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云如风(第二部) (15) 作者:wd01983125

.

【江云如风(第二部)】

作者:wd019831252020-9-11发表于S8

第十五章:公交车

老何奶奶念念着苏景,但苏景确实忙得很。不仅老何奶奶好久没看到她了,就连小钟可能都得一个礼拜直到周末才能看到她一次。

不巧的是,这次苏景回家来,小钟又不知道跑哪浪去了。

“累死我了……”回到家,苏景把手包一扔,往沙发上一躺,长长的吐了口气,“舒服啊……”

心甘情愿沦为资本家工具人的修蒙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解决了一个剪辑问题之后,回头看她一眼,面无表情的回去继续工作,顺口说:“你屄露出来了。”

“露就露吧,懒得动……”苏景一条腿架在沙发靠背上,一条腿当啷在外面,带的短裙撩起来,露出没穿内裤的肥屁股和小骚屄,却完全不当回事,闭上眼睛养神,“累死了。”

等了会儿,又说:“累死我了。”

修蒙正在一帧一帧看画面修补镜头,看完了就跟团队沟通,噼里啪啦打字头都不抬。

又等了会儿,苏景睁开眼睛又叫:“累死我了!”

修蒙一点反应都没有。

苏景很无奈,只好开口问:“小钟呢?”

修蒙回头很奇怪的看她一眼:“不知道。”

“这种马,又跑哪传精去了。”苏景撇撇嘴,又问:“大爽呢?”

这个事情修蒙是知道的:“去俱乐部找乔老爷玩儿去了。”

苏景有些懵,觉得自己几天没回来,仿佛被信息隔离了一样,好奇地问:“乔老爷是谁?”

修蒙又打了几个字,满意笑笑,才说:“袁乔幽,小钟的系办主任。人送外号乔老爷。”

“老处女?怎么成了乔老爷了?”苏景越发好奇了:“她们俩怎么混到一起了?”

修蒙在等团队改片,暂时无事,转过身来跟苏景聊天,也当歇歇脑子:“一个抖S,一个抖M,混在一起不是很正常么。”

“啊?”苏景眨眨眼睛,惊讶问道:“袁乔幽那老处女,还是个抖S?”

修蒙点点头,还挺高兴:“对啊对啊,这段时间最有名的就是她,整个俱乐部的头牌名人。”扭头看看,说道,“你把裙子放下来行不行?露着屄舒服啊?跳蛋都快掉出来了。”

“都快热死了,到家了不得凉快凉快。”苏景白他一眼,手在屄里掏啊掏的,掏出跳蛋随手扔到一旁,“你又不是没日过。日的时候恨不得鸡巴扎里不出来,现在就嫌弃了?”她对SM俱乐部没什么兴趣,转过话题问,“那小文呢?怎么也没回来?”

“搞对象呢,得晚上九十点钟才回来。”说到这里,修蒙叹了口气,“你有空的话,跟你这个小姑子说说行么,既然跟人家刘良浩处朋友,就好好的处,该上床就上床吧。”

苏景好奇问道:“怎么?他们俩还没上床呢?”

“没有啊!”修蒙不由得叫苦连天,“二小姐跟刘良浩亲亲摸摸的起了性,又不肯跟他上床,回来之后就拿我跟小钟泄欲……”说到这里,连连摇头,“我这天天伺候着三姑奶奶做片子,好容易休息会儿,还得伺候二小姐日屄,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啊!要不然你以为为什幺小钟宁可待在宿舍吃狗粮也不回来?”

苏景笑眯眯的啐他一口:“活该,你们不都馋人家二小姐身子么?这次让你们日个够。”

修蒙险些掉下泪来,双手乱摇:“不日了,不日了,再日就死了。反正片子也做的差不多了,等护照办下来,我们就去美国参展去了。”

“呀!”苏景睁大圆圆的眼睛,叫道,“你们打算参展去?”

