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云如风(第二部) (9) 作者:wd01983125

.

【江云如风(第二部)】

作者:wd019831252020-9-4发表于S8

第九章:阶梯教室的春情淫戏

遗憾于没能在卫生间里调教张雅一把,小钟和忙着招呼客人的苏景说了一声,先回学校了。

大二下学期的课程不少,他不可能天天乱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才是正经。

这时候难免就想到蒋芸当年的教育,深感大学远没有她说的那么轻松,光是一本砖头厚的空气动力学就读的脑袋疼。至于满地小姑娘想日谁日谁更是天方夜谭,他在的这个飞行技术专业属于和尚系,两个班一共15个人一个女生都没有,十几条狼天天大眼瞪小眼,要不是时不时跟其他专业混着上大课,这帮人不憋疯了也得发展一堆比利王信徒来。

就算把目光扩大到本学院,也就是空中交通、交通运输零零散散有几个女生,狼多肉少根本不够分。

当然,这个年代学校并不禁止跨专业谈恋爱,比如外国语院一片莺莺燕燕,上民航业务外语课就是15条狼最幸福的时光,大阶梯教室里百来个女生,对未来的空中精英们往往都报以最热烈的目光。

这时候,他们才能充分体会到自身与黄金等重的价值。

趴在大阶梯教室最后一排最左边桌子上,向左看看和女朋友打情骂俏的谢荣,向前看看那一群桃红柳绿,想想今天晚上估计不论是宿舍还是回家都是孑然一身孤孤零零,不由得叹息一声。

谢荣好奇的转过头,低声问:“你叹气干嘛?”

小钟失意体前屈:“就剩下我一个人,无聊哟。”

谢荣怔了怔问:“你对象呢?”

“去车展当车模去了,今天明天后天都不在家。”小钟很郁闷,中午在卫生间里勾起的欲火还没打消,暗自琢磨着晚上要不要找朱丽雯深入浅出的交流一下航空器管制相关法律规定。

朱丽雯的屄是真棒!要是中午换成她,估计那中年油腻男3分钟都支持不住。

但等半天不见谢荣答话,扭头却看到他和他女朋友慌慌张张收拾东西坐到前面去,忙叫:“你干嘛去!”

谢荣摆摆手,牵着女朋友头也不回跑了。

然后就感到背后有点冷。小钟猛回头看到袁乔幽站在身后,又惊又喜:“主任,快请坐。”

一身小西服齐膝短裙职业装的袁乔幽推推不知道什么时候换的黑框眼镜,点点头坐在小钟身边原先谢荣的位子上:“我来随堂听课,你好好学习。”

小钟抬头看最前面大屏幕上已经开始播放短片,学生们都已安静下来上课,有心逗她,在桌子底下往那修长笔直光滑的腿上摸了一把。

袁乔幽脸一红剜他一眼,放下手轻轻推开,却被小钟反手抓住,挣扎几下没挣扎开,心虚的左右望望,看前面学生们都在安心或低头看书或抬头看大屏幕,紧绷的身子才放松下来,咬着耳朵嗔道:“别闹~~”

看她一副小儿女的娇羞模样,小钟笑嘻嘻的扯扯,轻轻一嗅:“你越发香了……”

听着心上情郎的甜言蜜语,袁乔幽心花怒放欢喜的不能自已,由着他牵着自己小手,低声说:“你……你别光摸,好好听课。”

小钟笑了笑,抬头看着视频,听着老师讲解,右手记着笔记,左手却忙碌起来,轻轻挠挠软嫩小手的手心,放在腿上缓缓摩挲娇柔的肌肤,感受软嫩光滑的手感,甚至趁着台上台下闷头看书,悄悄伸进宽松的齐膝裙里面,抚摸着紧实润泽弹性十足的大腿内侧,偶尔指甲画个圈,挠的袁乔幽心痒难搔,脸红红的趴在桌子上,头埋在胳膊里都不敢抬起来,唯恐被人看到自己满是春意的俏脸。

