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云如风(第二部) (6) 作者:wd01983125

.

【江云如风(第二部)】

作者:wd019831252020-9-1发表于S8

第六个章:夫の目前犯:服务生

吕成龙是丽晶大宾馆的领班,生的相貌堂堂,只可惜读书不行,初中毕业后就到酒店工作,干了将近十年,成为了客房服务领班,手底下管着二十几个服务生,也算是小有成就。

今天酒店里来了奇怪的2男2女,都很年轻,男的长相不错,女的更是好看的过分,尤其那丰胸豪乳一个赛一个的大,初夏的衣衫几乎难以遮挡,随着轻快的走动仿佛随时跳跃而出,大堂里不管是服务生还是客人,一个两个几乎都看直了眼。

而两个女生见他们这么色相并不羞怯,反被逗得咯咯直笑,胸前的大凶器越发颤颤巍巍、勾魂夺魄。

可能是大学同学结伴出来旅游吧,真好看啊……吕成龙镇定心神,一巴掌拍在身边的小服务生后脑上,没好气的说:“看什么呢?还不过去拎行李!”说着亲自上前,露出得体的职业微笑,“4位客人,很高兴为你们服务。”顺手接过行李,在两位女士的小手上一蹭,抚摸那柔嫩滑腻,心中又是一荡。

送回了房间,吕成龙恋恋不舍的回到休息室,连声赞叹:“还是大城市好,这姑娘一个赛一个的水灵灵娇滴滴。”

有个服务生捧起了哏:“这要是让我日一次,少活10年也划算。”

吕成龙自嘲笑笑:“看身份证是江南的,估计是五一自驾游,路过咱们这小地方,日一次……嘿嘿,想着吧。”躺在小床上,双手枕在脑后,悠然神往,“这俩奶子,真大啊……”

晚上9点多钟,看看所有预定客人都已入住,吕成龙松了口气,冷不丁电话响起,接线员说3306的客人要一打啤酒送去上去。

心中一动,吕成龙急翻登记簿:“是那个大奶客人的是吧?”

“啊?”正在清点啤酒的小服务生都听愣了,然后就看到吕哥亲自提起一件啤酒往外走,不由得好奇,“吕哥,得好几年没亲自送东西上客房了吧?” 另一个人哈哈大笑,拍拍他肩膀正要说话,又听到电话响,忙接起来,又怔怔的放下:“3308?”

吕成龙提着啤酒来到3306房门外,正正衣冠踌躇满志正待敲门,抬头却看到门虚掩着,侧耳静听,还能听到里面传出哗哗的流水声。

这是?吕成龙一愣,放下啤酒悄悄推开门,顺着水声蹑手蹑脚往里走,到卫生间门口探头一看,就看到一个童颜巨乳的小美女正在冲洗淋浴,手捧着奶子细细揉搓,雪白的沐浴乳泡沫映衬着大奶子越发洁白细腻,随着水流流过蜂腰翘臀,在光滑的皮肤上流下道道水渍。

吕成龙眼睛直勾勾望着,不由得暗吞口水,只是出于职业道德,缓缓退了出去,拎起啤酒不急不缓敲门:“女士,您要的啤酒。”

“进来吧。”浴室里传来清脆的声音,小美女似乎毫不在意自己正在洗澡,而卫生间还开着门,“放在桌子上吧。”

把酒放好,吕成龙靠在卫生间门口探头探脑,瞟着里面的美人出浴,随口问:“需要我帮您打开么?”

“哦,稍等。”水声停了,传来悉悉索索擦拭身体的声音,吕成龙忙后退两步站在桌子旁边,一本正经的看着小美女裹着浴巾赤着双足款款而来。

那浴巾似乎有些短,上面露着大半个酥胸,深深的人生事业线在灯光下一览无遗。下面仅仅遮住丰臀,两条细嫩的美腿亭亭玉立,纤纤玉足上红色的豆蔻站在浅色的地板上更显俏皮。

“咕嘟!”吕成龙忍不住暗吞口水,眼睛不由自主的瞄瞄上面的豪乳,望望下边的美腿,“女士,你……你别冻着。”话一出口,恨不得自抽耳光。

小美女不禁莞尔,俏生生的走过来,探头看看啤酒,笑吟吟的说:“请帮我把啤酒打开吧。”娇吟清脆,悦耳动听,光听声音,吕成龙即便自诩见过世面,身子也酥了半边,痴痴盯着那胸那腿几乎挪不开眼神,胡乱答应一声,伸手抓起一瓶啤酒,掏出起子颤抖着四五下才打开。