“嗯!”修蒙用力点头,“二姑奶奶去办手续了,应该是下周就走。”

苏景想说我也要去,只是想到自己天天一堆破事没完没了,又有些垂头丧气说:“算了,祝你们一路顺风吧,争取拿个大奖下来。”

“承您吉言!”修蒙抱拳拱手,畅想着一片成名。

“对了。”苏景坐起来,问修蒙,“小钟待在宿舍吃狗粮是什么意思?”

修蒙歪着头看着她:“小钟是你老公,我不是。”

苏景挥挥手也很无奈:“天天实在太忙,有时候就跟他发微信,顶多晚上一起吃个饭,日屄都没工夫,哪还知道他在宿舍吃什么狗粮。”

修蒙叹了口气:“也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不过说到这个事情,他也来精神了,笑道,“谢荣跟他女朋友,那个什么晓曼来着,昨天晚上以为小钟不在宿舍,跑回来打炮,结果让小钟看了个现场……”兴致勃勃的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拉上去给苏景看。

苏景去过小钟的宿舍,是那种下面写字台、上面床的样式,一看就知道确实是现场直播,小钟是躺在自己床上躲在被子里,把手机探出去偷拍。而且由于房间里只开着一小台灯,显得画面黑乎乎的,角度也比较一般。

不过这种偷拍反倒最合苏景的心思。

………………

画面上,谢荣和凌晓曼先是滚在床上亲嘴,亲着亲着谢荣的手就不老实了,直往衣服里面钻,然后凌晓曼T恤胸口那里一鼓一鼓,揉的她不停地喘息,伸手在谢荣屁股上又是摸又是掐,紧接着拉下短裤,扶着鸡巴不停撸动。

然后谢荣把凌晓曼抱到自己胸前,也不脱衣服,就这么女上男下的开始操屄。过一会儿可能是姿势不太舒服,俩人挤在床上换个位置,从侧面开干。

伴随着床铺吱吱嘎嘎响,凌晓曼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哦哦哦,哦哦哦……”

谢荣一边干,一边揉奶子,一边还调笑:“叫的这么痛快,老公的鸡巴大不大?”

凌晓曼捂着脸哼哼的不说话。

谢荣狠操几下,在凌晓曼尖尖的奶子上一捏:“说啊,老公的鸡巴大不大?”

凌晓曼越发害羞了,可鸡巴在身体里不停操干,强烈的快感刺激,还是让她打开心房,低声说:“大……大!”

谢荣嘿嘿笑道:“老公哪里大?”

凌晓曼闭上眼睛,鼻音重重的娇声说:“唔,你坏死了!”

谢荣继续逗她:“说啊,要是不说的话……”屁股一缩,粗粗长长的鸡巴抽了出来,躲到一旁。

凌晓曼屄里顿时一空,空虚的感觉十分难受,扭着身子忙用手去捞:“老公……”

谢荣一脸淫笑,躲着凌晓曼的手低声说:“说啊……乖,说吧,要是不说的话……不乖的小女孩,不可以享受哦……”

凌晓曼欲火焚身,只想着赶紧让那大东西回到体内,羞羞的轻声说:“老公……老公的鸡巴,大……唔……”

“嘿嘿,这就对了……”谢荣笑得特别贱,鸡巴重新塞回去,一下一下捅的凌晓曼窈窕的身子一耸一耸,两条长腿高高举起不住摇摆,满脸都是淫欲的潮红:“啊,啊……”

谢荣又问道:“大鸡巴,干的爽不爽?”

凌晓曼轻轻点头:“啊,爽……爽……”

谢荣伸手到胯下,揉着阴蒂笑道:“骚屄舒服么?”

“哦,舒服,舒服……”凌晓曼眯着眼说道。

谢荣继续逗她:“哪里舒服?”