这下反倒方便了小钟,宽大的身子一挡,解开小西服的扣子,隔着衬衣抓在奶子上。

“嗯!”袁乔幽吓了一跳险些叫出声来,从臂弯里露出美眸紧张观察周围情况,同时放下一只手紧紧挡在胸前揪住衣领,阻拦那怪手的进攻。只是她却拗不过小钟的左钻右弯,又唯恐弄得激烈撞上桌椅板凳发出更大的声音引来更多注意,无可奈何之下,悄悄松开手,凑在小钟耳边低声哀求:“你偷偷的摸,别……别让人发现了。”

小钟无声一笑,解开衬衣中间的纽扣,手钻进去探入奶罩当中,轻轻揉动软软的奶头。摸得正爽,心中暗道:这算什么,当年修蒙在课堂上玩儿大爽,那才叫一个精彩激烈……

“怎么精彩激烈了?”袁乔幽突然扭头问。

小钟一愣:“我说出来了?”

袁乔幽点点头瞪他一眼:“你可小点声,闹出乱子来,谁也保不住你。”

小钟吓了一跳,忙低下头。

袁乔幽却悄悄扯扯他的袖子,红着脸说:“要不然,你小声点,给我讲讲那个修蒙和大爽,是怎么回事。”

小钟微微扬起眉毛,看她小脸通红羞羞怯怯,却支棱着耳朵无限好奇,横竖台上老师拿着话筒叽里咕噜声音不小,便凑过去低声讲起了修蒙刘爽的趣事。

……………………

那时候,高三已近尾声,距离高考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算是备战冲刺的最后关头,不过一天十张卷子的日子已经过去,主要是针对问题短板查缺补漏,紧张到一点就着的气氛倒是有所缓解。

那时候,修蒙和刘爽已经搞到了一起,是正式的男女朋友交往。对于这件事朋友们乐见其成,老师们睁一眼闭一眼,只要学习成绩保持住,就let itgo。

那时候,郭怀玉坐在前面批改卷子,40多号学生坐在位置上或是做题、或是背书,或是改错、或是望天。修蒙和刘爽也是坐在左后角上,右侧是小钟和浩倡(还记得某天早上因为蒋芸跟外卖小哥日屄,小钟差点迟到,然后苏景在课桌底下给他深喉的故事么?那时候小钟和苏景坐的就是现在修蒙和刘爽的位子,只是现在修蒙在里面,当初小钟在外面。而苏景那个小矮个被调到前面去了,也是郭怀玉怕俩人在后头胡搞出事)。写着写着卷子,修蒙不知道想起什么来,手顺着刘爽的T恤来个海底捞月,探进了攥住奶子。

那时候,刘爽还没被调教成现在的肉便器模样,扭着大屁股四处找日。那是上了大学,和修蒙一起住进小钟租的房子之后的事情。不过此刻已经充分暴露了M女的本质,比如对修蒙叫主人叫的亲切自然,日屄时候不挨鞭子就日的不爽,喜欢跪在地上被人言语羞辱打耳光吐口水踩脸打奶踢屄等等。

反正花样越多她越高兴,而修蒙这个闷骚色狼就喜欢玩个与众不同,俩人算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即便如此,那也是在宿舍里偷偷摸摸,和苏景那个暴露狂不同,在教室里、课堂上、大庭广众之下被修蒙摸奶还是第一次,刘爽险些惊叫出声。不同于当初小钟来的早还是早读课,教室里乱糟糟一片,现在除了翻书声写字的沙沙声,就没有什么背景声,刘爽连忙捂住怀把声音压的极低:“你要死啊!”

即便如此,小钟也听到了声音,微微侧头看了一眼,完全没当回事继续改自己的错题。

修蒙没说话,笑嘻嘻的戳戳刘爽的奶子。

刘爽越发无奈,抬头看看同学们闷头学习,在修蒙的注视下委委屈屈撩起T恤下摆。

“乖。”修蒙笑着点点头,伸手托起那对豪乳揉捏几下。

恰巧此时,郭怀玉拿着几份卷子回了办公室。没了正面的约束,让修蒙越发肆无忌惮,干脆托起两个大奶子放在课桌上,细细的把玩起来。

刘爽羞得无地自容,唯恐前面哪位同学一回头看个满眼,两团白嫩的乳肉像是和面一样被捏来揉去,手指勾着奶头不停挑拨捻动,一颗心像是坐上了过山车,时而惊慌时而羞涩,十分紧张还怕的同时又有着别样的刺激亢奋,快感甚至比被修蒙一边抽打污辱一边猛日骚屄还要强烈,轻声喘息着,哀哀的求饶,“别、别弄了……这要是让同学看见,我……我还怎么活啊……”

修蒙嘻嘻一笑:“你看人家苏景,天天光着屁股上学都不当回事,全班哪个男生没偷偷看过她的骚屄?人家不也挺好?”

