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云如风(第二部) (10) 作者:wd01983125‘都市’

.

【江云如风(第二部)】

作者:wd019831252020-9-5发表于S8

第十个章:女王的诞生

小钟悠悠然然吃完晚饭,正骑着车子往家走,就接到了袁乔幽的短信:“你在哪?”

小钟很惊讶:“你到了?”

“我出发了。”袁乔幽迅速回复,“但是没有你家地址……”

小钟拍拍脑袋,只记得她之前来过,却忘了她醉眼朦胧来、落荒而逃走,估计连小区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忙把地址发过去,加紧速度快蹬几步。

到了家门口,就看到袁乔幽一身淡黄色的半袖齐膝连衣裙,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修长的美腿上穿着肉色的丝袜,脚下一双平底运动鞋,俏生生的站在那如午夜幽兰。

上电梯,开家门,小钟笑嘻嘻的招呼:“进来吧。”

袁乔幽红着脸进去,惊叫一声又红着脸冲出来。

小钟被她撞个满怀,没站稳险些跌倒在地:“怎么了这是?”

袁乔幽双目紧闭浑身颤抖指指里面,小钟一头雾水揉揉胸口探头进去看屋里灯火辉煌,一怔:“你怎么回来了?”

浑身赤条条甩着鸡巴,左手皮鞭右手照相机正蹦脚的修蒙看是他,才长出一口大气:“吓我一跳!原来是你小子。”顿了顿,“是你把皇军带到这来的?”

小钟挥挥手:“别闹……你怎么回来了?”

修蒙不答反问:“外面那位是?”

小钟咳嗽一声:“我朋友。”

“那就进来吧。”修蒙扭头看看客厅里,有些犹豫,“要不然我收拾一下?”

小钟再探头,才看见客厅里架着个约束架,一个女子头和双手锁在架子里,看身材奶子小屁股小定然不是刘爽,只当是哪来的野模。

“我们进去就好。”回头扯扯袁乔幽:“进来吧,没事。”

袁乔幽吓坏了,闭着眼直哆嗦。小钟牵起她手轻轻安抚:“咱们到屋里去吧……”感觉这场面可能有点太刺激了,不太适合端庄严肃袁老师,提议,“要不去酒店?”

在小钟的安抚下,袁乔幽倒是有些镇定下来,颤颤巍巍的说:“没事,没事。咱们……”不想去酒店刷身份证,便鼓足勇气,“咱们进去吧。”深吸几口气躲在小钟身后走进去,看看修蒙左手皮鞭右手摄像机,浑身上下赤条条的,鸡巴如同甩棍摇来摆去,顿时臊的满脸通红,转头看那女子绑在架子里,前面露出头和双手,带着眼罩塞着口球跪在地上,纤细的身子一丝不挂,两个小奶子晃晃悠悠,一双大长腿倒是令人羡慕,屁股后面还塞着一个尾巴摇摇晃晃。

“他们在干什么啊……”袁乔幽探出头打量那女子几眼,低声问。

修蒙冲俩人眨眨眼睛,柔声说:“我们在做游戏,可能比较刺激。你们要是想看呢,就请作壁上观,权当助兴。这位,呃,怎么称呼?”

“叫幽姐就行。”小钟倒是无所谓,看了快两年调教刘爽,对这个没什么兴致,只是出于尊重,便问袁乔幽:“要不然坐一会儿,喝点啤酒休息休息?”

袁乔幽看那女子架在架子上不安的扭动,心底有些怯怯的,担忧的说:“她、她没事吧?”

“当然没事。”修蒙笑道,“我这是跟前辈大神专门学了三年的手法,就跟小钟的按摩技术一样,不敢说多好,但绝对不会坏。”鞭梢轻佻的拍拍女子脸,“母狗,让两位观摩一下行不行?”

女子还有些不好意思,但修蒙一鞭子下来,委委屈屈的点头。

“乖……”修蒙顺手把摄像机递给小钟,“录得稳当点。”

“擦!”小钟骂了一句,“你日着我看着,还得给你当摄像师。”

修蒙笑嘻嘻的说:“那一会儿你先日成不成?”

坐在沙发上正手足无措的袁乔幽吓了一跳:“啊?”

修蒙咳嗽一声看了小钟一眼:“没事,你们先日,我给你们摄影留念。”

袁乔幽险些窜起来:“啊?!”

小钟瞪了修蒙一眼,好容易安抚住袁乔幽,再拿几瓶啤酒过来。

袁乔幽哪见过这种场面,吨吨吨吨吨一瓶啤酒下肚,才舒了口气,抱着啤酒瓶子像是坐在电影院里等开映一样,瞪圆了眼睛巴巴看着修蒙。

修蒙这个人来疯精神百倍,顺手解开女子眼罩和口塞:“来,大家先认识一下。”

看到女子正脸,袁乔幽还没怎么,小钟一愣:“这不是?”