见他的囧样,小美女嘻嘻一笑,结果啤酒仰头喝了一口。随着动作,饱满的胸口高高挺起,越发显得宏伟壮观。

也不知是喝的急还是怎么,黄褐色的啤酒沫顺着嘴角滴落出来,顺着下巴缓缓流过脖颈,流进雪白的海沟。这时候,小美女才后知后觉的伸手抹抹胸口,把遮体的毛巾抹的又低了一分,几乎是挂在了高耸的奶子上,几乎连浅粉色的乳晕都能窥到,再往下一点就是奶头。

但小美女仿佛毫不在意,抹抹嘴巴打个酒嗝满足说道:“好爽!”抬头看看吕成龙正痴迷的盯着自己胸口,仿佛是有些害羞的侧侧身子,脆生生的说,“帅哥,你要不要陪我喝一杯?”

吕成龙如梦方醒,暗自舔舔嘴角的口水:“不了,我们有纪律。”

小美女却凑过来,小手在他胳膊上一搭,一双媚眼水汪汪的勾着人:“你不服从客人的要求,算哪条纪律?”

吕成龙低头看,满眼都是两个大奶晃啊晃的,不由自主的弯下腰去……倒不是想干什么,只是裤裆里的鸡巴硬了起来,被紧身的西装裤勒的难受。热血上头几乎要流鼻血来,再也顾不得什么,他探手抓着小美女的毛巾一扯,顿时一个白花花的身子展现眼前,贪婪地看着那饱满的巨乳,纤细的腰肢,挺翘的肥臀,浑圆的美腿,还有那男人最渴望的神秘地带,乌黑柔软的阴毛修剪的整整齐齐,遮不住粉嘟嘟的桃源蜜穴。

“啊哟……”小美女叫了一声,却叫的满是春意盎然,双手抱胸笑吟吟的问,“你怎么能扒光客人的衣服呢?”

只是这样两条胳膊交叉抱胸托起奶子,反而更显巨大豪迈,吕成龙眼睛直直的盯着,探手抓过去一手一个几乎掌握不住,手心里含着奶头,还有大量的白嫩乳肉从指缝中挤压出来,叫道:“骚货,你他妈是不是勾引我?”

被人抓着奶子揉搓,小美女也毫不在意,反而挺起胸嘻嘻的笑,细声细气的说:“你想要强奸客人么?纪律上写没写不许强奸客人?”说着冷不丁伸手一掏,有些小惊喜,“呀,这么大?”

吕成龙精虫上脑,不管不顾的脱掉裤子,露出硬似铁坚如刚的鸡巴来一抖一抖的叫道:“骚货,你想我怎么日你!”

“个子不小啊……”小美女拿手一摸,估量着也有15厘米,粗细长短正合适,满心欢喜的退两步转身扶着落地窗的栏杆,挺起屁股扭动两下,媚笑说,“我趴在这,你从后面日好不好?我喜欢……哦!”话没说完,就被吕成龙抱住屁股,鸡巴急火火的往屄里一捅,顿时呻吟一声,“哦……我,我喜欢,哦哦,喜欢在这里,哦哦,让人看着你,哦哦,看你日我,哦哦哦,哦哦哦,日我的骚屄……”

站在落地窗前,窗外月朗星稀,仅仅三楼的高度,城市的夜间街景一览无遗,路上不时驶过车辆、路过行人,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一个长发的巨乳美女正浑身赤裸趴在某扇窗户上,被背后的男人一下一下撞击交合,两个大奶子贴着玻璃依然不停晃动。

“爽,爽!”日到酣畅处,小美女美眸紧闭、脸面潮红,甚至主动的摇臀扭胯,迎合着身后男人的冲击,唱响着美妙的呻吟娇啼,“使劲,使劲,用力日我,哦哦,哦哦,好爽,好哥哥,你的鸡巴,日的我好爽,好爽!哦哦哦,哦哦哦,骚屄好舒服,美死了……”

“骚货,骚货,日死你!”吕成龙紧紧抓着眼前的翘臀,操干的节奏越发急促,恨不得每下都要把鸡巴日进这粉红娇嫩的美鲍淫穴最深处,“日死你个骚货!”