可刘爽又不是天生的暴露癖,还在慢慢调教当中,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公开露出,俏脸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只是不敢违逆修蒙的要求,只求前面千万别回头,不然真是没脸见人了。

心惊胆战当中,被摸了几分钟的奶,见修蒙收手本以为这就过去了,刚刚松了口气,哪想到他得寸进尺,伸手探进裙子往内裤上摸去,吓得差点跳起来,连忙捂住裙子:“别闹了……”

“听话!”修蒙板着脸生气,刘爽下意识的就分开腿,只是越发纠结,无奈的闭上眼睛。

“这才是主人的乖骚奴。”修蒙见她乖乖的不敢反抗,深感大半年的调教没有白费,兴奋起来把手钻进内裤摸起了屄。

左抠右挖,弄得刘爽只觉屄里又酸又痒,依然潺潺的流出水来,偏偏修蒙揉阴核抠屄眼就是不肯往里去,敏感的身体不停扭动,不由自主伸手按着修蒙的手,带着他往屄里捅。

修蒙眯着眼坏笑,轻轻扯她的内裤:“脱下来。”

刘爽被逼无奈,屄里又痒的难受,勒着内裤总是不舒服,悄悄抬起屁股把手伸进裙子里,一扭一扭扯下内裤,飞快的塞进抽屉里。

没了内裤碍事,修蒙伸手进去顺着阴唇摸个来回,看着丝丝淫液笑得古古怪怪,伸手拿起桌子上的水笔顺着腿缝就往里捅,笔帽上的夹子恰好勾住阴蒂,一扯一扯几下便扯得刘爽起了性,哪还顾得上前面有人,伏在桌子上捂着嘴喘息不停。

“转过去,往那边转……”修蒙还不停指挥,用笔帽夹子勾着屄往外推。

刘爽禁不住这么糟蹋,一点一点转过身去,成了背对修蒙。

这下更好了,修蒙从后面一抱,一手揉着奶子,一手拿着水笔捅屄,搞的刘爽全身软绵绵,几乎是仰躺靠在他的身上。

小钟冷不丁听到“咕叽咕叽”的水儿声,还以为是昨天晚上跟蒋芸日的太晚,疲劳过度出现了幻听,掏掏耳朵发现声音有些不对,顺着转头看过去,连他都吓了一跳,只见刘爽软软靠着修蒙身,T恤撩到胸口上方,两个沉甸甸的豪乳暴露在外,被捏的都快变了形。下面两条白腿左右分开,两片蝴蝶屄大敞四开,红嫩嫩的淫肉夹着一根水笔,在屄里不停的进进出出,磨得水儿声“咕叽咕叽”。

浩倡正在闷头想题,愁的头发都掉了几根,被小钟一碰,不耐烦的哼了一声回头,两只眼睛瞬间就直了,张大嘴巴瞠目结舌,几乎连小舌头都能看见。

刘爽正爽呢,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一睁眼就看见两个男生视奸自己,羞得连忙捂脸夹腿,却被修蒙在奶子上轻轻一拍,只得缓缓再次分开双腿,把自己的骚屄展现出来。

“都看的熟了,还怕什么?”修蒙在她耳边笑嘻嘻的说,顺势收起笔,从书包里掏出来一根黑黝黝的假鸡巴!

