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 6.3 作者:竹影随行

6.3

因为不知道妈妈和北北要来,所以只帮陆依依母女俩订了一个房间,好在这会儿旅游的人不多,现订一间也来得及。

我帮着把行李拖进了陆依依母女的房间里,然后去替妈妈和北北收拾。陆依依一直跟在我的身旁,我疑惑的问道:“怎么了?有事?”

陆依依不满的瞪着我:“没事!”

我笑着问道:“怎么?要不咱俩单独开一间房?”

陆依依伸手在我背后拍了一巴掌,然后略显羞涩的看了妈妈一眼。妈妈像是没有听见,面无表情的整理行李。

北北好奇的问道:“哥,那你住哪儿啊?”

我没有跟妈妈说我租房子的事儿,便说:“我回学校吧。等明早来接你们去玩。”

陆依依说:“你这来来回回的,多麻烦啊。要不干脆再开一个房间算了。”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陆依依似乎知道我想说什么,脸上一红,说道:“算了算了,你赶紧走吧!这儿不欢迎你。”

“怎么也得让我吃了饭再走吧。”

整理好行李之后,我领着她们在附近找了家羊肉馆子,安排着众人落座。虽然我来北京也没多长时间,不过经常跟同学一起出来游玩聚餐,对这边的美食多少还有些了解。

看着服务员端上来一大铜锅子,北北有些不乐意了:“说好带我们吃好吃的,怎么来吃涮锅?”

“这就是北京美食呀。”

“不就是涮羊肉嘛,在哪儿不能吃啊。”北北不以为意。

我一本正经的说道:“是,你在别的地方也能吃涮羊肉,但就是不能有这个味儿。咱们家平时买二斤羊肉,拿个鸳鸯锅往电磁炉上一放,毛肚鱼丸稀里哗啦的往里倒,咱们那吃的是火锅乱炖。要吃涮羊肉,还就得在这儿吃。”

蓉阿姨嘲笑道:“呦呦呦,还真把自己当成老北京人儿啦?我就爱吃乱炖,你管得着么?”

我苦笑道:“您老这么挤兑我,我还怎么给你们当导游啊?”

蓉阿姨道:“用不着你当导游,又不是没来过。”

北北问道:“您来过北京?”

蓉阿姨笑了笑:“你忘了你妈在哪儿上的大学了?”

我和北北这才想起,转而望向妈妈。她正悠闲自得的给自己倒着茶。北北嗤笑道:“得,原来老北京在这儿呢。你顶多算是个新‘移民’。”

陆依依幸灾乐祸:“看来这回用不着你了,云姨带队就可以了。”

妈妈语气平淡地说道:“我也很久没来了。”

北北笑着说道:“以前经常听您提起母校,不如趁这机会,带我去转一转吧。说不定我还能成为您的校友呢。”

妈妈说:“你让你哥带你去不就行了。”

北北愣了一下,瞥了我一眼,说:“那还是算了。”

我笑道:“怎么?跟我一个学校很丢人啊?”

蓉阿姨插话道:“你小子能考进北京,还真让人意外啊。”

“您看走眼了吧?”

蓉阿姨说:“是看走眼了,我以为你顶多也就考个二本,稀里糊涂的混个毕业证就得了。没想到……”

“您就是一贯的把我往低了看。说真的,我要是再努努力,说不定真能考上清华了。”

蓉阿姨哼的一声笑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你考了两年,这不还是没考上吗?”

这我倒是无话可说。

“行了行了行了。”妈妈瞥了蓉阿姨一眼:“你总跟他一小孩子较什么劲、斗神么嘴啊?”

“哎呦~ !说你宝贝儿子,你还不乐意了啊?”蓉阿姨戏谑的笑道。

妈妈白了她一眼:“你爱说就说,等他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上门女婿,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蓉阿姨还没开口,陆依依低着头嘟囔了句:“云姨,您别乱说,我还没想好同不同意呢。”

蓉阿姨附和道:“对!我们家依依还没同意呢。”

妈妈随口嘀咕了句:“指不定哪天给你个惊喜。”

蓉阿姨没反应过来:“什么惊喜?”