鸡巴进攻着小穴,手指玩弄着阴蒂,凌晓曼脸蛋越发胀红了,娇羞的轻声叫道:“那里,那里舒服……啊,舒服……”

“哪里啊?”谢荣加快了节奏,震得床铺嘎吱嘎吱想,继续问,“哪里舒服?”

凌晓曼羞得抬不起头来,下身舒爽的快感一波波袭来,不停冲击道德的防线,努力维持着自己淑女的形象,低声叫:“你坏死了啊……就是,就是下面……下面那里啊……”

谢荣一鼓作气,飞快的搓弄着阴蒂问:“这是哪里?”

“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不行了啊……啊啊啊……”凌晓曼手捂着嘴巴,唯恐叫的太大声被隔壁听到,可被心上人不停地淫语挑逗,这样疯狂的刺激快感,让她本就濒临崩塌的理智,终于渐渐打开了缺口,“小屄……这个是小屄啊……”

“那么,老公现在正在做什么呢?”谢荣轻轻的笑,仿佛像是恶魔的低语,撕扯着凌晓曼理智的遮羞布。

“正在,正在……哦哦,老公正在……”凌晓曼闭上眼睛,沉浸在性欲的极度快感当中,喃喃的呻吟叫道,“老公,正在用大鸡巴……呜呜,用大鸡巴,日老婆的小屄……日老婆的小骚屄啊……哦哦哦,哦哦哦,舒服死了……哦哦,老公……”

凌晓曼仿佛八爪鱼攀上岩石,奋不顾身的投入到灵肉交融的甜美当中,用力亲吻着谢荣的脸,主动把小香舌送进爱人的口中:“唔唔,老公,爱我,呼呼,唔唔唔……”

床儿嘎吱嘎吱响,肉儿碰碰啪啪撞,谢荣的腰像是装上了电动小马达,粗粗长长的鸡巴来回往复在那饱含淫汁的美穴中进进出出,日的凌晓曼魂飞天外欲仙欲死,咿咿呀呀轻吟低唱叫个不停。

足足半个多小时之后,谢荣才终于在凌晓曼的哀哀求饶中一泄如注。

凌晓曼拿纸要擦,却被他拦住,起身用手机拍那精液四溢的淫穴。

凌晓曼浑身疲乏不堪,拦不住他,也就随他去了,躺在床上分开腿,轻声娇嗔道:“你可坏死了,日完了还要拍照……”她抿着嘴,俏脸上浮起一朵红云,“……好看吗?”

谢荣连连点头:“好看!”

凌晓曼用脚把他勾过来搂在怀中,欢欢喜喜的亲一口:“咱们睡吧……”

俩人相拥而眠。正要睡,凌晓曼突然想起来什么,问道:“小钟不会冷不丁回来吧?这要让他看见……”

“不会。一般他不在宿舍睡。”谢荣搂着她笑道,“平常他在自己家住,偶尔上课忙才来宿舍睡。再说……”

凌晓曼身心大满足,闭着眼睛本要睡着了,听他这么个“再说”,有些好奇:“怎么呢?”

谢荣笑道:“他那根鸡巴,天天晚上闲不住,这时候没准不知道跟谁做活塞运动呢。”

这种话题对于一般人家的女孩来说口味有点过于重了。凌晓曼大羞,轻轻打他一下:“呸,你胡说什么呢!”

谢荣却哪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很认真的说:“就我知道的,不算苏景,他起码十几个炮友,一个礼拜都轮不过来一遍。”

凌晓曼听傻了,张大嘴巴问:“真哒?!”

画面明显一抖,充分体现了小钟的心情。

谢荣却不知道小钟就在旁边躺着,说道:“他是公子哥的出身,长得好,鸡巴又大,又会哄女人开心……”嘿嘿的笑着,挑着凌晓曼的下巴,“小骚货,要不要试试?”