“这个不行,这个不行……”刘爽是真的怕了,大眼睛里眼泪直打转,可怜巴巴的回头哀求。

修蒙却铁石心肠,在她肥屁股上一扭,假鸡巴沾沾淫水,噗的插了进去。

这假鸡巴的粗细长短和水笔不可同日而语,捅的刘爽闷哼一声几乎叫起来,死死咬着胳膊才没出声。紧接着就是一连串飞快的抽插,粗大的假鸡巴瞬间直插到底又用力拔出,不停带动摩擦,屄口上的红肉都被一进一出带的翻翻滚滚卷了出来。

大庭广众之下,暴露在两个男人的视线当中,骚屄被飞快的抽插,羞辱的难堪和异样的刺激,让刘爽短短两三分钟就达到了高潮,随着假鸡巴突然往外一拔,仰起头张大嘴巴如同离开水的鱼,痛苦的无声抽噎中,一股晶亮亮的淫水顺着紧绷挺起的屁股激射而出,落在目瞪口呆的小钟和浩倡桌子上,连试卷都打湿了一片。

见她身子不停颤抖到了高潮,修蒙才满意的收回手,顺便在奶子上一扭:“骚奴,舒服了吧?”

刘爽勉力转回身体,伏在桌子上小心翼翼的大口呼吸,好容易喘匀了气息,才一脸满足的轻轻点头:“舒服、舒服了……”

可这还不算完,修蒙看看手里的假鸡巴,摇摇头掏出个小号的塞进刘爽的屄里,才吩咐:“把内裤穿上吧。”

刘爽强忍着屄里假鸡巴带来的酸胀,蹑手蹑脚的缓缓穿上内裤,当内裤顶上假鸡巴,忍不住又轻哼一声,伏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了。

“可是,你弄湿了小钟和浩倡的试卷,怎么办呢?”修蒙像是恶魔一样,引导着在深渊中不停坠落的刘爽,“一会儿下课之后,是不是应该向他们表示歉意呢?”

刘爽点点头,迷迷糊糊的说:“是、是的。”

修蒙扯起嘴角一笑:“道歉的话,露出奶子是起码的礼仪,一定要记得哟……”

………………

当然,小钟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隐瞒去了自己的痕迹,只说修蒙在教室里课堂上调教刘爽的情况。

然后咂咂嘴,还是满回味刘爽夹着腿过来道歉的搞笑样子,以及那对大奶子的味道的。

袁乔幽早已听傻了眼,期期艾艾低声说:“你们、你们都这么开放的么?”

小钟摇摇头。相对于他媳妇那个暴露狂,以及修蒙刘爽这天造地设的一对,他觉得自己真的不太开放,起码他是真没那个胆子敢在那种环境下给苏景手淫。

当然苏景对这个是十分期待的,恨不得在全班围观下装作完全不知道的手淫。

袁乔幽悠悠的叹了口气,低下头看着自己裙子里小钟的手,咬着嘴唇轻轻的叫:“你能不能、把手挪开……”

小钟摇摇头,笑眯眯的说:“不能。”

内裤已经拨到一边,灵巧的手指伸进桃花密林,不停拨动阴蒂,夹起阴唇左右扯弄,时不时在穴口摩擦,让袁乔幽勉力捂着嘴巴才没有呻吟失声,最后甚至已经忘却了自己的处境,闭上眼睛开始享受在教室里手淫的强烈刺激,渐渐堕入快慰的深渊。

但就在这将要达到最巅峰的时刻,小钟却收回手去。

强烈的失落感袭来,袁乔幽迷茫的抬起头,看看前面宣布下课的老师,三三两两起身的同学们,贝齿咬着嘴唇,心底猛然涌起一阵不甘。

袁乔幽拍拍火热的脸颊勉强镇定心神,强行掩饰满面的春情,悄悄整理一下衣服准备离开,却被小钟轻轻拉住:“别急。”

“怎么?”袁乔幽有些糊涂,“这已经最后一节课了,你不吃晚饭吗?要不,咱们去吃烧烤怎么样?”不愧是天府之国的娇女,说到吃,顿时精神百倍。

小钟看着沙丁鱼洄游一般挤出小小教室门的同学,轻轻按着她的腿,笑得高深莫测学着太2真人的口音:“不要急,慢慢来……”

袁乔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稀里糊涂的看着教室里人走的一干二净,小钟颠颠跑过去仔仔细细锁好门,站在讲台上冲她招手。

“你干什么啊?”袁乔幽莫名其妙的走过去,站在讲台边抱着膀子警觉地问,“又动什么坏心思?”

