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紧接着就见妈妈从床上下来,一崴一崴的的走到了我的身后,双手放在我的脖子上,轻轻揉了揉。

妈妈的手凉凉的,又细又滑,只揉了几下,疼痛马上缓解了。当然了,我的心里更是乐得快要开花了,差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揉了十来分钟,妈妈转身回到了床上,中间始终沉默不语,没有一句交流。不过我已经很满足了,要求再多就有点不识好歹了。

有了这么一小段的插曲,我的心情畅快多了,一整天都美滋滋的,吃饭的时候都差点笑出声来。妈妈似乎瞧出了古怪,斜眼看着我,我赶忙收敛自己的情绪。

晚上,当我抱着枕头再往卫生间里走时,妈妈忽然喊住了我:“你……打个地铺吧。”

“啊?”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回头看着妈妈。

妈妈瞪了我一眼,面无表情的的说:“睡地上吧,别去浴缸里睡了。”然后往地上丢了一条被单。

“哦。”我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在地上铺好,眼睛盯着妈妈,身子慢慢的躺了下去。硬邦邦的地板自然比不得松软的床垫,但比睡在浴缸里要舒服的没影了。

和妈妈共处一个房间,心脏砰砰直跳,再加上屋外狂风大作,我在地上翻来覆去像烙饼一样,就是睡不着觉。头顶上不时响起翻床的声音,想来妈妈跟我一样,也睡不着。也不知怎么了,我突然想起了小的时候,我睡不着时,妈妈总会趴在我的耳边,轻轻哼唱鲁冰花。

虽然唱的不怎么好听……但也是我极为深刻的童年记忆。

唉~!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天上的星星眨呀眨,妈妈的心呀,鲁冰花……”

我蜷缩在地上,轻轻地哼唱着。

妈妈冷不丁的说了句:“别唱了,难听的要死。”

我忍不住笑道:“还能比您唱的难听呀。”说完我就后悔了,赶紧将嘴闭上,假装睡觉。

房间内再次沉寂。许久,床上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充满了幽怨与无奈。我的心里一阵揪痛,小声问了句:“妈,您睡了吗?”

妈妈没有回话。我自顾自的说道:“您还记得吗?小时候家里的钱丢了,您问我是不是我偷的,我不承认。您说犯错误不可怕,只要我能勇敢的承认错误、改正错误,您就会原谅我的。”

妈妈没有说话,我继续说道:“我知道我犯的错太大了,不可饶恕,但我还是希望您能原谅我这一次。我知道我这么说很自私,可是……您是我妈,我……我这辈子没有谁都行,我不能没有我妈呀。”

说到最后,我的声音竟然哽咽了起来。

这时,妈妈一声叹息。

“是我太娇惯你了。”

妈妈的声音在微微的颤抖着,带着轻微抽泣声。我猛地抽息两声,眼泪开始止不住的往下流。

“妈,我想好了,等我上了大学,我就……搬出去住。我以后……再也不惹您伤心了。”

妈妈没有说话。我终于忍不住了,将脸枕头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

我和妈妈的关系,并没有因为夜里的谈话而有所缓和,母子之间的交流也只限于必要。但我总感觉气氛不像以前那么尴尬了,起码不会因为害怕,话都不敢说了。

中午吃完饭,妈妈默不作声的站到我的身后,替我轻轻地揉了揉脖颈。我大为感动,为了展现悔过的决心,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之外,全部时间都用来努力学习。

这两天外面在刮台风,游行示威的队伍也没了,妈妈查了一下,明天台风停了,后天就可以飞回国了。说心里话,我是有些不舍得,即便气氛如此尴尬,即便待在屋里什么都不做,就那么眼瞪着眼,只要能和妈妈待在一起,我的就已经万分开心了。

次日,天空终于放晴了,在屋子里憋了数日,妈妈想要出去走走。临出门前,妈妈坐在床边喷药。妈妈的脚丫光洁白嫩,足型小巧可爱,我以前非常喜欢妈妈的美脚,每次见到总有一种莫名的冲动,而此时,望着妈妈的白净性感的裸足,竟然没有一点反应,甚至最后妈妈将我赶出去,换了一条肉色超薄连裤丝袜,我都没有一点点的冲动。

