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云如风(第二部) (8) 作者:wd01983125

.

【江云如风(第二部)】

作者:wd019831252020-9-3 发表于S8

第八章:兼职车模

明亮的灯光下,张雅坐在宿舍里细心的化妆打扮,美的连同屋舍友都一阵恍惚:“雅姐儿,你这是出去见男朋友么?”

张雅笑了笑,轻轻擦掉一点嘴上的口红:“不是,我看病去。”

“看病?”舍友愣了愣,扭头向窗外看看,迟疑道,“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咱们这里是医科大学吧?”

张雅拿起睫毛膏稍稍抹一点,左右端详看看,点头:“对啊,怎么了?”

舍友眨眨眼睛捂嘴轻笑:“俗话说撒谎莫瞒老乡亲,你要是去看病,哪里舍得化这么多妆,还穿的这么骚,粉色小吊带配短裙,还要梳个包包头?看这裙子短的,让辅导员看见不得骂死你……再说咱本家就有医院,还用出去看病?这大晚上的,你又上哪看病去?”

张雅嘻嘻一笑,意味深长的说:“这个病,可不是一般医院看的好的……”站起身潇潇洒洒拎起手包,踩着白色的高跟鞋踏踏的离开,“走咯。”

舍友越发的莫名其妙:“一般的医院看不好?难道是老中医?不对啊,咱家医院就有保健组老专家坐镇啊……”

趁着蒙蒙夜色,张雅开着车一路到小钟家,坐电梯上楼时候还不忘对着电梯镜端详脸上妆容,见镜子里面的自己唇红齿白,既有飘然出尘之色,又有三分青春女子的妩媚娇艳,只觉仙女也不过如此,得意的点点头,敲敲房门清清脆脆的叫:“小钟大夫,我来看病啦。”

只是小钟却有些精神恍惚,开门让她进来后,便坐在沙发上发呆。

张雅有些摸不着头脑,靠在他身边搂着胳膊好奇地问:“你怎么了?”

“这个,”小钟踟躇一下,还是问,“你妈妈,性格脾气,怎么样?”

张雅莫名其妙:“我妈?”仔细想想,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问道,“你见过她?”

小钟抽抽鼻子:“上周日,我把手机落你家了……”

张雅吓了一跳:“啊?!”

“没,就去拿了一趟,跟你妈见了个面……”小钟琢磨琢磨,没敢说实话,只说印象不错云云。

张雅至今记得当年苏景劝她别让小钟和她妈见面的话,警惕的问:“你到底想问什么?”

“没什么,真的。”小钟搂着她叹了口气,“就是看上去好凶哦。”

刚才还印象不错,怎么这里又凶了?张雅糊涂了:“我妈脾气虽然大点,可也不算凶啊,平时挺好的一个人,这几天尤其温柔……”说着说着想起什么,叹了口气,“当然了,她那么漂亮,从小就是校花,被人捧了一辈子,这几年又……难免……难免有些……不过,她虽然长得好,可学习不怎么样,就是个中专毕业,没什么文化,不顺心了骂个人什么的在所难免……更何况,这些年我爸爸总出门,我又上大学走了,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家……”说到这里,顿时怀疑的看着小钟,“你不会对我妈……?”

“没有。”小钟矢口否认并开启了转移话题法,手指一勾张雅的小下巴,笑嘻嘻的说,“乖女儿,来让爸爸给你检查身体,看好点没……”

有了情郎,张雅哪里还想得起老娘,钻进他的怀里不停地扭动,娇声弱气的叫:“好爸爸,女儿好多了,可还是想……”

小钟装出一副凶恶模样:“还是想?那晚上睡觉时候,有没有用假鸡巴插你的小骚屄啊?”

张雅抬起头怯怯的说:“住在宿舍里,不好意思呢……”

“那就是不乖哟!”小钟严肃的说,“不好好治疗,可是要被爸爸惩罚的!”

张雅搂着他,可怜巴巴的叫:“请、请好爸爸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惩罚女儿的小骚屄吧……”

小钟淫笑着掏出鸡巴,在张雅的脸蛋上一拍一拍:“不光要用大鸡巴惩罚你的小骚屄,还有你的骚屁眼、骚奶子,都要狠狠地惩罚哟。”顺手拿起小皮鞭来,鞭柄在她脸上轻佻一挑,“去拿你的尾巴去。”

“好的爸爸。”张雅红着脸跑进房里,拿出来一个狐狸尾巴肛塞递给小钟,转身掀起短裙,露出挺翘的屁股轻轻摇摆。

“骚货,连内裤都不穿就往外跑。”小钟往肛塞上抹点润滑油,顶在紧致的小屁眼上,慢慢旋转着往里钻。

“哦!”张雅感受凉凉的肛塞撞进热热的身体,有些痛、又有些奇妙的快感,轻轻呻吟一声,摇摇屁股回头看,见绒绒的尾巴在身后左摇右摆,感觉十分有趣,嘻嘻一笑,“人家不是跟小景学,不穿内裤凉快么?”

“小景出门不穿内裤,为的是让男人摸。”小钟好气又好笑,“你自己开车穿不穿内裤的有什么关系。”

张雅摇摇尾巴,满脸媚笑的转过来拿起手包:“也不是不穿。”打开手包,拿出那个装着假鸡巴的内裤甩了甩,“一路穿来的,到了门口才脱下来……”

小钟看那假鸡巴上湿漉漉的,笑嘻嘻的招招手:“来,让我摸摸,戴的骚屄软了没有?”