“日,使劲日!”小美女气喘吁吁的叫,“骚屄,骚屄就是欠日,哦哦哦,哦哦哦!骚屄欠大鸡巴日,大鸡巴快日,哦哦哦,快用大鸡巴日死我啊……”

“操,骚货,贱货!”吕成龙抓起小美女的长发,抓着她仰起头,“还他妈喜欢让人看你被老子日,操!真他妈贱!”

小美女目光迷离看着路上行人,越发亢奋起来,嘴里胡乱叫着:“我、我喜欢,哦哦哦,喜欢让人看,哦哦,看我的骚屄,看我的奶子,让他们看着我被大鸡巴,哦哦,被大鸡巴狠狠地干,狠狠的日,看我被大鸡巴日的嗷嗷叫,哦哦哦!哦哦哦!快,快,我要来了,快日我啊,大家快看我啊,看我要被大鸡巴日到高潮了啊,啊啊啊……”

凄美婉转的尖叫声中,小美女后背一拱一拱的,屁股猛地向后一撞,把鸡巴整个吞了进去死死咬住。而吕成龙也坚持不住:“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射进来,射进来!”小美女大叫,“都射给我,射到我的骚屄里,热热的精液,都射进来吧!啊……”

吕成龙双手死死扣住那对巨乳,鸡巴顶进美女的身体最深处,狠狠地发射出去,一股又一股,烫的小美女再也坚持不住,整个身子软了下来。

良久之后,吕成龙才依依不舍的拔出鸡巴,心满意足的提起裤子,看着上半身软软的伏在窗户上用力喘息,下半身高高撅起、精液从日的发红的屄口汩汩涌出的小美女,缓缓退出了房间。

回到值班室,坐在转椅上回味着刚才的美妙销魂,听到门响一抬头,看一个服务生神情古怪劈着腿咧着嘴的进来,好奇问:“小岑,你干嘛去了?”

小岑诡异的一笑,摇摇头没说话。

看时间已晚,吕成龙招呼几个服务生轮班睡觉,躺在床上,突然听到上铺的小岑突然轻声叫:“吕哥,吕哥?”

“弄啥?”吕成龙忙碌了一天,晚上又跟小美女一场鏖战,正是休养生息的贤者时间,闭着眼睛问,“耶,大晚上不睡觉,看你个七孙早班咋办嘞。”

小岑低声说:“俺心里有个事,可张嘞,想跟你说说。”

吕成龙睁开眼探头出去往上看:“啥事?”

小岑扭捏说:“刚才去给3308送酒,俺、俺日了个媳子!”

吕成龙一翻身从床上摔到地上,捂着屁股问:“啥?!”

小岑捂着脸叫:“不是俺要日,就是那个媳子,拉着俺日……还,还当着她爷们儿!”

吕正龙神情严肃扒着床沿问:“你好好说,咋回事!”

小岑定定心神,低声说:“你刚走,3308就来电话,要啤酒……”

小岑拎着啤酒上3308,在楼梯口就看到吕正龙在3306那出来进去,等走过去,06房间就关门了。他没当回事,敲敲3308的房门,开门进去没看到人,走到套间卧室里,才看见一个大概二十岁上下的年轻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看足球,听到动静回头招呼他,让他外面留一半啤酒,再拿一半打开拿进去。

小岑打好啤酒拿进去再从卧室出来,就看到一个年轻美女正站在卫生间门口,笑眯眯的看着他。

一看之下,小岑手脚发软差点摔倒在地:只见那女子头发披散,穿着一身红色的渔网情趣内衣,一对豪乳几乎绷不住,两颗红葡萄从网眼里探头探脑,小腹镂空露着打着钉的肚脐,硕大的臀肉肥美无比,内衣下方两根红绳绕过剃的干干净净的下身,反而把当中两片薄薄的屄唇挤了出来。

那美女看到他,只是竖起手指“嘘”了一声,探头看看卧室里男人一边喝啤酒一边看球正全身心投入,歪歪嘴坏坏一笑,伸出手指冲着小岑勾勾,轻声说:“过来,过来……”

小岑哪见过这个,当真看傻了,迷迷糊糊的过去,那美女靠在卧室门边,笑嘻嘻的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大不大?”