赫然是中午厕所里那个女车模!

小钟对修蒙的手段算是服气了,才认识不到一天,就能把人捆到架子上百般调教,当真自叹弗如。

女车模看到小钟也有些发呆,但她记性显然不太好,只是觉得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小钟也不说破,搂着鹌鹑一样的袁乔幽,举着摄像机看戏。

修蒙甩甩鞭子,笑嘻嘻的说:“既然两位捧场,今天可得卖卖力气。怎么样,骚母狗受得了么?”

女车模舔舔嘴唇:“你来啊……”

修蒙一鞭子甩在那雪白的肉臀上,抽的女车模一个激灵一声呻吟,怒喝:“你叫我什么?”

“主、主人!”女车模却一脸享受的样子,大声浪叫,“主人,你打的奴好爽啊!”

“贱屄!”修蒙骂了一句。

听到这熟悉的称呼,小钟有些怀念他妈蒋芸以及陈静嘉。

修蒙蹲在女车模身前,伸手捏起俏媚的小脸蛋,一脸鄙夷:“看看你那发骚的贱样,你自己说,你骚不骚?贱不贱?”

女车模脸都变了形,却越发享受,艰难的叫:“我骚,我贱,我就是主人的骚母狗,呜……”

“呸。”修蒙一口口水吐在她脸上,湿哒哒的顺着头发脸蛋往下流,看的袁乔幽心惊肉跳,依偎在小钟怀里不忍卒看。

小钟轻声问:“你没事吧?”

袁乔幽勉强镇定,声线飘忽不定:“没、没事,喝酒、喝酒……”

修蒙转到女车模身后,一只脚踩在小巧圆润的屁股上左右扭动:“骚母狗,叫两声听听?”

女车模乖乖的张口:“汪,汪!”

“好骚。”修蒙大笑,“要不要主人踩踩你的骚屄?”

女车模两条腿被捆在一根杠子上大大分开,强烈的灯光下,小钟和袁乔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暗红色的肉屄早就满溢淫水,亮晶晶的反射着光。

“要,要!”女车模喘息着浪声大叫,“请主人踩、踩母狗的臭骚屄,母狗的臭骚屄好痒啊……”

修蒙一手扶着墙,抬起脚踩在屄上一踹一踹,大脚趾反复刮过屄口,每刮一次,女车模就颤抖一下,放声呻吟:“啊,好爽!主人的脚,踩得母狗好爽啊!哦!啊……”

“看你的骚样。”修蒙低头看看脚,笑道,“蹭的我一脚全是淫水儿。”提起脚塞到女车模嘴边,“来,把你的脏水儿舔干净了。”

女车模毫不在意,张开樱唇小嘴便把脚趾含进嘴里,细细的舔舐。

修蒙还要逗她,突然轻轻一拔,大脚趾便退出嘴边,女车模身子被捆的结结实实动弹不得,便使劲探着头伸出红艳艳的舌头追着去够去舔,舌尖不停扫过脚底,连脚底的灰尘都一并舔了下来。

修蒙一鞭子打在后背上,女车模哆嗦一下,可即便挨着鞭子,也努力的去吸吮脚趾,仿佛上面涂满了琼浆玉液。

旁观的两位,小钟倒还好,刘爽比这贱的都看多了。袁乔幽却随着修蒙抽打一下,便浑身颤抖一下,仿佛被鞭打的是自己一样,几乎把头整个埋进了小钟的怀里。

修蒙打开架子的插销,喝道:“起来,跪那边去。”

女车模得到自由,也不敢说话,乖乖趴在一边伏好。

小钟叹气:“真了不起啊。”

修蒙回头龇牙一笑,雪白的牙齿闪闪发光:“这骚货天生下贱,就恨不得这样。”叫道,“母狗,自己说,你贱不贱?”

女车模仰起头,脸上满是红霞,高声说:“我贱,我贱,我就是主人的母狗,天生的贱货!”

修蒙随手拿起两个铃铛扔在地上:“母狗,自己戴上。”

“是!”女车模欢天喜地的爬过去,拿起一个展开夹子夹在小小的乳头上,顿时疼的一哆嗦。但忍着疼,依然哆哆嗦嗦拿起另一个夹在另一边。夹完了,还抖抖身子,发出悦耳的铃铛声:“谢谢主人。”

修蒙坐在沙发另一侧,招招手:“来,过来。”

女车模忙爬过去:“主人!”

修蒙的脚踩在那如花似玉的俏脸上,踩得她一个后仰忙又回来,扬起脸挺着腰仿佛要让他踩得更舒服一些。

修蒙放下脚,俯下身瞪着她恶狠狠地说:“你知道应该怎么对待像你这样的贱货么?”

女车模跪坐在那,怯生生的说:“应该,应该打她耳光,狠狠的骂她……”

修蒙直起身:“那你还等什么?”