张雅乖乖挺起胯,把小屄送到他手上,娇声说:“爸爸,你摸女儿的骚屄……哦!”被小钟抠了一下,不由呻吟起来,

“哦,哦……好爸爸,你、你快日女儿的骚屄吧,骚屄好痒啊,那小棒棒,根本不解痒啊……”

“骚货。”小钟笑骂一句,拉开裤链指指,“来给爸爸吃鸡巴。”

张雅忙不迭的跪倒在地,伸手掏出那朝思暮想的鸡巴来,捧起卵蛋一口含进去,吃的啧啧有声。

小钟拉起她的背心,对着光洁的后背一鞭子甩下去,“啪!”的一声,张雅的身子便是一抖,只是脸上却露出极为愉悦的神情,眯着眼睛含着鸡巴,仿佛被鞭打的十分痛快。

“以前怎么没发现呢,”小钟啧啧称奇,“你比大爽还抖M。”

张雅吐出鸡巴嘻嘻一笑:“我可比不了大爽,她什么都敢玩儿。我就是喜欢被你打,被你骂,被你污辱……别人可不行。”说着话,小钟一鞭子下来,又是一声淫叫,“啊,好爸爸,惩罚女儿吧……”

一声声叫的小钟欲火大盛,指指一柱朝天的鸡巴:“坐上来,自己动。”

张雅却轻轻摇头,可怜巴巴的叫:“我、我喜欢你按着我,在哪都好,使劲的按着我,然后、然后再用力日我……”

“贱货。”小钟见她这样,便去揪她的头发,冷不丁“咦”了一声,摸摸头上的发髻,“这个包包头真好,揪住真方便。”

张雅十分得意:“我特意梳的,就为了你揪着方便……啊!”被小钟揪着头发,弓着身撅着屁股甩起尾巴满屋子乱转,找个墙角按住,又拉起一条腿架到旁边桌子上,露出淫液淋漓的骚屄。

满心期待中,小钟却没有直接日进来,鸡巴顶在屄口上,顺着嫩肉磨来磨去,张雅欲壑难填,忙开口叫:“好爸爸,别弄女儿了,女儿的骚屄痒,求求你,快把大鸡巴日进来吧!”

“行,爸爸就好好日我的乖女儿……”小钟这才得意一笑撩起尾巴,鸡巴狠狠插了进去。

“哦!”张雅闭上眼睛,头上的疼痛、墙壁的冰凉、屁股里的肛塞,在这一刻全都化成畅爽的快感,痛快的尖叫起来,

“大鸡巴,爸爸的大鸡巴,日进来了,日进女儿的小骚屄了,好舒服,女儿好舒服啊……哦,哦……”

“小婊子,骚潘西,老子日死你个呆B!”小钟此刻把从纪淑慎那挨得骂,全都还到了她女儿身上。而不明所以的张雅一边挨骂一边被操,却听得极为舒畅沉浸其中,仿佛自己不再是学校里那个高高在上从不假人辞色的校花,只个下贱到只配活在烂泥中的婊子,被男人从泥潭中扯出来,毫不留情的痛骂污辱,像是肉玩具一样随意的摆布狠操,反而带来了极为强烈的刺激快感,剧烈喘息着甚至应和起来:“我是小婊子,我是没有人日的烂婊子、骚潘西,只有好爸爸来日我……哦哦,哦哦,好舒服,我是贱人,我是骚货,只有亲爸爸来日女儿没人要的骚屄、臭屄、烂屄……哦哦,哦哦……谢谢爸爸,谢谢爸爸,女儿生下来就要给爸爸日的,哦哦,女儿的臭骚屄,就是给爸爸的大鸡巴日的,只有好爸爸才舍得日女儿,哦哦哦,哦哦哦!”

沉浸在淫词乱语中,张雅享受着从未享受过的疯狂和刺激,几乎比那次深夜躲在自己卧室里,就在母亲身边被日还要畅快,紧紧闭上眼睛,眼角带着屈辱的泪珠,脸上却布满亢奋的红润,淫叫声越发激昂:“小钟,小钟,亲爸爸,女儿的臭骚屄爽不爽,哦哦,爽不爽……爸爸,你使劲日啊,日烂女儿的臭骚屄,日穿女儿的臭子宫,大鸡巴使劲日我的子宫啊,日烂它啊,哦哦哦,哦哦哦……打我,打我……呜呜呜,好爸爸,打我……”

小钟悉听尊便,拎着鞭子左一下、右一下,日一下、打一下,打的光滑的后背和翘臀上满是红痕,张雅兀自嫌不过瘾,高声叫:“狠狠地鞭笞我吧,女儿的臭骚屄不配享受爸爸的大鸡巴,爸爸日女儿,就打我啊!哦,哦,哦!”在狠狠的鞭笞和鸡巴猛力的进攻中,张雅浑身颤抖,屁股一翘一翘,一股阴精淅淅沥沥的撒落在地,竟被打出了一次高潮。

“臭丫头,烂贱屄。”小钟一边骂着,一边鸡巴顶着屄,伸手拉着她按到地板上,仿佛拱起的尺蠖,头和膝盖着地,只有屁股朝天高高撅起,尾巴甩在背上轻轻颤抖,半蹲着一下一下,大鸡巴像打桩一样压进屄里,“爸爸日你的臭骚屄爽不爽!”