小钟笑嘻嘻的问:“你以前看过日本片么?”

袁乔幽有些糊涂了:“看过啊,白塔、李狗嗨、东爱、深夜食堂……”说起这个,她平常忙工作,也没个男朋友,没事在家就是追番刷剧,倒是如数家珍。

小钟摇摇头:“那你看没看过教师片?”对这个,他也了如指掌,“比如大桥未久老师、冲田杏梨老师、仁科百华老师、苍井空老师……”

前面几个袁乔幽当真没听过,但说到苍井空顿时反应过来,反手锤他两下:“你好坏啊!”

“你别说你没看过啊。”小钟笑嘻嘻的抱着她一阵揉搓。

袁乔幽被他抱着,身子都酥了,红着脸微微点头——这都9012年了,谁还没看过个小黄片不是。

小钟笑得越发淫荡:“那你看没看过,大桥未久老师在教室里被色狼学生侵犯中出的呢?”

袁乔幽一愣,虽然并不知道大桥未久是哪位,但类似的片子倒真是看过,教室里无助的女老师被坏学生淫辱玩弄,甚至……她突然抬起头,结结巴巴的说:“你不会……你不会……”

“为什么不呢?”小钟转到她背后猛地一掀裙子,穿着白色内裤、内裤上还洇湿着一片水渍的丰满臀部和大腿顿时露了出来,在惊叫声中一拍,“你再大点声,让校长同学们都来看看。”

袁乔幽登时闭嘴了,两手撑着讲台低声叫道:“不行!这里不行!咱们、咱们去我办公室好不好……”

小钟却不回答,扯下内裤把脸埋进了臀肉当中,舌尖在屁眼上一点,袁乔幽顿时一抖:“别,那里脏,那里……哦!”

想要夹紧双腿,小钟的手已经绕过大腿来到阵前,中指拨开阴唇在淫肉上一抹,袁乔幽便发出了悲鸣:“别,不要啊……”

“不要?”小钟起身笑嘻嘻的问,“说是不要,可身体很诚实哟,你看。”举起手在她脸上唇上抹来抹去,“这是什么?”

袁乔幽羞得几乎睁不开眼,竭力躲闪,却挣不开小钟有力的臂膀,反而扭动中被趁势攻进了胸部,胸前的衬衣蹦开扣子,大手肆无忌惮的推起奶罩,捏住奶子使劲揉搓,另一手勾着小屄不停抠挖,弄得浑身酸麻酥软,勉强靠着讲台才没倒下去:“不行,不行啊……”

“袁老师,事已至此,你就从了吧。”小钟捻捻手指上的淫液,拉着她一只手放在裆下,“你摸摸,这宝贝都硬成这样了,不消了肿,我怎么出门?”

触手之处,火热巨大,一只小手几乎掌握不过来,含在手心里还突突跳动,不停宣泄热情活力。

这正是那根让袁乔幽又爱又恨的大鸡巴。爱的是有了它,自己就能享受到女人的美好滋味,恨得是有了它,自己无时无刻不想要它,却又难以接触。

“这东西好不好?”小钟的低语如恶魔的诱惑,引诱着她心底最渴望的冲动。

“好,好……”袁乔幽目光迷离,沉浸在这刺激疯狂的淫戏之中,享受着上下齐攻的美妙快感,小手轻轻撸动着鸡巴,只是心底残存的理智还在呐喊:不行!这里是教室啊!你为人师表,怎么能在这里和自己的学生……

但一切都被小钟霸道的话语击碎:“现在,就在这里,我要你!”说着,鸡巴突然脱离了掌握,冲向早已泥泞不堪的阴户,瞬间刺破一切阻碍,穿入早已饥渴难耐的淫穴。

“唔!”袁乔幽仰头发出了激昂的悲鸣。

“啪啪啪啪啪啪”男人有力的操干冲击,交合的地方被撞得啪啪作响,巨大的鸡巴飞快拔出又全力冲入。

袁乔幽上半身伏在讲台上,鬓发散乱衣衫不整,敞开的西装下衬衣崩解,白色的蕾纱胸罩推到锁骨下方,两个奶子垂在空中,随着身体的耸动前后摇摆。齐膝裙倒卷起来遮在腰上,黑色的高跟皮鞋支撑起笔直修长的美腿,雪白的臀肉之间,一根粗长的暗色巨物反复不停抽出插入,男人健壮的腰胯撞击臀肉压瘪又圆。