女车模愣了愣似乎没反应过来,修蒙一脚踢上她的奶子:“还用我动手么?”

“是!是!”女车模跪好扬起手扇在自己脸上,“啪”的一声清清脆脆,“让你贱!”

“啪”又是一下,“让你骚!”

“啪!”

“让你浪!”

“啪”“我是骚货……啊,我是贱屄,我是母狗,啊!我是骚母狗!”

眼看着脸颊红了起来甚至要肿,修蒙才笑嘻嘻的伸手薅住一头秀发,扯着轻轻摇晃:“转过身去,让大家好好看看你的臭淫屄,还有你的骚屁眼!”

女车模忙膝盖蹭着转身,拔下来屁股的尾巴,冲着小钟和袁乔幽撅好,还双手掰开臀肉:“请大家欣赏母狗的臭淫屄和骚屁眼。”

修蒙一松手,她一个栽歪险些摔倒,忙用脸顶着地。

“啧啧啧,看看这臭淫屄。”修蒙走过来,大手抓起大半块细白的臀肉揉捏,看着那被肛塞撑开的褐色屁眼,伸出手指在里面挖动起来,“这骚屁眼都他妈黑了,说,让多少鸡巴日过?”

“啊!”女车模气喘吁吁的叫:“好多、好多鸡巴,日过臭淫屄。骚屁眼、骚屁眼还没被日过。”

“回头好好开发开发你的骚屁眼。”修蒙起身越过小钟和袁乔幽去拿水笔,小钟嫌恶的侧过身,而袁乔幽眼睁睁看着赤条条的男人腹肌和一根大鸡巴从头顶上越过,捂着嘴吓得叫都叫不出来。

“哎呀?不好意思。”修蒙看她花容失色的样子,一拍脑门连忙道歉,“习惯了,下次一定注意。”

袁乔幽一愣:“啊?”

修蒙拿着水笔,笑嘻嘻的蹲在女车模身前沉吟:“写点什么呢?母狗,你说写点什么字比较好?”

“请主人赐字。”女车模却越发亢奋不已,“母狗的身子就是主人的,写什么都可以。”

修蒙回头看看小钟:“阿姨身上写的什么来着?”

小钟乜着眼睛看他。

修蒙哈哈一笑,兴致勃勃的在臀肉上写:“臭淫屄。”左右端详一下,在另一侧写,“骚屁眼。”顺着大腿写,“肉便器。”另一条腿,“精液厕所。”

还递给小钟:“你也写一笔?”

女车模忙凑过来,“请客人赐字。”

小钟推却不过,笑吟吟的在后背上写:“天下第一贱货。”

修蒙回头递给袁乔幽:“幽姐也来。”

袁乔幽蹙眉看看修蒙又看看小钟,就在修蒙以为她不好意思,打算打个圆场掀过这篇的时候,她却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拿起笔在女车模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上写:“骚母狗。”

“好!”修蒙一拍手,踹了女车模一脚,“还不快谢谢幽姐。”

女车模转身磕了个头:“谢谢幽姐。”

袁乔幽整个人都快挤到小钟怀里了,低着头不敢看。

修蒙拿回水笔,在屄口抹点淫水,往女车模屄里一插,大摇大摆坐回到沙发上:“骚货,表现不错。”

女车模果然天生贱骨头,抬起头喜滋滋的说:“谢谢主人夸奖。”半根水笔插在屄里,半根露在外面,摇摇屁股和屁股里的尾巴一起晃动煞是好看。

“做的好就得赏。”修蒙笑嘻嘻的数数,“一、二、三!”

女车模蹲在地上,“汪”的叫了一声,猛然窜起来跳到修蒙胯下,捧起那粗黑的鸡巴美美的吃了起来,还不忘说:“谢谢主人赐骚母狗鸡巴!”一口吃的啧啧连声,又吐出来用手扶着肉棒,伸出舌头顺着修蒙的屁眼一路舔上来,直舔到顶尖,才又低头一口含住。

袁乔幽直着眼看她吃的津津有味,身体不由得轻轻发颤。

小钟低声问:“还看么?”

袁乔幽抿抿嘴唇小脸煞白:“再……再看看……”

见美女看的入神,修蒙越发人来疯,起身推出来把椅子,拿起扳手改锥三两下架起来一个快活椅,指指:“母狗,过来。”待女车模上去坐好,便把双手双脚捆在两侧扶手上,腰间扎好皮带,然后摇动椅子下面的把手,就见扶手缓缓分开几乎成了一字型,乌黑的阴毛下湿漉漉的骚屄一览无遗。

“咱来个刺激的。”修蒙嘴角翘起,笑得极坏,“我老婆都没正经试过,先让你尝个鲜。”