小岑僵硬的转转头,知道这美女背后墙的那边,就是那男人所在,手指捏捏那仿佛人间胸器的豪乳,眨眨眼睛。

美女抿着嘴一笑,突然搂着他的脖子,把他按在自己怀里,扯着他另一只手往下摸,一直摸到那两片阴唇上。手指一碰,身子便轻轻一抖,颤声说:“好玩么?”

小岑眼睛越睁越大,用力点头,一只手抓着奶子揉搓,一只手手指不停拨弄阴唇,时不时探进去抹抹阴唇包裹下的屄肉淫洞,抠挖已经勃起挺立的阴蒂,近距离看着美女目光迷离吐气如兰,突然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一般。

只是冷不丁听到房间里男人说:“老婆,你干嘛呢?喝啤酒来。”

顿时吓得小岑浑身一僵。美女镇定自若,眼神示意小岑不要说话,侧头高声说:“你看你的球吧,我没兴趣,在外面玩手机就好了。”

男人不以为意,自顾自的喝酒看球。

美女转回头来,看小岑呆愣愣的样子,噗嗤一笑如夏花灿烂,伸手在他裤裆上摸了摸,抿嘴微笑拉他到沙发上坐好,侧身扭着屁股把屄送到手上让他尽情亵玩,俯下身轻轻解开裤子,扶着还有些软绵的鸡巴,撩撩头发一口含进嘴里。

神经最敏感的地方猛然来到小嘴里,享受温暖湿滑和嘴唇的紧致娇嫩,小岑险些闷哼出声,警觉地看看卧室里面,看里面电视上球赛正酣,暗自松了口气,突然觉得这种行为极为刺激,手上不由加力,狠狠在屄里一抠,抠的美女浑身颤抖“唔唔”的轻叫。

吓得小岑连忙抬头看卧室里只有解说声音和喝啤酒的声音,才又放下心来。

这时候,只要卧室里男人起身探头往外看一眼,就能看见正对着房门的沙发上,他老婆正趴在一个服务生身上,红艳艳的小嘴含着服务生的鸡巴,硕大的屁股一扭一扭的,骚屄里插着服务生的手指不停抠抠挖挖,抠的淫水直往外涌,不多时就弄得手指上一片黏黏糊糊滑滑腻腻。

只是男人的心思仿佛都在球赛上,仰头喝一口啤酒,眼睛不离电视左右,看到高兴处还拍手叫好。

这时候,美女抬起头,用手拨弄两下已经硬硬的鸡巴,挪动身体搂着小岑的脖子,两腿跨坐在他腰上,伸手扶起鸡巴坐了下去。

“哦!”就着淫水,鸡巴无比顺畅的刺破阴唇的阻隔,冲进娇嫩的屄中。美女被这么一顶,终于还是忍不住仰头叹息一声。

这下,屋里的男人终于听到了,扬声问:“老婆,你干嘛呢?”

美女缓缓抬起屁股又缓缓落下,慢慢享受着龟头摩擦淫肉的快感,还不忘高声说:“玩儿屄呢。”

“玩屄?”屋里男人笑骂,“你是没事干了,玩儿什么屄。”却并没有实际行动,依然在看比赛。

美女脸上浮现出满足的神情,一边耸动着屁股,让鸡巴在屄里进出抽查,一边说:“大晚上的,你不日老婆的屄去看球,还不许我自己玩儿么?”

男人哈哈大笑:“玩儿,玩儿,你慢慢玩。对了,刚才那个送酒的服务生不错,要不然把他叫回来,跟你一起玩儿?”