妈妈嘴角一扬,眼眉一挑:“给你个外孙。”

蓉阿姨斜眼瞪着我:“他敢?”

妈妈说道:“哎呦,你就别装老古董了。他俩什么情况,你不比我清楚啊?”

说话间,食材陆陆续续的端了上来。蓉阿姨要了瓶酒,非要老妈跟她一醉方休。妈妈有意无意的看了我一眼,不太想喝,但架不住蓉阿姨一个劲儿的劝,最后也只能陪她喝了起来。

我也想凑个热闹,拿起酒杯,笑着说道:“我来陪两位母亲小酌一杯。”

妈妈马上说道:“有你什么事儿?不许喝。”

我挺尴尬的,不由得朝妈妈望去,正好与她目光撞在了一起。从她的眼神里,我似乎明白了一些。毕竟已经有过几次前科了,妈妈对喝酒这事儿,估计已经有了心理阴影了。

蓉阿姨不知情,对妈妈说道:“大惊小怪的,都二十啦,喝点酒也算不了什么。”

“二十也不行。喝酒误事儿,你不知道啊。”

“他有什么事好耽误的啊。”

“不准喝,就是不准喝。要喝你让依依喝。”

蓉阿姨二话不说,拿起一个酒杯,放在了陆依依跟前,满满的倒了一杯。陆依依看了看眼前的白酒,又瞧了自己妈妈一眼,一脸惆怅的说:“妈,我不想喝。”

蓉阿姨瞪了她一眼:“又不是孩子了,喝点酒算什么。我跟你云阿姨不一样,对孩子没那么宝贝着。”

“可是我不想喝……”陆依依愁眉苦脸。

“喝!就当陪你妈喝的!别娘们兮兮的。”

妈妈劝道:“孩子不愿意喝,你非逼着人家喝呀?来,依依,喝果汁。”说着,将一瓶果汁放在了陆依依跟前。

陆依依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将果汁抓在了手里。蓉阿姨讥讽道:“呦,还没过门呢,心就向着那边去了。”吓得陆依依赶紧把果汁放了回去。

妈妈反唇相讥:“你相亲失败了,别拿孩子撒气呀。来,依依,喝果汁。云阿姨说了算。”

陆依依还是有些怯怯的瞧了蓉阿姨一眼。蓉阿姨干脆将她手里的酒杯端了起来,放在了我的面前,说道:“那我就让你儿子赔我喝酒。小东,喝酒。蓉阿姨说了算。”

我也小心翼翼的瞧了妈妈一眼。妈妈说:“你看什么啊,你蓉姨让你喝,你还不喝?”

两位妈妈算是扳平了一局,唯独北北像个局外人一样,坐在一旁,小声嘀咕:“那我喝什么呀?”

几杯酒下肚,气氛逐渐或热了起来。因为是个小单间,桌子并不大,五个人十条腿,难免挨着碰着。我正忙着往锅里夹菜,脚上忽然被踩了一下,正想着找元凶呢,就见陆依依轻咬着下唇,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便将脚伸了过去,在她脚面上轻轻的踩了一下。陆依依白了我一眼,紧接着便回踩了我一下,还调皮的朝我吐了一下舌尖。

我正想着该如何回击时,一只小脚丫停在了我的脚踝处,撩着裤管,慢慢向上滑动。我心里一愣,几个月不见,这小丫头变得这么大胆了,竟然敢当着家里人的面,跟我调情了。

不过还真是挺刺激的,其他人有说有笑,我们俩却在桌子下面勾勾搭搭的。就在我心潮澎湃,身子越发燥热起来时,蓉阿姨突然对陆依依说了句:“把醋碟子给我拿来。”

这冷不丁的一句,吓得陆依依娇躯一颤,愣在了那里。蓉阿姨瞧着她:“干什么?”陆依依这才醒过身来,忙拿过醋碟,说道:“没什么。”然后悄咪咪的朝我做了个鬼脸。

估计是刚才那一下被吓到了,陆依依不敢再胡闹了。我心中好笑,这小丫头道行果然还是太浅了。

这回我将脚伸了过去,当触碰到她的脚踝处时,学着她刚才的动作,慢慢的将她的裤管向上撩拨,与此同时,还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面对调戏,陆依依则是一脸的茫然。反倒是蓉阿姨低头朝下面瞧了一眼,然后怒视着我。我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心说坏了,赶紧将脚缩了回来。