“呸。”凌晓曼锤他几下,羞怒说道,“混蛋,哪有你这样的,让他……那个什么我,你也不怕戴绿帽子。”

“就这么一说。”谢荣搂着她,笑眯眯的按着手,“聊闲天呗……”

“呸。”凌晓曼又啐他一口,突然满是怀疑,“你这混蛋,是不是有什么坏念头?”

谢荣怔了怔:“什么坏念头?”

凌晓曼亮晶晶的眼睛盯着他:“你们男生之间,是不是喜欢玩儿什么换妻游戏?”

其实这真是冤枉谢荣了,他是真没这个想法,没口子的叫起屈来:“别胡说!”

凌晓曼气哼哼的叫:“我就知道,你就是看苏景奶子大屁股大童颜巨乳,想要趁机……”

谢荣哭笑不得说道:“胡说八道,我就喜欢你这高个大长腿的英姿飒爽,不喜欢苏景那样的……也就是小钟才喜欢,我不喜欢,不喜欢。”

“就是,苏景那小矬胖子哪里好,就是奶子大点……”凌晓曼这才转怒为喜,笑眯眯的抱着谢荣:“行啦行啦,谅你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贼胆。赶紧睡吧,明儿一早还得躲宿管……你个混蛋,去酒店多好,省的还得这么提心吊胆的……”

谢荣笑道:“酒店多没意思,这才刺激呢……诶你说,要是小钟这时候推门进来怎么样?”

凌晓曼哼了一声:“还能怎么样,丢人现眼呗……快睡吧……咦,你好臭,快洗洗去!快点快点!”

三五脚把谢荣踢下床。谢荣无可奈何,晃晃荡荡的去卫生间洗澡去了。

然后,就看到凌晓曼悉悉索索的套上衣服裙子,悄咪咪的下床来,站在小钟的床前,侧耳听听卫生间里哗哗的水声和谢荣荒腔走板的歌声,咬着牙拍拍小钟的被子:“孙贼!你看够了没有!?”

小钟大惊:“诶?!”

视频到此为止。

………………

“哈哈哈哈!”苏景笑得前仰后合,“小钟这别色,死形咯……哈哈哈!”好容易喘匀了气,又有些郁闷,“这混蛋,这么好看的东西,为什么不给我发一个。”

修蒙笑道:“他偷窥人家操屄,让人发现了还被打出来,给你发做什么。”收起手机看看电脑上文件还没回来,继续聊天,“你要是爱看,蒋大小姐那有的是,找她要呗。”

苏景摆摆手说道:“不不不,偷拍看的就是个真实。小羽那都是自拍,没意思。其实前面老谢跟晓曼日屄也就那么回事,倒是最后那个场面真棒。” 修蒙作为专业导演,深感此言大获我心,连连点头:“对,关键就是代入感,越真实越有代入感。要不然好的演员片酬这么贵呢,就是表演的让人看不出来是在表演。”

苏景兴致勃勃的问:“你还有什么这种偷拍的片子?”

修蒙怔了怔,摇头说:“没有。绝大多数的片子就是挂着偷拍的名,实质上还是安排好的演员。”

这让苏景有些失望,回忆起刚才的情景,忍不住舔舔嘴唇,大眼睛扑朔扑朔的勾勾手指:“诶,修蒙你过来……”

修蒙警惕心大起,双腿夹着凳子连退两步:“干什么?”

苏景冷哼一声:“凌晓曼那贱婢,竟敢说我是小矬胖子……”

修蒙连连摆手:“那是你们的事情,跟我无关!”

苏景低下头,又抬头,一脸的楚楚可怜,眼睛里仿佛蒙着一层雾气做西子捧心状,捧起胸前的大奶:“难道……难道你们男人就不喜欢这大奶子么……”

修蒙头摇的拨浪鼓一样:“别!姑奶奶,你放过我吧,再榨我就成人干了。不行,绝对不行。”

苏景大怒叫道:“姓修的,你什么意思!瞧不起我?”