我扶着妈妈出了酒店,慢慢悠悠的沿着海边小路散步,虽然她一路上都没跟我说话,但起码不排斥与我的肌肤触碰了。

妈妈的心情看起来不错,沿着海滩溜达了一圈之后,找了家自助餐厅,坐了进去。

餐厅内环境清幽,阳光明媚,耳边不时传来海浪声。妈妈坐在我的对面,慢条斯理的吃着烤鱼,我则像个服务生似的,殷勤的取来妈妈爱吃的美食。

前些日子,我们母子之间的关系实在冷淡,有些话总也没能说出口,今天我见妈妈心情不错,打算趁着机会解释一下。

“妈……有些事我想跟您说明一下。”

妈妈抬眼打量,没有吭声。

我紧张的吞咽一口口水,沉吟半晌,开口说道:“其实那天晚上……”

话刚起了个头,妈妈忽然眉头一皱,‘哎呦’一声。我也没有当回事,继续低头说着:“是陆依依把您扶进她的房间里去的。”

“哎呀……啊……”妈妈手捂小腹,上身趴到了桌子上。

“不管您相不相信,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以为房间里睡着的是陆依依呢。”

“你给我闭嘴!”妈妈低声呵斥。我一惊,忙抬头望去,只见她眉头紧锁,脸上五官几乎挤在了一起,一眨眼的功夫,原本雪白的俏脸就已胀得通红。

我吓了一跳,连忙起身问道:“您……您怎么了?”

“肚子疼。”妈妈说话都开始打颤了。

“那……那……是不是着凉了呀?还是吃坏东西了呀。”我见妈妈额头汗珠直往外冒,急的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妈妈紧咬牙关,喉咙里挤出痛苦的呻吟声,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见此情景,我猛敲几下脑袋,让自己冷静下来,对妈妈说道:“叫救护车,叫救护车。您忍一下,您再忍一下。”我一边安抚妈妈,一边掏出手机打电话。

幸好医院就在附近,不多一会儿救护车就来了,我随车一同前往医院,一路上妈妈紧紧地攥着我手,原本胀红的俏脸,又变成了惨白色。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妈妈这么痛苦的样子,趴在她身边,不停的安慰着她。

好不容易挨到了医院,被告知妈妈得了急性阑尾炎,需要马上动手术。虽然不是什么要命的大病,但眼看着妈妈被推进手术室,心里还是紧张不已。

我犹豫着要不要将妈妈突发疾病的事情告诉老爸,想来想去,他们远在国内,就算想来一时半会儿也飞不过来,何必让他们干着急呢。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手术终于结束了。当被医生告知,一切顺利时,我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

推门进入病房,只见妈妈身穿病号服,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由于刚刚做完手术的缘故,不能平躺,所以只能上半身斜靠在病床上。

我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妈妈像是听到了动静,竟然将右手抬了起来,我赶紧伸出双手,紧紧将其握住。

我正想着该如何安慰妈妈,妈妈反倒虚弱无力的问了句:“男孩还是女孩?”

“哈?”我一愣。

妈妈慢慢的睁眼一瞧,不由得一拍脑门,苦笑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又生一个呢。”

“有我一个就够您操心的了,再生一个还不得累死您呀。要我说,北北都是多余的。”

我想要发挥特长,耍耍嘴皮子,活跃一下气氛。妈妈白了我一眼,想要将手从我掌心之中抽出来,可惜身体虚弱无力,只得作罢,将脸扭到了一旁。

妈妈的手凉凉的,绵软无力,被我握在掌心,舍不得松开。

“妈,生我的时候,是不是特别疼啊?”

沉默片刻,妈妈说了句:“疼的要命。”

我笑着问道:“我听老爸说,您在产房里一直骂他王八蛋,还给我们老凌家的十八代祖宗骂了个遍,把医生护士们给乐坏了。”

“嗯,我当时就想,生完了孩子马上就跟你爸离婚。”妈妈的话语中带了些调侃的味道,不似那么冰冷了。

“那您后来为什么又生了北北?”

“鬼才知道。”

我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说道:“有些事儿,我一直没跟您说。”

妈妈扭头瞧着我。

我笑了笑:“其实,小时候我特别恨北北,一直到小学毕业,我都特讨厌她。”

“为什么?”

