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 6.12

我知道妈妈多半是故意说来哄我的,但心中还是升起一丝感动,与此同时身子暖烘烘的,忍不住轻轻地喊了声:“妈。” “嗯?” “我又想了。” 原本轻柔抚摸的小手,对着我的后背‘啪’的一下,只听妈妈啐了句:“想屁吃!” 我本来就是随口一说,原也没想太多,被妈妈这么满含嗔怪的斥责一声,性趣反而来了。我支吾地说:“那……那您能像以前那样,用手帮我么?” “别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啊!” 妈妈好像是在责备,但却没有怒意,反而像是情侣间的打情骂俏。我原以为没戏了,打算睡觉,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妈妈又问了句:“又生气了?” “没。” 过了片刻,身后传来一阵悉索声,妈妈竟将身子靠了过来,浑圆饱满的酥乳紧紧地贴在我的后背上,软腻腻的被压变了形。 我还没反应过来,纤滑细嫩的小手,已经顺着我的身侧曲线,滑到了双腿间,迟疑了一下,握住了软趴趴的鸡巴。 本来是一句戏言,没想到妈妈竟然当真了。我的心里又惊又喜,身子直打哆嗦,鸡巴更是瞬间充血,在柔嫩的掌心中,硬成了一根铁棒。 我哆哆嗦嗦的喊了一声:“妈……” “闭嘴!”妈妈的声音有些颤颤的,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的,明显带着几分羞怯。 为了掩饰心里的尴尬,也可能是为了让我顾不上说话,手上的动作反而加快了。掌心转动,纤细手指按着硕大的龟头,灵巧的揉了一揉,爽的我魂儿都飞了,马眼处瞬时挤出一丝晶莹透亮的液体来。 “妈……”我忍不住又喊了一声。 “别说话。”妈妈的小手握着粗硬的肉棒,又用力的捏了一下。 我背对着妈妈,瞧不见她的样子,但想来她的脸现在一定很红。我想转过身去,却被妈妈提前发现,用身子将我顶了回去。 细嫩的手指环了个圈,箍着肉棒上下套弄,虽然已经有过很多次的经验了,但毕竟很久没做了,多少有些生疏。 “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妈妈越是不让我喊她,我就越是想叫。妈妈也不阻止我了,软嫩的虎口裹着肉棒,越套越快,那舒爽的感觉简直叫人欲仙欲死。 或许是太兴奋了,这次感觉来的特别快,没多一会儿就有了射意。妈妈似乎也察觉到了,一手套弄,另外一手抽出一张纸巾,递给我,虽然没说什么,但意思很明显,是让我射出来时用纸接住,免得弄得被窝里黏黏糊糊的,到处都是。 随着妈妈的套弄,射意越来越强烈。我拼命的去忍,但越是刻意的去忍,高潮来的就越猛,就在即将发射的一瞬间,我用纸巾挡在龟头前,浓白精液喷涌而出,打在了纸巾里。 激情过后,妈妈默不作声的将手抽了回去,转了个身,背对着我。我想要说点什么,妈妈却像是提前知晓了似的,小声说了句:“睡吧。” 我知道这会儿妈妈有些难为情,不想跟我说话,我也就不触这个霉头。我和妈妈背对着背躺在一个被窝里,能明显的感受到对方的体温。恍惚间,我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躺在我身边的,真的是我的妈妈吗? 第二天,妈妈一早便收拾行李,打算回家。我想要挽留,可知道留也留不住,便免开这个尊口了。我将妈妈送去机场,憋了一路,临登机前,终于忍不住问妈妈:“我什么时候能回家呀?” 我所说的回家,并不单单指的是回家,我想妈妈应该懂我的意思。她斜眼瞧着我,沉默片刻,说:“等我给你打电话吧。” 我想我明白了妈妈的意思,这个回答的真的很让人开心,这种事情毕竟没法明说,彼此心照不宣就行了。临行前,妈妈还不忘叮嘱我,让我退掉出租房,将全部精力放在学习上。昨天我还有些沮丧,今天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毕竟和妈妈的关系有了实质性的进步,别说让我关了放弃赚钱,安心学习,就是让我重新再来一次高考,我也毫不犹豫。 妈妈走后,我马上就将出租房退掉,电脑手机挂在了闲鱼上,然后就开始日盼夜盼着妈妈打来电话,召唤我回家。