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 6.6

妈妈领着北北离开了房间。陆依依虽然躲在柜子里,从头到尾,听到了全部对话过程,不过好在没说什么出格的话,她也只是揶揄讽刺了几句,没太当回事。不过也没啥心情继续做下去了,便草草收场,回屋睡觉去了。 因为晚上的事情,第二天醒来后,大家都显得有些不自然。北北可能是被妈妈训斥了一顿,不太敢跟我搭话。妈妈从早上见面就冷着一张脸,也不言语,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反倒是蓉阿姨,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有说有笑,依旧如故。 按着原计划,在城里又转了一天,不过因为蓉阿姨脚崴了的缘故,临时改变计划,傍晚时包车赶往燕郊一家温泉度假中心,准备休养一段时间。 一路上,我卖力的耍宝,想逗妈妈开心,但她始终绷着张脸,一笑不笑,最后连蓉阿姨都看不下去了,问道:“这谁有得罪你了?脸拉的那么长,谁欠你钱了?” “没事。” 蓉阿姨开玩笑道:“你是不是来那个了?” 妈妈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瞪了她一眼:“当着孩子的面,别胡说八道。”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现在的孩子,什么不懂啊?”蓉阿姨嘻嘻哈哈的毫不在意。 到了度假中心,将行李放在房间内,便去餐厅用餐,不过分为依旧比较尴尬。蓉阿姨得知这里有保龄球馆,便提议饭后一起去玩保龄球。妈妈没有反对,我们自然也就跟着去了。 虽然是蓉阿姨提议来的,但她脚不太方便,并不是很积极的。反倒是老妈,跟泄愤似的,玩得挺带劲。 我对保龄球没什么兴趣,就坐在休息区玩起了一款射击手游。玩得过于投入了,没注意什么时候身边多了个人,冷不丁的问了句:“你这玩的什么啊?” “警戒线。”我随口回了句,然后愣了一下,抬头一瞧,竟然是蓉阿姨。 蓉阿姨瞥了我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就在一旁看着。被长辈看着玩游戏,虽然有些不自在,不过也不能就这么收起来吧,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玩。 蓉阿姨似乎很感兴趣,瞧了一阵子,说道:“你这游戏有点不太正常啊,怎么拿枪打警察啊?” 我这才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连忙解释:“这是两边对战,我控制的是匪徒,对面玩家控制的是警察。就是个枪战游戏。” “那要是警察被打死了呢?” “那匪徒就赢了。” “那你这游戏宣扬的价值观,不太正确啊。” “它就是个游戏。行行行,我不玩了。”我打算把手机收起来。 蓉阿姨说:“别。你能选警察不?” “能。” “那你选警察。” 无奈之下,我只能重新开了一局,这选了警察阵营。蓉阿姨就在一旁看着,时不时的发表一下意见。玩完一局之后,我偷偷打量她,眼神里带着光,估计是想玩,但又不好意思提。 “要不……您来一局?”我主动说道。 蓉阿姨犹豫了一下,接过了手机,然后询问控制方法。我安心的教导。不得不说,蓉阿姨还是挺有游戏天分的,也可能是职业的缘故,枪法神准,第一局就拿了MVP。 “没想到,您还是一高玩!”我挑起大拇指,赞叹道。 “你说什么?我是什么?”蓉阿姨一愣,看着我问道。 “高玩啊。”说完我就反应了过来,连忙解释:“高端玩家的意思。” 蓉阿姨眉眼带笑,得意地说道:“是你们这群小毛孩子技术太次了。”她还想再来一局,陆依依却扯着嗓子喊道:“妈,该您了!” 蓉阿姨依依不舍的将手机还给我了,临走还说了句:“等会儿。”急匆匆的跑了过去,拿起保龄球,胡乱的扔了一下,又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 我见她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心中感觉好笑,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赶着去网吧时的画面。 