“嫉妒呗。”我低着头,无意识的玩弄着妈妈的纤纤细指:“我一直觉着您特别的宠她,都不关心我。”

“我宠她?我不宠你啊?我把你都宠到天上去了。”妈妈使劲把手抽了出来,将脸转向了一旁,轻轻叹了口气,嘀咕了句:“宠的你无法无天了。”

我发现我真的是越来越不会聊天了,包括刚才吃饭的时候,实际上不应该再提起那晚的事情的,哪怕是解释,都会让妈妈回忆起那段不愉快的经历。

其实最好的办法的就是尽量逗妈妈开心,缓和紧张的气氛。妈妈是个体面的人,内心十分的坚强,经过时间的洗刷,她是可以自我治愈的,如果一遍遍的不断重复提起,就像是不停的揭开伤疤,完全适得其反。这些我早就应该想到的。

傍晚,我回酒店退了房间,拿了行李重新返回医院病房。妈妈不跟我说话,我就默不作声的守在一旁,看书学习。妈妈不舒服了,我就替她调整一下姿势,顺便掖一下被单。

住的虽然是单人病房,但是没有给陪护人员准备睡觉的地方。晚上我只能坐着椅子,上半身趴在床头柜上,就算换个姿势也只能靠在椅背上,别提多难受了。

由于我不停的换姿势,椅子发出响动,妈妈不耐烦地叹了口气,埋怨道:“你能不能安静点。”

“我安静我安静。”我调整了一下,背靠着椅子,两脚翘到窗台上。迷迷糊糊之中,我有了睡意,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靠,结果一下子翻了过去,‘叮铃咣当’一阵乱响。

“你有毛病啊,我好不容易才睡着。”妈妈气的喊了一声,然后哎呦一声,皱着眉头说:“疼死我了。”

“不是故意的。”我尴尬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陪笑道:“对不起,对不起。您睡……您继续睡。”

“我睡什么呀。”妈妈叹了口气,一脸嫌弃的说:“实在不行你回酒店吧。”

“那哪儿成啊,妈您刚做完手术,在医院里受罪,做儿子的怎么能回那个五星级酒店,住在海景房里享受呢。我心里过意不去,难受。”

妈妈表情木讷,机械般的说道:“你在这儿呆着我更难受。”

我扶正椅子,重新坐了回去,犹豫了一下,说:“要不……要不我给您讲个笑话吧?”

妈妈斜乜了我一眼,然后一脸不屑的转到了一边。

我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讲了起来:“有个新来的护士,打针技术不行,经常给病人疼的嗷嗷叫。护士长就给她出了个主意,让她找个熟睡的病人练练手,如果打进去,病人没醒,说明她功夫到家了。那护士去找了个熟睡的病人,打一针,偏了,但是病人没醒。她就继续打,又偏了,她还打,一连打了三十多针,那病人突然坐了起来,大吼一声,你当我死了啊!护士吓得落荒而逃。第二天,院长把护士叫过去了,握着她得手,激动地说,你太厉害了,十年的植物人都让你给扎醒了!”

说完之后我咯咯直笑,但见妈妈板着张脸,没一点笑意,便自干咳两声,掩饰尴尬。

“这段子有点过时了,不太好笑了。这样吧,再给您讲一个。问,手术中,患者最怕听到什么?”我乐呵呵的问道:“妈,您知道吗?”

妈妈白了我一眼,没有回答。

“妈,您配合一下,您知不知道?”

“不知道。”妈妈不耐烦的瞪了我一眼。

“患者最怕听到的是……唉?手术剪去哪儿了?哈哈哈哈哈哈……呃……”

一阵大笑之后,见妈妈脸色铁青的看着我,脸上笑容逐渐僵硬,然后晃着脑袋说:“这不是想逗您一笑嘛。”

“逗我一笑,然后让刀口裂开是吧?”

我这才想起,确实不太合适,尴尬的挠了挠头:“那……确实挺危险的。不过幸好我的笑话不太好笑。您看您都没笑。”

妈妈不再理我,拿起手机看起了新闻。过了一会儿,她开口问道:“你跟你爸说了吗?”

“说什么?”