蓉阿姨依旧瞪着我,我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逃避的将脸扭到一旁。妈妈见蓉阿姨突然表情严肃,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蓉阿姨冷冷地回了句:“有耗子。”

“耗子?”妈妈显然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但见蓉阿姨一直盯着我看,大概也能猜到跟我有关,继而向我投来质问的目光。陆依依也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埋怨的瞪了我一眼,然后低头一声不吭。只有北北啥都不知道,还在一个劲儿的问道:“耗子?耗子在哪儿呢?”

一直到饭局结束,蓉阿姨的身上都带着股杀气。这事儿吧,是挺尴尬的,关键还不能解释。

将四位大小美女送回酒店之后,我就打车会出租屋去了。第二天一早,又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接美女们游北京城。

妈妈的意思是租辆车,北北想试着坐一下北京的地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由于春节假期已经结束了,陆陆续续的进入了返工期。看着站台上拥挤的人群,妈妈有些不悦,埋怨北北:“闲着没事干,非要来挤地铁。这么多人,有的受了。”

北北振振有词:“不都说地铁也算北京一景吗?要万一我将来也来北京工作上学呢?提前感受一下氛围。”

“行,你感受吧。等会儿你可别叫苦啊。”

不多会儿,列车进站。我刚想提醒她们,人潮已经裹挟着我们,涌进了车门内。北北本能的抓住我的手,勉强跟我挤在了一起,妈妈她们则被冲散开来。

这会儿正式高峰期,车厢里挤的跟沙丁鱼罐头似的,就差人摞人了。北北叫苦不堪,我笑着问道:“这下体会到了什么叫生无可恋了吧?”

北北也后悔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租车呢。”

“老妈说的没错,你就是闲的没事干,非要跑来凑热闹。”

北北紧贴着我的身子,人实在太多了,她想要伸手抓住吊环,却连胳膊手伸不开。无奈,我只能一手抓住吊环,一手搂在她的腰上。

等到了下一站,人流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加拥挤了。这下北北整个人几乎钻进了我的怀里,虽然隔着厚厚的冬装,但我仍能感觉到她细软的娇躯,以及胸前那微微凸起的椒乳。

车内的气味不太好,但北北身上那青草似的独特少女体香,还是钻入到了我的鼻宫之中,刺激着我的神经。裤裆里的肉棒渐渐的勃了起来,隔着裤子顶在亲妹妹的小腹处。

“哥,你兜里装的什么?硌得慌。”北北天真地问道。

我不太好意思,也没法回答,着急的想要平复欲望,但肉棒反而愈发坚硬。北北就算再笨,过段时间也反应过来了,想要挪动身子,摆脱着尴尬的境地,可无奈周围人实在太多了,压根就没有闪转腾挪的余地。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俩都不知该作何反应。北北小脸通红,几乎将头埋在了我的胸口上,我则在心里不停的念经,希望借助佛祖的力量,让肉棒尽快的软下来。但是很显然,佛祖忙得很,压根没空理我这破事儿。

等到了下一站,旁边座位上有人要下车,我趁机将北北按在了座位上,北北感激的瞧了我一眼。可紧接着,更加尴尬的事情就来了。由于高低落差的缘故,我的裆部正好冲着北北的脖颈处,后面人一推一挤,我就不由自主的往前挺一下,就好像挺着肉棒,硬要往人脸上贴一样。

我想要转身,但两边都是姑娘,我裤裆里的家伙硬邦邦的,顶在人家身上,非得被当成流氓不可。无奈之下,我只得给了北北一个歉意的眼神。北北似乎也明白我的苦衷,轻咬着下唇,脸颊绯红,将头低下去,不来看我。

这尴尬且暧昧的氛围又持续了一站,这次我随着人群往外走,暂时离开了北北。但紧接着,新上车的乘客又把我挤到了一旁。我的身子紧贴在了一处柔软的娇躯上,裤裆里的肉棒,直挺挺的顶着肉弹弹的部位上,很明显是前面女士的臀部。