张雅侧着头顶着地高叫:“爽,爽,爸爸日的臭骚屄好爽!”

小钟一鞭子打下去,鸡巴又连捅几下:“以后还给不给爸爸日?”

“给,给,”张雅身子被日的一耸一耸,气喘吁吁的叫,“只要爸爸想日,随时都可以日,在哪里都可以日……哦哦,哦哦……别,别停!”小钟突然停止了动作,张雅睁开眼睛惶惑的回头看看,忙爬起身双手撑地,一拱一拱的身体往后撞,用自己的屄去撞小钟的鸡巴,“好爸爸,你休息、休息一会儿,女儿用臭骚屄,伺候你的大鸡巴,哦,哦!臭骚屄服侍大鸡巴,哦,哦,哦……”

撞了一会儿,见她已经快要支撑不住,小钟嘿嘿一笑,伸手揪起她的包包头,一直拉的整个身体都弯成y=Asin(ωx+φ)+k模样,拉的双手直直撑地眼泪几乎都要滚落下来,才跪到她身后,把鸡巴“砰”的一下狠狠整根插入。

“啊!”张雅被日的尖叫一声。

“砰!”“啊!”再日一下,再叫一声,整根插入再整根拔出,粗大的暗色鸡巴在小小的雪白臀缝中反复冲击,却弹奏出最和谐美妙的音符。

小钟的速度越来越快,砰砰砰的肉体撞击声与啊啊啊的放荡淫叫声逐渐连成一片,张雅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仿佛要被小钟日化了一样,随着鸡巴再次顶开子宫口,一股股滚热精液猛烈喷发击打在子宫壁上,发出了最悠长的一声悲鸣,颤抖着来了又一次高潮,整个人软软瘫伏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等她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沙发上,被小钟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奶子、小腹,想到刚才的疯狂,羞得低下头,鸵鸟一样埋进小钟怀里。

“这下舒服了吧?”小钟不再是那副凶巴巴的样子,笑着低声问。

“舒服了……”张雅拱在怀里点点头,伸手轻轻挠着小钟胸膛,低声说,“这次、这次特别舒服……”

小钟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心中暗自比较纪淑慎和张雅这母女俩,似乎做爱的时候都喜欢那种被人肆意污辱践踏的感觉,只是表现的一个骂别人,一个却喜欢被别人骂……

正想着,听到张雅抬起头问:“小景呢?还有你那个小姨呢?她回去了吗?”

“回去?”小钟仿佛要挥去噩梦一般挥挥手,“我妈不回来,她才不回去呢,你是不知道,她在这玩儿的多高兴。”张雅好奇的抬起头,高潮未退的脸上红扑扑的,一双眼睛亮如星光:“她不是西北人么?在这边难道还有熟人?跟谁玩儿啊?”

“浩倡那个孙子呗。”小钟撇撇嘴表示无奈,顺势躺在沙发上,枕着手说,“周日那天我不是去你家了么,回来之后,就看到浩倡和蒋薇这对狗男女滚成一团。”

张雅轻轻拍他一下:“别这么说你长辈。”

小钟哼了一声:“在床上她还管我喊哥哥呢,这管什么。”

听到这话,张雅毫无反应,似乎三观发生了已经不可逆转的偏移,眨眨眼睛反而追问:“然后呢?浩倡怎么来了?”

“跑我们家占便宜来呗,那孙子想日屄了就来找大爽和小景,偏那时候蒋薇在,俩人可不就滚到一起去了。”小钟捏着张雅的小奶子,玩儿的倒是挺有手感。

当然,这里要说明的是,那天实际上浩倡真没打算来日谁,就是来找小钟和苏景说事,熟门熟路就没先打个电话。可来了家,却看到一个陌生的美女开门,便介绍一下自己是小钟同学云云,顺便问美女高姓大名。

蒋薇的骚浪性子比起蒋芸一点不差,尤其是早上起来跟小钟弄了个中途半端就跑了,正浑身难受,苏景又因为前一天折腾的太晚睡得正香不好意思叫她——外甥和外甥媳妇终归不一样,有时候还是得客气一些。看到帅小伙浩倡,险些流出口水来,笑吟吟的请他进来,坐在沙发上说话。

但流氓跟骚货能聊出什么好事来?浩倡早就把因为什么来的抛诸脑后,蒋薇更是欲火焚身,俩人说着说着就亲上嘴了,亲着亲着就脱光了,然后滚成一团,在沙发上就开搞。

听到这,张雅有些嫌恶的支起身子:“就这个沙发?”

小钟耸耸肩:“那可不。”

“咦……”张雅滚下去搬个椅子过来坐下,托着下巴问,“然后呢?”突然又想起来什么,忙从吊带背心里掏出小奶子来,凑过去送到小钟手上。

小钟哭笑不得,叹了口气:“还能怎么样?开干呗……”

浩倡先一个大鹏展翅,蒋薇就回一个观音坐莲。浩倡打一招葵花点穴,蒋薇使一记老树盘根。俩人正兴高采烈,小钟回来正好看到这个场面,对自己这个亲小姨也是无语了,就匆匆忙忙落荒而逃。

当然扪心自问,小钟对于蒋薇跟自己同学搞瞎八是完全没有意见的,爱跟谁日跟谁日,他连他妈谈恋爱冷不丁找个后爹回来都捏着鼻子认了,才懒得管蒋薇这朵红杏出到谁家墙里。

只是他怕蒋薇日的性起把他也拖下水。

刚跟纪淑慎大战三百回合,又没吃午饭,脚都是软的,万一苏景那爱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再一搅和,他怕撅在床上。所以早早跑路为妙。

当然话不能这么说,不然泄了底就热闹了。含混的说完这一段,张雅倒是没起疑心,只是好奇地问:“那浩倡到底来干什么?”