“说我阑尾炎手术。”

“没有。”

“明天我跟你爸联系,让他过来陪我吧。”

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神情有些沮丧,扭捏的说:“您……就一点都不想看到我了啊。”

妈妈有气无力的说:“你高三开学早,我在这儿还要住一阵子呢。让你爸过来,你赶紧回国,别耽误了开学。”

听妈妈这么一说,我的心情又有些好转了。妈妈果然还是在意我的。

我忍不住笑了一下,被妈妈瞧了个正着,冷冷的问道:“你笑什么?”

“没笑啊。我在想,我要好好努力,争取考个好大学。”

妈妈‘嗯’了一声,没有继续说话。我忽然灵机一动,觉着这是个可以套近乎的话题,便凑了过去,低声问道:“妈,您觉着我该考哪所大学呀?”

妈妈瞧着我,反问:“你有什么打算?”

“咱们省的财经大学就挺不错的,农大也还行。实在不行,就在咱们市上师大也行。”

妈妈转过身来,瞪着我:“你就这么点出息啊,能不能再有点追求啊。”

“光有追求有什么用啊,我想上清华,我想上北大,我还想考哈佛呢。”我见妈妈瞪着我,面色不善,赶忙改口:“当然了,追求也是要有的。”

“想好考什么专业了没?”

“咱以前不都讨论过了嘛,我想学考古,您和我爸说那专业没什么用,那我现在也不知道该学什么专业了。”

妈妈叹了口气:“你想学什么就学什么吧。”

“真的啊?”

“随你便了。”

“唉~!谢谢妈妈!”我抓住妈妈的纤白玉手,用力亲了一口。

妈妈一怔,随即猛甩手臂,呵斥道:“放手~!”

我这察觉到自己有些过分,赶紧松开妈妈的手,向后退了退,唯唯诺诺的说了句:“对不起,我……我一时激动。”

以前经常跟妈妈这么闹,再亲昵的举动也有过,从来没有尴尬越界这么一说。但是现在嘛……

病房内再次陷入倒了沉寂之中,看时间已经晚上两点了,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半晌过后,妈妈忽然说:“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啊?”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小的时候,我跟你爸经常吵架,一吵架我就摔东西,你爸就说我败家。当时咱们家还不富裕,经不起摔,你爸就跟我商量,以后再吵架了,别乱摔东西了,找个结实点的东西,打一顿出出气算了。我一想,也是,就同意了。左找右找,还真找到一个皮实的东西,每次我们一吵架,就拿他出气。从那儿以后咱们家就再也没摔过东西了。”

这算笑话吗?我挠了挠头,纳闷的问道:“什么东西这么禁打啊?”

“你呀。”说完,妈妈扑哧一声乐了出来。

我这才反应过来,嘿嘿笑道:“那也行吧,我能为咱们家的家庭和谐做出贡献,挨打也值了。”

妈妈手捂着嘴,笑个不停,笑着笑着,眼泪忽然流了下来。她用手指悄悄地抹了抹,吸了一口鼻子,将脸转到了一旁。

我的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我为了自己一时的欢愉,将妈妈推入到了无底的深渊之中,这道伤痕,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弥补了。

想及此处,我又想起那首小时候妈妈经常唱给我的歌,忍不住轻声唱了起来。

“我知道,半夜的星星会唱歌,想家的夜晚,它就这样和我一唱一和。

我知道,午后的清风会唱歌,童年的蝉声,它总是跟风一唱一和。

当手中掌握住繁华,心情却变得荒芜,才发现世上一切都会变卦。

当青春剩下日记,乌丝就要变成白发,不变的只有那首歌,在心中来回地唱。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天上的眼睛眨呀眨,妈妈的心啊鲁冰花。

家乡的茶园开满花,妈妈的心肝在天涯,夜夜想起妈妈的话,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

妈妈低着头,右手捂着双眼,轻轻的抽泣着。我越唱越难过,眼泪在眼眶里打起转来。

就在唱到歌曲高潮段落时,护士推门进来,压低了声音,用英语对我提出警告。我连忙站了起来解释,但由于我的口语不是特别好,再加上对方英语比较怪,所以两个人比划了半天,几乎变成了鸡同鸭讲,谁也听不懂对方的意思。