我使劲的把屁股往回缩,可惜实在太挤了,反而被后面的老兄报复性的往前挤了一下,肉棒贴着翘臀,更加瓷实了。

我心说这下完蛋了,非得被人当成变态不可。

正当我感觉前面这位女士有些熟悉时,她缓缓的转过头来,瞪了我一眼。竟然是蓉阿姨。我稍稍松了口气,但紧接着心又提了起来。

我露出一个尴尬且满含歉意的微笑,蓉阿姨盯着我瞧了一会儿,可能也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将身子朝前挪了挪。我也识趣的将屁股往后缩,但后面的大哥感觉很不满,用力顶了一下,我挺着肉棒,再次撞在了蓉阿姨的屁股上。

这下蓉阿姨火了,用脚后跟对着我的脚面狠狠地踩了下去。我都疼得险些叫出声来。但是不得不说,蓉阿姨的屁股真的又紧又弹,可能是经常运动的缘故,跟妈妈的松软肥硕比起来,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了,顶在上面十分的舒服。

后面的大哥一直往我身上顶,我身不由己的贴在蓉阿姨身上,隔着衣服,肉棒在翘臀上不住地摩擦挺顶。蓉阿姨也不吭声,侧脸瞪着我,牙关紧咬,使劲的用脚踩我。

我忽然想到了以往看过的狼车动漫,脑子里不由得生出一丝遐想,要是扒开蓉阿姨的裤子,从后面将肉棒塞进她的身子里,该是何等的刺激呢?但脚上的疼痛又将我拉回到了现实之中,在天堂与地狱间,不停的徘徊。

蓉阿姨那我也没什么办法。我意外的发现,蓉阿姨原本气的煞白的脸颊,竟然莫名其妙的泛起一丝潮红。恍惚间,有了几分少女的娇羞,踩着我的脚跟,似乎也渐渐的变得无力了起来。

她不好意思了?这倒有些意外,我还真没见过蓉阿姨这副模样的。这一发现让我心里更加刺激了,连肉棒更加坚硬了,即便身后的大哥已经停止了拥挤,我还是忍不住的顶着蓉阿姨的屁股,来回挺动。

过了一阵,可能蓉阿姨实在忍无可忍了,冷冷的对我低声说了句:“你等着。”

我以为她是打算秋后算账,没想到她竟趴在前面那人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然后身子用力往前挤,同时将那人往后拽,两人艰难的换了个位置。

虽然离开了蓉阿姨屁股,心里有些不舍,但当我看清楚眼前之人时,心里又惊又喜。竟然是妈妈。

妈妈回头瞧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很显然,她并不知道我和蓉阿姨之间发生了什么误会。就在这时,身后的大哥又挤了我一下。我顺势贴在了妈妈身上,肉棒紧紧地顶在了妈妈的软绵绵的大圆臀上。

妈妈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却为出声。我这时才反应过来,原来蓉阿姨为什么要跟妈妈换位置,是想让妈妈来教训我啊。可她没想到的是,我跟妈妈的关系,可不一般。

也不知为何,我心中愈发兴奋了起来,面对北北和蓉阿姨,我不敢太过放肆,但贴在妈妈身上,我的欲火完全被激了起来,非但不避嫌,还用手挪了一下肉棒的位置,直挺挺的顶在妈妈的臀缝里。

随着列车的晃动,肉棒一挺一挺的顶着妈妈的屁股,我忍不住想起那个疯狂的夜晚,妈妈趴在床上,翘着又白又圆的大屁股,在我身下承欢的样子。

很明显,妈妈感觉到了我的猥琐举动,后脖颈都泛起了潮红。她回头瞪了我一眼,发出警告之意,我却装出一脸无辜的表情。她将身子挪了挪,却无济于事。

我想起了电车之狼里的情节。以往挤电车地铁时,看见身边美女,也会不自觉的幻想着这样那样的情节,但最多只是想想而已。没想到今天在妈妈身上竟然发生了这样的剧情。

我忍不住将手慢慢的伸了下去,放在妈妈的翘臀上,隔着衣服,在浑圆绵软的臀瓣上肆意揉捏。妈妈身子瞬间僵直,回头瞪着我,用眼神给我严厉的警告,并将手挡在屁股上,想要阻止我。