女车模低头看看自己大敞四开的骚屄,没太明白。

修蒙拔出水笔和尾巴扔到一旁,先弄了个跳蛋裹上避孕套塞到屁股里面去,开关盒子捆在腿上,然后打开开关。

“哦!”虽然屁股里的震动并没有很大快感,但女车模还是很给面子的呻吟一声。

然后她发现自己呻吟的有点早,因为修蒙拿出来一个蝴蝶。

当然不是刘爽的蝴蝶屄,而是蝴蝶跳蛋,塞进屄里之后像是丁字裤一样用绳子捆好,可以确保不掉出来。

这下,前后夹攻的刺激可是太舒服了,女车模连叫:“不、不行了,太刺激了啊,太刺激了啊……”

“骚货,别急,还有更刺激的呢。”修蒙拨动一下微微垂在胸前的奶头,听着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又拿出来两个小号的跳蛋,用绷带粘在乳头上,打开开关一阵震动,震得女车模仰起头平滑的小腹一鼓一鼓,剧烈的喘息呻吟起来:“哦哦哦,奶子好舒服,骚屄也好舒服,哦哦哦哦……”

她以为这就完事了,结果修蒙又拿出来一个细细长长像是加了个把手的耳挖勺状的东西。即便她身经百战,一时间竟也没认出来。

袁乔幽低声问:“那是什么?”

小钟叹了口气:“震动电击器,震得极快,跟剃须刀一样,还能电击。”

袁乔幽和女车模即便刮毛也是用刀片,哪用过电动剃须刀,但电击确实知道的。袁乔幽倒吸一口冷气:“这……这……”而女车模还有点小欢喜。

然后她发现自己欢喜的早了,别说电击了,修蒙拿那东西往阴蒂上一按,便感到一股强烈的震颤席卷而来,整个人仿佛都要被震碎了一样,剧烈的快感瞬间击溃了一切防线,疯狂颤抖着惨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不不不不不不……”

“爽不爽!”修蒙一手拨开阴唇,一手拿着那东西死死按在勃起的阴蒂上,大叫。

“啊啊啊啊啊啊!”女车模浑身猛烈抽搐,两条腿使劲的往里抽却抵不过机械的力量,“别别别啊啊啊啊,不要不要要要要要……”

修蒙侧过身让小钟和袁乔幽看的更清楚一些,用力顶住:“爽不爽!母狗,爽不爽!”

“爽死啦!”女车模甩着头,身上的肉不停颤抖,“放过骚母狗啊,骚母狗受不了啦!哦哦哦哦哦……不行啊不行啊,骚母狗受不了啊,呜呜呜呜呜呜!主人放过骚母狗的臭淫屄吧,骚母狗的臭淫屄要被主人玩坏掉了啊,哦哦哦哦……”

修蒙大叫:“你还骚不骚?你还贱不贱!”

“我不骚啦!我不贱啦!”女车模尖叫,“主人放过母狗吧!”

修蒙瞪起眼睛:“你敢不骚?你敢不贱!”

女车模捆在椅子上的双手死命摇摆却挣脱不开,疯狂摇头大叫:“我我我我,我骚!我贱!我是骚母狗,我是骚母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骚母狗骚!骚母狗贱!骚母狗是臭贱屄,骚母狗是贱婊子!啊啊啊啊!不行啦不行啦,主人不要这样子啊,饶了骚母狗啊!骚母狗再也不敢了啊!”

修蒙喝道:“你不敢什么?”

“什么都不敢啦!”女车模几乎要疯了,仰起头无助的仿佛干涸的鱼拼命喘息尖叫,“母狗什么都听主人的,求求主人放过骚母狗吧!啊啊啊啊啊……”屁股不停地向前耸动,淫液拼命的从屄眼中钻出来,浸的椅子上湿乎乎一片。

见她哆嗦的已经翻起白眼,修蒙终于停下了震动:“这次先放过你,下次再让你试试振动加电击。”

这时候,女车模反倒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剩下剧烈的喘息。

修蒙拍拍泥泞不堪的淫穴,随意在她脸上擦擦手,又回到屋里。

女车模微微睁开眼睛看他又跑了,吓了一跳嘶哑的叫:“主人,你干什么去?你干什么去?”

“这个东西保你喜欢。”修蒙抱出一个铁盒子来。这个盒子不大,差不多20*20见方,下面三根支架,前头一根铁棍,而铁棍顶端赫然一根黑色的假鸡巴,足有20公分长,黑乎乎直戳戳,吓得女车模扭着身子叫:“主人不要再玩骚母狗了,骚母狗受不了了……”

修蒙不理她,扯出蝴蝶,架好炮机把假鸡巴头塞到早已软烂的屄里,打开开关调到一档:“这个怎么样?”

炮机一秒一下的速度,不紧不慢的前后伸缩,带着假鸡巴缓缓抽插,女车模松了口气:“好,好……”

修蒙啧了一声:“看来满足不了你啊。”调到2档还不够,紧接着到了3档,假鸡巴以每秒8下的速度飞快抽插起来,日的女车模连声哀叫:“不行啦,不行啦,哦哦哦哦……臭淫屄,臭淫屄要被日坏了啊,哦哦哦哦哦……”

修蒙叫道:“骚货!贱屄!爽不爽!爽不爽!”