“哦,哦,哦,哦……”袁乔幽呻吟起来,似乎早已忘了这是哪里、自己是谁,只知道挺起翘臀迎接小钟的操干,只想让那一团火热冲的更深更猛,满足自己几乎无穷尽的欲望。

小钟双手抓着臀肉,边日边叫:“爽么?”

袁乔幽迷迷糊糊的回答:“爽,爽!”

小钟又问:“袁老师,喜欢我的鸡巴干你的骚屄么?”

“喜欢,喜欢……”袁乔幽下意识的顺口答音,“喜欢小钟的鸡巴,干老师的骚屄……”

小钟大乐,用力一拍臀肉:“课堂上说脏话,扣几分?”

“呜!”袁乔幽猛然醒悟过来,捂着脸呻吟一声,“扣……扣3分……”

小钟变魔术一样从口袋里掏出签字笔来,撩起小西服的下摆,在腰间找个地方写:扣3分。

“这就7分了。”小钟啧啧连声,日的越发畅快,“袁老师,你这不到两个礼拜就扣了7分,按照这个速度,一个学期18周下来,你还得欠30分出来。这不行啊。”

袁乔幽弱弱的说:“那、那你也得给老师加分的机会啊。”

小钟笑着说:“也对。那你说,怎么加分?”

“哦,哦……哦哦,我想想,我想想……”袁乔幽身子一耸一耸,强烈的快感扰的脑子一团混乱,哪里还想的出来,“要不,你说怎么办……”

小钟眨眨眼睛:“这样吧,内射一次加2分,口爆一次加1分,颜射加1分,屁股里面……”

袁乔幽吓一跳,忙叫:“屁股不行,屁股不行!”

“屁股3分哟。”小钟悠悠的说。

袁乔幽还是摇头坚定拒绝:“不行,这个不行。”

“好吧。”小钟笑嘻嘻的问,“教室里2分,你办公室1分,我家不给分……今天你想得几分?”

袁乔幽忍着羞娇声说:“我这几天快来那个了,你……你射在里面吧……”

小钟嘿嘿一笑:“我说你今天这么香呢,原来是快来月经发情呢。”

“你、你才发情了。”袁乔幽突然问,“我真的那么香?”

“当然是真的。”小钟低下头嗅了嗅,“平常还好,越是日的美了,这香味就越浓。嗯,真香……”

袁乔幽心里美滋滋的:“那我不成了香香公主了?哦哦,哦哦……你要是喜欢闻,就……哦,就使劲,就更香了……”

小钟几乎笑出声来:“想让我日,还说得这么清丽脱俗,你也算是了不起了。”说着加快速度,日的袁乔幽哼哼唧唧呻吟不停,而随着高潮来袭,小钟突然闻到了一股极为浓烈的女人香气,不知从何处扑面而来沁人心脾令人陶醉万分。

高潮退去,袁乔幽嗅嗅鼻子,喜道;“我也闻到了……以前没在意,果然很香。”

小钟退出鸡巴,在翘臀上轻轻拍了一下:“你这辈子日过几次?”

袁乔幽忙夹紧腿不敢让精液流出来,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嗔道:“你说几次?我的处女身都葬送在你身上,还有脸问我。”看时间已经快6点了,忙推推小钟,“快走吧,等他们吃完饭回来上自习,看见咱俩这样可不好。”

“走……”小钟转转眼珠,突然问,“你晚上在哪住?”

袁乔幽叹了口气:“宿舍呗,房价这么高,这点可怜巴巴的工资又不舍得租房,可不就回去挤宿舍。”

小钟搂着她的腰低声说:“我家晚上没人……”

袁乔幽脸腾的一红:“你先吃饭去吧。我……我晚上过去。”

“那我先吃饭去。”小钟点点头,在她脸蛋上一摸,“晚上早点来,咱俩一起晚自习……”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