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 6.13

好在北北被妈妈一通呵斥之后,乖乖的回屋去了。妈妈长舒了一口气,身子渐渐地放松下来了,小穴却已经紧裹着肉棒,痉挛似的蠕动着。 虽然很紧张,但这随时被发现的感觉,真的是既新奇又刺激,我忍不住再次挺动起了肉棒,在小穴里飞快的抽插起来。 “嗯……嗯……你快点……”妈妈气喘吁吁的说道。 “快点?”我会错了意,开始加大速度和力道,撞击着肥硕的翘臀,‘啪啪’直响。 妈妈脸上一阵潮红,连忙纠正:“不是让你快点……嗯……是让你……啊……快点……快点弄完……嗯……” “那不还是一样吗?想快点弄完,不得肏的快点啊。” 妈妈恼羞成怒:“你给我闭嘴!让你……嗯……快点就快点……啊……” “太紧了。” 我小声嘀咕了句,本意是抽插困难,不好过快,不过妈妈好像是误会了,生气的伸手在我大腿上用力连拍了几下,而阴道内的柔软肉壁,从四面八放包裹过来,不停的吸吮着肉棒,酥酥麻麻的感觉,舒服的叫人头皮发麻。 我深吸一口气,继续抽插起来,肉棒与腔内粘膜摩擦产生的舒适感,稍微一动便停不下来。 “嗯……轻点……嗯……” 妈妈又拍了我一下,言语中有些怨气。 我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和节奏,一下一下的肏弄着妈妈,龟头连续撞击娇嫩如脂的花心。妈妈紧闭双眼,皱着眉头,一双美腿摆成了内八字,不住地颤抖着。 后入的姿势,刺激感随便比较强烈,但没法直观的看到妈妈的感受,有些遗憾。抽插了片刻之后,暂时停下,抽出肉棒,将妈妈的身子转了过来,抱上厨台。妈妈倒是蛮配合的,估计是想快点结束,免得弄出动静来。只不过丝袜和内裤还套在腿上,没法完全分开,只能并拢在一起,被我抱在怀里,不过蜜穴反倒更加紧致了。 我将肉棒重新挤了小穴里,探头想要去亲妈妈,她却赌气似的将脸扭到了一旁,不给我亲。我伸长了脖子追逐了半天,妈妈左闪右躲,让我无法得逞。我干脆抱起妈妈的双腿,下体在她火热的阴道内飞快的肏干起来。 妈妈的身子向后倾倒,双手支撑在案板上,性感的黑丝小脚被迫搭在我的肩膀上,足趾向内蜷缩,伴随着肉棒抽插,悬在半空一晃一晃的。 案板撞击厨台,发出沉闷的声响。妈妈急促的呻吟喘息着:“慢点……啊……慢点……” 我将上半身向前压,下体保持着高速进出,粗大的棒身从蜜洞内不断带出晶莹的蜜汁。妈妈始终眉头紧皱,咬着下唇,不肯轻易发出声音来,估计是环境的缘故吧,让妈妈没法完全放开心扉。 无奈妈妈身子丰腴滋润,小穴里的蜜液流个不止,将她的真实感受完全出卖。我将脸紧贴在妈妈的丝袜美腿上,双手伸向那肥软柔润的丰乳,一边揉一边肏,心想着,妈妈的身子是我的了,妈妈的心现在也是我的了,要是真能娶妈妈当老婆,让我干啥都行。 不过我也知道这是奢望,不单单是婚姻法不允许,就妈妈这关就过不去。 恍惚之间,我越插越快,硕大的龟头一下一下的直往子宫花心上撞,直肏的妈妈花枝乱颤,娇吟不止。不过我也到了强弩之末,快速挺弄一阵之后,身子一挺,将肉棒送入穴底,‘噗噗’的射出精来。 厨房里渐渐恢复了平静,我和妈妈相互对视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回射的有点快,妈妈还没来得及高潮,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放手。” 我将妈妈的一双美腿从肩膀上放了下来,然后慢慢地抽出肉棒。妈妈缓了一会儿,双脚着地,整理了一下衣裙,斜了我一眼,推开我朝外走。 可能是时间有点长,血液不通,妈妈走起路来显得很不自然,有些跛脚。我无意中向下瞄了一眼,乳白色的精液正顺着妈妈的大腿内侧缓缓地向下滑落,在黑色的连裤丝袜上,显得格外的扎眼。 我想提醒妈妈一下,可还没来得及张口,妈妈已经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我想她应该是急着去吃避孕药和清洗下体吧。 