小钟懒懒的说:“他不是在一家4S店兼职么,这几天奥体中心要办车展,不知道他那店长怎么歪的心思,要店员们每人推荐几个女大学生兼职做车模——现在叫车花是吧?但他那和尚学校哪有什么漂亮女生,不就找到这来,问问小景他们去不去。其实就是图省钱,总是花小钱办大事……”

听到这里,张雅勃然大怒:“呆B!”

小钟点点头:“真呆B,哪有省这个钱的,好好地车展……”

张雅横他一眼,校花气场全开,一嗓子飚的比刚才日屄的时候还尖:“浩倡这呆B置我于何地?!”

小钟楞了:“啊?”

张雅也不管袒胸露乳,屁股里还插着根尾巴,站起来背着手转圈,气哼哼的说:“这种事情他竟然都不通知我,你说他是不是把医科大学不放在眼里!?”

小钟懵了:“诶?”

张雅气的胸口一起一伏,尾巴也似乎体会到她的心情一甩一甩:“我张雅,堂堂医科大学的校花,他竟然不找我!”小钟眨眨眼睛:“哦?”

张雅越说越气,拿起手机给浩倡拨过去,接通便口吐芬芳:“呆B!我日你亲妈!”

小钟突然觉得纪淑慎和她真是娘儿俩,亲的,一点不带掺假。

浩倡被骂的莫名其妙,跟张雅虽然没日过,但也曾坦诚相对,自然毫不留情,热血上头杠杠的回骂:“姑奶奶,您这是怎么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且消消气,慢慢说……”

张雅怒道,“你是瞧不起我医科大学么!?”

这话说的浩倡可真没法接,传出去不说让人打死,就在本地恐怕连病都没得看了,急的直叫:“你可别胡说!我什么时候瞧不起医科大学了?”

张雅冷哼一声:“那你找车模为什么不找我!”

浩倡愣了:“你怎么知道我找车模?”

张雅翻翻眼睛:“你管老娘怎么知道的,我就问你,你个死孙又不是没见过老娘身子,身材相貌哪个不是一顶一的?你找小景大爽,为什么不找我?!”

浩倡暗自叫屈。不叫张雅当然不是什么瞧不起医科大学,而是几个人的一种默契……君不见就连当年跟张雅闹的最欢的小钟都开始保持距离,要不是那天晚上张雅偶然出来逛街遇到刚从西北回来正在磕毛蛋的修蒙和刘爽,又借酒浇愁愁更愁跑到小钟家发了场疯,哪里还有纪淑慎对“操令堂”这个词的深刻研究?

但这话能想不能说,说出来就真成了瞧不起医学生。老话讲不能黑护国之军、育人之师、救人之医,浩倡在没办法保证自己无病无灾寿终正寝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平白得罪医生的好。

而这个罪过只能揽在自己身上:“龙姐姐,是我不对,是我猪脑子,是我挫,我找小钟去……”他突然想到一个背锅侠,嘿嘿一乐,“那天我找小钟去,是想通知你来着,但小钟那孙子来去匆匆,难道没和你说么?”

小钟跳起来抢过手机大骂:“操你妈滚!”

浩倡一愣登时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这可就真不客气了:“小钟我操你妈了个……呃,算了,咱不聊这话题好不好?”他真操过小钟的妈,脸皮再厚也坚持不住败下阵来。无奈之下,本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精神,叹了口气,“龙姐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要是有空,明天9点来一趟我们公司……不是4S店,是江东的那个本部,别忘了带3张两寸免冠照片,然后我送你过去。”说完忙不迭挂断电话。

张雅恨恨的放下电话,还骂一句:“甩料!”

小钟再次确认了纪淑慎和张雅的母子血缘关系。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说苏景和刘爽去当兼职车模,那蒋薇为什么不回家?小钟看看时间已经快要10点,担心她万一真出点事,忙打电话:“小姨,您在哪了?”

蒋薇笑嘻嘻的,一听就没少喝酒:“在酒店了。”

“酒店?”小钟有点糊涂,“为什么不回家来?”

蒋薇骄傲的说:“我来当车模啊,明天就开展了,今天集中住在酒店,明早统一乘车出发。”

小钟这几天忙着给两位校花治疗性生活不和谐症,还真不知道这个事情,吓了一跳:“你也当车模?”

这话问的蒋薇怒气勃发:“夯怂!我怎么不能当车模!老子奶大屄嫩活儿好,凭什么不能当车模!”

小钟无法理解奶大屄嫩活儿好和当车模有什么关系。不过既然木已成舟,也只好随口应付:“行行行,好好好。”

蒋薇哼了一声:“不跟你这夯怂说了,老子找妞儿去,一个个都漂亮着呢!”