另一方面,学习上也比以前用心了不少。虽然我对上学确实没什么兴趣,但妈妈希望我能顺利的大学毕业,那么我就要充分利用这段时间,尽量多学一些知识。 从那天之后,妈妈再没有联系过我。我强忍着思念之情,没有给她打电话,也没发信息,我心里清楚,必须要给妈妈留出冷静的时间,让她自己考虑清楚才行。 左等右等,一直过了一个多月,就在我马上就要坚持不住,想要给打电话询问时,妈妈的电话终于来了。 当时是中午,正躺在宿舍里看书,看到妈妈的手机号码的那一瞬间,心脏急速跳跃,激动的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飞快的跑了出去。但当我按下接听键的一瞬间,又故作起了镇定,问道:“喂?妈,有事吗?” “没什么事,很近也没见你,问问你学习的情况。” 妈妈的语气也很平淡,我一时间也拿不准她到底是不是真的是在问我学习上的事了。我将那天之后的情况跟她详细的说了一遍,房子退了,电脑手机卖了,然后还特别的强调,最近学习特别认真,逃课旷课的情况,绝对没有再发生过。 妈妈听完了我的汇报,很满意,叮嘱几句之后,打断挂电话。这下子换我着急了,连忙说:“妈,妈,您先别挂!” “还有事吗?” “啊……我很久没回家了,我……我想回家一趟。” 妈妈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想回就回呗。” 我原以为她回故意刁难我,没想到这么简单就答应了,我还有点难以置信,又问了句:“真的同意了?那我真回去了啊?” “会吧。” 得到了妈妈的允许,心里好一阵开心,回到宿舍后,竟摇头晃脑的跳起舞来。几个舍友都是一脸纳闷,问我什么事儿,乐成神经病样。我兴奋地回了句,我要回家了。还是不解,回家有什么好高兴的? 他们当然没法理解我为什么回趟家就高兴成这个样子。但这份兴奋也没法明说,只能告诉他们,回家就能见到女友,就能开房了。把几个光棍羡慕嫉妒的,硬是让我请了一顿晚饭。可他们哪里知道,回去跟我开房的不是我的女友,而是我的老妈。 晚上订了机票,第二天一早便迫不及待的往家里赶。一路上我想象着,回到家里之后,进门见到妈妈,就将她扑倒,嘿嘿嘿。 可事与愿违,虽然是星期六,妈妈休假在家,可北北恰好也在家里,这可把我急得啊。妈妈倒是像往常一样,也没表现出多少热情。虽然可以等到晚上北北睡觉之后,悄悄溜进妈妈的房间,可我真的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要。 我一直在暗示妈妈,想要让她跟我一起出去,也不知道妈妈有没有看明白,反正一直没有给我回应。最后憋的实在没有办法了,我趁妈妈不注意,悄悄溜进了北北的房间里。 北北正在埋头做题,没注意到我的存在。我走到她的身后,伸手在她背上轻轻的拍了一下,吓了她一跳。 “你干嘛呀?”北北埋怨道。 我笑着说:“没事,我就进来看看你。好久不见了。” “是呀是呀,好久不见了。看完了,可以出去了吧?”北北不耐烦地想要将我赶出去。 “你这一天天的埋头做题,不累啊?” 北北白了我一眼:“明知故问。” “不出去放松放松吗?” “没时间。”北北将头转了回去,继续做题。 “听说最近有部喜剧爱情电影正在上映,不去看看吗?” “没空。不去。” “去嘛去嘛,我请客。” 北北回头瞪着我,眼神里带着警惕:“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什么叫打鬼主意,我这不是关心你的心理健康嘛。我是过来人,一天天的趴那儿做题,是会憋坏的。走吧,我请客。” 北北犹豫了一下,问:“你请客?” “我请客。” “就我们俩?老妈去吗?” “不,你自己去。” “啊?”北北一脸纳闷:“我自己去?” 我刚准备瞎编一套鬼话糊弄她,房门被猛地推开,妈妈气急败快的朝我喊道:“凌小东,给我出来!别在这儿打扰北北学习。” 我见妈妈脸上带着愠怒之色,脖子一缩,乖乖的跟着走了出去。妈妈将门关上,低声质问:“你干什么?” “我……我请北北去看电影。” “别胡闹!北北高考呢,学习紧张。你少去招惹她。” 我挠了挠头,皱着眉说:“她在家……碍事。” 妈妈斜眼瞪着我:“你要再这样,马上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怕真把妈妈给惹恼了,也不敢出幺蛾子了。