修蒙双手捂裆誓死不从:“下次,下次。”顺手拿出来个假鸡巴递过去,“您受累,自己玩儿吧。”

苏景接过假鸡巴,恨恨的瞪他一眼,满是蔑视:“怂样,还是不是男人。”

修蒙无所谓的耸耸肩:“目前来看,不是最好。”

噎的苏景没话说,骂一句“禽兽不如!”,气愤愤的洗澡上床敷面膜睡觉。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睡得正香,突然感觉自己被推了几下,有人叫:“嫂子?嫂子?”

微微睁开一只眼,看蒋涵文一脸乖巧笑,含混问道:“什么事?”

蒋涵文笑得如同小哈巴狗,哈哈的说:“嫂子,借我车开开呗,今天我和良浩还有几个同学去山里搞社团活动……”

苏景昨天晚上玩假鸡巴睡得挺晚,还迷迷糊糊的,挥挥手翻身继续睡觉。

半个小时以后,冷不丁翻身起来:“诶?你把车开走了,我怎么办?”

穿着拖鞋踏踏踏出去看,修蒙也不在,不知道跑哪去了,这让苏景越发郁闷,又不能食言再让已经出发的蒋涵文回来,哭丧脸挠挠头。

至于小钟,这货没车,也不会开车,天天小黄车代步,根本就没法指望。

可她跟人约好了,今天要去谈一笔赞助业务——就是那次车展上认识的秃顶老板,苏景作为学生会副主席,需要经常跟各大企业打交道化缘拉赞助。

这倒不是说学校没钱,连学生会的经费都掏不起,只是锻炼学生干部的一种方式,拉来多少赞助,都归学生会开销罢了。

今天苏景跟秃顶老板定好了见面,却迷迷糊糊把车借了出去,只能自己想办法,只能打车过去。虽然地方远点,要过江去新区那边,不过百八十块钱的,还不放在眼里。

不过画好了妆穿戴整齐,苏景拿着手机,突然犹豫起来。

打车?要不,坐公交吧?好久没坐公交了……尤其是,很久没有在公交车上被人摸屁股摸奶子,真有些想呢……苏景昨晚上本就看的欲火上升,此刻淫心一起,便一发不可收拾。

……………………

“1357路公交车到了,请下车的乘客提前到后门准备下去。上车的乘客请刷卡向后走……”

今天天气不错,有云却不感觉阴冷,微风而不令人战栗。一个漂亮女孩挤上公交车,小小的身体随着人潮涌动被挤在公交车的角落里,还没站稳,车就启动了,带的她往前一扑,撞在一个男子身上。

“对不起!”漂亮女孩抬起头,却只能看到男子的下巴,露着点点青色胡茬。恰巧这时候,男人低下头与她对视一眼,那俊朗的容貌、深邃的目光,以及身上好闻的淡淡男人味道,让女孩蓦的脸上一红:真好看啊……

左面、右面、后面,全是人,全是后背,挤得漂亮女孩几乎透不过起来,即便想要脱离这个男人的怀抱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勉强向后靠,用柔柔的、如黄鹂般清脆的好听声音低声说:“不好意思,我、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男子声音很有磁性,一手抓着吊环,微笑向她点点头示意无碍。

只是随着一个急刹车,漂亮女孩站立不稳,再一次扑到了男子怀里,两团软肉撞在男子结实的小腹上。

男子皱皱眉,顺手把她搂进怀中。

仿佛恋人一样的动作。

“咚咚,咚咚。”漂亮女孩的头靠在他的胸前,侧耳听着男子有力的心跳,触碰着结实有力的肌肉,嗅着充满荷尔蒙的味道,这让她心率快速上升,脸蛋越发红了。

然后,令她惊异的是,放在她背后的那只手正在缓缓下移,直到抓在了那丰腴的臀瓣上,隔着薄薄的短裙布料用力一捏。

“啊!别、不要……”漂亮女孩依然青春年少,身子却早已被开发的透了,被男人仿佛烙铁一样发热的大手捏住臀肉,烫的她险些叫出声来。

男人也有些惊讶,手又摸了摸,低下头轻声问:“骚货,你连内裤都不穿?”