我这尴尬狼狈的样子,竟然把妈妈给逗乐了,柔声对那名护士解释了一番。待护士走后,我不由得竖起拇指,赞道:“妈您英语真棒,比英国人的英语还要棒。”

妈妈嘲笑道:“是你的英语太烂了,就你这样,还想考北大,考清华,烤串去吧你。”

“唉~!”我灵机一动,凑过去,殷勤笑道:“不如这样,您帮我复习英语吧。”

妈妈瞥了我一眼,冷声说道:“我现在还不想跟你说话,你离我远一些。”

“哦。”我有些沮丧的坐了回去,心里不停的埋怨那名护士,刚才那么感人的气氛,都被她给打乱了。

妈妈叹了口气,翻了个身子,背对着我,轻声说了句:“行了,赶紧睡觉吧。”

……

虽然妈妈嘴上没有同意,第二天却开始帮我复习英语了。我的口语虽然很烂,但英语成绩其实也还过得去,找妈妈帮忙复习,就是个接近她的理由,所以我装作不太懂的样子,好让妈妈给我讲解。

说实话,我真的很喜欢趴在妈妈身边,闻着她身上香香的味道,那种感觉让人沉醉。不过我也在心里不停的警告自己,她是我的妈妈,我已经伤害过她一次了,绝对不能再有第二次了,哪怕想都不能再想了。

下午做了一套卷子,可能是装得有些过火了,成绩稀烂,把妈妈给气的呀,差点没有扔我脸上。最后竟然对我摆了摆手,没好气地说:“我现在不想看见你,你赶紧从我面前消失吧。”

我赶忙安慰她:“妈,您别生气。这是……只不过是失误而已,我平时成绩没有这么差的。”

“行行行了,你别解释了,我被你气的刀口疼。哎呀……你赶紧出去吧。”

我委屈又无奈的看着她,问道:“那我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你吃完了晚饭再回来。”

“那我现在就出去吃晚饭。”

“八点。”

“哦。”

我可怜巴巴的离开了病房,在医院外溜达了起来。虽然是被妈妈赶出来的,但仔细想想,她的态度有些奇怪,好像是故意要将我赶出来似的。

莫非是妈妈见我在病房里憋了一天一夜,想让我出来放松放松?

虽然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让我和妈妈的关系有了明显的缓和,沐浴在阳光下,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沿着公路溜达了一圈,随便吃了点东西,回医院的路上,见到一家花店,想了想,进去买了一捧康乃馨。

当我进入病房时,故意将鲜花藏在了身后。妈妈正在输液,半眯着眼睛,脸色有些不太好。见我回来,不悦的说道:“在外面玩的开心呀。”

我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支支吾吾的说:“还……还,还行吧。”

妈妈艰难的的翻了一下身子,嘟囔道:“你妈在这儿受罪,你倒出去玩的开心。”

“啊?不是您让我出去的呀。”

“我让你出去,你就不回来了啊。我让你八点钟回来的,现在几点了?”

我看了一下时间,回道:“六点半。”

妈妈瞥了我一眼,不吭声了。

我笑嘻嘻的走了过去,将藏在身后的康乃馨捧了出来,原想给妈妈一个惊喜,没想到她只瞅了一眼,就把头转到一边去了。

我略显失望的皱了皱眉:“您看……儿子给您送花,您也不乐一下。”

妈妈回头朝我咧了咧嘴,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然后表情冷淡的说了句:“我最讨厌康乃馨了。”

“行,下次送您玫瑰。”话刚说出口,一想玫瑰代表的意思,感觉有些不妥,赶紧加了一句:“跟您美丽高贵的气质很搭,这总行了吧。”

妈妈哼的一声:“连你妈喜欢什么花都不知道。”

我一想,还真是。

“那您……到底喜欢什么花儿呀?”

“喇叭花。”妈妈不耐烦地随口敷衍了一句。

“行,能开玩笑了,看来恢复得不错。”我将康乃馨插到柜子上的花瓶里,凑到她跟前,嘿嘿一笑:“下次送您棉花。”

妈妈斜瞪着我:“你离我远一点,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

“行,学习,我学习去。”

我乐呵呵的躲到一边看书去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