可我现在是真的憋的难受,一刻也不想等了。尤其妈妈的打扮,也不知是不是有意的,周末在家休息,竟然还穿着灰色的西服套裙,腿上一双黑色的超薄连裤袜,瞅那么一眼,压抑了许久的性欲,瞬间就被挑了起来。 妈妈虽然表面冷漠,嘴上不饶人,但对我回家,心里还是很开心的,昨晚就买好了食材,下午三点,就开始在厨房里忙活起来了。 我想去帮忙,被妈妈赶了出来,坐在客厅沙发上,漫无目的的玩着游戏,脑子里却在想着,妈妈打电话给我,到底是不是那个意思?会不会是我自作多情,理解错了? 很快的,又开始幻想起了晚上偷偷溜进妈妈的卧室里,将妈妈压在身下,翻云覆雨的场面,越想身子越热,到了最后,游戏也没心思玩了,扔下手柄,走到了厨房门口。 妈妈背对着房门,并没有发现我的到来。望着妈妈那挺翘的圆臀,以及筒裙下修长匀称的丝袜美腿,心里的欲火越烧越旺,肉棒直接翘了起来,硬邦邦的,将裤裆顶出一个小帐篷来。 妈妈轻哼着小曲儿,看起来心情不错。我扶着门框,犹豫了片刻,走进厨房,顺手将房门关上,然后像只猫似的,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她的身后。妈妈依旧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我握着菜刀,‘砰砰砰砰’的切着菜。 我深吸一口气,壮着胆子将手伸了过去,放在了光滑细腻的丝袜大腿上。妈妈吓了一跳,倏地转过身来,手里的菜刀差点朝我劈了过来。 我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本能的朝旁边闪躲,手也跟着缩了回来。妈妈发现是我,眉头一皱,斥道:“你干什么呀?吓我一跳。” “我……进来看看有没什么能帮您忙的。”我支支吾吾的胡扯道。 妈妈显然没有相信,推了我一把:“出去出去。捣什么乱啊!”说罢,转身继续切菜。 我被妈妈一顿数落,反而更加兴奋了。整个人靠了过去,紧紧地贴在了妈妈身上,双手放在纤细的蜂腰上,顺着柔美的身体曲线一路向下滑去,直到窄裙下的美腿处才停了下来。 “你干什么呀?”妈妈手肘用力向后顶,露出一副十分不耐烦的样子。 “妈,我忍不住了。”我趴在妈妈的耳后,嗅着那独属于妈妈身上的体香味。 “凌小东,你别胡闹,北北在家呢!”妈妈压低了声音,严厉警告。 我现在欲火焚身、精虫上脑,哪还管得了那么多啊,紧贴着妈妈的身子,来回磨蹭,坚硬的肉棒,隔着衣裤顶在妈妈的屁股上,与此同时双手在妈妈那浓纤合度的丝袜美腿上,来回抚摸着。 妈妈用力挣扎,想要挣脱我的束缚。虽然害怕动静太大被北北发现,没有出声训斥,可表情上可以看出,妈妈还是有些生气的。 我伸手解开了妈妈西服扣子,双手罩在丰满的酥乳上,用力揉捏,下体紧压着妈妈的翘臀,一拱一拱的。妈妈被我搞得满脸通红,一手按着案板,一手举着菜刀,低声斥道:“凌小东,放手!” “我不!”我现在是色令智昏,一点也不知道害怕了,满脑子想的都是赶快和妈妈结为一体。 “你再这样,我生气了啊!” “您别乱动,等会儿把北北招来,就麻烦了。”我知道妈妈害怕什么,故意这么说。两只大手也不老实,不由分说的解开衬衣的扣子,顺着敞开的衣领伸了进去,满手的肥滑软腻,妈妈竟然没有戴乳罩。 我不知道妈妈是故意的,还是在家图方便,反正我心里是一阵狂喜,将那一对绵软巨硕的肥乳几乎被揉出奶来。 妈妈忌惮北北,真的不作剧烈挣扎了,任凭我肆意妄为。我双手揉着奶子,心里却产生了一个异样的想法,总觉着妈妈先前的挣扎反抗才是装出来了的。 “你要是再这样,以后就别回来了。”妈妈脸颊通红,低声恼道。 “妈,我实在憋不住了。” 说着,我将右腿挤在了丝袜美腿间,将她紧紧并拢的双腿用力分开,下身还不住的往前拱。妈妈扔掉菜刀,双手按着案板,强撑着身子,不至于将上半身倾在厨台上。 妈妈当然知道我想干什么,玉容生晕,轻咬着下唇,一脸羞怯的小声说道:“晚上再说。” 我心中大喜,妈妈这算是主动向我发出要约,虽然言语模糊,但意思很明白。我心里的欲火反而更加旺盛了,贴在妈妈身上,吐着热气:“妈,先来一次吧,我实在忍不住了。” 妈妈拱了一下后背,急道:“你能别闹了不?” “不行~!谁让您那么长时间不给我打电话的。”