漂亮女孩羞红了脸,咬着嘴唇轻轻点头:“我、我不喜欢穿……”

男子似乎笑了笑,可能是觉得这趟拥挤乏味的旅程竟然能碰到这样淫荡的女孩十分高兴,加大了揉捏的力度,一下一下捏的臀肉变了形,捏的女孩意乱神迷,身子轻轻地扭动起来。

但这样一来,胸前的一对饱满却不停蹭过男人的身体。隔着薄而透气的衬衣,男人能够充分感觉到这对柔软丰满带来的刺激和快感。

“啊!”漂亮女孩突然察觉到有个什么东西顶在自己的奶子下方,一跳一跳的跃跃欲出。

这是……男人的那个东西啊……女孩紧张的左右看看,见周围的人们都是背对着自己或是玩着手机或是看着窗外的风景,才暗暗松了口气,越发感觉刺激起来。

这时候,男子的手指在轻轻的勾,一点点勾起女孩的裙边。他低下头努力观察着反应,想着只要一旦这漂亮女孩反抗,自己就立刻松手并道歉。

但漂亮女孩并没有反抗,低下头伸手努力抓着吊环,身体依然紧紧贴在男人的怀中。

这算是默许了么?男子亢奋起来,浑若无事的左右看着周围的人们,手上的动作却越来越大,钻进了女孩的裙摆当中,一双大手满满的抓住那丰腴肥美臀肉,肆意揉捏起来。

这样子也可以么?男子侧着头,偷偷观察女孩的脸色,但从那泛起红潮的漂亮俏脸上,看到的并没有愤怒、不安、惶恐,等等这些,反而似乎有一种羞涩、兴奋、甚至享受的神情。

男子越发激动了,用力揉搓着女孩的翘臀,甚至故意的将自己的胯部向前挺动,用自己的鸡巴暗暗顶弄女孩的胸。

漂亮女孩依然没有反应……或者说,也许她在享受这样的侵犯?男子轻轻笑了起来,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粗糙的手指甚至钻进了两片白肉当中,掠过娇嫩的菊花蕾,来到最神秘的桃源仙境所在,然后用力按下去。

“唔……”漂亮女孩的身体紧绷,牙缝里挤出了无助的呻吟,将头死死埋在男子怀里,垂在身旁的手紧紧抓住了男子的裤带。

男子的手指所在之处,只觉得一片柔软、娇嫩、温暖、湿润。只是手指已经极致尽头,这样浅薄的侵犯还不够过瘾!

于是男子将身体靠在身后的椅背上,用手抓着女孩的臀肉,强迫她一点一点缓缓的在人群中转过身去,变成背对着自己,翘起的肥臀靠在自己腿上。

“这样就方便了。”男子凑在漂亮女孩耳边低声说。他的一只手从下面钻进衬衣里面,少女的胸脯很大、却又软绵绵的,似乎可以掐出水来,越是搓弄越是令人欲罢不能。他的五指微粗糙却很有力量,紧紧包裹住大奶子时而托起,时而按下,时而夹住小小的奶头拉起来,时而又轻轻的捻动。另一只手则向下钻进柔软的阴毛当中,中指按在阴蒂上弹奏起来。

男子爱不释手的玩弄着,笑道:“果然是骚货,不穿奶罩不穿内裤的跑出来,就是想让男人摸吧?”