北北还在房间里复习,没有察觉到异样,我趁着机会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妈妈什么也没说,换了一身衣服,清洗完毕后,继续回厨房做饭,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 吃过晚饭,北北回屋继续复习,我那颗不安分的心,再次躁动了起来。我趁着妈妈不注意,从身后将她一把抱住,来了个王老虎抢亲,硬是拖进了卧室里。妈妈明知我要干什么,可又不敢闹出动静来,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之后,随着房门的关闭,没了声音。 今晚,又是一个不眠夜。 …… 从这之后,我和妈妈像是达成了某种默契,平时我不能随意回家,只有接到妈妈的电话,我才能回去。有时半个月,有时一个月,到了家里,自然免不了一番云雨。 妈妈似乎也越来越放得开了,我们妈妈的关系也越来越微妙了。虽然我们谁也没有明说,表面上还是母子相待,但私底下却刚像是一对情侣,一对分居两地的情侣。 我总是在不经意间试探妈妈的内心,想知道她对我的真实态度。妈妈却保护的很好,始终让人捉摸不透。 当然了,为了让妈妈开心,我在学业上也尽到了最大的努力。我觉着妈妈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如果我将来想要有更大的作为,就不应该着眼于眼前这点利益。在我眼里,一个月能赚一万块钱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了,但对于妈妈来说,跟大学读书的机会相比,简直微不足道。 就这么一直到了暑假,北北参加完了高考之后,跟同学一起出去旅游。本来陆依依也提议我们两个一起出去玩的,我却一刻也舍不得离开妈妈,难得的长假,只想赖在她的身边。 北北不在家,我直接搬进了妈妈的卧室里。妈妈早已适应了这样的生活,面对我没日没夜的索要,起初还比较宽容,渐渐地,就有些意见了。 这日清晨,我从睡梦中醒来,见妈妈正躺在一旁往手机,问了句:“几点了?” “九点半。” 我瞧了妈妈一眼,疑惑的问道:“这么晚了?怎么没去上班啊?” “今天休息。” “不过年不过节的,也不是周末,干嘛放假?” “我不能请假休息一天啊。” “嗯……能。” 我已经逐渐适应了窗外的刺目白光,重新趴回到了枕头上,想要睡个回笼觉。昨晚跟妈妈折腾了半宿,累得够呛,房间内弥留的淫靡气味,让我又有些蠢蠢欲动。 我悄悄地将手伸了过去,放在妈妈的大腿上,妈妈瞧也不瞧我一眼,抓起来一把甩到了一旁。我又恬不知耻的将手伸了过去,这回妈妈生气了,对着我的后脖颈子就是一巴掌,警告了句:“别犯贱啊。” 我很享受这种情侣间的小动作,尤其是和妈妈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就更加叫人兴趣盎然了。我猛地掀开被子,妈妈以为我要搞突然袭击,摆好了防御的架势,我却翻身下床,去厕所方便。等再回来时,我甩掉脚上拖鞋,飞身朝妈妈扑了过去,妈妈猝不及防,纠缠在了一起。 我搂着妈妈的小蛮腰,一个劲儿的往她胸脯里钻,妈妈揪住我的耳朵,用力往一旁扯。闹了一阵,妈妈严厉警告道:“坐起来,我生气了啊!” 我是能分得出妈妈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的,起码在闺房之内光着身子的情况下,这种警告多半没什么威慑力。我搂着妈妈的腰,依旧不停的往肥腻腻的乳缝里拱,但很快就吃了瘪,妈妈对着我的脑袋连续拍打了好几下,我这才吃痛的坐起身来。 妈妈瞪着我,厉声说:“做好了,我有话跟你说。” 我坐直了身子,揉着后脑勺,一脸委屈的看着妈妈。 妈妈放下手机,眼睛却望向了一旁。片刻后,沉声说道:“你不能再这样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忙问:“哪样啊?” 妈妈回头瞪着我:“你这样一天到晚没完没了,不知道节制,对身子是很不好的,你知不知道?” 