我有些怨气,撒娇似的说道。 妈妈见硬的不行,便缓和了语气,哄劝道:“你先出去,有什么事儿,等晚上再说。乖~!不然我真生气了。” 我的脸紧贴在妈妈雪白的脖颈后,一阵阵浓浓的腻人体香钻入鼻宫之中,甚是撩人,刺激的裤裆里的肉棒愈发坚硬。双手松开妈妈的乳房,一路向下,撩起裙摆,钻入裙底之中,然后抓住黑丝裤袜边缘,连同内裤,不由分说的往下一拽,拉到了屁股下面。 妈妈知道我要干什么,急忙向后伸手阻止,按着我的腹部用力往外推。我不管不顾的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滑落在腿弯处,挺起坚实的肉棒,向前一拱。妈妈本能的想要夹紧大腿,却被我用膝盖用力顶开,扶着鸡巴,没头没脑的往里塞。 妈妈虽然在咬牙抗拒着,但我能很明显的感觉出来,她的身子有些软了,要不是被我身子顶着,说不定早就跌坐在地上了。我又将裤袜内裤往下扯了扯,肥嘟嘟的雪白阴阜完全暴露出来,水浸浸的像是涂了一层油脂。 妈妈还想挣扎,却有些无力,反倒显得像是在欲拒还迎。我伸手将翘起的肉棒向下压,龟头对准馒头穴上的肉缝,用力向前一挺,挤开两片肥美肉瓣,用力顶了进去。 紧窄炙热的美穴里,早已是泥泞不堪,肉棒挺进,瞬间便将其塞的胀满,激得腔道嫩肉一阵收缩蠕动,粘滑稠腻的蜜液瞬间涌了出来,给肉棒包了一层浆。 先前还有些抗拒的妈妈,被肉棒插入之后,反倒没了动静,双手按着厨台,艰难的支撑着身子,整个人在微微颤抖着;小脸胀的通红,憋了一口气,许久才吐了出来。 我双手紧紧的箍着妈妈的屁股,用力向上猛顶,贯穿紧窄的肉穴,狠狠地撞在了穴底深处的娇嫩花心上。 “嗯~!” 妈妈呻吟一声,连忙将手背挡在嘴前,身子却有些绵软,不自觉地向下滑落。我连忙用腿抵住妈妈的大腿,将她整个人撑了起来。缓了片刻,我深吸一口气,开始挺动肏弄起来。 姿势虽然不便发力,好在穴内汤水充沛,抽插倒是顺畅,只觉妈妈的阴道内软物绵延,重重叠叠的宝裹着肉棒,那滋味真是说不出的舒爽快慰。 自从上次分别之后,已经憋了一个来月了,我也顾不上什么技巧,只一味的挺着肉棒用力抽插。妈妈轻咬着手背,强忍着不发出声音来,但随着身子的前后晃动,还是时不时的会漏出一两声闷哼来,再加上肉体相撞发出的清脆‘啪啪’声,这种公共环境下偷奸的感觉,真是刺激的难以描述。 我双手用力抓住紧致的臀肉,来回搓弄,嘴巴贴在妈妈耳后,喘着粗气,轻声问道:“妈,您这身打扮,是不是专门穿给我看的?” 妈妈没有吭声。我连捅数下,不依不饶的继续追问:“到底是不是啊?” 妈妈是在被我搞得烦了,低斥一声:“把嘴闭上!嗯啊~!” 我不在说话,挺动着肉棒,连连深入,龟头直挑穴底花心,妈妈也不再言语,低着头,一声不吭的承受着我的撞击。 过不多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开门关门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用说也知道这是谁搞出来的,那声音很近,我和妈妈惊的都是一怔,楞在原地一动不敢动了。 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妈妈的神经绷得很紧,原本就窄窄的肉穴,使劲的收缩着,将肉棒裹的死死的。我深吸一口气,紧咬着牙关,强忍着这股刺激感。过不多时,就听北北在外面问道:“妈,我哥去哪儿了?” 听声音,她就站在厨房门外,紧接着便是门柄转动的声音,幸亏我进来时留了个心眼,将门反锁上了,要不真就糟糕了。妈妈却不知情,吓得脸都白了,语无伦次的说道:“谁知道……不知道去哪儿了,你哥去哪儿了?” 穴肉箍着肉棒,不住地收缩,已经感觉到了疼痛。我不住地倒抽凉气,强忍着快意。就在我享受着偷情般的刺激快感时,忽然反应过来,连忙掏出手机,将其关掉,以免北北打来电话。 “锁什么门呀?您干什么呢?”北北疑惑的问道。 “没……没干什么,我……我在做饭。你别瞎晃悠了,赶紧回屋学习去。等会儿你哥回来了,我让他去找你。”妈妈故作严厉,实则怕的要命。毕竟北北可是她的死穴,要是让北北发现了我和妈妈的关系,妈妈真可能会手撕了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