这算是老鼠掉进面缸吧?小钟咂咂嘴,问苏景和刘爽,果然也都在酒店集中,未来两天都不回来。

至于说小钟为什么直到现在没接到通知,苏景更好奇:“浩倡没跟你说么?”

那个呆B看见妞儿就迈不动腿,还记得我才怪!小钟充分体会到了张雅的心情,恨恨的关了手机。

看他放下手机,张雅冷哼一声:“要你何用,老婆跑哪去了都不知道。”

小钟大怒:“骚娘儿们,屄又痒痒了是吧!”

张雅嘻嘻一笑小脸在他身上蹭来蹭去:“爸爸,她们不陪你,今天晚上女儿陪你睡好不好?”

小钟拎着她的脖领子,一路提到卧室里往床上一扔:“臭骚屄快露出来!”

张雅躺在床上分开双腿,手指拨开阴唇露出还含着精液的屄眼,媚眼如丝哼哼的叫道:“好爸爸,女儿的臭骚屄好看吗?”

“你个掰屄等操的贱货。”小钟淫笑一声,合身扑上。

………………

第二天上午,小钟跟张雅到了汽车公司,看张雅去办手续,偷偷问浩倡:“怎么你们还自己找车模?”

“要不然呢?”浩倡耸耸肩,“现在各种限号弄得车不好卖,这几年利润都在下滑,而模特公司太贵,一个竹竿似的傻逼一天还1000块钱了……当然现在不叫车模了,叫车花,不过都一样。而从大学生里招兼职,一天200块钱就打发了,虽然不够职业,却显得清纯娇嫩,所以……”他笑着舔舔嘴唇说,“不过有的质量是真好,昨天晚上集中时候你是没看见,各个公司找了几十号漂亮姑娘,有职业的也有兼职的,那叫一个养眼!”

小钟眼睛闪闪发光:“什么价?”

“我还打听着呢。”浩倡偷偷看看左右,声音更低,“那帮职业的倒是明码标价,一晚上1000起步上不封顶,最贵的可能得上万。不过估计屄都黑了,没什么意思。女大学生们不好说,这就得看各人本事了……”

这时候,张雅回来了,一身白色连衣裙挂着通行证,脚下高跟皮凉鞋噔噔噔如高傲的天鹅。浩倡笑着说:“走,我带你们去,压她们一头。”

张雅不屑的甩他一眼:“那帮人也配跟我相提并论!”

小钟莫名其妙:这就行了?也不培训一下就直接上岗?这买卖也太好干了吧!

到了奥体中心,换上了薄漏透几乎是情趣内衣的车模专用服饰——这当然是假的!现在严打到这份上,谁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所以衣服虽然很薄露,但绝对不透,打底裤更是必备之物……这一身黑衣却更衬托的张雅亭亭玉立,一米七五的大高个加上高跟鞋,往指定的车旁边一站单腿支起,左手扶车右手叉腰神情自若端庄大方冷傲无双艳压群芳,哪还看得出来昨天晚上跪在床上捧着鸡巴叫爸爸的骚样,就连人群中的小钟都被一连串手机闪光灯晃花了眼。

钻出来舒一口气,一打眼就看到周芃芃站在一辆小跑车边上,穿着一身白色旗袍,面对镜头笑得极为职业。

趁着一波人群散去的功夫,小钟凑到车边左右看看,低声问:“你怎么也来了?”

周芃芃白他一眼:“我怎么不能来?”

小钟笑嘻嘻的说:“就你这身高,走后门进来的吧?”说着指指屁股。

“呸。”周芃芃脸上一红,低声说:“别胡闹,一边去,没看我这么受欢迎么。”

小钟急着问最后一句:“我媳妇呢?”

周芃芃一指后方,随后冲着台下十几个眼睛都变数码的男人微笑。

顺着往后走,左右张望还没看见苏景,倒先看见了蒋薇,穿着可以说是全场最风骚大胆的服装,上衣压到胸口,撑得鼓鼓胀胀,下身齐逼短裙,只是打底裤断绝了男人的梦想。

一个哥儿们蹲在地上歪着头骂闲街:“人与人之间还有没有一点信任了?!”

小钟乜着眼睛看着他无语:你好歹倒是起来再说这话啊!

看蒋薇站在那顾盼生姿,小钟也不打扰她卖骚,继续往后走,终于看到了苏景,虽然个子不高,远不如那些职业模特,但那童颜巨乳却是男人的心头最爱,起码就这片区域来讲算得上火力焦点,几十条狼围着打转,色淫淫的目光连小钟等心惊胆战。

苏景却不愧是何家儿媳、蒋家孙媳,面对群狼笑吟吟的毫无惧色,还踩着高跟鞋一会儿左一会儿右,走来走去充分展示曼妙身材。突然看到小钟站在人群中,顿时美目一亮,挥挥手打招呼。

这下小钟安了心,摆手示意她自己玩儿,背着手慢悠悠的围着展厅打转。展厅里几百部豪车从家用到越野到房车到轿车,要是换蒋涵成来也许早就扑上去壕无人性的买买买了,可作为一个开飞机的男人,他对车没什么兴趣,转了几圈,也就是看看美女们。

只是看来看去,这些职业车模也好兼职女子大生也好,论身材没有比苏景好的,论脸蛋没有能跟张雅相提并论的,就算是论骚也没一个及得上蒋薇,不禁有些失望,最后兜兜转转回到张雅台前,托着下巴仰头看一会儿香车美人,眨眨眼睛突然有个主意,打算第六个疗程来一把刺激的。

等到中午休息时候,看有人来替班,小钟冲张雅招招手,领着她往后走,来到一处卫生间。

张雅有些糊涂:“我没敢喝水,不想上厕所。”

拉开门看里面无人,小钟扯着她进去随手锁上门:“咱们玩儿个刺激的。”

张雅:!!!∑(゜Д゜ノ)ノ

站在厕所里,扭头看看两个洗手池三个小隔间,张雅手足无措低声惊问:“你,你什么意思……”

小钟一笑,扯开裤裆按着她的头:“来,先给我吃吃鸡巴!”