原以为妈妈要说的是我们俩的关系,听她这么一说,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忙说:“我年轻火力壮,没问题的。” “就是因为年轻才不知道节制的,等你老了就知道后悔了。” “那怎么办?”我眼珠子一转:“要不……买只王八炖一下?” 妈妈不由得气道:“我看把你炖了算了。” “您才舍不得呢。” 妈妈一脸严肃:“你少跟我这儿嬉皮笑脸的,跟你说正经的呢。我仔细考虑过了,从今天开始,你不许再在我的屋里睡了。” “啊?”我有些不情愿。 “还有,以后一星期……”妈妈有些吞吞吐吐:“一星期只能有一次。” “啊?”这会是我真的不乐意了:“一次太少了吧?” “已经够宽容的了,再啰嗦,一次都没有。” “不是……您这有点太苛刻了吧。我这好不容易放假回家,您这一星期一次,一个月才四次,两个月才八次。这也……这也太少了吧。” 妈妈睨着我:“这事儿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行了,赶紧起床吧。别在被窝里赖着了。” 我一头栽了回去,耍赖道:“以后都不让我在您屋里睡了,那我得一次性睡个够。” 妈妈二话没说,攥住我的耳朵,一把扯了起来。我刚想说些什么,手机忽然响了,伸手抓来一瞧,是陆依依打来的。 我下意识的瞧了妈妈一眼,妈妈却说:“你看我干什么呀?你女朋友打电话找你呢。” 我撇了下嘴,按下了接听键,并打开了免提。 “你睡醒了没?”陆依依说话有气无力的,显得有些疲惫。 “睡醒了。你怎么了?熬了个通宵?” “没……你现在能出来吗?我有点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有什么事儿电话里不能说呀?” “还是当面说吧。” 陆依依有些反常,我本能的感觉到,这里面有事。我又瞧了妈妈一眼,说:“行吧,那我去你家找你吧。” “去紫潭公园吧。” 挂断电话之后,我从床上跳了下去,一边穿衣服一边说:“我去跟陆依依见一面,中午回来吃饭。您有什么想吃的没?” “依依的状态不太好,估计是遇见什么难事了。你陪陪她,你们俩中午就在外面吃吧。别回来了。” 妈妈对陆依依一向很好,尤其是我们俩的关系复杂之后,可能是对依依这个正牌女友有份亏欠之情吧?不过谁知道呢。 “嗯……我先去看看吧,没什么事我就回来了。”我穿好衣服之后,去卫生间洗漱一番,然后回妈妈的卧室里拿了手机,准备往外走,就在这时,妈妈的手机铃声响了。 我下意识的望了过去,只见妈妈低头瞧了一眼来电号码,然后抬头朝我望来,神色竟然显得有些慌张。 “谁的电话啊?” “关你什么事。赶紧走吧。” 我虽然觉着妈妈的反应有些古怪,但也没多想,急匆匆的出了家门。当我来到公园时,陆依依已经在凉亭下等着了。周围还有几个老头老太太在聊天,只有她静静地坐在那里,低着头,神情有些忧郁,和周围热闹的环境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妈妈说得对,她应该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我悄悄的走到她的背后,在她肩膀上用力拍了一下,大喊一声:“嗨~!” 陆依依吓得一个激灵,猛地回头,瞧见是我,长舒了一口,有气无力的说:“你来了。” 我在她身旁坐了下来,问道:“你怎么了?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蔫儿了吧唧的。” 陆依依低着头,不吭声。 我盯着她的小脸仔细观瞧片刻,试探着问道:“是……你家里出什么事了?” 陆依依将头朝一旁瞥了一下,还是没有吭声。 “跟你妈有关?” “没有。” “那是什么事啊?” 她又不说话了。 我急得抓耳挠腮:“姑奶奶,你有什么事,你说话呀!你闷在心里让我猜,我想关心你都没地方下嘴啊。” 陆依依小声说了句:“我怀孕了。” “啊?”我愣了一下:“什么?” 旁边一个拄着拐杖的大爷说:“她说她怀孕了。” 我扭头朝大爷望去,大爷用拐杖戳了戳地,瞪着我:“你瞅我干什么呀?看你对象呀!” 我转而望向陆依依,问道:“怀孕了?” 陆依依点了点头。 “不是……”我有些茫然:“好端端的,怎么就怀孕了呢?” 大爷又发话了:“我说你这小伙子,你对象怎么怀的孕,你不知道啊?” “我当然知道……不是大爷,您能别添乱吗?” 大爷嘲笑似的看着我:“我捣什么乱呀?那不是你霍霍的吗?” 我哑口无言,苦笑着对陆依依说:“走走走,咱们换个地方说去。” 我们来到个安静的角落,我柔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真怀孕了啊?” 陆依依点了点头。 起初我还有些震惊,现在放到冷静下来了,心平气和的问道:“多长时间了?” “两个月。” 跟我想的一样。平时除了回来跟妈妈做爱之外,自然也不能冷落了正派女友,偶尔也要交一下公粮。前两个月那次,怎么也射不出来,最后就摘掉了套子,内射了进去。当时陆依依还骂了我一顿,我还说没事。没想到…… “跟你妈说了吗?” “没……” “那……你怎么想的?” 陆依依低着头,扁着嘴:“我也不知道,” 虽然我有些惊讶,一时难以接受,但隐隐的又有些开心。毕竟妈妈那次打胎,虽然事后大家谁也没再提起,但一直压在心里,并未忘记。 我想让依依把孩子生下来,但又不知她是怎么想的,毕竟生孩子的是依依,而且还在上学,在学校里挺着个大肚子,难免招人闲话。 陆依依见我不在说话,斜眼打量着我,轻声问道:“你想要这个孩子?” 我心里一怔,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心中泛起一丝感动,这个世界上除了妈妈之外,最懂我的就是眼前这个小丫头了。 我不置可否,反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 话虽然这么说,但我隐隐的感觉到,她也想要这个孩子。但我们俩毕竟还是在校的学生,既没有收入,未来也不确定,说白了也还是个孩子,倘若真的生了下来,我们有能力抚养他吗? “要不……先把这事告诉你妈?” 陆依依不置可否。 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将手伸了过去,放在她的肚子上,轻轻地抚摸了一下。陆依依本能的用力一拍,啐道:“你能正经点不?” 我一脸委屈的说:“我想跟我闺女打声招呼,怎么就不正经了?” “你怎么确定我怀的是女孩儿?” “我喜欢女孩儿。” “那我怀的要是男孩儿呢?” 我笑着说:“那也没关系啊,最多就是淘气点。” 陆依依眉头一皱,嫌弃的说:“跟你一样淘气就麻烦了。” 言谈之间,那种尴尬凝重的气氛渐渐地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对未来生活的一点点美好憧憬。 不管怎么说,这事儿关系重大,一时间也拿不了主意,眼看快到中午了,就先找了家饭店用餐。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交往了这么多年,早就有点麻木了,突然间有了个孩子,给我们的关系带来了一丝新意。 陆依依突然问了句:“要不,我们结婚吧?” 我一愣,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倒不是说没有想过结婚的事儿,只是觉着有些为时尚早。而且……我和妈妈的关系,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有些不清不楚。 “你不愿意?”陆依依问道。 “不是我愿不愿意的问题,是你妈同意吗?她对我还是有点意见的啊。” “我妈……虽然嘴上埋汰你,但也就是说说,没太往心里去。不过我也也就是这么一说,也要不愿意,也不强求。”陆依依虽然语气平淡,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实际上却给人一种十分渴望的感觉。 “那……你打算把孩子生下来了?” 可能是我的态度有些暧昧,她有些不高兴了,赌气的说了句:“我不知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