小钟一哆嗦,心想他妈和陈静嘉要是这样来一套,估计也得跪。

女车模大叫:“爽啦,爽啦!骚母狗爽死啦!”

修蒙拿起鞭子,左右甩开抽打小腹:“叫两声,学狗叫!”

“汪汪,咳咳……汪汪!”女车模太听话了,仰着头一边咳嗽一边叫,“汪汪!”

修蒙狠狠地骂:“操!爽不爽?贱货!爽不爽!说,你是什么?你是什么!?”

“我是骚母狗!我是骚母狗!我是主人的骚母狗!啊啊啊!是主人的贱狗!啊啊啊啊!”

“还是什么?!”

“还是,啊啊啊,还是贱货,还是臭婊子!”

“操死你个贱货!玩死你个骚狗!操你妈的!”修蒙一手叉着她的脖子,一手狠命揉她的小奶子,“爽不爽!要不要主人日死你!玩烂你的臭屄!”

“要!要!啊啊啊啊!主人日死我啦!臭淫屄要被主人玩烂了啊!主人玩烂我的臭屄!啊啊啊啊啊啊……主人玩儿烂骚母狗的臭淫屄了啊!啊啊啊啊啊!臭淫屄受不了啊!”

“你是不是天生的母狗!”

“是!是!我是天生的骚母狗!”

“是不是随便男人玩儿的烂婊子!”

“是!是!主人随便玩儿,男人随便玩!”

“主人能不能玩你的臭淫屄!”

“啊啊啊啊!能!啊啊啊啊啊!能!主人随便玩儿骚母狗,随便玩儿我的臭淫屄!随便日我的烂屄!”

“贱狗!你说你贱不贱!”

“贱!贱!我是贱狗,我是主人的贱母狗!啊啊啊啊啊!”

在吱嘎吱嘎的机器声中,女车模突然尖叫一声,屁股往前一顶屄口大开,噗噗噗的喷出淫水,洒了修蒙一腿!

“这才高潮?”修蒙啧啧的不知道是赞叹还是愤怒,“今天你要是不高潮3次,我不姓修!”

女车模吓得求饶:“别,别,不行了!主人,主人,骚母狗不行了!”耳听得噼啪一声,强劲的电流从阴蒂上蔓延开来,顿时浑身一抖,身体抖得筛糠一般。

“再来!”噼啪又一下,女车模屁股里塞着跳蛋,屄里插着假鸡巴,奶头上还被震个不停,哪里禁受得住这样的折磨,尖叫一声,又是一股淫液喷洒而出,昏昏沉沉的二度高潮。

“这,这……”看着女车模被强制高潮,袁乔幽吓得浑身发抖,电一下抖一下,几乎不忍再看。

看她这样子,小钟抱紧她:“咱们去房间里吧。”

袁乔幽颤抖着站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向房间。

修蒙回头看她脸色煞白,也觉得可能有点吓人,放下电击器:“幽姐你没事吧?”

袁乔幽怔怔的看着欢乐椅上双目无神口角流涎仿佛被玩坏的洋娃娃一样的女车模,突然低声问:“我能试试么?”

修蒙一愣:“啊?”

小钟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袁乔幽几乎站不稳,俏脸通红:“我……我能试试么?”

修蒙眉毛都快从脑门上飞出去了,笑眯眯的搓搓手:“你想试试哪个?”大手一挥,“这些炮机啊跳蛋啊鞭子啊,随便试!喜欢哪个就拿去玩儿!”

袁乔幽舔舔嘴唇,指着女车模说:“我能试试她么?”

俩男人和一个女车模面面相觑:“啊?”

袁乔幽脸红红的,捡起地上的鞭子,轻轻在女车模身上一抽。

女车模呻吟一声:“哦……”

袁乔幽身子一抖,眼睛里放出令小钟和修蒙胆寒的光芒,又一鞭,喝道:“你这个坏学生!”

她哆哆嗦嗦的抽打着女车模,又拿起一根振动棒戳在奶头上震动起来,震得女车模不停呻吟颤抖,高声叫:“你还敢不敢违反校纪了!你这个坏学生,臭婊子!臭骚屄!操你妈的臭淫屄!我、我要扣你的操行分!”

小钟愣住了,修蒙看傻了,轻轻扯扯小钟躲到一边,低声问:“这位幽姐,是不是……”用手指指脑子,“这里没问题吧?”

小钟没好气的说:“你他妈才神经病呢!”转头看袁乔幽高抬腿踩在女车模胸口上,穿着丝袜的修长大腿弯出弧线,秀美的小脚不停碾动奶头,嘴里还“臭母狗烂骚屄不好好学习出来当婊子做母狗”的乱骂,回过头来压低声音,“你这……说的我都犹豫了……”

修蒙眼角有些颤抖:“这妖孽你带来的,受累把她收走好吧?”