就在蓉阿姨从我手里接过手机的一瞬间,我无意中瞧见妈妈站在不远处,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估计她还在为昨晚的事情生气,想去跟她解释一下,结果被蓉阿姨拉住,问我怎么换枪,没办法,我只得继续为她讲解。 这电子鸦片的名头还真不该的,别管是谁,一沾上就上瘾。蓉阿姨越玩越着迷,连保龄球都顾不上了,任凭陆依依怎么喊,就是不去。 最后妈妈也没兴致玩了,凑了过来。陆依依探头瞧了一眼,问道:“妈,您干什么?这么入迷?” “你没长眼啊,玩游戏呢。”蓉阿姨不耐烦地回了句。 “您怎么也玩起游戏来了?” “我怎么不能玩游戏?” “您小时候不总是训斥小东,说他玩物丧志。” “我训他是因为他不好好学习,跟玩游戏没什么关系。”蓉阿姨头也不抬:“行了行了,你别在这儿碍事了。” 陆依依一脸委屈的站在了妹妹身旁。陪着蓉阿姨又玩了两局,妈妈有些不耐烦了,催她赶紧回去。蓉阿姨低头玩着手机,一边跟在后面往回走。 妈妈嘲讽道:“你也不怕撞树上了?” 到了房间门口,蓉阿姨才依依不舍的将手机还给我,然后让我帮她下载一个。我便跟着她回到了房间,帮她下载游戏,注册账号,又看着她玩了几局。等离开房间后,见到妈妈展在外面脸,似乎是在专门等我。 “妈,还没睡呢?” “我有点事问你。”妈妈冷冷的说了句,也不等我答应,迈步朝我房间内走去。 关上房门,我看着妈妈。沉默片刻,妈妈问道:“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 “就是那么回事,如您所见。” “说实话。”妈妈凤眼圆睁,瞪着我。 “我说的都是真的,没骗您。” “你没对北北做什么?” “没有,就是帮她按摩了一下。” 妈妈眯着眼睛,盯着我瞧了一会儿,又问了句:“那依依呢?她去你房间干什么?” “她……就也想……找我聊天。” “就只是聊天?” “就只是聊天。” 妈妈瞪着我,从她脸上表情来看,她压根就不相信我的话。我被她看的实在有些发憷了,皱眉说道:“就是好长时间没见了,我们就躺在一起,说了会儿话。” “说实话” 我感觉妈妈应该早就有答案了,就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一直逼着我把真话说出来。 “就是挺长时间没见面了,所以……就一起躺了一会儿。” 妈妈也没再说什么,脸上依旧不带任何表情,盯着我瞧了片刻之后,说了句:“早点睡吧。”然后便起身离开了。 我有点纳闷,一时间也搞不清楚妈妈到底在想些什么。 第二天吃早饭时,蓉阿姨哈欠连天,看起来十分的疲倦。陆依依小声跟我们说:“我妈熬了一宿,我半夜起床,她还在玩游戏呢。” 妈妈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这种情况我倒是能理解,我刚接触游戏的时候,也特别的入迷,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连轴转,睡觉就跟吃了大亏似的。 上午没什么事,几个女生商量着去温泉泳池玩会儿。蓉阿姨没什么兴趣,最后还是被陆依依硬拽了过去。 到了之后,我和她们分开去换泳衣,当我换好出来时,恰好与蓉阿姨撞了个正着,她还是原来那身打扮,没有换衣服。 我问道:“您怎么没换泳衣?刚才不是买了吗?” 蓉阿姨低着头说:“我不下水了。” 我心里感觉有些好笑,没想到一向古板严肃的蓉阿姨,竟然有一天也成了游戏迷了。 过了一会儿,北北和陆依依从更衣室里面出来了,她们两个穿着连体式的内衣,身材纤细窈窕,皮肤白皙嫩滑,但平时经常一起去游泳池玩,见的多了,也没啥感觉。 当妈妈出来时,扎了个马尾辫,身上包着一条浴巾,直到岸边才缓缓解开。我原以为妈妈会穿得比较保守一些,没想到竟是一件分体式细肩型泳衣。无论是身材曲线还是各个部位,都堪称完美,尤其是那丰满的美乳和性感的翘臀,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常男人为之心动。 印象里,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妈妈穿泳装了,这火辣辣的身材乍一出现在眼前,还真的叫人有些气血翻涌,浑身燥热难耐。