我心知妈妈拿我没办法,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愈发放肆起来,将手慢慢的向上滑动,一手扣住纤细的蜂腰,一手停在了的乳房下沿,与此同时后背紧贴着妈妈的背臀,胯下坚硬灼热的肉棒,强硬的顶着挺翘丰臀,隔着裤子,探索着臀沟。

妈妈用力攥住我的手腕,恼怒的低声呵斥道:“把手放开。”

虽然妈妈表现得很抗拒,但凭着以往的经验,妈妈的两腿间,肯定已经湿漉漉的了。不过这里毕竟是公共场合,要是太过放肆,被人发现了,那可真就不得了了。

我乖乖的将手从妈妈身上移开,但下体依旧贴着妈妈的屁股,直到下车为止。妈妈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下车后快不得出了车厢。

蓉阿姨瞥了我一眼,冷笑着说道:“等着你妈揍你吧。”

在城里玩了一天,妈妈没再理我,蓉阿姨则显得气呼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

玩累了,北北一直嚷嚷着要吃正宗的北京烤鸭,所以晚上专门去王府井用餐。

北北这小丫头看着挺清瘦的,可真是能吃,一套烤鸭几乎全让她一个人吃了。我略带戏谑的说道:“你可真是能吃。饿死鬼投胎呀。”

北北朝我撇了撇嘴:“我正长个儿呢。”

“你吃了这么多,可也没见你长肉呀。还是一样的飞机场。”我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朝她胸口望了过去。

北北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气的对妈妈告状:“妈,你看我哥,他调戏我。”

也不知是妈妈懒得管,还是怎么着,也没看我们,随口回了句:“别理他。”

北北朝我挥了挥小拳头,然后又吃了一份烤鸭。

我还想跟妈妈套两句近乎,可她却始终与我保持着一些距离。我朝陆依依那边瞧了一眼,见她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蓉阿姨则气鼓鼓的,不停的往嘴里塞着东西。

我心想,不至于还在生我的气吧?朝陆依依使了个眼色,然后指了指她的妈妈。

陆依依会意,皱了皱眉,耸了耸肩,也不敢吭声,愣了一会儿,掏出手机,给我发了条消息。

“我妈不高兴。”

“怎么了?吃了火药了?”

“可别让我妈看见了,她正窝着火呢。”

“又谁招惹她了?”

“害!昨天晚上聊天,又说起她那相亲对象的事了。”

“怎么回事?不是吹了么?”

“是吹了。我感觉我妈还是挺满意的,可人家不太乐意。”

蓉阿姨三番两次的给妈妈介绍相亲对象,我心里对她的意见很大的。她找不到对象,也跟我没关系,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

“你妈就没有不满意的时候,可人家总也瞧不上你妈。真是怪事。”

“可不是么。我妈昨天聊着聊着,又发脾气了,说男人都是有眼无珠的东西。还提醒我,让我防着你点。”

“防着我?防我干什么?”

“她说你这人不老实,花花肠子多。”

“嗯,不愧是老警察了,我这人确实不老实。”

就在我们俩相互传递信息的时候,蓉阿姨瞧出我俩的异样,冷不丁的问了句:“你们俩挤眉弄眼的,干什么呢?说的什么?让我看看。”说着,一把将陆依依的手机夺了过来,陆依依都没反应过来呢。

蓉阿姨低头翻了翻聊天记录,表情既尴尬又气愤,骂道:“你们两个吃饱了撑的,议论起大人来了?”

妈妈接过手机,看了一下,哼的一声:“你可别小看了俩孩子,在谈恋爱这方面,人家可比你懂得多多了。”

妈妈忽然怼了这么一句,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我瞧着妈妈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难不成她是在报地铁上的仇?故意拿话揶揄蓉阿姨?

蓉阿姨还没开口,妈妈将手机递了回去,继续说道:“你不是一直纳闷相亲对象总嫌弃你么?你也别在网上提问了,干脆让我儿子跟你约一次会,什么都明白了。”

话音刚落,陆依依不知道搭错了哪根弦,竟也拍手附和道:“对对对!这方面小东最懂了,跟他约一次会,就知道毛病出在哪儿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