眼看袁乔幽越发癫狂,左右开弓大嘴巴抽的女车模哇哇乱叫,小钟真有点含糊了,冲过去拦腰抱起拖到房间里去,按在床上喝道:“你疯了?!”

袁乔幽脸颊潮红目光迷离涣散,满身香气扑鼻而来,紧紧抱住小钟脸上乱亲身上乱摸,口中呼呼喘息呻吟:“要我!要我!哦……快,快点!”甚至第一次主动的扯开小钟的裤子,掏出大鸡巴飞快的撸动。至于脱衣服什么的,此时已经完全顾不上,急急火火的撩起裙子扯下内裤,挺着淫水满溢的骚屄去够小钟的鸡巴,“来,来干我,干我!”

小钟日的极为欢愉,仿佛袁乔幽觉醒了什么不得了的属性,在床上绝不像前几次那样还有些扭扭捏捏的放不开,什么姿势都敢用、什么动作都敢做,说让趴着就撅屁股,说女上位就起来抱膝危坐,兴致高昂叫的极为欢畅。

当小钟把满腔热情全部注入她体内之后,还不忘多扭几下屁股,让骚屄再多享受一会儿鸡巴带来的无上快感。

“今天怎么这么开放?”抚摸着满布红晕娇嫩肌肤,嗅着空谷幽兰浓郁芬芳,小钟笑问,“刚才打舒服了?”

袁乔幽有些不好意思,轻轻扯着身上的裙子,低声说:“我不知道,就是刚才、就是刚才打了她几下,又踢了几脚,心里面就特别亢奋,特别想要……”

说到这里,她轻呼一声,起身往外走:“我……我去给她道个歉……”

小钟不太明白她的心理,也许是长期单身的压力?也许是变态情绪的释放?飞行员心理学没有解释一个平日里端庄正经的女人为什么会在这种情况下爆发出这样激烈的行为,但也许是自己学艺不深钻研不透,再多看看弗洛伊德、卡尔•霍妮、克雷佩林也许会就会明白。

客厅里已经完事了,女车模葛优躺在沙发上喘息,修蒙正在收拾那一堆器具。

目不斜视匆匆跑过还光着屁股的修蒙,袁乔幽向女车模弯腰90° 鞠躬:“刚才是我失态了,非常不好意思!对不起!”

女车模已经起不来身了,稍稍抬手遮盖一下还在流精的骚屄,低声说:“没事,没事,别介意……”

袁乔幽越发觉得不好意思,试探的问:“你这脸都肿了……要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女车模摸摸脸,苦笑摇头:“真的没事,我都习惯了……而且,”抬头看看袁乔幽,目光涣散仿佛有一种奇异的光,“我还没试过被女人打呢……你打我打的……还挺舒服……”

袁乔幽坚定的表达自己的态度:“这样,咱们加个微信吧,如果有什么问题,你第一时间找我。”

女车模眨眨眼睛,虽然不知道这位幽姐是做什么的,但看衣着打扮模样气质,起码是个白领往上,兴许是个小领导。即便自己混的跟人家不在一个盘子里,多个朋友总算多条路,便答应下来。

袁乔幽收好手机笑道:“过几天请你吃饭,聊表歉意。”

女车模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你别客气……”

聊得倒是挺happy,洗完澡后各自回家,留下小钟和修蒙面面相觑。

之后几天,袁乔幽可能是大满足了,没怎么找小钟日屄。

小钟就继续忙着给张雅治病,偶尔还要去惩罚纪淑慎的出口不逊。

然后他猛然间觉得有些不对,冷不丁想起来小时候的一件事情:那时候他大概七八岁,他爸爸何志勇刚跑路不久,已经跟蒋芸搬出来住了。

众所周知,七八岁的孩子狗都嫌,整天登梯爬高没个闲时候,在客厅里搬个小板凳蹦蹦蹦的过火车,蒋芸骂了两句也不听,终于折腾的楼底下找上门来。

门一开,一个文质彬彬的帅小伙出现在眼前,很有礼貌:“您好,我是您家楼下的住户……”

人家一说,蒋芸就知道什么事情,按着小钟的脑袋给人家道歉:“实在不好意思,我一定会严格管教他!”

小伙子倒也不为己甚,客气了两句,转身就要走。

蒋芸却舔舔嘴唇,小手往人肩膀上一搭:“你先别走啊,小钟这么顽皮,给你添了麻烦,我得好好补偿你……”

具体过程这里不多描述了,反正小钟在房间里看猫和老鼠,戴着耳机才算勉强挡住蒋芸的嗷嗷叫。

第二天晚上,他正写作业,蒋芸在那坐卧不安:“儿砸,你不玩儿蹦蹦跳跳的游戏了么?”