我感觉下体已经有了勃起之势,为了掩饰尴尬,率先跳到了池子里。 天气虽然依旧寒冷,但水温却正合适,甚至还有些烫。我扑腾了两下,对她们说:“下来吧,挺舒服的。”北北和陆依依以此进入水中,我想她们打着招呼,眼睛却始终偷偷的瞄着妈妈。 妈妈顺着岸边的一块石头滑到了水中,可能是温差的缘故,入水的一瞬间,脸上表情明显的舒缓了许多,半依在石头上,眼睛微眯,十分的惬意。 我装摸做样的游了一阵,慢慢的凑到了妈妈身边。妈妈瞥了我一眼,往旁边挪了挪,似乎不太想理我。 我也不在意,就在一旁坐了下来,眼睛悄悄地打量着她的身子。热腾腾的水面下,丰满的乳房包裹在绛紫色的泳装下。妈妈的乳型真的很完美,看起来软绵绵的,却又不是挺翘,没有一点下垂感。 自从那次离家之后,我再也没有碰过妈妈的身子了,我只觉着口干舌燥,胯下肉棒不停的跳动着,脑子里忍不住开始幻想起来,跟妈妈在水里搂在一起,相互厮磨的画面。 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那细微的声响却被妈妈听在耳中,扭头瞪了我一眼。 我尴尬的笑了笑,故作轻松的张开双臂,靠在石头上,感慨道:“真舒服啊。” 妈妈没理我。我忽然想要逗逗她,小声加了句:“比跟女人做爱还要舒服。” 妈妈脸色骤然一变,四下里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转头怒视着我。我笑着问道:“妈,您很久没有做爱了吧?” “你找不痛快是吧?”妈妈冷冷说道。 “本来那天我跟陆依依做到一半,结果让您给搅和了。”我漫不经心的说道。妈妈没有理我,我扭头问道:“妈,很长时间没做了,您想不想?” “你想挨揍了是不?” “您别误会,我说过的,那是最后一次了,我以后不会再强迫您做任何事情了。” 妈妈望着我,眼神有些复杂,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就在这时,蓉阿姨喊了我一声,叫我过去。我犹豫了一下,起身上岸,走到蓉阿姨近前,问道:“怎么了?” “我这怎么回事?怎么不动了?”蓉阿姨将手机递了过来。 我接过看了一下,说道:“没响应了,关掉重启一下就好了。”一边解释,一边替她重新进入游戏。 蓉阿姨低头继续玩,我刚想走,她冷不丁的问了句:“跟你妈说什么呢?” 我一愣:“没说什么。” “我看你妈生气了。” 我失声笑道:“您可真是……洞若观火,玩的这么投入,您还能注意到周围的情况。” “少跟我这儿贫嘴。” 我掏出手机,打开游戏,说道:“加个好友,一起玩。” “你行不行啊?别拖后腿啊。” “您开玩笑。” 我坐在一旁,跟蓉阿姨组队一起玩了起来。妈妈几次转身朝这边看,似乎很在意的样子。最后干脆走了过来,将蓉阿姨手里手机夺了过来,说道:“你们来这边干什么的?怎么跟个孩子一样。多大了?还玩这个。” 蓉阿姨伸手去夺,急道:“给我,快点给我。” “赶紧换泳衣去!”妈妈一脸正色的说道。 “管得这么宽,你是我班主任啊?”蓉阿姨要了半天也没要回来,不情不愿的朝更衣室走。 妈妈将我的手机也给没收了,说道:“你也不许玩了。” 不多会儿功夫,蓉阿姨换了一身比较老式的泳衣回来了。不过保守的风格依旧没法掩饰她的好身材,由于经常锻炼的缘故,身子看起来非常的解释,皮肤偏小麦色,看起来就是那么健康的美。 蓉阿姨走到池便,张开双臂,做起了准备动作。我就坐在后面,看着她双臂挥摆,纤腰扭动,每次转身时,都能看到胸前那一对豪乳,因为惯性而形成一道汹涌的波浪。 我也不是对蓉阿姨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但就是那种男人的本能,忍不住想要去看。不过很快的,我就注意到了妈妈的异样,她侧目看着我,脸上没有太明显的表情,但眼神里带着些许不悦。 我忙将目光收了回来,干咳两声以掩饰尴尬,嘴里胡乱嘟囔着:“这天儿可真热呀。” 妈妈冷冷的说了句:“外面还结着冰呢。” 我讪笑道:“我说的是室内,这泳室挺温度挺高的。” 妈妈白了我一眼,懒得理我了。 过了一会儿,蓉阿姨做完了伸展运动,原以为她回直接下水,结果却折返了回来,往椅子上一躺,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妈妈问道:“你怎么又躺下了?” 