“唔唔!”奶子、小穴被挤压着、玩弄着,麻酥酥、痒痒的,像无数蚂蚁在撕咬似地难受,却又夹杂着一丝丝舒爽。漂亮女孩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弯曲,再也无法抓着吊环保持平衡,只得将身体整个靠在男子身上,一手抓着他的腿,一手捂着自己的嘴,唯恐被人听到那不知是痛苦还是欢愉的呻吟声。

“真嫩啊……”男子轻声赞叹。说着,中指和无名指渐渐向下,抹一抹已然潺潺流动的滑腻淫汁,顺着微微张开的穴口,猛地向里一插。

“唔唔唔!”漂亮女孩的身体颤抖起来,手死命按着自己的嘴巴,良久之后才微微转过头来低声说,“别,不要……哦哦……不、不要……哦哦哦……”

男人却已经癫狂了,大手死命的揉搓乳肉、拨动尖尖挺立的乳头,两根手指飞快奸淫着漂亮女孩娇嫩的小穴,来回往复抽插起来,大拇指还要按在阴蒂上使劲搓弄,每搓弄一下,女孩就跟着颤抖一下,似乎禁受不住这样刺激,甘甜的淫液从子宫中不停分泌涌动,不停浇灌在男子的手指上。

“好多水啊……”男子也许是有些累了,将手指从蜜穴中拔了出来,端详着上面亮晶晶的蜜糖,顺手塞进女孩的嘴里,“来,你也尝尝吧。”

漂亮女孩的目光越发迷离,春潮涌动的俏脸上红霞密布,仿佛还沉浸在刚才的淫戏中,痴痴的品味着自己的汁液。

“小骚货,真是贱得很啊。”男子凑到女孩红透的耳垂边,低声笑道,“要不要再更舒服一点?”

漂亮女孩有些疑惑的回头看他一眼,大眼睛里透露着不解。

男子看看左右无人关注,轻轻拉开自己的裤链。

漂亮女孩顺着他的动作看去,看到那黑色的裤缝中突然探出一根青筋暴跳的黑红色大肉棍,甚至能够看到肉棍的顶端马眼中缓缓分泌出晶亮的爱液,如同见到洪水猛兽,拼命地摇头:“别,不可以……”

嘴上这么说着,身体却如此的诚实,紧张的左顾右盼,却悄悄掀起裙子盖在男人的裤裆处,遮掩着那根坏东西。而随着她的动作,肥白的臀肉轻轻分开,那东西几乎毫不费力的就来到了桃源洞口。

“你也很想要吧?”男子的手环抱在漂亮女孩纤细只堪一握的小蛮腰上,感受到桃源秘境传来的温暖,笑嘻嘻的说道。

如果旁人只是不经意的看过去,只会看到一对青年男女依偎在一起,偷偷地说着亲密悄悄话,而绝不会想到,在裙摆的遮掩下,肮脏的罪行正在进行,男人的丑陋东西已经来到漂亮女孩的最隐私处,抵在桃源洞口,坚挺与柔嫩短兵相接,沾满了晶莹的溪水,蓄势待发。

终于,随着公交车的一次刹车,那东西突破了层层屏障,一鼓作气地深入其中,占据了花径里的一片大好山河乾坤。

娇柔稚嫩的,软软滑滑的,少女独有的紧窒丝滑的小洞,如此紧密的、牢固地含住了他的阳刚。

“哦,真爽。”男子轻轻地叹息,几乎马上就要发射出来。忍耐良久,那酸麻的感觉才缓缓退去,搂住漂亮女孩的腰肢,轻轻耸动起下身。

漂亮女孩仰起头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着男子每次冲锋都要抵达小穴深处,像要攀上舒爽的云峰高处,每次退出到花径口,身体便将沉入深邃的湖泊底部,淋漓尽致的快感奔涌而至,妙不可言。