小钟的小脑袋完全没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摇摇头。

过一会儿蒋芸差使他:“去叫楼下那个大哥哥去,就说昨天晚上补偿的还不够。”

小钟无奈去了,然后又听了一晚上嗷嗷叫。

第三天他正在看电视,蒋芸过来说:“儿砸,去叫楼底下那个大哥哥去,就说补偿还是有些亏待了他。”

小钟没办法,跑了一趟,回来后戴着耳机看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和隔壁老王的故事。

第四天,小钟又颠颠颠跑到楼下敲门,敲了半天隔壁邻居开门告诉他:大哥哥连夜搬家了……

想到这个,小钟掐一把身旁纪淑慎的白肉,很怀疑:“你是不是故意的?”

纪淑慎翻过身仰躺在床上,已经丝毫不在意自己赤裸的娇躯完全展示在女儿的同学面前,两个奶子一起一伏,喘息着懒洋洋的问:“什么故意的?”

小钟沉吟:“故意骂我,然后让我来日你……”

纪淑慎一翻眼睛:“神经病。”轻轻扯扯小钟,“晚上你去不去找小雅?还是……在我这里睡?”

小钟感觉越发奇妙了,只是女人心思猜不透、因为胸前肉太厚,把玩着那颤巍巍的奶子,摇摇头说:“我女朋友回来了,今天晚上得陪她。”

纪淑慎撇撇嘴:“你们这些小杆子真是不要脸,明明有女朋友了,还要沾着我家女儿。”

小钟在奶头上拧了一把:“你骂谁呢!你女儿就喜欢我这大鸡巴,就喜欢管我叫爸爸,你不爽?咬我啊?”

纪淑慎气哼哼的叫:“骂你呢,小杆子,日了我女儿,还要日她妈妈,我们娘儿俩都被你日了,我不光骂你,我、我就咬你呢!”说着抓起已经软下来的鸡巴,也不顾上面还满是精液淫水便塞进嘴里舔弄起来,吃的啧啧有声,含混不清的说,“小雅都管你叫爸爸了,你还不好好尽义务,努力日她妈……唔唔……”

见她这幅骚浪样子,又被她吃的欲火焚身鸡巴梆硬,小钟一跃而起梅开二度老汉推车:“叫老公,叫老公!”

纪淑慎伏在床上哼哼唧唧:“不,偏不,小杆子想得美。”

“叫不叫。”小钟对着翘臀就是一巴掌。

“啊……”纪淑慎叫的十分销魂,“不,不叫!”

“啪”的又是一巴掌,小钟发力狠日:“叫不叫!”

“啊……”纪淑慎被日的身心俱畅,闷着头呻吟,“不叫,不叫……啊……啊?别、别走……”突然感到大鸡巴离开了小骚屄,忙不迭的拿脚勾用手够,羞羞答答的叫,“好小钟,好……好老公……”

小钟举着鸡巴在屄口上磨磨蹭蹭,笑嘻嘻的说:“再叫一声,叫点好听的。”

纪淑慎急不可耐,白白的屁股不停向后撞,伸手够着鸡巴就往屄里塞,索性放开了,浪声叫:“好老公,快来日……快来用你的大鸡巴,日老婆的小骚屄啊……”

“诶!”小钟心怀大畅,鸡巴再度熟门熟路穿插而入,大感有趣,“你这可不是小骚屄了,是老骚屄。”

纪淑慎只求日的爽,哪还在意这个,忙道:“是、是老骚屄,老公快日老婆的老骚屄……哦!舒服死了……老公的大鸡巴,日的老骚屄太美了……”侧过脸青丝如瀑,透过黑发俏媚眼波光潋滟,“好老公,老婆这老骚屄,日的爽不爽?”

“爽啊。”小钟笑着说,“屄肉嫩,夹得紧,水儿多又滑,美滴很美滴很。”

纪淑慎美滋滋的叫:“日的美,你就……哦,你就多日几下。小雅那小嫩屄,恐怕……哦哦,恐怕还不如我这老骚屄日的美呢……”

小钟转转眼珠,说:“雅姐儿的小骚屄也美得很,下次你们母女俩并排,让我试试哪个更舒服!”