蓉阿姨说:“我又不会游泳,你忘了?” “不会游泳,就当下去泡温泉了。” “不去。” “那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度假。” 瞧着蓉阿姨这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妈妈那她没什么办法,无奈的叹了口气,将脸转到一旁。我心里感觉有点奇怪,好端端的,妈妈怎么生起闷气来了? 躺了一会儿,蓉阿姨伸手说:“把手机还我。” “不给。”妈妈白了她一眼,像是在故意赌气。 蓉阿姨猛地坐了起来:“行,你不让我玩游戏,那我让小东教我游泳,这总可以了吧?” 妈妈一怔:“让他教你游泳?” “是啊,你把我手机末收了,我只能让你儿子教我游泳了。” 妈妈蹙眉道:“这什么逻辑啊?” “管他什么逻辑。”蓉阿姨站了起来,朝我招招手,态度很自然。也不知为什么,忽然间,我感觉自己跟蓉阿姨的关系近了许多,难不成是因为一起玩游戏开黑的缘故,产生了战友情分? 我悄悄地朝妈妈望了一眼,她也在冷冰冰的看着我。蓉阿姨催促道:“走啊!” “那我去了啊?”我小声征求妈妈的意见。 “随你便,用不着问我。” 我犹豫了一下,起身跟着蓉阿姨来到了池子边。 蓉阿姨虽然格斗散打样样精通,唯一的弱点就是不会游泳。我扶着她下水,叮嘱道:“您脚上还有上,就在浅水区吧。” 这时,陆依依也凑了过来,略显意外的说道:“妈,您终于肯下水了啊?” 蓉阿姨可能真的对水有些恐惧,扶着我的胳膊,聚精会神,像是没听见似的。陆依依又问了句:“用我教您吗?” “不用,上次让你教我,差点没淹死。” “您怎么还记得那事儿呢。” 蓉阿姨哼道:“鬼门关前面走了一圈,忘得了么?” “嗯……那随您便吧。小东,你可看我我妈啊,她可是只容易溺水的旱鸭子。”说罢,便转身游走了。 蓉阿姨猛地抬手,朝她扬水,出于本能,半边身子本能的靠在我的身上。紧致结实的肌肤紧贴在我的胳膊上,那光滑至极的触感,跟妈妈有着很大的区别。 我下意识的回头望去,只见妈妈坐在躺椅上,单手托着下巴,侧着脸,一动不动的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蓉阿姨见我神情恍惚,招呼了我一句。我赶忙收神,开始给她讲解游泳的姿势。期间我们两人有说有笑,气氛十分的融洽。以往总是冷眼相对的长辈,忽然关系亲密了起来,这种感觉真的是挺微妙的。连陆依依都觉着纳闷,我们俩怎么莫名其妙的万到一块儿去了? 过来一阵,当我再回头时,妈妈不见了。四下里寻找,不见踪影,等了半天,也不见回来,我心里琢磨着,估计应该是回房间去了吧? 蓉阿姨见我呆愣愣的站在那里,问道:“怎么了?” “我妈不见了。” 蓉阿姨也跟着找了一圈,见到自己的手机被放在了躺椅上,便毫不犹豫的从水里钻了上去,玩游戏去了。可见她的瘾头得有多大。 我也跟着上去,给妈妈打电话,可等了半天也不见她接。我便打了声招呼,换好衣服返回客房。 如我所料那般,妈妈果然提前回来了,房间大门敞开着,她就坐在床边,低着头,闷闷不乐。我站在门口,刚想打招呼,妈妈抬头瞧了我一眼,没有吭声。 我问道:“您怎么提前回来了?” “我累了。” 我走进屋内,反手关上房门。 “妈,我怎么觉着你有些怪怪的?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我没心事。”妈妈表情平淡,但言语里很明显的带着股怨气。 我在她旁边坐了下来,装模作样的猜测道:“是工作上的事吗?” “不是。”妈妈摇了摇头,随即反应过来,马上否认:“没有!我没心事。” “那是不是北北的事儿?是不是她不好好学习?惹您生气了?” “我说了,我没心事。” “啊……我知道了,是因为我。”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慢条斯理地说道:“我跟蓉阿姨走得太近了,您吃醋了。” 妈妈瞥了我一眼,张嘴想反驳,可能是觉着说什么都不合适,干脆给了我一个白眼,将头转到了一旁。 “妈,说真的,这么长时间没见,您想不想我呀?”我几乎将脸贴在了妈妈精致的面庞上,在她的耳后喷吐着灼热的气息。 妈妈还是没有回应,但她的双腮有些微微的泛红,我心中不由得一阵悸动,轻轻地握住妈妈的手背,柔声问道:“妈,您是想我了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