听到这话,小岑吓得浑身发软冷汗直冒,就剩下一根鸡巴泡在屄里,算是全身最硬的地方了。

美女微微有些喘息,便坐在小岑身上前后摇摆起来:“不用你,我自己找他去,让他拿大鸡巴狠狠日我的骚屄,给你戴个大绿帽子。”

男人笑道:“我又不是老陆,对戴绿帽子没什么兴致……别说,老陆就喜欢找点子不三不四的男人去日芃芃,然后他就蹲一边偷拍。”

“哼。”美女动作幅度激烈起来,强自压抑着喉咙里的呻吟说道,“你跟老陆两个变态,哥儿俩谁也别说谁。哼,哼哼……下回,下回我把你捆在床底下,听我我跟别的野男人在床上日屄。”

男人继续笑道:“你捆老陆吧,我没那兴致……哟,好球!”继续投入到比赛当中。

美女动作的越来越大,肥白的淫屁股一起一落,把那一柱朝天的鸡巴整根吞进再整根吐出,淫水把肉棒打的晶莹透亮。两个大奶子上下摇摆,显示着女主人此刻心情十分欢畅。

直到这时候,小岑才抬头看到红色情趣内衣遮盖下,眼前不停晃动的两个豪乳上,一个写着“奶吧”,一个写着“肉壶”。

这越发刺激了小岑的神经,颤抖着伸出双手,抓着两片臀肉用力扯动,尽情享受肉屄尤其是两片阴唇贴合裹在鸡巴上的无上快感。

美女见他主动起来,越发激昂亢奋,叫道:“主人老公,那我跟服务生小哥日屄好不好?”

男人无所谓的叫:“你随便。”

“那我穿着那件红色的情趣内衣日好不好?”

“别闹,看球呢。”

美女舔舔嘴唇:“主人老公,小哥的鸡巴好大啊,哦哦哦……日的老婆好爽啊,小骚屄都要被日坏掉了……哦哦哦,哦哦哦……”不知道是真的还是故意,美女趁机放开嗓子淫叫起来,“一会儿,一会儿小哥还要把他的热乎乎的精液射到老婆骚屄里呢……”

男人笑骂:“你又开始犯贱是不是?自己拿假鸡巴捅屄去,别干扰我。”

美女气喘吁吁的说:“不行,不行,小哥日的老婆太爽了,假鸡巴……哦哦,假鸡巴哪有真鸡巴爽,老婆要小哥的真鸡巴日,骚屄才舒服啊……哦哦哦,舒服,小哥的真鸡巴,舒服……”

小岑心惊胆战,唯恐男人察觉到不对出来,只要看上一眼,估计不当场打出他屎来就算他夹得紧……不过,这样子真刺激啊,当着老公的面日他老婆,甚至日的时候俩人还在一问一答……小岑的鸡巴越发坚挺,抬起屁股不停向上顶,顶的美女越发欢畅,“不行了,不行了,老婆要被小哥的大鸡巴日上天了,哦哦哦,哦哦哦……”

几重的刺激之下,小岑终于按捺不住,死命的向上一顶,稀里哗啦的射了精。

美女夹紧骚屄大叫:“射死我了,射死我了,小哥把精液都射到老婆的屄里啦,好热、好烫、好舒服……”

男人看看已经到了中场休息的时间,终于忍不住起身走出来,看着独自躺在沙发上,手摸着屄一脸回味吃吃笑得老婆,满是疑惑:“你到底干嘛呢?” …………

“就这样,我拎着裤子慌不择路的跑,好险没有被抓到……”小岑幽幽叹了口气,又满是回味,“真爽啊……诶,吕哥?”低头看吕成龙脸上神情变幻莫测,奇怪的问,“吕哥,吕哥?”

吕成龙躺回到床上,枕着手看着床板失神一会儿,突然浮现出奇妙的笑容:“快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

“你个骚货。”小钟笑骂一句摸摸裤裆,“听得我都硬了。”

苏景扬起小脸满是春光,掀开裙子轻轻扭动屁股,跳蛋的线头在股间若隐若现:“日了你们系办主任这么多次,还站的起来么?”

小钟掏出鸡巴送到她嘴边:“站的起来站不起来,就看你行不行了。”

苏景笑嘻嘻的含进嘴里,含混的说:“还是老公的鸡巴好,唔唔,又大又硬,比谁的都好,唔唔唔……诶!?”

俩人欲火升腾正待行动,突然“咣当”一声房门声响,顿时吓了一跳:“哪位?”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