纪淑慎哪想到自己只是床笫情话,竟勾起了小钟大被同眠母女花的念头,吓了一跳忙道:“别!这可不行!这……这可羞死人了!”想到跟自家女儿躺到一张床上,被小钟插插这个、日日那个,还要品头论足一番,美艳绝伦又风韵十足的脸上便如火烧一般。

与小钟偷情,已是她能到达的道德阈值,至于和女儿一起被人日,真是想都不敢想,完全超出了心理承受范畴,忙不迭的拒绝。可转念想到那晚偷窥女儿淫事的兴奋刺激,想起自己臣服于同一根鸡巴、在同一个男人胯下婉转承欢,仿佛母女同乐,又有些妙不可言的幻想韵味……

不行不行!自己已经对不住老公和女儿,怎么能如此荒唐!她忙摇摇头把这诡异念头甩出去,享受着身后年轻男人的狂风暴雨般的有力冲击,又不禁暗叹:只可惜今晚小钟顾着女朋友要回去,不能留下来……

罢了罢了,随他吧。纪淑慎一心一意只顾着眼前欢愉,再也不想其他,用自己成熟的子宫迎接喷涌泼洒的精液,颤抖着一起来到极乐的天堂。

看看日的血红的屄中缓缓流出精液,小钟得意的点点头:“我走啦。”

纪淑慎睁开眼睛,依然在高潮冲击中的身子懒洋洋一动也不想动,勉力冲他挥挥手,有气无力的低声说:“一路顺风……不对,一路顺利……”

吭哧吭哧蹬自行车回到住处,打开房门只见灯火通明,耳听得里面传来阵阵呻吟声,小钟以为苏景已经到家,一边换拖鞋一边笑道:“这骚货真不嫌累,站了三天竟然还有心情日屄!”

只是走进去,却发现里面不是苏景,修蒙一个人躺在沙发上正看手机,声音开得不小。

这让小钟有些无奈:“你看什么呢?”见修蒙抬起头来面容古怪欲言又止,越发好奇凑过去看屏幕,“怎么了?”

画面里小皮鞭挥舞,小马靴荡漾,一个穿着紧身情趣内衣的女人被红绳捆的结实,虽然蒙着脸看不出容貌,但身材确实不错,细背蜂腰翘臀,肉嘟嘟的屄里插着一根假鸡巴,皮鞭落在身上啪啪作响。

“哟?不错啊。”小钟完全没当回事,看的津津有味,“这是你最新上传的片子?还真没看过,这女的谁啊?”

修蒙脸色越发古怪:“就是上次你见过那个女车模……”

“啊!”小钟一锤手心,“你不说还真没看出来,真不愧是91修先生。这片子什么时候拍的?卖多少钱?不过有点不像你手法,忒不专业。”

修蒙扯扯嘴角:“本来就不是我拍的……”

小钟依然不以为意:“那是跟别人拍的?你这不行啊,到手的好货竟然还……”正说着,片子里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贱货!叫主人!”

女车模大叫:“主人!”

女人的声音:“骚屄爽不爽!”

女车模继续叫:“爽!哦!爽……”

小钟的眼珠子险些从眼眶里跳出来:“这!这这这!”

修蒙苦笑:“你那个幽姐到底干嘛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画面里那没露面的女人,赫然正是袁乔幽!

小钟敢发誓这要不是她,就把自己耳朵剁下来喂狗!

看着画面上袁乔幽光着屁股坐在女车模脸上喝令:“臭贱屄,骚母狗,快给主人吃屄!香不香!主人的屄香不香!你这贱狗!”反手就是一耳光下去,看的俩人脸颊一抽,女车模反倒一脸享受,伸出舌头舔的越发欢畅。

小钟瞠目结舌,傻了:“我我我,这这这,她她她……”

修蒙叹了口气:“随手刷帖子,没想到竟然刷出来这个,刚一听就觉得耳熟!然后想起来,这不是你前几天带回来那个姘么。”

小钟眨眨眼睛,满肚子老槽哽在喉咙吐不出来竟无言以对,拿起手机想给袁乔幽打电话,犹豫再三又放下。

修蒙却来了精神撺掇他:“要不要去现场看看?”

小钟连连摇头:“她住宿舍,不可能在宿舍里搞这个。”

“当然不是宿舍。”修蒙鄙视他,“你看这场景哪像是宿舍。这是在俱乐部里。”

小钟眼睛瞪得溜圆:“这你也能看出来?”

修蒙一笑:“看肯定看不出来是哪个,但这个论坛我是资深元老,看看IP地址是哪,再打电话问问不就知道了?”

小钟抽抽嘴角:“你都混到资深元老了?!”

“废话,没我这论坛还搞不起来呢。”修蒙得意洋洋,划拉着手机给小钟看,“这可是国内最火的SM论坛之一,全国上下谁不知道我蒙下七武海的名头?”

小钟差点笑出声来:“蒙下七武海?你不是修先生么?什么时候成蒙古海军司令了?”

“不跟你这外行扯淡。”修蒙冷哼一声傲娇起来,“去不去?带你开开眼,正好核实一下是不是。”

小钟连连摇头:“算了算了,真碰上了多尴尬。再说昨天发出来的视频,今天哪还有现场可看。”

修蒙还想再说什么,这时候门开了,苏景刘爽蒋薇三人提着包气喘吁吁的走进来,随手往地上一扔大叫一声:“累死老娘了!”然后一脚把修蒙从沙发上踢到地上,蒋薇这头刘爽那头,苏景坐在当中娇滴滴的叫:“老公!”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