随着车辆的行进,每一下颠簸,都会给男子和漂亮女孩不同寻常的畅快感受。

硕大的鸡巴牢牢占据着小穴里的每一处娇嫩,甚至还在一点一点势不可挡的逐渐壮大,似乎要把小小的蜜穴撑裂才肯罢休。

漂亮女孩双手撑着膝盖喘着粗气,努力挺起肥美的臀部,去迎接每一次冲撞交合,迎接每一波快感的浪潮。

“小宝贝,我要射了……”男子的声音充满了愉悦,只有拼命地压抑才没有嘶吼出来。

“嗯嗯嗯……啊啊啊!”漂亮女孩的胸脯上,两丛白花花的肉抖得更厉害了。层层叠叠的褶皱花门一次次被推开,又被“啪啪”大力撞上,粗壮的的铁棒激烈地撞击。

猛然间,下身传来突如其来的温热,漂亮女孩能够感觉到新鲜的、雪白的精液正源源不断、一滴不剩的全部注射到自己小小的身体内,把小花穴里的每一处都严严实实填得满满的了……

“呜……”在女孩的悲鸣声中,这些浊液被鸡巴一下一下捣入身体的最深处,且被紧密堵住。它们将逐渐稀释、融化,成为女孩身体的一部分……

…………

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淑女坐好,正矜持看着自己的苏景,秃顶老板摸摸自己锃光瓦亮的头,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赵老板。”苏景笑吟吟的说道,“今天来的唐突,本不该周末还打扰您。还请多多见谅。”

秃顶赵老板连连摆手:“没关系没关系,苏小姐能来,我这小小的生意,当真是蓬荜生辉。来,喝茶,喝茶!”忙不迭从老板椅上站起来,快走两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苏景身旁。

这沉甸甸的分量,压得沙发登时陷下一块,苏景几乎被弹起来。

“谢谢赵老板。”双手接过赵老板亲自递过来的茶杯,苏景浅浅抿了一口,随手放下,莞尔媚笑,“今天校学生会派我来,想就学生社团建设发展相关情况,向您做个汇报。”

“好说,好说!哈哈哈哈!”赵老板仰头大笑,十分欢畅,“听说是苏小姐亲自来,我本来定的今天要去北方参加一个博览会,都专门推掉了。明天再去,明天再去。”

“呀,那可真的太不合适了。”苏景掩口娇笑,眉眼弯弯,“怎么能耽误赵老板的大生意呢?这可真是错了。”

“没错,没错。”赵老板笑眯眯的靠近一点,低声说,“苏小姐什么时候来都合适……”说着,肥手在苏景裙下,露在外面的膝盖轻轻一拍。

“啊呀。”苏景轻轻一笑,任由他摸着自己的腿,说道,“可不敢多耽搁您的宝贵时间,要是可以的话,我现在就给您汇报一下?”

“汇报,汇报!”赵老板光秃秃的头顶上眼看都要冒烟了,嘴上说着,耳朵里听着,手却在细腻白嫩的腿上轻轻摸着,一点一点往上探去,一直摸到最上面……“咦?小骚货,今天还是没穿内裤?”

苏景笑淫淫的娇声说:“既然来拜见赵老板,若是穿内裤,显得多不尊重呢……”

“对对对!这就叫尊重!这就叫诚意!”赵老板色眯眯的叫,摸着屁股掐一把,又软又滑爱不释手,说道,“还是苏小姐懂事!来来来,让我看看,今天你这小骚货穿奶罩了没有?”

在衬衣上一拉,两团豪乳巨兔便跳了出来,越发高兴连声叫好:“好,这多有诚意!”

苏景抱起他胳膊塞在乳肉当中轻轻摇晃:“那我今天,可不能空手而归啊……”

赵老板笑道:“哪能呢?听说你过来,支票早就开好了。”努嘴指指桌子上面,在那吹弹可破的俏脸上一拧淫笑说道,“手里不空着,就是你那小骚屄,也让你满载而归……哟?这是什么?”低头看手指上白白的东西,闻一闻腥腥骚骚,赵老板大吃一惊。

苏景浪笑道:“你不喜欢趁热么,快来啊,我还没过瘾呢……”

赵老板掀开裙子看那一片泥泞不堪,压在苏景身上大叫:“我日死你个骚婊子!”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