“别,别,不行,这里太……”张雅吓得心惊胆战,却又耐不住小钟纠缠,紧张的左右看看,好歹门上了锁,低声说,

“我……我给你吃,你可千万快一点……”

快?快就没意思了,一上午就转悠到这个卫生间清净,正好调教一番……小钟打开手机冲着洗漱台上的大盥洗镜,透过镜子看着张雅蹲在身前吃着鸡巴,暗道自己以后得把修蒙轰走,要不然早晚跟他都学坏了……不过这么玩儿,当真刺激啊……

只是刚吃几口,就听到门响,张雅吓得差点把嘴里鸡巴咬下来半截,小钟轻轻扇她一耳光:“慌什么,锁着门呢!”

张雅这才舒一口气,看看鸡巴上的牙印,抬起头看着小钟楚楚可怜。只是还没等说话,就听到钥匙响。

小钟差点跳起来,暗骂一句妈卖批忍着疼拉起张雅匆匆跑到嘴里面隔断钻进去,俩人挤在一起大气都不敢出。

再响几声,门开了,传来浩倡的声音:“这个门怎么锁了?刚才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多亏我长个心眼,要不然……嘿嘿……”淫笑一声,悉悉索索不知道干什么,然后就听到一个女人轻叫一声:“哎呀我的儿……”

小钟脸颊直抽抽,这语气他实在太熟了,万没想到蒋薇卖骚卖到这儿来。但事已至此无可奈何,忍气吞声听着外面俩人调笑,然后就听到唏哩呼噜的声音。

张雅听得双目发直,然后就感觉小钟轻轻扯她,极低的声音在耳边说:“我小姨,在给浩倡吃鸡巴。”

仰头对上小钟笑淫淫的眼神,张雅俏脸慢慢变红,一直红到耳朵根,然后轻轻挪动努力不让高跟鞋发出声音来,利用空间缓缓蹲下,捧起来不及收拾还露在外面的鸡巴,轻轻含进嘴里舔吸。

人生之乐无过如此啊!小钟忍着爽,继续拍摄美人吃鸡的优美画面。

只是这时候,偏偏门又响!

一句我操还没出口,就听到外面一阵细微的踢踏声音,然后眼前门开了,浩倡目瞪口呆。

“快进去!”蒋薇顾不得亲外甥就在里面,鸡巴还被一个小美人叼着,推一把浩倡匆匆挤进来,刚关上隔断门,就听到外面门开了又关上。

四个人挤在一个小小隔断里大眼瞪小眼。

“这个门怎么坏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还带一点南方口音,隔断里的四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反倒舒了口气。

紧接着男人说:“没事,这里很少有人来的,只要把门关好就好。”不仅关上了门,似乎还顶上了一个拖把。

然后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嘻嘻一笑:“好吧……”

蒋薇浩倡扭头挤眉弄眼,被挤着蹲到角落里的张雅愕然抬头。

小钟捂着脸哭笑不得:小景这骚货……

外面赫然是苏景和一个陌生秃顶老板。

至于这俩人来到这里干什么,里面的四个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然后是熟悉的悉悉索索声音,然后是唏哩呼噜的声音,只不过这次不是吃鸡巴,因为苏景在轻声淫叫:“啊,你好会吃奶子啊,吃的人家好舒服哦……”

“啧啧啧,3000块,就冲你这奶子屁股都值了。”秃顶老板吃的十分欢快,紧接着又吃起来,似乎还在抓屁股。

伴随着苏景的淫叫,浩倡冲小钟一挑大拇指,又竖起三根手指对口型:你老婆真牛逼!3000啊!

小钟捂着脸连连摇头:这倒霉娘儿们……

“来,爬上去。”男人在指挥,似乎让苏景趴到梳洗台上,然后想起了更加熟悉的“啪啪啪啪”为爱鼓掌声。

只是刚日了也就两分钟,厕所门又响了。

四个人木然看着连个把手都没有的隔断门再次打开,看着目瞪口呆的秃顶老板和苏景,还是浩倡指指隔壁,苏景眼疾手快拉着男人钻进去然后关上。

蒋薇低头看看,怀疑自己是不是站在什么风水宝地上。

随着拖把在地上移动的声音,咔咔咔又进来俩人,男人一开口,小钟浩倡张雅就暗骂:傻逼修蒙我日你妈!修蒙笑嘻嘻的说:“美女,快来……”

然后一个陌生的女子声音,吴侬软语十分好听:“你老婆不就在那里么,你还敢,啊呀……”

“嘿嘿,看见你就鸡巴梆硬,不信你摸摸。”修蒙搂着女子上下其手,“来吧……”

小钟和浩倡对视一眼,对于修蒙撩妹的本事极为佩服,这才半天的功夫,对方还知道他有对象,还能搞到一起,实在了不得。

不多时,软绵绵的嗯嗯啊啊声音响起,听得四个人面面相觑,浩倡转转眼珠,探手在蒋薇奶子上一摸。

蒋薇毫不示弱,反手掏住小钟的鸡巴撸动起来。

小钟懵了:这是干嘛?

而蒋薇一手撸着小钟,另一手却摸在张雅脸蛋上。

张雅都傻了,连浩倡的手落在自己奶子上都没留神。

只是浩倡摸了两把,撇撇嘴,收回去继续摸蒋薇。

张雅大怒,死死盯着浩倡如欲择人而噬。

小钟靠在背板上,耳朵一动,听到隔壁传来轻轻地声音,似乎苏景正在给那男人吃鸡巴。

真热闹啊……小钟叹了口气。

但接下来还有更热闹的。随着厕所门一响,四个人扭头看一眼站在隔断门口发呆的修蒙和车模美女,毫不在意自顾自的玩儿。

修蒙鞠个躬跑到隔壁冲进去,然后苏景一声低呼,然后一串的“嘘”……

这次进来的是刘爽和一个陌生男人,俩人进来就开干。

隔壁苏景捅捅修蒙,拿出手机打字:现世报,来得快。

修蒙回复:你老公就在隔壁。

苏景仰着头洋洋得意:我知道。

修蒙瞪着死鱼眼看她:你老公在隔壁你美什么?

苏景却不理他,冲着那秃顶老板抛个媚眼,舔舔嘴唇凑过去借着外面哼哼唧唧的掩护低声说:“总不能让你白花钱……”缓缓蹭着低下身,给秃顶老板口交起来。

秃顶老板大乐,挑衅的看看修蒙。

修蒙大怒,瞪一眼那女车模。女车模不服气,只是空间太小实在弯不下腰,便拉开衣服挺起胸喂修蒙吃奶,下面伸手给他撸鸡巴。

撸着撸着,突然一愣,双眼睁的溜圆,拿出手机飞快打字:外面那个是不是你老婆!

修蒙看看,点点头继续吃奶。

女车模傻了,脑袋上缓缓飘出一串“???”

蒋薇摸着傻狍子一样的张雅的奶子,突然低声问小钟:“还差谁?”

小钟没明白:“啊?”

蒋薇再问一遍:“你的炮友们,还差谁?”

小钟痛苦的捂住脸:“老陆没来,还有周芃芃……”

蒋薇叹了口气,继续玩儿张雅。

墨菲定律果然有其独到之处。此时此刻,周芃芃正与一名中年油腻男子在某个角落里嘀嘀咕咕。

中年油腻男低声叫:“5个?你这屄是金边的还是镶钻的?不行,太贵了!”

周芃芃抱着膀子冷笑:“日完了你要是还嫌贵当场退钱一分不要。”

中年油腻男怀疑的上下打量几眼:“就你这没胸没屁股的,还敢吹这个大气?”

周芃芃眼角一跳,微微一笑:“先付1块的定金,日完了再付剩下的……

您这样的大老板,想来一言九鼎,我这弱女子,也跑不出您的手掌心。”

中年油腻男哼了一声:“行。”拿起手包点出1000块钱递给周芃芃,“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敢要这个价。”

周芃芃笑嘻嘻的收好:“不过酒店费用您受累……”

“酒什么店!”中年油腻男拉着她一路七拐八转,来到一个隐蔽的卫生间门口,“我先试试货,要是真像你说的这么好,10个价包你一个礼拜!要是不好……”

周芃芃笑嘻嘻的说:“那可先谢谢孙老板了。不过……”她看着中年油腻男推推厕所门发现打不开,低声说,“这里是不是不太安全……咱们还是去酒店吧?”

中年油腻男一使劲,门开了,搂着她走进去:“我就在这日!”

“行行行。”周芃芃看看地上的拖把有些好奇,不过也没往心里去,细心关好门,这才转身笑道,“我先给您吃吃鸡巴?”

中年油腻男点点头,拿出手机来:“录个像介意么?”

想想陆离的性子,周芃芃点点头:“原则上不可以……”

“2块。”中年油腻男伸出两根手指,周芃芃乖乖蹲下,拉开裤链掏出鸡巴吸吮舔弄。

“哟,口活儿不错啊。”中年油腻男吸口气,在水灵灵的脸蛋上一掐,连声赞叹,“裹得舒服!你男朋友是个有福的。”

周芃芃挑起媚眼笑道:“唔唔,我这可是专业的,不光我男朋友,试过的都说好呢。唔唔唔,唔唔唔……”

中年油腻男眯着眼睛享受口活儿,调笑问:“那你吃过多少根鸡巴?你男朋友也不管你?”

“唔唔,吃的可多呢,哪里还记得请,几十根总是有的。”周芃芃揉着卵蛋舔着鸡巴,嘻嘻一笑,“我男朋友就喜欢戴绿帽子看我跟别的男人日屄,我要是一天没跟别人日,他还难受呢。”

“哟?”中年油腻男来兴致了,“还真有喜欢这么玩儿的?嘿嘿,来,我试试你的屄。”拉起来周芃芃,让她脱下内裤坐在梳洗台上,撩起裙子来左右端详,“这屄真的这么好?”

“好不好,试试不就知道?”周芃芃分开双腿,揉揉屄眼子润滑一下,“来嘛……”

“来,试试这5块钱的屄是怎么个金贵法。”中年油腻男挺着半硬不软的短鸡巴,吸口气憋住肚子往前顶,顶开紧窄的屄口往里一送,顿时浑身一抖,“哟!哟!”

周芃芃搂着他脖子嘻嘻笑:“爽不爽?”

“爽!”中年油腻男大叫一声,“真牛逼!”

周芃芃笑得眼睛都眯缝起来,娇声问:“5块钱值不值?”

“值!值!”中年油腻男快速抽插起来,周芃芃忙说:“别急,三浅一深的插,你舒服,我也舒服……哦……”

中年油腻男真听话,试着三浅一深来了几下,连连点头:“日过这么多屄,你这个是最牛逼的!”

“哦,哦,哦,哦,好棒,大鸡巴……噗!”周芃芃嘴上叫着,得意的一抬头,越过中年油腻男的肩膀,看到后面3个小隔断上,整整齐齐排出一溜小脑袋。

o((⊙﹏⊙))o周芃芃眼睛越睁越大,几乎要从眼眶里跳出来,都忘了叫床了。

中年油腻男日着日着见没动静了,伸手拍拍她脸:“怎么了?”见她神色不对正要回头看,却被周芃芃拉住叫道:“老板,你的大鸡巴日的太爽了,日的我都愣神了……”忙不迭的搂着他脖子,把头架到肩膀上,“你快日、快日,骚屄好痒啊,需要老板的大鸡巴日啊……”

嘴上各种呻吟叫床,脸上的表情却是眉毛胡子乱跑:你们在这干什么?!

苏景笑眯眯的摆摆手,打几个手势示意让她只管日,他们只是看热闹。

“哎呀,哎呀,哦哦,好哥哥,妹妹好爽啊,哦哦,骚屄好爽……”周芃芃搬着中年油腻男的脑袋,不敢让他回头,

冲隔断里的人打眼色:我搂着他,你们快走!

苏景摇摇头,示意穿着高跟鞋没法走,动静太大。

周芃芃无奈,双腿夹紧孙老板的肥腰,小屄一缩一缩的,使出浑身解数只求让他赶紧射精。

中年油腻男哪里禁得住她章鱼肉壶屄的猛夹,五分钟的功夫便气喘吁吁的一泄如注。

“老板,妹妹的小屄怎么样?”周芃芃顾不得擦拭,忙忙的穿好内裤,扯着他胳膊就往外走。

中年油腻男搂着娇柔的身子,一脸淫笑说:“好,好,咱说到做到。这是我酒店的地址,晚上要赶紧过来哟。”

“好的老板,今天晚上,请多关照哟。”周芃芃脸上满是欢欣喜悦的甜美笑容,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如同刚出窝的小白猫,另一只手则背在背后,冲隔断上的10个人竖起中指。

终于关上门,修蒙舒了口气,扭头看看那一排吃瓜群众:“各位,咱是怎么着?”

浩倡笑嘻嘻的冲他挥挥手:“你们先来?”

他们几个群交惯了,其他人可没这么豪爽,尤其是那女车模偷人被苦主抓到现行,哪还有脸待下去,推门匆匆而去。

苏景却毫不在意小钟就在一旁,问身边秃顶老板:“老板,你要不要在这里……”

秃顶老板吓了一跳,虽说刚才看的很爽,亲自上阵可就另当别论,连连摆手:“别,别……”

苏景把他胳膊搂进怀里,蹭着大奶撒娇:“老板……”见他不敢当众来,无奈撇嘴,“好吧,要不晚上我去酒店找你?总不能让你白花钱。”

秃顶老板随着她往外走,只觉得胳膊被奶子按摩的十分舒服,笑嘻嘻说道:“行,我在酒店等你。”

浩倡低声说:“你媳妇真有职业道德。”

小钟咂么咂么嘴,总觉得这不像好话。

不多时,人们都散去了,就剩下小钟张雅和浩倡蒋薇。

蒋薇看着张雅色眯眯的两眼放光,舔舔嘴唇低声说:“一会儿还得上台呢,咱们就在这来呗?”

张雅本还有些迷迷糊糊,听到这话一惊,小脑袋摇的拨浪鼓一般:“别!我先吃饭去了!”说完撒腿就跑。

蒋薇伸手都没拦住,眼睁睁看着张雅再次溜出手掌心,跺跺脚大不甘心,冷不丁被浩倡从后面抱住,一根粗粗大大热热的东西顶在屁股上,顿时心中一荡,把张雅暂时放到一旁,扭搭扭搭脱下打底裤,满溢的骚水儿几乎是倾斜而出,鸡巴毫不费力的便钻了进去、耸动起来。

一时间淫心大起,蒋薇还举起手机对着镜子,录下自己在卫生间里被人奸淫、以及自己被射的满头满脸都是精液的画面,回去后再慢慢回味。

或者气一气蒋芸。

只可惜前面耽搁时间太长,没能多玩儿点花样出来。蒋薇满心遗憾,浩倡担心的问:“你没吃饭,下午坚持得住么?”

蒋薇抹抹脸上的精液吃进嘴里,吃吃笑道:“有这个东西就够了,高蛋白低脂肪,正好减肥呢。”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